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坏人名节
    李惠雪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元月砂说话儿,眼神一阵子茫然,自顾自说道:“哎,当初我们也是年纪小,当真没有什么的。”

    可李惠雪心中一点别扭,却也是不觉加深。好端端的,元月砂为什么要称呼自个儿叫什么司徒夫人。

    她却并不肯深思,元月砂与她并不如何相熟,既是如此,阿雪这个称呼自也是叫不出口的。如今李惠雪已然是妇人之身,元月砂总不能称呼她做李姑娘。

    她夫君家里面人丁单薄,与她一般父母早亡。故而李惠雪做了寡妇,还是如从前一般,养在睿王妃跟前。而睿王府上下,均是称呼她为雪小姐。她虽为死去的夫婿伤心几许,难过了几许,可是终究也是未曾有别的苦处。而她日子,其实比做姑娘时候还要舒坦自在,并不缺个什么,也无甚约束。其实她纵然是做了寡妇,仍然下意识间将自己当做未出阁的姑娘。

    故而元月砂一口一个司徒夫人,总是莫名让李惠雪不痛快,倒也并非全因为是周世澜。

    她一个结过婚的妇人,心智仍然是纯若少女,也许并非是不能变,而是并不想变,不想那干干净净的珍珠变得死鱼眼珠子。她宁可宛如一缕柔丝,总要找个可依附的。

    丝萝愿托乔木,可不就是这样子的道理。

    李惠雪一阵子的自怜自伤:“我年纪小,没父母,可怜得紧。所以,阿澜才对我好些个。我才不惊人,貌不出众,命也不好,是个最没用的丫头。阿澜只是瞧我可怜,才稍稍对我好些,长大了,也不过是那样儿罢了。谁让如今,我不是那个全心全意依赖他笨丫头呢。我嫁了人了,他这辈子都是不会原谅我的。”

    一想到了如今周世澜对自己的冷待,以及对自个儿的种种羞辱,李惠雪便感受不到他对自个儿丝毫爱惜。大约自己若不能顺了周世澜的意,周世澜便能如此狠心决绝,待自己不好。这一次自个儿回来了,周世澜所做的种种事情,都是在扎自个儿的心,并且还将这一颗心扎得生生发疼。

    李惠雪甚至有些恨周世澜,为什么阿澜对自己这般无情呢。

    终究是相好一场,原本不该如此的。李惠雪心里面忽而不自禁的浮起了一阵子的幽怨,不觉幽幽道:“他那性儿,实在也是不饶人了些。”

    元月砂刚才同情龙轻梅,如今却也是禁不住又开始同情周世澜了。

    李惠雪却蓦然伸出手,轻轻巧巧的,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掌:“昭华县主,咱们虽然有些疙瘩,我也是女人,实在也是不忍你受苦。”

    这样儿,又好似跟元月砂极好了。

    元月砂素来不喜别人碰触自己,如今更不自禁的泛起了一股子的厌恶。

    如今的李惠雪,仿佛也变成了元月砂的好朋友,一个受苦受难,语重心长的女人:“我不忍见你跟阿澜好,他那性儿,轻浮放浪,喜欢了谁,都不见得认认真真的。喜欢你时候宠着你,可是一旦不喜欢你了便将你弃如敝履。谁要是一时晕了头,真心实意的喜欢他,那一定要后悔。他这个人,便向来不将女子真心放在心上。”

    元月砂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个儿的手。

    李惠雪却也是用手帕轻轻的擦去了脸颊上的泪水珠子:“我打小,便觉得他性子轻浮,不够沉稳。我夫君虽然不如他俊俏,也没他家世好,可却是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反而阿澜,一把岁数,还如此轻狂,还故意,故意拿你来气我。”

    说到了这儿,李惠雪似乎不好意思,脸颊红了红。

    眼见元月砂没吭声,她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县主性之烈,眼睛里面揉不得砂子,他可配不上你。”

    元月砂流转淡淡不悦:“其实,宣平侯也没你说得这样子差劲。我瞧他呀,还是不错的,对妹妹也是照顾有加,爱惜得紧。司徒夫人,你与他总算相识一场,别的人也还罢了,你是受过周家恩惠的,听说周家,对你十分客气,出嫁时候嫁妆也很丰厚。如今,你倒说起宣平侯不好了。怎么就这样子不知晓感恩?”

    她故意这样子说,就是为了戳戳李惠雪的心口。

    李惠雪果然好似要晕过去了,仿佛喘不过气来,摇摇欲坠,颤声说道:“他,他跟你说,我不知晓感恩?他居然——”

    元月砂打断了李惠雪的话:“宣平侯是仁厚之人,哪里会和人说这么些个不中听的话儿呢?只不过月砂既然对宣平侯颇有兴趣,自然也是不免要留意一二。料不着司徒夫人与宣平侯虽相识日久,可是却并不如何了解她呢。”

    元月砂这样子轻柔几句话儿,顿时惹得李惠雪容色变,不觉心里面酸溜溜的,好生不是滋味。她也是一番好心,为了元月砂好,也是不想元月砂这个小丫头,被周世澜伤着了。可人家不领情啊,好好的,却也是将自己好心充作歹意,好似自己阻她挑个好男人,好似自己有什么歹意也似。这昭华县主,却也是满身都是尖锐之刺,只恨不得将人生生刺得鲜血淋漓。

    这有的女人,便天生就是如此,便将挑个好男人看得极重。别人说句个重话,就眼界尖酸,恨不得将别人用心尽数践踏在脚下。

    不就是想要攀附上宣王府吗,却将自个儿尽数践踏在足下。

    而且,元月砂贞敏以说,倒是弄得自己好似,好似个外人一般。

    不就是靠这点手腕来讨男人欢喜,只怕过会儿就会去周世澜跟前邀功炫耀,一副多爱惜他的样子。

    李惠雪死死的捏着手帕,一阵子心里面不乐意,有些不甘愿:“我这也是真心为了——”

    元月砂打断李惠雪的话:“便算真心为了我,毕竟司徒夫人受了周家恩惠,还是要避忌一二。”

    她又拿李惠雪受惠的事情,却也是堵住了李惠雪的嘴。

    如今,李惠雪却也是说不出话儿来。

    是呀,她毕竟是受了周家恩惠,有了恩惠,似乎也不应该说什么。

    她眼波流转间,委委屈屈,别别扭扭的,脸颊分明有些倔强之色,却又好似说不出话儿。

    李惠雪垂头,不觉心忖,从前周世澜却也有对自己好的时候。

    想到了那些好,想到了那些宠,李惠雪面色渐渐有些和缓了。

    元月砂也只道自个儿也是能耳根子清静了。

    想不到过了一阵子,李惠雪也犹犹豫豫,迟迟疑疑的说道:“其实,其实阿澜就好似个小孩子,性子单单纯纯的。而昭华县主,县主对他情分只怕是有些不真了吧。”

    元月砂向来也是极为沉稳的,可是如今却也是不得不佩服李惠雪,不免对李惠雪服气了。李惠雪前一刻,不是还口口声声,说周世澜是个轻狂浪子,怕耽搁了自己。如今,李惠雪话锋一转,却以周世澜立场,又来劝自己?

    元月砂唇瓣翘了翘,自个儿原本也是不该说这么多话儿,更不该跟李惠雪说这样子多。

    李惠雪却是开始不依不饶了,在元月砂的耳边轻柔绵绵的闹着:“昭华县主看重的是阿澜的家世,可是阿澜是个实在心眼。要是他懂事,早就应该挑一个门当户对的名门淑女,就这样子的结为夫妻了。如今迟迟未成婚,还不是因为她心眼儿实在。只怕,昭华县主伤了他啊。要说成婚,阿澜也该挑个干干净净的,心思单纯的。”

    元月砂心忖,这心思单单纯纯的,眼前不就是有个上好的人选。这司徒夫人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干净呢。不过大约自己若真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怕李惠雪那心里面,顿时也是会冒出十个八个心思,只当自己嫉妒讽刺,又会自怜自伤,觉得自个儿命苦,被人毁了名声。所以元月砂聪明,干脆一句话都没有说。

    倘若遇到别的女子,任是如何厉害的,元月砂的口舌也是不见得能轻饶了去。

    可是遇到李惠雪这样子的,元月砂还当真没什么好说的。

    她就好似一块软泥,你便是狠狠践踏她几脚,她也是未必当真就难受了,反而会沉浸于那极自怜的剧本之中。

    眼见元月砂不理睬自己,李惠雪也是有些急了,不觉伸手,竟也是拉扯住了元月砂的手臂。

    “昭华县主,我求求你了,你不要伤害阿澜好不好,好不好。”

    说到了这儿,她居然是一脸委屈,一脸急切。

    元月砂的唇瓣,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笑意,却也是毫不留情,将李惠雪的手给狠狠拂。

    她回答得干脆利索:“不好!”

    李惠雪泫然欲泣。

    元月砂更极为直接:“就算我不答应,你也是拿我一点儿法子都没有。司徒夫人,你就算哭得死去活来,也一点用都没有的。”

    李惠雪听得怔怔发呆,脱口而出:“这女孩子,哪里能这样子当众议论自己的婚事。”

    元月砂怎么就这样子的不知羞?

    她怎么不能要点脸,不是她的就不是她的,抢什么抢。

    元月砂不觉侧头,对着李惠雪笑了笑,笑容清淡,却也是瞧不出什么在意的。

    李惠雪还当真没没法子了。

    是了,自己这样子柔柔弱弱的,又要脸的姑娘,又哪里能拿,这样子不要脸女子的办法?

    李惠雪慢慢的用帕儿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她脑海之中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周皇后必定也是不会喜欢元月砂的。

    周皇后哪里瞧得上元月砂,必定不会允了元月砂。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心里面一阵子起伏,脑子顿时也是乱糟糟的。她好似想到了什么,却也好似什么都没有想。

    不知不觉,却也是到了皇后罗帐跟前。

    宫婢撩开了帘子,让两位娇客盈盈入内。虽是那等郊野之地,这内里布置却颇为雅致。香炉焚香,令人为之精神一爽。

    一旁的婢女,在元月砂几上奉送上茶果、糕点,又送上清茶。

    周皇后这些日子,似身子也是有些不太利索,面颊之上虽然是扑了一层脂粉,却也是掩不住脸蛋的苍白之色。

    李惠雪不觉问安:“皇后娘娘似容色不佳,可是身子抱恙?”

    周皇后捂住了唇瓣,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方才缓缓说道:“不过是这些日子,秋日里凉意浓浓,染了些个风寒,故而也是有些个不好了,其实也是无甚大碍。”

    李惠雪娇声软语:“皇后娘娘是一国之母,六宫之主,身份尊贵,掌管大局。怎么样,都是应该保重身子,好生将息。这有许多事儿,还要皇后娘娘决断呢。”

    周皇后微笑:“阿雪,你从前养在周家,已然是温顺善良,十分可爱,又体贴入微,善解人意。从前我便是喜欢你,如今见到你了,我喜不自胜,更是连病都好了些了。哎,可惜你嫁入东海,远离京城,也是有些时日没见了。”

    李惠雪也不觉一副伤感样儿:“阿雪当初,也是十分敬重皇后娘娘,更是记得周家的大恩大德。”

    周皇后笑了笑,其实她从前对李惠雪并没有什么十分深刻的印象。她不过瞧过李惠雪几次,只觉得这丫头胆子小,性子软绵,也没什么出挑。周世澜喜欢她,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当多纳个妾好了。可是那时候,周世澜却跑过来,跟自己说要娶李惠雪为妻。周皇后当然不乐意,呵斥了一顿。周世澜却说,绝不会委屈李惠雪做妾,一定要李惠雪做正妻。要是不能做正妻,他宁可一辈子都是不要娶。

    那时候,周皇后只当周世澜说着玩儿。毕竟十几岁的男孩子,那话儿听听就罢了,实在也是不能作数的。这富贵人家的少爷,头一个女人,一多半是身边侍候的丫鬟。第一次体会到男女之情,最初自然也是不免觉得有些个与众不同。可当这些贵族公子长大之后,娶妻纳妾,他们的第一个女人,通常也是被扔到了一边,很快淡忘。并且伴随岁数流逝,那个丫鬟年纪也绝对没有任何的优势。

    然而伴随时间流逝,周世澜似乎是真心的,当年的誓言,他竟一直不变。如今周世澜岁数也是不小了,却也是仍然这样子的放浪形骸,绝无娶妻之念。

    若是从前,周皇后必定还会有那么一丝恼怒。可是如今,周皇后的想法却也是有些个不一样了。毕竟,就算是李惠雪,也比某个人要好些。

    周皇后目光流转,落在了元月砂身上。今日的元月砂,分外好看,一身男装,风姿出挑。方才进来时候,就连周皇后也是不觉瞧得呆了呆。

    可是如今,周皇后的内心之中,却也是越发郁闷焦躁。

    这个元月砂,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周家备受屈辱。从生生被气死的周氏,到死去的老昌平侯名声尽毁。这女子,却也是一再挑衅周家,让周家备受羞辱。更让周皇后无法容忍的是,这个可恨的女子,居然还想要嫁入周家。

    周世澜什么都好,就一点不成,那就是心肠软,太多情了。元月砂就算是揭破了周世澜亲生父亲的丑事,可没想到周世澜还在自己跟前为元月砂说项。说什么一切说不定跟长留王有关系,还说什么这些事情原本存在的,这不过是容人说出真相,算不得针对周家。倘若此事早些年就扯出来,也许萧英就不会恶毒至今了。

    这些统统的废话!周世澜就是贪恋女色!

    从周氏被元月砂气死时候开始,在周皇后心里面,元月砂已然是决计不能留了。

    就算没有后面的事情,周皇后也是绝不会容忍元月砂活命。

    想到了这儿了,周皇后心中郁燥之火却也是禁不住更加的灼热了,忍不住连连的咳嗽两声。

    她又喝了口药茶,润润嗓子。

    耳边却听到了元月砂清润的请罪之声:“上一次月砂在宴会之上,指证萧英,误伤萧家,是月砂不是。月砂也是不知晓如何弥补——”

    周皇后柔声说道:“本宫不至于如此小气,还是能分得清孰轻孰重,这萧英作恶多端,又辱及了我皇族的公主。若非昭华县主不依不饶,也是不至于能救出受辱的贞敏公主。便算是陛下,那也是对昭华县主感激有加的。”

    元月砂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儿:“多些皇后娘娘宽容大度,月砂可谓是感激不尽。”

    她起身时候,盈盈一笑,却笑容美妙,眉宇生光,活脱脱一个绝世美男子的样儿。

    那模样,落在了周皇后眼里,更激周皇后心中之怒!

    不男不女的,简直就是个妖孽!

    而周皇后却也是不觉生生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反而生生的挤出了一缕笑容:“月砂这样儿,可当真是标致。你换上了男装,竟然是比女装都要美上许多了。你这样子的一个可人儿,可当真是招人疼爱。听说,豫王殿下近日来,也是跟你十分亲近?”

    元月砂落落大方:“殿下只是欣赏我的才学,并无其他。”

    周皇后越发的和蔼可亲:“月砂此言,可谓就妄自菲薄了。豫王是何等人物,谁不知晓,百里炎向来不近女色,却待你与众不同。可见,月砂你这个女子,确实也是有些不俗之处。”

    元月砂跟周皇后见过几次面了,每次见面,周皇后言语也都是淡淡的,高贵之中却也是不觉蕴含了淡淡的矜持。可是今日,周皇后却也好似跟从前有些个不一样了。她变得亲近又热络,一口一个月砂,叫得十分的亲热了。

    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微微有些深邃,听着周皇后那殷切的言语说了下去。

    “本宫也是乐意成人之美,如今豫王既然是对月砂有意,所差的可不就是个搭桥牵线的。本宫保证,只要本宫替你做筏子,你必定能顺利进入豫王府,成为豫王府的侍妾。”

    周皇后这样子说着,满意的看着在场之人面色都是一变。

    便是那些个侍候人的宫娥,面颊之上却也是顿时流转了几许的惊讶之色。

    谁不知晓豫王殿下如今势力最大,太子之位,迟早也就是百里炎的囊中之物。别人都说,百里炎身边没有女人,不见得是不近女色,而是待价而沽。元月砂跟随了百里炎,倘若成为了百里炎的侍妾,以后就是百里炎的妃子。这也是令人想都想不到的巨大的福分。而这样子的福分,却也是许多人想要而要不到的。

    靳绿薄不是想了很多年了,可是费尽心思,还不是百里炎身边一个奴婢?

    如今豫王虽然是对元月砂有意,可是纳入房中,成为侍妾,那也不见得是一桩顺水推舟的事情。然而事到如今,周皇后却也是将这件事情这样子的给提出来了。

    便是李惠雪,听得也是微微有些心里面发酸。

    这位元二小姐,果真是好前程,不但已经是有了县主的位置了,居然还有周皇后为了她筹谋前程,可以嫁给豫王百里炎。唉,自己就是命苦,可是早就没有这样子的福气了。她残花败柳,连周世澜都如此残忍的对待自己,便是煊儿也是渐渐不听话。哪里好似元月砂,一番算计,什么都是唾手可得。

    与此同时,李惠雪也是越发不平了,觉得元月砂当真是有些可恨了。这个昭华县主,勾搭的权贵也是不知晓多少。也唯独一个周世澜,将她当真,以为她很好很好。可是人家呀,早就有了些个别的前程,厉害着呢。如今周世澜失望了,可是谁让周世澜瞎了眼珠子呢,当真还以为元月砂很好呢。

    而周皇后说了这些,也是极为满意自己抛出了的诱饵,微微含笑,如此的看着元月砂。

    周皇后也坚信,自己抛出了这个诱饵,元月砂是一定会为之而心动的。

    然而元月砂却轻轻摇头:“皇后娘娘误会了,我和豫王殿下本来就是高山流水的知音,绝无任何男女之情。我又怎么能,嫁给他做侍妾呢。更何况,这婚姻之事,原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又怎么能擅自做主?”

    周皇后原本面颊之上浮起了笃定了笑容,如今那笑容却也是顿时不觉僵了僵,分明也是有些个不可置信。想不到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说话儿,周皇后自然也是恼恨得紧。这简直就是不知好歹!元月砂拒绝了自己,自己的脸蛋之上,就好似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一样,甚是难看。

    周皇后一时没有说话,她身边的秦嬷嬷却也是禁不住开口了:“昭华县主,皇后可是一番好意,你居然是不领情不成?这是天大的机会,只要你抓住了这个机会,便是能一飞冲天,乌鸡变凤凰。”

    周皇后也是反应过来,也温言相劝:“是呀,本宫也是觉得你品貌出色,人才难得,所以想要对你加以笼络,帮衬你一二。以后,你我之间,还可以相互依靠。这帮你之心,自然也是一心一意的了。”

    周皇后也忍不住心忖,这豫王身边的侍妾,料想元月砂本来也是不能够拒绝的。如今她断然推拒,必定也是琢磨不透自个儿的心思。这必然是觉得,自己不见得是全心全意的,所以才会如此心绪。只怕,答应下来,自己又不能为她当真筹谋。

    周皇后盘算着,也可弄那么一两件事,安稳住元月砂的心。

    然而元月砂已然微笑说道:“娘娘误会了,月砂绝无此心。月砂今生所求,却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月砂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此生绝不为妾,只为正妻!”

    一番话可是将什么都说死了,也是断然拒绝了周皇后,再无任何暧昧的余地。

    饶是周皇后善于隐匿情绪,此刻面色却也是禁不住格外的难看了。元月砂这些个话儿,可是当真未曾给自己留脸。

    她这个皇后,能拍胸脯担保,元月砂能做豫王的侍妾,可是她能担保元月砂能做豫王正妻?

    就算周皇后能这样子说,元月砂怎么可能会信,她自己都不信自己能够做得到。

    什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元月砂说的这么些个话儿,这其中最要紧的却也分明是后面一句,她只为正妻。就这么一句只为正妻,就让周皇后什么话都不好说了。

    一时之间,周皇后面色铁青,本来有几分憔悴的容色也是更加难看了。

    她身子往后面轻轻一靠,旋即说道:“罢了,本宫也是一番好心,既然昭华县主不肯领情,那就退下吧。我和阿雪,也再说些个亲戚间的私话。”

    李惠雪也是回过神来,一颗心砰砰的跳。她忍不住想,这元月砂还当真是大胆,居然连皇后娘娘的话儿也是要辩驳了去。自己只是一边瞧着周皇后面色阴沉,已然是怕了。可是元月砂笑容盈盈,那也是不见有半点畏惧之感。

    更何况,周皇后又不是将元月砂推入火坑,而是给元月砂安排那么一桩极好的取出。豫王百里炎,就算是远在东海,那也是威名赫赫的。

    一时之间,李惠雪的内心之中,也是禁不住百味交结。

    元月砂行了礼,却也是缓缓的退了下去,而周皇后的目光,却也是顿时落在了李惠雪的身上了。她微微含笑:“阿雪,其实有些话儿我虽然觉得有些唐突,可是却实在很想跟你说一说。”

    李惠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里面微微一跳,旋即却也是禁不住满脸红晕,垂下了头去。

    周皇后缓缓的说道:“你知晓,我要跟你说什么?”

    李惠雪的嗓音,却也是低了下去:“阿雪,阿雪不知道,阿雪什么都不知道。”

    “哎,你这个可怜的孩子,单单纯纯的,真是让人疼爱。可不似那些个别的姑娘,满身都是心眼子,算计也是多得紧,让人也是琢磨不透。其实,你可知晓,这些年来,阿澜还是很喜爱你的。如今你夫君死了,你也是回到了京城,这可当真是天赐良缘。反正你也是没有孩子,不如,成全你和阿澜如何。”

    李惠雪一阵子头晕目眩,目瞪口呆,她虽然是隐隐猜测到了,却也是没想到周皇后居然是当真说出口。

    她口吃我我的说了两声,可是别的话儿,却又好似说不出口了。

    李惠雪不觉眼泪盈盈,缓缓说道:“娘娘,我,我不知道。”

    “你知道的,这是一桩很好的姻缘,也是应该出现的喜事。你和阿澜成婚,象征着朝廷和东海关系的稳定。就算是你义母,他们在京城的日子也是会更好。难道你不想让他们过得更好,过得安安稳稳的?好孩子,你的婚事,可是能让天下和平。还是,还是你不想听我的吩咐?”

    周皇后很会说话,拿捏李惠雪,自然也是十分轻易的。如今三言两语,已经是让李惠雪晕头转向。

    她旋即面色一沉:“倘若你不肯答应,是否因为你顾忌你的义母,可是睿王府对朝廷有不臣之心,还是你也有心不听我的话儿。”

    李惠雪吓得怯生生说道:“阿雪不敢,阿雪一切都听从皇后娘娘处置。阿雪,阿雪什么都听皇后娘娘的,只盼望娘娘不要迁怒睿王府。”

    是了,不是自己对不起亡夫,是因为周皇后要挟,是因为天下的和平。

    这,自己这样子的小女子,牺牲就牺牲了。

    李惠雪心中酸苦,阿澜总不见得对十分残忍对待自己,总会有几分怜惜,没有心肝吧。

    如今周皇后如此要挟,以后阿澜更是要加意弥补自己才是。

    自个儿,可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周皇后也是满意的,她拿捏一个李惠雪很容易,因为李惠雪根本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女子。更何况,周皇后也看得出来,李惠雪对周世澜是有些意思的。

    不过李惠雪脸皮薄,实在不好意思捅破这层窗户纸。

    周皇后唇角又重新有了笑容了,她极为温和的说道:“好了,好孩子,你这样子才听话,才乖巧。你和阿澜,原本也是一对儿金童玉女。我会费心安排,让你和阿澜水到渠成,你等着我好消息。”

    周皇后旋即,又安抚了李惠雪一会儿,才打发李惠雪走了。

    等李惠雪离去之后,周皇后面色顿时也是阴沉下来,十分阴郁:“好个元月砂,果真是不知好歹。看来,她当真盯上宣平侯了,不然不会拒绝做豫王侍妾。”

    一旁秦嬷嬷也过来,为周皇后揉揉肩膀:“毕竟正妻比侍妾好听些,而且豫王性子冷冰冰的,也没有宣平侯讨人欢喜。她这个女人,总是会做对自己最有利选择。只要嫁入了周家,就算得罪了陛下,得罪了皇后,谁也不能奈何。就算她害死娘娘族妹,娘娘也是不好动手。”

    周皇后轻轻吐了口气:“这原本不是对付她最好时候,可是她作妖,非得勾搭宣平侯。我原本想着,拿着豫王侍妾的名分勾住她,让她缓了对阿澜心思。可这死丫头,心眼活泛,比谁都精灵,竟然是不肯应承。也对,看着靳绿薄,也该知晓豫王侍妾名分可谓是镜中花,水中月,根本是看得着,摸不着的。”

    她眼见那狠戾之意却也是渐渐的,越发的浓郁:“我原本不欲在这秋猎之会上,坏了她名节,闹腾出一桩丑事。毕竟这样子的手段,是有些下作,而且也是出乖露丑。倘若她今日答应我了,我也是不会行此可鄙之事。可是她呢,却也是一口回绝,区区县主,居然比我这个皇后娘娘还要拿大。既然是如此,便怪不得我不客气。”

    秦嬷嬷也附和:“是了,这蝼蚁之辈,米粒之光,却胆敢于明月争辉。当初派给她的宫女,也是娘娘亲手挑选。其中的白淑,更是娘娘拿捏好的,是娘娘的人。那个白淑,娘娘让她往东,她也是决计不敢往西。如今她随着元月砂来到了这秋猎之会,到时候,一杯催情酒水,喝了下去了,顿时也是神魂颠倒,任由人摆布。而那宣王又被娘娘安排,约到了那儿,百里策风流多情,必定不会放过昭华县主。只不过奴婢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她一个南府郡的下贱东西,破她身子,何至于用上宣王?宣王如今虽然是名声不好,可是到底也是皇族宗室。这岂不是,便宜这小贱人?”

    周皇后反而不觉微微含笑:“这才是计划精妙之处,若一个粗鄙之徒,别人会相信一个县主是甘愿跟她通奸?别人只会觉得,元月砂是被人设计了,她也一定会不依不饶喊冤。可是百里策就不一样,宣王十分多情,而且和她原本在江南认识。说两个人有私情,别人也是会相信的。更绝妙的是,赫连清原本是百里策的正妻,你说一说,赫连清为什么死掉的呢?还不是让昭华县主给斗死了的。这等丑事之后,别人也都是会十分的好奇,好奇元月砂为什么会斗死赫连清,可是有什么隐情?”

    ------题外话------

    这章又没写到老聂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