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 杀害无辜
    如今自己,好似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一无所有,只有将自己变成了野兽,才能够获取生存的希望。

    他听着自个儿耳边叮叮咚咚的铃铛响,听着那海陵余孽清清脆脆的数数声音,风声轻轻的拂过了萧英的耳垂。一切宛如当年一般,令人厌憎又恐惧。

    恍惚间却仿佛听到了皮鞭的声音,好似感觉到了皮鞭一下下的抽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就是一只猎犬,终日为了不同的主子追逐猎物,怎么也不能够停下来。

    倘若他稍稍迟缓,主人的鞭子就会落在了自己的背脊之上。

    就好似如今,纵然浑身剧痛,却也是不由得继续奔跑,直到流进浑身的鲜血,才能够停下来。

    他喉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面容却禁不住狰狞而扭曲。

    不会的,自己才不要就此死去。他不会甘心,心里面更加不会痛快。

    此时此刻,又岂是气馁时候。

    那小贱人倒也凶狠,可到底是黄毛丫头,又怎及得上自己心狠手辣,手腕残忍?

    他不会轻易饶了这丫头的,就算受尽羞辱,身败名裂,成为弃子,又身受重伤。可要他萧英,心甘情愿的去死,那可谓想都不要想的。

    而这一瞬间,萧英眼中一缕狠色,却也是禁不住一闪而没。

    元月砂应该果断的杀了自己,而不是一时兴起,玩什么人猎的游戏。

    她会后悔想要玩弄自己,会知道自己是何等凶悍之物,不容她这般欺辱。到时候,谁才是猎物,那也说不准。

    他听到了那小贱人已然数到了十五了。

    然而估算距离,那也是应该差不多了才是。

    他记得这个位置,应该是有一条小溪。

    元月砂说得对,自己对皇家猎场是十分熟悉的,这其中得多谢章淳太子一些并不太上得台面的污秽嗜好。所以元月砂原本不应该挑中这个地方,作为游戏的场地。

    咚的一声,萧英跳下了水。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潜入了水底,让那冰凉的水没过了自己的头顶。

    溪水洗去了血腥味道,更遮掩住了铃铛声音。

    更不必提,潜入了那水中之后,便是身上的痛楚,也好似减轻了几分了。

    他游了几下,过了十数丈,才小心翼翼的,轻轻的抬起头,换了一口气。

    旋即萧英又一脑袋扎入了水中,继续借着溪水前行。

    数过了二十下,元月砂方才轻轻转身,秀润的唇瓣更是不自禁的透出了一缕浅浅的笑容了。

    她又再次举起了那柄轻盈的宝剑,此时此刻,她那一双眸子,竟已然是沾染上了盈盈青色!

    那样子秀润的青色,宛如什么妖邪入瞳,却不禁煞是可怖。

    而这一双盈盈双眸之中,更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淡淡的凉润之意。

    软剑轻薄,剑锋却是明润,宛如一面镜子,可巧便是映照出这一双妖邪一般的眸子。

    惹得元月砂竟不自禁的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了。

    这一双妖瞳,记得第一次出现时候,是一次任务之中,因为极致浓烈的愤怒和恐惧,她生生的杀死了原本比自己更为强悍的对手。便是在北域这个组织之中,元月砂这一双眼睛,也是分明成为了妖物的象征。别的人都不自禁的躲避这个小小的女娃儿,好似在告诉元月砂,纵然是冷血的杀手之中,元月砂也是那无比凶狠的异类。而此时此刻,元月砂一双眸子更是不自禁的寒意浓浓,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惊。

    每一次她双眼染上了青煞时候,其实神智无疑是极为清明的,可是内心之中却宛如被火灼烧一样,流转了浓郁的焦灼和难受。

    直到,那一天苏姐姐看见了自己这样子的眼眸,那片温软的手掌轻轻的抚摸过自己的脸颊,内心的愤恨与焦躁方才烟消云散。

    她记得苏姐姐温柔的样子,以及说话儿时候好听的嗓音。

    “阿麟,你眼睛这样子,真是美丽。”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蓦然眼眶发热。

    这世上只有苏姐姐,才会觉得自己这双染满杀意的眸子是好看的吧。

    别的人,只会觉得害怕。

    不知不觉,她已然禁不住泪流满面了。

    从来到了京城,她不允许自己失态,更不允许自己在人前露出这样子一双眼眸。初见百里策时候,她险些失控。可那次以后,她已经学会反省自己了。

    而如今,她终于可以放纵自己,露出这双恶鬼般的眼眸,纵容自己的杀意,恢复了自己的武功。当年因为苏姐姐手指抚上了自己脸颊消失掉的焦灼难受,如今却也是不自禁的再油然而生。

    就算之后有磨骨之疼,撕裂之痛,她也是甘之若饴,并不觉得如何苦。

    这人世间,除了复仇能让自个儿愉悦,又还能有什么事情能取悦自己呢。

    她纤弱的身影,也一步步的踏入这黑漆漆的森林之中。

    而少女的唇角,更不自禁的流转宛如地狱修罗一般的冷笑。

    萧英临死之前,要让他受尽折磨。最好是给予他一个希望,然后将这个希望狠狠的践踏在足底之下,生生的蹂躏粉碎。

    而此时此刻,萧英却沉溺于这溪水之中,身躯轻轻的颤抖。

    他没有武器,元月砂这个贱人也不会给他武器。他所能用的,是一小片锋锐的铁片,是方才离开时候,从地面捡起来碎去的铁笼的一片残骸。

    而这片铁片并不锋锐,甚至有些钝,连件兵器也是算不上。

    然而如今,萧英却用那钝刀子割肉,将自己的肉一点一点的切开。这是何其痛楚,更不必说这样子的痛还是萧英自己加诸于自己的身上。他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更加残忍的将肉一点点的划开。

    流出的鲜血很快被冰凉的溪水冲走,饶是如此,这巨大的痛楚却也是让萧英身躯轻轻的颤抖。

    可他也是极能忍耐,竟然是没有去哼那么一声。

    最后,他伸手一挖,却将那枚系在血肉身躯之上的金色铃铛生生给抓出来。

    那沾满了鲜血的链子,夹带着一块属于萧英自己的血肉,就这样子生生的扯出来!

    这丛林之中,带着这么一个会响动的铃铛,无疑也是极大的拖累,更容易暴露自己的存在,输掉这场狩猎。

    饶是如此,萧英原可用什么塞住了这枚铃铛,让它不再响动。原本,也是不必将这枚铃铛这样子硬生生的扯出来。

    然而他偏不,却偏生要这样子做。

    取下了这枚铃铛,这件东西会成为一件完美的诱饵,可供他使用。这将是属于萧英的道具,也是会十分有用。

    水底下,男人的唇角不觉浮起了一缕狞笑,竟似有些凶狠。

    他这头猎物,可不会逃,可是会反杀,趁机反败为胜。

    他强忍着自己身躯传来的巨大的痛楚,努力让自己冷静。

    元月砂耳目聪慧,自然能听到落水的声音,自然也是会猜测到了自己跳入了这溪水之中。

    这个狠毒的女子,必定是会沿着溪水,寻觅踪迹。

    倘若自己上岸,那草丛之上必定会留下了湿润的血迹和水痕。她再追寻而去,寻觅到自己,再将自己狠狠的斩杀。

    她偏偏不知晓,自己潜水不久,就停住了身子,静待元月砂从他身边经过,沿着溪水向着下游追随。

    这个距离,是萧英可巧选好的。

    元月砂追寻到下游,迟迟未曾瞧见自己上岸的痕迹,到时候,必定会察觉到了不对。她会察觉到自己的把戏,再沿着下游追溯而至。

    元月砂不傻,不会被这种把戏欺瞒。单凭如此,就想要逃脱元月砂的追捕,那自然是不可以的。饶是如此,一来一回,元月砂必定是会浪费时间。

    乃至于给自己可趁之机。

    这个时间自然是不多,却已然足以让萧英布置好一个陷阱。

    冰冷的溪水下面,萧英的唇角不自禁的掠起了一缕狞笑。

    他很有耐心,等待元月砂的足步声远去了,再缓缓的从水中起来。

    今日月色正好,如牛乳一般将清辉撒向了大地。而这树林晦暗的阴影,却仍然是不自禁的透出了几许的森森漆黑之意。

    萧英一步步的从溪水之中起身,也许因为脑子里面的兴奋和嗜杀之意,连身子之上的痛楚仿若也是轻了不少,微不足道。

    他死死的咬紧了唇瓣,眼中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狠光。

    萧英一步步的步入了森林之中,将那枚从血肉之中挖出来的铃铛塞住了,再轻轻的挂在了树枝之上。再扯下了衣衫,挂在了铃铛之上。

    旋即,他极快速的摘了几样气味浓重的野草,嚼碎了抹在了自个儿的身躯之上。

    他努力不留下任何的痕迹,隐蔽在一旁。

    那铃铛被塞住了,被林中的清风吹拂,也是没有叮叮作响。只不过那铃铛偶尔撞到了干燥的树皮,却发出了极为细碎的咚咚之声。仿若是不小心动了动,因此竟弄出了响动。

    计划很是简单,元月砂察觉不对,原路折返,发觉自己上岸的痕迹。她顺着追寻而来,发觉铃铛被风吹动发出来的细碎声响,则必定以为是自己动作闹腾出的细碎动静。她必定以为,那铃铛所在之处,便是自己之所在。到时候,她背对着自己,却被铃铛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而这个时候,则是属于萧英的最好的机会。

    如今自己受伤颇重,又没有趁手的武器,原本不是元月砂的对手。然而趁着元月砂心神微分,必定能让元月砂措手不及。

    他偷袭过百里聂,虽然是失败了,可是这不过是因为萧英对于百里聂的错误判断。而他也相信,自己绝不会对着元月砂犯下此等错误。他轻轻的合上了眸子,不觉回想起那个白衣蒙面少女的一招一式。那个女郎不就是元月砂?至少,元月砂的实力,他心知肚明,并不会错算。

    这样子的思忖之际,萧英已然是听到了丛林之中传来的细碎动静,蓦然睁开了双眼。

    他敏锐的五官并未放过这样子细微的动静,而此时此刻,元月砂已然是盈盈而来。那素色的身影,在月色的映照之下,不觉闪闪发光。

    萧英心中却打了个突,纵然知晓元月砂明白中计之后会加以折返。然而,却也是并未想得到,元月砂居然是来得这样子的快。

    照着萧英的顾忌,元月砂会来得迟一些。

    然而自己刚刚布置好这个陷阱,元月砂已然是盈盈归来。这只能证明,元月砂比自己所预料的更加聪慧。他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却也是不自禁的捏紧了自己手中的铁片,这是自己唯一的武器,唯一的希望。

    越是紧张,萧英却也是越是沉得住气,甚至故意放缓了自己的呼吸。

    果然那道轻盈的身影,顺着痕迹,却也是一步步的盈盈而来,黑夜之中宛如山林之中的精灵,又宛若能勾人魂魄的勾魂使者。

    清风吹动了铃铛,敲打着树皮,发出了咚咚的声音,虽然细微,却已然引起了元月砂的注意了。

    这正是萧英的高明之处,若铃铛不被塞住,就算发出了动静,只恐怕元月砂也是会心生疑窦。毕竟自己再怎么愚蠢,也是不见任由铃铛做响。所以他将铃铛就这样子的塞住了,却会因为清风吹拂,发出了金属敲打树皮的咚咚声音。

    而这样子的动静,自然显得是因为萧英一时不小心,所以才会泄露形迹。

    一瞬间,元月砂转身,盯住了铃铛响动之处。

    一瞬间,元月砂那纤弱的背脊,却暴露在萧英跟前。

    一瞬间,萧英蓦然突袭,拼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不顾身躯的痛楚,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着元月砂扑了过去。

    一瞬间,元月砂却也是猛然转身,雪白光彩一动,正是月色之下盈盈的剑光。

    月光可巧便落在了少女的脸颊之上,那张精致的脸颊,沉浸于月色之中,已然是有几分晦暗。

    可那一双眸子,却掠动了缕缕莹莹的青色,竟似宛如恶鬼。

    咚的一下,萧英双膝跪地。他好似断线的风筝,这样子忽而就跌落在了尘土之中,所有的动作也是硬生生的被截断,就此坠落。

    那一道剑光,削断了萧英膝盖经脉,血流如注,让萧英不得不跪倒在地。

    这一刻,萧英成为双腿不便的残废。

    而他已然来不及哀悼自己失去的双腿。

    眼前的少女,精致面颊之上不觉浮起了一缕笑容,竟似森罗地狱来的恶鬼,却脆生生的说道:“哎呀,抓住你了。”

    旋即,却也是剑锋轻撩,萧英脸颊之上,顿时被挑破一道深深的伤口。

    伴随元月砂收回剑锋之际,一贯强硬如铁的萧英,却也是发出了极为凄厉的惨叫。

    而那样子的惨叫,回荡在漆黑的森林之中,显得说不出的可怖,也是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月光轻轻的落在了元月砂轻薄的剑锋之上,只见那剑尖之上,挑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子!

    萧英的脸蛋之上,如今也是添了一个血窟窿,原本该有眼睛的地方,如今也只有那么一团血肉模糊了。

    元月砂随意一甩,那眼珠子顿时也是被扔在了地上,滚在了沙土之中。

    而少女的面颊之上,却也是流转了一片说不出的厌憎之色了。

    萧英不自禁伸手捂住了脸颊,而他能动的那只手,也是那只攻击元月砂的手,如今却已然是残缺不全,竟然是失去了三根手指头。

    此时此刻,月色下的萧英,宛如恶鬼。

    而那月砂下的元月砂,却好似被恶鬼更恶,更是狠辣。

    而此时此刻,萧英眼中却也是充满了惊惧。

    那双青色的眼眸,他纵然是没有见过,可是也是听说过的。

    这海陵的战神,战场上的修罗,地狱之中的恶鬼,便是可巧有一双青色的眼眸!

    想不到啊!当真想不到啊!

    那一日,他还以为元月砂是青麟的姬妾,可是谁能想得到,如今这个娇美的少女脸颊之上却偏生有那么一双青色盈盈的眸子。

    而她的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淡淡的冷笑。

    萧英蓦然发狂似的惨笑:“你,你居然是青麟?飞将军青麟没死也还罢了,你,你居然是个女人,是个女人!”

    元月砂歪头:“不错,我就是个女人,如今你快要死了,知道也是无妨。我这个死去的青麟,为了成为活着的元二小姐,故而也是自封武功。那一日我全无内力,倒是让你伤着了。故而今日,你以为我实力不过如此,设下陷阱,引我上当,却也是功亏一篑。”

    她嗓音再也不似之前那般的悦耳和娇美,而是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沙哑,甚至听不出是男是女。

    这样子故作粗糙的声音,她十岁开始,已然是学会了。

    就这样子遮掩了自个儿女儿身的真相,一直便是隐瞒到了现在。

    萧英的眼中,流转了浓浓的惊惧。

    恍惚之间,所有的事情,便是有了答案。

    这个恶魔,如此潜伏在自己的身份,也就等着将自个儿生生撕碎。

    可叹自己自诩聪慧,却居然是浑然不觉,乃至于被人算计,成为了一个笑话。

    元月砂嗤笑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那袖袍一挥,一柄嫣红色的鞭子顿时也是让元月砂给挥出来。

    一瞬间,萧英的脸色却也是顿时为之一变!

    而元月砂却也是分明知晓,这鞭笞之刑,是最能打击萧英的东西。她如今拿出了这根鞭子,根本也是故意为之。

    那赤红色的鞭子如雨点一般纷纷落下,一下下的抽打在萧英身上。

    元月砂也不客气,鞭子之上灌注了内力,将萧英抽打得血肉模糊。

    萧英面上流转了极为痛苦之色,甚至连那眼神也是隐隐有些个空洞。元月砂每抽打一下,萧英眼睛里面的痛楚却也是不自禁的加深了一分了。

    他死死的咬紧了牙关,眼底流转了浓浓的惧意,而这样子的惧意,也不仅仅是因为身躯之上的痛楚,还因为心神之上备受折磨。

    咚的一下,萧英身躯栽倒在地上,不自禁连连求饶,甚至于丑态辈出。

    一切就如今日萧英在宛南别院的难看表现,显得是扭曲之极了。

    元月砂目光轻轻的闪动,却也是停止了鞭打。

    她蓦然抓起了萧英的脑袋,让萧英又跪起来。

    眼前一张面容如此的可怖,却并没有让元月砂眨一眨眼睛。她一伸手,啪的抽打在萧英的脸颊之上,狠狠的一巴掌。

    而萧英挨了这巴掌后,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自禁渐渐的有了焦距。

    那极痛楚折磨造成的精神恍惚,如今却也是让萧英渐渐的回过神来了。

    他到底是个心思极坚韧的人,纵然会因为一时的折磨而精神恍惚,却并不会失态多久。

    而一旦萧英恢复了神智,顿时也是也是不自禁用那极狠辣的眸光,森森的盯住了元月砂。

    那一双眼睛里面,却也是蕴含了浓浓的仇恨,使得人竟忍不住为之而心悸。

    然而与此同时,萧英内心竟也是不觉浮起了缕缕的绝望。这周身的痛楚,这肢体的残缺,似乎也是昭示了一桩事情,那就是自己已然是彻彻底底的输掉了,已然是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了。

    萧英的内心之中,更是不觉充满了浓浓的恨意。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被眼前这个恶魔一般的女子,生生毁掉了去。

    元月砂却也是并无畏惧,反而轻轻的笑了笑,含笑言语:“萧侯爷是个聪明的人,应该知晓,我想要知晓,当年萧侯爷屠杀苏氏一族,却也是被谁指使的?月砂想要知道,你告诉我知道,好不好?”

    明明方才还无比沙哑的嗓音,如今这一刻却也是又变得十分的甜腻动人,荡人心动,一如她这虚伪的外表。这样子甜腻温柔的口气,正该如元月砂如此皮相的妙龄少女说出来。然而配合元月砂那恶魔一般的举止,却也是分明蕴含了一缕说不出的令人心悸的可怖。

    她那时而沙哑时而甜腻的口气,仿若就昭示了眼前的少女分明不过是个可怖得紧的恶魔。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万分的令人心悸。

    元月砂轻盈的笑着,好似天真无邪的邻家女郎:“我想要知晓,萧侯爷,你行行好,告诉我。那么我呢,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否则呢,长夜漫漫,我还有许许多多,十分有趣的手段,可以用在你的身上。你要知晓,死是不难的,最可怕却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她笑容蓦然一僵,一瞬间俏丽的面容也是宛如覆盖成了一层寒霜。

    她那甜腻的嗓音,又再一次变得无比的沙哑难听了:“你便是想要自尽,你敢咬舌头,我也能将你医好。你也知道,有人人割了舌头做惩罚,只要及时止血,还是能活下来的。萧侯爷还有手有脚,总是可以招供的。”

    元月砂又轻轻的用鼻子哼了一声,绽放了十分甜美的笑容:“所以你乖乖的,告我好不好呢?”

    那样子娇柔的嗓音,却也是蕴含了浓浓的威胁味道。

    萧英觉得讽刺,今日相似的言语,自己竟然是听到了两次。百里聂说过了,眼前的少女又说了一次。然而更可怖的是,他以为自己什么刑法都不怕,此刻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升起了一股子对元月砂的畏惧之情。

    这个少女的手腕,他竟然当真有些怕了。这个妖物!这个恶魔!

    他原本是个不依不饶,绝不屈服的人,就算是处于逆境,也是总会想些法子,努力逃脱。可是如今,一股子淡淡的绝望滋味,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在了萧英的心头。

    此时此刻,在剧痛之中,他仿佛瞧见了自己的眼前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雾。而就在这片朦胧的血雾之中,自个儿却也是仿佛瞧见了自己的终点。

    他想起了少年时候萧夫人狠辣的鞭笞,想到了自己与饿狼搏斗取悦章淳太子的屈辱,想到自己从东海归来的荣耀,想到自己屠戮苏氏一族的痛快,想到自己不可遏制生生折磨死了元秋娘时候的害怕,想到了百里聂那轻蔑无比的眼神。

    你就是一只狗,别人的走狗,一生一世,也是休想做一个人。

    你受人驱使,被人驾驭,倘若不听话,就会被人生生宰杀,成为牺牲品。

    你一生一世,就应该听着主人的号令,去追逐那么些个猎物,永永远远的不能停歇。

    那人生之中一件件的事情,就这样子的滑过了萧英的脑海。

    最后的最后,却定格在一片殷红鲜红之中。

    那是自己和贞敏公主的婚房,布置着红彤彤的,烧着龙凤花烛。那是自己一生之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刻。他最心爱的小公主,嫁给了他,成为了他的妻子。

    是他那惨淡人生之中,最为愉悦,不可磨灭的快乐。

    他轻轻的揭开了贞敏公主的红盖头,少女绝色的容光明艳无比,蕴含了淡淡的羞涩,就这样儿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美得惊心动魄,美得失魂落魄。

    她是自己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东西。

    想到了这儿,萧英的唇角,竟似凝聚了一缕淡淡的笑容。

    他忽而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说。

    “青麟将军可以试试,看我受尽折磨,会不会如你的意。我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风光荣耀,均是尽毁于你手。如今我快要死了,你却好好活着。唯一能报复你的事情,便是守住这个秘密,让你怎么都不能知道真凶是谁。你说,我会不会告诉你?会不会?我便是受尽折磨,一想到可以如此报复于你,这心里面却也是终究会有那么一点小小快乐的。我萧英,说到做到。你便是砍去我四肢,将我养在酒坛子里面,日日鞭打,任我身躯腐烂,蛆虫满身,我也是决计不会说的。”

    元月砂一怔,忽而娇滴滴的说道:“萧侯爷,你又何必为我如此着想呢。以你能耐,能指使你的人,必定也是位高权重,身份不俗。而我呢,未必会是这个人的对手。你若告诉我,说不准我会死在那个人的手里。你若不告诉我,我也是没法子了,只能放弃复仇。最初我虽然是有些不开心,然而日子一久,我也是只能认命。如今我已然是昭华县主,又攀上了高枝,以后的日子,必定也是富贵又荣华,显得十分的开心。你见着我开心,看着我平安,难道你就会高兴快活?你呀,就不要跟我置气,快些告诉我好了。”

    这样子类似的话儿,元月砂也是和赫连清说过的,赫连清听了,也是透出了几许的端倪了。

    她只盼望如今,萧英听到了,也是会如赫连清一样,将实情吐露。

    然而萧英面颊之上却也是浮起了讽刺的笑容,不觉让元月砂怔了怔,她听着萧英笃定的说道:“你不会的,你这样子的人,我很清楚。你不能报仇,你一生一世,都是不会快活的,都不会高兴。你若凉薄,才不会在意苏氏之仇,知晓起兵叛乱是以卵击石,你也是绝不会起兵谋反。很多年前,你早就能过富贵又荣华的日子了。青麟将军,我虽然不懂什么忠义,也对谁没有忠义之心。可是我知道,你是个忠义的人,你手段再狠,也是和我不一样的。你若不能报仇,你一生一世,绝不会欢喜。你宁可因为报仇殒命,也是绝不甘愿,平平安安过这么一辈子。”

    此时此刻,萧英居然没有诅咒,也没有怨毒去骂,反而是称赞元月砂起来,说话也是有条有理。

    他无疑是才智卓绝的人,此时此刻,居然是极为笃定的猜中了元月砂的心思。

    这反而让浑身伤残的他,竟然是显得有些无懈可击了。

    元月砂不觉轻皱眉头,不由得觉得有几分棘手。

    然而正在此刻,萧英却也是话锋一转:“只不过实则,我可以告诉你,告诉当年苏氏灭门的真正主使究竟是谁,我可以告诉你的。告诉你了,我无需活命,你痛痛快快杀了我也好,零零碎碎折磨我也好,大可以让我给苏家填命。我无怨无尤,命该如此。只要,只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情。”

    恶魔的嗓音,却也是不自禁的低沉下来:“我只要,只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情,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你一定做得到,一定可以的。你轻轻巧巧,就能完成。海陵余孽,那可是世上最狠辣的杀手。”

    元月砂怔怔的看着萧英,她反而觉得,萧英仿佛要说出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你知道的,我多喜爱阿敏啊,她是我的心尖儿肉,是我的魂魄,是我的最爱。如今她虽然会因为我,十分伤心,可是她这样子美丽,能为我守多久呢?日子一久,她这般水性的女子,必定也是会将我抛弃,去寻觅别的情人,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我最喜爱的东西,怎么可以让别的人拥有。你将她杀了,将她脑袋拿给我,让我瞧见了,我便是什么都告诉你。若是可以,请将我亲娘脑袋也砍下来,送来给我,那我就更欢喜了。我还能告诉你许许多多的,一些权贵的私隐之事,方便你将整个龙胤,搅得天翻地覆。这交易再便宜没有,你说好不好,好不好呀!”

    元月砂瞧着眼前的萧英,看着月色之下,这张可怖面容之上散发的浓浓的急切之色。他是何等的恶魔,此时此刻,人要死了,却心心念念的,要着母亲和妻子的头颅。

    那样子,好似天真的小孩子,要求一颗糖果般的天真无邪。

    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冷笑:“不好,不可以。”

    萧英厉声道:“为什么不好,为什么不可以!你是蠢货,你糊涂,你这般心计,还要讲什么仁义道德。你虚伪至极,你没用,你懦弱,你敢杀人不敢承认自己无耻!”

    他几乎是陷入疯狂了,他没认为元月砂会一口答应,可是元月砂应该迟疑,会犹豫。然而如今,元月砂却是矢口否认,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为什么呀,贞敏公主不过是元月砂的一颗棋子,如今成功了,那颗棋子被生生毁了去,又有什么可惜的。元月砂可以如此折辱自己,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她为什么不答应,为什么?

    元月砂却是清清脆脆的说道:“因为海陵的军人,不是杀手,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那都是正确的。我便是折辱你,设计你,陷害你,什么手段使出了。是因为你本来就应该承受这些,你就是杀人凶手,就应该万劫不复。一个人做出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凭什么就要跟寻常的杀人犯一样轻轻松松就一刀杀了。杀一个人是死,你诛灭别人全族,杀了那么多人,折磨了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还配轻轻松松的死掉了?你活该,我什么都没有做错,这就是正义,这是理所当然的。不错,我谈不上多喜欢贞敏公主,可是她做了什么非死不可的事情?是你们,这些龙胤贵族,才会理直气壮的牺牲不该死的人才成就自己的丰功伟业!跟随我的海陵男儿,个个都是铁骨铮铮,他们才不会杀任何一个无辜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