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 折磨百里策
    房间之中,一股子浓稠的血腥味和腥臭味道,令郑御医也是阵阵的作呕。

    此时此刻,郑御医也是想要用手帕捂住了口鼻,遮挡住这样子难闻的味道。

    他尽力遏了自个儿这般冲动,却也是禁不住竭力忍耐。不错,自己决不能做出此等举动,以免激怒了百里策了。

    几日之前,百里策已然是十分激动。

    如今饱受折磨,百里策分明也是更不好惹了。

    百里策那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极为浓郁的恼怒之意了。

    百里策厉声言语:“郑御医,本王服下你的药,竟无一丝用处,你可是成心算计本王,可是想要我死?莫非你也是被人收买,欲图将我置诸死地?”

    那言语森森,却也是平添了几许不尽恼怒之意。

    百里策如今,可谓是十分难受了。最初他不过脸颊及手臂内侧有那毒疮。之后他大腿内侧以及肚腹之上也是染上了毒疮。到最后,他浑身上下,均是生出这等毒疮。

    那伤口,痛中带着奇痒,十分难捱。

    如今他便是坐在了椅子之上,靠着的地方也是痒痛阵阵,难受极了。

    这样子的痛楚,使得百里策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甚至于,他几乎难以入眠,不能入睡。

    他原本也是好洁的人,如今却只觉得自个儿浑身腥臭阵阵,难受之极。

    如此处境,百里策自然已经失去了全部的风度。

    郑御医被他一双眸子一瞪,顿时也是一阵子惧意涌来。

    今日百里策这样子可怖模样,配上百里策那极凶狠的神色,郑御医还不心慌意乱,害怕得紧。

    “冤枉啊王爷,我不过是区区御医,哪里敢做这等事情。王爷身份尊贵,难道我命不要了?若因我误诊,惹得王爷有什么不是,陛下也是不会轻轻饶了我的。”

    他嗓音艰涩,极为惶恐。

    “我这方子原本会有些许用处,只是,只是王爷自己近些日子,心绪不佳。这内火不退,便是吃了药汤,也是没什么用处,反而激得毒疮更是严重。还请王爷放宽心绪,仔细自个儿的身子,总是会好的。一旦心静如水,自然能养好身子。”

    “容臣再加大剂量,另外配药,换了这重药新药,王爷这病自然是会好了。等这脸颊结疤,再配上这美玉碾压磨成的药粉敷脸,必定能去了疤痕,恢复从前极俊美的容貌。”

    百里冽听了,却也是暗中翘起了唇瓣,不屑的笑了笑。

    这郑御医还当真是个人精,先推脱责任,又抛出了香饵,许了能治愈百里策的痛楚。

    百里策再如何震怒恼怒,那也是会暂时隐忍,为了能让郑御医消除他的痛楚。

    怕只怕,郑御医并没有这个本事,不过是虚应罢了。

    还说什么为了百里策恢复容貌,简直是可笑。

    百里策那脸都是烂成了这副德性了,便算是有什么灵丹妙药,只恐怕也是医治不好,更是救不回来了。

    也只有百里策这等病糊涂的,才失去了平时的精明,如此相信郑御医。

    百里策啊百里策,你一向凉薄又聪明,大约也是没想到自己会落到了这部田地!

    百里冽心忖,自己还当真是个恶魔啊。

    见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这般模样,居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反而是隐隐有些幸灾乐祸。

    然而纵然是如此,百里冽竟没觉得有什么一丝一毫的不好。

    果然百里策虽然是十分恼怒,可是听说郑御医能医好自己的病,也是强压恼怒,生生的让郑御医下去开药。

    他盯着郑御医的背影,眼底却也是禁不住,顿时流转了森森的狠意。

    哼,这个郑御医要是再医不好自己,可不能怪自个儿辣手无情了。

    郑御医离开了房间,却也是禁不住掏出了手帕,擦了擦自个儿额头上的汗水。

    如今的宣王,又哪里还有曾经的翩翩风度,俊美风姿?

    百里策如此不人不鬼的样儿,简直是令人千般厌恶,万般厌憎,又不自禁的心生惧意。

    今日自己逃过一劫,打死也不会再踏足宣王府一步了。

    回到皇宫,就算是陛下有旨,容自己再给那百里策瞧病,他也是决计不会再来,宁可吃药弄得自己生病推脱。

    只怕下一次来,自己便是不能如此轻轻巧巧的脱身了。

    房间之中,只剩下百里冽和百里策两人了。

    百里冽眼观鼻,鼻观心,仍是如从前那般乖顺听话,柔柔说道:“父亲也是不必担心,不会有事儿的。郑御医从前的药不好,如今换了新药,一定是会好的。只要父亲平复心绪,这点毒疮也是会慢慢痊愈的。”

    百里策恼恨的瞪着百里冽,可是纵然是极为不喜欢百里冽,如今他也是没有法子了。毕竟谁让如今宣王府只有百里冽一个儿子,稍稍拿得出手。别的庶子,简直是不成样子。

    他恼恨赫连清,赫连清只顾着争宠,却也是根本无心为他调教好自己的子女。然而百里策却分明忘记了,他多年以来,只顾着寻欢作乐,也是并没有对子女有过一丝一毫的关心。至于赫连清,看着百里策根本不在乎这些,自然也是乐得不上心了。

    百里策虽然病痛,可是也并非毫无理智,他蓦然粗声粗气,咬牙切齿的说道:“杜清姿,你这个贱人,贱人!”

    这个杜清姿,必定是别人调教出来的,故意送过来,用来害自己的。果真是好狠辣的心肠,好可怕的手腕,简直令人为之而心惊,格外作呕。

    百里策温声说道:“何必为那等下贱女子,扰乱自己的心神。这世间,不知多少女子,是真心实意的爱着父王的,肯为了你要生要死的。区区一个杜清姿,便算是为了她生气动怒,也是抬举了这个贱婢。”

    百里策容色恭顺,可轻轻垂下的脸颊之上,却也是蓦然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恶毒。

    那言语,却也是越发轻柔温和:“慕容姨娘,还不快来服侍父亲。”

    那门又被推开,慕容姨娘踏入了房间之中,垂下了头,面色不觉变了变。

    百里策却也是言语轻柔:“慕容姨娘是父王宠妾,有这么个可人儿服侍父王,想来父王的心情,那也是会好上许多了。而慕容姨娘,这些日子也是苦苦哀求,只盼能见父王,再好好的服侍你。我原本也怕,怕父王因为染病不乐意见她。可是慕容姨娘哀求得十分情真,我便想着,又怎么能不成全慕容姨娘呢?”

    百里策的面色,倒也是好了很多。

    那么多妾室之中,慕容雪也算是讨自己喜欢的一个。

    慕容姨娘容貌美丽,性子讨喜,善于柔婉奉承。就算是赫连清在时候,慕容姨娘也是有宠的。

    如今这女郎倒是是精乖,此时此刻也还懂得争宠。

    百里策原本觉得,自己染了病,容貌有瑕,心里实在不乐意见这些女人。如今他反而觉得,有妾室一边侍候,似乎也是不错。

    他自然也不会相信,慕容雪有什么真情,眼见自个儿这副鬼样子,还情意绵绵。

    只不过自己是王爷,是这些女人的男人,是宣王府的主子。

    那么这些女人,就是他的附庸,他的挂件儿,就是他的奴才。

    她们自然应该争先恐后的取悦自己。

    而百里策面色变化,自然也是没逃过百里冽的眼睛。

    百里冽的眼中流转一缕讥讽,都到了这样子田地了,百里策还是离不开女人。也许,是因为百里策天生好色入骨吧。他却十分乖巧而懂事的言语:“那儿子就先退下,让慕容姨娘好生侍候父亲。”

    他一步步的往后退去,可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淡淡的异色光彩。

    那异样的光芒之中,蕴含了极浓郁的讽刺和不屑。

    百里策死到临头了,居然还以为自己拥有与众不同的魅力,那些姨娘还会争先恐后的向他献媚,并且因为争宠去对付别的女人。

    也许是因为多年来习惯了女人的众星捧月,为了他要生要死,百里策都一堆烂肉了,居然还有这般不切实际的错觉。

    当然,倘若百里策仍然有权有势,别说这一身烂肉,就算整个身子泡在了粪坑里面,也不会短了献媚的女人。总有些女人为了富贵,能容自己吞下烂肉的。可是现在,百里策分明已然触怒陛下,不但爵位难保,就算是性命那也是差不多了。

    正因如此,当大船将要沉入海中,就算是船上的老鼠也忙着逃走,何况这府中的姨娘呢?

    百里冽也已然是退到了门边,他眼中流转了幽深的光芒,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合上了门扇。

    他强忍着笑意,可那笑意却好似按捺不住也似,涌遍了百里冽的全身,甚至闹得百里冽的身躯轻轻的颤抖。这一切,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他想着方才慕容姨娘在自己面前百般推脱,避着不肯服侍百里策,可是自己呢,却故作不知。到最后硬生生威吓慕容姨娘,才逼着慕容姨娘来了。

    不错,他就是故意的,如此为之,就是想要看一场好戏。

    百里冽眼珠子尖,都看到了慕容姨娘没藏好的包裹。只怕是里面的金银细软,都已然是打包好了吧。

    那玉色的脸颊之上,一颗眸子之中,却流转极深邃的冷光。

    他长于宣王府,如今宣王府在京城百姓心中,已然是一块脏臭之地。当然,这般认为,也是没有认为错。从小到大,自个儿在这里从来没有感受到半点温情,只有浓浓屈辱。

    “这就是冽儿?年纪还小,就如此俊俏,怎么好看得好似个女娃娃。不会跟你娘一样,长大之后也去勾搭男人吧。瞧这脸蛋,虽然是男儿身,可那眉宇可是有些个桃花在啊。”

    小时候,当年慕容姨娘讽刺的话儿,仍然是回荡在百里冽的耳边。

    这也是让百里冽的眼底,顿时流转了涟涟的狠意。

    他记得刚才慕容姨娘跪在自己面前哭诉,说一切都是赫连清那贱婢的错,她这个妾室可没得罪过百里冽。

    慕容姨娘声声恳求,求百里冽放过她。

    百里冽简直想要笑出声,只觉得说不出的讽刺。

    当真可笑,慕容姨娘已经忘记了曾经做过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对,也许对慕容姨娘而言,这不过是些个小事情,微不足道,不配记得。

    只因为当年,倍感羞辱的,并不是这位慕容姨娘。

    有些人,怎么连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统统都忘记了,反而如今又理直气壮起来了?

    “这冽儿生得真好看,越看越像个女娃娃呀。也不知道,他换个女孩子衫儿,好看不好看。”

    那时候,慕容姨娘初入府,看着自己这个嫡妻留下来的儿子不舒坦,居然是如此言语。

    赫连清也是在一边帮腔:“古时候有彩衣娱孝,如今冽儿这个嫡子,为了父亲,换一件女娃儿衣衫,可谓是一桩美谈。”

    那时候,他年纪还小,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本事。

    几个粗壮的妇人拉住了他,笑嘻嘻的为他打扮。

    最后他打扮好了,被推到了百里策那些女人跟前,听着他们银铃铛般的笑声,以及欢快的议论声音,还有冲着他的指指点点。

    而这些女人之中,慕容姨娘的嗓音却是最大的:“哎呀,果真是秀气,倘若当真是个女娃儿,长大了后,倒是可以挑个好人家给嫁人去。”

    那一天,他回去了,看着镜子里面不男不女的怪物,狠狠的擦去了脸蛋之上的脂粉。

    后来,后来风徽征领着自己离开了宣王府。

    风徽征,风大人——

    这些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百里冽还是个小娃儿。

    远到慕容姨娘都已然不记得这桩事情了。

    可惜,百里冽却还是深深的记得的。他不但记得,还记得十分的清楚,记到了心里去了。

    百里冽脸颊之上,不觉浮起了淡淡的阴郁,若寒水森森。

    他耳边听着小厮丹奴的小声低语:“冽公子,这药,这药已经是炖好了。”

    丹奴原本是服侍百里策的,可是如今,他却也是万分畏惧的盯着了百里冽了。

    冽公子如今年岁虽然不大,却已然是十分厉害,厉害到轻轻松松的拿捏丹奴。

    丹奴颤声说到药时候,却也是掩不住心中的惶恐。

    这些个日子,郑御医开了药,可是却没有用。冽公子另换了些热毒的药汤,送去给百里策服用。百里策吃了这汤药,毒疮非但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一日日的,发作得更加厉害了些了。

    他更记得那日秋猎之会后,是冽公子指使自己送上那一盅补品。

    百里策吃到了肚子里去,第二天就发了那花柳毒疮,难看极了。

    丹奴早些时候,因为贪墨被冽公子拿捏,如今又送了这么多次药,早就摘不掉自己。

    眼见着宣王这病日日更重,他心里越加惶恐,也是实不知晓应当如何自处。

    百里冽可是宣王的亲生儿子,纵然平日里不怎么受待见,可谁能知晓,百里冽居然是能这样子的狠呢?

    事到如今,只盼这桩事情,别的人不知晓好了。

    宣王或迟或早,也便是死了,便算是宫中御医,似也没瞧出什么端倪。

    何况纵然是瞧出端倪,料来这御医也绝不敢多言。

    丹奴小声说道:“这药可是要送进去,让慕容姨娘服侍王爷喝下去?”

    只不过慕容姨娘素来也是精乖,让这女人侍候,说不准会瞧出这药有几分不对劲。

    然而却是冽公子,自个儿主动寻到了慕容姨娘来服侍。

    丹奴心忖,冽公子也许是盘算着,挑个慕容姨娘来担罪吧。

    百里冽一时没有回丹奴的话,反而是伸手端起了那碗药。他伸出手,捏紧了调羹,轻轻的搅动几下,唇角忽而浮起了几许讥讽的笑容。

    百里策如今处境不顺,人也是多疑,每次喝药,还要人试一试。

    可是这药,却根本没有毒。不过是几样热性的药材,炖煮在一起,催发百里策身子里面的热毒罢了。这碗药汤非但没有毒,简直还是大补。

    身子没有事的人,喝了几口汤,却也是无碍。

    百里冽却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一伸手,便将这碗药泼在了花丛之中。

    他却言语淡淡:“从今以后,也是不必再备这个汤药。”

    丹奴闻言,也不觉松了一口气。他内心之中也是盘算,难道如今要照着郑御医的方子,将那药汤煎好?

    百里冽的嗓音却也是慢悠悠的:“只因为,再也是用不着。”

    丹奴惊讶之际,忽而两道黑影已然是涌到了丹奴跟前。一人捂住了丹奴的嘴,另外一人十分精准的一刀刺心。丹奴连叫也没有来得及叫一声,便是已然中招。他的身子也是被人拖曳,消失于走廊一角。这一切的一切,甚至是没有太多的动静。

    而此时此刻,房中的动静倒是闹腾起来了。

    似乎是什么东西摔碎了,接着便是女子的尖叫,耳边还传来了百里策恼怒之极的嗓音:“贱人,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怎敢如此瞧着我?”

    那嗓音之中,蕴含了浓浓的怒意,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百里冽心中不觉一阵子的唏嘘,他还以为慕容姨娘能撑得久一些。毕竟平时这个姨娘,也还算得宠,是那等八面玲珑的性儿。

    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居然便是惹得百里策如此的恼怒了?

    瞧来百里策那不人不鬼的德性,还当真是十分惹人厌憎,令人极为厌恶。

    那些个平素争宠的女子,到了此时此刻,竟也是如此的无情无义了。

    百里冽笑了笑,轻轻的将药碗放在那一边,方才缓缓推门进去。

    只见慕容姨娘摔倒在地,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浓浓的恐惧,口中却也是哀求:“王爷,王爷,贱妾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只是一时吓着了——”

    她欲待做出楚楚可人的姿态博取百里策的同情,可是心中惊惧却难以压制。此时此刻,她甚至不敢多瞧百里策一眼,生怕因为多看一眼,就这样儿给吐出来。

    方才她虽被百里冽逼着过来,却也是绝未想到如今百里策竟然是这般模样了。

    眼前的百里策哪里有记忆之中的英俊潇洒?如今一瞧,却也是分明浑身上下,恶臭难忍,令人十分恶心。

    慕容姨娘虽是姨娘,可原本也是个富商之女,被纳入宣王府后,也还算受宠。

    她几时又侍候过这等恶心之物?

    耳边却听着百里策厉声道:“你怎么不抬头,怎么不肯瞧我?本王当真极丑吗?”

    慕容姨娘强颜欢笑:“不是,如今王爷生病,妾身能独侍王爷,可是天大的福分。”

    百里策咯咯的冷笑了两声,言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森然:“不错,这确实便是你天大的福分。慕容雪,你本不过是个商女,身份卑微,下贱得紧。若非本王对你十分爱惜器重,要了你,只怕你也只能嫁给下贱的商户。本王可是对你,有天高地厚之恩,有那再造之德!你自然应该感恩戴德,恭恭敬敬的侍候我。”

    他长满浓疮的手蓦然死死的抓住了慕容姨娘的头发:“如今我生了病,你也是决不能嫌弃于我。”

    慕容姨娘尖叫了一声,眼底之间,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浓浓惧色。

    她嗅到了那手上烂掉浓疮所散发的浓浓的血腥臭气,害怕得简直要哭出来,更生怕自己也被这恶疾给沾上了。

    但凡女子,无一不爱惜容貌,珍惜身躯。倘若染上了百里策那花柳之疾,容貌变得和百里策一样,她这个姨娘,还不如就这样子死了。

    百里策如今,不人不鬼,怎么烂成这样儿了,居然还不去死?

    慕容姨娘的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浓郁的厌憎之色,却也是煞是难受。她原本应当隐匿这样子的厌憎,假装十分心疼百里策的样子。可是此时此刻,百里策这恶疾早就吓坏了慕容姨娘了。她哪里还有理智存在,哪里还能思考不要吓着百里策了。如今慕容姨娘的心中,只蕴含着对百里策的厌恶,而这样子的厌恶,如今都是写在了脸上了。

    而慕容姨娘脸上的神色,更不觉深深的激怒了百里策。

    “你,你不是说心疼于我吗?好,本王就宠爱于你,今日便是留下你,让你在床榻之上,好好侍候我。”

    一番话却也是说得慕容姨娘花容失色。

    侍候他?百里策都这副鬼样子了,居然还打算让自个儿侍候他?

    只要想一想,慕容姨娘便是觉得说不出的恶心,更觉得如坠地狱。

    她原本仅存的理智,如今好似生生绷断了一般,禁不住尖声叫道:“不要,不要——”

    “我不要侍寝,我不要的。”

    慕容姨娘如此姿态,百里策更是气愤难言!

    还是自己宠爱过的女子,事到如今,非但没有半点温言软语,反而是如此模样。

    她怎可嫌弃自己染病,怎可露出这样子的神色?

    百里策咬牙切齿的怒骂:“贱人!”

    不错,慕容姨娘是贱人,她和那杜清姿一样,统统都是贱人。

    无情无义,狠辣算计,是最下贱的货色。

    枉费自己的呵护疼爱,如此抬举,让她们来到宣王府,却不知晓感恩,不知道回报。

    却无半点真情,所图的都不过是权势皮相!

    他一伸手,狠狠一抓,竟在慕容姨娘那细皮嫩肉之上,生生的抓出了五道血痕!

    慕容姨娘不是嫌弃吗,让这贱婢染病又如何?

    而伴随着锐痛在慕容姨娘的脸颊之上泛开,慕容姨娘也是顿时忍不住啊的尖叫了一声,姿容是极惶恐的。

    无尽的恐惧传来,慕容姨娘已然是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眼前的百里策是如此的姿容可怖,而此时此刻,百里策还要自己与他床上交欢,甚至于抓破自个儿的脸颊!

    慕容姨娘只觉得自己好似被怪兽盯住,要死在了这儿了。

    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抓下了自己头发上钗子,胡乱挥舞。

    而百里策平素见惯了慕容姨娘乖顺的样儿,自然也是没想到平时这千依百顺的姨娘,此刻居然胆敢抵抗。

    他猝不及防,手臂顿时也是让慕容姨娘这样子生生的划破了一道口子。

    本来那毒疮之处也是十分疼痛,如今又被钗儿一划更是禁不住痛楚加倍!

    百里策禁不住啊的尖叫了一声,面颊也是禁不住微微扭曲。

    慕容姨娘更是尖声言语:“你滚开,快滚,如今你不人不鬼,为什么还要缠着我。百里策,你现在都已经完了,你害死老宣王,陛下,陛下要杀了你的。”

    她泪水涟涟,放声大哭:“为什么我如此倒霉啊,为什么要我来侍候你的怪物。我该早些走的,我为什么走不了?只怪,只怪当年瞎了眼珠子,被你骗了身子!”

    百里策吃惊的听着这些言语,气得浑身发抖。

    原来如今自己在这些女子眼中,已然是个没有用的废物。

    而她们眼里,再无半点柔情,只有浓浓的畏惧和厌恶!

    百里策风流一生,又怎么能想得到,自己居然会落得如此处境?

    他恼恨极了,一双眸子眼前竟似染上了一层极为浓烈的晕黑!

    然而此时此刻,忽而之间,这慕容姨娘尖锐的哭声却也是戈然而止。

    百里冽不动声色的欣赏这么一场相互撕咬的闹剧,却也是已然悄悄然,一步步的移到了慕容姨娘身后。

    然后再一剑,从后向前,将慕容姨娘刺得个对穿。

    慕容姨娘喉头咯咯的响动,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露出来的剑尖。

    鲜血咕咕的冒了出来,一滴滴的滴落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上。

    空气之中泛起了浓稠血腥之气,却也是让百里冽那玉色容貌之上,一双眸子微微有些迷离。

    仿若仍好似听到当年慕容姨娘娇滴滴的嗓音,撒娇说自己像个女孩子。

    他的记性一向都是极好的,格外记仇。

    旋即慕容姨娘却不觉头一歪,顿时气绝身亡。

    百里冽一边缓缓的抽出了剑锋,一般含笑冷语:“父王,这贱人如此冒犯,容儿子将她杀了,为你出气。”

    剑锋之上,鲜血犹存。

    咚的一下,慕容姨娘的身子却也是栽倒在地。

    百里冽心中冷冷的想着,这个女人不过当年笑了笑,用那娇滴滴的嗓音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比起慕容姨娘,百里策可是做过更多令他不满不喜之事。

    而他,这更是个极记气的性儿。

    百里冽心里面浮起了一阵子的冰冷阴郁,然而嗓音却分明是柔和而恭顺的,甚至有几分淡淡的歉意:“是儿子不是,原道这慕容姨娘能侍候好父亲,却没想到这等贱婢,居然是如此的不知轻重。”

    百里策极为厌憎的瞪了地上尸首一眼,眼底却无半点可惜。

    纵然他曾经宠爱过慕容雪了,可惜这慕容姨娘,却竟似如此的不知好歹。事到如今,曾经的温情款款,轻怜密爱,自然也是荡然无存。

    他反而觉得慕容姨娘死得好,这样子死了,方才消去了些许自己心中怒火。

    百里策眼神渐渐蕴含了淡淡的冰冷:“死得好,这般贱婢,不知好歹,不识抬举。”

    一时之间,百里策也好似少了些个力气,轻轻的跌坐在位置之上,面颊之上不觉蕴含了一缕淡淡的冰冷之意。

    饶是如此,百里策内心之中,却也是一阵子的泛堵,煞是不自在。

    纵然这慕容姨娘就此惨死,他心尖一缕怒火,却也是难以消去。

    想不到今时今日,连慕容姨娘这样子的妾室,居然也是胆敢给自个儿甩了脸子。

    她算个什么东西,左右不过是一个妾,作为一个妾,便是应该尽力讨好自己的主子。

    百里冽却也是死死的捏紧了剑柄,任由剑尖儿的鲜血,轻轻的一滴滴的滴落在了地面之上。

    而他的嗓音,却仍然是极为柔和而恭顺的。

    百里冽也是禁不住言语柔柔:“事到如今,儿子也是不敢瞒着父亲了。这几日里,只因为这宣王府中风波不断,府中一些妾室,居然,居然纷纷私奔,离开宣王府。如今,倒有一半,没有在府中。冽儿只以为,这慕容姨娘还算是个好的,人没有走,心里面也还是有父王的。却没想到,她居然也是如此行事。”

    说到了这儿,百里冽的唇瓣不觉悄然的翘起来,悄悄的福气了一缕近乎恶毒的笑意。

    果然,他听着百里策急促呼吸的声音,听着百里策极恼怒的嘶吼:“那些贱人,她们,她们——”

    百里策嗓音是极为艰涩的,一时之间,那些话儿竟似难以启齿,说不出口。

    与人私奔?就此逃走?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子的事情居然是会发生于自己的身上。

    这些个贱人,她们平时千娇百媚,对自己百般讨好,可谓是极为尽心。可是事到如今,眼见风雨将临,她们居然是如此的无情无义,纷纷想要摆脱自己。

    那些个女人,一个个都是属于百里策的战利品。然而如今,这些个战利品却也是纷纷的逃脱,事到如今,更是狠狠的将百里策的尊严再狠狠的踩了一脚,就这样子狠狠的粉碎掉了。

    百里策唇间一阵子的发苦,这些日子他被疾病所困扰,早就是格外的痛苦,又是说不出的难受。可是这些事情,百里策却也是一点儿也是不知道。

    如今听来,自然也是有那莫大的冲击力。

    他蓦然尖声说道:“你怎么可容那些贱人离开,怎可让这些个贱婢损及宣王府的名声,更毁去宣王府的尊严。逆子,事到如今,你应该将这些个贱人一个个的都这样子杀了的,就好似如今你除掉慕容姨娘一样,手起刀落,辣手无情,绝对不留任何情面。”

    那些个贱人,实在是太过于可恨,令人十分着恼。事到如今,百里策也是可谓是恨透了。

    而百里冽也是言语自责:“父亲息怒,冽儿也是绝非故意的。冽儿回到府中日子不长,那些个下人也是并不如何的服气。谁都知晓,我这个嫡子并不受宠。如今父王有事,儿子也是并不知晓,应当如何管束府中这么些个不听话的莺莺燕燕。儿子的心中,那也是十分苦闷。更何况,比起府中之事,父王的前程岂不是更加的重要。那个杜清姿,言语可恨,污蔑父亲,怎么可以相容?可是如今陛下,受这下贱女子的蛊惑,更是一门心思认定,父亲是有罪过的。故而儿子这一颗心里面,便是想着如何洗刷这门冤屈之事。故而这府中之事,也是少了几许的管束。”

    言下之意,便是因为百里策冤枉之事,他才是管不住。

    然而百里冽的心里面却也是冷笑,他就是故意的。他故意在府中散步种种说法,让那些女人知晓百里策如今身份危险,朝不保夕,迟早要死,更是让这些女人知晓百里策脸蛋也是坏了。他甚至故意唆使,指点这些女人明路,想要活着就是必须要逃走私奔。而且百里冽,却也是根本没有阻止这些女人,而是听之任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