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 撕破美人皮
    一阵难以形容的尴尬和沉默,婉婉也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试探:“殿下,可是,可是——”

    可是有些不开心?

    或者身子有些不痛快?

    要不是吃点药?

    百里聂恍然未闻,脸蛋之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阵子的惆怅之色:“你说,你不会成全你的手帕交,忍痛割爱?”

    婉婉干笑,面对眼前这双如梦似幻的眸子,有几分虚伪的说道:“也,也许?”

    百里聂收回了手指头,轻轻的托着自己下颚,叹气:“婉婉,你怎可对自己的主子说谎?小风说你睚眦必报,撒谎成性,可是为何面对我,也是不能够坦白一二。你知道的,这世上虽有人能骗过我,大约也不会是你的。”

    婉婉吞吞吐吐:“大概,会下点毒吧。”

    百里聂眉头一皱:“你怎会有如此虚伪的手帕交情谊?”

    婉婉语塞,怔了怔,旋即才反应过来。

    她暗中咬牙切齿,老娘连手帕交都没有,见怪的虚伪的手帕交情谊。

    她都有些可怜自己,不错,她是撒谎成性,睚眦必报又心狠手辣。可怎么就落到风大人和长留王手中,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百里聂一伸手,将婉婉腰间玉佩扯下,轻轻的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这玉佩,是奴婢新买的货色,不值钱的。”

    婉婉有些惊讶,心里面也是不觉犯嘀咕。

    这玉佩,大约百里聂也是应当看不中。

    “你对主子说谎,而且又有虚伪的姐妹情意,总该责罚一二吧。”

    百里聂眯起了眼珠子。

    婉婉纵然肉疼,却也是已然不敢与百里聂讲道理。

    您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婉婉咬牙切齿。

    离宣德帝一射之地,周世澜也与元月砂一块儿下马,以示尊重。

    饶是如此,周皇后面色沉了沉,却也是那等极不好看的。她原本因为染病,容色也是不佳。如今因为陪着宣德帝一块儿前来,勉力打起精神。如今却见着周世澜和元月砂联袂而来,心下更是极为不痛快。

    及到了跟前,元月砂也与周世澜问安见礼。

    周皇后也是不动声色,细细的打量元月砂了。元月砂除了衣衫稍作凌乱,面颊微有红晕,却似并未受伤。周皇后心里也是忍不住冷哼了声。这昭华县主,倒也命大。

    宣德帝从前因为萧英之事,不免有些记恨元月砂。后因为萧英勾结东海睿王之事暴露,宣德帝心中生恨,倒也没似之前那般极恼恨。饶是如此,这心中究竟是有些不喜的。

    元月砂问过安,宣德帝也只轻轻的点点头,再缓缓说道:“皇后近些日子身子原有些不是。你一时轻狂,倒也是搅得皇后心神不宁。以后还需安分守己,不可恣意纵马。”

    元月砂原也不是有意为之,如今被宣德帝这样子一说,倒好似元月砂不安分,一番闹腾,招惹麻烦。

    其实龙胤会骑马的贵女不在少数,这非但并不罕见,还是一种贵女之中的时尚。

    苏樱最初以为元月砂不会骑马,还拿这桩事情笑话元月砂。

    而宣德帝这样子说,自然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也足见,元月砂是不受宣德帝待见的。

    别人瞧了,心知肚明,宣德帝怕是余怒未消了。

    那日睿王妃的别院,可是拂了宣德帝的脸面。

    就算一时未曾获罪,只怕宣德帝的心里面也是会有了个疙瘩了。

    周皇后却也是盈盈靠前,不觉柔声软语:“陛下,臣妾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偶染风寒。相反,昭华县主惊了马,险些坠马而身亡,可当真是令人心悸。”

    一转头,周皇后也是对元月砂温言软语:“昭华县主,以后可是要小心一二,不必恣意纵马。”

    她瞧出周世澜原本想替元月砂开解,可是如今周皇后先开了这个口,料来周世澜也是没什么话儿好说了。

    周世澜笑了笑:“是呀,陛下,昭华县主只是运气不好,那些提供给贵女的马匹,一向十分温顺。而昭华县主的骑术,更是远胜寻常女子。却没想到,那匹骏马居然是忽而发狂,险些害死县主。若非县主骑术了得,只怕已经摔死。不过若非这次马匹受惊,倒也是不知晓昭华县主的骑术居然是如此的了得。”

    一番言语,言下之意,却也是指元月砂受惊另有蹊跷。

    宣德帝肯不肯查,周世澜也是管不着,可是却并不妨碍周世澜大庭广众之下将这句话给点出来。

    宣德帝却也是不置可否,纵然元月砂受人栽害,他也并无什么兴致去理会。

    周皇后却眼波流转:“今日究竟是谁提议昭华县主骑马?”

    那些贵女目光,顿时向着苏樱望过去,闹得苏樱脸颊白了白。

    苏樱虽与元月砂没什么深仇大恨,可是众女皆知,她与元月砂并不如何的和睦。

    每次见面,这个苏家嫡女都刻意针对元月砂一二。

    今日也是苏樱挤兑元月砂,让元月砂骑马。彼时苏樱言下之意,元月砂并不会骑马,算不得什么真正高贵之女。

    如今瞧来,莫非倒是故意的不成?

    当时在场的贵女,有些内心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嘀咕,苏樱莫不是一时糊涂,故意算计?

    若是如此,此举倒是有些过了。毕竟暗酸元月砂几句,挤兑一番也还罢了,又无深仇大恨,何必害人性命。

    苏樱脱口而出:“我没有。”

    苏樱不笨,也是看得出那些人眼里的神气,瞧得出这些人内心之中究竟在想些个什么。

    可不就是,认定自个儿是那等糊涂的人,做出了这种事情。

    她虽然瞧不上元月砂,可是何至于如此做?

    周世澜却忽而微微一笑,眼角光彩流转,桃花煞煞:“苏家阿樱这是何意?你没有做什么?娘娘只是问问昭华县主缘何上马,怎么你就误会,说昭华县主是被人暗算,还认定说暗算她的人就是你。”

    苏樱这才知晓,自己那话儿是说错了,不禁是有些急切,眼眶之中,泪水盈盈。

    正如周世澜说的,周世澜和周皇后只是暗示,可是自己一下子跳出来否认,却也是显得自己心虚。

    可是自己也是一时糊涂了,没有想到那么多,更没想到,居然是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她觉得别人这样子看待自己,自然也是要反驳,否则岂不是成为了个心狠手辣的女子。以后,也是要影响自己说亲的。

    周皇后眉头轻皱,她不过想为元月砂拉个仇恨,可是周世澜却偏偏插口。

    周世澜这样子一插口,竟然变得好似自己这个皇后娘娘,为了元月砂,打压苏家一样。

    她哪里有这种意思?

    周皇后忍不住想,阿澜本就聪明,而自己向来也是管不住她。就算自己心狠,可是也未必能剥夺周世澜在整个周家的影响力。更何况,自己何苦犯的着和周世澜内斗消耗自家运势呢?想到了这儿,周皇后那内心之中,蓦然流转了一缕疲惫。

    罢了,还是除掉元月砂就好了。

    苏颖蓦然盈盈伏在了地上,娇声软语:“陛下,樱儿乃是无辜的。不错,她素来任性,也是决计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刚才她眼见昭华县主出事,她也是不觉吓了一跳。彼时她心里面,也是担惊受怕,生怕自个儿一时提议,让县主有所伤损,不好交代。故而,她只道周侯爷一番责问,却也是有意问罪,便起意反驳。绝对不是,心虚失言啊。”

    苏颖一番言语,倒是条理分明,而且她言语楚楚,略含惶恐,更有那极令人心动的味道。她这样子说话儿,也是听得不禁让人心生怜惜之意。

    尤其是那些男子,更恨不得对苏颖呵护一二,不让那绝美的容貌之上流转了担切之色。

    更何况仔细想想,苏樱也是绝对不会如此大胆。

    周皇后也正欲开口,可周世澜却也是抢先一步:“苏大美人还请起身,我不过是开开玩笑,一时失言,怎就让苏家姐妹如此诚惶诚恐?如此,倒也是我的不是了。”

    周皇后为之气结,周世澜这么一说,本来别人觉得元月砂小题大做,可是如今倒显得苏家姐妹反应过度了。

    毕竟,周世澜也不过是说一说。

    轻描淡写的开开玩笑,怎么就当真了?

    想到了这儿,周皇后垂下头,目光轻轻的闪动,却也是伸手扭着自己手指头上那指甲套儿。

    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字,怎么阿澜却跟自己较劲。

    周皇后微笑:“是了,苏三小姐起身吧,昭华县主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苏樱也扶着苏颖起身,感激涕零。

    苏颖不动声色,轻轻的扫过了苏樱那充满感激的小脸。

    自个儿自然也是要为苏樱求情了,苏樱容貌才情,样样都不如自己,最要紧的却是对自己千依百顺,言听计从,被苏颖死死的拿捏在手中。

    这样子一个毫无威胁,又能有些用处的棋子,自个儿偶尔帮一帮,拉一拉,何乐不为?

    更何况,自己在众人面前,如此相待苏樱,却也是越发显得自个儿是极为纯善大方。

    果然,那些男子盯着苏颖的眸光也是别有不同了,更添几分喜爱。

    元月砂这一身青衣男装虽然别具风情,令人眼前一亮,可是到底不如苏颖温柔善良。

    仔细看看,还是觉得苏颖更好不是?

    苏樱却越发感激涕零,亏得有这个姐姐不是。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一股子委屈之意倒不免涌上了心头,好一阵子的不是滋味。

    周世澜却缓缓言语:“还请娘娘饶了阿澜的一时糊涂,只因苏家阿樱总是处处针对昭华县主,我一时糊涂,错疑了她去,总归是我不是。仔细想想,这苏家阿樱,应当不是这种人。”

    周皇后听得心中苦笑,周世澜看似认错,却不过在提点,是因为苏樱平时对元月砂不周到,所以自己才会如此。

    毕竟,元月砂是县主,苏樱不恭敬,本便是不应该的。

    只怕一开始周世澜也是没有疑在苏樱身上,苏樱再蠢,也不至于做得如此明显。要是她在马儿上动了手脚,又是她激元月砂上门。出了事,还不就是苏樱担着,说也说不清楚。

    可是周世澜偏生这么说,只因为平时苏樱对元月砂不恭敬,他这样子言语,可正是趁机教训苏樱一顿。

    周皇后口中缓缓说道:“你冤枉人家姑娘了。”

    却也是禁不住郁闷,周世澜看似风流,真上心的也是没多少。周皇后左看右看,也是没觉得元月砂哪里出挑。

    而周皇后言语里面的轻轻呵斥之意,周世澜却也是半点没放在心上。他反而不觉轻轻的侧过头,对着苏樱说道:“不过苏家阿樱,也应当自省一二。怎么昭华公主出了事,别的人不疑,偏偏却也是疑在了你的身上。也是因为你,素来张狂,说话不知晓分寸。”

    苏樱今日本来就是万般的委屈,又哪里想得到,周世澜居然是这样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落自己面子。她一时之间,泪水在眼眶里面轻轻的打转。

    周世澜实在是太过分了,今天这么欺辱自己。

    元月砂不过是受了小小的惊吓,又没有死又没烂,浑身上下也是整整齐齐的。而且周世澜内心之中,心知肚明,自己原本是清清白白的。可是他偏偏不肯轻轻的饶了自个儿,犹自这样子的不依不饶。一股子的浓浓酸意,顿时也是弥漫在了苏樱心中。

    苏樱想要顶回去,可是偏生好似被欺辱得提不起力气了,话儿到了唇边,居然是一句话都是说不出来了。

    那嗓子眼,可都是酸涩之意。

    可偏偏苏樱这样子的泪水盈盈,周世澜仍然只是浅浅含笑,一双眸子仿若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寒冰。苏樱委屈,而且就闹不明白了,为什么周世澜偏偏要这样子的对待自己。不是说这位宣平侯,秉性十分风流,拈花惹草,很是无情,然而见着女子却总是温柔几分吗?怎么如今,那份不符合礼数的温柔就是没落在自己身上?难道,难道就是因为元月砂。

    元月砂也是懒得去阻止,毕竟自己也是觉得心里舒坦不是?

    她是不会因为苏樱那些小小的挑衅,而费心去对付苏樱,毕竟自己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可是苍蝇虽然无法伤人,却是会在人的耳朵边嗡嗡乱叫,实在是让人很不舒坦。

    如今眼见苏樱委屈得泪水盈盈,她决不能违心说自己不是乐见其成。

    苏颖那绝美的容颜之上,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那么一层淡淡的阴云,显得内心并不如何愉悦。不错,苏樱在她心里面也是不算什么,可是如今谁都知晓,她苏大美人在维护自己的妹妹。这别的男子,也应当是瞧着自己脸面,宽容一二不是?

    怎么这周世澜,反而是不依不饶了?

    苏颖心念转动,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她抬头之际,一张绝美的容貌之上却也是浮起了淡淡的哀愁。

    “宣平侯,倘若阿樱有什么不对,都是我这个姐姐,没有将这个妹妹教好。只求宣平后不要因为心疼昭华县主,就怪罪阿樱了,不如,就怪我这个姐姐。”

    一番话,却是绵里藏针。既然不是苏樱害了元月砂,那么周世澜的咄咄逼人,就是无理取闹。

    苏颖也深知,纵然自己生着一副天仙般的容貌,却也是难免有那么几个瞎子不买账不是?

    她也不盼周世澜能爱惜自己一副好容貌了,却有些强硬拿话逼周世澜,至于那委屈之色却是给别的人看的。

    别的人看了,就会觉得周世澜是何等的可恨,如此相待自个儿这样子的绝色佳人,殊为可恨。

    果然别人瞧了,都不觉有些同情苏颖了。

    毕竟苏樱也没有当真如斯狠毒,可是周世澜却为了毫发无损的元月砂咄咄逼人。

    苏颖还柔柔补了一句:“阿樱只是个孩子。”

    苏樱只是个不懂事孩子,周世澜这般大的岁数,还是男人,本来就不该以大欺小。

    而且苏樱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却也还有个仙人般的姐姐。这个姐姐,生得如此的好看,也因为心疼妹妹,而泪水盈盈了。

    周世澜当真是糊涂了,岂可如此不怜香惜玉?怎么连这等焚琴煮鹤的事情都可以做出来?

    不过周世澜到底是皇后亲族,又是侯爵之尊,纵然是喜爱心疼苏颖,一时也是没什么人来趟这个浑水。

    苏颖话儿出口,只听着周世澜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一时竟无别人言语。

    她一愕,忽而也是回过神来,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自己再拥有如何出挑的美丽,可是在陛下和皇后面前,也没有人会为她去驳了周世澜。

    而自己没算到,陛下向来不会插口什么内眷之事。

    至于周皇后,她虽然不喜欢元月砂,却不会出口留难自家人。而这个自家人,当然就是周世澜。

    她这一番动人姿态,换来居然是一时沉默。

    苏颖一时错算,脸颊顿时**辣的,好似被人打了一巴掌。

    她脸刷的红了,知道自己这纯洁无辜,可怜姿态,实在是摆的不是时候。

    苏颖慢慢的,慢慢的捏紧了自个儿的手掌,掌心也是生出了一缕锐痛。

    所以,她才一心一意,嫁个位高权重的皇族。而自己的男人,在她襄助之下,必定是一国之君!只有拥有极高的地位,自个儿才不必看人脸色,受此屈辱!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少年的嗓音却也是响起:“元月砂,你左右不过是个县主,就算受了惊吓,怎么可以这样子欺辱民女?”

    那嗓音虽然有些熟悉,可是苏颖却认识这个说话的少年。

    豫王百里炎的独子百里昕!

    百里昕原本就记恨元月砂,不喜欢元月砂夺走了百里冽的注意力,他恨透了元月砂。

    如今,百里昕看着苏颖,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痴迷。

    如此绝色,让百里昕目眩神迷。

    他是豫王世子,自然是可以这样子轻蔑提及元月砂。而宣德帝听了,也不会当真十分生气,反而只是淡淡的说道:“昕儿,这些女子之事,不该是你插口的。”

    苏颖也赶紧说道:“是了,豫王世子,是我等对不住县主。”

    好一副委曲求全的姿态。

    元月砂却是微笑:“苏三小姐误会了,宣平侯自始至终,都绝无见怪之意,只有那一片关怀之情了。他只不过是是为了苏家阿樱好,才这样子说话儿。阿樱,如今你觉得宣平侯无理取闹,可是今日那匹马当真将我摔倒在地,让我这个昭华县主当场殒命,你觉得你会如何?”

    苏樱张张口,说不出话,她却心里面不服气。又不是自己要害元月砂,元月砂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是,陛下圣明,聪明的人也是不少,不会觉得是苏家阿樱明目张胆害我。可是倘若我死了,却是流言可畏,别人都会说,苏家阿樱跟我素来不对付,又是她挤兑我上的马儿。我若死了,你便是其心可议,便算说得好听些,也是你种下的因果。如此一来,难道就不会损了苏家阿樱的名节?苏大美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总是温和恬淡,可你每次对阿樱细声细气,就如同慈母多败儿,会让你的亲妹妹遭遇更多坎坷。宣平侯语气重些,也不过是希望苏家阿樱明白这个道理。”

    这一番话说的,却也好似苏颖故意要害亲妹妹似的。苏颖暗中咬牙切齿,是,也许自己当真是这么想的。自己这个妹妹,不必聪明,也不必淡定。她就是要脑子不灵光,才能为自己出气,为自己这个恬静的大美人说些个不该说的话。可是这番话,元月砂怎么能挑明白。

    她不觉瞧向了苏樱,苏樱平时总是怒气冲天,狠狠的瞪着元月砂,仿佛恼恨之极的。可是如今,苏樱眼睛里面的恼恨之意却好似淡了,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迷茫之意。她仿若有什么事情,一时也是想不通透。

    苏颖一时之间,心里面凉了凉。

    而苏樱如今确实也是因为元月砂的这些话,有些别的想法。毕竟她顺着元月砂的话想了想,要是今日元月砂真的当真死了,自己处境是何等不堪。苏樱也是知道龙胤京城是什么样儿,想到那后果她居然也是不寒而栗。从此以后,昭华县主的死就会如影随形的跟随自己一辈子了。她这辈子也就是毁掉了,休想再有一个好姻缘。

    其实元月砂也没有得罪过她,甚至连话都很少跟她说两句,既然是如此,为何自己就这样子的恨元月砂呢?她忽而便是想起来,一开始自己恼恨元月砂,是因为苏颖的几句抱怨。当然后来,也有那么点别的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不过一开始的由头,自然是因为苏颖没有错了。

    她每次针对元月砂,苏颖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两句,甚至有时候还是高兴的。苏颖嘴上面没有说,心里面却应当很开心,她也是感觉得到的。为什么姐姐不喜欢元月砂,不肯自己当面对元月砂不客气?而自己对元月砂不客气时候,苏颖也是没什么阻止的意思。

    一想到了这儿,苏樱不自禁的,竟似有些怕了。

    不会的,姐姐不会这般相待自己。她素来是极好,那么一个绝色无暇的标致人儿,怎么会害自己?打小,自己就十分崇拜苏颖,十分听苏颖的话。纵然苏颖是养女,她是嫡女,可是苏樱却甘愿屈居于苏颖之色。

    这已然是一种习惯,而这种习惯,倘若一旦被打碎,苏樱自己也是决不能接受。

    她面色一变,心里有个嗓音轻轻的叫着,这是元月砂挑拨离间!

    是了,正是如此,自己险些就上当了!苏颖说元月砂十分狡诈,她还有些不相信。可是事实却也是证明,苏颖所言都是真的,元月砂当真是工于心计,挑拨离间。

    这样子想着,苏樱竟也好似忍不住,轻轻的松了口气。

    她面色沉了沉,却又十分恼怒的盯住了元月砂。

    苏颖瞧见了,也是松了口气。

    元月砂翘起了唇角,却也是无声笑了笑,蠢货!

    苏樱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擦自己眼角,不知晓想到了什么,看着元月砂的眼神又不觉平添了几许的恼恨了。

    周皇后也是一阵子的烦心,不欲纠缠:“陛下,今日月意公主也是到了,陛下久未见到她,何不见一见?”

    宣德帝不知想的了什么,似有些不快,而那些不快,又似被另外一些东西生生的压了下去。

    他不觉面颊之蕴含了笑容:“既然她来了,便让她前来,让我瞧一瞧。”

    别人瞧着宣德帝的样儿,也是顿时有几分了然了。看宣德帝这样子的神色,大约也是已然不介意月意公主那不吉利的传言,想要见见月意公主了。

    如此瞧来,月意公主倒也好似有些个福气,毕竟如今,陛下已经是没那般厌憎于她了。

    毕竟,一个皇族女子,倘若一直因为不吉之言,不受父皇待见,那又怎么会出头?

    就算她是公主,带着一个晦气的名声,只怕娶了她,非但不能给仕途增添光彩,还会平白招惹些许晦气。

    月意公主一直混迹于人群之中,不动声色看着这场鸡飞狗跳。

    她这般看着,虽然是她一手帕撒过去了粉末,险些害死了元月砂。可是月意公主就是这样子坦然,丝毫没有心虚。于她而言,没有人发觉,就等于不是她做的。

    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如今,她轻轻的呼吸一口,落落大方的走出去,见过了宣德帝。

    她这个公主已然是离开了京城好几年了,别人对她印象也是有些模糊,也只记得她年少时候十分聪慧,又生来命不好。

    正因为有关月意公主的传闻颇多,如今她再次现身人前,也是惹得别人好奇得紧,目光打量。

    想不到几年不见,月意公主已然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姿容秀美,娇艳之中不失英气,别具风情。

    她如此美貌,又姿态恭顺,自然让人脑子里关于她不吉的传言就此淡了淡。

    便算是宣德帝,瞧着月意公主,也是不觉容色微微柔和。

    他虽本性寡淡凉薄,可月意公主到底是他骨肉,如今又出落得美貌伶俐,总没道理厌憎于她。就算因为相师批命闹出来的厌恶,如今也是淡了淡。

    如此美貌的姑娘,又怎么会给龙胤带来什么灾祸呢?

    这样子想着,宣德帝的眉宇之间,却也是柔和了几许。

    正在这时候,百里聂与百里炎却也是联袂而来,在场众人目光顿时也是被吸引过去。

    百里聂那联单微微苍白,却也是极之俊美,更似染上了一层晨雾,朦朦胧胧的。

    而百里炎却也是目光灼灼,英气逼人,一双沉稳之极的眸子却也是闪动了金属色的光彩。论五官秀美,百里炎的容貌自然也是远远不及百里聂,然而他通身锋锐凌厉压迫之气,却宛如一柄利刃,让人无可忽视。

    在那些少女们沉醉于百里聂谪仙般的容貌时候,在场的贵族少年却不自禁的仰慕豫王殿下。在这些少年郎的心中,长留王虽然极为俊美,却少了豫王殿下的王者霸道之气。甚至,他们还因为那些少女对百里聂的痴迷而十二万的愤愤不平。

    而百里聂一双眸子却泛起了空灵的朦胧,仿若隐隐出神,也好似心不在焉。那些贵族男子的想法他自然也是了然于心,然而却也是谈不上多么的在于。

    他那一双眸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世澜身边的元月砂,元月砂在周世澜身边,可当真是宛若一对璧人。

    百里聂目光变幻,谁也是不知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耳边却听到百里炎微笑对月意公主说道:“月意公主回来了,皇兄记得,你打小就是聪慧得紧。”

    月意公主听了,也是福了福。

    谁都知晓,豫王殿下秉性十分倨傲,除了对百里聂稍加辞色,也极少对皇族其他弟妹稍加辞色。

    如今对月意公主如此亲切以待,倒似极为与众不同。

    百里聂也笑了笑,是了,做哥哥的总应该怜爱妹子一二。

    百里炎已然是如此,自己也是不应落后。

    “雪公主总算归来,我这位皇兄同样十分念想。”

    百里聂微笑,笑容极好看,好似春华流转,让在场不少女子面红心跳。

    百里雪倒是好运气,长留王殿下以及豫王都待她如此客气。

    “听说雪公主回来,我特意从寺中求来一枚开关玉佩,只盼能保佑皇妹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一番言语却听得月意公主面色一变,百里聂不就是在提醒,自己来之不吉?

    百里聂却一脸真诚:“别人闲言碎语,雪公主不必放在心上。父皇,儿臣更请求,禁了别人议论皇妹出生批言。其实,这不过是种种巧合。就如今日,昭华县主虽和雪公主说了几句话儿,可是让人议论是皇妹将她克得险些坠马,实在是荒唐至极。”

    一番言语,却也是听得众人都是脸色一变。便是宣德帝,面色也是呆了呆!

    元月砂那马发疯之前,跟月意公主说过话儿?

    在场的贵女也是想起来了,似乎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情。

    百里雪也是如落冰窖,面上有些挂不住。

    百里聂却浑然不觉,轻盈的走到了月意公主的身边:“皇妹不必担心,这些不过是巧合,更何况纵然当真有些什么。皇兄这枚苦心求来的开光玉佩,也是能保佑你平安的。”

    他将婉婉那枚玉佩给月意公主轻轻的系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