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 皇后抓奸
    一片手帕,让百里聂那苍白而修长的手指这般拿捏着,却也是轻轻的拂过了唇角,擦拭去了唇角一抹嫣红的血污。舌尖流转的缕缕剧痛,却也是难掩百里聂内心的欢喜。

    是他了,他还活着,这可当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他用自己的唇瓣,慢慢的感受过了。更要紧则是,自己轻轻拢开了元月砂发丝,瞧见了她后颈之上那颗细小的红痣。

    若不细细去瞧,只恐怕也是瞧不见。

    那玉颈之上的印记,那熟悉的种种,以及娇柔身躯之中隐匿的凶狠。

    这凡此种种,似乎无不在昭示,这个女子,便是自个儿那心心念念,难以忘却的男子。

    他蓦然眼眶微微发热,泪水盈盈。

    内心之禁不住荡气回肠的说道:他还活着,还活着。

    他素来心肠是极为冷硬的,极少为了什么事情而心中动容。

    然而如今,百里聂竟似觉得眼前微微发黑。

    是了,自己实在是太激动了。

    百里聂轻轻的按住了自己的胸口,慢慢的掩下去内心一阵子的悸动。

    他仿佛又回到了海陵郡,第一次见到了青麟的时候,少年身影纤弱。而那时候漫不经心的一顾,却也没想到,居然在以后的日子是如此的深刻。

    他死死的抓紧了自己胸口衣衫,手指头绷紧,然后再一根根的轻轻的松开。

    是了,人生本来就有许多事情,是你想也都想不到的。就好似你都不知晓,天什么时候下雨,又什么时候会出太阳。

    “老聂,老聂,你受了什么样子伤,居然闹得泪水盈盈。”

    姜陵凑过去,极好奇的说道。

    百里聂叹了口气,让儿子见笑了。

    却随手放下了那条抹去了唇角血污的手帕,轻轻的放下来,朝着姜陵笑了笑。

    他舌头痛,说不出话,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姜陵倒是有些狐疑起来。

    百里聂张开了嘴,轻轻的啊了一声,让姜陵看到了自己舌头上的伤口。

    姜陵凑过去,仔细的瞧了瞧,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渐渐有些深邃了。这伤口,够深啊。

    百里聂就算性子很古怪,有时候会做出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可总不会自己将自己舌头成这样子。

    既然这样子,既然是如此——

    姜陵顿时抖了抖,一脸不可置信。

    他一惊讶,手指力气大了些,戳了百里聂唇瓣一下,惹得百里聂倒吸了一口凉气。

    百里聂颇为无奈,逆子,孽缘啊。

    他冷哼一声,又轻轻捏紧了手帕,擦去了唇角血污。

    姜陵眼睛瞪得大大的,心念流转,转眼便念及刚才百里聂唇角带着春风般满意笑容,眼底又泪水盈盈的样子。

    无耻,太无耻了。

    污秽,简直太污了。

    亏百里聂平时看着吃素,一副有些个不正常的性儿,想不到啊,竟如此热情似火,啃人不吐骨头。

    姜陵也是忍不住抖了抖,小心翼翼问道:“男的女的?”

    一脸春光,风骚得不得了。

    百里聂虽不会说话儿了,然而姜陵却也是分明瞧见他对自己翻了个白眼。

    姜陵却也是嗤笑了一声,轻轻的在嘴里叼了一根草。

    “肯定是个女的,就是昭华县主是不是?老聂,我早就瞧出来了,你待她好生不同,很是不一样的。”

    百里聂也没理睬他,让婉婉取了药膏,在自己舌头上涂了些个止血。

    姜陵也是禁不住平添了几许的感慨,

    百里聂那样儿,分明一副绝好容貌,如今哑巴了,整个人顿时好似就好看了,讨人喜欢了。

    百里聂那张淡色的嘴唇,只需不张口言语,可当真是倾国倾城啊。

    而此时此刻,百里聂却也是禁不住眯起了眼珠子,缕缕精光盯上了姜陵。

    姜陵面上狐狸笑,笑眯眯的,背脊却也是浮起了一阵子的寒意,顿时禁不住寒了寒。

    百里聂那极美好皮相之下,那么些个极恶劣的手段,姜陵可谓是心知肚明的。

    善于谋算这四个字,仿若天生就伴随百里聂而生的,那副玲珑心肝,生了也是极为聪慧。

    纵然平时,百里聂待他也还算得上几分的宽容纵容。然而怕也是却怕,百里聂当真生恼了。

    不行,自己最好不要趁着百里聂哑巴了,趁机欺辱他。

    而百里聂那修长的手指头却也是竟似轻轻的捧住了茶盏,若有所思。

    一缕算计的精光,却也是轻轻的从百里聂的眼中,一闪而没。

    今日,倒是有些个好戏可以瞧一瞧了。

    此刻,周皇后罗帐之中,倒也是少不得许多京城贵妇陪着周皇后说话儿。

    周皇后生病了,这些女子也是少不得那殷殷切切,嘘寒问暖,煞是关切。

    而周皇后虽偶然风寒,形容略有些憔悴,然而与人言语,却不见半点失礼,仍然是客客气气的。

    那一番举止,竟也是挑不出丝毫错处。

    旁人瞧见了,心下愈发生出了几许的佩服。

    这周皇后虽然年岁比宣德帝小了很多,可是举止却也是十分的沉稳。

    她一举一动,总是极为完美,也是极为讨人喜爱的。也许正因如此,难怪宣德帝也是对她宠爱有加,纵然是无出,也是颇得圣眷。

    正在此刻,周皇后身边贴身的女官瑶黄却也是盈盈而来,送来周皇后要用的燕窝雪莲汤。

    周皇后一向镇定,此刻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扑扑一跳。

    待瑶黄做出了个极细微的事成神色,周皇后也是禁不住松了口气,心里面也是一阵子的舒坦。

    到底还是成了,自个儿也是能出这口恶气了。

    这月意公主虽然是说得天花乱坠的,十二分的笃定肯定,可是周皇后的心里面,总是有些个担心。

    毕竟,元月砂虽然来京城的日子不长,可是她精灵聪慧,而这也是让周皇后心有余悸。元月砂是只十分狡诈的狐狸,既然是如此,想要这只狡狐上钩,也许也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到底还是成功了。想不到元月砂最后还是中了招,被算计。

    周皇后一直心中十分忐忑,可是如今这份忐忑也是消失了,忽而一阵子的甜蜜熨帖,十分舒畅。她原本有病,这身子也是并不如何的利索。可是如今,周皇后就好似吃了人参果一样,处处舒坦,舒服得紧。

    她那唇角,甚至不觉浮起了一缕浅浅的笑意,一闪即逝。

    不过周皇后那一张脸蛋儿,一会儿又是平静无波了。

    瑶黄也将那盅补汤送上来,一旁的秦嬷嬷验了验,顿时也是面色一变,呵斥宫婢:“你当真胆大,皇后娘娘身子染病,陛下关心,所以特意弄了这盅补汤,前来给皇后补补身子。可是陛下的一番心意,你竟然是如此践踏,简直是胆大妄为!好一个可恨的奴婢,娘娘如此尊贵之躯,难道还吃你偷吃过的残汤剩水不成。”

    众人一瞧,那盅汤水果然只剩下三分之一,少得可怜,实在也是不像样子了。

    瑶黄顿时也是跪下来了,娇声软语:“陛下娘娘恕罪,秦嬷嬷恕罪,奴婢,奴婢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是决计不敢偷吃啊。这其中,其中自然是另有缘故。”

    她说话吞吞吐吐的,似有些个为难之色。

    周皇后反而是一派宽容大方的姿态:“瑶黄这宫婢,跟了我几年了,素来还算乖顺。这宫里面的人,个个是十分乖巧,也是不见得会做出这样子的糊涂事情。偷吃这般胆大的勾当,料想她也还是做不出来的。我瞧,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故。”

    秦嬷嬷呵斥:“糊涂东西,陛下和娘娘跟前,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还是快些都说出来。否则,只恐你还当真是难逃一死了。”

    而瑶黄方才泪水盈盈,仿佛是迫不得已一般,才凄然言语:“今日奴婢送补汤途中,路过了一个帐子,听到,听到一些十分尴尬的声音。奴婢,奴婢说不出口,怕污了在场众人的耳朵。彼时我一不小心,险些就将汤水给这样子的撒了。都是奴婢不好,都是奴婢的错。”

    她虽然是说得含含糊糊的,可是在场的女子都是人精,哪个听不出来,这瑶黄言下之意?

    那些未出阁的姑娘,脸皮薄,脸蛋刷的一下就红了。

    周皇后也面上浮起了尴尬之色,仿佛她也是没想到,居然是听到了这样子一桩事情。

    “怎么居然有这种事情,瑶黄,这区区补汤是小。可是你若是说谎,毕竟会有流言蜚语,损及女儿家的清白。若是如此,我也是饶不了的。”

    说到了这儿,周皇后面颊之上,也仿若浮起了一层淡淡的寒霜。

    而瑶黄也是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顿时不觉凄然说道:“奴婢是个卑贱的人,怎么敢说话。实则此刻,只怕那两个人还在——”

    说到了这儿,瑶黄脸颊红了红。

    在场贵女听了,都禁不住暗啐了一口。也是不知晓哪里来的野鸳鸯,居然是如此饥渴,居然在这里厮混。

    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也是没有将陛下和娘娘如何的放在心上。

    如此行径,当真是令人不能轻轻饶了去。

    瑶黄接下来说的话,嗓音极小,却让所有的人都听到了:“是,是昭华县主的帐子。”

    此言一出,在场女子脸色也是顿时变得极为古怪了。

    怎么又是元月砂?偏生就是元月砂的事儿多,一件接着一件。

    这些个种种事情,都是让元月砂给撞见了。

    不过也有人觉得,倘若是元月砂,似乎也是顺理成章了。

    毕竟元月砂是南府郡出身,身份十分的低微,也是算不得多高。

    那正正经经的礼数,元月砂也是没有学过。

    既然是如此,元月砂不知廉耻,**如斯,与人私通,这也似乎都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这女子无知起来,连陛下的脸面都是可以拂了去,既然是如此,她自然也是可以做出别的更荒唐的事情出来了。

    周皇后眼底深处流转了一缕冰冷,唇中言语却也是柔柔:“你可不要胡说,万一不是昭华县主。你这个奴婢一句话,可是毁去了人家县主清清白白的名声。如此重罪,你可是担当得起?”

    然而这软绵绵的口气,实在也不像是呵斥奴婢,阻止奴婢的样儿。

    说到底,周皇后说的这些,那也不过是场面话儿,做不得真,不能作数的。

    苏樱却忽而说道:“是了,皇后娘娘,既然这宫婢无端端的这么说了,那就去看一看。倘若不是昭华县主,也能还她清白不是?不然,这样子让人胡乱一说,以后只怕她名声,是会更加的不清不白。”

    苏樱也是极想要瞧瞧,这个无耻的女人,究竟是不是元月砂。

    她不觉笃定,就是元月砂。今日周世澜为了元月砂这等货色,居然是羞辱了自个儿。元月砂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自己因为元月砂就要招惹这份羞辱?苏樱可是不甘心,更是咽不下这口气。她觉得就是元月砂跟人偷情,偷情的对象就是周世澜。

    更何况除了报复,苏樱也不笨。

    她可是聪慧伶俐着呢。

    上次在宛南别院,元月砂死死的咬住了萧英,让宣德帝面上无光,一点面子都是没有了。既然是如此,宣德帝又怎么会不记恨在心,对元月砂十分厌恶。

    周皇后的亲妹妹,范蕊儿的亲娘周氏让元月砂给斗死了,周皇后心里面又怎么会没有疙瘩?

    宣德帝嘴上不说,周皇后面上大方。可是聪明的人,就应该猜测到他们的所思所想,种种的算计。陛下与皇后不方便说,不能够说的,自然也是应当由些个极聪慧剔透的人儿给说出口。

    苏樱聪明,别的人也是不笨。

    在场的女眷,也是纷纷开始言语了。

    “是了,苏家阿樱说得对。昭华县主好歹也是朝廷的县主,若真的做出了些个不堪之事也是罢了。可是倘若她是清清白白的,只怕,只怕却也是让她受了委屈。”

    “这等贱女,皇族秋猎,她居然也是胆敢与人私通,做出了种种不堪的行径。如此品行,自然也是要将这个人给闹出来,以示惩戒。否则,龙胤的规矩,岂不是让这等轻佻狐媚子给弄坏了?”

    “娘娘身体虽然是有些不适,可是对于此等狐媚,那可是决计不能纵容啊。”

    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纷纷。

    周皇后盯住了宣德帝,瞧见了宣德帝面色有些阴郁。

    周皇后心知,宣德帝是心里面生怒了。

    旋即,周皇后却也是对张淑妃使了个眼神,张淑妃懂了,顿时娇滴滴的说道:“陛下,不如我们去瞧瞧。”

    宣德帝冷笑:“那倒是要去瞧瞧了,是何等女子,居然是如此不堪。”

    周皇后松了口气,旋即,垂下头去了,不觉笑了笑。

    如此一来,这倒是极好了。周皇后内心之中,不觉涌动了浅浅的舒坦与快意。

    她故意让瑶黄没有提及,那奸夫是宣王。

    元月砂啊元月砂,你原本就不该得罪陛下。

    周皇后侍候宣德帝多年了,对宣德帝也是极为了解了。

    宣德帝,那素来也是谈不上如何的大方,不是那等宽宏大量不会与你计较的厚道君主。

    没刻意算计,拿你的错处也还罢了,元月砂居然还主动撞了过来。既然是如此,宣德帝定然也是绝不会饶了元月砂的。

    周皇后这般想着,唇角冉冉的笑意却也是不自禁的越发加深。

    然而她却也是并未留意到,方才垂眉顺目的瑶黄,如今却也是一步步的悄然退后,渐渐消失于人流之中。

    瑶黄唇角,同样也是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皇后娘娘以为今时今日,元月砂出怪露丑,所以赶着上着,想要去看看元月砂的一番丑态。

    只可惜,皇后娘娘过一会儿,一定不能看到自己想看的。

    她想着长留王殿下给自己许下的丰厚奖励,美好未来。事到如今,也是时候,让自己这个叫瑶黄的宫女,从世间消失掉了。

    至于接下来的这副好戏,瑶黄也是无福瞧见。

    仔细想想,倒也是未免有那么几分的可惜可叹。

    不过,倒是是时候,让自己就此离去。

    而人群之中的李惠雪,面色也是禁不住白了白。此时此刻,李惠雪的心思,竟似和苏樱差不多。

    她觉得,元月砂必定不贞,而这个不贞的对象,却也是周世澜。周世澜必定是碰过了元月砂,沾染过了元月砂的身子了,所以才会对元月砂这般的好,一心一意的相待,甚至为了元月砂对自个儿也是如此的残忍。

    可是,可是这么多人过去,阿澜也是会被毁了去的。

    李惠雪一颗心砰砰的跳。

    她已经笃定那个奸夫就是周世澜了,可是,可是这阻止的言语却偏生说不出来。

    因为她胆小怕事,不敢这么说,怕别的人记恨自己。

    再说了,她这样子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怎么能有那么大胆子,得罪这么些个不该得罪的人呢?

    她身子忍不住酸溜溜的想,要是周世澜清清白白的,不去招惹元月砂,也是不会被人盯上,乃至于最后竟然是生生闹了个身败名裂。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也是很快给自己找到了借口,并且很是满足了。

    而宣德帝这边移驾的消息,却也是迅速而隐秘的传开了。甚至于,连猎场那些个贵族青年也是无不知晓。

    百里冽收了弓,若玉般的脸颊却也是不觉沉了沉,一股子恼恨之意却也是涌上了心头。

    那个女人,不会当真就这样子的被人算计了去了吧。

    他瞧着那正中红心的箭支,面色流转了那等缕缕的冷意。

    百里冽也是绝不相信,元月砂是会如此的轻佻。

    可是饶是如此,百里冽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缕缕寒意,煞是冰冷。

    毕竟,这世上算计元月砂的人,也是多了去了。

    耳边却听着百里昕不屑说道:“这等南府郡出身的野丫头,做出了这么些个事情出来,那也是一点儿都是不奇怪。”

    这么多年了,百里冽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习惯了百里昕的懦弱愚蠢自私。

    然而这一刻,他内心蓦然流转了一缕难以形容的恼恨,而这股子的浓郁厌憎,使得百里冽死死的捏紧了弓柄。

    百里昕忍不住偷偷的看了百里冽一眼,悄然打探百里冽面上的容色。

    百里冽脸上掩饰不住的关切之情,令百里昕容色微冷,却也是越发恼怒。百里冽这般冷玉做出来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去关心别的人。

    这么想着,百里昕言语之间,却也是不觉蕴含了淡淡的酸味:“不过阿冽,你瞧着关心昭华县主的大有人在,可是绝不仅仅止你一个人。你瞧,宣平侯怎么就行色匆匆。”

    只见周世澜容色微冷,策马而去。

    百里昕就是想要提点百里冽了,元月砂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而这样子的女子,根本不配让百里冽垂怜爱惜,格外看重。

    此刻百里冽盯着周世澜奔驰而去的背影,眼神之中却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淡淡的阴郁。

    而匆匆赶到的周世澜,却听到了李惠雪又惊又喜的声音:“阿澜,你,你来了。”

    李惠雪自然是欢喜极了,不是阿澜,这太好了,简直太好了。

    哼,元月砂欺辱阿澜,如此水性,也是不知晓跟哪个野男人私通。

    阿澜来了,必定能看清楚这水性女子的真面目,绝不会再让这水性女子为之迷惑。

    见到元月砂跟人私通的丑态,想来阿澜定然也是清醒了。

    李惠雪慢慢的,那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缕的舒坦和甜蜜。她更是忍不住欢欢喜喜的,甚是高兴。亏得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说,不然别人听到了,还会以为自己信不过周世澜。她当然是相信阿澜的,阿澜怎么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元月砂这样子的女子,阿澜怎么能瞧得上?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货色。

    李惠雪是开心极了,可是周世澜却面寒若冰。

    周世澜是聪明的,不自禁的这样子的看着周皇后。周皇后的面色却一派沉定,沉定是有些冷漠。

    而此刻的罗帐之中,百里策的欲火消了,白淑也是被拖出来来。

    只见白淑脸蛋一派通红,眼睛虽然睁开了,其实却也是并没有清醒。

    白淑的脸颊也是红彤彤的,显得也是格外的娇艳。而她更是蓦然伸出手,去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衫。那口中,更胡乱咿咿呀呀的,含含糊糊的发出了些不堪入耳的叫声。

    这分明是吃了媚药,如此才如此模样。

    百里策和苏颖都是瞧得呆住了,这个白淑应该是元月砂身边的人吧,怎么就被人喂药了,还塞在了床底之下。

    就连元月砂,那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浅浅的惊讶。

    元月砂冷笑,自己还是想得浅了。她以为,别人只是对自己用药,让自己昏迷过去,无法抵御别人的非礼。可那背后谋算之人,心计之狠毒,当真是令人难以形容。她给自己吃下去的,并不是什么让人昏迷不醒的药,而是让人媚态尽露的药。

    若是自己这个样子,出现在了百里策的面前,百里策这种色胚绝对不会做个君子!

    这般计策,不但很狠毒,还简直是令人恶心。

    苏颖一颗心,却也是凉到了谷底了。

    白淑这个样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假装的,就算不是假装的,一个人吃了药,也是未必就全糊涂了。那么白淑,也许也会听到自己的话儿。就算是只言片语,那也是决计不许,绝对不可以。

    而白淑那药性发作了,种种的姿态也是愈发不堪,甚至随手一撕,刷的撕破了大片的衣衫,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她一扯自己的肚兜,胸前的春光更是一览无遗。而白淑口中含含糊糊的叫着,一双手更是自己抚摸自己的身躯,那叫声之中,却也是蕴含了极为浓郁的痛楚。

    苏颖再也是按捺不住,她也是忍受不了了,忍不住颤声说道:“百里策,你约我来这儿,究竟是何用意,你还有什么手段?用元月砂这个婢女,对我杀鸡儆猴?”

    而百里策却冷怒:“苏颖,事到如今,你何必还惺惺作态,贼喊做贼?分明就是你约我到这儿,何必说是我刻意设计?”

    两人如此言语出口,却也是均不觉微微一怔。

    以两人均十分聪慧的恶毒心计,自然隐隐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仿佛是有人刻意设计,精心准备,最后引人入彀,简直是令人防不胜防。

    他们互相死死的盯住了对方,好似牢笼之中的两头猛兽,都等着将对方生生吞噬,血肉撕咬,一口口的吃到了肚子里面去,。然后,好踩着对方的尸骨,逃出了这个牢笼。

    只不过,这两只野兽,一公一母,相互对战,也未知谁胜谁负。

    而外头,渐渐也是有了动静,似乎那动静还朝着这边来的。

    就算是白淑那叫声煞是妩媚动人,也是掩不住外头渐渐靠近的喧闹。

    两人面面相觑,不觉各自都是浮起了一层冷汗。

    苏颖蓦然一舔红润的唇瓣,艰涩的说道:“既然有人如此费心设计,此刻宣王就算是这般掠了出去,非但不能清清白白,反而落得个做贼心虚。”

    百里策恼恨:“本王自然知晓。”

    他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也是令人为之心焦。

    毕竟,自己的人,居然没有示警,这可当真是布置巧妙啊。

    有那么一刻,百里策恼恨无比的盯住了苏颖绝美的容颜,心中甚至不由自主的涌起了一缕浓烈的杀意。

    若非为了苏颖这个绝色的美女,自己一时冲昏了头,也是不至于中了别人的算计。

    虽然自己平素,口口声声,只说苏颖身上有着一股子卑贱味道。可是好似百里策这样子的好色之徒,又怎么可能真正抵御苏颖这样子的绝色?甚至,如今强娶苏颖为遮羞,这不过是百里策的一个借口罢了,原本也是当不得真。他的步步紧逼,也是源于对苏颖那张绝色面容一股子自然而然的执念。

    任何好色之徒,都绝不会放过苏颖,决计不会。

    苏颖也不由得觉得一阵子的燥热,她勉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死死的捏紧了手掌。

    她盯着地上的白淑,内心之中厌恶之色越浓。

    百里策正有些恍惚之际,耳边却听着苏颖极为急切说道:“宣王,这贱婢知晓太多。咱们议论种种,她可都是听见了,这个贱婢,那也是决计不能留下来的。”

    苏颖一脸急切,恨不得就将白淑给弄死了。

    百里策却冷笑,甚至不觉故意说道:“事到如今,想不到你苏颖仍然是惺惺作态。此时此刻,你居然还要本王杀人,看来你可是真准备要害死我了。”

    其实百里策倒也是知晓,苏颖为什么要除掉白淑。但凡知晓苏颖污秽秘密的人,这都是应该去死的。就好似苏叶萱,又好似白淑。苏颖只是奈何不了自己而已,倘若有机会,也许自己也是会被苏颖给除掉。

    好狠毒的女子,事到如今,还想要杀人灭口。

    纵然是百里策色迷心窍,心中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畏惧之意。毕竟苏颖这样子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自然更不会动手了,白淑听到了又如何,她听到的是属于苏颖的秘密,和自己又能有什么干系呢?苏颖不堪,为什么要自己为她遮掩?他可是用不着这般好心,如此相待苏颖。

    所以,百里策装糊涂,假意听不懂,更是要反咬苏颖一口。

    百里策内心之中的焦躁之意,却也是禁不住更浓了几分了。

    毕竟,自己该如何脱身才是?

    然而此刻,却也是听到苏颖极为干脆说道:“好,既然宣王怜香惜玉,舍不得动手,那我便动手。”

    苏颖这样子说了,却也是听得百里策目瞪口呆。他自然是万万没想到,苏颖居然是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

    而苏颖不但是这样说,甚至还当真亲手去做。

    她将白淑身子反过来,膝盖顶住了白淑腰眼,再用白淑自己的腰带,死死的勒住了白淑的脖子。

    苏颖身下的女子身躯不断的颤抖,可是却使不上劲儿。

    而骑在了白淑身上的苏颖,面色却也是极为淡漠,甚至可劲儿的收紧了腰带。

    她绝美的面色如冰,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忍心。

    饶是百里策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也是生生的被眼前这一幕给镇住了、。

    这女人的这股子狠劲儿,百里策也是打心眼儿里面浮起了寒意。

    百里策也见过许多工于心计善于算计的女人,可是好似苏颖这种,狠得能亲手杀人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