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 诬告月砂
    元月砂却也是一脸不解。

    她仿若是极宽容,偏生撞见了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亦不免言语切切,甚至有几分淡淡的开解之意。

    可这份故作无辜的样儿,偏生却也仿佛是火上浇油。

    苏樱原本就怒火浓炽,如今秀雅面颊之上更流转了几分焦灼恼恨,狠狠的瞪着一双眼珠子。

    那双眸子之中蕴含了几许的委屈,更多的却是那说不尽的恼恨愤怒。

    元月砂实在死太可恨了。

    苏颖绝美的面容之上,秀丽的眉毛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皱了皱。

    论才智,她也是知晓自个儿这个妹妹,可谓是烂泥扶不上墙。可如此轻轻松松的被元月砂激怒了,乃至于人前失态,这也是苏颖没想到的。

    苏颖心中也是不自禁的流转淡淡的埋怨,阿樱纵容是笨了些个,也不合如此的糊涂。

    她顿时盈盈向前,口中缓缓说道:“阿樱,不可和昭华县主斗口。”

    是斗口,那就是元月砂跟苏樱争,那就不是苏樱一个人的错。

    而一旁的苏夫人,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个苏颖,虽为养女,可是实在是处处周到。

    这心思灵巧,处事也得体大方,脑子也转得很快。

    便是这个亲娘,也没这般熨帖。

    苏夫人轻轻的捏着手帕,一时间脑海里面转过了这么多念头,口中却也是缓缓说道:“阿樱,这是你的不是了。”

    这个女儿,年纪轻,实在是太鲁莽了。她真不懂事,如今元家死了老夫人,怎能闹呢?

    这样子大声,吃亏的是苏樱自己。

    名声有损,对苏樱的婚事也是有些障碍。

    比起苏颖,苏樱可真是有些不成样子了。

    不过有句讲一句,外人跟前,苏夫人虽然好似一碗水端平,可是不是亲的,这心里面也是有高低的。这自个儿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都是要亲些个。

    苏樱一时抿紧了唇瓣,也不好说什么了。

    苏颖那么一说,苏夫人那么一叫,苏樱脑子也没那么发热了。

    苏樱心中恼怒郁郁,怎么元月砂说出这样子的话儿出来,当真可谓是极可恨。

    元月砂手帕掩住了唇角的一缕笑容,一派关切之色,然而那刻意压低的嗓音却是恶意浓浓:“忘了告诉阿樱,宣平侯方才似有意与月砂说话儿,靠得近些。咱们说的那些话,他大约都是听到了。”

    苏樱脑子里面咯噔一声响,面颊容色可谓是极难看,一双手更不觉死死颤抖。

    她茫然颤抖抬头,果真看着不远处周世澜没什么表情的英俊面容。

    他听到了,什么都听到了!

    自己喜欢他,如今周世澜知晓了。

    自己又嫌弃他,宣平侯同样也是知道了。

    他,他会怎么想?自然绝不会欢喜,想来也是极为厌憎自己,厌恶自个儿的虚伪。

    元月砂,元月砂!

    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怎么能这么做,做出这样子心狠的事情。

    这个女子,心计如此之深,手腕如此厉害,当真是个恶魔。

    苏樱只恨不得将元月砂生生撕碎了,她甚至按捺不住,一伸手,便是要狠狠一掌抽打过去。

    眼前这么一张极精致的面容,那面容之上一双眸子黑漆漆的,仿若是深邃的漩涡,深得有些令人瞧不见底。

    苏樱极恼怒之际,胸中却也是掠动了一股子深深的冲动,只恨不得将眼前这么一张极精致脸容声声撕碎。

    然而那手掌未及触及元月砂的娇嫩容颜,却也是忽而被人生生扣紧了手腕。

    元月砂缓缓用力,苏颖手腕顿时传来一股子的锐痛!

    她甚至禁不住呻吟了一声。

    眼前的元月砂明明是个纤弱的少女,可那手掌的力气,却分明也是大得惊人。大得竟不似一个寻常女子能有的!

    而这一刻,苏樱内心之中竟不觉流转了几许的惊惧之意。

    那精致脸颊之上一双眸子,寒光闪闪,好似野兽一般,蕴含了浓烈的森森光彩。

    苏樱背脊流转了一缕寒意,惧意浓浓,这一瞬间,花容不觉流转惧色。

    “你,你放开我!”

    苏樱虽然一副受惊的样儿,然而别人瞧来,却并不是这样子的一回事情。

    她先是大吵大闹,元月砂已然是姿态温婉,说了几句话儿,想不到苏樱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也是要掌掴元月砂。

    苏夫人一颗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见着苏樱手被拦住了,方才松了一口气。

    大庭广众之下,苏樱居然要伸手打朝廷县主的耳光,要是打实了,这可是重罪。

    不错,陛下是不喜欢元月砂这个县主,可是这县主是朝廷的体面。

    亏得元月砂给拦住了。

    元月砂心里面,心里面凉丝丝的笑着。她可真是一副极柔软的心肠,塞过菩萨了。她若是心肠狠,就干干脆脆,让苏樱那一巴掌落下来,就能生生毁了苏樱。

    说到底,除去苏颖跟前一条狗,是轻而易举的。

    只需小小手腕,就是能够让苏樱处境凄惨。

    不过这样子毁了去,那就没有意思了。

    苏夫人松了口气,却也是禁不住呵斥:“阿樱,你这个糊涂人儿,还不住手。”

    苏樱打了个寒颤,抚摸着自个儿手腕。

    苏颖已经到了苏樱身边,拢住了苏樱的手掌。

    那片手掌,是极温暖的,仿佛也是有着一缕奇异的魔力,平复了苏樱的焦躁。

    苏樱一时间怒意也是消掉了,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畏惧之色。

    她一时糊涂,却反而被元月砂给拿捏住了。

    苏颖温言细语:“阿樱,你平素也是懂礼数的,今日怎么就这个样儿?”

    苏樱一时无话。

    饶是苏颖狡诈多智,也有些想不明白了,这片刻的功夫,怎么就将苏樱气成这般样子,如此失态?

    苏樱纵然是落了脸面,可是也不能不清不楚不是?

    “阿樱,你究竟说了什么,因而和县主争执,如此恼怒?”

    苏颖这心里面就是不明白了。

    正因为心里面不明白了,她反而很想要闹个明白。

    只要苏颖说出口,她便能想些法子,让元月砂身上也是沾染了些个错,也是不能甩了去。

    可是苏樱神色却也是十分奇异,面颊涨红,眼中有几许委屈,几分怨恨。

    饶是如此,她竟似难以自持,话儿也是说不出口。

    纵然苏颖询问了,苏颖也是神色扭捏,好似有些个说不出口。

    元月砂反而极为坦然,姣好容貌之上竟不觉流转了那一缕浅浅的困惑:“是了阿樱,月砂也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让你如此的生气。不如,让月砂再将这话儿说一说——”

    苏樱却好似踩到了尾巴的猫,尖声言语:“你,你不许说,不许说!”

    她原本已经平静下来了,可是如今纵然是苏颖将她生生捉住了,也是掩不住苏樱通体的激动。

    苏颖都忍不住有些惊讶,忍不住掐了苏樱掌心一下。

    苏樱虽然没有说话,可也是一脸愠怒之色未消。

    可是恼恨之中,苏樱也是禁不住有些恐惧。

    元月砂这个贱人,要是当着所有的人,将刚才小声说的话儿大声说了。

    那,那自己应该如此自处?

    要是元月砂说了,还不如自个儿死了算了。

    苏樱身躯也是轻轻发抖。

    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冷笑。

    苏樱这小妮子可真是蠢的可以,怎么这样子一点事情,都是将苏樱吓成了这个样子。

    她才不会当众说这样子无趣的言语。

    以苏樱这般智商,居然还如此作死,几次三番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这可真是苏樱不知晓天高地厚。

    苏颖暗中眉头轻拢,却也是不觉在想,只恐怕也是问不出个什么了。

    苏夫人那极严厉的呵斥却也是传来:“阿樱,你越发不知晓分寸,还不跪下来,给昭华县主赔罪?”

    女儿是自个儿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又怎么会不心疼?

    可是饶是如此,如今还不能不给元月砂一个交代。

    苏樱那一巴掌虽然并未当真就这样子抽打在了元月砂的脸上,可是众目睽睽,谁都瞧出来,苏樱是对元月砂无礼。

    自己这个长辈要是不呵斥女儿,吃亏的却也是自个儿的女儿。

    苏樱脸白了白,一阵子的不甘愿。

    自己是苏家嫡出女儿,打小受宠,养得娇贵,又自命矜贵。

    而元月砂虽已封为县主,可那也不过是个乡下丫头。要自己跪下来,对元月砂赔罪,苏樱又如何能忍?

    只要想一想,苏樱就心里不痛快。

    饶是如此,苏樱在家里长辈跟前,绝不敢流露出什么轻狂之姿。苏家那家风颇严,苏樱从小就学会,在长辈面前守规矩。她敢在元月砂面前说几句酸话,却绝不敢违逆母亲那几句软绵绵言语的嘱咐。

    故而就算是再多不甘,心中不喜,满肚子的不乐意,苏樱也是生生忍耐,不由得她不顺。

    她只盈盈跪下,想着元月砂对她诸多嘲讽,挑衅折辱,咬得唇齿间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可便算是心不甘,情不愿,苏樱也只能竭力柔语:“是阿樱不好,是阿樱对不住昭华县主。阿樱无礼,一时也是失了礼数。”

    元月砂却也是轻轻一扶:“阿樱,瞧你说的,我便没有怪过你。是苏夫人太客气了,这样子的讲礼数。这硬要你对我认错,我心里面也是受之有愧。”

    苏夫人却禁不住眼皮跳跳,压住了心里面的一缕不快。

    不错,自己这个苏家侯夫人,是对元月砂做足了礼数。

    女儿有所冒犯,她便责令女儿对元月砂下跪认错,做足模样。

    可是元月砂也应当知晓有来有往,做足礼数。

    苏樱作势要跪的时候,元月砂也应当立刻扶住,不让自己女儿跪下。如此一来,苏家姿态到了,全了元月砂的脸面。如此皆大欢喜,一派和乐。

    元月砂应当不傻吧,也不会不懂吧?可她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自己女儿,好好一个正正经经的侯府嫡女,却给她这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跪了。

    元月砂还真让苏樱跪了,她也不嫌受不受得起。

    苏夫人这心里面,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心忖难怪京城上下均是知晓这昭华县主是个粗野会发疯的。

    她要是真不懂也还罢了,可是这昭华县主分明就是个玲珑心肝,就是故意恶心人的。

    偏生,苏夫人还不好发脾气,还只能柔柔说道:“多些县主宽容大度,不跟阿樱这么个孩子计较。”

    一边这么说着,苏夫人还朝着元月砂轻轻的福了福。

    元月砂也还了礼:“夫人太客气了,是月砂鲁莽。”

    元月砂心里想,这个当娘的,果然不愧是侯夫人,到底是比这个女儿聪明多了。

    而苏樱却也是犹自垂头,却也是不肯将脑袋给抬起来。

    她知晓,自个儿一旦将脑袋给抬起来,这脸上的愠怒之色,自然也是一展无遗。

    那么就算赔罪了,别人也瞧出自己仍然恼恨元月砂。

    知女莫若母,苏夫人又如何不知晓苏樱这个性子,不觉轻轻的将自个儿的女儿拉开。

    将苏樱拉得远一些,不要离元月砂太近了。

    是了,元月砂这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不可靠得太近。

    自己女儿那点儿本事,放在元月砂的跟前,也是让元月砂折腾着玩儿的。

    这般想着,苏夫人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一缕不易察觉的苦笑。

    如此一来,今日这灵堂之上,这么一场小小的风波,好似也是平静了。

    在场的宾客心思各异,心里面的想法自然也是不一样。只不过京中贵族男女,这一个个的都是人精,就算是心里面有些想法,可是也是不会明明白白的就这样子说出来。

    而苏夫人拉过了自个儿的女儿,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一皱眉头,若有所思。

    她倒是当真想问,阿樱为什么要闹。

    只不过如今,苏樱仍然是情绪不平的模样,那话儿就算到了唇边,苏夫人也好似有些个问不出口。

    要是女儿一时失控,只怕又是为成为了别人的笑柄。

    苏颖却轻轻的按住了苏樱的肩头,柔声软语:“阿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肯跟旁人说,便悄悄的给姐姐说,给母亲说。阿樱素来乖巧,要不是有人算计,阿樱也不会失态不是?”

    而苏樱那一张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沾染了点点的泪水。

    若是平时,苏颖这样子问话,苏樱早就说了。可是关于自己对周世澜的那么些个上不得台面的心思,此时此刻,又如何让苏樱说出口?

    苏樱仍然不肯说。

    不过苏颖倒是没什么不耐的样儿,仍然是温温柔柔的哄着苏樱,一脸担切之色。

    苏夫人面颊之上也是浮着缕缕的担切,并且这样子的担切是出自肺腑的真心担切!看到自己女儿这个样子,苏夫人只觉得心肝都疼坏了。这担切和苏颖的不一样,是入了心的。

    苏夫人这心里面也是难受,只觉得自个儿的亲生骨肉,怎么就总是闹到这么些个事情?

    遥想当初,苏锦雀是苏家嫡长女,恣意张扬,被百里策所诱,并因此殒命。苏家脸面丢了,女儿也没了,苏夫人当时是生生哭晕过去了。

    正因为大女儿如此遭遇,如今这个小女儿,苏夫人也可谓是极上心,管教得厉害。

    苏樱倒也乖,长辈嘱咐,也不敢违逆。那男女之事上,也是规规矩矩的,也绝不会学姐姐那样子,挑个轻狂的。

    可是今日怎么了?就好似入了魔障也似了。

    苏夫人目光从苏樱身上轻轻的滑过了,不觉落在了一旁的苏颖身上。

    苏夫人感慨,颖儿真美,美得如诗如画,如云如雾。

    她还如此的知书达理,进退有度,宽容大方。

    苏颖的才学与操守,和她容貌交织在一起,近乎完美无缺。

    苏夫人很少能从苏颖身上挑到什么错处,也许唯一的瑕疵就是苏颖嫁人的野心。不过,苏颖如此优秀,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今这个近乎完美的女子,就这样子的站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苏樱无知无觉,然而苏夫人的心尖,却也是禁不住油然而生一缕浓浓的厌恶之意。

    她这么一站,将自己的女儿衬托的是何等的不堪。

    这样子的厌恶,在很多年前,在苏颖还是小女孩儿时候,就悄然在苏夫人的内心之中滋生了。

    当那个容光照人的孩子,轻盈的踏步进入苏家时候,就已然在苏夫人的心中,滋生了这么一缕恶念。

    而这股子恶念,最初好似细细的小草,可是这十数年过去之后,那一根小草终于最后化为了参天巨树。

    如今自己亲身女儿丢脸时候,那股子恶念又蠢蠢欲动。

    那熟悉的厌恶,在苏夫人落在自己这个近乎完美无缺的养女身上时候,又禁不住疯狂滋长。

    不过对于苏夫人而言,也许这已然是极为熟悉的感觉了。

    她内心之中不觉这样子的想着,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大方,一派宽厚侯夫人的姿态。

    苏颖眼角好似漫不经心的扫过,好似根本对苏夫人内心的厌恶无知无觉。

    然而苏颖内心在冷笑,苏夫人的那些嫉妒厌恶的想法,根本瞒不过她的。

    一个人如果太完美,太优秀,就会招惹别人的嫉妒。

    日日相对,未必是会习惯,反而会越发浓烈。

    然而苏颖喜爱这种感觉,喜爱这种别人嫉妒她的感觉。

    这样子的感觉,让苏颖觉得十分的美妙。

    苏家几个女子温声细语的说话,各自心里面想的,肚子里盘算的,却也是纷纷不同。饶是如此,外人瞧来,却仿佛是母慈女孝,姐妹情深。

    而此时此刻,苏颖不用回头,就已然知晓,苏暖的目光,是落在了自己身上。

    这个苏家嫡子的心,苏颖早就已经死死的捏在了手中了。

    苏夫人以为掩饰得极好,苏夫人忙着嫉妒。

    可她却忘记留意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可是会心疼自己的。

    苏夫人以为没人会知道自己对苏颖的厌恶,然而此时此刻,苏暖瞧着自己的亲娘,眼底却也是流转了一缕不赞同。

    最初,苏暖也是没有留意到。

    可是经过苏颖看似无意的提点,苏暖就看得懂了。自己的母亲,是极厌恶嫉妒苏颖的。

    而且,这样子的厌憎还全无来由。若当真说有什么原因,无非是因为苏颖太优秀,无非,无非因为苏颖不是她亲生的。

    这怎么可以呢?

    苏暖拢眉,他可是懂得是非黑白的男子,知晓这是不公平。

    纵然因为苏夫人是他的亲娘,他不敢心中责备,可是这心里对苏颖的心疼就更多了。

    多得好似江水滔滔,连绵不绝。

    苏暖不觉痴痴的看着苏颖,内心之中可是将苏颖心疼到了骨子里面去了。

    苏颖懂事,大方通透,委曲求全。否则若当真有什么冲突,苏暖也还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不过因为如此,苏暖就更心疼苏颖了。

    而如今的苏暖,除了心疼,还有那么一股子的怨怼之气。

    他更情不自禁的,向着元月砂望过去。

    这都要怪元月砂!

    瞧着了元月砂,苏暖却也是不觉略皱眉头。

    也不过一时半会儿,周世澜也是来到了元月砂身边。

    两人言语低低,也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只不过瞧来,倒也言语颇顺。

    苏暖忍不住想,元月砂怎么变成这样子的人了。她弄哭了自己的妹妹,一转眼却也是堂而皇之的和男人说话儿。

    瞧元月砂那样儿,分明也是极为想引起了周世澜的注意力。

    苏颖也瞧见了,略有不快。

    苏颖心忖,周世澜倒真是为了元月砂来的。

    她也不是那等自负到瞧不见别的女子优点的人。

    纵然苏颖认定自己样样比别的女子强,不过也能瞧出别的女子吸引力之处。这方面,苏颖也是一向都是观察得极为仔细的。

    饶是如此,苏颖的心里面,怎么就想不通透,为什么周世澜会瞧中元月砂?

    元月砂虽然谈不上不堪,可是也瞧不出有多大的吸引力。

    至少,说到吸引周世澜,那也是远远不够。

    苏颖妙目流转,环顾四周。

    元家的人大约也瞧见了,宾客也瞧见了,不过也没人干涉,个个视而不见。

    最多,这心里暗骂两句元月砂不知礼数不知羞耻。

    只不过一个县主一个侯爷,谁也不好明着说些个什么。

    不过想来,这些人的心里面,那也是心中有数的。

    纵然以苏颖才智,这一刻她也是禁不住有些糊涂了,她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元月砂竟似一丝一毫不体恤一下自个儿的名声。

    元月砂也不笨,应该知晓,挑中一个好夫婿,那也是极好的踏脚石。

    她名声坏了,要是周世澜不肯要她了,她可怎么样才好?

    苏颖原先也瞧不中周世澜,此时此刻,她脑子里面却忽而滑过一个念头。就算是周世澜,也不该留给元月砂。

    也许自个儿也是应当想些个法子,令周世澜厌了元月砂才是。

    毕竟,周世澜也不过是图个新鲜。

    然而此刻的周世澜,却眸光定定,静静的瞧了元月砂,却收敛了自己的眸光。

    他纵然是不乐意,长眉之下,一双狭长眸子光润流转,却也是不自禁的透出了缕缕光彩,无端生出了几分轻浮诱惑之意。

    这样子的桃花潇洒的,也是周世澜生儿有之。

    耳边却听到了元月砂极清润的嗓音:“别人都知晓,周侯爷今日是为了月砂来的。”

    元月砂那精致脸颊之上,一双黑润的眸子透出了几许晶莹,竟似有几分跋扈凉薄之意。

    若是往日,好似元月砂这样子的性儿,却也是会让周世澜觉得不喜欢的。

    他并不喜欢凉薄狠辣的女子,曾经也是因为这样子,他甚至不觉指责过元月砂。

    可是相处得久了,他只觉得元月砂浑身萦绕了一层淡淡的朦胧,使得自个儿瞧不透元月砂。

    那股子淡淡的跋扈和嚣张,让元月砂那精致的脸孔之上,笼罩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魅惑韵味。

    元月砂那宛如薄冰的嗓音,却也好似柔了柔:“其实,宣平侯来这儿,可不是为了我了,而是为了元家秋娘。”

    周世澜嗤笑:“县主的意思,是我与元家秋娘有什么私情?”

    元月砂轻轻的摇摇头,红润的唇瓣,轻轻的品了口茶水:“宣平侯是觉得,倘若当初自己揭破萧英,也许就不会让萧英祸害好好的姑娘。也许,元秋娘就不会死。其实宣平侯,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我知道,你心里面有些伤感,所以才为元秋娘,少一份纸钱。”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垂下头:“其实做人不必想这么多的,元家姑娘死不死,和侯爷没什么关系的。”

    周世澜没说话,只是手掌不易察觉的轻轻的抖了抖。

    元月砂是个很敏锐的人,好似一下子就瞧透了自个儿心,瞧透了自己在想些什么。

    他其实并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可是心里面却终究忍不住,忍不住的,有那么一些的,温柔。

    他瞧不透元月砂,元月砂时而温柔似水善解人意,时而却也是凶狠跋扈,极为张扬。这个心计深沉的少女,却也好似总是变幻种种不同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云里雾里。

    “我和苏家阿樱说的话儿,宣平侯听到了。侯爷,你不会这样子的小气,我拿你气一气阿樱,谁让她小孩子这样子的不懂事,竟然对我说些个不中听的话儿呢?”

    元月砂似笑非笑,一双眸子浮起了淡淡的晶莹,那晶莹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小小的狡黠。

    她这个样儿,好似个天真无暇的小孩子。

    明明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子,然而言语之间,却也是流转了淡淡的撒娇。

    周世澜薄薄的唇瓣轻轻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摇摇头。

    元月砂妙目流转:“况且,宣平侯不觉得,欺辱一下苏家阿樱,这心里面却也是觉得快活高兴。难道侯爷不觉得,阿樱很讨厌?”

    周世澜不动声色:“是有一些的。”

    他忍不住瞧着元月砂,看着元月砂面颊流转的娇艳欲滴的活力。

    周世澜甚至不觉生出了一种错觉,眼前这个女子,原本也是并不属于龙胤京城的。

    眼前的女子,虽偶尔故作柔弱,然而骨子里面却总是蕴含了一股子狂野与张扬。

    这样子的锋锐,却也是遮掩不住的。

    元月砂这通体的风华,原本便是与众不同。

    他蓦然侧过头去,不敢再去瞧元月砂。

    自己应当是喜爱李惠雪的,就算不能够在一起,可这也应当是一生一世的苦恋。他只是欣赏元月砂,有时候也不忍心元月砂人前没了脸面。可是如今,明明苦恋多年的女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并且还能时不时的见到李惠雪。可是李惠雪的身影,却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就已经淡了去。

    反而元月砂的身影,却也是一日日的,变得鲜明起来了。

    他们两人说什么,别人却也是不知晓。

    然而苏颖却也是能瞧出来,周世澜对元月砂的情意并不假。

    这让苏颖面色蓦然变了变,旋即不觉死死的捏紧了手帕。

    随即,苏颖的手指头却也是一根根的松开。

    她轻轻的对苏暖言语:“哥哥,瞧来县主可是真的得宣平侯的喜欢了。”

    可是一旁的苏暖,听了之后,容色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股子淡淡的异样。

    苏暖原本并不如何将元月砂放在心上,可是如今伴随元月砂的日日锋锐,反而倒是让苏暖回想起一些大半年前的记忆。

    毕竟苏暖因为养病,也在南府郡住了好几年了。

    那几年,苏暖偶尔也见过南府郡元家的二小姐。

    可没有如今的纤弱秀美,姣好脱俗。

    唯独那眉宇之间,缕缕锋锐,倒好似仍然有几许曾经相似。

    彼时元月砂肥胖、怯弱,也不爱和人说话儿。唐络芙拉着元月砂过来,这女郎也是怯弱弱的,话都说不利索。

    自己可怜她,偶尔也是会对元月砂说几句温软言语。

    当然,苏暖也是没有别的意思。毕竟他一个侯府嫡子,没必要图谋元月砂什么,只不过是有些居高临下的怜悯罢了。

    可就算是这样子,却也是没想到居然闹腾出了些许不是。

    彼时唐络芙悄悄的跟自己说话,含酸讽刺:“苏公子可不要对那肥猪太好了,你对她温柔客气,她可是对你有了非分之心。不但芳心暗许,而且还觉得苏公子你瞧上她了。”

    苏暖也不是傻子,也是瞧出唐络芙说话时候,分明也是一脸的嫉妒之色。

    唐络芙胸怀嫉妒之意,也没有存什么好心。

    不过饶是如此,苏暖却仍然不自禁的对元月砂生出了几许厌恶。

    唐络芙说别的话儿许是假的,可是呢,说不准元月砂当真对自己生出了倾慕之心,甚至不自禁的有些个痴想。

    男人招惹桃花固然是风流韵事,可是若招惹的是元月砂那等痴肥的人,身份又十分下贱,反而浑身犯恶心。

    苏暖就觉得元月砂有些不知晓好歹,不知分寸。

    自己是好心,才对元月砂温柔些,怎么她居然就有了这样子的痴想?

    当然,以苏暖风度,也不会在唐络芙面青说什么元月砂的不是。

    他打发走了唐络芙,看得出这搬弄是非的唐络芙可谓是颇为失落。而苏暖内心之中,也是早有心思,觉得自己应该疏远元月砂。

    没有想到元月砂落水,染了疯病,静养了半年。

    等她醒过来之后,就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如今苏暖瞧着眼前纤弱秀美的身影,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他自己都是有些糊涂了,有些好奇,眼前的少女当年当真爱慕过自己?

    如今元月砂神采飞扬的模样,却也好似跟以前不同。

    一想到了这儿,苏暖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目光,不自禁的捏紧了自己的手掌。

    就算如今元月砂光彩四射,十分夺目,可那又如何呢?

    她心肠狠毒,欺辱颖儿,还不如当初懦弱肥胖的时候。

    苏颖却也是同样慢慢的收敛了容色,一双眸子缕缕生辉。

    苏颖心尖,却也是有些失望。

    看苏樱如今这样子,自己的算计也算是落空了。

    苏樱原本就犹豫,指证元月砂,会殃及自己亲哥哥的名声。

    故而因为这般,苏樱迟疑未决。

    而且如今,苏樱可是被元月砂拿捏成这般模样。

    瞧着,只恐怕大声说话也是不敢了。既然是如此,苏樱还能有什么本事折腾?

    今日,只怕还是要让元月砂逍遥自在了。

    然而纵然是苏颖,面对她熟悉的妹妹,可也终究有那失算的时候了。

    就好似如今,苏颖也是没料想到,此刻苏樱的一颗心,正在被嫉妒所吞噬。

    方才苏樱是害怕,如今苏樱不害怕了,可她静下心来,却瞧见周世澜正温温柔柔和元月砂说话儿。

    苏樱很恨,简直恨透了。

    元月砂诱了自个儿说了些个不该说的话,惹得周世澜讨厌自己,厌恶自己。

    一转眼,元月砂却也是到周世澜面前卖好,博得周世澜的欢心。

    这是踩着自己,去讨好男人啊。

    只怕,周世澜还喜欢元月砂羞辱了自己,觉得元月砂为他出了一口气呢!

    苏樱原本也是有犹豫,也有迟疑。

    她被苏颖提醒,方才留意到元月砂腰间那块手帕。

    那手帕,曾经是属于苏暖的。

    这样子的样式,在苏樱面前晃悠,也是绝对不会认错。这手帕是人贴身的物件儿,平素那些个有私情的男女,也是会互相交换帕子,作为挂念。

    如今元月砂捏着苏暖的帕子,也让元月砂和苏暖的关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暧昧。

    当然,苏樱也是绝对不相信,自己哥哥眼光那么差,居然是看上元月砂。

    而苏颖的提点,却也是忽而又让苏樱就这样子恍然大悟了。

    原来在南府郡时候,元二小姐是倾慕过苏暖的。

    还心心念念,拿了苏暖手帕作为纪念。

    想不到啊,元月砂这样子恬不知耻。

    换做是别的男人手帕,苏樱早就已经嚷嚷开了,可是偏生这块手帕是苏暖的。

    既然是苏暖的,就算苏暖对元月砂无心,也不免被人嚼舌根。

    苏樱一想到了这儿,顿时也是禁不住有些气闷。

    可是如今,苏樱被元月砂羞辱,内心又不自禁的充满了嫉妒,她顿时也是什么都是顾不得了。

    反正,反正只要说清楚了,别人都知道是元月砂倒贴的。

    自己哥哥不会有事的!

    “母亲,女儿原本是不想要说的,可是昭华县主做出了如此下作无礼之事。只恐怕女儿若是不肯说清楚,以后,以后苏家的名声反而被昭华县主给毁了去。”

    苏樱原本安静了,如今声音一下子又响亮起来,周围的人不觉都是听到了。

    苏夫人也是一愕,顿时提心吊胆,女儿怎么就又闹了?

    此时此刻,可也不是闹的时候,这可是元老夫人拜祭之日。

    既然是如此,又怎可如此?

    然而苏樱面上却也是流转了决绝之色:“今日是元老夫人拜祭之日,昭华县主满脑子还是男女风月之事。只怕,只怕也是对元老夫人极无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