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 讨要脑袋
    元月砂嫣然一笑,却也是起身离开,那素色的裙摆之上,那绣的花朵儿,伴随主人的行走,却也是不自禁的片片散开。

    绿薄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的身影,眼前一切竟似有些模糊而朦胧。自己等待多年,耗尽了青春,然而等来的却是比自己年轻、美貌的妙龄少女。她从前发狠似的想,王爷更瞧中一个人的本事和能力,至于皮相容貌,也不过是虚妄,豫王岂会如此肤浅?纵然百里炎冷情,只要自己有本事能帮助王爷,那么自个儿在百里炎的心中,自是有些个不同之处,总是和别的女子不一样。

    然而如今,有一个女子比自个儿年轻貌美也还罢了,她居然也是个极有本事的,论心计,自个儿竟似有些不如。

    元月砂那道纤秀婀娜的身影,瞧着竟似说不出的刺眼,竟让绿薄生生升起了一缕想要撕碎的冲动。这样子想着,绿薄那清秀隐忍的面颊之上,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模糊的笑容。

    这昭华县主如此轻狂,岂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她以为自个儿当真便能扶摇而上,却不知晓步步刀锋,危机重重。

    稍稍不慎,必定是会粉身碎骨的。

    而元月砂再次轻盈的踏上了豫王府的马车,她轻轻的提起了百里炎赠予自己的玉牌丝带,瞧着这枚玉牌滴溜溜的轻盈的转圈儿晃动。嫣红的绳带却也是轻盈的系在了那雪白葱根一般的手指头之上,颜色与元月砂雪白葱根也似的手指头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而元月砂一双眸子,却也是流转了几许深邃的光彩,目光晦暗不明,让人瞧不出她内心所思所想。

    她精致面容之上,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冷笑。

    豫王善于笼络人心,当他待你温柔之后,你自是不免觉得好似千宠万宠。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荣华富贵,都是唾手可得。可一旦他不宠你了,自然是冰雪加深,入落冰窖。然而元月砂内心之中,竟无半点感觉。这所谓的龙胤贵族,自己周旋其间,不就是相互利用?

    百里炎冷酷也好,多情也罢,于元月砂而言,都无甚差别。豫王所赐的身份地位,华衣美食,府邸奴婢,元月砂本来也没有稀罕过,自然没什么所谓的动心。

    可这样子自负的男人,倘若瞧上你了,若不能为他所用,那便会除之而后快。

    招惹了豫王殿下,可是没那般容易可以摆脱。除非她这个元二小姐,彻彻底底,从京城之中消失。否则自个儿,倒也只能继续和百里炎纠缠下去。虽然,这未必是一桩坏事。毕竟若能成为百里炎真正的心腹,也能借助百里炎的势力,解决许多的事情——

    元月砂眼中光彩沉润,禁不住若有所思。

    马车滚滚,也不多时,便已然到了豫王府邸。

    元月砂纤秀的身子轻盈的下了马车,唇瓣轻轻的翘了翘,那纤纤莲足,却也是极轻盈的踏入了这府邸之中。

    那眼波流转间,竟似生了些个些许淡淡的幽润光彩。

    房间之中焚烧了极为上等的水沉香,一股子透人心脾的芬芳,便是这样儿轻盈的充斥于整个房间之中。而薄绢纱帘儿轻垂之间,却见一道身影,若隐若现,赫然正是百里炎。纵然被轻轻遮挡住了视线,然而男人通身所散发的锋锐霸道之气,却也是遮掩不住的。

    元月砂更是不觉轻轻一福:“月砂见过王爷。”

    她清灵妙曼的身子落入了百里炎的眼中,竟让百里炎眼神不觉深邃了几分。

    “听闻今日月砂,咄咄逼人,逼得陛下处置了萧英。堂堂一个北静侯,如今也是已然入狱。月砂果真是好本事。”

    元月砂轻轻的垂下头,娇柔说道:“月砂也是知晓自己此举,未免是有些轻狂,更有些无状。可谁让月砂,就是这样子的性儿,不依不饶的,一点儿也不知晓什么叫做宽容大度。谁让萧英欺辱于我,闹得月砂也是迫不得已,如此为之。月砂,月砂也是并不想闹成这样儿。”

    这一番话儿说出口,元月砂竟似带着几分怯生生,娇滴滴的模样。

    明明是心狠手辣,咄咄逼人的女子,如今偏生在百里炎面前故作娇弱。

    然而这内外之间的截然不同,却也分明让元月砂沾染了一股子别样的风情。

    绿薄生恼,王爷可是不能瞧着这贱婢柔顺,当真被她哄得回心转意,又将她给宠上了。

    百里炎唇瓣却不自禁的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一时未曾言语。

    莫浮南却向前一步,咄咄逼人:“昭华县主如今这般姿态,倒是令人费解无比了。区区退亲之事,怎么就让昭华县主居然是如此的记恨,萦绕于心,乃至于竟似步步紧逼,不依不饶。”

    “昭华县主明明得了朝廷的册封,身份尊贵,一时无二。加之王爷呵护,一番恩宠,那更是前途似锦。纵然县主嫁入了北静侯府,所得到的也绝不会有如今这般多,更不必提县主早就羞辱了萧家,出了一口恶气。饶是如此,昭华县主却插手贞敏公主的姻缘,不依不饶,得罪王爷,失去了豫王府的支持之后,居然仍然去撩拨陛下,惹得陛下生怒。却不知,昭华县主此举,又是何用意?恐怕不但是浮南费解,便是满京城的人,也没有几个不心生疑窦的吧。”

    “这自然不免让浮南联想篇幅,联想到咱们这位萧侯爷的生平之事。萧英虽然私德可议,品行不堪,令人不齿。不过他为陛下南征北战,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招惹了许多仇家。而这些仇家,很多都是对龙胤不满,觊觎中原的逆贼!而这些逆贼,手腕更是层出不穷!元二小姐打小就是不受宠,没人管束,又深恨父母。倘若,早被这些逆贼引诱,利用这些逆贼相助谋取权势地位,又为了回馈这些逆贼,将这龙胤中流砥柱一根根的毁了去——”

    莫浮南冷冷说道:“元月砂,你到底是何居心?”

    一番言语,竟似锋锐入骨。纵然是没有将全部的谜底猜透,却也已然是将部分事实给扯出来。

    元月砂心里也是不觉冷笑三声,好一个莫浮南,果真不愧是豫王殿下心腹幕僚。

    他武功不行,当年被自己生生划破了俊秀无比的脸蛋。可是莫浮南心计却比武功厉害多了。

    如今莫浮南步步紧逼,言语之中的居心,简直是令人不寒而栗,这分明是要将元月砂置诸死地。

    而站在一边的绿薄也是不觉吃了一惊,莫浮南私下也跟她言语说,说他对元月砂颇为生疑,并不信任。到底是同门中人,绿薄也觉得莫浮南跟她是一条心。只不过却也是没想到,一向沉稳的莫浮南,居然会在王爷的跟前,当面质问元月砂!

    旋即绿薄脸颊之上不觉浮起了淡淡的喜色。

    她知晓,莫浮南在百里炎跟前受宠,既然是如此,莫浮南说的话儿,百里炎必定也是会上心几分的。倘若如此,就凭莫浮南这轻轻的几句话,元月砂便是休想再得宠!

    想到了这儿,绿薄那清秀脸蛋之上一双秀眉却也是不自禁的轻轻的松开,不似之前那般皱着了。

    元月砂心里却是冷笑了两三声,不过莫浮南虽然有几分聪明,可终究不能待自个儿如何。

    她轻轻的抬起了精致的小脸,却也是不禁笑吟吟:“莫先生,当初是你挑中了月砂,替月砂说项,让月砂得到了王爷的留意。想不到,今日你居然是这样子说。”

    少女的面容清纯若水,秀丽可人,虽然不算是美得惊心动魄惹人眼球的那种,可那乖巧可爱的模样,却颇有些邻家少女的天真可亲。

    莫浮南面颊后面的俊容,却也是一派平静,不为所动。

    “纵然没有浮南的举荐,想来昭华县主也会有别的法子,用来亲近王爷!”

    元月砂唇瓣绽放了浅浅的笑容:“莫先生当真是抬举月砂了,遥想当初,蔺公子凶狠无匹,想要杀了我,是莫先生加以劝阻。之后,更对我有举荐之恩,让我有机会得到了王爷这样子绝世枭雄的亲近与呵护。无论怎么样,我待你总是有那么一份感激之情。我一直以为,莫先生是个温雅君子,一心一意的为王爷着想。然而我却也是想不到呀,莫先生居然是心存嫉妒,嫉妒我更得王爷的宠爱,嫉妒我的聪慧才智,嫉妒到想要置我于死地!”

    莫浮南也料到元月砂不会乖巧认罪,眼前女郎原本就是个极聪慧狡诈的人物,然而饶是如此,莫浮南心中疑窦已生。便算元月砂舌灿莲花,做出了种种楚楚可人的姿态,都无法动摇莫浮南那宛如铁石般的心肠。

    然而莫浮南万万没想到的则是,元月砂居然是反咬一口,一张口,居然是这样子的言语。

    只听得莫浮南也是措手不及!

    而正因如此,莫浮南却也是禁不住冷笑:“元二小姐果真是个手腕厉害的女子,一张嘴可当真是伶牙俐齿,居然会反咬于人。”

    元月砂不动声色:“月砂这颗明珠,暗投在南府郡,可惜自己是女儿身,打小就备受欺辱。不过纵然我如何不甘,却也不敢妄想自己能攀附上豫王殿下。当初明明是莫先生举荐,才让我得到如此的机会。想不到莫先生身为谋士,这话随便一说,嘴一张,这好端端的,就变成我存心不良,亲近豫王了。就当月砂心眼儿小,觉得莫先生是因为心存嫉妒,所以想要将我置诸死地呢。”

    莫浮南冷笑:“果真是伶牙俐齿。”

    如今元月砂倒没顶着一张精致小脸,做可怜状了。他越发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王爷是世间枭雄,以后必定能成大事,又怎么能让这样子的女子,在以后坏了王爷的大事呢?

    元月砂越是狡诈多智,越是令莫浮南心生怀疑。区区一个南府郡的姑娘,未免聪明过头了,说不准,是有什么人暗中栽培,一番指点!

    元月砂也冷笑:“想来莫先生不止一次在王爷面前说项,中伤于我,王爷逐我出门,这大约也少不得莫先生的功劳。绿薄姐姐心存嫉恨,几次三番的为难月砂,而莫先生的大师兄蔺苍,也因为我揭破范蕊娘的事情,被王爷责备,断去了手指头。想来莫先生必定要说自己是一片冰心,所有一切都是为了王爷好,竟似对月砂没有一丝一毫的芥蒂!”

    莫浮南面色沉了沉,这小妮子倒是挺会挑拨离间。

    他冷笑:“我对王爷自然是一片冰心。”

    元月砂也不理睬他,继续娇滴滴的说道:“不遭人嫉是庸才,就算因为莫先生不满月砂,做出些个欺负月砂的事儿,可是莫先生既然对月砂有恩,月砂也是不见得跟你计较不是?却没想到,莫先生咄咄逼人,只手摭天。看来王爷要用什么人,就离不开你们这些墨夷宗弟子的摆布。蔺苍可以背着王爷以王爷之名私辱范蕊娘,绿薄可以羞辱月砂自命可以在豫王府只手遮天。利益相关,只要得罪了墨夷宗弟子,便不配也不能留在豫王身边。就算是偶尔得宠,也是会被墨夷宗弟子联手压制,倘若逼不走,就要将人给逼死!”

    莫浮南初时还算淡然,任元月砂如何反咬,都是十分淡定。他也相信百里炎的智慧,更相信自个儿在百里炎心目之中的地位。王爷知道自己为他做了多少事情,区区言语,又怎么能挑动王爷与他之间的关系。

    他原本以为,无论元月砂说什么,自己都是不会在意的。

    然而如今,他面色终于有些难看了,甚至有几分急切:“你休要胡言!”

    元月砂可是正巧挑拨到了那等痛处,让莫浮南竟也不知所措,一阵子的不安稳。

    结党营私,联手欺主,这可是任何主子的大忌!

    偏巧元月砂一番话儿说出来,虽然是有那么点夸张成分,可是却举例属实,说出来很有那么回事儿。

    莫浮南原本是气定神闲的,一派闲云野鹤的谋士风采,很有点智者谋心,风轻云淡的调调。可是如今,他却不自禁气得身躯颤抖,很是恼恨!

    元月砂,她实在是太可恨,她怎么敢,又怎么能这样子说。她好大的胆子,如此轻狂,如此无礼,不知分寸,不知所谓!

    元月砂流露出一派假惺惺的楚楚之色:“这但凡依附豫王的人才,哪个不看墨夷宗弟子的脸色,总是要讨好了豫王看重的那几个,才有晋升之阶。一旦被墨夷宗弟子所厌憎,必定不能出头。也就月砂性子直,是个傻子,不会讨好人,这直来直去的,想不到墨夷宗居然是要我的命了,一个什么叛党余孽的帽子扣过来,月砂还能活?你们居然要杀了我,这简直是没有将王爷放在眼里!”

    且不说莫浮南被元月砂气得满脸通红,便是绿薄也是脸色大变!

    这妖孽简直是诛心之论!一番言辞凿凿,胡言乱语,竟似戳中了什么隐秘。

    “元月砂,你居然还敢在这儿胡言乱语?”绿薄娇声呵斥!

    联想到元月砂在那酒坊之中的胡言乱语,这小蹄子当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挑拨离间。

    这份森森狠心,当真可诛!

    绿薄眼中,一缕杀机,一闪而没。若留着元月砂,只怕对自己,对墨夷宗都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元月砂,不能留!

    绿薄颤声说道:“说你是叛贼余孽,你便顾左右而言他,挑拨离间,使尽了这种种手腕。瞧来便是因为你心虚,故而方才是如此。”

    莫浮南也不觉沉声说道:“王爷,这昭华县主,确实也是颇有古怪,似是有些个不对劲。”

    只不过别人越是生气,元月砂反而是不生气了。

    她反而心平气和,话里有话:“如今瞧来,王爷还没说话,有些人已然替王爷拿了主意,不但拿了主意,而且还非得逼得王爷顺他之意。豫王殿下,不如让月砂一死,倒免得坏了豫王府的和气。”

    莫浮南已经,知晓自己恼怒之下,言语不觉过于逾越。

    他赶紧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沉声说道:“王爷,浮南失言,并无此心。”

    绿薄也一愕,眼见莫浮南如此,想来这其中必定是有个什么错处。

    她也是不觉跪下来,一时不知晓说什么,干脆也是不吭声。

    只不过,绿薄心里也不觉有些气闷。好似他们这些墨夷宗门人,也算是跟随豫王颇久了。他们也算是一片忠心,更为豫王立下无数功劳。总不至于,因为元月砂这娇滴滴的几句话儿,便心生嫌弃吧。

    莫浮南心里却通透,这做下属的无论立下多少功劳,有些地方,总是不能加以逾越的。

    绿薄身为女子,身陷情障,那也罢了。

    可是自个儿,今日被元月砂几句话一激,竟也言语有失。

    莫浮南心思重,难免想得多一些,如今竟不觉冷汗津津。

    耳边却也是听到了百里炎有几分戏谑的声音:“阿南,你向来自负聪慧,性子也很沉稳,想不到今日遇到了一个对头。一个小姑娘几句话,倒是惹得你如此失态,要是传出去,只怕豫王府上下,也是没人相信。好了,不必跪在地上,你且起来吧。”

    百里炎的含笑,轻轻的几句话,倒是解了这尴尬之局。

    莫浮南也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王爷果真颇有手腕,轻轻的几句话儿,便是解了自己困顿之局。

    豫王果真是一方雄主,气度恢弘,也是容下了自己的无礼。

    饶是如此,有些事儿,自个儿也是要小心一二,不可逾越造次。

    绿薄倒是盈盈起身,心里不自禁有些痛快。这些日子,自个儿因为元月砂的事情,心里面老是沉甸甸的,老不痛快了。如今绿薄心里面松了松,倒是舒坦了许多,好似略略透了一口气。

    也是,自个儿这些人,也是跟随豫王殿下多年,这情分自然是极为不一样。这区区元月砂,不过是才跟随王爷没多久,能有几分分量?

    豫王,也不过是见着元月砂新鲜,多玩一玩儿。等这兴头过来,豫王如此英雄,又怎么会对一个小丫头上心?

    元月砂却手指头轻拂过了衣摆,心里面冷笑。这莫浮南也还罢了,还算是知晓进退。至于这个绿薄,不知道好歹自以为是的蠢货,自己若要耍弄手段,弄死绿薄,那也是轻而易举。只不过如今,元月砂还没有心生杀意。绿薄若以后只是言语挑衅,她可以视若无睹,要是胆敢弄鬼,自己也不会客气,也是会取绿薄性命。

    她轻轻的抬起头来,言语柔柔,眸色似水:“是月砂不是,一时任性,言语顶撞,居然是吓坏了莫先生了。莫先生,你瞧我年纪小,不懂事,就不要跟我计较,更不要和我生气了。”

    元月砂又故意装嫩,装起了柔弱起来。

    而莫浮南心尖尖的却也是苦笑,一时不好说什么。

    他果真是没瞧错元月砂,这南府郡的元二小姐果真不俗,是个厉害的。只不过这样子的她,又仿佛是那么一柄双刃的宝剑,锋锐无比,不好驾驭。莫浮南跟随豫王殿下多年,知晓百里炎的性子,越是危险的东西,百里炎越是喜爱。

    元月砂温柔沉沉的说道:“若非月砂让莫先生误会,莫先生也是不会觉得月砂有异心,月砂会对王爷不利。其实,月砂如此不管不顾,针对萧英的理由,也是十分简单。”

    这倒是让莫浮南有些好奇了,甚至在场别的人,包括豫王百里炎,内心之中却也都不自禁的升起了一缕好奇之意。

    那就是,元月砂对萧英如此不依不饶,这其中理由究竟是什么?

    元月砂却也是轻轻的抬起头,唇角噙着一缕轻笑,然而那眼中的寒光却也是不自禁的越浓:“只因为萧英与我有了婚约,却因为拥有了贞敏公主,因而便将我弃如敝履。月砂不依不饶,便是这个理由。”

    绿薄冷笑了一下,想要说些个什么,那话儿到了唇边,也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面上不信的神色,却也是不自禁的透了出来。

    元月砂却言笑晏晏:“这别人瞧来,我是因祸得福,得到了朝廷的补偿,做了名正言顺的县主了。这比做了侯夫人,还要威风。就算被人羞辱了,也羞辱出了喜事来,我原本不该有什么不欢喜的。可是,月砂生来就是有个怪癖,若是被人欺负了,这心里面就会十分记恨,咽不下这口气,日日夜夜,便是气闷难当。除非,将这个欺辱我的人给十倍奉还了,我这心里面,才能消这口气。”

    “什么昭华县主,什么豪宅奴婢,这些东西,月砂统统不稀罕。人生在世,我就是要争这一口气,气不能消,这心里面就会不痛快。倘若一国之君,说好了与别国的公主联姻,人家却毁了婚事,另嫁他国。倘若发生了这件事情,天子一怒,便会流血千里,便要以血来洗刷这样子的屈辱。”

    “你们定然会说,你元月砂不过是南府郡的旁支女,身份低微,却如此自比,简直是自抬身价,不知晓天高地厚。不错,在你们瞧来,我是个低贱出身。可是在月砂自己瞧来,这全天下的人,却也是没一个比我自个儿要紧。我受了委屈,便算对方身份尊贵,也绝对不能平白受辱。什么所谓的补偿,我也是一点儿也不稀罕,也弥补不了我的尊严。”

    “我宁可自己死了,也是要出这口气。”

    她说得这样子的坦坦荡荡的,说得这样子的理直气壮,明明是些个有些荒唐的言语,然而竟然听着的人,竟然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缕感觉,那就是元月砂当真便是这样子想的——

    纵然她是疯子,可是偏生就是如此理所当然的以为的。

    莫浮南的内心,更是不自禁升起了一缕淡淡的凉意。这位南府郡的元二小姐,分明便是个十分厉害,锋锐无比的野兽,也不知道这头披着娇柔皮囊的野兽,会不会将豫王狠狠的咬上了一口。

    元月砂微笑:“王爷可是会觉得月砂很可怕,很凶狠,很不可理喻?我出身卑贱,又怎么敢奢求什么尊严。就算被萧英羞辱了,得了些好处,也应该欢天喜地了。是月砂自个儿,不知晓好歹。”

    而百里炎却也终于缓缓的起身,就这样子来到了元月砂的身边。

    他那金属色的眸子,闪动了异样的光彩,落在了元月砂娇嫩的脸颊之上。

    不知怎么了,元月砂竟觉得百里炎的眼睛里面,仿佛是有些个别的什么异样的含义。

    那样子古怪的感觉,却也是一闪而没。

    旋即,元月砂只觉得自个儿肩头一热,却是百里炎的手掌缓缓的落在了元月砂的肩头。

    “不,你这样子并无错处,人生在世,就应当如此。”

    百里炎缓沉的嗓音,竟似有些个金属清越之声。

    元月砂垂下头,却也是一派柔润之色,却也是暗中翘起了唇角。

    正因为对方是百里炎,元月砂才精心炮制了这么一番言语。

    毕竟,自己不依不饶的要弄死萧英,总是会惹人疑窦,纵然没有莫浮南,别的人也是会好奇。

    既然是如此,自己便应该弄出来一个理由。而这个理由,还能够取信于人。

    百里炎是冷宫不得宠的皇子,他一步步的,爬上了高位,并且得到了如今的地位。这其中的动力,自然是因为他不满意冷宫的待遇,想要得到尊严,想要爬到别人的头上去。

    当他身为卑微的时候,一定会如自己刚才所言,那般恶狠狠的发誓过。

    而这样子的话,方才能打动百里炎,让百里炎体谅一下自己一定要弄死萧英的心境。

    当然,若自己是男儿身,这样子的一番话,必定能惹起百里炎的忌惮,甚至是森森杀机。然而如今,自己是女儿身,容貌纤弱,姿容娇美。百里炎不但名义上想要征服自己,想自己成为他的谋士,他还想从男人方面,征服自己,想自己成为属于她的女人。既然是如此,他的女人和他志趣相投,自然更惹他喜欢了。

    元月砂甚至颇为不屑的想,百里炎总是对自己做出的那些暧昧举动,不就是故意撩拨,却只是试探,并不打算真正付出什么吗?倘若自个儿傻傻的就以为豫王殿下情有独钟,自个儿与众不同,那不过是自取其辱。一个弄不小心,就好似绿薄这样子,多年来满怀希望,结果什么都没有。

    倘若自个儿是个年纪尚轻,与容貌相符合的妙龄女子,也许在豫王滔天的权势之下,加上这种种荣华富贵砸来的虚荣,说不准当真会心神动摇,生出了几分情愫。

    可惜,自己所拥有的是一颗冰心,才不会为之所动。

    虽然元月砂不愿意以欺骗感情的方式,前去复仇。不过先撩者贱,既然百里炎故意以暧昧举动引诱,也怪不得自个儿也是设局回应不是。

    她乖巧的垂下头去,雪白的脸颊之上却也是浮起了一片水润的潮红。

    “王爷如今又对月砂照拂有加了,却也是让月砂不自禁想起了之前王爷的冷待。豫王殿下,你虽然没有羞辱我,却不免让我这个女孩子患得患失,心心念念的,当真不知晓如何自处。”

    百里炎面色变幻,元月砂这样子撒娇似的口吻说话,他先是生出了几分怜爱之意,随即又有几分欢喜。元月砂这样子,倒好似动了心。然而转眼间,他顿时想到了元月砂的狡诈,而元月砂平素,也喜欢用那等故意做作,温温柔柔的口气。如今这份娇羞味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一时之间,他竟有些患得患失。可最后冷静下来时候,却也是不自觉的为之而心惊。自己种种想法,本来就是与平素不一样,他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女子一番不知真假的言语几番猜测,乃至于令那心绪浮动。

    正如元月砂猜到那样,百里炎之前虽然是对元月砂颇有兴致,可是那也不过是一场极为有趣的博弈。

    百里炎手握大权,从区区冷宫皇子爬到了如今的位置,杀伐无数,行事果断,手底下也是不知晓沾染了多少血腥人命。而对于各种人才的笼络,百里炎也是轻车驾熟,更手腕贤淑。他更知晓,如何去做,能让人轻而易举,为他而死。

    元月砂的抵触倔强,倒是令他耳目一新,加之这女郎这般聪慧可人,不免让百里炎更为上心一些。而少女的秀丽妩媚,与众不同,也偶尔令百里炎不觉为之而有所心动。可也仅止于此罢了,也并不会有太多。当元月砂不依不饶的对付萧英时候,他觉得元月砂空有才智,却耽于男女之情,也是不过如此罢了。

    故而,他将元月砂弃而不用,并且决意不见。

    然而如今,百里炎竟觉得当着有几分的触动心底的砰然心动!

    他一挥手,让莫浮南和绿薄退下去,绿薄虽然是并不乐意,却也是只能顺从。

    “那是因为,本王和月砂相互之间,了解得还不够多,不免有些误会对方。”

    元月砂仰头,微微一笑:“可当豫王殿下肯如此宠爱,再接我入府,月砂已然是十分开心,再无惶恐。如今月砂恃宠生娇,想再要一物又如何?”

    百里炎挑眉,却也是轻轻的哦了一声。

    元月砂眼底深处流转了几分急切和贪婪,甜美的少女嗓音也是不自禁添了几许沙哑和血腥:“脑袋,月砂想要萧英的脑袋。萧英不是还没有死,月砂可是想要亲自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