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 审问元月砂
    正在这个时候,贞敏公主和元月砂也是联袂而来,现身人前。

    贞敏公主养了些个日子,脸颊之上淤伤也是淡去了不少,又轻轻的涂了层脂粉,不怎么能瞧得出来了。别人瞧见了,心中也是不觉升起一缕疑惑,关于贞敏公主种种,也是不知晓究竟是真还是假的。

    李惠雪眸光轻垂,却也是落在了贞敏公主那么一双纤纤玉足之上。

    贞敏公主是匆匆来到了宛南别院的,一时也无甚准备。睿王妃虽然不敢怠慢,衣衫首饰,均是准备了几套崭新的。只不过那衣衫也还罢了,贞敏公主的绣鞋,没哟比着做,直接买的做好的样式,自然不是大了些,就是小了,总不免有些不合脚。这也是是事宜从权,没法子的事儿。

    好在贞敏公主养在了宛南别院,安安静静的,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可是如今,贞敏公主那一双纤纤玉足之上,套着一双十分精巧的绣鞋,是石煊给的。

    李惠雪别的时候很糊涂,可是这些事情却是心思如尘。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心里面也是不是滋味。

    煊儿口口声声,说什么贞敏公主年纪小,手腕狠,欺辱了自己,所以不能饶了去。

    李惠雪也是劝过了石煊,可石煊那性儿,怎么能够劝得住?她也是约束不了,管不了这混世魔王。可是如今瞧来,煊儿对贞敏公主还是挺上心的。

    这不自禁让李惠雪盯住了贞敏公主那娇艳美丽的脸蛋,阵阵心悸,竟似有些不是滋味。

    石煊为什么这样子上心,倒也不难猜,贞敏公主这般姿容,美丽得紧。如今贞敏公主纵然是饱受摧残,却也是无损美丽,更似如珠如玉。这么一个公主饱受折腾,煊儿自然是不免自己心爱贞敏公主了。自己这么样子寡妇,本也是无趣得紧,性子柔柔弱弱,更无贞敏公主这般好看。

    煊儿讨好贞敏公主也还罢了,怎么就拿自己做筏子。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替自己出气,去纠缠贞敏公主呢?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却也是不免有些烦躁郁闷。

    若是别的人知晓了,只恐怕还以为自己心眼儿极狠辣,不能容忍。一个孤女罢了,被贞敏公主打了就打了,居然还敢计较这掌掴之辱,岂不是显得十分小气。

    李惠雪慢慢的收敛了自个儿的眸光,略略有些气闷。

    贞敏公主到底是金枝玉叶,果真是娇贵如斯,就算是落难了,煊儿也为这么个女子倾倒。

    “雪姐姐——”石煊嗓音在李惠雪耳边响起。

    少年一脸讨好,一脸极关切李惠雪的样儿。

    李惠雪容色却也是淡淡的,隐隐有些不悦,却也是轻轻皱眉头,话儿也是不肯多说。

    若是往常,她还会跟石煊说两句话儿,如今李惠雪却也是眉头不抬,睬也不睬的模样。

    石煊瞧着李惠雪这么一副样儿,知晓李惠雪又有什么事情闷在心里面了,因此有些不痛快了。

    李惠雪若是生气了,她也不跟你说些不好听的,就这般闷闷的样儿,让你瞧得出来,她心里面不痛快。

    石煊不觉微笑:“雪姐姐,我若是不讨你欢喜。你便明明白白跟我说话儿,何必这样子和我置气。”

    李惠雪白了石煊一眼,心忖何苦为了个外人跟煊儿生份了,顿时也是轻言细语说道:“煊儿年纪大了,有了主意,会自己盘算了。姐姐过的话儿,你也不肯听了。贞敏公主是金枝玉叶,身份尊贵,下人服侍不周到,确实不应该。可是饶是如此,你也是不当将个下人鞭笞得鲜血淋漓。萱草年纪小,不懂事,是要教一教。她身份是低了些,可也不可如此狠辣。就算煊儿要讨好公主,也须得有些个慈悲心肠。”

    石煊面上热了热,忽而不自禁的有些心虚。雪姐姐如此信任自己,又是一副慈悲心肠,方才将这样子的话儿来跟自己说。可是自己惩罚萱草,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他原本只将贞敏公主晾一晾,可是贞敏公主居然是如此受不住激,弄伤了纤弱的双足,也有几分生恼。故而石煊怪萱草,居然是这样子的不熨帖。

    可是无论什么理由,在李惠雪这柔意浓浓,善良单纯的眼波之下,石煊都是说不出口的。

    他忍不住有些恼恨的想,贞敏公主除了生得好看一些,别的什么都没有。这个龙胤的公主,根本没有雪姐姐的温顺善良,温婉可亲。

    她哪一点都比不上雪姐姐,自己也是不必对贞敏公主有这么些个心思。

    石煊故意嗓音扬了扬:“煊儿不是故意的,只是念着贞敏公主是娇贵的身子,又因为下人怠慢生了气,煊儿自然要狠狠惩戒那等不懂事的下人,免得让别的人觉得我们睿王府不懂礼数。”

    他这样子故意扬起了声调,果然周围的人都是听到了石煊的言语,一个个的也是禁不住若有所思。

    贞敏公主是来睿王府修身养性的,如今却是与睿王府的发生了冲突,如此瞧来,倒显得贞敏公主脾气大了些。

    如今整个京城流言蜚语,谣言纷纷,贞敏公主人在这儿,招惹了若干狐疑的目光。然而这位龙胤公主身上,却也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烟雾朦胧水色,浑浑噩噩的,让人都是一点儿都瞧不如何清楚。

    那些目光落在了贞敏公主身上,贞敏公主并不如何好手,却死死的扯住了藏在袖子里面的手帕。

    正在此刻,却见一道悦耳的嗓音,轻柔的在贞敏公主的耳边响起来:“苏颖见过公主,颖儿也是有些日子,未曾见过公主了。”

    伴随这轻柔言语,苏颖那绝色美妙的身姿,顿时也是引来了众人的目光,令人不觉目眩神迷,心为之飞,魂为之夺。

    好一个绝美的女郎,就聘婷冉冉,从那菊花从中缓缓而来,可谓是无比娇艳,无比动人。

    从前贞敏公主和苏颖齐名于京城,是京中最美丽的两个女子。

    苏颖为了百里聂,也会用些手段,亲近贞敏公主。

    而贞敏公主虽然面上和苏颖和和气气的,却并不觉得苏颖能配得上自个儿的皇兄。

    如今再见到了苏颖,贞敏公主恍若隔世,竟似隐隐有些个淡淡的自惭形秽。

    苏颖仍然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美貌得紧,才学也是出众。

    可是如今自个儿呢,谁都知晓她姻缘不幸,名声也是被污,不似以前那样子的清清白白。

    贞敏公主有些不乐意见苏颖,然而苏颖却也是落落大方的凑过来。

    大庭广众之下,贞敏公主也不好有些个什么失礼之举。

    元月砂似唇角轻轻上扬,微微的笑了笑。

    苏颖是什么性情,实则元月砂心知肚明,格外清楚。

    如今元月砂本本分分的,沉默寡言的站在了一边,假作乖巧。

    饶是如此,苏颖看似和贞敏公主说话儿,眼角余光,却不觉扫了元月砂一眼。

    苏颖内心蓦然流转一缕恨色,她是骄傲的,那日跟百里聂表白,被百里聂所拒。这被拒之辱,固然是刻骨铭心,然而元月砂在一边窥测到了自己失败,这更是苏颖生恨之事。

    她忽而瞧着元月砂,却巧笑倩兮,言语温婉:“短短时日,元二小姐就由着这南府郡旁支之女,成为了昭华县主,平布青云,好生让苏颖佩服。”

    苏颖记得元月砂那淡绿色的绸裙子,上面白色的花朵儿。这样子的画面,就好似梦魇,深深的烙印在了苏颖脑海之中,让苏颖只觉得倍加受辱,难以忘怀。

    元月砂轻轻一拂裙摆,轻声细语:“月砂只是运气好些,苏三小姐这样子的言语,月砂可是承受不起。”

    苏颖的唇瓣噙着一缕笑容,手指头却也是慢慢的掐住了自个儿的掌心,竟似觉得一缕锐痛。

    从前到底是小瞧元月砂了,以为她出身卑贱,不过是足边污泥,可随意作践。

    想不到这元月砂虽然是出身贱了些,心计却也是很深,野心也不见得比自己少,手腕更是狠辣。

    为了步步高升,元月砂可以逼疯亲姐姐,要挟亲弟弟,让亲生爹娘滚出京城。

    她已然是隐隐觉得,这昭华县主以后,必定是自己的大敌。

    她原本和贞敏公主寒暄,如今却不自禁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掌:“当初在南府郡,颖儿已经是觉得县主不俗,如今县主能有如此风光富贵,足见县主智慧深厚,福泽绵长。”

    元月砂娇润双颊浮起了红晕,似是极害羞了,娇声细语:“苏三小姐此言,可谓是折煞我了。”

    苏颖固然是绝色风姿,令人为之心折,更让寻常女郎为之自惭形秽。然而如今,元月砂轻盈的站在了她面前,也许五官容貌稍稍逊色,却莫名竟有一缕不属于苏颖的自信和锋锐。两个人都是面上带着笑容,仿佛是极为和气亲近,只是那样子的笑容,却也是未曾到了心底。

    这也是苏颖第一次握住了元月砂的手,微微冰凉,蕴含了一缕淡淡的寒润。那样子的凉意,就算是苏颖这样子的人,也是不自禁的觉得冷到了心底里面去了。

    正当这时候,一道脆生生的少女嗓音,带着几分娇憨,脆生生的说道:“昭华县主,原本是你与北静侯定亲,可惜八字不合,所以姻缘不顺。县主身份固然尊贵,却难免姻缘不顺,未免美玉带了瑕疵,令人惋惜。听说宣平侯周世澜,对你十分亲呢,也是不知晓真还是不真。”

    那言语虽然娇憨,却也是蕴含了一缕淡淡的恶意。

    元月砂如今是和周世澜有些个流言蜚语,可是这些个流言蜚语,却并不是如何的好听。

    毕竟元月砂是未婚的姑娘,出身低了些,如今虽然是县主,却仍然是让有些人内心不顺意,暗暗说她到底身份卑贱。她那一双父母,别人也不是没见识过,实在是粗鄙庸俗,不堪得紧。亏得如今,已经是没有在京城了。只怕是多待上一日,也是会让元月砂多难堪一日。

    说到底,元月砂虽然姓一个元字,到底也是不能让人将她当做正正经经的元家相待。

    这瞧着元月砂,总是会差了那么几分。

    元月砂轻轻的瞧了过去,说话的少女年岁和自己这具皮囊差不多,姿容秀丽,大大的眼睛。

    虽只不过是一面之缘,元月砂却也是认得。

    这姑娘是苏家的嫡出四小姐苏樱,时常跟在了苏颖身边的小孩子。

    苏颖是养女,可苏樱这个嫡出小姐,却是和苏颖关系不错,很是要好。

    也不知晓是否因为苏颖的关系,苏樱也是厌恶上了自个儿了。

    不过苏颖心里面虽然不喜自己,面上总是客客气气的,反倒是这苏樱,面颊一团稚气,却掩不住一缕故意恶意。

    元月砂笑笑,果真是个单单纯纯的女孩子,她对苏樱这等单单纯纯的女孩子一向最宽容了。

    苏颖不动声色:“小樱,你说什么呢?”

    苏樱故意抓住了苏颖的手臂撒娇,笑吟吟的说道:“好姐姐,我这是为了昭华县主着想。这一个女人最要紧的是什么,那就是一桩好姻缘。这女子若得丈夫爱惜,那才是好大的福气。我这不是盼望着,县主能有好福气不是?”

    她眼睫毛长长的,故作无辜,轻轻的眨了眨:“昭华县主,也不知道樱儿听到的那些话儿,究竟是真还是不真。别人都说宣平侯跟县主亲近,大街上也跟人拉拉扯扯的,我性子内向,可是不好意思。”

    龙胤民风尚算开放,好似这些个龙胤贵族,当他们赴宴或者游园时候,男男女女自可见面,也不必非得戴上一片面纱以显矜持。甚至有些姻缘婚事,也有在成婚前就已经瞧对眼了的。这宫中的公主,更有自己择婿的权力。要说盲婚哑嫁,那也是谈不上。可是纵然是未婚夫妻,至多说一说话,见一见面,让人传递个丝帕手书什么的,家里长辈也不大会管。好似元月砂和周世澜这般,还未成婚,大庭广众之下就拉拉扯扯的,甚至将手捏在了一处。

    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甚至说出来也不好听。

    要是长辈知晓了,只恐怕还会训斥一二。

    苏樱这样子说,根本也是讽刺元月砂的。她甚至不觉冷冷的想,元月砂也没个正正经经的长辈,肯来管元月砂。据说这位昭华县主厉害得紧,便是元家长辈,也要吃她挂落。这元家的二房,才能悄悄哭诉过,尽说元月砂的不是。

    元月砂不动声色:“怎么如今京城,竟然是传了这些话儿?”

    她不自禁的扯了扯自己衣袖,元月砂身子好,如今伤已经是养得好些了。不过那时候,周世澜捏紧了自己的手掌,让元月砂的手臂阵阵断骨之痛,这还当真有些难以忘怀。

    苏樱一句加一句的讽刺,她本来人缘也好,样儿也是好看。也不多时,苏樱周围也是添了一圈人。

    “我瞧一多半是流言蜚语,哪里能当真。宣平侯这么多年了,也是没个定性,想要他成婚也是不容易。”

    “不错,县主身份尊贵,难道还能为妾不成?宣平侯固然是十分风流,大约也是不会闹在了县主身上,如此失礼,作践这朝廷县主。”

    “元老夫人不是爱惜县主?眼见县主被这般流言所扰,必然也是不知晓多伤心担切。”

    如今元月砂是货真价实县主了,这多少是一桩并不如何令人心服的福气。当然,元月砂既然是有了这个头衔,这么些个京城贵女,也是不好明着讽刺,撞着一个不敬之罪。然而饶是如此,这些深宅大院长大的姑娘,打小就会那一桩事情,就是跟人言语绕圈子,指桑骂槐,暗中嘲讽。

    如今她们一句句的捧着元月砂,实则这字字句句,却都是讽刺之意。

    只说周世澜不过是有意跟元月砂露水姻缘,春风一度罢了,至多是纳妾,还未必想要招惹元月砂这等麻烦。

    无论如何,元月砂这样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居然是招惹了周世澜,坏了自个儿的名声,大约这以后必定也是不会有好人家的公子喜欢她了。

    当然,她们年纪虽幼,可是一个个的却都是人精,什么话儿可以说,什么话儿不可以,一个个的都是心知肚明。

    如今京城谣言传得最多的是贞敏公主,而她们的心里面也是非常好奇。可是谁也不会没这样子的眼力劲儿,在这个时候挑破这桩事情,询问贞敏公主种种真相,只怕不是惹祸上身吧。这桩事情,原本也是十分复杂,甚至事涉宫廷隐秘。那日张淑妃生辰,虽然去的女眷不算很多,一大半又是成婚的妇人,可这些女人自然也是瞧出了有几分不对。更不必提如今,贞敏公主还涉及到了睿王府与北静侯的意气之争之中。这东海之事,便是朝廷也是颇为为难,并且因此如履薄冰。今日来赴宴之前,她们也是被叮嘱过了,不可沾染此事。

    故而如今,贞敏公主人虽然在这儿,可是她们一个个的,却也是盯着元月砂说话儿,仿佛眼睛里面,竟然好似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贞敏公主身躯绷紧,原本担心别人问及自己,实在不知晓如何回答。然而如今,竟没有人肯多问自己一句,这非但没有让贞敏公主松一口气,反而是让贞敏公主内心之中涌起了几许的冰凉寒意了。

    然而元月砂却竟似听不出这些个言外之意了,她唇角却也是浮起了浅浅的笑容,那种种的攻击,却也好似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之上,竟似无甚力道。

    元月砂仿若也是隐隐有了些个羞涩之色,只口中说道:“你们这样子问我话儿,我一个女儿家,哪里好意思说出口,不许欺负我了。”

    苏颖淡淡的,反而苏樱有些气恼。

    宣平侯周世澜声名狼藉,风流得紧,除了地位高了一些,实在也不是什么良配。饶是如此,只怕这昭华县主已经瞧中了周世澜了,一心一意的,想要攀周家的高枝儿。

    毕竟周皇后如今后宫受宠,又没有子嗣,故而对周世澜是寄予厚望,更是一心一意的扶持着。周世澜固然私德有亏,前途却也是不错。

    苏樱内心之中充满了不屑,可惜周世澜是个轻浮浪子,真正矜持的女儿家,也是不会跟周世澜胡混的。只有元月砂这样子的野姑娘,也不是什么正正经经的嫡出小姐,为了达到目的,自然也是可以不择手段。想来,也是肯放下姑娘家的矜持和尊贵,去取悦周世澜,只盼望周世澜能够娶了她。

    想到了这儿,苏樱内心更是禁不住冷冷的哼了一声。

    三姐姐说得对,这女人是断断不可举止轻佻,失去了自己的尊贵矜持。这男人固然是享受女子的轻浮,可是心里面也是瞧不起。这男人想要娶回家的,终究是沉稳尊重,知晓爱惜自己,不会胡乱坏了女子礼数的人。好似元月砂这样子的手段,至多是让周世澜对她有些旖旎之想。这样子的情场浪子,见惯了好似元月砂这样子的女人,又怎么会真正将元月砂如何的放在心上呢。

    苏樱的心里面,已然是将元月砂狠狠的作践在了地上,作践成了泥土了一般。

    然而苏樱并不觉得如何解气,因为元月砂就是这样子的淡然,并没有因为别人的讽刺,闹的好似有什么尴尬的地方。那些冷嘲热讽,指桑骂槐,元月砂仿佛当真听不出其中隐喻之意,仍然当自己是那等清清白白好姑娘。

    这脸皮,倒也是极厚了。

    不过元月砂到底是个县主,那些嘲笑元月砂的女郎,也是不敢挑明。纵然是挑明问清楚了,只恐怕也是不敢嘲讽元月砂。

    苏樱只觉得元月砂无耻,脸皮也厚,不守礼数,居然还是这样子的坦然。

    她就有些不好忍,故而也是故作娇嗔:“好姐姐,你跟我说,宣平侯到底有没有拉你的手。若是他当真如此,我便也为你出气。”

    这一派天真无邪之下,却是咄咄逼人。

    苏樱也是想得很明白,若是元月砂跟自己计较,那可就是元月砂小气了。这区区的事,开开玩笑,女孩子间说话,元月砂也是不能小题大做不是。

    而一旁的苏颖仍然是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仿佛视若无睹,笑容也是越发温婉。

    贞敏公主瞧在了眼里,忽而开口:“那日我也在,不过是些个不尽不实的谣言,可当不得真。”

    贞敏公主这么说了,在场女眷也是不好说什么了。

    虽然传闻之中,贞敏公主被夫君虐待,又失去了宣德帝的宠爱。然而饶是如此,贞敏公主却必定是公主之躯,身份在那儿。

    更何况贞敏公主如今处境十分微妙,谁也是不肯触这个霉头,去顶撞这位美丽的公主。

    元月砂倒是瞧了贞敏公主一眼,而一旁苏颖蓦然眼光闪了闪。

    苏颖心里冷笑,元月砂不过是靠着贞敏公主做筏子,来搭上长留王罢了。

    倒是胆子大,心眼儿也狠,也不怕惹祸上身。

    不过这等南府郡来的村俗,虽有几分心机,却自是爱剑走偏锋,急于求成,不肯稳扎稳打。

    元月砂想要爬得高了些,自然是用尽手腕,居然连贞敏公主也敢招惹。

    也不怕惹得一身骚。

    然而饶是如此,苏颖心里面对元月砂的那缕警惕之意却更浓了。她讨厌元月砂,从前讨厌,如今也是更讨厌了,讨厌她身上那股子不管不顾蛮子般的狠劲儿,讨厌她如饿狼一般的凶狠狡诈。也许身为女人,有时候总是会有一些特别的感觉的。苏颖就是觉得,元月砂终有一日,会成为自己的真正敌人,会跟她作对,不死不休。

    想到了这儿,苏颖甚至忍不住眼皮微微一跳,也是不自禁间内心之中有了些个莫名之感。

    旋即,苏颖却也是压下了心里面的几许异样。

    她承认自己从前是轻视了元月砂,没有正视这个女人的凶狠可怕之处。可是饶是如此,苏颖却也是并不觉得,元月砂能够赢自己。而且,自己更不必为了这个女人而心浮气躁。

    更不必提,事到如今,苏颖还能用一些小手段,给元月砂添堵。

    这聪明的人,自然会使唤别的人,而不必自己亲自作践人。

    苏颖却也是不觉对苏樱微微一笑,笑容之中蕴含了淡淡的责备味道:“樱儿,今日你说话,实实在在,是有些逾越了。当日之事,贞敏公主与司徒夫人均是在场,既然公主说原本没这种事情,那便是没有了。”

    苏樱原本被贞敏公主的话儿给堵住了,闻言却也是顿时不由得眼神一亮。

    不错,除了贞敏公主,不是还是有李惠雪?

    苏樱小时候其实应当见过李惠雪,不过那时候年纪还小,日子久了,也是不没什么印象了。

    如今苏樱眼见石煊一口一个雪姐姐,她也是忍不住这样子叫:“雪姐姐,好久不见了,你可还记得樱儿。”

    苏樱巧笑倩兮,这样子亲亲热热的到了李惠雪跟前,挽住了李惠雪的手臂。

    李惠雪倒是微微一愕,所谓女大十八变,李惠雪也是不太认得苏樱了。

    苏樱通了姓名,故作热络,将李惠雪给拉扯过来:“雪姐姐,方才咱们在审昭华县主,她不老实,不肯实实在在的招人,宣平侯摸过她那纤纤素手没有。这贞敏公主虽然是说没有,可瞧来她跟县主关系要好,只恐是她寻思,我们可不相信。雪姐姐,你说宣平侯,对昭华县主这般小美人,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苏颖心里笑了笑,苏樱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妹妹,看着还是很聪明的。

    如今贞敏公主身上沾染了若干的麻烦事儿,是最不好招惹的人。可是如今,苏樱一张口,顿时也将元月砂变成和贞敏公主极交好的关系了。她这个样儿,也是生怕不能将贞敏公主的麻烦祸害到元月砂身上。

    李惠雪听着苏颖这样子问,却也是不觉脸蛋红了红,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那日的场景,却也是一下子都浮起在了李惠雪的脑海之中了。

    自己和周世澜许久未见,周世澜却是对自己不理不睬。他早就被元月砂给迷住了,眼睛里面也只有元月砂,对元月砂亲亲热热的,关爱极了。

    他死死的捏住了元月砂的手掌,却没有对自己说那么一句半句体贴的言语。

    明明自己遭受了掌掴之辱,可是周世澜却也是不闻不问,只是对元月砂缠缠绵绵。

    李惠雪有些叹息,怎么元月砂这个时候知晓羞耻了?之前元月砂却不知道礼数,当众和周世澜纠缠,脸都不要了。

    可是自己这样子说出来,岂不是枉做小人,还会招惹元月砂记恨。

    这昭华县主,一心一意攀附周世澜,故而唆使贞敏公主打了自己,招惹了掌掴之辱。她并行轻浮,周世澜只是玩一玩儿,也是不会当真。可是要是以后昭华县主有什么不顺,只恐怕都会怪在自己的身上。这元月砂既然是心狠手辣,却自然也会报复自己。

    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却平白招惹了这样子事情。

    李惠雪一时垂下头,没有说话儿,脸颊却也是平白染上了红晕,流转了迟疑之态。

    然而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却好似什么都说了一样。毕竟若是元月砂和周世澜并无暧昧举动,那么李惠雪一口否认也就是了,又何至于如此情态。

    苏樱更是含笑:“果然公主为昭华县主遮羞呢,想不到昭华县主这桩公案,到底也还是审出来了。”

    那言语之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苏颖忍不住想,四妹妹大约也是忘记了,她如今这些言语有些过了。可如今苏樱一时糊涂,居然忘记了元月砂是县主。

    就算元月砂举止轻佻,也是轮不到苏樱这样子来审一审。

    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举止失态的是苏樱,却并不是她这个姐姐。更何况,苏樱年纪小,无论做错了什么事情,都能够说一句,她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就算是错了,也不过是言语有失,也不算大错。

    李惠雪面颊涨得通红,她是什么都没有说的,可惜自己素来直肠子,面颊上掩不住心思,所以被瞧出来了。也是不知晓,这位昭华县主被人笑了,会不会记恨自己。哎,其实这件事情,怎么能怪得住自己呢,既然元月砂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那么别人笑笑她,也是她自己举止不端,有失检点,总不能这样子的迁怒在别人的身上吧。

    李惠雪心里面苦笑,就怕元月砂是不讲理的,不依不饶。

    这般想着,李惠雪却也是忽而被一片湖水色般淡蓝色衣衫透入了眼帘,她微微抬头,忽而叫道:“阿澜,你,你也来了。”

    那些女郎齐刷刷的抬起头,果然是看见了周世澜。

    周世澜一身淡蓝色的衣衫,蜜色的肌肤,凤眉长眼,眼珠子轻轻眯起时候,却也是不自禁的泛起涟涟艳色的光华。

    而她们嗓音忽而一下子消失了,好似被捏住了脖子一般,竟然是好似说不出话儿来了。

    就在刚才,她们虽然可以借着玩笑的名声,对着元月砂“审一审”,可是这样子的言语,却也是万万不能在周世澜面前说。

    这就叫做男女有别,倘若借着玩笑话所谓审周世澜的私情,只恐怕会将她们这些未婚姑娘的名声都坏掉。周世澜名声一向都不好,怎可跟周世澜明着调笑呢。

    反而之前不说话的苏颖,落落大方,跟周世澜见过礼,一派风光霁月。

    周世澜对着苏颖有些漫不经心,又刻意避开了李惠雪,却忍不住望向了元月砂。

    那一日元月砂忍着断骨之疼,手心满是汗水,脸颊一派淡漠的样儿,确确实实,却也是让周世澜可谓是印象深刻,难以忘怀。这虽然不足以让周世澜忘记从前,却也是让周世澜产生了一缕对元月砂的兴趣。

    然而周世澜虽然是故意忽略了李惠雪,李惠雪却也是不肯就这样子被忽略的,她轻轻的抬起头,忍不住对周世澜说道:“阿澜,如今她们都在议论你的轻佻之举,说到了你和昭华县主。你举止轻佻,可是为什么却不顾忌别的女孩子的名声呢,更不要随意撩拨昭华县主的心意。你若不喜欢昭华县主,对昭华县主没什么别的心意,何不如今就说得清清楚楚,免得让昭华县主让别人给议论。”

    她这样子的言语,这般口气,真的是跟很多年前是一样的,带着大大的道理,仿佛是为人说着想,可谓是费尽心思。

    李惠雪也是真有些不喜欢周世澜这样儿,也不是真喜欢,也就是撩一撩,随意闹一闹,也不是真看上人家了。至多,就是没皮没脸有了个露水姻缘。这还不是害苦了人家姑娘,她是爱惜元月砂,才让周世澜如今说明白。

    周世澜必定不肯说愿意娶元月砂,这样子也好让元月砂死心,免得元月砂以为周世澜真的喜欢她,总是有些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有了想法,就跟自己这个无辜的女孩子不依不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