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打白莲花的代价
    然而就在这时候,贞敏公主却忽而跳起来,居然是冲到了李惠雪面前,一扬手,啪的一巴掌打过去:“好你个李惠雪,你凭什么对我见死不救?”

    李惠雪原本就是个娇怯怯的性儿,吵架都不会的一个人,哪里能想得到贞敏公主居然是会这样子。

    贞敏公主这样子一掌打下去,却也是让李惠雪被打得晕头转向,一时都是呆住了。

    李惠雪打小就柔柔弱弱,哪里能受过这样子的委屈。

    那雪白娇嫩的脸蛋,如今更是生出了缕缕红痕,瞧着也是触目惊心。

    贞敏公主的叫嚷,李惠雪也是听到了,她就想不通了了,实在也是不知晓贞敏公主为什么这样子说话儿。

    自己这个雪姐姐,也是好心,才为了她说了那么些个好听的话儿。

    要怪,就应当怪龙轻梅心不慈,不肯相救。

    可自己义母也是有些苦处,有些为难。

    然而再怎么样,都是不能怪罪在自己身上呀。

    李惠雪连跟人拌嘴都是不会,如今更是不懂还手,只泫然欲泣:“公主,我,我——”

    好似委屈得话儿都不会说了。

    自然也是越发衬托出贞敏公主的粗暴和蛮不讲理。

    贞敏公主那手掌却也是不觉轻轻的颤抖,她还是第一次,主动打人。

    在宫里面,她是主子,就算是要惩戒谁,哪里能会自个儿动手。

    如今这样子抽了一巴掌,让贞敏公主自个儿的手都是颤抖不住。

    瞧着李惠雪委屈的样儿,贞敏公主稍有安慰,是了,自个儿确实也是气势凌人,蛮不讲理。

    男人瞧着李惠雪那样儿,必定也是会心生怜惜。贞敏公主却不自禁心中思忖,也不知晓够不够。

    她一伸手,便是狠狠抓住了李惠雪的头发,狠狠一抓,让李惠雪发间珠翠叮叮咚咚的散了一地。

    那一头秀发,更被抓得凌乱了,有那么几缕发丝散落。

    贞敏公主一闭眼睛,却也是扬起了发颤的手,一巴掌再抽打过去。

    李惠雪原本是尖叫连连,被这一巴掌一抽打,反而是没了声音了,只是顾着滴落泪水珠子。

    贞敏公主大声道:“你不过是故意瞧我笑话,故意这样子说话儿,嘲讽于我。”

    旋即再狠狠一推,就好似方才石煊推到自己一样,贞敏公主将李惠雪狠狠的推到了地上。

    李惠雪也是摔得十分狼狈,呜呜呜的轻轻的哭泣起来,泪水盈盈,如莲花沾染了露水。

    眼瞧着忽而凶狠的贞敏公主,还有地上十分狼狈的李惠雪,围观众人都是瞧得目瞪口呆。

    倒也是未曾想到,竟似会如此——

    贞敏公主眼底蕴含了一缕凌厉之色,那颤抖之手却也是轻轻的拢入了袖中,死死的攥住,让着自个儿的这一双手可是不要再抖下去。

    四周围,倒是禁不住静了静。

    石煊可是要气得疯了,那可是石煊心尖尖的白莲花。

    这贞敏公主空有那么一张好皮囊,却也是极狠毒!

    他如愤怒的小兽,好似要将贞敏公主生生撕了,却在见到伏在了地上的李惠雪时候,急匆匆的扑上去,将李惠雪扶起来。

    元月砂却轻轻拢住了贞敏公主那轻轻发抖的手,她那一双冰凉的手,却也是沉稳的,仿佛让贞敏公主也是略略平静下来。元月砂嗓音却也是轻缓如流水,煞是清润好听:“公主纵然瞧不顺这李惠雪,何苦自己动手,弄脏自己的手。”

    贞敏公主说不出话,只不觉咬紧了唇瓣,好似要将她那花瓣儿一般的唇瓣生生的咬出了血。

    而石煊却也是恶狠狠的盯住了贞敏公主,宛如凶狠的狼,好似要将贞敏公主一口口的吞噬掉了。

    “贞敏公主!”

    而怀中,李惠雪却也好似软得没有骨头了,轻轻的在石煊怀中轻泣。

    这般屈辱,仿若娇柔不堪,受尽委屈。

    周世澜脸颊之上流转了一缕极复杂的怜惜之意,唇瓣动动,却也是什么话儿都没有说。

    风徽征那极锋锐的嗓音却也是响起:“百里敏,你虽为公主,怎可欺辱这样子无辜的女子。难道以为自己是皇族亲眷,就能如此嚣张?这一位,可是睿王府的养女,不是那等寻常之人。可纵然是寻常百姓,也是不容你恣意殴打。”

    风徽征一双锋锐的凤眸之间,却也是不觉艳光煞煞,流转了一缕极艳的煞气。

    贞敏公主犹自说不出话,只觉得自己手掌满是冷冷的汗水。

    她虽是打了人,面色却也是不好看。

    龙轻梅面纱后一双眸子是极明润动人的,亮得好似骇人,如星子也似。

    李惠雪是她养女,被人打了,龙轻梅好似并不如何生气,却反而唇瓣轻轻流转一缕讽刺笑容。

    龙轻梅轻轻的伸出了手,将一缕发丝轻柔的拢在了耳边。

    “妾身是怀着诚意,来到京城的,却想不到,陛下是如此相待东海睿王府。”

    萧英最初也是一怔,如今盯着贞敏公主那受伤又无比娇艳的脸颊,却也是恍若明白,若有所思。

    他面颊阴沉沉的,再次压下了今日不知晓多少次涌上来的心火,沉沉言语:“风大人瞧见了,公主确实是有疯癫之疾,否则怎么会当众打人。她身为公主,以她教养,怎么也不会自己动手。她本来就是个疯的,脑子也是不如何清楚。公主这般胡闹,只怕我这个夫君也是保不住你,送你去疯人塔。”

    贞敏公主一阵子激动,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元月砂狠狠一掐。

    剩下的话,也是让贞敏公主生生的压下去。

    只不过贞敏公主心里面的一个声音却也是极为清晰的。

    她绝不会去疯人塔,更不会受人羞辱。若是如此,倒不如当众自尽,死在这朱雀大街之上,也胜过被捉回去,受那种种羞辱。想到了这儿,贞敏公主那身躯更是不自禁的轻轻发抖。

    风徽征却冷声反驳:“萧侯爷,事到如今,纵然是你爱妻情深,怎可如此维护?贞敏公主不过是性子骄纵,恣意欺辱别人罢了。别的事情,你尽数可以遮掩,可是如今公主羞辱的是东海贵客,可不是这区区一句疯癫之疾,可以遮掩过去的。陛下对东海睿王,如此敬重,纵然公主是他爱女,想来他也是绝不会包庇于此。”

    元月砂言语清脆:“风御史素来是有清廉之名,向来不畏什么皇族权贵,侯爷,只恐怕今日你也是保不住这贞敏公主啊。公主,你怎么可以这样子糊涂。”

    元月砂这样子说,更加刺激了萧英。

    萧英踏前了一步,心里一阵子的窝火,他就是想伸手,将贞敏公主这样儿一把就给拉了回来,拉到自己的怀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素白似雪的身影,却也是拦住在了萧英跟前。

    阳光轻轻的落在了风徽征身上,照着他雪白衣衫上淡淡的墨竹。

    萧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让自己胸口焦躁平复。

    今日若自己强行带走贞敏公主,只恐怕风徽征会对自己动手。

    就算动手,只怕也还是带不走贞敏公主。

    他仇恨的眸子落在了元月砂身上,若对贞敏公主是浓浓如饕鬄一般的贪欲,那他对元月砂就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一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得封为县主,就轻狂得不得了,竟似对自个儿如此相待,咄咄逼人,殊为可恨。

    石煊也是轻轻的扶起来贞敏公主了,眉头一拢,甚是心疼的。

    他只觉得李惠雪是这样子的柔弱可怜,令人心疼。

    眼前的雪姐姐,宛如一只受惊的鸟儿,一双含泪的眸子,流转了惶恐不安。

    李惠雪人前被人扯了头发,又打了耳光。

    哎,雪姐姐一生之中,只恐怕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粗鲁的相待了。

    石煊心间儿,流转了浓浓的爱怜。

    他用帕儿轻轻擦去了李惠雪脸上盈盈的泪水,沾染的沙土,又用手指头轻轻拢了拢李惠雪乱了的头发。

    而李惠雪呢,她年纪虽然是大了石煊许多,却也显得很乖顺无依,煞是听话。

    石煊眼底深处,蓦然流转了一缕仇恨。如此对待雪姐姐的,石煊一定不会轻饶了去。

    他嗓音却也是极温柔的,带着几分和气:“雪姐姐,你素来心善,纵然贞敏公主无礼,可这终究是一件小事,你是会饶了贞敏公主不是?想来,你一定不会怪罪不是?”

    那温柔的语调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一缕浓浓的,隐藏极深的浓郁恶意。

    贞敏公主虽然是绝色之姿,容貌极美,又兼凄婉动人。

    可那又怎么样,石煊眼底女子,也只有李惠雪一个。什么倾国绝色,那都是粪土,应该是会踩到地上的。贞敏公主被丈夫虐打,好生可怜,可那又如何?终究也不过是她自己的事情,就算贞敏公主要落入地狱,可她伤了雪姐姐,石煊也是会狠狠的踩了贞敏公主的手,让贞敏公主这样子落下去。

    李惠雪听了,可也是满腹委屈。

    自己可是被打了,还受了惊。

    她就想不通了,平时煊儿好生爱惜自己,就算自己受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委屈,煊儿也是会立刻帮衬自己,爱惜自己,维护自己。

    可是如今,怎么就轻轻巧巧的说算了呢?

    当然,这绝不是说她李惠雪不善良了,她也不是不大度——

    就是觉得,煊儿不似那般爱惜自己了,李惠雪心里面有些不舒坦。

    想到了什么,李惠雪却也好似恍然大悟,醍醐灌顶。

    是了,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这个贞敏公主就是个楚楚可人的绝色美人儿,娇艳无双,美得不得了。

    这些个少年男子,年少慕艾,春心荡漾,自然是喜爱得不得了。

    如此一个绝色佳丽,若是不爱,反而也是说不过去的。

    对于贞敏公主,难怪石煊比较大度,连自己这个雪姐姐也是要放一边。

    唉,自己不过是个寡妇,嫁过人,岁数也是比石煊要大。对于这个弟弟,她当然也是要疼爱有加,自己受那么些许委屈,实在也是算不得什么。

    想到了这儿,李惠雪面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自我牺牲的精神,也是委曲求全:“不错,我,我也是没当真怪贞敏公主。她才成婚,却也是,是个小孩子。”

    旋即李惠雪又笑了笑。

    只要石煊有眼珠子,当然也是能瞧得出来,李惠雪这个笑容,是如何的勉强,如何的难受。

    然而石煊却偏生没瞧出来,石煊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是偏生对着他的雪姐姐,是糊涂的。

    在石煊心中,李惠雪就是这样子的善良,明明受了委屈,也是绝对不会跟人计较,那内心之中也是绝不会拥有一缕见怪之意。

    既然如此,李惠雪不会替自己讨回公道,那么就应当让他石煊为李惠雪做主,为李惠雪撑腰。

    石煊错过了李惠雪脸上的一缕委屈,反而更扬声对龙轻梅说道:“母亲,你瞧如今,我们东海之人初来京城,何苦惹如此风波。贞敏公主既然并非是刻意冒犯,雪姐姐也是已经不计较了,母亲想来也是会遵从雪姐姐心思的吧?”

    龙轻梅不予置否:“煊儿原来是这样子想的,倒也是难得大度了一回。阿雪,你的意思,那就是不计较了。”

    李惠雪一怔,眸子之中含泪,却也是轻轻的摇摇头,有些个委委屈屈的模样。

    周世澜原本忍不住颇有怜意的看着李惠雪,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如今目光反而渐渐的黯淡下来了。

    方才李惠雪挨打了,周世澜纵然是不想,可是却也是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向着李惠雪那边多瞧一瞧。他明明知晓,自己目光只会让李惠雪无比的厌憎,生出了许多不好的猜测。然而饶是如此,周世澜却也是克制不住自己。

    可是此时此刻,周世澜却也是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目光。

    他那一双晶莹而狭长的眸子,变得晶莹而幽润,仿佛想到了一些并不美好,也是不乐意想起的东西。

    那瞳孔深处,却也是渐渐泛起了缕缕的晦暗之色。

    有时候,一个人长大了几岁,就会发觉什么都是变得不一样了。

    李惠雪离开了他好几年,许久没有见到。再次见到时候,也许一开始心仍然是会有些痛楚之感,可是饶是如此,却渐渐发觉记忆之中许多东西,其实并不如回忆里面的那样子的美好。

    而这个时候,李惠雪泪眼朦胧,却不自禁的去搜索周世澜的身影。

    她明明应该对这个男子避而不见,瞧也不多瞧一眼。

    可是不知怎么了,既然周世澜在这儿,李惠雪却也是忍不住多瞧瞧他。

    李惠雪并不爱周世澜,却无可否认,周世澜在她的生命之中,是占据了一个颇为重要的位置的。

    小时候,周世澜就好似石煊一样,总是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为李惠雪解决所有的麻烦。

    他那样子周到,无处不在,又很是聪明。那温暖幽默的笑容,温暖了李惠雪的心房,每次出现又是恰到好处。李惠雪委委屈屈的一抬眼时候,就能看到了周世澜的存在。

    当年的周世澜,就好似如今的煊儿一样。

    不,比起周世澜,煊儿其实没那么有本事,也没有周世澜的手腕。

    可惜,自己只将周世澜当做大哥哥。

    周世澜不甘心,所以方才是闹了许许多多的糊涂的事情,而那些事情,也是让李惠雪对周世澜是难以原谅的。

    然而饶是如此,如今李惠雪受委屈了,而周世澜也可巧就在附近。她就好似本能一般,不觉轻轻的抬起头,下意识间的就去寻觅周世澜。

    可是如今,周世澜已然是收敛了蕴含柔情的目光,只留给了李惠雪一个侧容。

    此时此刻,周世澜居然是盯着元月砂的,目光轻轻的闪动,却也是不知晓正在想些个什么。

    一股子冰冷之意流入了李惠雪的心头,让李惠雪宛如扎心一般难受,一时之间却也是心如刀绞。

    她实在难以原谅周世澜了,只因为自个儿只将周世澜当做大哥,所以周世澜居然就这样子对自己心狠?

    李惠雪只觉得心口滴血,一下下的,甚是难受。

    耳边却也是听到了风徽征锋锐而冰凉的嗓音:“李惠雪身为东海养女,处境可怜,又不想要招惹是非,故而敢怒不敢言罢了。萧侯爷,难道你便是如此含糊过去,任由这个柔弱女子受委屈。”

    那样子的话,听得李惠雪心里舒坦了。

    她瞧着风徽征那无比俊朗的容貌,蓦然觉得一颗心砰砰的一跳。

    石煊与周世澜均是容貌出挑的俊秀男子,而且风姿各异。然而饶是如此,这两个人和风徽征一比,总是逊色了几许,稍稍有些不如。

    风徽征一身雪色衣衫,衫儿上描绘了淡墨色的竹子,清清爽爽,更增风姿。

    这样子一个出色的男儿,天下闻名,却为她这个没人要被嫌弃的寡妇说话。这自也是不免让李惠雪砰然心动,面颊渐渐的染上了一层红晕了。

    也不知晓风大人,为何对自己这样子的好。

    想到了这儿,李惠雪虽然是被石煊伤了心,此刻竟不觉隐隐有些安慰。

    李惠雪身边的石煊却一皱眉头,恼恨无比的看着风徽征。

    这个风徽征,口口声声就是为了雪姐姐,然而实则不过是将李惠雪这样子的孤女当枪使唤。

    打量着李惠雪柔弱,所以居然能这样子的狠下心肠,这般对待李惠雪。

    他也不肯相让,更是决计不允!

    石煊却也是不觉怪声怪气的说道:“风大人,我雪姐姐都已经是说不见怪了。你与萧侯爷有仇,那便是另外挑个话头来将。怎么就口口声声,只说雪姐姐的事儿?她是个柔弱女子,却也是承受不起你的好意。”

    风徽征不是素来有那狡狐的称号?可是那又如何,就算风徽征百般机巧,就算雪姐姐是个傻的。可是李惠雪身边有自己,他才不会让李惠雪受这份委屈。

    石煊容色冷冷,蕴含了几许凉意,就等着瞧闻名天下的风大人算计落空。

    贞敏公主的死活,石煊才不理会。

    然而李惠雪听了,心里面不痛快,却也是忍不住有了别的想法。

    煊儿口口声声,说自己承担不起风大人的好意,他凭什么这样子说?

    难道自己出身低了些,是养女,又没有亲身爹娘撑腰,就活该被人欺辱?

    这可真是的——

    煊儿自己不肯为她出头罢了,风大人为她出头,煊儿还说自己不配。

    这可真是,当真不知晓李惠雪说什么才好。

    贞敏公主的美貌,当真是有这样子大的魔力,居然是让石煊这样子的神魂颠倒。

    李惠雪这样子想着,心里面酸溜溜的,却也是好生不是滋味。

    萧英风度翩翩,却也是对着龙轻梅说道:“今日是我北静侯府无礼,萧英代公主向睿王妃赔罪,这赔罪的诚意,北静侯府必定是会用心不已。”

    言下之意,这份补偿,必定也是会不轻,以弥补李惠雪那掌掴之辱。

    李惠雪心忖,若不是风徽征,只恐萧英也是不会如此服软。

    她本来就是那等柔柔弱弱的性子,对于强者也是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缕崇拜之感。

    萧英也就不信了,风徽征在睿王府都是已然谅解时候,还有那么厚的脸皮,继续不依不饶。

    而风徽征那双锋锐的眸子,却也是轻轻的落在了龙轻梅身上:“这一切,就让睿王妃定夺。”

    贞敏公主却也是不自禁的绷紧了身躯,盯住了龙轻梅。

    事到如今,自己的命运,也就在这个东海睿王妃的手中了。

    她的心里面,却也是凉丝丝的,并不觉得会有什么把握。

    连石煊都能瞧出来的事情,龙轻梅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个东海的睿王妃,可是出了名的聪明。

    然而风徽征的眼里,却也是添了几分笃定。

    他当然知晓,这般浅浅算计,是瞒不过龙轻梅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龙轻梅本来就锱铢必较,心高气傲。她在萧英手底下吃过亏,当年就是龙轻梅举荐了萧英,扶持了萧英。然而一转眼,萧英就狠狠的反咬了东海一口,更是让龙轻梅元气大伤,也让东海上下,对龙轻梅也是颇有微词的。

    龙轻梅来到了京城,她善于隐忍,也不至于就明面上对上萧英。

    可是现在呢,萧英的妻子已经落了过错在龙轻梅的手中,难道龙轻梅就会因为怕招惹祸患,就轻轻替萧英解围?

    不会的,这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

    若龙轻梅是这样子的人,那么她一介女流,当初凭什么为父报仇,甚至连逆贼摄政王头颅也是狠狠算计在了手中。

    这世上有隐忍的人,别说打了义女一巴掌,就算杀了她亲生骨肉,还不是挨了巴掌就忍了下去,就好似那元老夫人一样。

    倘若龙轻梅是会忍的人,风徽征是根本不会让贞敏公主动这个手。

    石煊更是言语切切:“不错,母妃,这一切还是让你拿主意,你瞧如何处置。”

    石煊笃定得紧,毕竟龙轻梅一向对李惠雪淡淡的,在石煊瞧来,龙轻梅这个义母根本没有给李惠雪这个柔弱的女儿给予足够的关心。

    龙轻梅轻轻缓缓的说道:“煊儿,母妃方才说你难得宽厚了一回,却也是并不是在说你做对了。你的宽厚,只会显得我们睿王妃柔弱,可以让人恣意欺辱。阿雪睿王府的养女,她性子柔顺,被人打了,仍然是可以不计较。可是我这个东海睿王妃,难道就能视若无睹,当做什么都未曾瞧见过?如此一来,我这个东海王妃来到了京城,岂不是处处受人欺辱?”

    石煊哑口无言,仔细想想,龙轻梅这样子的言语,那也是有些道理的。

    毕竟他们这些东海的使者,是被人处处盯着,一举一动,都是有着别人瞧着。

    今日一时柔弱了,只怕别的人也会以为你好欺辱。

    李惠雪却不觉心中含酸,是了,义母为自己出头,还不是为了王府面子着想。

    万一自己受了委屈,不是这大庭广众之下,也是没什么瞧见,想来龙轻梅也是不会理会。

    之前元月砂欺辱自己,龙轻梅也是帮衬元月砂,连个县主也是不肯为自己得罪。

    她知晓自己身份卑微,也不是龙轻梅真正的女儿,是万万不敢对龙轻梅要求太多的,生怕招惹了龙轻梅的不喜欢,添了龙轻梅的厌憎。

    如今龙轻梅虽然是为自个儿出头了,可是只怕那心里面,仍然是觉得自己为她增了麻烦。

    本来自己都已经忍下来了,义母却是让自己枉担虚名。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却也是不自禁的狠狠的搅动手帕子。

    龙轻梅却也是瞧也都没有去瞧李惠雪一眼,连个眼神都是懒得给。

    这个义女,是当初石诫说要收养,担心自己膝下寂寞。龙轻梅也觉得可有可无,若是自己不接受,不免让如今的石诫怀疑她还念着死去的第一任丈夫以及那个可怜的孩子。再者那时候,李惠雪瞧着虽然柔弱了一些,倒也是容貌俊秀,看着温顺听话。

    可是日子相处久了,才知晓李惠雪的性子。

    龙轻梅也是从来没有想过和李惠雪斗什么,故意拿捏什么。在李惠雪身上用这些手腕心思,那无疑就是浪费时间,很是无趣。她纵然和李惠雪一起来的,可是从来只当李惠雪不存在,就没见着理会一样。

    如今龙轻梅那双眸子,却也是毫无避忌的盯上了萧英。

    萧英眼底深处,翻腾出浓浓的凶狠。

    这个女人,无疑是故意和自己作对。这位东海王妃,眼中掠动了骇然而明亮的光彩,唇角一缕一笑容却也是锋锐而讽刺。她仿若是瞧出了什么,也瞧透了萧英的心底。

    萧英了解她,知晓龙轻梅是个强势的女人。

    也正因为如此,萧英对龙轻梅生出了莫名的憎恶之意。这样子的憎恶,似乎更源于当年萧夫人的铁血狠辣,如今萧夫人的身影,却也是与眼前的龙轻梅轻轻的重叠在一起了。

    萧英不甘心,口中却也是不觉说道:“睿王妃虽然是尊贵的客人,可是贞敏公主却也是皇族血脉。纵然她有什么错处,可是却也是容不得睿王妃私自处置。一个东海的睿王妃,就能处置龙胤的公主,可是将龙胤朝廷视若无物?”

    欲加之罪,却也是何患无辞。

    萧英字字句句,却也是谈及了东海与朝廷的敏感之处。

    龙轻梅冷笑:“我不过是为自己女儿讨回一个公道,想不到北静侯府居然是如此咄咄逼人。公主无礼,当众打人。可我这个东海王妃,也不是个蛮夷,难道还会打过去。不过是,让公主到我如今住的府上,抄写些规矩,将她幽静,吃几日素菜,压压她心性。让我这个长辈,教会公主一些礼数和规矩,而不似侯爷这样子只顾着纵容。一片苦心,谈何轻蔑皇族?我这个异姓王妃,总还是公主的长辈吧。”

    不待萧英说什么,贞敏公主已然是急切盈盈一福:“是敏儿错了,敏儿愿意受罚,愿意去睿王妃那里,抄经吃素,受些教训。侯爷,你亦不必阻拦,这一切都是敏儿自找的。”

    她一阵子激动,蓦然泪水盈盈,两行泪水顿时顺着脸颊垂落。

    那清泪却也是轻轻的滴落入泥土之中。

    龙轻梅更幽幽说道:“如今公主已然是自己乐意受罚,侯爷还有什么话儿好说。”

    萧英沉怒:“公主自己不懂规矩,说了岂能算数?她是皇族公主,毕竟身份尊贵,贸然受罚,岂不是损及皇族脸面,坏了种种规矩。”

    风徽征却似轻轻一笑:“侯爷若懂规矩,便应该知晓,照着龙胤律令,在这京城大街之上,寻衅滋事,当众打架,损及京城脸面,捉入牢狱之中,便应该责罚三十,入狱三月。”

    萧英厉声:“公主是皇族亲贵,身娇肉贵,怎可同寻常百姓?”

    风徽征不动声色:“正因为她是皇族血脉,属于那八议可减刑之列,故而我这位监察御史,也没有咄咄逼人,一定要将公主捉入大牢,受此屈辱。如今让受辱李惠雪之长辈,对公主加以教导,合情合理。”

    萧英冷哼:“你私自决断,替陛下如此决定,目无君上。贞敏公主是陛下心爱女儿,受此羞辱,必定是令陛下不悦,更会损及我龙胤脸面!区区臣妻,居然胆敢幽静公主。”

    风徽征并无畏惧:“故而微臣正欲见过陛下,将此事告知。为显我龙胤皇族知错能改的气度,便让公主先随睿王妃一道。再等陛下旨意,瞧着如何裁决。”

    萧英胸口轻轻起伏,还能够怎么裁决?他对宣德帝那庸柔的性子清楚无比,如今这个时候,宣德帝想要的是维持和东海微妙的平衡。这个皇帝,可是并不想撕破脸,立即和东海打仗。既然是如此,这个皇族公主殴打李惠雪的事情,那就一定会需要给一个说法。那么龙轻梅提议幽禁贞敏公主几日,让贞敏公主念几卷经书的主意,也是宣德帝能够接受的。

    太重则有损龙胤脸面,太轻则只恐让东海生出了那等不安之心。故而如今这般,却也是刚刚好的。龙雪梅的提议,恰巧也是宣德帝能够接受那种。

    宣德帝也不是傻子,萧英凌虐公主,他未必一点瞧不出来,却也是装聋作哑。说到底,在国家大事跟前,这如仙子一般的女儿,那也是不算什么了。

    既然是如此,宣德帝为了维护东海,也不会介意送女儿去受些教训。

    萧英沙哑说道:“好,好!”

    他也是决绝之人,瞧着已经是成了定局,顿时也是不觉拂袖离开。

    很多年了,萧英已经是许久没有这样子挫败的感觉。那种有些东西,明明想要,却偏偏得不到的感觉,如今又这样子轻轻的浮起在了萧英心头,却也是让笑容万分的难受。

    这一刻,萧英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森森的光彩。

    他不会这样子就算了,就好似行军打仗一样,一时受挫,可是却绝对不能够气馁。

    这世间的战争,很少也是会一战定胜负,总是些个旷日持久的。

    今日受挫,明天就是要找回来。

    他的手在袖子里面,却也是咯咯的响动。

    贞敏公主逃得了一时,却也是逃不了一辈子,她不可能一辈子留在龙轻梅身边的。

    石煊盯着留下来的贞敏公主,却颇有些挫败之色。他觉得自己老实,比起老谋深算的风徽征差得老远了。

    然而当石煊想着安慰李惠雪时候,李惠雪却有些淡淡的。

    李惠雪就是那样子的性儿,她生气了,可是不会跟你直说,却也是会闷闷的不说话,憋着气和你赌气。而她性子如水,纤细敏感,想要猜中李惠雪的心,其实并不是很容易的。

    李惠雪一双眸子却不自禁的扫向了周世澜,就算是如今,周世澜也没有看她。

    连风徽征那样子的外人,都肯帮衬自己,然而周世澜却仿佛瞎了。

    就算不帮,总是相识一场,是周世澜对不住自个儿,也不是自己对不住她。

    周世澜总应该向前,跟自个儿说那么几句温温柔柔的体己话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