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 作死陷害
    然而苏樱面上却也是流转了决绝之色:“今日是元老夫人拜祭之日,昭华县主满脑子还是男女风月之事。只怕,只怕也是对元老夫人极无礼。”

    苏樱这样子一说,在场众人都是禁不住怔了怔。

    他们听着苏樱这样子言语,只道苏樱是提及周世澜和元月砂的事儿。

    苏樱这样子闹腾,也令人觉得十分的奇怪。

    好端端的,苏家阿樱怎么就说这个?

    这可当真是令人惊讶,好好苏家阿樱,却也朝着枪头撞了过去。

    可是生生给气糊涂了?

    苏樱却不自禁容色变幻,一双美眸之中,渐渐流转了几许坚决。

    她蓦然一咬樱唇,缓缓言语:“县主身上的手帕,是哥哥的。她在南府郡时候,就倾慕哥哥。”

    苏夫人原本欲图呵斥苏樱,却料不着,苏樱居然更加离谱,她居然是扯出了苏暖!

    苏夫人一时被气着着,气得脸蛋发白,身躯发抖。

    一时之间,竟气得话儿都说不出来。

    苏夫人心里一阵子恼恨,与此同时,却也是禁不住有些个不知所措。

    她都不知晓,苏樱为什么会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出来。

    毕竟平素,阿樱和暖儿这个兄长关系是极不错的啊。

    阿樱怎么就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出来了?

    苏颖在一旁,将苏夫人面上神色尽收眼底,蓦然禁不住暗暗笑了笑。

    那笑容浅浅,眼神之间,却也是一抹快意一闪而没。

    苏夫人不是厌憎自己吗?如今这心口,可是有些不好受啊。

    毕竟亲生女儿开口,来毁心爱儿子的名声。

    苏夫人如何不心疼?

    所以,这些话是万万不能从苏颖口中说出来。

    苏颖名声好,性子沉稳,很是大方。她若亲自开口,来撕一个人,总会损及自己的名声。抛开名声不谈,她只是个养女,怎么能说这个?

    她可不是苏夫人的亲生女儿,可是不能吃苏夫人的挂落。

    所以,她需要一把枪,她一向都对苏樱很不错。

    有时候,甚至会帮衬苏樱一二。

    毕竟养条会咬人的狗,也是要给狗吃肉不是?

    不错,是她故意挑动元月砂和苏樱的矛盾,她也不指望苏樱能够将元月砂给对付了。这等蠢物,又岂会是元月砂的对手?不过,苏樱张口说这个,说自己亲哥哥手帕到了元月砂手里,这也是显得有说服力多了。

    一边这般想着,苏颖眸光之中,轻轻的掠过了一缕幽润的光芒,手指拂过了衣摆。

    至于苏暖,苏暖一向疼爱自己这个妹妹,而且那份疼爱还夹杂了几许并不如何纯粹的情愫。

    他是对自己极好,很疼自己,而且还疼到了骨子里面去了。

    可是他疼自己是一回事,将苏暖当做棋子是另外一回事。

    苏颖喜欢苏暖的疼爱,越疼,才越容易做自己的棋子不是?

    至于苏暖本身好歹,苏颖根本没放在心上。

    苏夫人也是终于缓过气儿来,恨铁不成钢:“阿樱,你胡说什么。”

    这可是自损其身啊!自己一双儿女,可都是会声名有污。就算让那昭华县主沾染污名,这苏家之女也是沾染泥污。

    更何况,为什么要跟元月砂斗?毕竟也没什么涉及切身利益的仇恨不是?

    苏夫人不觉伸手,伸手死死的捏住了苏樱的手臂,仿佛要生生捏碎苏樱的骨头。

    她面色却也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的凌厉,甚至失去了平素的温和:“好了阿樱,你与昭华县主争执,我说你两句,你便是如此气不过,居然还将你哥哥扯进来。今日这些个话儿,可都到此为止了!”

    苏夫人言语森森,似有些个咬牙切齿。

    这个女儿,平素还算是听话,如今自己这样子说了,苏樱应当也不会再说那些个极为无状的言语了。

    然而苏夫人却也是错了,平时是平时,现在是现在。

    在苏夫人瞧来,苏家和元月砂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纵然不喜欢这个昭华县主,也实在不必与元月砂发生冲突。然而对于苏樱而言,于她这个平素管束太多,压抑态度的女子而言。元月砂揭破了她贪慕爱恋周世澜的隐秘心思,又让周世澜厌弃了自己。这于一个小姑娘而言,无疑便是山崩地裂,无比可恨的仇恨!

    所以这一次,苏樱没有听从苏夫人的话儿。

    她一伸手,却将苏夫人的手掌狠狠的甩开,不觉颤声言语:“母亲,女儿说的都是真的。昭华县主原本出身南府郡,就是元家旁支女儿。后来哥哥去了南府郡养病,便是撞见了元二小姐。彼时昭华县主不招人喜欢,身份又低微。哥哥对她温柔几句,她便是,便是起了不该起的念头。纵然到了如今,这个念头也是未曾消停。她便一直打我们苏家嫡子的主意!”

    “方才,她更故意拿出哥哥贴身手帕,给我瞧来,说她想要嫁入苏家,必定也是易如反掌。我那时候听了,心里好生吃惊,因而失态。”

    苏樱这般言语,听得在场拜祭的人都呆住了。

    联想起方才苏樱奇异的举止,这一切仿佛就是有了顺理成章的解释。

    那就是,元月砂虽然明着和周世澜交好,可是暗中却喜欢苏暖,甚至动了一些小动作。

    仔细想想,这也是不无可能。

    彼时元月砂在南府郡身份很是卑微,还没能成为龙胤的县主。正因为这样儿,那时候身份尊贵容貌俊朗的苏暖,也是对元月砂颇具吸引力。

    就算到了京城,不能放下来,那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周世澜如今虽然比苏暖风光权重,可是苏暖是侯府嫡子,以后也会承爵,前程也是不错。苏暖虽然没有宣平侯风光,不过为人就沉稳多了,也怨不得这昭华县主动这个心思。

    只不过,却也是未免吃相有些难看。

    这还一身素衣来元家拜祭呢,就一边勾搭宣平侯,一边对苏暖用心思。

    这等水性风流的女子,可谓是叹为观止。

    苏暖对男女之事上面素来不上心,如今听见了妹妹这样儿说了,也只是极为吃惊。

    苏夫人却气得浑身发抖,元月砂名声毁不毁,她可一点儿都不关心。

    相反苏樱如今这样子说了,原本众人并没有将苏暖和元月砂联系在一起,以后却总是要时时议论了。

    人家咀嚼这些个风流官司,可是绝不会十分客气,只怕是什么话儿都说得出来。

    自己这个儿子,可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

    宛若一块极为温润的美玉,是完美无瑕的,是苏夫人的心肝儿肉。

    然而如今,坏了苏夫人心肝儿肉的,却偏偏是她的亲生女儿,苏家阿樱!

    一股子怒火冲上了头来,苏夫人却也是再不客气,啪的一巴掌,抽打在苏樱脸蛋之上。

    “我说的话儿,你便是不听,偏生要说这么些个荒唐言语。”

    苏樱那娇嫩的脸颊之上,顿时也是不觉添了些个红红的巴掌印。

    她眼珠子一酸,泪水不觉顺着脸颊轻轻的滴落,周围的一切也好似变得模糊。

    便是亲娘,也是恼恨自己。

    可是苏樱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要自个儿忍气吞声?她才不甘心不快活。

    而苏夫人那一双手,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颤抖,煞是恼恨。

    一打了,苏夫人又不觉有些后悔。

    苏樱泪水盈盈间,却听见了周世澜那沉稳悦和的嗓音:“苏家阿樱何必如此激动,本侯虽并不知晓昭华县主情系何处,不过既然云英未嫁,又非有夫之妇,更无逾礼苟合。假的也罢了,就算是真的,那可也不过是一桩寻常事情。有何了不得,值得苏家阿樱大闹灵堂,闹出这样子大的动静。”

    那些话儿传入了苏樱的耳中,让苏樱猛然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住了周世澜。

    周世澜这些维护元月砂的话儿,可是让苏樱说不出的难受。

    苏樱泪水迷蒙,有些茫然的看着周世澜:“侯爷,你,你不介意?”

    元月砂可是水性杨花,在玩弄周世澜!

    周世澜虽轻狂不羁,可是到底是个侯爷,怎么能容忍被元月砂这样子的贱妇如此羞辱呢?

    纵然京城对周世澜颇多非议,可是在苏樱心里,他,他值得很好的。

    若非如此,苏樱也不会迷恋于周世澜。

    周世澜却似极为随意,满不在乎:“本侯当然不介意。”

    苏樱身子一僵!

    周世澜缓缓言语:“本朝虽然讲究礼数,教人礼仪,导人尊伦常,知礼数。未嫁之女,决不可私下定了终身。可也未曾严苛到,连心中倾慕,也是罪过。苏家阿樱可是觉得,喜欢你大哥,纵然并无逾礼之事,也是天大的罪过?想来苏家的嫡子,终究是有些个不同的。”

    一番言语说来,倒令在场之人,不自禁的滋生一缕认同之感。

    周世澜虽然有那轻浮狂浪的名声,可是这话倒也不错。

    就算是有那么一块帕子,也许不是很守礼数,可也不是极大的罪过。

    就因为这么一桩小小的事情,就搅坏了元老夫人拜祭,苏樱也是有些不知轻重了。

    就连苏夫人也是这么想,这个女儿,可谓是小题大做,如今苏樱这般闹腾,一双儿女面子却也是都没有了。

    而苏樱却也是情不自禁的身躯轻轻的颤抖,苏樱忍不住想,是自己看错了周世澜了,周世澜就个瞎了眼珠子没品行的男人。所以,周世澜才会护着元月砂,这个时候都护!

    苏樱可是生生气煞了,心里面从来没有这样子生气过,一双眸子之中,也是不自禁流转了浓郁的怒火!

    “我大哥自然是守礼君子,并无逾越!”

    “可是,元月砂不是!”

    “她就是恬不知耻,想要踏入我苏家大门,所以不择手段,什么事情都是做得出来。”

    “刚才她要挟于我,说苏家若不肯同意她和大哥之事,就造谣生事,说自己已经跟大哥有了私情。她那片手帕,就是所谓的证据!”

    “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完璧之身,所以如此手段,苦苦相逼。然而至始至终,我家哥哥根本都是瞧不上她的。”

    “我堂堂苏家,岂可容她要挟,不如干脆将话儿都说明白了。”

    “满京城的人谁不知晓,她虽然是县主身份,却嫁娶困难。稍稍正经的人家,都绝不会要她。”

    苏樱一句句,那些个话儿就从她嘴里蹦出来了。

    她蓦然抓起了帕子,狠狠的擦拭了脸颊一下,抹去已然凉去的泪水。

    一番话,却也是说得周围一片安静,听得人目瞪口呆。

    若是如此,那倒是极大的丑闻。

    为了嫁入苏家,居然是如此不择手段。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也是用私情加以逼迫,这可当真是极下贱了。

    众人心思各异,有些相信,可又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目光顿时落在了苏樱身上,苏樱如今说出了这么些个话儿,却也是不知,究竟有无证据?

    他们也是看着元月砂,看着这位昭华县主,如今招了这么些个事儿,可是会心虚,究竟是不是她做的?

    元月砂一张精致的面容却也是温沉若水,轻言细语:“阿樱,刚才言语,可有证据?”

    苏颖在一边听着,面上虽然是惊讶之色,可内心却也是无甚波澜。毕竟,这一切原本也是苏颖计划盘算好的,并未逃出苏颖的算计。而此时此刻,听着元月砂这样子的言语,苏颖心里面却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也算认识元月砂一段日子了,知晓这个南府郡的二小姐,却也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从前自己是小瞧元月砂了,所以几次三番,都吃了些个苦头。

    如今苏颖可不会如此小瞧,她可是吃过亏的。

    换做别的女子,骤然遇到如此事情,被人劈头盖脸的泼了一盆盆的脏水,说不准就茫然无措,呆若木鸡了。别人一瞧,便觉得她心虚。

    可元月砂却不是这样子的女子,她岂会措手不及,心生畏惧?

    如今元月砂果真便是这样子,被人如此,咄咄逼人,她也不过极温顺客气,说了那么一句可有证据。

    苏颖心里轻柔的叹息,对付元月砂,当然是不能马虎了。

    自己这个冲动的妹妹,不过是个炮仗。

    有些东西,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也要为妹妹安排好了。

    她眸光轻盈的流转,在人群之中逡巡,最后却也是落在了那一道纤弱的身影。

    那少女穿着白色的孝衣,轻盈的待在了主家席的女眷之中。

    她是元家女,还是元老夫人的嫡出孙女,自然应当在这个位置。

    她就是元蔷心!

    苏颖唇角似勾起了一缕浅浅的幅度,似是笑了笑。

    耳边,却也是听着苏樱极气恼的嗓音:“我自然是有证据的!”

    那话儿,倒是斩钉截铁。

    苏夫人方才可谓极为激动,几次三番的打断苏樱的话,甚至舍得亲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自个儿女儿的脸蛋之上。可是如今,苏夫人这样子的站着,竟也是不说什么了。

    苏夫人心里叹了口气,女儿都已经将话都说绝了,便是阻止苏樱,也是没什么意思了。

    只盼望,苏樱当真有什么证据。

    不可轻易树敌,可若当真招惹了个敌人,那也需狠狠将这个敌人踩到了足下,让这个敌人没办法翻身。

    元月砂这个敌,是苏夫人不想要的。可是女儿既然是已经招惹了,那也是没有法子了。

    苏夫人心里面也有一缕期盼,几许的希望。

    毕竟这个女儿平时也还算听话,今日如此不听话,说不定,说不定苏樱说的都是真的。

    苏夫人当然也是盼望自己女儿有什么证据,总不能让自己亲女儿名声尽毁。

    苏樱指向了元蔷心:“元家二房的小姐元蔷心,就是人证。”

    二房夫人陈氏也是呆住了,她不喜欢元月砂,元家上下也是没一个人喜欢元月砂。

    所以陈氏乐得隔山看虎斗,看元月砂的笑话。

    哪曾想,人家一把火,却也是居然冲着这边,这样子的扫了过来。

    这般发展,可谓是让陈氏目瞪口呆。

    陈氏也是忍不住扭头,死死的盯了自己女儿。

    这死丫头,不会真闹什么幺蛾子吧。

    陈氏的心里面,却也是轻轻颤抖,元蔷心可别糊涂,可别去得罪元月砂。

    这个昭华县主,厉害着呢。只怕得罪了,可是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陈氏不觉一阵子的心惊胆颤,甚至颇有些个惧意。

    “蔷心,可不要胡说八道。”

    陈氏呵斥元蔷心时候,竟不觉有些咬牙切齿,甚至有些像刚刚的苏夫人。

    天知晓,刚刚陈氏还暗暗笑话过苏夫人呢。

    想不到如今,却也是轮着陈氏为自己女儿头疼了。

    然而事到临头,元蔷心面色也是变幻不定。

    这件阴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那大约也是从苏颖这位京城第一美人找上自己时候开始。

    那时候,元蔷心可是吓了一跳。

    不错,之前她是跟赫连清有些联系,可是赫连清已经死了。

    料不着,居然还有人透过赫连清的渠道给自己送消息。

    元蔷心硬着头皮,前去赴约,才发觉是苏颖。

    这个京城第一美人儿,脸蛋虽然是美丽,可是心肠却也是未免太过于狠辣。

    她要挟自己,苏颖居然知道自己和赫连清勾结的细节,甚至拿到了自己和赫连清的书信。

    不但如此,元蔷心让丫鬟送去给萧英的情书,也是让苏颖拿捏在手里了。

    这些东西要是让苏颖公布于众,那么自己的名声就毁掉了。

    苏颖不但威逼,还利诱,还许了好处。

    况且,自己本来就恼恨元月砂。

    所以到了最后,她自然还是顺了苏颖了。

    苏颖让自己假意示好,让元月砂放松警惕,与其同时,让元蔷心将一块属于苏暖的手帕送到了元月砂的身边。

    这些,元蔷心都是做到了。

    她对元月砂下跪,恳求元月砂的原谅,这脸都丢尽了,尊严也是全无。

    再者,元月砂身边宫婢,被元蔷心收买了,她送了好些个贵重首饰。

    当然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手里面也是没那么多银钱。亏得苏颖,苏颖腰包丰厚,出手也是很阔绰。

    正因为这样儿,那宫婢也是被元蔷心收买了。

    后来,那条帕子果真就出现在了元月砂的腰间了。

    原本元蔷心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觉得元月砂已然是落入圈套了。

    饶是如此,却未曾想到,事到临头,自个儿居然是有些害怕和担切。

    也是,她几次三番,见识了元月砂的手段,知道了元月砂的厉害。

    元月砂手段颇狠,心计颇深,手腕厉害。每一次有人欲图害元月砂,可是偏生是害元月砂的人没什么好结果。而元蔷心,几次下来,那也是吃了亏。

    如今明明眼见元月砂落入了圈套了,元蔷心内心之中,却也是仍然禁不住颇有惧意。

    再来就是苏颖,苏颖可是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她按照苏颖的吩咐,在苏樱面前诬告元月砂,使得苏樱深信不疑元月砂算计苏暖,甚至越发厌憎元月砂。

    如今苏樱出头,苏颖却安安静静,元蔷心眼里,苏樱就是个棒槌。

    可是如今,自个儿说这样子的话儿,岂不是就跟苏樱一样,同样便是个棒槌了?

    一时之间,元蔷心沉吟未决,竟没有说话。

    苏樱见元蔷心没说话,一时急了。

    苏夫人也是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自个儿实在是太瞧得上自己这个亲生女儿了。这糊涂东西,就算是真,难道不知道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

    苏樱也是急了,元蔷心说好的不喜元月砂,会说出真相的。

    怎么如今不说话儿?

    苏颖却不急,她眼波流转,言辞温柔:“蔷心小姐,我妹妹阿樱,说的这些话儿,到底真还是不真?”

    苏颖那嗓音虽然是十分温柔,却也好似有着一缕无与伦比的震慑力。

    那温柔的言语落入了元蔷心的耳中,让迟疑未决的元蔷心顿时也是不觉打了个寒颤。

    一瞬间,元蔷心顿时也是清醒了许多了。

    不错,自己糊涂了,事到临头,自己根本退无可退。

    苏颖可是捏着自己证据,元月砂不好惹,可是得罪了苏颖,同样能让自己身败名裂。

    元蔷心一双眸子之中,渐渐的不觉浮起了坚决之色。

    “虽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可事到如今,蔷心也只能说出真相。”

    元蔷心一副万般无奈的样儿开口,却也是生生气坏了陈氏了。

    陈氏厉声:“你这个不孝女,还不住口。”

    元蔷心却是眸光闪动:“母亲,女儿这样子说,也是迫于无奈啊。毕竟,女儿也是未曾想到,县主居然是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那日东海王妃招揽宾客,女儿可巧撞见昭华县主。彼时人多嘈杂,有人遗了东西也是不知道。昭华县主在地上寻到了一方手帕,并一眼认出,是苏公子的。”

    “到底是男人贴身的东西,这正经清白的女子,也绝不应该沾手的。女儿当时,也是劝过了昭华县主。可是县主却不肯,说可以拿这方手帕,污了苏公子的清白。若苏家不肯容她进门,就以此为物证,诬告苏公子。”

    “她又怕我坏了她的好事,故而对我一番告诫,十分凶狠,不允我将这桩事情给说出口。她到底是我元家血脉,又是县主。蔷心也怕得罪她,故而也是忍气吞声,不敢告发。”

    “可仔细想来,倘若当真任由县主如此行事,也是对元家名声有损。故而,女儿偷偷将此事告知苏家阿樱。在女儿想来,苏家若是知晓此事,说不定能有些个防备,也许,便不会有事。”

    “女儿还想着,说不准县主只是一时念头,并不会如此做。”

    “没想到,她居然变本加厉,祖母灵前,居然要挟苏家阿樱。”

    一时之间,众人哗然。

    元蔷心的这么些个言语,却也是委实令人太过于吃惊,令人不自禁的目瞪口呆了。

    苏夫人也呆住了,只因为她都不知道。

    也不知是真是假。

    倘若是真的,元月砂可是该死,居然用这般下作的手段,算计她那极心爱的儿子。

    苏暖也是目瞪口呆,最初他是吃惊,如今却也是禁不住觉得,说不准是真的。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自己确实没了一方手帕。

    不过当时,苏暖也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想不到啊,居然是落在了元月砂这儿。

    元月砂居然对自己如此上心,还有些意思?

    苏暖觉得,也不是不可能。

    以前在南府郡时候,自己不过随口安慰元月砂几句,当时那个少女眼睛里面神采,是既欢喜,又依赖的。

    不过苏暖也没什么沾沾自喜,毕竟以元月砂那时候痴肥的姿容,她的垂青也不可能有男人为之而欢喜的。

    而且,他根本不可能喜欢元月砂。

    就算现在,元月砂姿容出挑,人变漂亮了,身份也尊贵了,苏暖也是不会喜欢。

    元月砂变得再有身价,可她如今心狠手辣,张扬跋扈,如此狠毒心肠,自己又怎么会喜欢?

    自己所喜爱的,是苏颖这等温柔善良,让自己心疼的美人儿。

    这样子想着,苏暖的眼睛里面,却也是忽而有些不屑。

    不过他翩翩公子的风度,也使得苏暖不至于口出恶言,当众贬低元月砂。

    而那些鄙夷的目光,却也是禁不住都落在了元月砂身上。

    事到如今,也是不容人不信了。

    到底是小地方来的乡下丫头,就算穿了新衣,仍然是变不成凤凰。她就算是县主了,这手段还是如此的低贱,而且还低贱得有些让人瞧不上。

    要是正正经经的京城嫡女,就绝对不会用这样子的手段。

    那些个贵妇人眼神交流,眼睛里面却也是透出了这么个意思。

    元家二房媳妇儿陈氏却面色变幻,竟似有些害怕与畏惧。

    苏暖轻柔的叹息,唇角笑意却也好似又浓了些。

    元月砂被算计了,她自然觉得心里面舒坦。想要用这等无耻的手段勾搭男人,自然是令人不齿。更别提,如今还是元老夫人的孝期。

    元月砂虽然不是嫡亲的孙女,可是谁都知晓,元老夫人对元月砂可是有大恩。

    这位元老夫人,可是不止一次的维护元月砂了,可谓情恩深重。

    如今老人家尸骨未寒,然而元月砂却也是忙着偷腥寻欢找男人。

    这可真是下贱。

    苏颖内心暗暗骂了声下贱胚子!

    更何况,此事妙处,却并不仅仅是坏元月砂的名声。

    自从上次在宛南别院,在东海王妃面前,元月砂让宣德帝失去了面子,苏颖就知晓元月砂是已然被宣德帝记恨上。

    就算扳倒萧英,就算萧英失宠,宣德帝的怨恨,也是绝不会如此轻巧就消了去。

    陛下爱惜脸面,元月砂绝不值得让宣德帝自撕脸面。

    所以,宣德帝需要一个契机,好处置元月砂,贬去元月砂。

    而她苏颖,是如此的玲珑心肝,体贴上意,不动声色就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

    陛下需要一个理由,那么她苏颖就将这个理由找到,并且送到了宣德帝的跟前。元月砂如此图谋男人,品行不堪,更要紧的这是在元老夫人丧期,那就是不孝。

    这种无耻不孝的女人,又怎么还配成为朝廷的县主?

    倘若将如此尊贵的封号,赏赐给这么个下贱的女人,岂不是打了朝廷的脸面。

    陛下为了维护龙胤的尊严,维护朝廷的果决,自然也是会英名决断。

    而这个英名决断,那就是废去元月砂的县主头衔。

    到时候,元月砂就是一介平民了,而她苏颖更可以一步步的慢慢的料理元月砂。

    元月砂这样子的得罪自个儿,她自然也是要让元月砂生不如死的。

    废去县主只是第一步,自己可不会如此轻易的饶了元月砂。

    想到了这儿,苏颖那绝美温柔的脸颊之上,一双眸子竟似浮起了狠戾之色。

    有时候苏颖自己都怀疑,可是那完美的面具将自己憋坏了,内里狠戾之气却极可怕可怖的。

    一抬头,苏颖容色又是极温柔极可惜:“县主,这可是真的?哥哥的手帕,当真是在你那儿?”

    她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只因为她心里面知晓,元月砂十分的聪明。

    而这股子聪明劲儿,使得元月砂也是绝不会束手待毙。

    也不知晓如今,元月砂会闹什么样子的幺蛾子。

    然而事到如今,却也是出人意料,元月砂却也是极为温顺乖巧。

    她甚至轻轻的解下了腰间手帕,举在了手上:“苏家阿樱和蔷心妹妹说的,可是这块手帕?”

    苏夫人倒吸一口凉气,如今她瞧清楚了,这块帕子果真是自己儿子的。

    她身为母亲,自然对亲生儿子关怀备至。

    苏暖如今没有妻子,他的一件衣衫,一块手帕,都是苏夫人经手瞧过挑过的。

    这块手帕,确实是属于苏暖的。

    至于苏暖,苏暖是本人,更是清楚。他也是一眼瞧出来了,有些唏嘘,也是忍不住感慨。

    原来元月砂当真对自己有意。

    这位昭华县主回到了京城,也是并未缠着自己,话儿也是没有多说几句。

    想不到,她却也是将心思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面,并且算计得很深,很深——

    苏暖可当真想不到,元月砂居然对自己有如此龌龊的心思。

    他只觉得恶心,更是生生气坏了。

    一时情切,他不免忿忿不平:“多些县主错爱,可惜苏暖,对县主并无半点心思,还请县主不可纠缠。”

    真是的,果真是南府郡出来的,还不依不饶起来了。

    他这样子一说话,元月砂的罪也是算定下来了。

    众人交头接耳,悄悄议论,也不敢十分大声。

    如今元月砂是朝廷的县主,身份尊贵,与众不同。既然如此,元月砂如何处置,要看陛下了。

    待元月砂当真失去了县主头衔,再冷嘲热讽一番也是不迟。

    周世澜眉头轻皱,正欲开口。

    然而却见元月砂忽而对自己微微一笑,手指比在了唇边,轻轻的嘘了一声。

    仿若是无声的提醒,而眼前的少女却不觉眼神狡黠。

    好似一个淘气的孩子,做了一件十分得意的事情,要急着炫耀。

    而这个孩子急着表现自己,并不乐意大人插手。

    此时此刻,元月砂的面容之上,却无一丝一毫落入陷阱的窘迫。

    换做寻常女子,纵然对苏暖没什么爱意,可是被苏暖如此当众嫌弃,必定也是会浑身不自在,必定也是极为恼恨。

    饶是如此,元月砂却与别人不同,一派坦然之姿。

    她甚至朝着苏暖笑了笑:“苏公子,不知晓你可听过这样子一个故事。”

    元月砂这个样儿,反倒是让苏暖怔了怔。

    苏暖也未曾想到,元月砂居然是如此反应,这般姿态。

    他也想过元月砂的反应,或是羞惭,或是恼恨气愤,可绝没想到,元月砂竟是这样子气定神闲,甚至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却也是不知晓,元月砂说这样子的话儿,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此时此刻,元月砂的唇角,更是不自禁的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容色盈盈:“这个故事,讲的是森林中有一种鸟儿,叫做猫头鹰,以腐烂的小动物尸体为食物。有一天,它抬头看着天空,看着一只大鹏鸟飞过去。它不自禁的害怕,害怕这天空之中飞翔的大鹏鸟,会抢它爪子里面腐烂的老鼠。苏公子,其实大鹏鸟儿高高在上,又怎么会稀罕一只死去的腐鼠?”

    一番言语说完,却也是说得苏暖脸色一变。

    元月砂说这个话儿,分明就是讽刺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