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 绝色惊艳
    阳光明润的透入了房中,百里冽却屏退了下人,解开了衣衫。

    肩头包扎好的伤口,如今又隐隐开始渗透出了血水,额头上的伤口同样透出了缕缕的痛楚。

    然而百里冽那玉色的脸颊之上,却不自禁的悄悄透出了笑容。

    他会死死抓住那往上爬的机会,一点一点儿的,狠狠的捏在了手中,死死的拽紧不肯松开。

    只要给予些许机会,他就好似沙漠之中干渴的旅人,贪婪的吸取每一滴的水珠。

    百里冽解下了染血的绷带,颇为厌憎的扔在了一边。

    想到了姜陵,想到了姜陵刺向自己的那一剑,他那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浓郁的仇恨。不知怎么的,自己倍加仇恨姜陵,恨姜陵恨得咬牙切齿。一边这么想着,百里冽将药粉撒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

    他那玉色的眸子之中不觉流转了一缕阴郁,仿若那淡淡的尘埃,在空气之中流转了一缕淡淡的凉意。元月砂虽然总是柔柔微笑,可是那笑容之中,却瞧不出她内心的心绪。然而面对姜陵那个小崽子,元月砂眼睛里似乎总有一缕淡淡的温柔,这样子的温柔,却从来没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想要了这儿,百里冽不禁死死的咬紧了唇瓣,感受到了唇齿之间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道。

    他想起今日在豫王殿下的府邸之上,在百里炎的身后,那一片垂落的珠帘之后,却可窥见一道婀娜的身影。那个女郎并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就这样儿立足在一片珠帘子后面。而百里炎偶尔一顾,似忍不住笑了笑。

    那珠帘上一颗颗的珠子轻轻的摇曳,晃得百里冽一阵子的心慌意乱。纵然跪在地上,只能看到帘子后面那少女一片衣服角,他也是认出了对方。看来百里炎对元月砂的兴致,一日比一日浓厚了。

    他知晓元月砂贪图权力,如今欲擒故纵,等到这一套戏演完,必定是会投入百里炎的怀抱。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自己不能给予元月砂最好的,凭什么阻止元月砂去追求她想要的幸福呢。

    百里冽内心之中,忽而涌动了浓浓的恼恨,为什么自己遇到元月砂时候,还这样子的年轻,犹如风中的浮萍,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根基。

    百里冽慢慢的捏紧了自个儿手中的药瓶,只要,只要给他十年,他一定会将天下捏在了自己的手中。

    而就在此时,丫鬟却在门外轻柔的说道:“冽公子,杜姑娘说你受了伤,特意送了药过来了。”

    百里冽却也是不觉一皱眉头,杜清姿?

    他根本不如何在意杜清姿,然而杜清姿倒也是极古怪,总是会凑上来,给自己添东西。

    就算是故作贤惠,也未免有些过了吧。

    想到了这儿,百里冽有几分漠然的想着,莫不是,竟然瞧上自己了。

    伴随百里冽的岁数渐长,容貌渐美,他宛如一颗明珠,就在污秽的宣王府之中闪闪发光。而那些被百里策冷待,而无比寂寞的女郎,也禁不住有些对百里冽动了心。

    对于这些女人,百里冽向来也是并不如何的放在心上,甚至敬而远之。他虽然根本不在乎百里策,可羽翼未丰之前,却也是不必触动百里策的逆鳞。

    总有一日,宣王府的一切,都是自己的。

    百里冽淡淡的说道:“都给我扔了!”

    他才不想搭理杜清姿,杜清姿算个什么东西,出身下贱,一个恬不知耻的玩物而已。

    这等女人,百里冽却不屑结交,宁可如此拒绝,好似一巴掌打在杜清姿脸上一样,让这个女人颜面无光。

    很快,百里冽如此不给情面的拒绝,也是传入了杜清姿的院子。

    丫鬟小喜一边替杜清姿揉着肩头,一边缓缓说道:“小姐,你瞧这冽公子,性子也是太不近人情了。你也是一番好意,这样子的殷切,如此费心。却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的不给你面子。”

    杜清姿却不动声色,面上浮起了和顺的笑容:“没关系的,王爷知晓我行事周到那就好了。他无礼是他的事情,咱们这儿的礼数,却也是要弄得十分周全。”

    她慢悠悠的想着,自己笼络百里冽,是因为百里冽和百里策不和。这少年年纪轻轻的,眼睛里面却有着淡淡的薄冰和浓郁的恨意。而那样子的恨意,有些也是因为百里策滋生的。如果百里策死在了自个儿亲生儿子手里面,这岂不是更加有趣?可是如今,却也是有了一个更好的法子,那也是用不着百里冽了。

    一边这样子的想着,杜清姿一边慢慢的玩儿着自己的手帕子,盘算着种种算计。她忍不住想着,自己偷偷递给了昭华县主的消息,昭华县主大约也应当知晓了。

    百里策,百里策,她当真恨不得百里策立刻就去死。

    这样子想着,杜清姿也是不觉蓦然狠狠擦拭了唇瓣一下,内心之中更不觉充满了浓烈无比的厌恶之情。可恨自己还要与百里策虚以委蛇,这个男人碰过的地方,都是让杜清姿不由得觉得万般的恶心。

    这样子想着,杜清姿慢慢的垂下了头去,脸颊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淡淡的妩媚,掩住了眼中近乎凶狠的浓烈恨意。她这样子一个,明面上没有嫁过人的姑娘,却忽而就媚眼如丝,那样子的娇媚更好似娇媚到了骨子里面去了。这番媚态,与她平日里的拘禁温柔,竟似大不相同,很不一样的模样。

    几日过去了,北静侯府萧英之事,固然是骇人听闻,可是闹腾了几日,那些京城百姓热情也是消失了不少。有关萧英的种种传闻,如今被闹得绘声绘色,诸多版本。据说这位忽而获罪的北静侯,糟蹋了贞敏公主,之后就被锁入了牢狱之中。然而这位做过将军的侯爷,据说居然从京城大牢之中逃了出来,再然后就没了消息了。

    别人都说,萧英是逃去了东海,投靠睿王爷了。只有东海睿王,才会收留这样子的朝廷重犯。然而这位入京为人质的睿王妃,却从来没有回应这样子的流言蜚语。这位传奇的女海盗,如今再入了龙胤,却也好似安安分分的,竟似一点儿也不关心别的事情了。

    可也有人说,这京城大牢守卫是何等的森严,萧英又怎么可能轻轻巧巧的,这样就逃了出去?想来是陛下好名,不乐意丢了面子,偷偷将萧英给杀了。据说那些个远离京城萧家家眷,也是莫名其妙的尽数死绝。那些尸体被扔在了路边,血肉模糊,看着就是令人觉得十分可怖。那些鲜血,流得到处都是,据说有人瞧见了,竟似生生的被吓疯了去。

    然而纵然这些个流言蜚语传得如何的绘声绘色,却终究无真凭实据,又如新的动静,渐渐也是停歇了下去。

    伴随秋意凉凉,如今龙胤冬日的秋天,下了好几场凉凉的雨水,天气一天天被浇凉了,似也浇去了民众旺盛的热情。毕竟这位北静侯,于京城百姓而言,终究是个无关痛痒的人,终究没什么要紧。

    等那秋雨停歇,天空一片蓝碧,天气又好起来时候,满京城的百姓,似乎也是有了新的关心的对象。那便是那位月意公主,如今又回到了京城。

    这位月意公主,也是宣德帝的亲生女儿,本名百里雪。据说她原本是二月里面生的,出生的时辰也不吉利。她母亲是宠妃,生她时候难缠断了气,故而如今的皇帝嫌弃这个女儿晦气,很会克人,也是打心眼儿里面不喜欢。

    论美貌,这龙胤皇族之中,自然是以贞敏公主最为出挑。可是若论才智聪慧,这月意公主却是冠绝整个龙胤皇族。她打小虽不受宠,却是雨雪可爱,聪慧伶俐,小小年纪,便已然不俗。而她更假扮皇子,混去听课,虽为女儿身,却又爱去学那击剑之技。便是宣德帝对她存了心结,也不得不多瞧她两眼,渐渐也是喜爱起来,忘却她是个二月生的不吉之人。

    这原本也还好,可到了这月意公主十岁时候,可巧有神相袁素来到了皇宫。宣德帝也想起了自己这个女儿,一时不觉心有所感,让袁素为这女儿批命。

    袁素说百里雪女生男相,若为男儿身,便可建功立业,然而这命落在了一女子身上,却分明是大大的不吉。百里雪生得此相,天生妖孽,本为灾祸,留在宫中,龙胤必定是会倾倒覆灭在她手中,有那毁家灭国之祸。

    宣德帝听了,自然也是不觉大惊,并且也追问袁素,可有那解局之策。

    袁素只言,此女除非狠下心肠,立刻杀之。要不然,就送出皇宫,永世不能踏足于京城。唯独这样子,才能保佑龙胤国运不衰。

    据闻当时宣德帝甚至不觉心生杀机,想要杀掉这个女儿。亏得他性子素来是优柔,又兼有朝臣劝阻,说无辜之女,杀之不慈。故而宣德帝最后硬起心肠,将这女儿送出了京城,此生此世不必相见。

    这原本是几年前京城旧闻,京城百姓也只当这位月意公主此生也是不能够再回来了。

    然而如今,这位月意公主从清幽念经的地方回到了京城,她此举甚至得到了宣德帝的允许。

    原来当初给月意公主批命的相士袁素断言,如今星宿移位,气运转换,百里雪的煞气已经是不能威胁到龙胤的国运。如今时移世易,还需要百里雪回到了龙胤,更增皇城巍峨龙气,更能压得住四方鬼魅。

    宣德帝笃行相士之言,无不应允。

    而这位已然长大,亭亭玉立的月意公主百里雪,自然也是让京城百姓好奇极了,也是不知晓她如今究竟是何等风姿。

    不但百姓们心生好奇,议论纷纷,便是满京城的贵族男女,也是无不对这位有几分神秘之意的公主百里雪颇为好奇。

    这位月意公主方才回到京城,便已然要去参加这一次皇族的秋猎之会。

    到时候她一展芳容,京城的贵女们更可愧疚,这二月生有煞气的公主究竟是什么模样。

    而此时此刻,在京城的昭华县主府邸之中,院中一颗古老的银杏树已然是黄了叶子。如今清风拂过,一片浓黄色的叶片却也是轻柔无比的就此落下来。

    县主府中下人们,如今却也是一片忐忑之中,很是不安。

    不错,如今萧英是被处置了,而陛下一时之间也是并没有处置元月砂。然而元月砂自己却不该如此无礼,当众冒犯了宣德帝。此举虽然是狠狠的斗赢了萧英了,然而皇帝心中到底也是会加以嫉恨,并且绝不会欢喜的。

    陛下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得罪了陛下,县主以后日子如何,总是让人难以捉摸的。

    这一时的风平浪静,也许不过是陛下等着别的什么人都将这件事情忘记了,然后再奋力一击,加以践踏。

    昭华县主府的女官青眉,轻盈的送上了莲子汤水,心里面却也是不自禁的掠过了一缕淡淡愁绪。她是宫里面出来的,说到了礼数,可是比谁都懂。她也压得住场子,前几天府里有些小丫鬟,议论些个主子的事情,那话儿也是说得有些不好听。青眉也是当时就变了脸色,狠狠赏赐了一顿板子,也是未见有那半点客气。如今府中上下,虽然还是有些个惶恐之意,到底也是不敢露到明处。青眉暗暗叹了口气,这规矩自然不能乱的,可是自己何尝没有一些想法呢。

    县主为了争一时之气,却也是得罪了萧英,别人都会觉得元月砂不智,这件事情也是做得不应该。以后前程如何,还很难说。像青眉这样子宫里面打发出来的女官,以后若元月砂出了事儿,自个儿会如何,她觉得也是难说得紧。

    就好似元家,县主让自己送些个补品给元老夫人。大约,也是想缓和和元家的关系。然而元家的人冷着脸,不咸不淡,只说什么如今元老夫人已经病重,不好见客,感激县主关心云云。那样儿,可谓是皮笑肉不笑,到最后,青眉走了一趟,却连元老夫人的脸都没见到。这京城的元家,果真也是势力得紧。原本县主还好时候,虽然是有些矛盾,走动还是有的。如今却也是将姿态都闹到了明面儿上,摆明就是不待见县主了。

    然而青眉也是瞧不透自家主子,元月砂装出来也好,没装出来也好,这些日子,倒也是坦然得紧。她好吃好睡,什么都没耽搁。想到了这儿,青眉微微苦笑。这倒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元月砂这样儿,也是让府中下人那七上八下的心稍稍安稳了些。

    青眉打断了自己繁复的心绪,却也是端着这碗汤水,到了元月砂的房中。

    元月砂才刚刚小睡了一会儿,皮肤可谓是白里透红,娇艳得紧。

    湘染这丫鬟,也站在元月砂身边,和元月砂说话儿:“豫王府那边传来了消息,豫王说了,让县主不要懒着,这次秋猎之会,你也要去。”

    青眉听着顿时一喜,原来自家主子和豫王竟似有了交情,难怪居然是这样子的沉得住气。若有百里炎庇护,就算是得罪了陛下,也不至于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不过这喜意只不过是在青眉的心口动了动,没有敢露在了脸上。当然青眉也是知晓分寸,更没有问出口。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子的,这主子不让你知晓,你问东问西,只会是自讨没趣儿。

    青眉当然也是看得出来,湘染比自己更为得宠,也更让元月砂喜欢。不过青眉并不觉得有什么,先来后到,来日方长。既然湘染跟随元月砂的日子久一下,那么她更得元月砂的喜欢,那也是一桩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元月砂盈盈起身,因为刚刚睡醒的关系,一头乌黑发丝就这样子散在了素白的衣衫之上。

    她眯起了眼睛,一双眸子之中,慵懒里面蕴含了淡淡的娇美。

    元月砂手指头捉住了勺子,慢慢的喝了一口莲子汤:“既然百里炎都说了,我不去又怎么能成。”

    听得青眉一颗心却也是不觉砰砰一跳,又怎么可以直呼豫王殿下的名讳了?

    元月砂却也是忽而抬头,含笑对着青眉说道:“对了青眉,你久居京城,大约也是熟悉宣平侯周世澜了。如今你挑一件礼物,估摸着他能喜欢,然后我便送去给他。上一次赏菊的宴会之上,我总是得罪他了,有些冒犯。送件礼物,也算是赔罪。我不会挑东西,瞧你性儿稳妥,还是你替我挑件东西,那才好了。”

    青眉轻轻的福了福:“县主夸奖奴婢了,奴婢先去想一想,再让县主拟定,瞧可以还是不可以。”

    她心忖,元月砂这话儿倒是说得不错,得罪了宣平侯了,当然也是要弥补一二。

    元月砂乖顺的喝着莲子汤,有些漫不经心的想,东西让青眉去挑就好了,她才懒得去为周世澜挑东西。她掩不住内心的一缕烦躁,萧英已经是死了,如今自己唯一的线索,那就是周世澜。

    她要亲近周世澜,再慢慢的打探当年的真相。

    可周世澜虽然是有些心肠软,人可不笨,既然是如此,也许自己应该想个法子,哄着周世澜说一说。

    而这个法子,如今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并没有头绪,却也是只能先行亲近了周世澜再做处置了。

    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却也是渐渐的有些个深邃。

    青眉在一边却也是无比的感慨,县主如今小口小口喝着莲子汤的样子,是如此的乖巧,如此的温顺。她难以想象,元月砂会如京城传言之中那般,咄咄逼人,居然胆敢连陛下都敢顶撞,还狠狠的咬死了萧英。若非外边均是这般传闻,元月砂也是没有丝毫否认的意思,青眉都是会以为,那些谣言,是故意污蔑元月砂,让元月砂这样子的处境堪忧了。

    元月砂慢慢的喝着甜甜的莲子汤,眯起了眼珠好似猫儿看到了老鼠一样,不觉流转了一缕狠光。

    要不,捉住周玉淳吓唬周世澜?

    她旋即否认了这个念头,不成的,在龙胤京城,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子的简单粗暴。

    纵然自己是心中郁闷,也是不能够因此慌了心神。

    转眼之间,就到了秋猎之期。

    元月砂换上了一套新做的衣衫,她挽起了发丝,换了一身淡青色的男装,上着窄袖短衫,下撒胡裙。如此一来,纵然是在马上,也是不觉方便了几分。一时之间,一个极美丽的姑娘,一转眼顿时化为了一个俊秀的少年郎。

    就连青眉,也是不觉微微一怔。她盯住了元月砂的男装,不觉脸颊红了红,竟似有些个心魂动摇。一转眼,方才想起来,眼前这个极为俊秀的少年郎,乃是自家的主子化妆而成了。却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元月砂换上了男装,竟好似有股别样的韵味,令人不自禁的心驰神摇。

    青眉有些话儿,也有些说不出口。

    自家主子,那女装时候,娇柔美丽,那也是个极为可人的姑娘。说到容貌,原本也是极好看的,也算是中上之姿。可是换上了男装,却似比女装好看几分,分明就是个绝世的美男子。褪去了平素的娇柔,竟有几分变幻不定的魅惑风流,令人不觉为之而心动。而那样子奇特的韵味,竟然也是其他的女子,都是决计不会具有的。真是不知道,为何元月砂换了这一身男装,竟有如此的风流。

    龙胤京城,颇多美男子,不但京城的贵女们一个个的津津乐道。便是各府之中的下人,也是不觉议论几句。纵然是够不着,难道就不能秀色可餐,为之而心动吗?

    那宣王府的冽公子,已然是以容貌出挑而闻名,然而如今倘若站在元月砂面前,想来必定是会被比下去。青眉内心之中,甚至浮起了一个奇异的念头,就算是长留王殿下,眼前这个艳丽的少年,那也是不会给比下去。青眉这也并非是凭空想象,她在后宫之中多年,也是见过了那些个后宫主子。她偶尔,也是撞见过百里聂几面,也是见过这位长留王殿下的。

    元月砂眼珠子轻眯,却也是蓦然觉得说不出的舒坦。还是男装好呀,这一身男装,穿在了身上,才会舒服。甚至,她的举止也是觉得舒服了很多,没有那么多拘束。

    自己来到了京城,牺牲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让元月砂不觉怀念起了从前的岁月。那时候,又是何等的痛快。

    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她的手指却蓦然抚摸过自己的脸颊,瞧着镜中的自己,有几分熟悉,可是也是有些个陌生。到底恢复了女儿身好几年了,有些事情,已然是悄无声息的改变了。而如今的自己,却已然是跟过去截然不同。纵然是换成了男装,也不会让别人当成真正的少年郎。就算是一时迷糊,瞧得久了些,却也是必定能看出几许的端倪的。

    而无论是元月砂还是青眉,都并不知晓,元月砂之所以男装十分好看,也是因为她换上男装之后却也是不自禁的释放的本性,令之一切都变得更有光彩。

    今日天气极好,晴空万里,京城的御用猎场之上,已然是权贵云集,十分热闹了。

    无论什么时候,那些贵女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却永远是苏颖。

    她实在是太美丽了,稍作打扮,已然是倾国倾城,更不必提今日苏颖费尽了心思,浑身上下都是用心搭配。

    今日苏颖,一身衣衫是最上等湖水绸子剪裁而成,裙摆却也是最上等的湘绣,刺绣渐变,栩栩如生。伴随着苏颖行走,那裙摆之上的花朵仿佛都能冉冉绽放。如此一来,更衬托得苏颖好似一朵极为娇艳的牡丹花儿,亭亭玉立,惹人为之心动。

    而苏颖浑身上下,最为引人注目的,却也是她头上一枚极精巧的玫瑰花环饰,花朵精巧,却也是侧挽发丝,更将苏颖一张极为娇艳的容貌衬托得更加的好看了。在场的女郎,也有凑趣的,不觉询问:“苏三小姐,你这发间首饰,好生特别,却也是不知晓是在哪家铺子,前去打造的,不如我们也去打造几件。虽然这戴在了头上,必定是没有苏大美人的美丽,却也是必定能增加几分颜色不是。”

    苏颖轻轻的垂下头,仿若是有些个不好意思:“这区区俗物,何足挂齿,刘夫人,你可不要这样子说了,当真是折煞颖儿了。这些不过都是身外之物,只不过我喜爱摆弄这些,也不过是些个上不得台面的小爱好,哪里配让夫人们如此议论呢?”

    她心里面却冷冷讽刺,这刘夫人什么岁数了,皮肉松弛,面容难看。如今那一身锦绣衣衫,穿在了刘夫人身上,那也是如此的浪费。可惜她却也是不知自爱,居然还妄图佩戴和自己一样的首饰。苏颖是极为骄傲的,甚至是有几分自负,在她看来,自己的一切都是要独一无二。倘若刘夫人有跟自己一样的首饰,就算这件首饰价值千金,那么苏颖也是会生生的毁了去。

    然而无论苏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她面上的表情却也永远是如此的恭顺,当真是令人挑不出任何的错处。

    刘夫人也是察觉不到苏颖内心之中的恶毒之意,她不觉微笑说道:“三小姐怎么可以妄自菲薄,我等女子,这一生所求,不过是女为悦己者容,打扮自己,才是正道。否则,又怎么能祈求得到夫君的宠爱呢。”

    苏樱听得有些不顺耳,这刘夫人这样子说话儿,岂不是在暗示,暗示自己的姐姐以后要以色侍人,那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她立刻微笑说道:“是呀姐姐,你头上的首饰,还真是好看。只可惜,这些首饰都是洛家专门打造,独一无二的。多亏外公疼爱,我们苏家的女儿才能得到这样子独一无二的首饰。不过,却不能跟别的人分享了。”

    刘夫人虽然笑着,笑容却也是禁不住有些僵硬了。她虽然是很不开心,可是谁让别人偏偏就是有一个好外公呢。洛家的巨富,谁都知晓,谁都明白苏家姐妹身上的东西,件件都是十分金贵的。自己一时失言,说话可是自讨没趣儿。而自讨没趣儿的刘夫人,很快也是被大家所摒弃了,很快她们也是也围绕着苏家姐妹说话儿。

    苏颖无疑是最美丽的明珠,她这样子盈盈一站,那些个少年儿郎爱慕的眼神,顿时也是好像不要钱一般,这样子纷纷投射过来。而这样子的眼神,对于苏颖而言,竟然是家常便饭,她身子早就已经习惯了。她微微含笑着,笑容是那样子的美丽,又是那样子的可亲。

    上午温润的阳光轻轻的落在了苏颖的身上,仿佛在苏颖身上折射了淡淡的光晕,这更加让苏颖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她听到了这些京城女眷议论萧家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提到了贞敏公主。苏颖有些不屑的想,这些京城的女眷,就是这样子的无聊透顶。她们的脑海之中,却也是永远没有更有层次的东西,所追求的一切,是那么样子的庸俗。可是自己呢,却也是如此的命苦,居然是困于这样子的庸俗,不得不虚以委蛇,假装对这一切很有兴趣。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知晓自己决不能太过于特立独行,那样子对自己也是没有什么好处。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自然也是需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矩。就算这些个规矩让苏颖十分厌憎,她也是不得不装出十分柔顺的模样,让自己显得十分的可亲。

    不过如今,有关于贞敏公主议论,却也是极大的取悦了苏颖。

    在苏颖的心里面,贞敏公主自然决不能跟自己相提并论,可有一样东西,却也是让苏颖为之扎心的。那就是贞敏公主虽然是蠢钝如猪,却到底有一张极为美丽的脸蛋。甚至那张脸蛋,还稍稍比苏颖美上那么一些。

    她的心里面却也是不觉微微冷笑,心想如今却也是胜负已分了,毕竟贞敏公主明明拥有极高贵的身份,一切美好的未来,却被她自个儿生生的毁去了,到最后甚至什么都没有剩下来。如今贞敏公主虽然已经摆脱了萧英了,可是却也是彻彻底底的毁掉了。从今往后,贞敏公主这朵娇艳的花朵,已经是没有机会,也是没有资格,跟自己争奇斗艳!

    而如今,在阳光之下盛开的那朵鲜花,却仍然是她苏颖,她永远都是常胜不败的。

    苏颖嫣然一笑,她想到了那一天,也就是贞敏公主挑选夫婿的那一天。苏颖发现了一件极为奇妙的事情,她不自禁的靠近了萧英,鬼使神差,对着萧英说道:“萧侯爷,你如此喜欢贞敏公主,可是你难道没发现,贞敏公主也是对你有意的吗?只要,你有足够的胆子,就能将她这样子的摘下来,轻轻的放在你的怀中。”

    她那时候,看着萧英变幻莫测的面色,却也是轻轻的加了一句:“只要,是公主自个儿乐意,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萧英什么都没有说,可是眼神变幻见,却也是分明已经坚定了信心,有了自己的主意。如今想来,确实是自己这句话,给予了萧英一种勇气。

    她看出了萧英喜欢贞敏公主,也看出了贞敏公主对萧英有那么一种朦胧的好感。而苏颖呢,自然也是将这么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就这样子的挑破了。然后,才会有以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这可真有趣了啊,就算是到了现在,苏颖仍然是为了自己那时候的奇思妙想而觉得得意不已。

    她也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居然是这样子的有趣,居然是这样子有意思。毕竟自个儿那时候,只不过是想要让贞敏公主行差踏错,成为别人的笑柄。而且,既然有了贞敏公主之后,那么元月砂的婚事也会告吹,那么元月砂也是会成为了失败者。元月砂既然是得罪了自己,那么苏颖也是绝对不会客气,也是会这样子极为狠辣的对付元月砂。

    比起贞敏公主,那时候她内心之中更恨的是元月砂,针对的也是元月砂。

    可是没想到,事情发展,远远也是比苏颖预期的要美妙得多。

    想不到,萧英居然是这样子的变态。贞敏公主不但失去了全部的名声,而且一切都是被生生的毁了去。至于元月砂,她也是得罪了陛下,成为了陛下眼中钉。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就算是现在,苏颖还是佩服自己。

    想不到,萧英居然是这样子的变态。贞敏公主不但失去了全部的名声,而且一切都是被生生的毁了去。至于元月砂,她也是得罪了陛下,成为了陛下眼中钉。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就算是现在,苏颖还是佩服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