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 虚伪投靠
    甚至连屏风外的那些个元家男子,也是听得个个尴尬。

    元老夫人当真是病糊涂了,这等昏聩之言,居然也说出口。

    这儿可还是有外人在的!

    元月砂这个旁支女,可是跟元家不是一条心。怎么能当着这个女子,说什么元家贪墨之事。

    倘若元月砂起了什么心,还不知晓元月砂会闹腾出了什么。

    云氏面颊涨红,红得跟猪肝也似:“母亲瞧来是魇住了,怎么就胡言乱语。”

    事到如今,也只能将元老夫人说的话儿尽数推成了死前昏聩言语。

    元老夫人一时也是没有说话儿了,只大口大口的喘气,时不时的咳嗽两声。

    她唇瓣似脱水了,微微有些干涩裂开。

    她眼神之中浑浊之意更浓,却仍然是死死捏紧了元月砂的手掌,仿若不肯放开。

    元月砂纤弱的身影,映入了元老夫人的眼中。那纤纤的身影,入目却不觉有些熟悉,熟悉的有如心心念念之人。就好似整个元家上下均知晓的那样子,新入府的旁支女,像极了死去的秋娘。故而元家上下,均是知晓,这元老夫人对元月砂可谓恩宠有加。这些宠爱疼惜纵然均是假的,然而两个人那纤弱的身影,在快些要死的老妇眼中,竟也不觉渐渐相似起来。

    元老夫人神色恍惚间,仿佛又见着那个绿色裙子,裙摆上绣着一朵朵雪白刺绣的羞涩孩子。

    “秋,秋娘,你,你来了,你来见娘了。”

    元老夫人唇瓣轻轻的一开一合。

    “你可有怨怪母亲,恨母亲?”

    “你,你是不是恨着我?你,是不是,不肯原谅娘?”

    元老夫人嗓音颤抖着,祈求者,一双眼睛流转了期盼的光彩。

    而元家女眷此刻人在一边,实也不知晓说什么才好,却一个个向着元月砂望去。

    元老夫人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也是不知晓眼前这位昭华县主如何的应答。

    元月砂那精致的小脸,宛如玉雕刻出来一样,实在也是瞧不出喜怒。

    她瞪着元老夫人如今那张急切的,神智不清的脸容。

    多可怜啊,濒死之际,还心心念念的,念着自己的女儿。她心中有愧,只盼望能够得到死去女儿的原谅,生恐元秋娘不原谅,心里面也是阵阵郁郁难受。甚至将死之人,也是不得安宁。

    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面,偏偏一点感觉也是没有呢。

    元秋娘,早就已经死了。

    后悔也好,愧疚也罢,那个躺在地下的死人也是无知无觉,什么都是不知晓的。

    既然当初放弃女儿,视若无睹。事到如今,元老夫人纵然是再如何后悔,就算是死不瞑目,又有什么用?

    死了就是死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这发生的一切,原本便是不会改变的。

    元老夫人迷乱之中似有所觉,颤抖说道:“你,你不肯原谅我,你还是恨着我的,啊——”

    话语未落,元老夫人头一歪,顿时也是不觉气绝身亡!

    她再无呼吸,眼睛还是瞪着大大的。

    而这一双手,虽然犹自温热,再也没什么力气了。

    元月砂却也是轻轻的抽回了手,不动声色退后。

    元家的人顿时也是哭成了一片,云氏也是不觉掏出了手帕,擦了擦面颊之上的泪水。

    她瞧着元月砂,欲言又止,却到底还是开了口,言语低低:“老夫人临死之前,还是挂念秋娘,这心心念念的,心里面有了执念,就算到死了,也是放不开。其实,县主也可以哄哄老夫人,让她稍得安慰,离去时候也是不至于如此的牵挂。”

    这言语虽然是含蓄,却略略有些个见怪之意。

    云氏心里面也是有些个自己的想法,想元月砂当初也不过是旁支女,若非自个儿当初将她领入京城,元月砂何至于有这样子的富贵。

    如今她穿金戴玉,身份娇贵,纵然不见得一切均是元家赐的,可元家也对她助力颇多。

    更不必提,元月砂针对萧英,是说动了元老夫人作证,才弄倒了萧英。

    如今元老夫人快死了,好言好语的,说几句入耳言语,让元老夫人听着开心顺意,不至于含恨而终。这些大约也是没什么过分的吧?

    想不到这昭华县主就是这样子冷冰冰的样儿,连一句半句安慰将死老人的言语都不肯说。

    可真是铁石心肠!

    其实云氏也不见得就是为了元老夫人不平,毕竟她心里面也是略略怪着元老夫人的。

    可瞧着一个曾经在你面前小心翼翼讨好的存在,如今却光彩夺目,身份尊贵,前途似锦。甚至须得你恭恭敬敬,如此柔顺行礼,不可得罪。

    这终究不是一桩令人愉悦的事情。

    她觉得元月砂要是懂礼数,知道感恩,那就应该主动对着元家放低了身段儿。

    这样子在别人面前,才能显得出元月砂懂得感恩。

    可是元月砂偏生不是这样子,就算元老夫人都快没了,可是元月砂却仍然是如此冷冰冰的性儿。

    眼瞧着元老夫人就这样便要死了,眼看着元老夫人爱女情切,偏生元月砂就是这样子,居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之色。

    对元老夫人都这样子,对元家其他的人,则更加是有些寡恩了。

    云氏自然也不能对元月砂无礼,不过元家老夫人都已经死了,自己这个孝顺的儿媳妇儿,一时失态,说了些个锋锐些的话儿。这堂堂的昭华县主,不会如此的没有心肝,不讲礼数吧。

    元月砂却没有和云氏相争的意思,只是不动声色,轻轻的叹了口气:“唉,老夫人对我甚好,我原该哄哄她,顺了她的心愿,让她不要这样子就死的了。月砂自从来到了京城,老夫人可是疼我如心肝一般。”

    她那一双眸子却好似沉润的黑水晶:“只不过,刚才老夫人捏着我的手,又口口声声,说什么秋娘。我这一时,倒是被吓住了,大夫人,我胆子很小的。”

    元月砂的言语是那样子的风轻云淡,又是那般漫不经心。她连那装一装的伤怀,也是没有的。这种连装都不屑装的模样,实在也是太过于傲慢无礼了。

    她甚至当着云氏的面,轻轻的掏出了丝绸手绢儿,轻轻的擦过了自个儿的手掌。那雪白如葱根的手指头捏着手帕,擦了一下,两下。

    而这双手,刚刚是被元老夫人捏过的。

    云氏面上涨红,心中却也是恼恨无比。

    这个女子,生生就是个畜生,一点礼数却也是不讲,一点情分都是没有。

    元月砂懒得跟这些元家的女眷斗口议论,她可不觉得元家对自己有任何的情分。

    由始至终,元家也只不过是想要利用自己罢了,根本没什么真心真意的。

    元老夫人还不是眼睁睁的,想看着自己嫁给萧英,想看两虎相争,斗得个两败俱伤。

    若不是自己命硬,早就成为被虐待而死的尸首了。

    不错,元老夫人对女儿的愧疚之情感天动地。

    可是那也只是对自家女儿。

    别人家的女儿,就跟地上的泥土一样,一点儿都不值钱。别人家的女儿,就是跟猪狗牛羊一样,被宰了也是不可惜。既然是如此,她这个别人家的女儿,还要触景伤情,为了元老夫人伤心,岂不是有些犯贱?

    她这一颗心,可没这般多的多愁善感。

    云氏虽然恼恨,可是拿元月砂一点儿法子也是没有。

    如今元老夫人死了,这样子一个祖宗没了性命,元家有许多事情需要操持。

    元月砂也轻盈的推出去,要离开这乱糟糟又充满怨气的元家。

    元家不过是她一颗棋子,一块跳板,如今早就没什么用处。

    而对于元家上下,元月砂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的。

    她到了花园里,丫鬟正要领着元月砂出府,却也是听着一道熟悉而娇柔的嗓音:“求县主留步,蔷心有些话儿,想要和县主私下言语。”

    来的姑娘一身素净,样子俊秀,正是元蔷心。

    元月砂倒是有些讶然,元蔷心来找自己什么事情?

    这个元家的二小姐,可是和自己合不来。

    自打自己来到了元家,元蔷心就是瞧自个儿不顺眼,不过几次三番,元蔷心都是吃了哑巴亏,无可奈何。

    元蔷心遣了丫鬟,眼见左右无人,顿时咚的跪下来:“蔷心知道错了,求县主恕罪?”

    如今已经是秋日,天气也是有些寒冷了,花园的细径之上,铺了一颗颗的鹅卵石。

    这样子的跪上去,顿时也是让人觉得凉丝丝的。

    元蔷心面色有些哀婉,颇多楚楚之色,全无平时的张狂跋扈之气。

    她这么一跪,只觉得那些鹅卵石有些膈膝盖,不觉老大不痛快。

    元蔷心暗中咬咬牙,她以为元月砂是会赶紧扶着自己起来的。

    毕竟无论自己为什么跪的,就算是自己主动跪的,元月砂做做样子,也是应当赶紧将自个儿扶着起来。

    可偏生,元月砂一双眸子宁定,竟就这样子怔怔瞧着,竟无一丝一毫伸手来扶的意思。

    元月砂口中也只是软软柔柔说道:“蔷心妹妹,又有什么事儿,非得如此大阵仗,这样子阵仗和我说话?”

    至于你快起来说话几个只,元月砂却也是偏偏没有说出口。

    这鹅卵石纵然是膈得元蔷心膝头发疼,元蔷心也只能忍着,一咬牙,旋即切声言语:“是蔷心的不是,是我不好。自打姐姐来到了元家,我便是瞧你不顺眼,处处和你做对。乃至于,做了许多的错事。只因为那时候我瞎了眼珠子,将萧英当做良人,只道县主碍了我的姻缘。我却一时糊涂,做了许多对不住县主的事情。而这,可都是我的不好,是我的不对。”

    元蔷心旋即脸上不觉流转了感激之色:“若非县主揭破萧英,只怕蔷心如今还做着那个春秋大梦。若是让我做了糊涂事儿,真和萧英好了,那没几年,我便不过是一具尸首了。”

    元月砂心想,这倒是不错。

    自己倒确实无意间救了元蔷心。

    只看以前元蔷心对萧英那痴迷的劲儿,那倒贴的劲头可是十二分的厉害。只怕元蔷心一时玩儿得过了,说不准就送了自己去萧英做小妾。她糊涂了,可是没贞敏公主的本事能摆脱。只怕没几年,元蔷心就会来个暴病身亡。

    元月砂的内心充满了讽刺,想不到啊,自己倒是莫名其妙救人一命。

    就是不知晓了,元蔷心被自己救了一命,可是当真会生出感激之情?

    元月砂漫不经心的想,元蔷心真会有这个才好。

    只不过如今元蔷心拦住了自己,也是不知晓唱哪一处戏。

    元蔷心低语:“以前,我做了些个对不住县主事情,只盼望,县主不要与我计较。其实蔷心犯下的错处,也不是说一说,就好罢休的。以后县主有什么差遣,但说无妨。毕竟,一笔却也是写不出两个元字。”

    元蔷心不但认错,而且还趁机攀附。

    元月砂目光轻轻的闪动,元蔷心却也是缓缓低语:“从前是蔷心不懂事,为了那么个下贱东西,瞎了眼珠子,居然胆敢和县主做对。其实县主身份尊贵,只怕以后元家还要依仗县主。便是蔷心,也盼望有个县主这样子的好姐姐。只盼,县主大人大量,轻轻巧巧的饶了我。”

    元月砂唇角,不觉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毕竟元蔷心便算是对萧英死心,又畏惧自个儿,以元蔷心的性子,也不见得对自己刻意讨好。这个元家小姐,家里面娇惯厉害了,却也不是能服软的性子。

    不过元蔷心想要依附自己,依仗自己,却也是另外一回事情。

    元蔷心讨好自个儿,她本是有便宜就占的性子。

    一个人有了地位,渐渐便有人依附讨好,这也并不显得如何奇怪。

    也许在元家看来,纵然有诸多矛盾,元家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自己也有用得着元家的地方。

    就是不知道,元蔷心的心里,究竟是有什么样子的盘算。

    元蔷心只觉得跪得腿都酸疼了,禁不住悄悄的抬起头,打量了元月砂一眼。

    也不知道,元月砂的心里面在想些个什么。

    元月砂面色淡淡的,也是瞧不出喜怒。

    “蔷心妹妹,我就不懂了,咱们姐妹和和气气的,你什么时候得罪过我的?我一时之间,竟也是想不起来。”

    旋即,元月砂却也是微微一笑:“既然我想不起来,你提点我一二如何?不如说一说,你如何对不住我。”

    元蔷心一怔,旋即脸颊红了红。

    元月砂这样子说,分明就是故意的。

    元蔷心略一犹豫,顿时言语:“是,是我不好,买通了画心,又被清夫人说动,让画心多做了一件绣品。县主,妹妹只是一时糊涂,那清夫人拿绣品做什么,我可不知晓。哪里能想得到,清夫人居然是如此的心狠。”

    如今赫连清已经是死了,元蔷心顿时也是将一切尽数推给了赫连清。

    元蔷心所言,倒也未必有假,赫连清疑心病重,只是利用元蔷心,又怎么会将计划告诉元蔷心?

    只不过元蔷心又不是傻的,怎么会猜不到赫连清心性的狠辣。

    不过,元蔷心心眼儿狠,只盼望自己越倒霉就越好。

    而如今元蔷心一派楚楚之色,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抹去了脸颊之上泪水。

    她一双眼睛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幽幽光辉。

    元月砂眼波流转,一伸手将元蔷心轻轻扶起来了。

    “好了,既然是一家人,便是不说两家话。月砂在京城之中,无依无靠的,还不是要依靠元家。”

    元蔷心膝头痛楚不减,勉强笑了笑。

    若是以前,元月砂这样子说话儿,元家也许会咬一口。

    可是如今,无论是元家还是元蔷心,都是绝不敢轻忽眼前这个姿容精致心计狠辣的昭华县主。

    阳光轻轻的落在了元月砂白玉也似的脸颊之上,流转了幽幽光彩,长长的睫毛好似投了淡淡的阴影。

    这一瞬间,元蔷心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惧意,脸色变了变,旋即容色却也是恢复如初。

    离开了元家,回到了昭华县主的府邸。

    湘染送上来了热茶,元月砂轻轻的品了一口。

    一口温热的茶水咽下去,也润了润元月砂的嗓子。

    青眉送上了一盅冰糖蒸梨子,送到了元月砂的跟前。

    元月砂拿出了勺子,轻轻的挖了一块梨子,娇滴滴说道:“芳露,我记得这月月初,蔷心还送了东西给你。”

    芳露跟随在青眉身后,轻盈的福了福:“蔷心小姐大方,很是舍得,还送了个金丝镯子。可要奴婢送来?”

    元月砂轻轻的笑了笑:“她送给你,怎么不要?你留着就是,便当蔷心妹妹替我赏赐你们了。”

    芳露微笑:“那奴婢便谢过县主了。”

    她知晓她们这些宫里面出来的,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成为元月砂的心腹。不过元月砂很是聪明,若在这位县主面前弄鬼,可没有什么好处。

    白淑就是傻了,吃里扒外,可也没见得有什么好下场。

    区区元蔷心,送的些许银子,几件首饰,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元月砂屏退了下人,再轻轻的挖了一块梨子。

    她将梨肉送入了唇中,嘴里满是梨肉甜甜的汁水,而且还很甜润。

    元蔷心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手里哪里有那么多的银子?她收买自己身边的人,出手的分量可是不轻,阔绰得紧。

    更要紧的是,今日元蔷心对自己剖心表白,可是却没交代这档子的事情。

    这足见元蔷心成心弄鬼,仍然是不肯服气。

    就算自己与元蔷心结怨,是因为萧英。可是纵然萧英已死,元蔷心也已经不喜欢她了,却并不代表因为萧英而滋生的恨意就会消失。

    女人就是这样子,纵然爱意消失,那恨意却是犹自存在的。

    元蔷心没安分今日,便是假意示好,只盼能得到自己信任。她为何竟这样子做,可当真是别有一番意味。既然是如此,她便拭目以待。

    元老夫人过世,元家发了丧贴,又跟亲友报了丧事,再将元老夫人搁棺入殓。待到了吊唁之期,元家也是开门迎客,由着亲友吊唁。

    元家几个姑娘,也是洗去了胭脂水粉,换上了丧服,个个面有凄然之色。

    有人也是不觉想,如今元老夫人没了,只怕这几个花朵儿一般的姑娘,却也是会被耽搁了婚事,瞧着也是十分可怜。

    云氏身为大夫人,如今主持中馈,忙了几日,眼底也是不觉生起了些青紫。

    只不过她是大家女,纵然精神有些倦怠,礼数也是挑不出错。

    当苏家前来吊唁时候,虽然苏家长辈随行,饶是如此,那苏家女郎苏颖却也是顿时成为了众人注目之处。

    苏颖今日浑身上下的打扮,却无半点装饰,挑不出半点错处。便是挽发首饰,却也是换成了檀木做的。饶是如此,她绝世的容光,却也不是这等素净装束能掩住的。

    伴随这女郎盈盈而来,这灵堂之中,也是不觉光彩盈盈,仿佛增添了几许的华彩。

    元尚书应酬苏侯爷,大夫人云氏则与苏夫人叙话。

    苏夫人说了几句宽慰伤感的言语,云氏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了些眼角。

    苏夫人人在中年,仍然是姿容娟秀,体态温柔,言语也是和和气气的,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

    那张秀润温和的面容,虽然因为岁月流逝,而添了几许淡淡的憔悴,却无损苏夫人的一番极华贵的气度。

    云氏与苏夫人早就是相熟的了,此刻应付之余,却也是禁不住心忖。

    据说如今,苏家正在与豫王府议亲。

    豫王世子百里昕,回到了京城不久,就让苏颖这个大美人给迷住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百里昕也是欲图将苏颖娶为世子妃。

    虽苏颖年纪要大几岁,可既然豫王没有反对的意思,有时候这岁数也是并不显得如何的打紧了。

    想不到元家有了丧事,苏颖居然还是来了,也不忌讳什么。

    换做别的议亲的女子,这将成未成的时候,总是会小心翼翼,甚至不觉有那么几许的顾忌迟疑。

    绝不会好似苏颖这般。

    云氏这心里面也是禁不住感慨,苏家阿颖果真是京城里面最出挑的伶俐人儿。

    这伶俐还不是最打紧的,最难能可贵的是稳妥。

    苏颖容貌好,样子好,那也还罢了。

    寻常女子生了这样子一副容貌,如此出挑,自然不免有些脾气的。可是苏颖一向性子恬静,温润大方,十分可亲。无论对着谁,那礼数也无一丝一毫的欠缺。便是有心装出来,那也可谓是极为费心了。

    而眼前女郎,如明月姣好,姿色楚楚,煞是动人。

    仿佛便是命该嫁入皇族,成就那一番与世不同的尊贵高雅。

    云氏心中感慨,更不觉心忖,比起苏颖,有一个女子可谓是极张扬跋扈,不知遮掩了。

    正思忖间,云氏心目中那极张扬跋扈的那个人,却也是轻盈的踏入了灵堂。

    元月砂极少穿如此雪素的衣衫,一身衣衫若雪,乌黑的头发轻轻的挽住,精致的脸颊之上,一双黑润的眸子涟涟生辉,仿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当这道纤纤的身影轻盈的踏入时候,整个灵堂之中的气氛却也是禁不住静了静。

    她没有苏颖这般绝色姿容,却莫名散发了一股子锋锐清冽的韵味。

    乍然一瞧,一时竟不觉令人心里面阵阵发紧。

    苏颖容色柔和,绝美的容颜极为柔润,竟似没有半点波澜。

    仿佛,未曾因为元月砂而激起半点心绪。

    反而是一旁的苏樱,面色一变,显得是极为不悦。

    苏樱上一次在秋猎之会上吃亏了,被周世澜言语奚落了一顿。

    她如此想来,自然也是老大的不痛快。

    此刻苏樱非但不想收敛自己,反而更平添了几许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