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 杀人灭口
    直回到了家中,苏樱犹自心神不宁,失魂落魄。

    她所知晓种种真相,未免太过于骇人听闻。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消化。

    然而偏偏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嗓音,却不自禁轻巧的回荡在苏樱耳边:“阿樱,你回来了?下人也不带一个,你去了那儿?”

    那个人说话,是如此的熟悉,也是蕴含了这样子的关切。

    从前苏樱每次听到了这样子的柔柔话语,这内心之中会浮起温暖。可是如今,苏樱却竟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她一抬头,便看到了苏颖那张绝美的面容。

    那张极好看的面容,落在了苏樱眼里,却也是说不出的可怖。

    苏樱竟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了。

    苏颖面颊之上,不觉流转了错愕之色,伸手要拢住了苏樱的手以显得关切。

    然而这手方才伸出来,便是啪的被苏樱打飞了去。

    苏颖原本不过是想要安抚苏樱,毕竟那日元蔷心之事,苏樱也不是傻子,那心里也不觉会有那么个疙瘩在。

    她只道自己轻言妙语几句,便能安抚住苏樱。

    苏樱人蠢,只需说几句话儿,便能深信不疑,顺了自己的意思。

    她拿捏苏樱这么多年,早就摸透了苏樱的性子。

    如何安抚这个妹妹,苏颖也颇有些手腕。

    纵然元蔷心这么个傻子,临死之前,胡说八道了几句,却决计动不得自个儿在苏樱心中地位。

    可没想到如今,苏樱如此反应,反而不觉让苏颖一颗心冷了冷。

    苏颖眼珠子渐渐的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寒意,却也是忽而伸手,拢住了苏樱的手臂。

    苏樱本来要走,也是走不得了。

    苏颖那双手,力气竟似有些大了,不是之前那般举止轻柔。

    苏樱恼怒:“你弄疼我了。”

    苏颖平素温柔的语调,此刻却也是变得有些陌生了:“平时妹妹不会如此待我的。怎么今日,好好的却也是生份了?咱们姐姐妹妹,原本不是极为亲热,可是有些外人闹的?”

    苏樱脸蛋冷起来,却也是极恼怒:“我如今不乐意说话儿。”

    苏颖却不依不饶:“如今妹妹好似厌了我,我不依了,非得今日将话说透了。这姐妹两个纵然是有些隔阂,可也是不必计较在心里面,你说是不是?”

    苏樱原本是要避开她的,不和苏颖说话,直接去寻母亲。

    到了母亲房里,却也是将那些话儿尽数说和母亲知晓。

    苏夫人才是侯府主母,定然能处置苏樱这个浪蹄子。

    然而苏颖纠纠缠缠的,不依不饶的,却闹得苏樱骨子里的火气透出来了。

    “事到如今,你还惺惺作态,苏颖,你这个贱人,当年那个戏子,可不就是你故意安排的。你还在我跟前做好人!”

    苏樱一双眸子如喷了火,极恼恨的死死盯住了苏颖。

    这个贱人,事到如今,还装模作样。

    她原本以为,自己扯出这件事情,苏颖会觉得十分羞惭,甚至于自惭形秽。

    然而苏颖却容色淡淡的,甚至不觉轻轻的笑了笑,言语盈盈:“妹妹还知晓些个什么?”

    她竟然恬不知耻,说得个理直气壮,竟不觉极坦然。

    苏樱的肺,可谓当真气炸了,十分恼恨,恼怒言语:“我还知道,你娘不过是个下等妓女。咱们苏家,哪里会有你这样子无耻货色。我要告诉娘,告诉哥哥,给满京城的人说。”

    苏颖脸色终于变了变,那一双眸子之中竟不觉透出了森森的寒意:“妹妹从哪儿听来的下流话,怎么可以如此编排你姐姐?”

    那言语冷冷,竟不觉透出了森森寒意。

    仿若撕碎了温柔面容,露出了苏颖真正的面目。

    苏樱刚才是怒,可是如今内心到底浮起了惊惧之意了。

    苏颖仍然是言语柔柔的,可是苏樱内心之中,却也是不可遏制的流转了一股子极浓郁的惧意,惹得她心口发寒。

    她不觉娇嗔:“你放开我。”

    这儿是侯府,是自己家里面,苏颖还敢对自己如何?

    然而就在这时候,却有人从后面伸出手,掏出了一块帕子,捂住了苏樱的口鼻。

    一股子甜甜的香气涌了过来,闹得苏樱身子软绵绵的,也是没什么力气了。

    耳边却也是听着苏颖柔柔的言语:“妹妹可知,今日你一番举止,十分异样,才惹得我的留意。你侯府嫡女,今日怎么身边一个丫鬟都没跟在后边,姐姐瞧着,便觉得奇怪,自然不免想要多问几句?”

    说到了这儿,苏颖眉头轻轻一皱:“妹妹去了哪里了,一回来,也是胡言乱语。”

    苏颖嗓音凉丝丝的,手指轻轻拂过了裙摆,仿佛拂过了那并不存在的灰尘。

    她唇角,却蕴含了一丝凉凉的笑容,微微有些个不屑。

    苏樱虽然浑身无力,却感觉一双粗壮手,拖住了自己。

    她脑子一阵子的晕眩,迷迷糊糊间,却瞧着苏颖身边的丫鬟阿薇拉扯自己身子。

    可是对方那手,却也是极为粗糙,骨节也粗,绝不是一个女子的手。

    “阿薇”冲着自个儿邪邪的一笑,带着一股子寒入骨髓的邪恶之气,惹得苏樱竟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她”根本不是阿薇,可又究竟是谁?这个人仿若是苏颖身边一个邪气森森的恶灵,隐匿于苏颖的暗处,为苏颖除掉一切她不喜欢的东西。

    顺着小路,打开角门,便到了苏颖住的雪竹园。

    清风吹过了竹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妹妹你知道我的,性子恬淡,所以居所幽静,又种满了竹子了。我下人不多,不喜欢有太多服侍的人。甚至粗使做活的婆子,也只能特定时辰,进入我的院子打扫。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子的性情?”

    “以前你和哥哥一样,都以为我性子脱俗。其实不是这样子儿,我不喜欢跟人太亲近了。你知道吗?姐姐虽然是京城第一的大美人儿,可是我也很辛苦,为了名声,为了人前完美的形象,姐姐真的好累、好累。我要自己,无时无刻,都是完美的。就算只是一个下人,她也绝对不能看到我不好的地方。唯独四周一个人没有的时候,我似乎才能真正的放松。自己喝一杯茶,睡一会儿觉,我也都舒服了许多。还有,就是跟‘他’在一起时候。”

    哗啦一声水声,软弱无力的苏樱,脑袋被“阿薇”狠狠的按入了水中。

    苏樱被药迷住了,身子软绵绵没力气了。

    然而饶是如此,如此关头,苏樱却也还是忍不住抽动身体,努力挣扎。

    可惜她以为自己拼尽了力气的挣扎,其实却微弱得不可思议。

    苏樱已然被药迷住了,已经没有力气了,纵然是竭力挣扎,却也是浑身提不起劲儿。

    只需稍稍一按,苏樱却也是只能沉头在水中。

    苏颖却轻柔叹息了一声:“唉,你若只是知晓,我买通黑牡丹羞辱了你。若是如此,我也不会杀了你。毕竟妹妹蠢得可爱,这养的狗一直老老实实的也是没有趣儿。偶尔驯兽玩一玩儿,可也是有趣多了。可是阿樱,你不该说那样子下流话,说我是婊子养的。你要知道,我发过誓的,谁在我面前提这个,我便要让她不得好死!”

    “我最听不得的话儿,你偏偏在我面前说了,为什么,你这样子不知好歹?”

    “这么多年,你跟随在我身边,那么些个姐妹情分,是你自己儿作没有了。”

    苏樱的脑袋被按入了冷冰冰的水中,唇中吐出了一连串的气泡。那些水灌入了口鼻之中,刺得肺部**辣的,说不出的痛楚。

    而苏樱的思绪却也是渐渐有些模糊,她不由得想起了元月砂和自己说的话儿。

    说她一句话也不要跟苏颖说,说自己绝不会是苏颖对手,只需要扑到苏夫人跟前,跟苏夫人哭诉就可以了。

    她听进去了,可是也没多上心。让着苏颖那么一激,脑子似乎又变得糊涂起来。

    她恨透了苏颖,看到事到如今,苏颖还跟自己惺惺作态,将自己当成了最傻的傻子。苏颖如此的可恨,既是如此,为什么自己不能跟苏樱撕破面具,指责她的无耻?

    这儿可是侯府,是苏家,是苏樱自己的家。

    苏樱怎么都没想到,苏颖居然是这样子的大胆。

    自己可是苏家嫡女,她居然要杀了自己。

    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溺毙时候,哗啦一下,一只手掌抓住了苏樱的头发,将苏樱生生的扯了起来。

    而那只拉着苏樱起来的手,是属于苏颖的。

    苏樱大口大口的喘息,水珠却哗哗的顺着苏樱面颊一颗颗的滴落。

    她此刻傲气全无,眼睛里面流转了可怜巴巴的神气,眼中透出了企求的光芒。

    而这样子的神色,却也是极大的取悦了苏颖!

    苏颖凑过去,在苏樱耳边说:“阿樱不必吃惊,我为什么有这么大胆子。其实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做的。你知道很多事情,而你大姐姐苏青鸾是我弄死的,不知道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苏樱瞪圆了眼珠子!天!

    苏颖那呢喃低语,宛如恶魔,让着苏樱可谓是从头凉到了脚。

    大姐姐,大姐姐居然也是苏颖弄死的。那时候苏颖才多大啊?

    未及消化这个极为可怕的消息,她的脑袋又被生生的按入了水中。

    这一次,苏颖没有再将她提起来,没多一会儿,苏樱的身子也是没有了动静了。

    “阿薇”却好似不放心一般,仍然捂了老大一阵,确定苏樱确确实实的死透了,却也方才是松开了口。

    苏颖眉头轻拢,心里未必觉得愉快。

    靠着杀人灭口的粗暴方式来遮掩自己的罪行,这终究是有些不好的。

    这动静闹得太大,而且也容易露出破绽。

    这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聪明的人也不会用这等方法遮掩。

    当年她岁数小,气不过,忍不下去,居然对苏锦雀下了杀手。

    其实当时,苏颖也是有些后悔和害怕的。好在她运气好,居然没什么事情。那时候她装得太好,逆来受顺,从不敢和苏锦雀起冲突。而苏锦雀呢,偏生又不争气,喜欢百里策喜欢得寻死觅活。她天天将要死挂在了嘴边,居然苏夫人也是没有怀疑,以为女儿真是花痴后自尽的。

    如今苏颖内心,却也是不自禁的涌起了一股子的烦躁之情,很是有些不悦,内心也是一阵子的不痛快。

    小时候年纪小,不懂事,用了些个笨法子。等她长大了,用的法子越来越巧妙,那双纤纤素手,也是不必再亲手染血。

    聪明人动口,笨人动手,她那一双娇嫩手掌,如今用来抚琴烹茶,实在不必沾染了血腥。

    可是如今,短短时间,自己居然接二连三,冒险取人性命。

    从秋猎之会上的白淑,到如今的苏樱。

    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元月砂。

    本来苏樱乖顺听话,既可以充作自己手中棋子,又能让别人觉得姐妹和睦。她原本准备留着苏樱,用来衬托自己。想不到如今却要动手处之,惹得一身骚。

    可是她不能不动手,苏樱找到了苏夫人,那么什么都完了。

    自打元月砂这个女子来到了京城,就处处和自个儿不对付。

    苏颖想到了这儿,内心之中,竟不自禁的涌起了缕缕恼恨之意。

    她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元月砂给自己等着,她不会让元月砂觉得好过的。

    “阿薇”却来到了苏颖身边,开了口:“幸亏今日,我可巧在。”

    “她”容貌虽然是女子,可一张口,却是极为粗重的男子嗓音。

    苏颖抬起头时候,眼中已经浮起了极为依赖之色,仿佛自己是无依无靠的浮萍,若无眼前这个男人,自己便是顿时灰飞烟灭。

    她的嗓音也是极为感动:“不错,多亏你在这儿,否则,否则我便什么都没有了。”

    那一双含泪的美眸,散发着极为强烈的依赖与需求。

    苏颖知晓,眼前这个怪异的男子,是吃这一套的。

    自己什么都没有给他,无论是清白的娇躯,还是什么承诺,甚至金银珠宝,世间权势,她一点儿都没有给,什么都没付出。

    可是眼前这个怪胎,却喜欢自己对他的依赖,觉得他是苏颖不可或缺的存在。

    这样子就足够了,足以让眼前的男子,死心塌地的对苏颖好,为苏颖干那些暗处的污秽之事。

    苏颖人前的华美和姣好,都需要眼前这个男子无端的付出,可他却藏于阴影,不能见人。

    她记得小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女孩儿时候,冯道士养的那些个小孩子里面,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小男孩,总是痴迷的看着自己。

    彼时苏颖不过才几岁,却有着细瓷般的肌肤,好看得宛如瓷娃娃。

    他总是护着苏颖,护着这个瓷娃娃。而苏颖呢,也会偷些吃的喝的给他。

    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他仍然好似影子一样,跟随在苏颖这个绝色美人儿身边。

    他才是苏颖最忠心的猎犬。

    这么多年下来,他可谓为苏颖做了无数的事情了。

    他宛如猛兽一样,虎视眈眈,盯着那些伤害苏颖的人,然后用他自己的本事,将对方撕得粉碎。

    如今苏颖依赖的眼神令他迷醉,他一双眼眸,更闪动了极为浓郁的痴迷。

    苏颖叹了口气,伸出了那片温软的手掌,轻轻的抚上了对方的脸颊。

    那片手掌,再无小时候的粗糙,这么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苏颖手掌柔若无骨,宛如羊脂。

    “魍魉,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总是在我身边的。”

    她身边这个神秘的影子,就叫做魍魉,也就是淡淡的影子意思。

    是了,这个变态,好似猎犬一样在自己身边打转,窥探着自个儿一举一动。

    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子。当初她抛下了魍魉,来京城过自己富贵日子。她也没想到这个痴迷于自己的男子,居然还会找到自己。

    那时候,她也吓了一条。魍魉找上她,她甚至不自禁有些害怕和厌憎。

    久别重逢,苏颖觉得魍魉好像狗一样,动着鼻子嗅自己身上的味儿。

    什么痴情,什么在意,她心里根本没觉得有半分的在意。

    这个男人简直没半点自知之明,他难道没发现自个儿是多么的丑陋可笑,一身粗鄙。苏颖见过他没易容的样子,都已然成年,个头却矮,只够着自己肩膀。瞧这身高,最多比小孩子高一个头。他容貌平平,衣衫寒酸,眼里流转忠心的狗一样浓郁的依赖。从头到脚,里里外外,可都是让苏颖觉得恶心透顶了。

    她原本想弄死这个故人,对方十分信赖她,看来也不难。

    不过后来,她也改了主意,因为魍魉在跟她分开这几年,拜了个师父,学了一门奇特手法。

    他善易容,会打扮,装扮起来,似模似样,可男可女。

    苏颖也听说过这么些个江湖把戏,可寻常易容术,不过是靠抹些粉,贴了胡子,做了头发,样子和平时有些差别。好似魍魉一样能完全化妆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可谓是神乎其技,十分难得一见。

    而这样子的手段,用来与人相争,简直有着意想不到的妙处。

    更何况,魍魉对她迷恋之极,言听计从,十分顺她的意。

    这么一枚好用的棋子,苏颖竟亦有些不忍心毁了去。

    知晓她过去旧事的人,苏颖都是毫不留情,狠狠毁了去。纵然有的好似苏叶萱一样,于她而言有大恩大德,可苏颖却无半点犹豫。这是苏颖逆鳞,触之必死。

    她唯一留下来的,便只有魍魉。

    长留王府之中,婉婉送上了四果汤,一碟芙蓉糕,送到了几前。

    那几上放置一具古琴,一旁立着一壶香炉,香烟缭绕,透人心脾,令人不自禁为之沉醉。

    百里聂苍白的手指抚上了琴弦,时而拨弄几个音,时而又怔怔发呆,断断续续的琴声便从百里聂那指尖轻盈的泄出。

    竟是极为悦耳动人。

    百里一族,似乎个个都极擅长音律,爱好音乐。

    百里聂慢慢的一按琴弦,又净了手,才极优雅了坐下来。

    一旁的姜陵已经干掉了两块芙蓉糕,眼看着面前只有两碗四果汤,不觉动了怜惜之情。

    婉婉在他们家,也可谓是做牛做马,任劳任怨。老聂真是物尽其用,当牲口使唤。

    “来,婉婉,喝甜汤。”

    他勺了一勺,向着婉婉喂过去。

    婉婉瞬间眼睛一亮,容光焕发,略一犹豫,张开口,等着姜陵喂她喝。

    耳边却听着百里聂慢悠悠的说道:“不准。”

    惹得姜陵一挑眉头:“老聂,不是吧。”

    百里聂淡淡的唇瓣,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的笑容:“我的陵公子,莫非你没留意到,婉婉从来不沾甜食,不喝甜汤?喂胖了她,我不好退货,怎么跟小风交代?”

    婉婉脸色迅速黯淡,颇为幽怨的叹了口气,无奈兮兮:“算了——”

    而百里聂却只微微一笑,举起了勺子,优雅的勺起些许的四果汤,送入了唇中。

    一举一动,无不优雅。

    婉婉则嘀嘀咕咕跟姜陵抱怨:“谁让我跟师父学的是易容。当年师父挑徒弟,就是挑身子矮小,体态瘦弱的。这个头矮呢,脚下垫一垫,练习走高跷,还不太容易看出来。个头高了些,想要变矮就不容易了。要是吃得太胖了,就不好假扮瘦了的。身上肉还可以缠一缠,脸上肉可没法子。”

    她伸出了手指头,轻轻的晃了晃:“自打拜了师父,这么多年,我一块甜糕都没吃过的,好可怜的。”

    “听说你师兄,害死你师父,又追杀于你。惹得你去了风大人那里避祸,又送到了咱们府上做杂役。婉婉,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却不知道。”

    婉婉叹了口气,一双眸子流转了回忆之色:“那时候我年纪小,很多事情也不是很明白的。师父收了两个徒儿,自打我进门,我和师兄都不知晓彼此生什么模样。我们每天,都会易容,学着遮掩自己的脸。要是不易容,就好似没穿衣服。就好像现在,心情好些时候,心情不好时候,这脸蛋儿样儿都是不同的。咱们门人,最忌讳便是两件事,一是贪口腹之欲长胖,二是让别人看到你脸蛋真正什么模样。”

    “有一次我回到家中,看见师父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吓了我大跳。师父还留了一口气,告诉我师兄魍魉带了个很美丽的少女回来。那少女样子极美,衣衫也是很华贵,看着倒像官家小姐。可她趁着与师父单独相处时候,却扯坏了自己的衣衫,大叫师父对她无礼。师兄十分生气,竟然一刀刺穿了师父心口。我回来时候,师兄和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也是不知晓去了哪里了。他不知晓师父那老家伙素来狡诈,也很会装死,吊着一口气等到我回来。”

    “师父临死之前,拍开了暗阁,取出了本门秘籍,告诉我师兄也没将本事学全。让我拿着这本祖传秘籍,好好练功,为他报仇。唉,你说他这个死老头子,当人家师父,惺惺作态,还留了一手。要不是快死了指望我替他报仇,这私藏秘籍哪里传给我?”

    “可怜我成为本门掌门,却无依无靠。师兄杀了人就算了,居然还让人焚去师父尸首,并且追杀我这个苦命的女孩子。迫不得已,也不得不归顺风大人。他便不肯相信,我这个师妹,原本也没打算报仇。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一向瞧得开。”

    姜陵好心提醒:“也许人家是想要你手中秘籍。”

    婉婉义愤填膺:“他太无耻了,对师父做出这样子猪狗不如的事情,居然还要贪图本门秘籍。他区区叛徒,怎么能有这样子非分之想。就是因为他,我也不得不从良,自打跟了风大人,日子过得不知晓多辛苦。”

    百里聂温柔的说道:“那你自打到了本王府中,也算是逃离苦海,重获新生。你瞧我和阿陵,是多么的疼惜于你。再说你整日念叨,让我和小风宰了你师兄,不但心态凶残,有伤和气,也碍着你从良。”

    姜陵也是笑眯眯:“是啊,瞧你来到我们家,勤劳能干,吃的用的都是靠着踏踏实实的劳动赚来。总比靠着易容手段,坑蒙拐骗,做些律法不容的事情要好些。”

    疼惜?婉婉不觉细细的眯起了眼珠子,这种无耻言语也唯独百里聂能厚着脸皮说出来。

    她在长留王府,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被百里聂无时无刻压榨欺辱。

    坑蒙拐骗?说得好似自己在长留王府干活,就不用坑蒙拐骗一样。

    百里聂放自己出去干活儿,又几时少了坑蒙拐骗?只不过一分好处都没有,她帮百里聂做些个坑人事情,全部都是免费。

    也就百里聂脸皮厚,非但不会感到羞耻,逮住了机会,还禁不住自夸两句。好似她这样子的掌门人,在长留王府打杂做事,有时自个儿也是觉得变作了烧火丫头。

    婉婉心尖一阵子的发酸,也是自己命苦。

    “不过师父临死之前,一直愤愤不平,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言之凿凿,只说自己绝没有碰那个姑娘。他就是不明白,那个华衣美女,为什么要陷害于他。殿下,我也不明白,你这样子的聪明,不知道能不能猜测到?”

    婉婉禁不住道出胸中疑惑,说实在的,要是她那个师父做出别的什么无耻事情,婉婉是相信的。可是说他对女子用强,似乎也总有些令人心生疑窦,不可置信。

    百里聂微笑:“答案不是很简单?倘若有一对儿古董花瓶存于世上,店铺里的商人就会砸碎一只。那么剩下的那个花瓶,价值便是从前的十倍百倍。只因为这只花瓶,已经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你们这一门的易容术虽然稀奇,可倘若能够独占,岂不是更加有价值。”

    百里聂笑容也是蕴含了缕缕算计,要是宰了婉婉师兄,自己府上的下人也能增增值不是?

    而此时此刻,苏颖那片温软的手掌,却也是正轻轻的抚着魍魉的脸颊。

    好似魍魉这样子的易容高手,有一千张一万张的面容。可那又怎么样?

    这天底下唯独自己,知晓这面具之后真面容。

    所以,当初她才让魍魉杀死自己的师父,她苏颖要的东西,却也是绝对不喜欢跟人分享。

    魍魉也似略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退后了一步,嗓音更不觉有些沙哑:“我身上脏,只怕弄脏了小姐。”

    苏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掌,和声说道:“可是你在我心里,却是最为珍贵的。”

    魍魉值得她用心笼络,加意温柔。

    他不仅精于易容,暗器功夫也是极佳。特别是一手牛毛细针,认穴很准,百发百中。

    这个男人,为苏颖做了许多事情。他为自己杀的第一个人,便是苏锦雀。苏锦雀不是自尽,是魍魉将一枚细针打入了苏锦雀脊椎骨之中。这样子一来,苏锦雀纵然是被害死了,可是那身上到底是没有什么伤痕的。

    不过到底是第一次,无论是苏颖还是魍魉,做得其实并不怎么干净。他们运气不错,瞒过了苏夫人。可是却没想到,宣王府的赫连清居然疑上了苏颖。

    在最初的试探之后,她和赫连清打成了某种协议,相互利用,一起往上爬。

    就好似当年,静贵妃圣眷正浓,又诞下了孩儿。那十九皇子百里锦,还未足月,却也是得到了颇多封赏。别人都说,以后这孩子长大,说不定会有封地名号,甚至于争夺储君之位。

    一时之间,静贵妃风头无二。

    而风头正盛的静贵妃,就好似一柄锋锐的利刃,刺入了周皇后的心头。

    之前静贵妃已经生了一个公主,还是个得宠的公主。可贞敏公主虽然得宠,到底是女儿家,也不足为患。可静贵妃生下皇儿,这一切自然也是不一样了。

    周皇后无后,她感受到了威胁。赫连清想要成为宣王府正妻,自然需要有人提携。可她若非为周皇后立一份大功劳,周皇后又凭什么会帮衬于她呢?

    她想到了苏颖,她知道苏颖背后有一个神秘的杀手。

    赫连清用一些东西喝苏颖做了交换,然后苏颖便让魍魉入宫,不动声色除掉了十九皇子。

    从此静贵妃大受打击,也没之前那般受宠。

    魍魉是苏颖秘密的王牌,苏颖一直很小心的用着,而且也不会滥用。

    可这个最厉害的杀手锏,在遇到元月砂之后,却似乎没那么有用了。

    那个南府郡来的乡下丫头,同时成为了苏颖和赫连清的眼中钉,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合作了。

    元月砂原本有婚约在身,她来到了京城之后,就成为了范蕊娘的眼中钉,更因此和周氏结仇。

    苏颖原本准备让魍魉弄死元月砂,可元月砂身边丫鬟似乎是个高手。

    于是,魍魉听从了苏颖的吩咐,射死了范蕊娘,然后再栽赃给元月砂。

    可元月砂实在狡诈,她居然将一切推给了唐文藻,并且顺利脱身。借着这次陷害,元月砂顺利摆脱了那可笑婚约,其后更是扶摇而上,成为了娇贵的昭华县主了。

    苏颖恼恨之中,却也隐隐有了些个挫败之感。

    原本自己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可是遇到了元月砂后就处处不顺。她甚至忍不住想,会不会是元月砂的命有些克自己?

    想到了这儿,苏颖甚至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了。

    可是她不会就此罢休,如今更有一个机会,摆在了苏颖的跟前。倘若她抓住了,以后扶摇而上,必定能举足轻重。绝不会好似如今这样,束手束脚。

    所以苏颖一定要捉住这个机会,绝不会让给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