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 扔狗身上
    一转头,李惠雪便是瞧见了周世澜。

    周世澜和元月砂说了一会儿话,又走了几步路,可巧便是和李惠雪挨着近了。

    李惠雪心尖尖微微一跳,竟似有些不自在。

    她轻拂过了自个儿的裙摆,原本到了京城,李惠雪便是想要避开周世澜些的。如今李惠雪的心尖尖,倒是不自禁的觉得有些不想避开。

    原本还怕周世澜痴缠,可周世澜风流,只恐是早就将过去的情分都是尽数给忘记了。如今李惠雪的心尖尖,却也是越发自怜自伤。

    似想到了什么,李惠雪盈盈向前,未语先休,脸红了红:“阿澜,咱们许久未曾见面,上次匆匆的瞧了瞧你,你样儿也好似变了不少,人英俊了,沉稳了许多。只可惜,倒也没曾好好叙话。”

    石煊瞧着李惠雪,眉头一皱,双手轻轻的搅起,抱在了胸前。

    未到京城,雪姐姐也言语柔柔,和石煊埋怨过的。

    当然李惠雪那性儿,也谈不上埋怨,也不过是左右略提了提。只言她到了京城,总不免有人纠缠。

    石煊年纪轻,心眼也不小,他大约也是能猜测得出来,李惠雪说的这个人,一多半就是周世澜。

    只不过如今,李惠雪也不像是将周世澜避如蛇蝎的样儿,反而主动和周世澜说话。

    周世澜虽是个轻浮浪子,倒也没有主动纠缠李惠雪,是李惠雪对周世澜主动的。

    在石煊心里面,他这个雪姐姐自然绝不会有什么不好,只不过李惠雪缘何会如此,石煊皱眉,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世澜一双狭长的桃花眸子之中,一股涟涟艳色轻轻的涌动流转。

    他初见李惠雪时候,是觉得很难受,若不是狠狠捏紧了元月砂的手掌,说不准周世澜会因此失态。然而饶是如此,今日再见,不知怎么了,那股子烦闷痛楚的感觉,竟似淡了不少。就好似今日元月砂跟人斗口,周世澜虽然瞧见了李惠雪,他轻轻的一句司徒夫人,却也是未曾多多言语。

    “侯爷这些年来,日子过得可是还好?”

    李惠雪言语柔柔,也是不自禁透出了几许怯生生的滋味。

    这也是李惠雪天然这样子一段性情,便是没人待她如何,样子总是怯生生的,委委屈屈的模样。

    周世澜也似只闷闷的嗯了一声,言语不多。

    李惠雪忍不住想起了从前,周世澜可不是这种样儿的,他性子活泼,便是没有话儿,总也是禁不住找些话跟自己说。

    想不到如今,周世澜倒是改了另外一副性子。

    正因为周世澜好似变得极为陌生,也是不自禁的让李惠雪的有些事情变得似乎是没那么有把握了。

    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垂下头,轻轻的揉揉衣服角:“这些年来,倒是未曾听闻阿澜娶妻,我这心里头,却也是禁不住好生为了阿澜担心。总是盼着,能有个人将你好生照顾,主持中馈。免得你,你心里面不痛快,总是想着从前的事情。”

    说到了这儿,李惠雪却也是禁不住掏出了手帕,忽而轻轻的擦擦自己脸蛋,好似动了情,也似隐隐添了些个泪水痕迹。

    一番话涩中带腻,万般牵肠挂肚。

    周世澜并不乐意说这个,他缓缓言语:“司徒夫人何必关心这个,只恐传出去,有损你的清誉。”

    李惠雪柔柔腻腻:“所谓清者自清,妾身也不怕别人说些个什么。方才,方才你说垂青昭华县主,这,这可是真的?”

    她到底还是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

    总要周世澜否认了,她似才会觉得心安。至于为什么会做如此之想,李惠雪也是不敢深思,娇美的容貌,却也是微微沉了沉,染上了一缕淡淡的水润之色。

    周世澜失笑:“我对昭华县主如何,就不劳烦司徒夫人操心了。”

    他言语淡淡的,客客气气的,始终是和李惠雪保持了一股子说不出的距离。李惠雪反而觉得他这个样儿,自然是另有心思。她竟似极为笃定的模样,痛心疾首,苦口婆心:“阿澜,你在别人面前说什么话儿,对着我总是不会说谎的。瞧来方才你对着别人这样子说,必定也是说谎。也是,以你的性儿,哪里会喜欢她。”

    李惠雪面颊之上娇怯的红晕却也是越发浓重了,怯生生的说道:“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你对我还是念念不忘,竟不自禁的这样子做戏。其实那昭华县主虽然人不好,又对我很刻薄,你,你也是实在不该这般待她。这可是毁了她名节,也让她添了些个奢望,一个女儿家,只怕心里面也是会不痛快的。”

    一番言语倒是说得周世澜微微一怔。

    若说前面也还罢了,自己确实也是心尖尖未曾对李惠雪全然忘怀。纵然这份感情没有以前那么浓烈了,可是要说一点没有,那也并不对。可是后面那些个话头,这却也是没有的事情。

    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并不一定就是为了李惠雪的。

    这样子想着,周世澜面颊之上也是不觉泛起了一缕淡淡的怒意了。

    却生生将怒火压下去。

    他仔细的瞧着李惠雪那轻若冰雪的双颊,温温柔柔,美丽易碎,极为纤弱。

    只恐自己纵然是对李惠雪生气了,只怕李惠雪也会觉得,是自个儿心虚,她是已经猜中了的。

    不知道怎么了,李惠雪的这份自我感觉良好,让周世澜油然而生一缕焦躁。而在从前,在李惠雪离开的时候,他是从来不会有这份焦躁烦躁的感觉,而那每一天都是魂牵梦萦。

    周世澜虽然有些枉担虚名,然而这些年来,到底也是懂女子了许多。

    他心里面情不自禁的感慨,一个人岁数渐长,也许是同样一种东西,看着时候心里面的感觉也是会不一样。

    此时此刻,面对李惠雪,周世澜却也目光涟涟。

    他若避而不答,又或者是生气了,只恐怕李惠雪也仍然会觉得自己每一个举动都是为了她的。

    无论如何,自个儿也是实不应该生气动怒,也该当沉得住气才是。

    周世澜心念一转,忽而面色一沉,微微有些冷怒:“司徒夫人慎言,如今京城虽然有些诋毁昭华县主名声的言语,可是实则她秉性纯良,逆来顺受,是向来不会跟人争什么。这样子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又怎么能说她名声不好。司徒夫人,纵然县主一时不小心冒犯你了,她也是已经和我说得很清楚,这一切也不过是误会。若说错,只恐怕你身边的煊儿还错得更厉害些个。怎么你就偏心睿王世子,偏偏寻她这个弱女子的不是。她打小没有父母疼爱,已经是十分可怜了。司徒夫人身为睿王妃的养女,怎么可以欺辱这般娇柔的女子。怎么便觉得,她便配不上我喜欢的。”

    李惠雪听得目瞪口呆,她算是听明白了,周世澜的意思,是自己欺辱人了!

    她怎么可能欺辱人呢?

    李惠雪被说得眼眶泛起了泪水,楚楚动人,煞是可怜。

    周世澜轻轻的叹了口气:“她一个打小没父母疼爱的可怜女孩子,可不似睿王义女,哭起来是有人安慰的。月砂那性儿,素来也是不爱哭。”

    说到了这儿,周世澜一拂衣袖,顿时离去。

    周世澜心里面也是觉得有些好笑,他当然也是知晓元月砂的性子,只恐怕那日冲突,元月砂也是未必真的就客气了。只不过纵然是这个样子,周世澜的内心之中,居然也是没什么厌恶之情。

    他之所以这样子说话儿,甚至不觉有几分故意刻意的味道。

    毕竟相好一场,他还是了解李惠雪的,知道李惠雪那性儿,听着这样子的话,必定也是会想到牛角尖。周世澜自己也是觉得有些古怪,为何自己居然能如此毫不留情的对李惠雪言语?

    而留下的李惠雪,被周世澜那么一说,甚至哭也都禁不住哭不出来了。

    她一阵子的委屈,只觉得自个儿那样子一番苦心,周世澜居然是不管不顾,如此相待,让她情何以堪。

    自己这样子说话,还不是为了周世澜好。毕竟是相识一场,纵然自己对周世澜没有什么情爱之意,却也是盼望周世澜能娶一个十分贤惠的妻子,好生看顾,一番疼爱。元月砂面容娇美,却心肠狠辣,性子刻薄,锱铢必较。原本元月砂不来缠着自己了,李惠雪也是省心,她也不过是不忍心瞧着周世澜以后日子不好受,故而方才字字句句,为了周世澜而开脱。

    却也是想不到,周世澜居然是偏偏句句说元月砂的好,还说自己有心计。

    怎么如今,周世澜居然是这样子的不讲理了,自个儿打小就是和周世澜要好的。可是周世澜如今,却也是只向着别的女子,却质疑自己的人品。元月砂那样子一个女人,满京城的人都说元月砂的不好,在自己跟前也是凶狠霸道,咄咄逼人。偏偏元月砂心计重,在周世澜跟前却是极为温顺听话,千依百顺。于是落在了周世澜的眼里面,元月砂居然也是很好的。

    这个阿澜,以前虽然糊涂,总是能听进去自己的几句劝告。然而如今,周世澜却也是分明就是糊涂透顶,便是自己一番掏心掏肺的话,也是听不进去了。

    李惠雪眼眶红红的,竟似觉得十二分的委屈。

    她自个儿也是有些个奇怪,便是自己夫君死时候,她虽然也是很伤心,可是也似没有这般极为强烈的委屈之感。自己不是不喜欢周世澜,怎么这心里面居然会有这样子的感觉,这般不舒坦?

    这样子想着时候,石煊却也是轻轻递过来一片雪白的手帕,让李惠雪轻轻的擦去了眼角泪水。

    石煊也是听到了李惠雪和周世澜的话儿,心里面也是觉得没好气,觉得这样子的事情,实在也是无趣得紧。周世澜有眼无珠,是周世澜糊涂,雪姐姐为什么会为了这样子的男子而无比的伤心呢?在石煊瞧来,元月砂心计颇重,又哪里像是个好的。

    石煊那一双眸子却也是冷漠的盯上了元月砂了,他瞧着元月砂发间那么一朵娇艳欲滴的火菊花,眼底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说不出的厌恶之意。

    然而石煊的眸子,也追寻到了一旁的贞敏公主身上。

    长留王好大的排场,居然让人在院子里面搭起了一顶轻纱小帐子。内里面一张几,一具琴,那碧绿色的玉箫也是轻轻巧巧的搁在了几的一边。

    一旁一个俏婢,乖巧烹茶,取出了几碟子精巧点心,蜜饯果子。

    百里聂到了这轻纱小帐之中,就轻轻的摘下了斗笠,他丰神俊朗的身躯轻轻的映照砸轻纱之下,纵然是摘取了面纱,容貌也是宛若云雾,若隐若现。

    那些妙龄的少女,都是情不自禁的,将那含情的眸光轻轻的扫了过去,只盼望能让百里聂能留意到了自己。

    只不过她们被百里聂风华所摄,又不敢造次,免得显得失了礼数,故而纵然是心痒难耐,却也是绝不敢向前。

    石煊瞧在眼里,心里面却也是忍不住冷冷哼了一声。

    从小到大,从出生到现在,石煊简直没有见过比百里聂更为讲究的男人了。

    不错,百里聂是容光极美,摄人魂魄,可是石煊最初的惊讶之后,又觉得这一切原本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百里聂纵然容光绝世,可是他到底是一件精巧的瓷器,纵然是十分精美,可也只能细心的呵护,这样子的男人,可是根本经不起大风大浪的。

    这等京城精巧俊逸的美男子,远远不如他们东海英豪,长于海浪之间,乘风破浪,要面对凶狠的海盗,还有老天的无情。这样子环境下长大的东海好男儿,才有血性,才会凶狠,才有杀伤力。才足以夺走,这龙胤江山!

    这龙胤就是绣花枕头太多了些,迟早便会被东海睿王府生生洗掠,创造属于东海的霸业。

    石煊这样子想着,唇瓣忍不住缓缓绽放了一缕淡淡的笑容,那笑容之间,却也好似拥有了浓浓的野心。

    他瞧着贞敏公主踏入了这青罗软纱之中,和百里聂一道。

    贞敏公主原本就容貌极美,如今雾里看花,好似又增加了几分淡淡的朦胧美感。

    就是这样子的美丽,让她和百里聂凑到一起时候,却也是越发显得赏心悦目。

    对于贞敏公主,石煊反而宽容多了,纵然贞敏公主仍然是华美的瓷器,可是这个美丽的公主到底是个女儿之躯不是?

    对于女人和男人,很多人的要求就不一样了。

    石煊怔怔的瞧着,他没发觉自己充满野心的瞳孔之中,竟似不自禁的蕴含了几许自己都没料想到的痴迷。那样子的痴迷,悄然融入了一片烟水幻影之中,在这少年人的心中,也是朦朦胧胧的,浑然不定的。

    美丽的人才能享受到一见钟情的资格,而贞敏公主无疑却也是个极美丽的少女。

    贞敏公主却从来没有留意到过石煊的异样,她并不迟钝,只不过以她如今的处境,又怎么会有心思,去留意那些个不相干的人。

    对于石煊,贞敏公主除了一些个淡淡的厌恶,却也好似没有什么别的情愫了。就算是厌憎,贞敏公主也吝啬得不肯给予太多。

    那个睿王世子的小心翼翼的留意,贞敏公主根本也是视若无睹,从来没有关心过。

    包括如今,那道略略灼热的视线,贞敏公主也是恍若未闻。

    她一心一意的,只扑在了自己的兄长身上。

    贞敏公主忍不住看着百里聂,心中也是有些盘算。

    盘算着,如何软语哀求,让自己这个兄长,能帮衬一二。

    她是知晓的,自己得罪了百里聂,百里聂更不欲理睬她了。一开始,百里聂也是不太欢喜贞敏公主嫁给了萧英。饶是如此,贞敏公主却也是固执己见,仍然是不依不饶,非得要跟了萧英不可。

    倘若只是婚后姻缘不顺,萧英别有心上人,又或者多纳小妾之类事情。贞敏公主纵然是过得不好,那也是不会跟百里聂求救哭诉,也不敢如此之想。然而如今,萧英凶狠残虐,十分罕见。那么贞敏公主也熬不住了,也盼望兄长能出力救救自己。

    她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些想法的,如今京城之中,那些个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的。相信纵然百里聂深居简出,也是听闻了一些。

    百里聂平素也是并不掺和这些事情,今日却也是忽而来到了这里。

    自己这位谪仙般的皇兄,向来都是不爱掺和这些个应酬宴会。可是今日,百里聂偏偏来了。她觉得百里聂是为了自己而来,若不想沾手,那么百里聂是来都不会来。而且百里聂一来,居然就请自己饮茶,邀约自己说话。

    也因为这样儿,贞敏公主蓦然一阵感动,微微激动。一不小心,竟似要垂下泪水下来。那本来发凉的心尖,如今也似微微有些发热了。

    这世上还是皇兄,对自己最好的。

    元月砂自打百里聂到了这儿,也不和周世澜说话了,忍不住眯起了眼珠子,颇为警惕的盯住了百里聂。纵然元月砂跟贞敏公主无甚特别交情,利用之意更多一些,此时此刻,却也不免为贞敏公主啧啧感慨,惋惜不已。

    瞧贞敏公主那样儿,一副热切感动样子,只怕扔狗身上了。

    ------题外话------

    今天更得少了些,明天争取早点更,好保证数量和质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