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 苏樱出丑
    此刻苏樱非但不想收敛自己,反而更平添了几许恨意。

    只不过今日元家死了人了,纵然是苏樱满腹怨气,也绝不会此刻言语无礼。

    否则若是传出去,反而显得苏樱自个儿名声不佳。

    苏樱那双眼珠子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恨色。

    旋即,苏樱却也是禁不住轻轻巧巧的垂下头去了。

    她手指头轻轻的拂过了自个儿雪色的衣摆。

    云氏瞧见了元月砂,也是气打不了一处来。

    这女郎年纪轻轻,心肠虽狠,却竟似一点儿都不懂礼数,也不知晓感恩。

    不过今日,人前也是不好失仪。

    元月砂问过安,便是在这时候,人前也是生出了几许动静。

    只见宣平侯竟踏入了元家灵堂,惹得人十分惊讶。

    元周两家也算不上如何交好,纵然元老夫人没了,也只需周家送来礼品,差人问候,也就是了。周世澜侯爷之尊,身份也是极为尊贵,原本也是没必要亲身前来。

    更何况,这京中之人无不知晓,周世澜这位侯爷,一向也不喜爱这些应酬。

    苏樱轻盈的站在了一边,耳边听着后面低声细语的议论:“宣平侯居然来了,瞧来,昭华县主的分量可是不轻啊。”

    苏樱听得脸色变了变,很有些不是滋味。

    纵然别人不议论,可是苏樱何尝不是这样子觉得的。

    元月砂水性,招蜂引蝶,所以逗到了周世澜这样子不羁的男子。

    堂堂侯爷,却有些不知晓分寸。

    如今元家可是死了人了,却不该是让元月砂用来**用的。

    她不自禁有几分恼恨的瞪向了元月砂,元月砂一身素衣,未施脂粉。饶是如此,却无损元月砂的好看,反而是平添了几许的风姿。

    纵然心生不悦,却也似不自禁的赞同,这昭华县主自有一缕说不出的韵味风姿,与众不同。

    苏樱一双眸子,禁不住黯了黯。

    倘若元月砂也是出身尊贵,是个贵族之女,那也还罢了。

    可偏偏元月砂也不是极好的出身,身份也卑微,又凭什么能有如此富贵荣华?她连跟自己这样子苏家嫡女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是没有,更不必说那风头生生压了自己一头。

    苏樱心忖,只恐怕不仅仅是自个儿这样子想,那些京城的贵女,只怕均是有这样子的心思。

    就算元月砂是县主又怎么样,元月砂所得到的越多,越发令人不舒坦。

    周世澜却不过是取了纸元宝,轻轻的为元老夫人用火化了去了。

    那淡淡的火光应在了周世澜英俊坚毅的脸颊上,好似给这极俊朗脸容增了几许异样之色。

    苏樱轻轻的瞧了周世澜一眼,其实周世澜眉头都未挑一下。

    苏樱心里禁不住想,纵然周世澜是个极轻狂的,总算是富贵身子。她就不懂了,周世澜为什么会瞧中元月砂。如果周世澜没有瞧中元月砂,元月砂不见得能挑到个不介意她的。毕竟元月砂出身不好,又克死了好几个未婚夫了。就算元月砂那性儿挑动了这些高贵男子的兴致,人家也不会正正经经的娶了元月砂。就算纳了元月砂做妾,也是元月砂的福气。

    可是周世澜脾气本来就是有些古怪,他还肯当众说乐意娶元月砂,而且还主动来元家拜祭,可见对元月砂很上心。

    正因为周世澜对元月砂不一般,所以才让这个昭华县主有了底气。

    就算元月砂不嫁给周世澜,元月砂也是有了资本,说不准以后还会挑到一门很不错的婚事。

    苏颖容色倒是淡淡的,那绝美的容貌间仿佛蕴含了淡淡的伤感,似乎正为元老夫人的死而有些伤怀,仿佛根本无心想别的什么。

    而元月砂仿佛也察觉到了这平静之下的暗潮汹涌,一双眸子不觉有些幽润深邃。

    元月砂行过礼,元家婢女领着她下去,送上清茶和素果,稍作歇息。

    过一会儿,用些素斋,再晚些时候,元家还要做法事。

    她没有坐上多久,却见苏樱居然盈盈而来。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一挑眉头,自个儿和这位苏家阿樱,可是谈不上要好。

    不但不要好,几次下来,还越发闹得不痛快。

    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自己可谓是不喜欢闹事的人,不过却偏生有那么些个不懂事撞上来。

    若是往日,元月砂虽不会畏惧,可也是会觉得有些无趣。

    不过今时今日,来的既然是苏家阿樱,元月砂却觉得很有意思。

    她的眼神,仿若对苏家阿樱视为空气,却轻轻的穿过苏樱,不自禁的落在了苏颖身上。

    苏家绝色佳丽,京城第一美人儿苏颖。

    苏颖是元月砂如今的猎物,既然是如此,元月砂并不介意在苏颖身边亲近的人身上多花费一番功夫。

    此时此刻,苏樱有几分淡漠的嗓音,却也是在元月砂耳边响起。

    “听说昭华县主当初是被元老夫人挑中,一番提携,方才是来到京城。若非如此,只恐怕也是没这般的富贵前程。不过今日,昭华县主也未必当真为了元老夫人有什么伤心之情吧。”

    苏樱已经是收敛了自己面颊之上的恼怒,转而流转了一缕高高在上的神采。

    仿佛她是高贵无比的天鹅,而元月砂不过是她眼底下一块泥土与尘埃,根本不配让苏樱稍加垂顾。

    而那言语之间,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的火药味道了。

    元月砂精致的脸颊之上,却无一丝一毫的愠怒之色。

    “老夫人素来是疼爱月砂的,想来纵然她便是没了,也是不忍月砂太过于伤心。逝者已矣,活着的人也是要好生收拾心情。如此,方才也是能让死去的人安心几许。”

    苏樱却嗤笑了一声:“只怕,是昭华县主没什么情意吧。毕竟昭华县主这般性情,生来就是有几分凉薄。只恐怕不单单是对元月砂夫人,这整个京城元家,不过都是你的踏脚石。这用一用,用过了之后,便是轻轻的扔在了一边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感情。元月砂,你不就是盘算着,赶着上着来到京城,嫁给一个好男人。”

    说到了这儿,苏樱举起了手帕,掩住了唇瓣,似是失语:“是阿樱年纪小,不懂得说话,居然是如此没分寸。咱们京城的嫡出女儿,受了教导,便是要争,自然也是争不过。毕竟,有些姿态,正正经经的姑娘却也是做不出来。”

    苏樱可谓是口吐恶言,而她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蕴含了缕缕的冷意,竟不自禁的添了几分凉丝丝的味道。

    这些话儿,就是她内心之中,真心实意的想法。如今就这样子给说出来了,苏樱也是禁不住隐隐有些快意。

    当然,她也是知晓,元月砂如今有封号,也不是那等十分好相予的性情。

    就好似在东海王妃的宛南别院,元月砂不是很会说话?咄咄逼人,言语锋锐,说得在场贵女脸上都是没了光彩。

    元月砂不是爱争,今日自己就是要她争。

    苏樱确确实实,也是想着要出一口气。不过今日她这般言语,也是有那么几分的故意为之。也就是为了,让元月砂这等眼睛里面揉不得砂子的性儿,就这样子生生的闹将起来。

    这闹起来了,才是有趣。

    元月砂却不动声色,莫说苏樱这些攻击之词对于自己而言是不痛不痒,她也没有愚笨如斯。

    苏樱看似挑衅,可是自始至终,都是压低了嗓音,甚至面上也是没什么愤怒之色。

    反而自己,要是激烈的还击,落在了别人眼里,只恐怕还是自个儿先行挑事儿的。

    若是平时,也许也是没有什么。

    可是今日是元老夫人办丧事,外人眼里,元老夫人还是对自己有恩的。

    且不必提领着自己来京城,当初范蕊娘之事,元老夫人明面上也是护着自己不是?

    苏樱也是吃准了自己身边,也是定然没什么可亲近的人,故而也是故意这般言语,不就是为了让自个儿言语激烈却无人证?

    到时候,谁也是不能证明是苏樱先行挑衅的。

    只不过这小小的手段,于元月砂而言也是几乎不算什么。

    元月砂也没有发怒,玉容沉润,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而苏樱反而是有些个不痛快,怎么元月砂今日倒是沉得住气了?

    虽然自己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可是总不免是有些个不甘心。

    元月砂就合该落入圈套,受些个苦楚。

    而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低低的垂下头,伸手轻轻的抚平自己的衣摆。

    元月砂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冷笑,她是不会上当,只是她元月砂也不是那等会忍气吞声的人。

    苏樱这种脑子拧不清的,还想要算计自己,可真是糊涂透顶。

    元月砂眼波流转间,却也是禁不住缓缓言语:“阿樱,你觉得宣平侯如何?”

    苏樱眉头一皱,元月砂怎么说这个?

    是了,自己责备元月砂,元月砂心里面不痛快了。好似元月砂这样儿的女人,又能有什么好手腕?说来说去,可不就是炫耀男人。

    周世澜喜欢她,元月砂故意提了提,就是为了炫耀一二。

    一想到了这儿,苏樱也是禁不住有些犯恶心:“昭华县主纵然勾住了个把男人,也是不必如此直接,如此炫耀吧。这京城的贵女,还是要有几分矜持的。也许你们南府郡,不太讲究这样子的礼数。”

    元月砂微笑:“不错,正因为月砂从南府郡出来的,所以确实也是不懂这些礼数。所以,有时候月砂便是会肆无忌惮的,打量一下男人。”

    苏樱脸颊不禁涨红,元月砂果真是不要脸的,怎么这样子的话儿,居然也是说得出口。

    “不错,满京城都知晓,宣平侯放浪不羁,性子也是轻浮,该议亲时候不肯议亲,显得极为不可靠。他身上桃花纷飞,也不知有多少流言蜚语。他身份尊贵,固然有些个门第低些的姑娘,想着周世澜虽然名声不好,可是到底可以嫁过去做侯夫人。然而,这其中并不包括苏家。”

    元月砂却不以为意,缓缓言语。

    苏樱脸颊发红,却慢慢的捏紧了手帕,心中越发恼恨。这个昭华县主,果真是言语荤素不忌。

    苏樱听到了这儿,只淡淡的说道:“苏家素来重礼数。”

    元月砂微笑:“不错,苏家也有侯爵之位,身份显赫。况且苏家走的是纯臣的路子,周家可是外戚。苏家阿樱年纪轻轻,如此貌美,名声也不错。就算许多低门小户,甚至官宦人家的嫡女想嫁周世澜。可是苏家阿樱却有这个底气,说你不稀罕。”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一个女子,这婚事是后半辈子的依靠,是一生的幸福。自然应该谨慎,更应当小心。轻浮孟浪,自然殊不可取。老实可靠,本本分分的世家子弟,才是聪明女子的良配。苏家阿樱自然是聪明女子,便算你不够聪明,可是你有个爱惜你的母亲,聪明的姐姐,以及一个还算不上愚蠢的哥哥,自然也绝不会行差踏错。家里长辈靠谱,苏家阿樱也是个听话的女子。苏家阿樱自然从没有一丝一毫想过,想着自己嫁给宣平侯。”

    苏樱面上不自禁的生出了嗔怒,有些恼恨:“昭华县主慎言,怎么总将阿樱扯上宣平侯。”

    她没有留意自己的容色渐渐有些激动,反而元月砂一派姿容雪润,平静无波。

    “可是本本分分,虽然稳妥,却无甚趣味。不错,宣平侯是轻狂孟浪,绝非良配。可一个男人招不招女人喜爱,与一个男人值不值得嫁,是两回事情。有时候姻缘婚配上的缺陷,反而令这个男人更加具有魅力。你不觉得,宣平侯虽然看着有些不甚可靠,可是姿容英俊,风姿潇洒。便是他那捉摸不透的怪诞脾气,反而让他平添几许神秘的吸引力,让女人一下子瞧不透。他如此英俊,女孩子瞧不透,便忍不住想要多留意他——”

    “留意多了,便会注意到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会盯上他喜欢的女人。那么就算这个女人绝不肯自己冒险嫁给宣平侯,却会嫉妒那个夺走宣平侯注意力的女人。”

    元月砂这样子说着,忽而轻轻的抬起头,一双眸子润彩盈盈,盯住了苏樱。

    苏樱已经听得呆住了,口干舌燥。

    她一颗心砰砰的跳。

    元月砂却对着苏樱冉冉一笑:“那么这个女子就会十分卑劣,一边厌弃人家轻浮,一边不乐意看到这个男人喜欢别的女子。而且,还总会找这个女子的麻烦。”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言语柔柔:“苏家阿樱,就是喜欢找到我麻烦”

    苏樱死死的盯住元月砂,好似见到了什么魔鬼一样,说不出的畏惧,道不出的害怕。

    她以为这是自己内心之中最深邃的秘密,她以为此生此世,都是不会有人知晓的。

    不错,正如元月砂所说的那样子,她的家教,还有她的聪明,以及她的胆怯,都不会容许苏樱挑选一个轻浮的浪荡子。

    那些低门矮户的女子,想要攀附皇亲国戚也还罢了。苏家,可是无此必要。

    她平日里甚至没有跟周世澜多说几句话。

    可是这个京城的脾气古怪的宣平侯,就好似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苏樱不自禁的留意。

    明明这个男人岁数大自己许多,一向目中无人,举止轻狂。

    可是偏生,苏樱会禁不住留意他,看着他。

    就这样子看着这个男人一身的淡蓝色衣衫,骑着骏马,好似一片云彩也似,掠过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而苏樱人在马车里面,轻轻的撩开了马车的帘子,便是能瞧见这么一道如风般的身影。

    而那些个其他的龙胤贵族子弟,条件也很不错,可是与周世澜一比,就好似一块木头一般,根本没有丝毫的风情可言。苏樱见着他们,也是绝不会有什么心跳加速的感觉。

    有时候,苏樱内心之中,甚至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怨恨。周世澜是极为高傲的,而且心思就好似天边的浮云。浮云悠悠,谁也是不知晓云彩会如何的变幻,又会焕发怎么样子的光彩。而周世澜这样子的身影,翩然的轻轻掠过,纵然见过苏樱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将苏樱认认真真的瞧一下。

    他可真是目中无人。

    那片蓝色衣角,从自己眼前滑过时候,搅动苏樱内心之中一阵子的翻腾火热。可是这样子的感觉,仿佛是苏樱自己的独角戏,自导自演,自作多情。

    苏樱原本以为,这个深藏于自己内心之中秘密,是属于自己的,没有别人能知晓的。

    可惜她没想到,今时今日,却被元月砂一口道破!

    这个女子,可当真是个魔鬼!

    那可是苏樱羞于启齿的秘密,难以开口对别人言语。便是最亲近的三姐姐苏颖,苏樱也是未曾说过。

    那所有的羞涩,所有的惶恐,以及所有的恼怒和惭愧,都是属于少女怀春时候独自属于自己的秘密。

    无论是苦是甜,是酸是涩,都是苏樱一个人的秘密。

    可她想不到元月砂居然是如此的可怕,居然瞧出来,甚至如此讽刺的说出口。

    这简直好似将苏樱的脸皮给扯了下来,摔到了地上,再狠狠的踩上两脚。

    苏樱一双眸子,就这样子映着元月砂的身影,她瞠目结舌,恼怒之中竟也是不觉掠动了莫名的恐惧。

    怎么可以让别人知晓自己喜欢周世澜?周世澜如此轻狂一个人,不顾及周家脸面,迟迟不肯成婚的一个男子。也许他这等寡情之人,一生一世,都不可能对一个女子上心,乃至于呵护备至,娶她为妻。

    既然周世澜连娶妻也似说不准,那么自个儿不但不可垂青周世澜,便是稍加动心,也是决计不该的。

    周世澜,周世澜,他,他瞧也不肯多瞧自己一眼又怎样?

    她耳边却听着元月砂缓缓言语,宛如恶魔呢喃:“他瞧也不肯多瞧你一眼,只因为你这样子木头也似的小姑娘,对他毫无吸引力。什么守贞自持,本本分分,安静恭顺。这些在京城的贵妇人眼里,也许是些许优点,所谓的做正妻的有点。可是落在周世澜眼里,一文不值,他也瞧不上。侯爷是个男人,难免粗鲁,纵然是有些个花心不堪的名声,可是人家竟未曾留意到苏家阿樱。他,他都不肯看看你呢。”

    元月砂字字句句,可谓是刺得苏樱心口锐痛。

    她不但将苏樱的脸皮放在脚下,狠狠的踩,而且还将苏樱的一颗心,这样子割成了一片片的。

    元月砂内心嗤笑,什么刻薄言语,含酸讽刺,言语再毒又如何?

    要刺伤人心,不需要说什么极尖酸话儿,只需要瞧透一个女子的心,并且说到了她的痛处。

    而苏樱的痛处,她轻轻巧巧就看透了,漫不经心的揭开,哪里管一个女孩子鲜血淋漓。

    元月砂毫无同情心的想,这都是苏樱自找的。

    好好的小姑娘,暗恋就暗恋,自我感觉良好就好好良好。

    怎么就好端端的,偏生跟自己过不去呢?

    元月砂并无同情,也无心放过:“不过阿澜对我就不一样,我出身不好,性子不好,从头到脚没哪里好。苏家阿樱将我里里外外的都打量透了,便一点儿也是瞧不出我有什么好处。不过阿澜喜欢我,瞧中我了。他瞧上的甚至不是你那个完美无缺的三姐姐,而是我这个昭华县主。甚至我还不是县主时候,他就已然另眼相待。今日元老夫人死了,死了个老妇,他也眼巴巴的,想要见见我。你要不要周世澜,是一回事,可是阿澜从来没想过要你。你知道的,我在你心里面什么都不是。可你连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也比不过。阿樱,你更生气了,不过你究竟是气我,还是气你自个儿呢?”

    苏樱感觉自己所有的尊严,便已然被锋锐的脆片,一片片的生生的割了去,然后就扔在了地上。

    她胸中蠢蠢欲动了极为恼恨的心思,十分愤怒的憎恶。

    打小便出生尊贵,苏樱也是想要维护住自己的尊严,她勉力让自己冷静,一张脸却也是已然通红,胸口更是轻轻的起伏。

    苏樱禁不住咬牙切齿,努力压低嗓音,粗声粗气的说道:“昭华县主,休要辱我清誉。宣平侯虽然身份不俗,可是品性不端,阿樱守礼自持。又,又岂会对他动心?”

    不错,以她的尊严,以她的骄傲,又怎可让别人以为,自己喜欢周世澜。

    怎可以?绝对不可以!

    她甚至是有些口不择言:“昭华县主将宣平侯拢为你裙下之臣,便是志得意满,便十分欢喜,便自以为是。你拿捏在手里面,以为别人心心念念,就会嫉妒于你。你按头说我喜欢宣平侯,不就是因为你只能得意这个,便是要辱我尊严。宣平侯算什么,我才不会瞧上他。”

    她手指轻轻的颤抖,周世澜,周世澜,宣平侯从来不肯多看自己一眼。

    却总是看着元月砂。

    她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输掉了,如今她如此慌乱,可元月砂却是气定神闲。她越怒,元月砂就气越顺。如今元月砂却也是越发言语缓缓:“纵然别人说宣平侯轻狂风流,可这么个好色之徒也瞧不上苏家阿樱。想来阿樱没有色,自然没什么可好的。一生不会有狂蜂浪蝶,这自然是一桩可喜可贺的事情——”

    而苏樱再也按捺不住了,她忍不住站起来,尖声言语:“你,你住口,你快些住口!”

    她浑然忘了,自己处于什么地方,又是什么处境。

    那安安静静的灵堂,因为苏樱这样子一吼叫,引来了所有的人注意,并且吃惊无比的瞪着苏樱。

    苏家素来重规矩,苏樱虽然有几分年少娇憨,可礼数一向不错的。

    想不到如今,苏樱居然是如此是失仪,苏夫人的脸色却也是禁不住有些难看。

    这个女儿,此时此刻,居然是这样子的不稳妥。

    元月砂轻轻抬头,她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指责,只有一派惊讶与温润怯弱,甚至有几分退让和宽容:“阿樱,你,你这是怎么了?”

    元月砂却也是一脸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