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 萧英生恨
    贞敏公主双手死死的搅去了裙摆,眼瞧着眼前淋漓的鲜血,不知为什么,竟似让她微微有些晕眩

    眼前的石煊,让贞敏公主不自禁的想到了萧英的暴虐。萧英那样子的狠劲儿,却与眼前鞭笞婢女的石煊糅合在了一起。

    那婢女却也是禁不住泪水盈盈,哭泣不已。

    元月砂笑容冷润:“睿王世子如此行事,只恐怕公主愧不敢当,受不起睿王世子的殷切。”

    石煊好似听不出元月砂口中那股子淡淡的讽刺之意,言语含笑,缓缓说道:“既然公主已然是饶了你了,萱草,那我便不与你计较。你以后必定是要好生服侍贞敏公主,一旦贞敏公主有什么岔子,我便绝对不会轻饶于你。你只是个奴婢,做错了事情,备受惩罚,又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到了这儿,石煊眼波流转,一缕淡淡的邪气却也是萦绕在了他的眉宇之间:“你只需记得,今日你这样子受苦,是因为贞敏公主。她不依不饶,非得要跟你过不去,才让你受这鞭笞之刑。”

    萱草不敢说话,垂下头去,略略动了动,只觉得自个儿后背好似针扎也似的疼痛。

    不待元月砂说什么,贞敏公主却也是不觉轻轻一福:“世子如此用心,敏儿感激不尽。我原本是犯了错,才被幽禁于此。却不料世子对我是如此小心翼翼,关怀备至,倒是令我受宠若惊。”

    那言语淡淡的,倒是有些波澜不惊的味道。

    石煊蓦然有些恼恨,死死的扣住了鞭子。

    贞敏公主虽然双足沾染了污泥,一身狼狈,可是却仍然是如此的落落大方,并且也是很沉得住气。这龙胤公主固然是心肠极狠,又令人厌恶,却是极为坚韧的性儿。仿若自己平素的折腾,都不过是一些不打紧之事。

    石煊手背青筋凸了凸,蓦然狠狠一鞭子,又抽打在了萱草身上:“公主宽容大度,却是你这个贱婢不懂事。”

    都是这个萱草,若不是萱草怕事,也不会让贞敏公主一双赤足走路。

    石煊不无恼恨,不觉心忖,若不是这样儿,也是不会让元月砂瞧见了,让元月砂在这儿冷嘲热讽的。惹得自个儿,倒是拿来一双绣鞋赔罪,以做遮掩。不然纵然是睿王妃知晓了,也是不会轻饶。

    他死死的捏着手中鞭子,鞭身之上,一滴血珠子缓缓的滴落,落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之上。

    石煊狠狠将鞭子扔给了一边的侍从,扭头便走。

    萱草这个丫鬟身子本来就弱,如今受了几鞭子,更是软在地上起不来。

    贞敏公主缓缓说道:“还劳县主命人将萱草送回去,寻些个金创药裹伤。”

    她倒也不是以德报怨,自己毕竟还要呆在这睿王妃身边。萱草服侍自己,虽然故意视若无睹,可别的奴婢必定也是觉得萱草是迫不得已,左右为难。如今自己此举,虽不至于让下人感恩戴德,不过却也是让他们知晓,萱草受刑是石煊的暴虐,和自个儿没什么关系。

    如今贞敏公主虽处境不好,可她也已然沉得住气,为自己处境筹谋。

    从前因为和薛家婚事,知晓薛采青另有心上人,她自是觉得是奇耻大辱。如今想想,其实那也不算什么,至多想法子不嫁薛采青罢了,又何必那样子生气呢?当然她以前是个娇宠公主时候,也不会理睬下人的看法。

    元月砂也是略略明白贞敏公主的用意,不觉轻轻的点点头,打发湘染去了,扶着贞敏公主坐下来。

    “睿王世子性子极差,倒是让公主吃了苦头了。”

    贞敏公主略有倦意,精神还好,唇角噙着一缕淡淡的笑容,轻轻摇摇头:“这也不算什么,既然打了李惠雪才留下来,人家弟弟不欢喜,也能想得到。石煊虽然脾气不好,可是,他那些手腕,不过是个小孩子的玩意儿,他不敢弄得过了些,招惹睿王妃不欢喜。”

    龙轻梅可不似萧夫人,能对那种种事情,视若无睹。

    石煊虽然狠辣,可是比起萧英,差得老远了,确确实实,只是个孩子罢了。

    一想到了萧英,贞敏公主就忍不住升起了一缕寒意。这些日子,她也是分不出心思去怪罪石煊。

    萱草被打成了重伤,湘染讨了些热水、药粉,过来。

    贞敏公主洗去了脚上的泥污,敷了药。因她一时也找不到替换绣鞋,便穿上了石煊送过来的那一双。这鞋子底子软和,面料舒服,不大不小。绣鞋上绣着几朵娇梅,点缀了几颗珍珠,做得十分精致绣巧。

    贞敏公主穿上了绣鞋,纤细玉足轻轻的踩在了地面上,虽然鞋子穿着舒服,料子也不错,可贞敏公主却感觉到了一阵子的厌恶。那鞋子面料贴在纤足之上的感觉,宛若石煊目光盯着自己赤足的感觉。虽然男人的眸子是没有实质的,可石煊目光落在了自个儿赤着双足时候,总不觉令人生出了几许厌恶之感。而这样子的厌恶之感,也使得贞敏公主更恨不得狠狠的踩了两下纤足。她有些厌恶自己脚上穿着石煊送上来的绣鞋了,一阵子的不自在,厌恶之意更是不觉浓了几分。

    元月砂却若有所思,瞧着这一双合适的绣鞋,眼神略略有些深邃。

    不过有些事儿,贞敏公主若不肯理会,元月砂也不必挑明这样子的话儿。

    元月砂嗓音清润,宛如坚冰之下暗暗流动的水流,流转淡淡的冰凉,在那淡淡的菊花清香之中,却也是显得极为清润细微,那嫣红的唇瓣轻轻吐出了冰丝丝寒意:“就不知晓,贞敏公主肯当众跟北静侯府撕破脸皮。”

    贞敏公主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却也是顿时染上了那么一层淡淡的细润的光辉,染上了一缕淡淡的寒芒。

    别院里面一股子浓郁的菊花香气轻盈的涌来,却也是惹得满园芬芳,令人不自禁为之心折。

    而贞敏公主原本淡淡的容色,却也染上了几许恐惧,又有说不出的愤怒。

    是了,自己原本的幸福,所有的骄傲,都是已然让萧英这样子毁了去。她宽大的衣袖慢慢的垂下滑落,掩住了雪白水润的手掌。而那一双水润纤细的双手,却也是死死的捏紧了一块帕儿,似乎也是恨不得将这块帕子狠狠的撕碎了。

    萧英既然是娶了她,还死活不肯放手,那么她也是不会客气,定然也是会狠狠的咬下了萧英一块块肉。她日子不好过,萧英也是绝不能随心所欲。贞敏公主那么一双美眸之中,却也是不自禁流转了一缕浓浓的恨意。

    北静侯府,萧英慢有条理的把玩手里面的鞭子。那鞭子随意往空中一甩,却也是啪啪做声。这条金色的鞭子,一片片的鳞片长开,就好似一条金色的巨龙。而这样子鞭子狠狠的一鞭子抽打过去,却也是顿时能将人抽打得血肉模糊,不成人样儿。

    他看似轻描淡写,可是那眼底却也是蕴含了说不出的愠怒,以及深邃污黑的恼恨。

    萧英唇角噙着一缕淡淡的冷笑,而此时此刻,他面前那个人已然是血肉模糊,难以辨认出原来的模样。

    他颤抖着在地上轻轻的挣扎,身躯轻轻的颤抖,内心充满了恐惧。

    这世上怎可有宛如萧英这样子的人,好似恶魔似的,竟然是如此的凶残,这般可怖,令人不觉为之心悸。

    那血人若皮肉无损,原本也应当是个一身烟花风流味儿的健硕男子,京城青菊院的头牌青郎。这青郎不但皮相好,身子健硕,而且那吟风弄月,弹琴吹箫,牌九骰子,品酒弄茶,却也是无一不精,无一不通。他这般性子,是专门侍候那些个上岁数又财帛颇丰的妇人,偶尔连男子也是侍候。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京城流言纷纷时候,说了几句自抬身价的话儿。他只觉得人人都在议论,难免轻狂,只说萧英曾经到过他房间里面,被侍候过。这些言语,一般也是当不得真。可是萧英却也是当真了,于是青郎就被捉住了萧英这儿,被萧英好生招待,一番鞭笞。

    青郎眼中也是不觉流转了浓浓惧意,他心里面早就已经后悔了,倘若早知晓萧英是这样子人,他必定也是不敢如此。如今他浑身上下都是没有一块好肉,更是剧痛无比,可谓是极为难受。

    萧英一双眸子却也是极为淡漠,瞧着这眼前血肉,宛如死物。

    他捏着鞭子的手掌,轻轻颤抖,却也是生生气的。

    那些恶心无比的谣言,传得京城到处都是,极是污秽,绘声绘色。

    不错,他萧英确实性子暴虐,却只爱那等清白处子,绝不沾染那些个别人用过的东西。他喜欢年纪偏小的女孩子,年纪越小,他越是喜爱。

    至于青楼里面的女子,却也是让萧英倒尽了胃口,毫无兴致。纵然是所谓的清倌人,落在萧英眼中,仍然不过是风尘烟花,浑身污秽,十分难看。

    唯有一身贞洁的大家闺秀,方才是萧英所喜爱的东西。然而那些流言蜚语,不但有损他男人的尊严,更绘声绘色污蔑他喜爱男子,有那十分恶心的嗜好。更不必提那谣言之中,传闻他有恋母之癖,格外不堪。

    饶是萧英素来沉稳,如今也是生生好似被狗咬了一口,脸色十分难看。

    只是区区鞭笞,又如何能解他心中之中。

    青郎却受了苦,彻底惧了,此刻他已然相信萧英必定凌虐贞敏公主,然而这些事儿似也是并不重要。如今青郎所想要的,就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免得再生生被萧英所践踏。

    他不觉挣扎着身躯,拼尽了最后一点儿力气,苦苦哀求:“侯爷,侯爷,求你饶了我,我不是故意的。大家都这样子传,那莺莺院的风妙花说你让她时候,瞧能不能一展雄风。那回春堂的王大夫,只说侯爷你在他那里买了补身子壮阳的药,然后才能重振雄风。便是青菊院里的茱萸,也只说侍候过侯爷。我,我不过见他们都这般传扬,故而胡言乱语,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过是自夸两句,以显示自己能耐,平时我这般言语也多了,也,也是没有人相信了。”

    他也是急糊涂了,痛糊涂了,故而说话也是不知晓轻重,也是乱了分寸。

    此时此刻,青郎更未曾留意到,自己每说一句话儿,萧英便是就是难看一份,容色也是更加阴郁。

    他蓦然手一伸,袖子里面的匕首顿时也是滑入了萧英的手掌之中,让萧英伸手给捏住。

    萧英匕首探入了青郎的口腔,狠狠一搅,竟将一条舌头这样子生生隔断。

    一块模糊的血肉,顿时也是落在了地上。

    萧英用一块丝帕,慢慢的擦拭了匕首上的血迹,冷冷森森:“用些药,不要轻轻松松的让他给死了。若是这样子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去。将他身上割了一条条口子,涂上蜜糖,招惹来蚂蚁。每天喂了些个参汤,让他一寸寸身子腐烂了,慢慢的去死。”

    旋即那把匕首,顿时咚的一下插入了几内,有些个恶狠狠的味道

    萧英眼中杀机涌现,一双眸子掠动了森森寒光,透出了凶狠之意。青郎言下之意,就是如今满京城的青楼粉头,小院相公,都编排自己的言语,作为谈资?

    刚才青郎口中说的那些个人名字,却也是让萧英内心之中涌起了森森的狠意,只恨不得提起了匕首,将这些个人统统都凌迟碎剐。

    当萧夫人踏入了房间里面时候,青郎的身子却也是被生生拖曳出去了。

    那地面之上,却也是顿时添了一缕蜿蜒的血痕。

    寒意森森,透人心魄。

    纵然萧夫人并非一个心慈的人,此时此刻,却也是不自禁的瞧得心惊肉跳,一阵子的胆颤心惊。

    萧英的手腕,未免是太狠辣了。

    萧夫人略定了定心神,缓缓说道:“英儿,任是外头传出了什么个流言蜚语,你也要定住了心神,可不要被搅得心烦意乱,心浮气躁。若是因此,做了什么错事,岂不是自误误人,平白便宜了你的那些对头。贞敏公主你虽喜爱,可她却跟你没有什么夫妻之情,她巴不得你有什么错处,瞧着你倒霉,好让她十分的欢喜。”

    萧英如此急躁,所以萧夫人要提及贞敏公主,说到了贞敏公主,也指望这个女人的名字能让萧英清醒清醒。

    萧夫人心里面叹了口气,这位美丽的龙胤公主,倒也是红颜祸水,家宅不幸。本来这么多年了,萧家总算是好好的,可是自从萧英沉迷于贞敏公主,就带来了种种祸事。

    如今萧夫人口中虽然是劝说萧英要沉下心来,可是心里面却也不是滋味。

    那些谣言里面,未免过于不堪。自己一个寡妇,带大自己的儿子,萧英虽然染病,却总算对她这个母亲尊重。可是外面的人,却也是说自己跟自己儿子有什么似的。萧夫人心里面也是生气极了,这样子荒唐的话儿,想不到居然还会有人相信,简直是岂有起理。那些人难道就没有脑子,不能够分辨这其中的真真假假?

    可这些流言蜚语越是骇人听闻,乐意听的人也是越多。

    想到了这儿,萧夫人脸颊一红,面对儿子时候忽而也是有些说不出的别扭和不自在。

    她强自镇定,打起了精神,劝说萧英:“英儿,事到如今,你也是不能够这样子的糊涂了。如今这些日子,正是你最危险时候。你原本应该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可是你呢,却仍然在做这些个糊涂事。不错,这些个青楼名伶本来就是命贱,他们原本是个下贱的人,是地上的污泥,纵然是弄死一个两个,我们萧家,还是能摆得平。可你若在这风口浪尖了,接二连三的弄死这么些个风月名伶,只恐怕,恐怕会被有心人捉住把柄。”

    加上这个青郎,是这段日子第三个了。

    萧夫人忍了又忍,如今却也是再也都无法忍耐,内心之中,更是好生不是滋味。

    萧英才能是有的,只不过性子太凶狠了些,又染了病。

    然而他却是萧家的一切,若是萧英没有了,萧家一切都没有了。无论如何,萧英也是绝对不能倒下去。

    萧夫人胸口轻轻的起伏,担切无比的盯住了萧英。

    萧英那一块丝帕擦去了匕首上血迹了,又顺手将手上血污给擦干净了。

    旋即,萧英又将那块手帕轻轻的抛到了地上,弃而不用。

    萧英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母亲这样子说,我也是有分寸的。儿子这就换了一身衣衫,出门走一走。”

    萧夫人忍不住捂住了胸口:“你,你要往哪里去?”

    她算是怕了,生恐萧英出去,又折腾点什么事儿出来。

    这样子一来,萧夫人一颗心可是承受不起。

    萧英却不觉嗤笑:“母亲,你太小瞧儿子了,这世上无论是谁要打倒我,那都没那么容易的。今日睿王妃邀请宾客,到了花园里面赏花。那些花朵儿十分的娇艳,敏儿也是会在哪里。我这个丈夫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了,总是要去瞧一瞧,和自己许久未曾见到的妻子说说话儿,与她一番温柔体贴。就算满京城都是流言蜚语,难道儿子就不去了,显得那些流言蜚语都是真的一样。母亲,你身子不好,还是在家里面好生休息吧。”

    萧夫人的身子摇摇欲坠,一旁的嬷嬷却也是伸出手,将萧夫人的身子轻轻的扶住。

    萧夫人心里面也是充满了苦涩,不错,如今是她张口,要儿子坚强一二。然而实则受不得流言蜚语的人并不是萧英,而是萧夫人自己。外边都是传出了关于母子的种种不堪污秽流言,萧夫人实在也是不乐意现身人前,让那些个从前敬重自己的京城贵妇人们拿着异样的目光瞧着自己。

    没有错,她受不了,真的是无法忍受。

    然而萧英才不会,他心如铁石,纵然会怒,纵然会恨,可是却也是绝不会退缩。

    萧夫人瞧着自己儿子的背影,瞧着地上的一团团血污,只觉得自己却也好似透不过气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儿子为什么非得要强求百里敏,要是没有百里敏,萧家上下还是能够过上好日子的。

    还有就是贞敏公主这个儿媳妇,她身为公主,却一点都不贤淑,简直也是受不得半点委屈。

    从前元秋娘那孩子,倒也是很好,温柔贤淑,对她儿子也是很好,对婆婆也是孝顺。

    若是贞敏公主肯如元秋娘那样子的对待萧英,也许这一切都是不会发生的。

    也许她就能感化萧英,萧英的病也是会这样子就好了。

    日近中午,睿王妃邀约的那些个客人也是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宛南别院之中。

    李惠雪现身于人前,她如今已经是东海睿王的义女了,身份自然是不同了。遥想当初,李惠雪养在了周家,虽然身份特殊,十分尊贵,可到底无父无母,家底子也是单薄。若不是这样子,也许当初李惠雪早就是已经和周世澜相好,成为了宣平侯夫人。

    只不过当年也是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惠雪嫁入了东海,离开了京城。等到她回到了京城时候,人虽然是守寡了,可是却也是成为了睿王爷的养女,这身份自然也是不一样。比起李惠雪做闺女儿时候,还多了几分矜贵之气。

    李惠雪原本就秉性温柔,人缘也是不差,如今瞧见了以前几个熟识的女眷,却也是不自禁前去打招呼。而人家见她如今已然是东海睿王妃的养女了,自然也是客客气气,不敢怠慢。这些女郎说了会儿话,顿时也是热闹起来了。

    李惠雪心中却也是叹了口气,她还是喜爱京城的热闹的,毕竟自个儿小时候是在这里长大的。

    嫁入东海,其实李惠雪并不快乐。若不是如今以质子的身份回来,也许李惠雪是会更加开心。

    可是今日,李惠雪想到了一些不怎么开心的事情,内心却也是不觉微微有些郁闷。

    方才发生的事情,李惠雪也是听说了。石煊为了贞敏公主,鞭笞了萱草,究其原因,就是萱草服侍得不够尽心尽力。

    李惠雪听了,心里面未免有些不如何舒畅。

    是了,贞敏公主固然是美丽,石煊也不能够为了贞敏公主,如此不慈啊。

    她仿佛忘记了,平时石煊也是为了她做了许多不慈之事。

    正在这个时候,贞敏公主和元月砂也是联袂而来,现身人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