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 萧英把柄
    一番话却让元月砂怒火一凝,目瞪口呆,一股子不可思议的感觉,涌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她虽不太在意男女之事,爱惜之情,却也不是傻子。那个草原上闷热的夏日,她眯起了眼睛,盯住相拥的苏叶萱和百里策,她便懂得了何谓男女之意。如今等到了京城,元月砂也更是瞧得是更多了。

    若眼前这个人不是百里聂,不是这个腹黑阴险,颇富心机,让人根本猜测不到他想法的妖物。那么元月砂简直会以为,百里聂是对自个儿有些说不出的心思,含酸吃醋了。

    然而百里聂是如此的坦然、沉润,面对元月砂那蕴含了几分质疑味道的眸子,他仍然是容色沉稳,泰然自若。

    元月砂嗤笑:“区区一朵赤菊,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纵然是娇艳动人,也不过是寻常货色。”

    她心念一动,手指头捏着菊花,却并不肯这样子狠狠的摘下来。

    一双幽幽的黑眸,敛去了怒火,反而不自禁的添了几许幽幽深邃,测度光辉。

    百里聂轻轻说道:“你要不想给,我也是不会勉强。”

    元月砂轻啐了一口,也是不以为意。这周世澜给的玩意儿,她本来也是没多稀罕。

    只不过自己纵然是想要试探出百里聂的心意,却也好似没这般容易。

    她手指头一扯,便是将这朵娇艳的火菊给扯下来,扔到了百里聂怀中。

    百里聂轻轻的捏着这枝花枝,送到了鼻端,轻轻的嗅了一口。

    菊花吐出清香,芳华吐蕊,煞是明润,极为动人。那嫣红的颜色,仿若给百里聂略显苍白的脸颊,映上了一缕淡淡的流火之色。

    “确实是寻常之物,只不过,却让我忍不住有些羡慕,月砂,你知晓我羡慕什么?”

    元月砂自然是不知晓的,她目光流转,也没有答话。

    当然她纵然是不答话,百里聂却也还是缓缓的说了下去:“我羡慕,自己为什么这般讲究原则,这样子的矜持,一点不像周世澜那样子不要脸,一伸手就去摘别人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我脸皮薄,这样子的无耻事情却也是做不出来。”

    元月砂沉吟,周世澜的脸皮,总归是要比百里聂要薄一些吧。

    她淡淡的说道:“殿下又岂可妄自菲薄,不错,长留王是不会亲自动手,当众无礼,折了别人院子里面的花朵。不过你会让别人替你摘了花,让摘的那个人显得不要脸,而你坐享其成,这朵花儿仍然是在你手中,而殿下却是清清白白,一点污秽也是不沾。如今这朵火菊,就落在了清清白白的长留王殿下手中,岂不证明了,殿下是个好有福气的人。”

    百里聂从元月砂手里面讨要了那朵火菊,可他轻轻的嗅了嗅,顿时也是轻轻巧巧的抛在了一边,显得一点儿都是不在乎的样子了。

    “怎么昭华县主对我有这般误解,当真是令我好生伤心。昭华县主对宣平侯颇具好感,可也要留心,这世上许多人看着还好,却空有一副好皮囊,真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如昭华县主曾经的未婚夫婿萧英一般,也不是什么好货,伤了月砂的心,还折腾我的皇妹。当然这世上虚伪之极,表里不一的人,也绝不仅仅萧英一人。我不过是念着相识一场,劝着昭华县主当心一二,一番好心,可是不要不领情才是。”

    那似真似假的暧昧言语,带着几分别样的韵味,融合在这缕缕檀香之中,编织成了华美幻境。

    元月砂却亦不觉油然而生一缕莫名的焦躁和不耐,她一贯是很沉得住气的人,纵然敌人挑衅拖延,用尽种种手腕,元月砂也是不会因此失去属于自己的特有沉浸。然而百里聂这样子缓缓言语,细细关切,故意做作,却莫名让元月砂内心之中升起了一缕十分烦躁郁闷的火气。而那火气萦绕在了元月砂的肺腑之间,让元月砂缕缕难受。

    饶是如此,元月砂却不觉生生压下去胸口那一缕焦躁之意,口中却也是缓缓说道:“王爷对月砂的关心,月砂真的是十分感激涕零。只不过,如今月砂也是想要知晓,事到如今,王爷答应月砂之事,可否告知月砂。”

    百里聂那一双眸子,灼灼生辉,也似晕染了几分异样的光彩。他苍白冷硬的手指轻轻的端起了茶水,轻品了一口苦茶,却也是不依不饶:“那,本王一番劝诫,告知你周世澜表里不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月砂可还当真上心了?”

    元月砂顿时无语。

    眼见逗弄得差不多,百里聂也是懂得见好就收,在元月砂面颊沉沉若水之际,却亦不觉话锋一转:“这桩私事,原本不该传扬出去。月砂,萧英他身居高位,又是忠良之后,为人又刻苦上进,性子沉稳,也还算有几分薄薄的聪慧。要是他没有暴虐之疾,必定也是前途无量。你难道不好奇,为何他居然染上了这样子的暴虐之性,居然是这般残忍。若要对付一个人,就应该追溯源头,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子做。?”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月砂,这本是周世澜亲口告知我的。若非月砂这样子的咄咄逼人,又是阿澜心上宠爱的人,我这也不会开这个口不是。我只想来,你既然与阿澜这般交好,必定是心心念念,为他着想,不会伤害阿澜,你说是不是?此事本王告诉你了,你若说了出去,便是深深伤及阿澜,会让他十分伤心,更是会格外难堪。不过,他既然对你亲手赠菊,必定也是钟情于你,格外不同。料来昭华县主,必定也是对他千般不忍。”

    他又轻轻的捡起了那朵娇艳火菊,轻嗅芬芳,示威也似轻轻的晃动。

    那言语之间,莫名的暗示,让元月砂一阵子的烦躁,却不自禁绷紧了身躯,若有所思。

    周世澜难道还与百里聂颇有交情不成?

    那也不像的,私底下,似乎周世澜与百里聂也无甚往来。

    “为防损人名节,坏人名声,又到底是过去之事。故而这双方姓名,我也是不好宣之于口。我只能告知月砂,有一个无耻轻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偏生去勾搭一个有夫之妇。前车之鉴在此,故而我才口口声声的,让月砂小心一些,免得喜爱上个空有皮囊的蠢物。我虽与宣平侯交好,可是却到底对你这样子既单纯,又涉世未深的可怜女孩子心存同情。宣平侯看着纯善,好似很善良的模样,可是实际上,也许他表里不一,与月砂瞧见的并不一样。”

    百里聂才说两句,又不自禁“鞭策”起了元月砂,又不自禁一副提点元月砂的样儿。一副苦口婆心,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元月砂瞪了百里聂一眼,百里聂也是不以为意。

    “萧英性子古板,最爱冰清玉洁的女子,他容不得这样子一位萧家主母,红杏出墙,与人私通。然而这样子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惹萧英心生恨意,又顾忌萧家名声,隐忍不言。乃至于,最后居然闹出了人命,以死遮羞。然而在别人瞧来,萧家仍然是规矩森森,清高自持。”

    “那妇人与人私通,是从一个冬日开始,白梅飘香,冬雪初晴。她都会抛下自己的一切,包括名声、子嗣、贞洁,去寻这个情郎。她并不知晓,萧英跟随在她身后,什么都瞧见了,窥测到了这一切。可是这位萧家儿郎,却根本不敢走出去,打断这一段风流韵事,只因为他害怕,害怕自己会无地自容。他不止一次盼望,这件事情便是这样子的了解了,他可以当做没这等事情发生。然而萧英却是一次次的失望,那对奸夫淫妇,那对萧英心中的狗男女,却仍然是狠戾作践他的尊严。于是他内心之中浮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唯独鲜血才能洗清楚他身上的羞辱。”

    元月砂内心翻腾不已,却总很难相信百里聂的话儿。

    说得如此绘声绘色,好似自己亲眼所见,一听就好像是故事一样,这可真是假得不能再假。

    若照着百里聂所言,元秋娘因为不满夫君,乃至于与人私通,最后遭到杀身之祸。且不必提别人口中的元秋娘温顺柔和,性子腼腆,不见得能跟人通奸。纵然元秋娘当真水性,与人私通,这总是让人难以相信,萧英是因为元秋娘私通之事才变态如斯的。毕竟当年萧英屠戮苏家,那时候他还是个英俊少年,双腿没有缺陷,却已然是心性狠辣黑暗,令人不觉望之而生寒。

    元月砂不觉目光流转,那样子的目光轻轻的落在了百里聂脸上,一双漆黑的眸子却也是隐隐有些深邃。

    “殿下绘声绘色,宛如亲见,这样子的事情,总让元月砂难以置信,更使得月砂好奇你说的究竟真也不真。”

    “是宣平侯亲口告诉我的,真与不真,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跟我说假话呢。要不然,你可以不要信。月砂,你总不会见怪,我诓了你那一朵红菊吧。”

    百里聂唇角绽放了温煦的笑容,却干干脆脆,推得一干二净。

    元月砂轻轻的哦了一声:“月砂也想不到宣平侯与长留王殿下居然有如此交情,他竟与你提及此等事情,加以炫耀。”

    若不是这样子的话出自百里聂之口,就算元月砂和周世澜交情不深,她也是绝对不会信这等故事。

    她不由自主的想,正因为这个俗气又老套的故事,是从百里聂那片没什么血色的唇瓣说出来的,就算是有许多破绽,可是元月砂竟不敢随便怀疑。

    不错,百里聂固然是凉薄如冰,狡诈如狐,又十分可恶。然而元月砂也不自禁不敢轻忽他那唇瓣之中说出来的话儿。也许,也不是她相信百里聂,而是觉得百里聂纵然要骗什么人,骗的档次也应该高一些,而不至于用这等拙劣无比的手段。运用一个狗血而无聊的故事,来欺骗自己这样子的无聊少女。

    元月砂加以质问,一双眸子却不觉静静的盯住了百里聂,仿若要从百里聂的容色之间,瞧出什么破绽。然而她显然注定是要失望了,百里聂那样子的人,又怎么会不懂得隐忍自己的心绪。眼前只有那一片绝世俊美的容貌,带着捉摸不定的笑容,蛊惑人心,却滴水不漏。

    百里聂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眉宇间浮起了淡淡的感慨之色:“阿澜这个人就算再无耻,也不至于在谈及这件事情面带炫耀之色。他不过是感慨,不过是有些悲伤。宣平侯看似坚强,可他也不过是个孩子,这个孩子也许会做错事,不过却仍然十分孤独。一个人若需要支持整个家族,应付皇后,照顾妹妹,就绝对不能有半点脆弱。故而偶尔,倒是与我说说他人生悲痛之事,说那些不可宣之于口的秘密。而且,还嘱咐我不要说给别人听。”

    而说到了这儿,百里聂更是伸出了手指,比在了唇瓣之前,轻轻的嘘了一声:“故而今日我被月砂要挟,迫不得已,将这个秘密告知月砂,还盼望月砂为我保密,不可告诉给别的人。”

    元月砂唇角轻轻的抽动,俏丽的面颊却也是禁不住涌动了几许淡淡的恼恨。

    胁迫百里聂?她可没这份本事。而元月砂心中却也是琢磨,百里聂究竟有何用意。只不过这个男人身上好似浮起了一层淡淡的迷雾,总是让元月砂有些个瞧不清楚。

    就连百里聂说得究竟是真还是假,元月砂也是不能够知晓。

    周世澜难道不是为了他那个善良无双,玻璃心肝的旧情人李惠雪闹腾得一把年纪没有嫁人,而是为了元秋娘?又或许,兼而有之。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这个可能有些明显,可是同时也需要元月砂鼓起勇气,自恋一番。就算百里聂钟情于自己,乃至于争风吃醋,是看着多么不可能,万分滑稽的事情。但是,若是百里聂一时喜欢吃冲辣风味,受虐成性,昏了脑子,嫉妒周世澜,对自己喝醋呢?

    元月砂忍不住想,要说自个儿,换了女装,倒也算是颇有几分姿色,长得也还算可以的。

    耳边却也是听着百里聂凉凉道:“月砂不会觉得,我是因为喜爱上你,吃了醋,故而恶意重伤宣平侯吧。”

    百里聂的嗓音,立刻驱散了元月砂方才心尖一缕猜测,几许疑惑。她垂下头,却忍不住心里嘲笑自己两下,怎么可能?百里聂这种奇怪的男人,大约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

    元月砂轻轻柔柔的说道:“月砂可不敢有此妄念,自以为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昭华县主也是不必妄自菲薄。纵然我垂青于你,也不无可能。只不过还请月砂相信,长留王百里聂并不是个卑劣之人,又怎么会因为争风吃醋,就恶意重伤别人。本殿下也是个风光霁月的人,哪里能做出此等事情。”

    百里聂信誓旦旦,侃侃而谈,好一副坦然模样。

    “不过也难怪昭华县主居然是会这样子见疑,谁让我几次三番,得罪于你,不知怜香惜玉,更是唐突佳人。故而本王决意,送上礼物,向你赔罪,以求得到你的谅解。婉婉,将东西奉送上来。”

    百里聂早有准备,如此吩咐。

    元月砂却也是顿时一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儿:“殿下如此客气,关怀备至,那份礼物,我瞧也是不需要了吧。毕竟,我对殿下,也总是有些个无礼的举动。”

    可百里聂这样子厚脸皮的人,自然没那样子好甩脱,更绝不会让人轻易推拒于他。

    “这份礼物,我精心准备,费尽心思。若不能送到县主手中,我那心里面,只恐怕也是惴惴不安,也是难以释怀。更何况,这件礼物,若是昭华县主不肯受,我留着也是无甚意思,落在身边也是无趣得紧。这件礼物,要是不给月砂,那也就没什么用处,不过是一件废物罢了。”

    元月砂却不为所动,其实她来到京城,已经是收到若干礼物了。

    什么金银首饰,胭脂水粉,绫罗衣衫,桩桩件件,都是绝好。

    这豫王百里炎若是有心笼络谁,必定也是极为有心,将什么事情都是做好到了极处。

    然而饶是如此,元月砂得了这些东西,虽然承了情,可若说是多喜爱,那似乎也是说不上。

    元月砂素来也不爱这些,虽然知道这些玩意儿珍贵,却也是无法动摇元月砂的心湖。

    既然是如此,无论百里聂送个自己什么精巧玩意儿,元月砂也是不会如何在意。

    婉婉已经是将锦盒推送到了元月砂面前,任由元月砂伸手轻轻的打开。

    那匣之中,却也是出乎元月砂意料之外,更是让元月砂不觉吃了一惊。只见那匣子之中,却分明是一条赤红若血的细长软鞭。

    元月砂怎么也是想不到,百里聂会送兵器给自己。她内心充满了狐疑,伸手提起了这柄鞭子。这柄长鞭十分细巧,不过指头粗细,却也是长长的一条,若是全部展开,约莫有丈余宽度。入手,倒是令人不觉触手沉甸甸的。显然这柄软鞭,却也是并非放来让人欣赏的闺阁饰物,而是件趁手的能伤人的厉害兵器。

    元月砂惊是惊,若说多喜欢,多雀跃,那可也是谈不上。她蓦然唇角流转了一缕笑容,扫了百里聂一眼,又轻缓的垂下头去,不动声色。这鞭子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不过还真有点来得合心意。比如如今,元月砂就有些手痒,就有些想,拿着这柄鞭子,便这样子毫不客气的抽打在百里聂的身上!

    她幻想着这赤红若血的鞭子,就啪啪的作响,狠狠的一下子抽打在眼前这个俊美而可恨的长留王殿下身上,让对方这一身淡紫色的华丽衣衫染上的斑斓血迹。只要这样子想着,元月砂就是觉得十分的快意。仿佛这柄鞭子,竟似勾起了元月砂骨子里面的凶狠之性。

    这可都要怪百里聂,他几次三番撩拨自己,每次挑拨起了怒火,又用些手腕生生的压下去。这样儿翻来覆去,如此作死挑逗,是作践她这海陵猛兽的兽类尊严,更是在作死。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一片雪白水润的手掌捏住了鞭柄,竟不自禁的捏得更紧一些。

    然而眼前这个作死的男子,却仍然安然无恙,元月砂就算是想要抽打他,那也只能是说想一想了。元月砂越发猜不透百里聂的心思,却温婉谢过,将这细细的鞭子仔细的一圈圈的缠在了自个儿纤弱的手腕之上。那宽大的衣袖轻轻的垂落下来,也是将这条赤红若血的细细鞭子轻轻的遮掩住。

    她耳边却也是听到了百里聂笃定无比的嗓音:“我就知晓,你会喜欢的。”

    对方成竹在胸的嗓音却也好似蕴含了浓浓的深意,眼前的这位长留王殿下,却也好似一团幻影般的迷雾,却也总是令人猜测不透。

    元月砂拢着秀美轻轻的踏出了百里聂的轻纱帐中,那秋日明润无比的阳光轻轻的泄落,却也是让元月砂不自禁的用手帕轻遮。

    她内心还忍不住在想,百里聂送自己鞭子是为了什么,若说是暗示他有特殊癖好,让元月砂抽打他一番,元月砂倒也是无比乐意满足这个男人。然而元月砂却也是不自禁的心知肚明,这终究不过是自个儿想想罢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猜测不透百里聂的心思。

    如今元月砂是京城贵女,自然也是不能恣意行事,便是带了武器,也好似暗藏于发钗之中的冰丝,是不露山不露水的。如今手腕上一柄沉甸甸的鞭子,倒也忍不住让元月砂内心异样,也是不自禁的有了些个别的想法。

    而当她踏入了这烟云纱帐之后,周围如潮水般的嫉恨目光顿时涌了过来。纵然不过是百里聂跟元月砂说说话儿,然而谁都知晓,长留王殿下也是极少亲近谁的。正因如此,也让在场的女子嫉恨难消。元月砂统统视若无睹,毫不在意。这些京城贵女会怎么想,会不会跟她元月砂做朋友,元月砂可也是一点儿都是不在乎。

    正在此刻,两道熟悉的身影联袂而来,却也是让元月砂精神为之一振。

    只见萧夫人和元老夫人一并前来,神态亲密,倒好似如从前一般交好。

    萧元两家原本就是姻亲,纵然元秋娘被折磨而死了,然而元老夫人心计深沉,隐而不露。这大庭广众之下,仍然和北静侯府关系不错。别人瞧在眼里,还道两家情分不同寻常,又岂能知晓那些个深门大院的污秽往事,勾心斗角?

    如今元月砂是故意挑衅北静侯府,任谁都是能瞧出来,元月砂是因为记恨萧英,来挑萧家不是。饶是如此,也似仍然无损元老夫人和萧夫人的亲密关系。毕竟谁都知晓,元月砂不过是元家的旁支女儿,并不是那样子正正经经的嫡出女儿。

    而元月砂这个旁支女,据说在元家,也是张扬跋扈,元家几房人可都是得罪光了。

    甚至如今,元老夫人瞧见了元月砂时候,也是不易察觉的轻轻的一皱眉头。

    而元月砂却也是恍若未闻,莲步轻移,轻盈的迎上去,彻底无视萧夫人,反而拢住了元老夫人的手臂:“老夫人,月砂听闻你近来染病,身体不好了。这可当真是让月砂为你忧心,关怀备至。月砂自打来到了京城,就受你爱惜,处处爱护,呵护备至。正因如此,月砂如今虽然是迁出了元家,可对老夫人这一番孺慕之心,也是不曾稍改。”

    她盯着元老夫人,眼神却也是不自禁有那么几分的深邃,那元家传来的消息确实不假。如今元老夫人确实染病,今日来这儿赴宴,纵然是故意施展脂粉,却也是仍然容色疲惫。若是往日,元老夫人才不是如今这般模样,她年纪虽大,精神却也还是不错的。可是如今,眼前老妇的眼底深处,却也是隐隐有些疲惫和劳累。

    虽然隔着衣服料子,然而当元月砂手掌抓住了元老夫人的手臂时候,却不自禁的让元老夫人打了个寒颤。元老夫人可是知晓,这个南府郡来的妖物,一双手掌都是凉丝丝的,一点儿暖气都没有。更何况,元月砂那一日,还说破了那个可怕的秘密,那个关于元秋娘,关于萧英的秘密。自从那一次以后,元老夫人已经有些不敢面对元月砂了。

    这个秘密,是元老夫人内心之中的梦魇,也是她最愧疚的地方。

    而如今这个小妮子,明明是早就知晓萧英是个暴虐无比的人,却也仍然是不依不饶,要寻萧家的麻烦,这反而有些出乎元老夫人意料之外。虽然正合元老夫人的心意,却又让元老夫人的内心之中,生出了那么几许恐惧之意。是了,自个儿是有些怕眼前这个妙龄女郎的。

    此时此刻,元老夫人更是心绪复杂,更万分好奇,好奇元月砂今日所言所语,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过说到做戏,也难不倒她这个元家老妇。元老夫人也是那一脸慈和:“我这病也是没有大碍,反倒是县主,到底是个小姑娘,身边也没个长辈看护,让老身也放心不下。”

    元月砂抿嘴笑了笑:“还是老夫人疼我。”

    一旁的萧夫人却略略有些不快,毕竟那日退婚,元月砂十分招摇,这也是让萧夫人的内心之中,不觉平白添了一根刺。那根刺刺入了萧夫人的心口,纵然并不如何疼痛,却也是并不如何愉悦。更不必提今日元月砂相见,却对自己这个侯府老夫人视若无睹。萧夫人心里面冷笑,果真是个野丫头,一点儿规矩也是不懂。倘若是京城里的姑娘,自然是懂得分寸,知晓全了脸面。

    不过这元月砂本来就胆子颇大,若不是这样儿,那也是不会刻意得罪北静侯府了。

    这个死野丫头,居然是帮着贞敏公主出头,却也是胆大包天。

    然而如今,萧夫人诸事烦扰于心,也是没心思和元月砂计较。

    正如萧英所言,萧夫人原本被流言所搅,不想人前现身。然而饶是如此,萧夫人也是想得通透了,要是自己不来,只怕那些个闲言碎语会更多。自己来了,也还能压一压场子。她忍不住想,这京城百姓的记性,那也是不过如此。有很多事儿,就好似清风一般,其实很快就是会忘记了。

    她又忍不住想,英儿先出门了,为何居然还没有到?想到了这儿,萧夫人平添担心。

    而萧夫人一双眸子,却在人群之中逡巡,最后寻觅到了贞敏公主。

    瞧着贞敏公主,这也是不觉让萧夫人的眼睛里面,流转了几许的责怪之色。贞敏公主见到自己这个婆婆,却也是不知晓礼数,根本不肯上来问安。看来英儿不满意这个儿媳妇儿,多少也有些贞敏公主自己的错误的。毕竟是个公主,金枝玉叶,心高气傲,她的儿子必定也是性子着急,冲撞于一处,也是不肯罢休了。

    然而就在此刻,却听闻内侍通禀,原来今日宣德帝居然也来到了此处别院。

    别人纵然是知晓睿王妃颇受器重,身价非凡,却也是未曾想到宣德帝居然是恩宠到了如此地步。

    龙轻梅唇角蓦然浮起了一缕讽刺的笑容,一抬头却也是受宠若惊之色,轻盈起身,迎接宣德帝。

    宣德帝一身明黄色衣衫,现身于人前,在场众人也是纷纷行礼。

    睿王妃说了几句感激涕零的话儿,而宣德帝也是温言安抚,十分尽心。

    乍然一瞧,倒好似东海与朝廷,已然是一派和乐融融了。

    然而贞敏公主却也是对眼前的一幕视若无睹,今日宣德帝来了,周皇后跟随其后,静贵妃也在。然而此时此刻,让贞敏公主呆住的,却并不是静贵妃。

    那些年轻的朝臣,京城之中的清贵儿郎,龙胤的青年才俊,也是跟随在宣德帝的身边,一并来到了这儿。这仿佛是宣德帝故意的,是一种对于东海的炫耀。

    贞敏公主却瞧见了萧英,正在其中。正因为萧英跟随了宣德帝,难怪也是此刻才来。然而贞敏公主瞧了他一眼,顿时觉得自己血液被冻住了,她感受到了一阵子的寒冷,说不出的难受恐惧。那些因为萧英所带来的种种暗黑记忆,却也是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让这些日子稍稍喘过气来的贞敏公主,却也是仿佛又回到了黑暗之中。

    萧英容貌英武,他对贞敏公主笑了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贞敏公主只听到了自个儿的心脏砰砰的跳动,仿佛动也是动不了。

    宣德帝已然是和睿王妃寒暄完毕,他瞧着一旁呆若木鸡的贞敏公主,明明是以前喜爱的女儿,视若珠宝,然而此刻宣德帝竟似有些莫名的厌憎之意。

    他沉声呵斥:“逆女,你犯下了重罪,还不跪下。”

    宣德帝如此呵斥,让贞敏公主不自禁膝盖一软,也只能盈盈的跪在了地上,内心充满了惶恐。

    而皇帝的声音,更让贞敏公主成为了众矢之的。

    宣德帝冷笑:“你嫁入了北静侯府,不孝顺婆母,忤逆丈夫,很是蛮横。萧家稍微管教,你居然是弃了马车离开,又在睿王妃面前诋毁自己夫家的名声。也怪我对你宠溺太过,将你养成如今这般性子。如今,更是让你沦为京城笑柄。”

    纵然是对自己的父亲已经是彻底失望,如今贞敏公主也是不觉气得阵阵晕黑,心口发酸,一阵子的难受。

    她一咬唇瓣,舌尖却也是不觉品尝到了几分腥甜的味道,贞敏公主的嗓音也是不觉有些干哑:“父皇,女儿,女儿没有的。”

    宣德帝不动声色:“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

    “是啊敏儿,你父皇正在气头之上,你还是柔顺认罪,免得他心中记气,惩罚更重。”

    一道柔和嗓音安抚贞敏公主,要让贞敏公主认这个罪。而这,却也是让贞敏公主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

    若是周皇后,那也还罢了,可是说话的却是静贵妃!

    贞敏公主一阵子的心凉,要知晓,静贵妃可是自个儿亲娘。

    静贵妃不觉柔柔说道:“我的儿,你父皇如今已然十分生气了,决意将你逐出京城,送去外边寺庙修行,让你学学规矩。我虽心疼如绞,却也是不敢相劝。谁让你,居然是做错事情呢。如若你还不认错,只怕,你怕你父皇惩罚得更重。”

    这样子说着,静贵妃忽而伸手,死死的抓住了贞敏公主的肩头。

    她觉得自己的女儿十分聪慧,应该也是明白自己的意思。

    若送出去京城受罚,那就是不必留在京城,被萧英折腾了。虽然事到如今,贞敏公主难免名声被污,可这到底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两害权衡取其轻,这也是能最大限度保护自己的女儿。

    只要,贞敏公主承认自己的顽劣不堪。

    静贵妃心里面也是发酸,可如今陛下有用得着萧英地方,正是费心网络这个臣子时候。东海危险在前,这也是宣德帝的权衡局势的手腕。这个样儿,也是不能怪宣德帝不尽心。能送走贞敏公主,那也是不错了。想来,自己的女儿也是应该懂得这些。

    元月砂却蓦然一挑眉头,一股子淡淡的不妙,顿时涌上了心头。贞敏公主是一颗很好的棋子,可是如今,这颗费尽心思,好不容易保下来的棋子,也正面临失去用处的窘迫境界。如果贞敏公主为了摆脱萧英,自毁名声,逃出京城。萧英可能会有些不痛快,可是这根本不能,实实在在的伤及萧英那一丝一毫!

    难道就算萧英欺辱了皇族公主,仍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却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她觉得自己好似冷血的怪物,其实自己根本不在意贞敏公主能不能摆脱萧英,只在意贞敏公主能不能对付萧英。如今眼见贞敏公主有了退路,她竟无一点慈悲的欢喜之情。

    贞敏公主却也是浑浑噩噩,面颊之上,不自禁的有些个不可置信。

    而静贵妃也是生恐怕自己的女儿错过了这个大好的机会,急切无比的扣住了女儿的肩膀:“事到如今,敏儿,你,你还不快些认罪。”

    这样子说着,静贵妃嗓音也是微微发颤,流露出几分急切。

    萧英却忽而跪在了地上,沉声说道:“陛下,可万万不要听信谣言,误会自己的女人。贞敏公主少年贤惠,十分温柔,与我这个丈夫也是感情甚笃。只不过,那一日我们夫妻情急,拌了几句嘴,却也是气走了公主。可是,可是却绝没有陛下说的那种公主刁蛮不孝的举动。求陛下收回成命,不要为难公主了,公主,公主绝不是如此。”

    他不依不饶,居然不肯让贞敏公主走,这让贞敏公主的身子一阵子的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