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 争夺郡主
    想到了这儿,苏颖甚至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了。

    可是她不会就此罢休,如今更有一个机会,摆在了苏颖的跟前。倘若她抓住了,以后扶摇而上,必定能举足轻重。绝不会好似如今这样,束手束脚。

    所以苏颖一定要捉住这个机会,绝不会让给别人。

    “说来说去,我只是苏家养女,就算如今很是风光,可是也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苏夫人年老色衰,在府中被我压得风头全无,连亲生儿子也是不向着她。可她到底是洛家嫡女,侯府正妻,我终究不能让阿樱去了她跟前胡说八道。哎,平日里我是很风光,苏夫人全不能跟我相比较。可惜到底受制于人,束手束脚。”

    苏颖好似跟魍魉说话儿,又好似自言自语的。

    她就是不甘心,自己如此姿容,冰雪聪明,凭什么要被那一个个蠢物生生压住。

    说到底,就是自己手中筹谋不够多。否则区区苏夫人,又何必畏惧?

    最好是跟萧英一样,身份微妙,举足轻重。陛下心里清楚他虐待公主,可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换而言之,要是自己拥有足够的价值,便也不惧别人揭破她极为不堪的过去。

    如今这样子的好机会,就已然出现在苏颖面前了。

    “东海王妃,膝下虽然有个过继儿子,还有一个干女儿李惠雪,不过她却向陛下提议,要挑一个龙胤贵女养在身边,再认一个女儿。这不但是王妃的意思,更是东海睿王的意思,睿王上书恳求,只盼能促成此事。龙胤的朝臣也是议论,个个都觉得应当借此机会,与东海修好。”

    “这么多年来,朝廷与东海一直都是勾心斗角。东海偏安一隅,没有吞下龙胤江山的本事。而陛下优柔,也不想挑起战端,更不敢下决定灭了东海。既然如此,何不求个面上的亲亲热热。所以,龙轻梅才要大张旗鼓,再收一个京城贵女做养女。”

    “只要被龙轻梅选中,那么这个姑娘,朝廷也会厚待,赏赐郡主身份。此女既然象征朝廷和东海修好,自然也拥有了举足轻重的身份和地位。魍魉,你知道吗?这个郡主,也只能是我的。”

    “如果我成为东海郡主,以后就算别人说我是出身下贱,可那又有什么了不起?朝廷丢不起这个脸,我这个郡主清誉也不能被冒犯。谁要是加以指责,那便是居心不良,就是有心挑拨朝廷和东海的关系,就应该处以极刑。所有证言证词,只能是捏造的不实之词。到那个时候,我还怕什么?”

    苏颖那张绝美容貌之上,一双眸子焕发着那灼灼野心的光彩,是那样子的明亮骇人。

    魍魉痴迷的看着眼前这张脸,他知道自己身材矮小,姿容平庸,就算会易容会暗器,也是一辈子见不得光的玩意儿。他喜欢苏颖侃侃而谈的样子,显得那样子有自信,又是风姿绰约。从小到大,他都喜欢隐匿于暗处,可苏颖却不一样。打小,苏颖就是个讨人喜欢,十分耀眼的存在。他喜欢苏颖,不仅仅是男女之情,还有一种寄托,一种希望。

    他这辈子只能是别人的影子了,可是苏颖却应当灼灼生辉,立足于阳光之下,焕发属于她的光彩。

    这个美丽的女郎,是他今生的主人,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

    他决计不允,这世上有任何人,会损及苏颖的一丝一毫。

    而此时此刻,沁凉的清风拂过了元月砂的脸颊。

    这个季节,猎场之上的草儿都已经变为了金黄之色。

    元月砂手执弓,搭上弦,咚的一剑射了出去,却也是正中靶心。

    那乌黑的发丝,轻盈的拂过了元月砂精致的脸颊,她嫣红的唇瓣,却也是忽而绽放了染染的笑容。

    她侧头,看着身边的男子:“王爷是说,如今东海王妃,有意挑一个贵族养女?”

    而站在元月砂一旁的男子,他身材高大而挺拔,眸光灼灼,闪动了金属般的光辉。而他全身上下,更散发出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霸气。这样子的冷峻风采,似乎整个京城,也只有豫王百里炎能够拥有。

    如今百里炎的一双眸子,就不觉盯着元月砂的侧容。

    方才的运动,让元月砂脸颊浮起了一股子运动过后的嫣红,而元月砂的唇瓣却也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百里炎看着元月砂脸颊之上的娇红,一双眸子却也是有些深邃。

    然而那眸子之中的那缕异样,百里炎却也是不觉掩饰得极好极深。

    “这个消息,父皇虽未正式宣之于口,然而京城各家,早有风声。月砂,可不要说你并不知晓。”

    元月砂不动声色:“月砂始终是个南府郡来的县主,得蒙王爷赏识和恩宠,才有如今地位。这些京城贵眷,其实心里面也是瞧不上我,月砂消息不灵通,又有什么奇怪。”

    百里炎沙哑的嗓音流转了蛊惑人心的韵味:“爬得高些,当你爬到了她们需要仰望的位置,那么因为嫉妒而产生的针对和仇恨就会不存在了。那些人,也只会千方百计的讨好你,奉承你。”

    元月砂妙目流转,若有所思。其实她对所谓的权力富贵,并无兴致。她只是想要知晓,百里炎如今这样子说,究竟是有什么意思?

    “本王所赐,实在太薄,区区县主而已,难怪别人对你不够尊重。可是要是你不是县主,而是昭华郡主,还是东海养女。那么她们不但面子上对你客客气气,心里面也是会对你跪下来。不过要往上爬,本王的恩赐自然是不够的,要自己努力一二。”

    元月砂不动声色,掩住了眸子里面光芒:“原来豫王殿下是要月砂去争这个东海郡主的位置。请恕月砂好奇,月砂这样子做,对王爷又能有什么裨益呢?”

    百里炎却轻轻的将自己手中铁胎巨弓扔去侍卫,并未直接回答:“若你不能成为龙轻梅的养女,如今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处?本王自是可以答应你,当你成为龙轻梅养女,必定将我打算告知于你。”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皱起了秀气的眉毛,平心而论,东海郡主的位置,是散发出诱惑力。然而于元月砂而言,节外生枝,她也没什么兴致。可她如今依附于百里炎,百里炎却很想自己去争。

    一想到这儿,元月砂幽幽眸子却也是不觉有些深邃。

    而百里炎却不觉颇有兴致的盯着眼前少女。倘若换做别的女子,听到了有这样子的机会,又有自个儿的支持,早就会砰然心动。然而眼前少女,却犹自沉若水。元月砂这沉沉静静的样子,一时之间,竟连百里炎也瞧不出她心中所想。

    不过正因为这样儿,元月砂才不同于那些庸脂俗粉。女人之中,好似元月砂这样子聪慧通透,沉得住气的,确实也是不多了。若非这样子,百里炎也不会对元月砂花费那么多心思。

    他耳边却听着元月砂轻笑戏谑的声音:“王爷可当真瞧得上月砂,寄以厚望。既然王爷那么想自己人成为东海王妃养女,却偏生挑中月砂,瞧来王爷,可谓极为信任月砂的本事。”

    “本王自然也是信得过月砂,就好像元家要依附本王。我既不能欣然受之,让元家觉得投靠本王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可也不能将元家拒之门外。元家一向依附章淳太子,从前本王势单力薄,他们也瞧不上。本王若是心无芥蒂接受他们,元家之人最初会十分欢喜,可随后却不会珍惜本王的接纳。既然如此,就必须要敲打元家一番。可是这一番敲打,却也是轻不得,重不得。想不到月砂借着本王,倒是将元家拿捏得妥妥当当。”

    百里炎眸光灼灼,盯住了元月砂。

    元蔷心据说因为元老夫人没了,伤心过度,送入庙中收养。不过京城之中,一些个明眼不觉都在传说,是因为元蔷心污蔑元月砂,元家却怕得罪这位昭华县主。元月砂还知道的多一些,那就是元蔷心被送出了元家时候,被灌入了一碗药。那碗药下去了,人没有死,却是浑浑噩噩,成为了痴傻的人。

    不过元蔷心这些也是咎由自取,就好似自己的丫鬟画心,当初就是二房的人买通。

    画心被拆穿了后,却自个儿挖了一只眼睛,就这样子疯了去。画心不过是个丫鬟,想来元蔷心没有放在心上。为了堵住画心的口,便是将人生生逼疯,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过元蔷心没想到,有一天她自己也是会被用药灌疯。

    从头至尾,元月砂都没打算放过元蔷心。不错,她是答应陈氏,可以既往不咎。她没骗陈氏,如果以后元蔷心都安安分分的,不闹什么幺蛾子。那么元月砂就会履行诺言,不会对元蔷心动手。可是元月砂知道,元蔷心根本不可能做到。

    元月砂心念转动,却对着百里炎轻轻一福:“其实是豫王厚爱,让我在元家扬眉吐气。”

    她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笑时候却好似娇艳的花蕊,说不出的动人,道不尽的明艳。

    不知怎么的,百里炎觉得她比初见时候更加美丽了。

    从前元月砂尽力压抑自己的锋芒,可她原本就是个出色的女子,如今芳华吐露,饶是百里炎天生一副铁石心肠,如今一颗心却禁不住微微一动。

    不过就算元月砂很特别,他一生挚爱仍然是皇图霸业。

    元月砂既然想做他百里炎的手下,那么若需要将元月砂当做棋子时候,百里炎却也是绝不会手软。

    正在此刻,绿薄盈盈而来。

    她身后的婢女捧着香茶、点心、热巾,用来让百里炎喝茶解乏,抹脸去汗。

    绿薄瞧着百里炎怔怔的看着元月砂,也是不知晓在想什么,可是眼神却也是十分关注。一股子郁郁不平的怒火,却也是在绿薄心中浮起来。

    豫王殿下从来没有用这样子的专注目光,看过别的女人。

    元月砂又有什么好,纵然有几分聪明,却也是心计太深。绿薄宁可百里炎找个单单纯纯的,说不定,她还能咽下这口气。

    要是元月砂成为了郡主,只怕更加趾高气昂,十分得意。

    她虽然一心一意的为了百里炎着想,对百里炎忠心耿耿,可这个任务,靳绿薄并不想元月砂能够成功。

    元月砂一日日的受宠,分量也渐渐重要起来了,再也不是开始那个乡下丫头。

    元月砂取了一片热帕子,她刚刚出了汗,如今却用热帕子擦擦脸蛋,又抹过颈项和双手。

    百里炎却不着急,他看着元月砂用帕子擦了脸,那张俏丽的脸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

    元月砂总是给予他许多惊喜的,初次见面,这个小姑娘就展露了她的聪慧。

    想不到她居然还精通骑射。

    元月砂把玩弓箭,手法娴熟,就算和真正武将有些察觉,也因为力气不足射不中远处的靶子。可她准头不错,姿势伶俐,绝对不是一个花架子。

    他看着元月砂已经擦完了热帕子,在元月砂抬头之前,才将自己手里那块帕扯到了脸上,盖住了五官。

    阿昕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在百里炎的心中,早就淘汰了这个孩子。

    如今百里昕虽然占据了世子之位,可是这不过是因为百里炎一时之间不想引起豫王府的动荡。他的霸业,绝对不会让只柔弱的兔子来继承。不过百里昕如此蠢钝,何尝不是有迹可循。他的原配杨氏,就是个木讷愚蠢的女人,只会满口礼教,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动聪慧。及杨氏生下儿子,也只顾着溺爱,百里炎稍稍插手想要管教,杨氏便必定会哭泣不止,寻死觅活。甚至杨太后也站在自己王妃那边,不允自己教训阿昕。可是谁让自己娶这房妻子时候,也是为了得到杨太后支持呢?

    其实阿昕到底是他第一个孩子,虽然期望不是很多,可终究还是有些。然而杨氏十分的愚钝,生生将自己几许心思都作没有了。

    后来杨氏染病,早早去了,百里炎更懒得理会百里昕。在他眼里,百里昕不过是个养在王府的废物,迟早会失去继承人的名分。

    所谓的父子之情,也早就已经单薄如纸。

    在南府郡的时候,百里炎已然被元月砂所打动。只不过那时候,元月砂看着身子纤弱,身体似乎并不怎么好。想不到元月砂却是文武双全,连骑射也是如此出挑。她在马上的风姿,宛如一片轻云,轻巧的掠在了马背上,好似一阵子的清风。而元月砂那时候的眼睛里,有着一缕发自内心的喜悦。这是京城别的女子绝不会有的。她们纵然学习骑术,可那也不过是为了在男人面前展露她的技艺,为自己在京城的身价增加一份筹码。不似元月砂,是真心喜欢策马而奔的。这个女郎虽然心思狡诈,却向往着那么一片的无拘无束。

    而元月砂人在马上的英姿,有着一缕别样的风情。

    如果他想要一个优秀的孩子,也许元月砂会是很不错的人选。

    百里炎慢慢的扯下了帕子,不动声色的看着元月砂。

    打小他便是个很阴郁的孩子,心思重,什么都会藏在心里面,谁都不会说。

    就好似如今,无论百里炎心里面盘算什么,他脸上的神气总是淡淡的。

    他在一旁软塌之上坐下来,绿薄却也是亲手奉送上一盏热茶。

    这些奴婢做的事情,绿薄却亲自上手,并且甘之若饴。在她心目中,为百里炎亲手奉茶,这非但不是一件委屈的事情,还是一种荣幸。

    她将自己姿态放得极低极低,卑微如尘埃,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百里炎的一举一动,一个挑眉,一个笑容,都不会放过。

    百里炎固然很会掩饰自己的心绪,可是那是对着别人。绿薄从百里炎的眼睛里面瞧出,豫王对元月砂那淡淡的暧昧心思。她那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沉了沉。

    她就不明白了,豫王殿下怎么会喜欢元月砂?

    就好似如今,满京城的人都在议论,元月砂逼死了苏樱之事。

    不错,苏樱不懂事,陷害元月砂,是做错了事情。

    可她到底是小女孩儿,也没犯下大错,元月砂不依不饶,言语很不客气,这不就闹出人命了?

    最重要的是,苏樱死了。

    要是苏樱没有死,如今指责元月砂凉薄的人,必然会议论嘲讽苏樱,说苏樱自取其辱,有辱家风。

    不过现在,死的是苏樱,自然是活着的元月砂有些个不对了。

    好好一个女孩子,被元月砂逼得自尽了,那身子被泡得发胀才浮起了,据说苏家丫鬟也是吓了一跳。

    到底是平日里在自己眼前晃的,苏樱自尽,纵然没什么真情,却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些个不自在。

    而若因如此,联想到是元月砂逼死了人,自然更加有些膈应元月砂了。

    绿薄就不明白了,怎么王爷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这男人,就不膈应这样子的狠毒女子?豫王不但不怪罪,甚至问都没有多问一句,还委以重任。

    而元月砂也好似什么都不在乎也似。

    绿薄怎么想,都是想不通透。

    元月砂盈盈一福,也向百里炎请辞,而百里炎也不觉轻轻的一挥手,令元月砂退下去。

    百里炎慢慢的喝了口热水润喉,眼神却渐渐有些幽深。

    绿薄原本合该退下,她在百里炎跟前,素来也是循规蹈矩,本本分分的。可是如今,有些话儿却如鲠在喉,仿佛一定要说出来,心里面才会痛快。

    “王爷,其实,奴婢听说,长留王殿下也对县主有些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