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多重身份
    元月砂眼底深处流转了几分急切和贪婪,甜美的少女嗓音也是不自禁添了几许沙哑和血腥:“脑袋,月砂想要萧英的脑袋。萧英不是还没有死,月砂可是想要亲自动手。”

    纵然是豫王百里炎,那也是不自禁的略略有些个惊讶之意。眼前的少女顶着那么一张精致俏丽的脸孔,嗓音更是甜糯糯的煞是好听。然而那所言所语,竟是如斯凶残,蕴含了浓浓的杀意。

    “如今萧英尚未定罪,陛下落狱也不过是拂不过脸面。而月砂却已然彻底得罪了陛下和萧英了,却没想到此时此刻,豫王居然肯请我到这府上。这宛如一场春雨浇灌了干涸的大地,既然月砂已然和萧英水火不容,那么月砂能到豫王府上,足以证明萧英已然是大势已去,命不久矣。”

    “既然是如此,豫王何不给月砂这么个恩典,你知道的,月砂真的是,好生讨厌他,甚至想要亲手杀了他。若豫王殿下能让月砂称心如意,那么月砂必定也是会对豫王感激涕零。”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不动声色的挣脱了豫王的手掌,退后一步,轻轻一福:“还请豫王成全,顺了月砂这个小女子的心愿。”

    百里炎不动声色的说道:“怎么月砂,你如此言语,不本王惧了你。”

    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那些个乖乖巧巧,柔柔顺顺的,温良贤淑的女子,虽然难求,王爷看来不怎么喜爱啊。不然,早就纳了几个在身边。更何况王爷纵然纳了,这温顺善良的姑娘,自然是养在了深闺,好生宠爱,倍加呵护,爱惜得紧。这替王爷出主意,满腔腹黑,算计杀人的,只恐也还得月砂这般心狠的。”

    她伸出一双雪白娇嫩的双手,如今这双手,轻轻的翻转。这一双书虽然干净柔软,却也是隐隐透出了若隐若无的血腥气。

    百里炎蓦然凑过去,缓缓说道:“月砂放心,本王怎么会惧,你这个样儿,我可谓是喜欢得紧。而且以后,本王是绝不会再弃了你的。”

    那轻微的呼吸拂过了元月砂娇嫩的脸颊,没来由的勾起了元月砂心尖的一缕的厌憎之意。

    然而元月砂面颊之上,却也是窥测不出半点的端倪。

    少女一双眸子,水色流转间,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那缕缕异色。

    她当然要送萧英最后一程,不仅仅是因为萧英双手沾满了苏家满门的鲜血,还因为萧英知晓那幕后主使,究竟是谁。

    这个秘密,元月砂当然是要亲自盘问,不依不饶,不欲假手于人。

    她心里面蓦然浮起了一缕嗤笑,豫王殿下,只盼那个人可不要是你。

    少女稚嫩的脸颊之上,一双眸子却蕴含了深深的老成,蕴含了浓浓的算计。

    那花蕊之中,却分明饱含了浓郁的毒汁,竟不觉隐隐有几许的触目惊心。

    元月砂轻盈的跪在了地上,少女娇嫩的嗓音蕴含了浓浓的感激:“那月砂,就跪谢王爷对我的恩宠。”

    她情不自禁的想,十多年前,自己眼睁睁的瞧着苏姐姐离开时候,遇到了白羽奴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也不过是长大些的狼崽子。

    是白羽奴教会了自己这些,阴谋算计,虚以委蛇,纵然是到了龙胤京城,自个儿也是游刃有余。

    四年之前,白羽奴这个人,就好似一团空气,一片云雾,就忽而从人世间消失了。鲜少有机会,听见对方的只言片语。

    然而这个人的名字,却也是深深的烙印在自己的心里面,没一刻能够忘记的。

    这个混蛋虽然是消失了,可总有一天,自己会找出这个人,然后用这双手,将他死死的攥紧在自个儿的手中。最后,再狠狠的撕碎。

    自己要让他知道,亲手养大的狼崽子,却也是会狠狠咬人的。

    到时候,再让白羽奴知晓自己青出于蓝。

    欺骗凶狠的小狼,那可是要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而如今,她却也是万分娇柔的,轻盈的伏在了百里炎的跟前。

    她纤弱的背影,好似轻柔的蝶翼,流转了一派柔和美好,却好似一不小心,就是会被生生弄碎了去。

    花园之中,绿薄却也是不自禁的一阵子的心烦气躁。她手一伸,便是轻轻的摘了一朵花儿,旋即又一点一点的狠狠揉碎了。她素来便是善于隐忍,如今却也是掩不住内心之中缕缕恼恨之意。那清秀的脸蛋,竟似生生扭曲。

    好半天,绿薄才生生的压下去胸中的一缕缕的怒火,努力让自己清秀的脸蛋也是恢复如初。

    她唇角挤出了一缕笑容:“莫师弟,放心,放心,我们跟随豫王殿下多年,这情分自是不同。说句不好听的,只恐豫王殿下也是离不开咱们。纵然这次不能弄死这元月砂,以后总是有机会的。那样子区区一个小女子,自负聪明,王爷是一时昏了头了。等王爷一清醒,哪里还会要这个。咱们墨夷宗在王爷跟前的地位,究竟是不会变的。”

    她这样子说话儿,说是宽慰自己的师弟,然而实则却仿佛是个自己说的。

    由着心里面如此念叨,方才能安抚几许说不出的焦躁。

    莫浮南原本容色阴郁,如今却忽而一怔,不觉说道:“师姐何出此言?浮南今日劝说殿下言语,全是为了王爷以后大业,绝无争宠之心。”

    说到了这儿,莫浮南嗓音艰涩:“我原本只道那元二小姐狡黠狠辣,挑拨离间。岂不知,连绿薄师姐,也是如此想我,瞧来我行事,确实有些个不妥之处。”

    绿薄一愕,旋即面颊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抹红晕。

    她心里面暗暗的轻啐一口,却也是一阵子的不是滋味。

    这师弟这样子一说,岂不是衬托出自个儿的小肚鸡肠。

    自己不过是跟莫浮南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岂料莫浮南居然还拿话儿来压自己。

    这般想着,绿薄心中却也是觉得好生没趣儿。

    莫浮南容色微凝,却也是缓缓说道:“浮南还有几句话相劝,那元二小姐聪慧多智,师姐最好不要与她为敌。她善于摆布人心,而师姐又这般不知晓分寸,若有一日王爷容不得你,只怕会招惹来杀身之祸。”

    绿薄为之气结,清秀的脸孔却也是不觉微微扭曲:“王爷绝不会如此无情无义,如此待我。我跟随他身边多年,耗尽青春,为了他做了许多事情。我双手染血,泯灭了自己良心,委屈自己做奴婢。我不敢奢求王爷娶我为妻,甚至连做个妾也不敢奢求。如此无怨无悔,难道王爷还能如此狠心,为了个贱婢,这般作践我不成?”

    她身躯颤抖,蕴含了浓浓的怒意。

    莫浮南也不想再与她说什么,只恐便是说了,那也是说不通,绿薄也是听不进去。

    他忍不住想,绿薄到底是个女子,故而总不能权衡利弊,也只任意发泄内心之中郁闷愤恨之意,断不能冷静自持。

    绿薄也是那女子之中矫矫不群,十分出色的了,尚且免不得如此。

    自然越发衬托那元月砂沉稳与冷狠,言语之间,条条有理,不动声色的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然而饶是如此,这冷静如斯的女子,其实竟是个极疯狂之人。

    只盼不要耽误王爷大业,毁去王爷前程。

    其实莫浮南也是不知晓,自己为何居然是这般对元月砂心生厌憎。在南府郡时候也还好,伴随元月砂来到了京城,眼见她一步步的撕破了温雅的面具,露出了疯狂的一面,他内心渐渐开始说不出的不舒坦。这个容貌娇柔的少女固然是如自己所料想的聪慧绝伦,可明明还未曾做出什么有碍王爷大业的事情,自个儿那种恐惧厌憎之情居然是与日俱增。

    他忽而又觉得面颊之上的伤口隐隐做疼,不自禁的伸手将面颊之上伤痕这般轻轻的捂住。其实这是旧伤,伤早就已经痊愈了。然而也许是受伤时候的恐惧,自己面颊之上的伤痕却也好似活物,动不动就会隐隐生疼,难受得紧。当日那个海陵刺客给自己心口,留下了那等难以磨灭的伤口,也有那难以痊愈的恐惧。那个海陵刺客,一双寒光凛凛的青色眼眸,却也仿佛恶魔的瞳孔。都这么多年来,恨意总是难以灭绝。

    那时候,一柄锋锐的剑,割破了莫浮南脸颊,也割破了莫浮南全部的骄傲。身为世家公子,他打小一举一动无不是需要符合家族的教导,礼仪的规范。打小他便是举止文雅,风度翩翩。可是那一天,他跌落在地,只觉得自个儿快要死掉了,不觉连连尖叫,哆嗦在地上,做出种种的丑态。

    那个时候,他以为自个儿也许便是要死了,内心惧意浓浓,大声尖叫。

    那样子的恐惧,过了很多年了,却也是仍然不觉深深的烙印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如今自己面颊之上的那道伤疤,又不自禁的隐隐作痛。

    元月砂那样子一个娇柔的少女,为什么自个儿内心之中,竟似浮起了与海陵妖物一般的恐惧之意呢?

    与此同时,大牢之中,萧英双手被锁住了镣铐,却解下了发钗,一下下的,狠狠的画着囚室的墙面。

    那天牢的墙壁之上,被他这样子的划出了一道道的痕迹,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滋滋之声。

    别人瞧见了这一幕,也许会觉得这位北静侯爷因为骤然从云端之中落下来,便是心生落差,乃至于难以自持,竟以如此方式,发泄内心之中的怒火。

    萧英的一双眸子之中是蕴含了浓浓的怒火,然而这极灼热的眸光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如寒冰一般的冷静。

    是了,自己如此权柄,又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

    也许是因为被关入了牢狱之中,他脑子反而清醒了许多了。一瞬间,他脑海里面却也是流转了若干念头。

    是了,从贞敏公主那一日跳下了马车,脱离了自个儿的魔掌,仿佛一切都摆脱了自己的掌控之中,让他一步步的步入了深渊,万劫不复。那所有的事情,都是摆脱了自己的掌握,统统都是化为那烟云泡影,万劫不复。

    而在那一天,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那雪色衣衫,行刺自己的海陵女刺客。受伤之后,却消失于长留王百里聂的身边。那一天,可巧元月砂在之后又已然出现,她苍白的脸颊和纤弱的身影曾经有那么一刻,引起了萧英的狐疑。只觉得这样子的身影,分明是有些个说不出的熟悉。饶是如此,他却并未细细思量,也来不及去思量。

    也许从那时候,自个儿就已然是做错了,并且错得很是厉害。

    他想起了元月砂和长留王的亲呢,长留王向来孤僻,又为什么会对元月砂垂青,跟元月砂十分的交好。那份恩宠,为什么京城其他的女子得不到,偏生元月砂得到。这个女人,仿佛应该也是没那么多的优点,值得长留王殿下为之而垂青吧。

    其实只需要仔细想一想,这许多的事情,无疑便是已然都是有了应该有的答案了。

    那就是当时,是长留王救下了元月砂,而这个女刺客,便是长留王殿下手中的棋子,用来对付他萧英的。

    那日在宫中,自己因为贞敏公主要嫁给薛采青,心中抑郁,乃至于捉住了元月砂,想要利用元月砂发泄一二。而这个南府郡的姑娘,明明应该十分欢喜,想要攀上自己这个高枝的,却也是断然推拒了自己。之后,她虚以委蛇,仿佛肯答应嫁入了萧家,在自己面前也是流露出一缕淡淡的羞涩。可是就是在今日,在元月砂如此冷冷的看着自己时候,萧英从元月砂的一双眼睛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子浓郁的仇恨。他是个敏锐的人,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那一天那少女白绢覆盖了面容,可是那双精光闪烁的眼珠子,却和这位昭华县主融合在了一起,分明是一模一样了。

    而那道纤弱的身影,却也是与元月砂融合为一体,是如此的相似。

    她,她就是那海陵郡的刺客,而且知晓自己当年,奉命屠戮苏家之事。

    萧英手中死死的捏紧了那枚发钗,用力那么一划,那枚发钗顿时也是生生的断掉,刺破了萧英的手掌心,顿时也是鲜血淋漓。

    那鲜血一点一滴却也是不觉这样子的落在了枯掉的干草之上,散发出了浓重的血腥之气。

    萧英却也好似不知晓痛一般,一双眸子蕴含了浓浓的仇恨。

    好一个海陵余孽,怎么就没有死得干干净净的,居然胆敢改名换姓,敢来挑衅自己,如此陷害。

    他心中一阵子的异样恼恨,倘若自己这些日子没有沉浸于失去贞敏公主的焦躁之中,以他宛如野兽般的直觉,必定早就想通透,更会认出元月砂就是那个海陵郡的逆贼。

    若然如此,元月砂早就万劫不复,何至于用这么些个手腕折腾自己,让自个儿居然是就此落狱,受此欺辱。连那些个极为污秽不堪的往事,都是被人给翻出来。只怕从此以后,自己身上的污秽,却也是再难以洗清楚了。

    他费尽心思,出人头地,不就是为了傲视群雄,不让别人瞧不起自己。然而事到如今,却也是沦为笑柄,身上的耻辱再也是无法摆脱了。

    想到了这儿,萧英喉咙里面嘶吼了两声,好似受伤的狮子,将手腕之上的铁链摇得哐当作响。

    他更恨自己,当初为了得到元月砂,居然阻止元原朗两夫妇作证,证明元月砂是假冒货色,根本不是真正的元家女儿。

    那时候,元月砂在萧英眼里,不过是一件极有趣的猎物,正等着萧英去摘采。这个猎物,倘若能拿捏到手中,就算是增减几许浅浅的风险,那反而是这个游戏的乐趣。正因为这样儿,他威逼利诱,甚至拿元原朗夫妇唯一的儿子要挟,逼着他们在陛下面前保住元月砂。就算元月砂是假的,那也没什么,谁让这个野丫头,居然是如此有趣,居然是勾起了自己欲图征服的强烈**呢。

    是自己保护了元月砂,保住了这个海陵郡的余孽,乃至于自己反而被元月砂所害。

    若不是那时候自己色迷心窍,蠢蠢欲动,想要调教这个娇美可人的姑娘。那么元月砂早就已经被拆破了画皮,被皇帝生生的砍下了头颅,丢掉了性命。

    他发泄也似的将那发钗扔在了地上,手掌捏成了拳头,狠狠的捶打墙面,一下又一下。

    萧英的手掌原本就已然受伤了,伴随他如此捶打的动作,顿时也是鲜血飞溅,墙面之上也是不觉留下来一个又一个的血团印痕。

    他咬牙切齿,一双眸子不觉闪闪发光,心里面一千个一万个埋怨自己,当初自己为何会色迷心窍,看重这个海陵余孽呢?

    这个海陵余孽心性是如此的狠毒,手腕也是如此的毒辣,她从头到脚,又有哪一寸哪一分,和贞敏公主有所相似?可笑自个儿那时候,被浅绿色的裙摆迷住了魂魄,只觉得神魂动摇,又因为得不到贞敏公主,对元月砂动情了。

    如今自己虽然是看不到元月砂,却也好似能瞧见这个女人冷冷发笑,分明是在嘲笑自己。

    不过自己不好过,也是决计饶不得元月砂。他忽而厉声道:“来人,来人,我有话儿要说,我要告发昭华县主,她根本就是海陵余孽,国之逆贼!”

    萧英激动的连拍铁门,手腕之上的铁链子叮叮当当的做响。

    他一双眸子,红彤彤的,好似红得要滴出血来了。自己活不成了,也是一定要拿着一个人陪着自己一块儿死。

    然而牢房仿佛变得空荡荡的,任由萧英将那铁门拍打得咚咚作响,竟似没有任何人来回应。

    四周居然是变得很安静了,安静得好似没有一点儿声音,仿佛只能听到萧英闹腾出动静的缕缕回音。

    萧英的眸色,渐渐也是不觉变得十分深邃。

    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吸不自禁的开始有些急促起来。

    不会的,陛下还有依仗自己的地方,还有许多地方用得着自己,所以他不能够死,也是决计不会去死的。

    这个虐杀女子的恶魔,他双手沾染了鲜血,可轮到自己生命被威胁时候,他竟然是不自禁感受到了害怕。

    这暗沉沉安静的牢房之中,蓦然也是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了。

    听着,竟似令人不由得觉得十分的诡异。

    萧英咬紧了唇瓣,却没有继续的大叫。他如今摘了发钗,披头散发,额头有伤,身上有血,瞧着活脱脱便是个无比凶狠的疯子。然而如今,他没有大吵大闹了,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透出来骇人的冷静。

    他不觉一步步的退了回去,寻觅到刚才半枚断钗,死死的捏紧在了手中。

    然而萧英的身子,却也是轻轻的缩在了墙角,而且还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不肯让自己大声些个。他全身绷紧,就好似野兽积蓄力量,等待着关键时候,就这样儿的扑了过去,然后将对方狠狠的吞噬,沦为口中的血食。

    无论如何,自己是侯爷,是大将军,他才不会甘心受死。

    那咚咚的脚步之声,听来仿佛只有一个,却分明透出了几许的刻意。毕竟,武功高强的人,走路时候,是没必要有着这么重的脚步声的。

    也许,那黑暗之中,却也是隐藏了许许多多的别的人。

    旋即,眼前却透过了一片朦胧的灯光。那人手里面提着一盏小小的薄纱灯笼,轻盈的洒下了些许的清辉。而他的影子,也似被拉成了长长的一道。

    终于,那人到了门前,轻轻的将门扇给推开了。

    他轻轻的摘下了黑纱斗篷,露出了真容。

    那手中轻拢的荷叶宫灯光线也是隐隐有几许的黯淡,如今这微弱的光彩撒在了男人的脸蛋之上,却绝不会让萧英错认。

    萧英干哑的说道:“长留王殿下!”

    是了,那沉浸于黯然灯火之下略略苍白又无比俊美的容貌,除了百里聂,自然不应该会有别的什么人。更无须提对方一双漆黑而深邃的眸子,流转了一抹高深莫测的深邃气息,正是这位长留王殿下的独特风韵。

    萧英早有几分猜测到,百里聂保下了元月砂,指不定也是幕后算计。

    只不过亲眼瞧见这个京城之中谪仙般的王爷,居然是现身于这般污秽的牢房之中,那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滋生了一缕说不出的荒唐。

    有那么一刻,萧英的愤怒让他想要一下划破百里聂的咽喉。只不过他压抑了自个儿的怒火,使得自己不至于这般冲动,如此无状。

    他冷冷的瞧着眼前的百里聂,却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了百里聂的身后。

    百里聂的身后其实还有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闷不吭声,又不肯摘下去黑色的斗笠,一时竟好似幽灵一样,让人难以捉摸。

    也对,毕竟百里聂是娇贵身子,没有人保护,那又怎么可以?

    那京城种种传闻,萧英根本不会相信。那不过是那些年纪轻轻,发春又发花痴的女郎们的恣意畅想,将诸多美好的词汇加诸于她们幻想之中的那个近乎完美的身影。然而实则,百里聂根本没有她们所想的那般好,他不过是凡夫俗子,又不是天上的神仙。比如学习武功,那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捷径,就算天资再好,若无刻骨练习,诸般苦功,那也是决不能有一身高明的武功。

    百里聂身为皇子,身娇肉贵,又打小得宠。就凭着他那么一副精巧皮囊,又怎么会吃得下去那些个苦头。

    不过人家既然是身份尊贵,想要得到高手保护,那也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想到了这儿,萧英甚至心里不觉冷笑。

    长留王殿下不是不屑于人世间的权力斗争,怎么如今却也是卷入权力斗争了?

    萧英虽然不知晓百里聂图谋的乃是什么,心中却也是禁不住冷笑连连。

    百里聂却轻轻言语:“萧英,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此刻他说话儿的嗓音,分明也是和平时不同了,好似故意压着舌根,让语调变得有些含糊,说话时候,更有一种朦胧而空灵的感觉。

    他这样子一张口,萧英却也是顿时打了个激灵,面上的讽刺之色却也是不觉僵住了。

    是了,这样子的嗓音,对他而言是何等的印象深刻。

    他虽然只听到过一次,可是那么一次,就足以改变萧英的命运。

    那一天,自己怀着忐忑无比的心情,听着那帷幕后面的天雪天生,说着种种算计,说着他的宏图大计。

    他知晓那个人,是故意用这种腔调讲话,在佩服此人的心计时候,却也是不免升起了一缕浓浓的好奇。

    那个人,究竟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究竟是什么岁数。

    后来他去了东海,只以书信联络。等萧英回到了龙胤,更再也没见到这位天雪先生。

    曾经他甚至不自禁的有一缕怀疑,说不定这位聪慧狠辣的智者,已然是被上位者灭口了。

    然而饶是如此,时隔多年,这样子的腔调,却也是从这位长留王殿下口中说出来,并且与记忆之中的如出一辙。

    萧英猛然抬头,死死的盯住了这张苍白而极俊美的脸蛋,身躯轻轻的颤抖,无可遏制的感受到了恐惧。不会的,这绝对不可能,那个时候长留王殿下,还是个没长大的娃娃,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郎而已。

    可是倘若这一切都是真的呢?百里聂十多岁时候,已然是如此聪慧,那么如今也是不知晓多可怕。

    故而萧英内心叫嚣着,绝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百里聂随手一挥,手帕包着几片碎玉,扔到了萧英跟前。

    那手帕一散,里面的碎玉顿时也是不觉叮叮咚咚的散落了一地。

    萧英颤抖着抚摸这片碎掉的紫荆花令牌,又捏住了这片手帕,凑到了鼻端,轻轻一嗅。

    那股子记忆之中极为熟悉的檀香味,如今又再次嗅到了。

    这样子的檀香味,是萧英难以忘却的。他潜伏于东海,与天雪先生书信联络,而那一封封的书信,每一页信笺之上,都是沾染了这样子的檀香味。而这样子的檀香味,较之寻常的檀香,却也是有些不同,嗅着略略带着馥郁辛辣。而这样子的香味,是别处决计寻觅不到的。

    如今这些东西,却让百里聂轻轻的抛到了自个儿的跟前了。

    这位长留王殿下,就是当年的天雪先生了。

    而百里聂的眼神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缕缕的深邃。

    他每一个身份,都是精心的设计,会设计属于这个身份的一些独特爱好,特有标志,乃至于一些独门的小动作。这样子一来,这个身份就有了鲜明的特征,而这些特征无疑也是会给人留下了鲜明的印象。当他变为长留王百里聂时候,那些身份所设计的独特之处,那也就会烟消云散。如此一来,就极难让人发现,这一切就是他在幕后加以操纵,更加能将自个儿隐匿于暗处。

    所以萧英人在京城,多次见到了百里聂,向来无甚怀疑。

    萧英蓦然喉咙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却仿佛是在嘲笑自己:“原来长留王殿下就是当年的天雪先生,如今整个京城都被你所欺,以为你当真是个谪仙之人。其实不是这样子的,你满腹心计,心狠手辣,善于算计,只怕这天底下再没有人能比你更加的工于心计了。”

    他已然血肉模糊的拳头,蓦然狠狠的锤在地上:“我听闻你因为贞敏公主嫁给我而心中不悦,心里还暗暗嘲笑你无能为力,可笑则是,却是我自寻死路!好一个长留王百里聂,你可谓骗尽天下人。”

    萧英却蓦然恶狠狠的抬头:“不对,我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不能死啊,死了就龙胤大乱。百里聂,纵然你费尽心思,罗织罪名,可是仍然是不能将我奈何!你决不能杀了我的!”

    ------题外话------

    突然发觉老聂是马甲达人,每个马甲都精分得好有特色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