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4 人猎之戏
    萧英却蓦然恶狠狠的抬头:“不对,我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不能死啊,死了就龙胤大乱。百里聂,纵然你费尽心思,罗织罪名,可是仍然是不能将我奈何!你决不能杀了我的!”

    他还有用,还有利用价值,他之一生,那性命富贵,不就系于这利用价值四个字吗?

    这些年来,他拼命让自己很重要,就是想要得到荣华富贵,想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还有利用价值,还有利用价值!

    百里聂微笑:“我一向慵懒,又怎么会去罗织你的罪名。这种事情,我向来不沾手,或者不如说绝不会亲自沾手。萧侯爷运气不怎么好,你让小风给盯住了。这些年来,你除了欺辱女子,占人财产,卖官售爵,结党营私,乃至于逼得人家破人亡之事也是不少吧。你萧家的家奴,一个个对你奉若神明,忠心耿耿,甚至于你凌辱妻子,反倒是这个女子的罪过。他们这份忠心,那也不是与生俱来的。这份忠心,是源于你毫无底线的纵容。无论是奸污女子,还是强占田宅,你都能私下包庇,为他们遮掩,并且做得天衣无缝。不止如此,你每年还会给他们大笔的金银珠宝。当然这笔金银,同样的来路不明。你扭曲他们人性,败坏他们的道德,让他们眼里没有别的人,包括当今圣上。因为你想要的,就是一支属于你的私兵。”

    “然而再耿直忠心,也抵不过美颜铁血的风大人手腕,他也不是罗织罪名,而是查探事实。他我那个乖儿子阿陵这些日子都在奔波劳碌,最后终于到了收网时候。在明天早朝之前,他们就会将最完整的证据,送到了陛下跟前,让陛下一大早就会升起雷霆之怒。”

    萧英恨声:“原来号称铁血无私,从不依附权贵的风徽征风大人私底下竟然是你的狗。”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风徽征一身素色衣衫,看似洁白无瑕,点尘不染。然而这个男人,私底下还不是与权贵勾结,还是这不露山不露水的长留王殿下。只怕这心计手腕,还比别的人更加深沉。

    百里聂叹了口气,不觉轻轻的摇摇头,缓缓言语:“小风他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做这些事情,是因为他想这样子做,而不是因为我。风徽征永远就是风徽征,独一无二,再无人可比。”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那烟水朦胧的漆黑眸子之中,竟似流转了一缕淡淡的讽刺。他轻轻的低笑了两声,嗓音却也是变得清润而空灵。

    “萧英你才可称之为狗,要你做事,要在你面前扔一块肉,催动你贪婪之欲。再提起鞭子,时刻监视。若你不肯听话,便狠狠的一鞭子抽打下去。无论是谁,只要有肉和鞭子,你便任他驱使,去追逐撕咬猎物。在我眼里,自始至终,你不过是一头恶犬,你不过是我眼里一条狗,为我追逐猎物。其实,我从来没有当真瞧得起你过。”

    他那如谪仙一般的容貌极是动人,却也是难以想象,他口中居然是吐露如此言语。

    便是萧英,也是不觉怔了怔。

    耳边却听着百里聂缓缓低语:“记得当年,你与人说过,想要爬得更高,这一生之中,绝不想受制于人,就算不择手段,也不想被人瞧不起。不必好奇你与人私下言语,我为什么会知晓。只因为我若要用你,自然先要对你了解一二,心中有数。”

    萧英手掌之中死死的捏紧了那枚断钗,仿佛要死死的摁入地面,粗大的拳头也不觉绷紧了青筋。地面上干枯的稻草,也是不觉沾染上了斑斑血迹了。

    仿若回到了多少年前,那时候章淳太子犹在,自己与那些个畜生搏斗,弄得浑身鲜血淋漓。可是这位长留王殿下呢,却一身干干净净的,只说自己血淋淋的,瞧着难看。那时候自个儿垂头站在了章淳太子面前,那种羞耻之感,却也是铺天盖地而来。

    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了,那时候的场景,却也是不觉仍然深深的烙印在萧英的脑海之中,难以忘怀。而如今,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感受到了浓浓的羞耻。

    是了,百里聂和风徽征,都是干干净净,十分高贵的。可是自己呢,不过是一团烂泥,一条走狗,根本没人瞧得起。百里聂言语之间,这般维护风徽征,看来是很爱惜这位风大人了。可是自己呢,从小到大,就没有谁真正的爱惜过他,一个个的都在作践他。

    那锋锐的钗头,艰涩的磨着牢房的地面,萧英只恨不得将这枚发钗刺入了百里聂的咽喉。

    他心绪起伏,不觉粗重的喘息了几声,蓦然抬起头来,极凶狠言语:“无论长留王你说什么,陛下如今是不会杀了我的。我便是天生令人作践,可谁让我仍然还有几分利用价值?就算风徽征言之凿凿,送上证据,陛下性子优柔,将我关押于这牢狱之中,说不定已然后悔。他便是迫不得了,责罚于我,也断断不敢将我处死。百里聂,只要我萧英还活着一天,则必定是会回到你加诸于我身上的种种屈辱。”

    他凶狠的目光,向着百里聂望了过去,而百里聂却也是毫不畏惧,与之对视。

    若萧英的目光是锋锐的刀,那百里聂一双眼眸,却好似缥缈的云雾,水汽淡淡,烟水流转,恍若没有实质一般。

    百里聂没有动怒,那淡儿无色的唇瓣却蓦然浮起了浅浅的笑容:“我听说今日萧夫人已然是打点了细软,明日一早,就会离开京城,去乡下别院居住。也对,如今满京城的流言蜚语,将她说得污秽不堪。换个地方,也好过些清静日子。这原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萧夫人怎么就忘了,自个儿还有个儿子,身陷囹圄,随时便是有性命之危。”

    萧英面容不觉微微一僵,他明知百里聂是故意为之,然而心中却泛起了阵阵的痛楚。他变态折磨了许多女人,对她们加以凌辱,种种折磨。可是唯独对从小鞭笞自己的萧夫人,萧英却是手下留情,从无伤害。这除了那股子小时候就有的天生畏惧,还有一缕说不出口的期待,这世上任何一个儿子,总是会对自己母亲拥有一缕期翼的。

    可是事实证明,萧夫人最爱惜的人永远只有自己。当他身陷囹圄时候,萧夫人却并无半点迟疑,顿时抽身而去,再无半点犹豫。

    他内心之中,忽而涌起了一缕浓浓的恨意,恨透了百里聂。这个男人践踏了自己的尊严,又故意在自己最痛的地方,狠狠的插上一口。他当真是心狠手辣,如此相待,恨不得让自己粉身碎骨,作践在了泥地里面去了。

    萧英鼻端好似嗅到了浓重的血腥之气,仿若整个人都泡入了尸山血海之中。

    可是自己这一辈子,本就是如此,沉浸于血海之中,总没有片刻解脱。纵然是枕着温香软玉,却也好似睡在淌血的血肉上面,一颗心却也是总是无法安宁的。

    耳边却也是听着百里聂那总是极优雅,极清淡的嗓音:“至于你所言,陛下倒是确实难以决断你的性命。他就是这样儿的,说好听些,便叫做以大局为重。说不好听些,便是麻木不仁。不过,那也是到今晚为之,到了明天早朝时候,他就会忽而就想得十分通透,发觉自己要忍痛割爱,牺牲自己最宠爱的臣子,以证律法无私。”

    百里聂说话儿总是这样子的,嗓音清清淡淡的,波澜不惊,却令人不自禁的有些个心惊肉跳。

    他就好似极精致的瓷器,纵然是这极污秽的牢狱之中,却也是精致而好看,甚至不自禁的散发了淡淡的光彩。

    萧英痛恨之余,却亦不自禁的对百里聂升起了一股子的惧意。

    百里聂轻轻一挥手,原本隐匿于百里聂身后的黑影却不觉缓缓向前。

    她似穿着木屐,所有走路时候,不觉传来了咚咚的声音。萧英刚才听到的脚步声,就源自于她的。

    百里聂走路十分轻柔,其实也没什么声音的。

    一双纤弱的手掌轻轻的拢下了漆黑的披风,却露出了一张美丽的女子脸颊,貌若明月,琼鼻秀腮,极是俏丽。

    这样子的面容,原本应该是从来未曾见过的。然而不知怎么的,萧英窥测之余,竟不自禁的觉得有些眼熟。

    可是究竟哪里见过这张美丽的脸孔,萧英一时之间,也是想不起来的。

    那俏丽的女郎却也是盈盈一福:“妾身雪琼,见过萧侯爷。”

    那名字唤醒了萧英的记忆,让萧英流露出了震惊之色,颤声说道:“你,你——”

    这个女郎,就是他那个所谓义兄李玄真的养女。

    可她本来应该死了的。

    今年年初的时候,李玄真府中一个养女有了一个情郎,那个情郎居然是睿王爷的侄儿石玄之。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两人的婚事也是无疾而终。可是此事却是触动了宣德帝的心弦,让宣德帝说不出的担心。万一有一日,李玄真和石诫联手,一块儿起兵谋反,岂不是会酿成滔天巨祸?宣德帝广撒探子,又下旨训斥,目的是加以试探。李玄真倒也干脆,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将她养女的一颗脑袋砍下去,送来京城给陛下观阅。同时李玄真也是请旨,说东海睿王,狼子野心,行为不顺,只恐怕有谋逆的心思。他恳求朝廷派兵,一路加以征伐,合兵除掉东海睿王。”

    正因为这样儿,宣德帝也是略略放心了些。只不过宣德帝,善于算计却又优柔寡断,心计有余而又决断不足。李玄真的建议虽然是让他砰然而心动,可他终究不会出兵的。这样子的消息,传入了东海睿王耳中,石诫直言并无谋逆之心。他没好意思学李玄真斩了侄儿,不过却让东海王妃龙轻梅,带着睿王世子石煊,养女李惠雪一并来到京城。他送入了家眷,以示自己并无不臣之心。

    东海睿王妃之所以入京城为人质,其原因便是因为这么一桩风流韵事。

    而那个与睿王侄儿私底下亲近,乃至于私定终身,闹出偌大风波的李玄真义女,正是眼前的雪琼。

    萧英当然见过这个女郎的面容,她血淋淋的头颅,被石灰腌了,一路风尘仆仆,马不停蹄的从东海送到了宣德帝的跟前。

    李玄真用狠辣无情的手腕,他亲手斩下去雪琼的脑袋,向着宣德帝宣誓了自己的忠诚。

    当然,宣德帝何等尊贵,也不会去这血淋淋的一颗脑袋,污了自己的眼睛。

    他让萧英处置,以证其身。

    而那颗脑袋,萧英也不经意的扫过一眼。

    纵然是年少美貌,却不能引起萧英内心的波动,更不能引起萧英的同情。

    然而如今,那个死去的少女,如今却也是亭亭玉立,这样子的站在了自个儿的跟前。

    雪琼言语却也是句句刺心。

    “北静侯可知,我奉朝廷之命,前去了东海,执行任务。就如同当年的萧侯爷一样,同样是为朝廷尽忠。然而我与石玄之交好时候,却偶尔听到了一桩令我不敢相信的事情。那就是,当年与东海为敌,潜伏于睿王身边的北静侯萧英,居然是与睿王私通款曲,并且有所勾结。北静侯豢养私兵,胸怀大志,睿王是最好的合作对象。只不过,睿王却也有着一个要求,要求联手除去李玄真。”

    “你与睿王商议,由你除掉李玄真,再由朝廷安排,接替李玄真的地盘与官位,安抚东海局势。李玄真一死,东海局势岌岌可危。恐怕就算北静侯不奏请前去,陛下也会安排你前往。到手,你与睿王联手,共同推翻龙胤的江山,再裂土分地,划界而居。”

    “石玄之盗出侯爷与睿王联络书信,只因他既然与我相好,惴惴不安,故而也是盗书以自保。而这封书信,李玄真看过之后,自然是恼怒非常。我这位义父,主动归附朝廷,却只有一个要求,便是请陛下诛杀北静侯。”

    “北静侯深受陛下重恩,又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出来?”

    雪琼字字句句,听得萧英不觉冷汗津津。

    “陛下今晚就会瞧见北静侯私通睿王的书信,到了明日,就会处置你这个乱臣贼子。”

    少女颜若明月,唇角却也是勾勒一缕浅浅的笑容,竟似有几分淡淡的血腥狠戾。

    一双眸子深处,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淡淡的得意。

    萧英面色却阴沉而恼恨,那手掌的伤口,渗透出了鲜血,男人容色之间,却好似流转了缕缕的恼恨。这一刻,他竟不自觉微微有些晕眩。那些最隐秘的勾结,那些存于自己胸中,晦暗而阴沉的勃勃野心,如今却在这黑牢之中,让人这样子给生生翻了出来。宣德帝从前对他有多么的宠信和宽容,那么之后便会有多么的恼恨以及憎恶。

    他甘愿落狱,是笃定宣德帝不会将他置诸死地。然而如今,萧英已然是悔青了肠子。要是早知晓这位长留王殿下狠辣绵密的手腕,也许自己那时候就应当杀出别院,召唤兵马,冲出京城!而不是如今,居然是沦落于牢狱之中,双手被铁链所束,成为了阶下囚。

    一股子不甘之意,顿时也是涌上了萧英的心头。多年经营,自己未曾能最后一搏,他始终便是并不甘心。然而与此同时,一股子淡淡的希望,却也是不自禁的涌上了萧英心头。不是有个身娇肉贵的长留王殿下,纡尊降贵,来到了这儿?

    他死死的捏紧了手中的半截残钗,就好似战争之中陷入绝境的将军,开始盘算接下来的部属。只要挟持了百里聂,便能逃脱出牢狱。陛下爱惜这个儿子,谁让百里聂有着谪仙之姿,又如此出尘。这牢中大小官员,自然绝不敢轻忽百里聂的性命。他想着自己如何以百里聂为人质,又如何召集萧家家将,凝聚一道,靠着今晚最后的机会,避开重兵,破开城门,离开京城。甚至于杀出京城的路线,以及逃脱之后如何隐匿,这一瞬间萧英内心之中也是略略有些盘算。

    他耳边却听着百里聂缓缓言语:“父皇虽然性子凉薄,待你却也还算是不错的,高官厚爵,手握兵权,连最美丽的女儿也是任你玩弄。如今你居然与东海勾结,欲图不轨,可当真枉费了父皇对你的一片真心。”

    萧英的心尖却也是掠过了一缕讽刺,百里聂不是骂自己是狗吗?他怎么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出来。宣德帝对他厚爱,不过是因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仍然不过是将自己当做一条走狗。倘若没有了用处,宣德帝连亲生女儿都是可以割舍,何谈自己这样子的臣子。

    他们这些上位者,高高在上,以为给了些许恩惠,就应该肝脑涂地,以命相报。若然不肯,那便是负情寡义,不是东西。那股子高高在上的味道,可当真令人想要呕吐。百里聂不过是命比自己好,很会投胎。他一出生就是皇子,年纪轻轻便有了封地,万千宠爱,哪里能懂那些无依无靠的人痛楚。

    他恨透了百里聂,恨透他高高在上,也恨极了他那张俊美无比的脸蛋。

    必须的时候,自己可以拿着百里聂的性命,加以要挟,让守城士兵打开城门。一旦等自己脱身,他会乱刀毁去百里聂的容貌,再将百里聂四肢给生生砍下来,丢在野地里面,让百里聂活活的流血,就此痛死。

    他听着百里聂恍若大悟也似说道:“是了,你曾经说过的,你不能受人欺辱,一定要不择手段的往上爬。你不甘心一辈子只作为恶犬,听着主人的吩咐,追逐猎物。你也想要做个猎人,操纵恶犬!”

    萧英蓦然抬头,面颊流转了凶狠之意!

    是!长留王殿下你果真是聪明!都猜得极对!

    他如极凶狠的猛兽,向着百里聂扑了过去,蓄势待发,速度极快。

    那受伤的手掌,死死的捏着断了的那枚发钗,目标就是百里聂的咽喉!

    倘若百里聂不肯乖顺,那便先在百里聂的脖子之上,生生割开一道口子,让他学会什么叫乖顺!

    如今,他便是要将百里聂的自大和淡然,就这样子的狠狠撕碎!

    然而此刻,百里聂的唇角,却也是蓦然浮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

    眼瞧着萧英那锋锐的发钗,将快要触及自己的咽喉,他不自禁退后一步。

    转眼之间,那道身影却也是掠到了萧英的身侧,身法更是快得不可思议。

    萧英手里面的发钗,却也是顿时刺了个空。

    百里聂那略略冰凉的两根手指头,却也是搭上了萧英手腕。

    蓦然狠狠一扣,却一用力。

    擦咔一声,竟似萧英腕骨生生折断。

    那受伤的手臂却也是让百里聂狠狠一拉,断骨滋滋做声,煞是疼痛,带着萧英身躯向前。

    旋即,重重一拳却也是狠狠的打在了萧英的肚子之上,仿若搅得萧英内脏翻江倒海般的痛楚连连。

    咚的一下,萧英那铁塔般的身躯却也是被重重的摔倒在地。

    萧英唇中咳出了缕缕鲜血,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男子。

    他瞧着百里聂轻轻拂去了裙摆,仿若是拂去那缕并不存在的灰尘。

    那手臂之上剧痛,掩不住内心之中的震惊。

    这位龙胤的长留王,那苍白而俊美的脸颊之上,仍泛起了淡淡的烟雾朦胧。

    雪琼早让萧英的凶狠模样吓得得呆了呆,面上那股子狡黠得意之色也是不自禁的消去了。待萧英摔去了地上,她方才从樱唇之中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只不过那一股子惊悸未消之色却也仍不觉凝集于脸蛋之上,让那俏丽的脸蛋禁不住微微有些发白。

    “雪琼,你先退下吧,我还有些话儿,想要与北静侯谈一谈。”

    听着百里聂的吩咐,雪琼亦不自觉松开了方才狠狠抓住胸口衣衫儿的手掌。

    她那一双盈盈眸子,一瞬间竟似透出了几许不甘之色,却也是转瞬即逝。

    旋即,她却也是拢上了漆黑的披风,柔顺的退了下去。

    而百里聂却掏出了丝帕,轻轻的擦拭了自个儿的手掌。

    那嗓音,却柔缓而沙哑着:“论心计,你不如我。说到武功,好似也差了那么一点儿。”

    一边这样子说着,他缓缓的走向了萧英。

    此时此刻,百里聂却仍然是斯斯文文,客客气气,温文尔雅:“萧侯爷,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不知晓可以还是不可以。”

    仿若仍然在花园的亭阁之中,焚香抚琴,烹茶赏花,一派优雅。

    然而如今,百里聂那种种姿态,却已然使得萧英断断不敢轻忽。

    “十二年前,海陵苏家,一夜之间,被流寇所灭。动手的并不是流寇,而是章淳太子手下的白鬼军。之后这些白鬼军的尸首,却发现在荒谷之中,身上被浇灌滚油,焚烧得面目不清。然而敲开骨骸,却能发觉他们个个骨骸漆黑,又无在火中挣扎痕迹,应当是先中剧毒,再被烈火焚烧而亡。如此种种情态,自然不免让人觉得,是已经故去的章淳太子,对海陵苏家痛下杀手。至少那些个所谓流寇,正是章淳太子手下杀手。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便是这样子认为的——”

    “直到,近日北静侯身边,出现了海陵刺客。他们为什么心心念念,要取侯爷性命,竟将你恨之入骨?十二年前,你正是太子章淳的心腹,更能指挥得动那些白鬼杀手。不过下命令的人,究竟是不是章淳太子,那就犹可斟酌。仔细想来,若说是章淳太子动的手,原本就有种种不合理之处。白鬼军乃是章淳太子所依仗的利刃,绝不会忍心一口气杀死那么多在荒谷之中,栽培不易啊。”

    “萧侯爷死到临头,可否能告知我,满足我这小小的好奇心。当年指使你,屠杀苏家以及海陵王忠心部属的人,究竟是谁。”

    萧英却蓦然不觉咯咯的笑起来:“我萧英本是三姓家奴,长留王不是骂我是走狗,自然猜不到我这条狗那一刻的主人是谁了。也许是当今陛下,也许是豫王殿下,也许是东海睿王,更有可能当真是章淳太子。便是你长留王百里聂,也是,也是使唤过我的呀。你说得对,只要给我足够的利益,我什么事儿,都可以做。猎犬追逐骨头,岂不是天经地义。你想要知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百里聂认认真真的说道:“你当然知晓为什么要告诉我的。好似萧侯爷这样子会折磨人的人,自然是知晓,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漫漫长夜,我会找来用刑的高手,慢慢的侍候萧侯爷。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等你开了口,就能够痛痛快快的去死了。”

    他既不见恼怒,也不见生气,说话客客气气的。

    然而越是这样子说话,似乎仿若有一样的震慑味道,令人不自禁的为之生惧。

    便算是萧英这样子的凶狠猛兽,一时之间,却也是不觉心底滋生了一缕淡淡的寒意。

    正在此刻,却也是见一道淡淡的黑影,靠近了百里聂的耳边,似轻轻的言语了几句。

    百里聂听了,不觉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抵住了下颚,那扳指上硕大圆润的东珠不自禁的透出了柔润的光彩。

    “来得倒是极快,不过今天既然是你的生辰,便让一让,就充作你的生辰之礼。不然——”

    不然只恐难消海陵之人心头之恨。

    他有些苍白手指,拂过了淡而无色的唇瓣,却也是一步步的退出了这黑漆漆的牢房。

    黑暗吞噬掉了这道华美的身影,仿佛一切又安静下来。

    萧英大口大口的喘气,死死的抿紧了唇瓣,他着实也并不如何明白百里聂的话中之意,只觉得心口流转了屈辱之意。

    一股子莫名的不安,宛如野兽的直觉,就这样子的涌上了心头

    那漆黑的地牢,又渐渐有了动静,夹杂着几声宛如野兽般的惨叫嘶吼。

    京城的大街之上,却也见一具被布幔围住的铁笼子被两匹马儿拉着行走。那铁笼之中,竟时不时传来阵阵闷哼,宛如这其中藏着什么极凶狠的野兽也似。

    期间巡街的卫士偶尔窥见,不觉有意盘问,只是来客出示豫王府的令牌之中,却也是纷纷退却,亦然不敢多问。生恐招惹了什么个权贵私事,乃至于粉身碎骨,竟然万劫不复就是。

    及马车终于停在了一处,早有那一辆马车在此等待。

    马车之上少女笑吟吟的下了马车,眼波流转,煞是可人。

    那一张极精致的俏脸,眉宇秀润,娇艳若花。

    赫然正是元月砂。

    为首侍卫却不觉恭顺说道:“昭华县主小心,我等捉着他离开牢房时候,竟有一人被他生生扼死,还有一位同僚被打折手臂。北静侯久经沙场,煞是凶狠,如今他双手双足均被玄铁锁住,决不能轻举妄动。饶是如此,县主娇贵之躯,还是不要靠得太近,小心一二。”

    元月砂笑若春花,甜甜的说道:“多些关心,月砂自会小心。”

    那侍卫眼见元月砂笑容甜美,一时之间,却也是禁不住瞧得怔了怔。饶是如此,却也是绝不敢多看。

    美丽的花朵,其实无疑是蕴含了剧毒的,无论元月砂笑容多甜,谁都知晓这娇美可人的小县主是有刺的花朵,绝对不能轻易摘采。

    更何况抛开这些,这位昭华县主无疑也是豫王殿下志在必得之人。纵然豫王一时不会将这昭华县主收入房中,可是那也是已然不允别的人有所沾染。

    那些豫王府的侍卫纷纷的退下,布幕轻轻的拉开,萧英那伤痕累累的面容,却顿时出现在了元月砂的跟前,瞧得元月砂笑容盈盈的。

    萧英一瞬间,眼中怒火盈盈,却因为嘴唇之中塞了铁球,压着舌头,连话儿都说不出来。

    一股子浓郁的恼恨之意,顿时不自禁的涌上了萧英心头。

    这个海陵余孽!逆贼!

    可叹自己有所察觉之时,却已然身陷囹圄,竟不能揭破眼前少女的真面目。

    若是死在元月砂手中,他如何甘心,又如何能忍?

    少女一双纤足之上,套着精巧的绣鞋,一下一下的,轻盈的踩在了地面之上,脚步也是不轻不缓。

    她笑语盈盈,手指之中轻轻的提着一条金属链子,那绳上却也是系着一枚淡金色的铃铛。伴随元月砂轻轻的晃动,那铃铛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却也煞是清脆,极为悦耳,入耳叮叮,煞是好听。

    元月砂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萧侯爷,月砂这儿瞧见你了,可真是非常、非常的欢喜。”

    元月砂言语越发的轻缓,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极为诡异的笑容。

    那精致的脸蛋,宛如精巧的娃娃,明明是极好看的,然而如今这张雪白的脸蛋,却也是染上了淡淡的诡异之色。

    灯火明明暗暗的,给元月砂面颊染上了一层奇异的朦胧。

    她仔细的瞧着萧英,看着萧英断了手,肋骨也是生生裂开了,果然是好生凄惨。

    那唇角诡异的笑容,却也是越发深邃了些个。

    她蓦然抽出了腰间一柄薄薄的软剑,叮叮咚咚的一阵子轻削,却将这铁笼与手足镣铐生生斩断了去。

    方才得到了自由,萧英便是忍着浑身的剧痛,用那尚未受伤的左手,捏着一片锋锐的石片,划去元月砂的咽喉。

    元月砂眼波流转间,一片软剑削去了盈盈寒光,却也是生生比住了萧英的咽喉。萧英再略动意动,必定是会被划破咽喉,血流如注,乃至于气绝身亡。

    元月砂却并未立刻将萧英就此杀死了,反而是盈盈的含笑,轻柔的说道:“萧侯爷,其实不必如此这急。你瞧瞧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

    虽天色已晚,然而萧英也是认出来,这是京城郊外,供着皇家狩猎的御用猎场。

    他唇瓣轻轻的抽动,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淡淡的狠色。

    耳边却听着元月砂清清脆脆的说道:“其实,我是很想跟萧侯爷玩儿一个游戏。想来萧侯爷见多识广,又会折磨别人,应当知晓,人猎之戏。这很有趣的,其实就是跟名字一样,让我玩一玩儿狩猎的乐趣,只不过猎的不是什么动物,而是你这样子的大活人。”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也是不自禁的笑了笑,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那双眼眸之中,竟似流转了缕缕煞意:“如今你受伤了,不会是我的对手,便是杀了我,我的下属也是饶不得你的。你瞧,前面有一个林子,这皇家的猎场,想来一草一木,应当也是十分熟悉。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我数二十下,然后再来追你。要是你能逃走,便能活下来。否则呀,你便是死了。”

    那样子清清脆脆的嗓音,和悦耳的铃声糅合在一道,竟似煞是动听。

    蓦然萧英却也是肩头一疼,竟被元月砂一剑贯穿。

    旋即便是一阵子剧痛,元月砂手中把玩的那枚金色铃铛,如今竟生生系在了萧英身上。

    一瞬间,血流如注,如此剧痛,旁人必定是难捱。然而萧英倒也是十分硬气,竟似吭都不吭一声。

    “作为猎物,总是需要,有那么一丝标记,如今叮当为记,岂不有趣?”

    少女的笑容,不自禁的绽放的缕缕的甜美,却也是下手狠辣,竟似不见一丝的犹豫。

    纵然早知晓元月砂是海陵余孽,然而萧英此刻却也仍然不觉为之心惊。

    究竟是怎么样子的凶兽,能收敛全部的锋锐,然后就这样子的,装出了乖顺柔弱的样儿,大大方方的出现在这龙胤的京城。

    这个女人,她根本不是人,而是什么妖孽!

    那锋锐的剑锋,离开了萧英的咽喉。

    一时之间,萧英倒也未曾继续攻击元月砂,一双眸子却也是狐疑不定。

    是了,此时此刻,他究竟应该继续攻击元月砂,还是就此逃跑?这少女武功虽然略略逊色于自己,然而饶是如此,自己身受重伤,未必便是元月砂的对手。

    当元月砂唇瓣之中清清脆脆的吐出了一个一字时候,萧英也是再无犹豫,扭身便向着身后那黑漆漆的森林之中跑了过去。

    不错,他当然知晓,何谓人猎之戏。就好似当年,自己为了取悦章淳太子,宁可成为了一头野兽,与其他的野兽搏斗。

    他好像一条狗一样,鲜血淋漓的和人搏斗,到最后,得到了主人的赏识。

    如今自己,好似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一无所有,只有将自己变成了野兽,才能够获取生存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