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 与人有染
    元老夫人颤抖的嗓音并不是很大,却很冷、很恨。

    宛如深秋的凉雨,凉得好似能透入人骨子里面去,却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老妇人有些沙哑的嗓音,竟似带着浓郁得化不开的森森寒意。

    便是萧英,那冷若铁石般的心口,有那么一刻,也是禁不住拢起了一缕颤抖。

    他冷冷的想,自己是没算到,是因为元老夫人看着沉稳,岁数也大了,可她终究是个女人。女人总是会比较脆弱,也会动情,更会糊涂,不懂得权衡利弊。一时情切,便会将不该说的话儿都说出来。

    想到了这儿,萧英脸上的肌肉也禁不住轻轻抖动了一些。

    萧夫人颤声道:“元老夫人,你在说些什么?你莫非糊涂了?萧家怎会做出此等事情,秋娘本是病死的。可是,可是有什么得罪你之处?无论如何,你瞧着肃哥儿,盈姐儿的份上,你,你总要饶了萧家一二。”

    她心里发抖,一阵阵的惧意更浓了。正因如此,萧夫人也将元秋娘生出的两个孩子给拿出来。

    这两个孩儿,还在萧家呢。秋娘死了,这孩子是秋娘血脉,弄坏了萧家名声,元老夫人亲外孙以后也不好抬头做人。

    那可是元老夫人亲孙子,元老夫人不会不理睬的。

    元老夫人缓缓说道:“这京城贵女,要是被什么恶徒玷污了身子,所生下来的也是孽种,在肚子里面怀着时候,就该一碗红花落下去。外孙外孙女?你们萧家的恶毒种,和我有什么关系。”

    说到了这儿,元老夫人竟不觉凉丝丝的笑了笑。

    是了,若她爱惜这一双外孙,早就想法子弄在元家养。这么多年来,她没有给这两个孙儿添一件衣衫,送一盒吃食。这两个孩子姓萧,和元家有什么关系。秋娘坏了孩子,又被弄了落胎,反反复复,才生下这两个孩子,才耗尽了血肉,才会死了的。若不是这萧家崽子,自己女儿也许不会年纪轻轻就去了。

    她连家里面嫡亲孙女都舍不得送去萧家,可这些年了,却留下这两个孩子。

    便是萧夫人也听的一惊,一阵子的不快,恼恨得紧,这外祖母好狠心肠!

    她也被元老夫人的冰凉与怨恨给镇住了。

    元老夫人慢慢的,慢慢的将这血衣拢住在胸口:“陛下,臣妇所言,都是真的。老身亲眼瞧见秋娘的伤,亲耳听到她的哭诉,也亲手摸过秋娘那伤痕累累,冷冰冰的尸体。”

    她缓缓的,慢慢的跪了下来,泪水一点一点的,滴落在了血衣之上,湿润了这件衣衫。

    “陛下可以不相信臣妇所言,也许今日之后,臣妇便会因为患上癫狂之疾,因而送出医治。又或者因为御前失仪,送去家庙反省。臣妇年事已高,又已然染病,日子不久,也没什么可俱。不过如今在陛下跟前,臣妇只能说自己所言,句句为真。就让我这个娘,去陪一陪我那可怜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我的秋娘。”

    她拢住了这件血衣,却不觉泣不成声。

    宣德帝只觉得一阵子的心浮气躁,扭过头去,心中有些气愤的想,这有些个妇人,只图那骨肉之情,却不知大局,不知分寸。

    萧英瞧着呆若木鸡的萧夫人,却也是一阵子不喜。萧夫人到底是女流之辈,如今却被敌人的泪水与恨意所软化,竟也心神恍惚。

    妇人之流,大敌当前,岂可恍惚?

    有些话儿,还是应当萧夫人说来方便一些。

    然则此时此刻,萧夫人竟似呆住了。

    当真不足以成事!萧英心中不觉不屑。

    萧英也只得自己开口:“我虽与秋娘恩爱几年,到底另娶公主,难怪老夫人竟似意难平。只不过元老夫人纵然是记恨于我,可是肃儿、盈娘都是秋娘亲生血脉,也是我萧英亲骨肉,老夫人又何必迁怒这两个无辜的孩子。”

    言下之下,却是元老夫人因为萧英另娶,故而心有不甘,故而竟砌词污蔑。

    萧夫人回过神来,也赶紧哭诉:“不错,自打英儿要娶公主,元老夫人便心中不悦。你,你为了秋娘,只想英儿娶个极低贱的女子,一生一世都越不过秋娘去。你连个嫡亲的孙女儿,都舍不得给侯爷,只挑挑拣拣,送来个旁支破落户的女儿。如今侯爷新婚,你便口口声声,说萧家对不住秋娘。你记恨在心,难怪元月砂如此大胆,竟似老夫人一番计策,狠心挑拨。不然秋娘都已经是死了好几年了,怎么你当然不说,元老夫人,你怎么当年不说!”

    越说,萧夫人越有底气,到最后竟似有些咄咄逼人。

    元老夫人死死的咬紧了牙关,当年她为何不说?还不是因为元家的男人。这元家牵涉到了贪墨,又被都察院盯上了,若非萧英用些个手腕,只恐元家名声扫地。她当时不能说,如今更不能说为什么当时不能说。

    眼见元老夫人不吱声,萧夫人更添了信心,不觉哭诉:“你这当外祖母的,怎可这么说自己的孙子、孙女儿,你竟这般冷血无情,这样子的心狠。哪里有人,这样子说自己孙儿的。”

    “如今这昭华县主被拆穿假话,却向你求肯,我方才知晓,竟然是亲家你在背后指使,不然她一个小女孩儿家家,哪里懂这些?”

    萧夫人句句反驳,元老夫人居然胆敢指证萧家,那她就糊了元老夫人一身污泥。

    萧英听了,眉头渐渐的松开了,不错,这话儿就是应该这样子说。

    萧夫人回过神来了,终究还是懂了。

    萧家此言,倒也似有鼻子有眼,听着仿佛也是有可能,是那么一回事儿。然而在元老夫人那极悲哀的容色衬托之下,这些言语竟不觉显得有些苍白乏味。

    萧英内心冷笑,便是别人心存疑窦,那又如何?这事情已然是过去好几年了,什么证据都没有了,便是秋娘尸首也已然火化了去了。元老夫人无凭无据,就算是张口指证,可她既然当年三缄其口,说不通如今才开这个口,那么说的话就可以不足采信。

    而陛下,如今到底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只要,这元月砂不再作妖——

    他自认铁石心肠,又素来不将女子如何放在心上,此刻却居然心生一缕侥幸期待,只期待元月砂可不要再闹了。

    然而饶是如此,便算是萧英心里面,也知晓绝不可能。

    元月砂,那不就是条疯狗!那个贱人!

    此刻元月砂的嗓音又回荡在萧英耳边:“贵妃娘娘,萧家的人说公主秉性刁蛮,狠辣任性,又有怪癖,喜爱将自己抽打得浑身是伤,又用这伤,污蔑萧家。你是公主母妃,你了解自己女儿,贞敏公主是什么样子的人,想来你是清楚的。求你告诉大家,贞敏公主,可是当真如此性情?”

    静贵妃早已然心乱如麻,如今触及了元月砂的目光,更是不觉一怔。

    飞将军青麟是朝廷乱贼,自己心里面是知晓了。她还知晓,如今萧英是属于宣德帝十分要紧的棋子,关系着东海与龙胤朝廷的平衡。静贵妃甚至不觉在想,元月砂此举,可是想要天下大乱,毁了龙胤江山?毕竟,眼前这妖物般的少女,本来就是逆贼。自己欲图用她对付皇后,为儿子报仇,说不定就是引狼入室。

    她又忍不住想,陛下今日,一定不会处置萧英。女儿不但讨不回公道,说不定处境还会更加悲惨。静贵妃是老成持重的性子,本来今日便想让贞敏公主先退一步,再徐图后进。

    周皇后那艳若牡丹一般容貌之上,流转了几许涟涟深邃的光彩:“静贵妃,女儿是你的,自然是你最清楚。可是你如何言语,可是要想个清楚,想通透一些。”

    静贵妃心中一颤,周皇后又是什么意思呢?她是警告自己不要胡乱语言,冲撞了陛下,还是盼望自己胡言乱语,得罪了陛下才好。

    元月砂言语娇软:“月砂怎会知晓北静侯与贞敏公主是如此相处,月砂也不知晓贞敏公主的性情。月砂有幸和静贵妃品茗赏花,听娘娘提及贞敏公主,说她可谓是乖巧伶俐,聪慧听话,打小会察言观色,讨你欢喜,念着想着,你这个母妃喜欢什么,又不喜欢什么。这宫中原本有御厨,可她为了讨你喜欢,竟亲自洗手做羹汤,便是小小的一碗汤水,那也是尽心尽力,废了许多心思手腕。你嘴上虽不好十分称赞,心里面却很甜。贵妃娘娘多年前,失去了儿子,故而伤心欲绝。幸亏这么些年,有个懂事伶俐的女儿在身边,乖巧柔顺,加以宽慰。不然这么多年来,贵妃娘娘日子也是不知晓怎么过。而公主纵然有什么忤逆你的地方,内心深处,却也是不过想到母妃给予的些许关怀和怜爱。”

    贞敏公主原本容色甚是冷漠,可是如今,她听到了这儿时候,却也是不自禁的抬起头,瞧着眼前的静贵妃。

    她婚事颇多忤逆,对静贵妃说话也是不好听。其实那时候,她内心有着一缕报复似的快感。这么些年来,自己对亲娘用心,可是静贵妃念着的却是那个早就死去的弟弟。她说着那些刺伤人心的话,心里隐隐有些痛快。母妃不是不爱惜自己吗,等自己有了夫婿,也是可以将静贵妃轻轻的抛开。

    等她被萧英欺辱,在静贵妃面前一败涂地的难看,便再也不想面对静贵妃,眉眼之中俱是冷意。

    如今元月砂口中所说的这些软语哀求,诉尽衷肠的言语,原本该是百里敏跑去自己亲娘面前哭诉的。可是这些话儿,贞敏公主已经是说不出口。现在元月砂说出口了,也是不禁让贞敏公主抬头瞧着,瞧上了静贵妃,她实在很想看看,静贵妃如今会说些个什么。

    元月砂言语切切:“娘娘,你瞧公主这样子瞧着你,你的女儿正看着你。贞敏公主还是在意你这个娘,只盼能得到你的爱惜和关切的。”

    静贵妃不自禁的抬起头,触及了贞敏公主凝视的目光。

    她心尖发颤,女儿的眼神,也许贞敏公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眼睛里拥有多么的渴盼和期待。

    敏儿盼望自己这个娘,为她出头。可是权衡利弊,自己开了口,得罪了陛下,难道当真便能让贞敏公主处境更好一些?她之所以让贞敏公主认错,难道还有心偏帮萧家不成?自个儿的所作所为,还不是盼望贞敏公主能好?多年入宫,后宫步步为营,刀剑无影,杀人不见血,却也是年年岁岁的风霜加身。她早已然学会了沉稳,不要感情用事。如今敏儿盼望自己不顾一切,心之无惧。可这一时痛快,却不见得是最好选择啊。

    她心里面摇摇头,不可以的,自己不是贞敏公主这样子的小孩子了。她不会三言两语,就这样子的糊涂。不会让元月砂言语激一激,就冲上去跟陛下做对。陛下也是决意放过敏儿,让敏儿离开了萧家了,是敏儿自己不懂事,这样子闹起来,才让处境又变得如此的危险。难道自己还要继续闹,让陛下更加生气,为一时热血,让自个儿处境更是微妙?

    这飞将军青麟,本就是个疯子。今日静贵妃早瞧得通透,元月砂已然并无后手,全无章法,只靠着言语相激,只盼望多添些人和陛下做对,来增加她言语的分量。元月砂也不过是凭借一腔血气之勇,不依不饶,拉扯着别人下水。可怜敏儿被萧英折腾得太过于恐惧,竟将一腔期待,放在了元月砂身上。

    如今,元月砂不过是利用自己女儿,用贞敏公主为棋子,要挟自己,对付萧英。

    她应该让陛下看到自己的柔顺,将女儿轻轻摘出来,不要让贞敏公主成为元月砂对付萧英的棋子。

    是了,静贵妃虽然是并不了解事情真相,可她聪慧,已然是隐隐有所察觉,元月砂是跟萧英有私怨的。

    想到了这儿,静贵妃便想要开口,她觉得自己已经想清楚了。

    可她张了张口,竟已然说不出话。

    女儿如今那急切的目光,静贵妃虽只瞧了一眼便垂头,却已然好似烙印在了心口一般,让静贵妃为之难忘。

    这双眼睛,今日原本是毫无温度的,如今却好似烧尽了的柴火之中蹦出的火星。

    她知道,自己只要开口说一说,那么女儿看自己眼神,便会永远那样子冷冰冰的。那双眼睛里面,只有对自己的浓浓失望了。

    就算自个儿心里,是贞敏公主没想通透,可女儿大约会永远这般冷冷看着她,一辈子都不原谅。

    元月砂言语切切:“这些年来,贵妃娘娘只有贞敏公主一个亲人了。”

    静贵妃忽而有些恼火,自己与元月砂合作,可元月砂从未提及萧英本性,如今木已成舟却来利用敏儿。这女人就是妖物恶魔,自己就不应该为了报仇与之合作。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元月砂却不依不饶,伸手捏住了静贵妃手掌:“如今娘娘的女儿还活着,可是秋娘却已经死了。贵妃娘娘比元老夫人幸运,不必捏着一件血衣衫后悔不已。”

    静贵妃生恼,这是加以要挟,倘若自己不为贞敏公主出头,那么敏儿就会绝望自尽吗?

    想到了这儿,静贵妃竟似打了个寒颤。

    不会的,自己女儿素来聪慧,怎么会蠢笨的想要去自杀?

    她不自禁的又望向了贞敏公主,也许因为她那几分迟疑,贞敏公主眼睛里面那期翼的光彩妾也是已经黯淡了下去。

    那娇美的公主原本便是受了伤,如今脸蛋苍白,却无损美丽,反而有种孱弱折翼的美感。

    然而那双亮晶晶的美眸已然是失去了光润,毫无生气,竟似有些空洞。少女的唇瓣,更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淡淡的讽刺的笑容。

    静贵妃胸口轻轻的起伏,敏儿在想什么呢?难道当真因为外人所挑拨的三言两语,便觉得自己这个母亲不喜爱她,不顾惜她?

    便会觉得她这个贵妃娘娘爱惜自己,却不爱她这个女儿。

    这可当真是个傻子。

    她盯住了元月砂,那种恼恨厌恶一闪而没。这个女人,便是个妖物,倘若自己不开口,也许她真能逼死敏儿。就好似今日,敏儿居然以发钗自残身躯。这一切原因,不就是因为元月砂居然轻盈到了贞敏公主的身边?

    然而元月砂的眼睛里面,却无一点畏惧退缩,更没有半点迟疑。

    静贵妃心里面无奈笑了笑,自己到底是被元月砂给逼住了。

    她轻轻的扬起头,苦涩说道:“陛下,敏儿向来,向来是孝顺的,绝不会如萧家之人所言,是,是什么刁蛮任性忤逆不孝的女子。”

    “实则,她那日回宫,已然跟臣妾哭诉,说萧家对她加以凌虐。她甚至对我这个母亲,解开了衣衫,让我瞧着她身体之上种种凌虐痕迹。今日敏儿露出了手臂,可那身上的伤痕却也是更多!陛下,咱们女儿出嫁时候,还是浑身肌肤若雪,漂漂亮亮的玉娃娃啊。陛下,臣妾可以作证,女儿从来没有自虐的爱好。陛下可让宫婢验敏儿身上伤痕,臣妾并没有说谎,那样子伤痕,便是瞧一眼也令人心酸。”

    “求陛下为敏儿做主,她也是你的女儿。敏儿虽然是做错了许多事情,可是她也是你骨血,血浓于水。更何况,陛下不是也爱惜过敏儿,将她这个公主视若珍宝!”

    宣德帝也想不到一向柔顺的静贵妃,竟也忽而改口,反咬一口。

    这究竟怎么了?宣德帝也是不觉一阵子的茫然。

    静贵妃入宫多年,便算是装,多年来也装出了那么一副贤惠有礼,十分懂事的模样。

    可是如今,静贵妃大庭广众之下,却也是如此的不顾风仪,顶撞自己。

    元月砂心里面冷冷想着,实则今日,最有力证据便是贞敏公主身上伤痕。

    纵然那萧家口口声声,只言是贞敏公主自己所伤,然而终究让人难以相信。

    如今静贵妃力证贞敏公主无此癖好,加之贞敏公主软语哀求,足以证之,是萧家凌虐,才让贞敏公主如此悲愤交加。

    当然宣德帝仍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切视为污蔑。

    只怕他却不能服众!

    萧夫人也不觉跪在地上:“臣妇替萧家冤枉,贵妃娘娘爱惜女儿,身份又尊贵,臣妇如何能够敢驳了贵妃娘娘的话。贵妃娘娘若说公主冤枉,若说萧家不对,那么萧家只能认不对,只能说是萧家错了。”

    看似委曲求全,实则言下之意,却分明是在说,静贵妃是因为爱惜女儿,所以才说出了这样子的谎话。

    静贵妃和贞敏公主母女亲厚,种种言语,却也是自然偏向了贞敏公主了。

    萧英也跪地沉声言语:“微臣性命,全在陛下手中,是生是死,全由着陛下决断。无论陛下如此裁决,微臣绝不会多言。”

    他心中冷了冷,其实萧夫人所言所语,已然是强词夺理,已然是无人相信。萧家污名难洗,名声尽毁。可是这些,却也并非是最重要的。

    其实最要紧的是,宣德帝怎么想,要不要取他性命,要不要保住他萧英。

    东海与朝廷暗潮汹涌,宣德帝并不乐意此刻生乱,更不会在意区区一个贞敏公主。然而宣德帝到底是皇帝,他爱惜颜面,又并不太想让别人瞧着自己忌惮萧英,更不乐意让人说他为留了萧英而牺牲一个女儿。

    当今陛下,还是爱惜脸面的。他纵然是多疑凉薄,却喜欢别人称赞他是温厚仁慈。

    事到如今,全看宣德帝怎么想,如何取舍。若肯不加计较,那么萧夫人那些个强词夺理的言语,便成了宣德帝下地的台阶。而他萧英,侍候这个主子多年,其实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宣德帝没有说话,却蓦然抓紧了周皇后的手掌,深深的瞧来周皇后一眼。

    周皇后心尖一凉,自然也是懂得宣德帝的心意。

    事到如今,宣德帝仍不欲动萧英。

    可是宣德帝却不能自己为萧英解围,而需要一个人,替他开口。这个人,当然是她这位周皇后。

    这自然让周皇后的心里面很有些个不是滋味,陛下刚刚不是说元月砂再胡说八道,便要了这位昭华县主的脑袋,怎么现在反而恍若未闻,忘记了这件事情?

    这不是因为宣德帝忽而就不记得了,而是因为别人已然开始相信了元月砂说的那些指责。那么元月砂就好似朝堂上敢言的谏臣,只有昏君才会擅杀热血忠贞说实话的臣子。

    宣德帝偏生无此果决,杀了就杀了,干干脆脆。

    他忘记了对元月砂的警告,如今更让周皇后出面,巧言令色,保下萧英。以后纵然是有什么流言蜚语,加以指责,那么包庇萧英的就不是陛下,而是陛下身边的周皇后。

    可那又什么什么法子呢?纵然周皇后也厌憎萧英的所作所为,却也是不得不违心开这个口。

    周皇后幽幽叹了口气:“静贵妃素来疼爱贞敏公主,这一点,本宫是知晓的。如今贞敏公主如此哭诉,也难怪静贵妃身为娘亲,竟似心疼如绞。陛下,陛下也并非不信,只不过静贵妃身为亲娘,这哭诉未免有些偏颇之处。陛下圣明,今日骤然听闻了此事,自然是既不能委屈了公主,也是不能冤枉了臣子。此事,自然是需慢慢查探清楚。”

    她缓缓的退后了一步,向着宣德帝盈盈一福:“陛下,臣妾看来,此事既然是兹事体大,自然是不能草草决断。不过公主和北静侯既没有了什么夫妻情分,那便一纸合离书,不做夫妻,免得成为怨侣。”

    一番言语,到底轻轻的为萧英今日开脱此事。

    以后如何断清此事,还不是一笔糊涂账,这样子不清不楚。

    周皇后更抛出诱饵,让萧英与贞敏公主合离。那么从此以后,贞敏公主也是不必受萧英欺辱。料来,这也可安抚静贵妃母女。既然已给活路,那么贞敏公主如美玉一般的人物,必定是不肯玉石俱焚了。

    至于元老夫人,她不过是个臣妻,只需稍加暗示,元家必定会拿出说法,平息此事。或者正如元老夫人自个儿所猜到那般,送去家庙,又或者说她年老昏聩,染了疾病。

    转念之间,周皇后脑子里面已经是如行云流水,转过了这么些个念头,竟也开脱得像模像样。

    她乃六宫之主,又无子嗣,这皇宫之中又不缺绝色佳丽。而周皇后无子多年,却犹自能够地位稳固,深得帝心,又岂能不是一个玲珑心肝,善于见风使舵的人。

    便是宣德帝,心里面也觉得周皇后这一番言语,甚是合意:“皇后此言周全,那就这么办好了,一切依着皇后的意思。”

    周皇后眉头轻拢,心尖却也是忽而浮起了淡淡的苦涩之意,她听着陛下说什么一切依着皇后的意思,仿佛当真便是她在做主一般。

    贞敏公主也是说不出话儿来,她不服自己被诋毁了名声,被逐走了京城,故而咄咄逼人,不肯相让。然而如今自己可以合离,父皇已经已然应允。而且,别人眼里,也不是自己的错。这样子的结果之下,纵然萧英还未曾治罪,她竟也提不起力气来闹了,这已然是意外之喜了。她这时候才发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汗水,竟似软绵绵的没有了力气。

    静贵妃也扑过去搂住了自己的女儿,也因为静贵妃方才那番话,贞敏公主也是乖顺起来,让自己亲娘这样子的将自个儿给搂住了。

    萧英亦只能应承,然而眼睁睁的看着贞敏公主离开了他,萧英却也是一阵子恼恨意难平。

    这一次他运气不错,宣德帝终究没有下定决心。饶是如此萧英却也是禁不住胸口涌动了一缕烦躁,可就算这次宣德帝保下他,必定挥霍到自己多年来积累的沉稳信任,影响以后宣德帝对他种种态度。更何况,自己名声也是会大损,连心爱的公主都失去了。

    就算是脱身,也是损失颇多。

    而这一切,都是是因为元月砂。

    这个女人,无凭无据,什么都没有,居然靠着一股子狠劲儿逼迫自己到现在。

    可她不仍然是没见能奈何得了自己?自己不会放过元月砂,定然要这个女人付出代价。

    她奈何不了自己,她算个什么东西,这贱人等着自己种种手腕,将她弄死!

    他掩不住自己内心恼恨郁郁,此时此刻,自己只能以恭顺姿态,跪在了宣德帝跟前,展露自己的忠心,表现自己的温顺。那心尖,却不觉泛起了缕缕郁郁之色。

    而萧英这份恼恨的焦躁,却映入了轻纱后那一双深邃漆黑,仿佛瞧不见底的眸子之中。

    男人轻缓悦耳嗓音,润入了那迷离温润的香料气息之中,竟似微微有些模糊:“婉婉,我不饮茶了,你替我暖一壶酒。”

    萧英吃亏了,是因为元月砂的不依不饶。

    百里聂凝视着那个不依不饶的少女。

    那精致的脸颊五官秀美,南府郡的元二小姐无疑是个极好看的姑娘,小小年纪,已然是个美人胚子。然而那份秀色,其实对于百里聂而言也不算什么。任是这世间绝色,于他而言都如浮云流水,轻柔散去,不会在心尖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这世间女子,也极少有比百里聂更好看的。

    少女阳光之下,那一双眸子之中,却闪动了不依不饶的光彩,仿若灼热的火焰,能将这世间种种,尽数焚烧化掉去。

    热得让百里聂那冷冰冰的身躯,竟似隐隐有些悸动,仿佛一股热流,涌过了他的小腹。

    无论是春暖花开,还是夏日炎炎,这京城里面的一切,都是冷冰冰的。

    所以母亲舍弃了女儿。

    所以父亲牺牲了自己的儿子。

    所以情郎舍弃了未婚的妻子。

    所以妹妹舍弃了姐姐。

    所以哥哥舍弃了妹妹。

    所以陛下舍弃了自己的臣民

    唯独这南府郡来的野丫头,她不够善良,不够仁慈,不过正义,却好似一柄无比锋锐的宝剑,生生在这花团锦绣的宴会之上,划破了一团和乐融融,剑指森森血骨。那眼中浓浓熊火,也许并非友善,却仿若要将这一切生生焚烧殆尽。

    如今萧英吃了亏,贞敏公主又可以合离,北静侯府颜面尽失。也许,也许有的人瞧来,可暂时算作胜利,然后再行算计。

    可是今日元月砂可是会满意?

    已然无需元月砂回答,百里聂心里面已然是有了一个声音在轻轻回答。

    她不会的,萧英还没有死,还有爵位,还可以再娶妻,就算娶不了妻,也可以纳妾。等这件事情风平浪静,萧英还可以平平安安,锦衣玉食,高官厚爵。就算名声难听了一些,这算什么了不得的惩罚。

    元月砂内心非但没什么得意之情,还会加以恼恨。

    如今东海与朝廷关系微妙,萧家多年来在京中经营,而元月砂不过匆匆与之为敌,加之宣德帝偏心相互。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元月砂可谓一样都不占。以她一腔热血,不依不饶,一股子狠劲儿,能将萧英逼迫到如此地步,已然是十分难得。

    可是如今元月砂可会罢手?

    婉婉将一壶桂花清酒,温热烫过,送到了百里聂的跟前。

    元月砂却已然是清脆说道:“陛下仁厚,所以不肯相信北静侯府居然是如此畜生。故而宁可对自己女儿心生狐疑,也不肯去疑萧英这个忠臣。可是陛下深深相信的忠臣,却是虎狼之性,蛇蝎心肠,残毒狠辣!他不忠不义,不配得到陛下器重。”

    百里聂似极微弱的笑了笑,她果真没让人失望,还是这样子不依不饶。

    这桂花清酒,倒入了杯中,百里聂缓缓的举起来,凑到了淡而无色的唇瓣,一饮而尽。

    酒水入口温润,咽下去时候,喉头却也是品出了些许辛辣滋味。

    好似冷水浇灌在了烧红的热铁之上,心口也是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他又给自己再倒一杯酒,这第二杯酒,却细品慢饮。

    元月砂哭诉了萧英的非礼,扯出了元秋娘的死,拖出了元老夫人,拉动了静贵妃。不知晓事到如今,元月砂还有什么手段,还有什么可哭的。

    他想起自己给元月砂讲的那个故事,不觉无声的笑了笑。

    那个故事,破绽百出,漏洞颇多。元月砂是个聪明的人,应当知晓,这其中有不尽不实,种种阴差阳错之处。她更拿不出什么实质的证据,证明这个故事。

    然而元月砂却不觉张了口。

    “这桩私事,原本不该传扬出去。北静侯身居高位,又是忠良之后,为人又刻苦上进,性子沉稳,也还算有几分薄薄的聪慧。要是他没有暴虐之疾,必定也是前途无量。你难道不好奇,为何他居然染上了这样子的暴虐之性,居然是这般残忍,虐待妻子?”

    “为防损人名节,坏人名声,又到底是过去之事。故而这双方姓名,我也是不好宣之于口。我只能告知各位,有一个无耻轻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偏生去勾搭一个有夫之妇。方才引得萧侯爷性子大变!”

    元月砂是聪慧的,她听了百里聂说了一遍,也就记住了,复述得也是差不多。

    百里聂眨眨眼,这并不是元月砂信任自己——

    只不过是因为元月砂那如猛兽一般的性情,咬住了就必定要置人于死地,猎物不死也是绝不会松口。

    他目光从元月砂身上移开,既没有去看萧家母子,也没去看别的人。他目光逡巡,落在了周世澜身上。而此时此刻,周世澜已经是脸蛋儿苍白,变得十分难看。周世澜蓦然狠狠的向着百里聂瞪了过去,眼睛里面充满了恼恨,也蕴含了说不出的悲凉。

    百里聂心里面叹了口气,唇角的笑容却也是越发加深。他轻轻的品尝一口酒,阿澜,你知道我不是好人,怎么能跟我说心事呢?就算当年咱们当真是很好的朋友,你也是不应该这样子的糊涂的。你怎么能对我这种人说心事?

    这许就是天意了吧,纵然自己故意误导,说得可谓是破绽重重。换做别的人,就算要对付萧英,只恐也会谨慎行事。

    偏生这元月砂,却是个疯子般的女人。

    这都是天意注定,怨不得别的人。

    元月砂却不管不顾,她不理百里聂的不靠谱,也不理周世澜待自己的宽容暧昧。

    却见她字字清脆,嗓音悦耳。

    “萧英性子古板,最爱冰清玉洁的女子,他容不得这样子一位萧家主母,红杏出墙,与人私通。然而这样子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惹萧英心生恨意,又顾忌萧家名声,隐忍不言。乃至于,最后居然闹出了人命,以死遮羞。然而在别人瞧来,萧家仍然是规矩森森,清高自持。”

    “那妇人与人私通,是从一个冬日开始,白梅飘香,冬雪初晴。她都会抛下自己的一切,包括名声、子嗣、贞洁,去寻这个情郎。她并不知晓,萧英跟随在她身后,什么都瞧见了,窥测到了这一切。可是这位萧家儿郎,却根本不敢走出去,打断这一段风流韵事,只因为他害怕,害怕自己会无地自容。他不止一次盼望,这件事情便是这样子的了解了,他可以当做没这等事情发生。然而萧英却是一次次的失望,那对奸夫淫妇,那对萧英心中的狗男女,却仍然是狠戾作践他的尊严。于是他内心之中浮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唯独鲜血才能洗清楚他身上的羞辱。”

    萧夫人和萧英,都是听得面色十分难看,竟似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了。

    元月砂嗓音扬了扬:“事到如今,难道还要我指名道姓,当真说出口。”

    不止一个人盯上了周世澜,谁让周世澜的名声是这样子的不好呢。

    而周世澜那难看的面色,却也好似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那就是,周世澜和元秋娘有染,萧英生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