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 白莲花的善良(二更)
    石煊那一双眸子透出了森森的恼意。

    李惠雪身子娇柔,身子本来也是不好,这些年来,也是用药养着。来到了京城,李惠雪更是时时用药,调养那娇滴滴的身子。如今受了这样子的惊吓,还不知晓李惠雪会不会被吓出病了。本来远道而来,如此辛苦跋涉,前来京城,不就是委屈了李惠雪了。

    李惠雪方才也是吓得一惊,如今她泪水盈盈,却也是轻轻用手帕儿,这样子擦拭了脸颊,委委屈屈的。

    她轻轻的抽泣了一声,仿若惊魂未定。

    石煊有些心疼,旋即方才极恼恨的去瞪那摔倒女子。

    也不知晓哪里来的流莺,竟如此鲁莽,冲撞了李惠雪了。

    然而乍然一瞧,石煊却也是顿时瞧得呆了呆。

    眼前的少女本来就有那么一张绝色的容貌,如今虽然面颊有几分淤伤,这非但无损她的丽色,反而更增了她的几分动人可怜。

    贞敏公主一路小跑,脸颊之上也是不觉染上了那么一层浅浅的绯红,娇艳无双。

    尤其是是那一双眸子,凄楚之中,竟不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倔强。

    如今贞敏公主坠落了尘埃,她眉头轻皱,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痛楚之色。

    石煊毕竟是个少年儿郎,也不自禁的为贞敏公主那绝世姿容所震慑,呆了呆。

    李惠雪眼见石煊没了声音,也有些奇怪,放下了手帕,便是瞧见了石煊呆滞的神色。

    李惠雪摇摇头,忍不住想,石煊到底是年少慕艾,这平日里虽然是对自个儿心心念念的,可如今当真见着美貌的女郎,也就看呆了。

    她自然也不是小气的性儿,也不至于人家撞了撞,就记恨人家了。不过石煊平时对自个儿温柔体贴,关怀备至。李惠雪虽也嫌石煊这少年郎霸道了,可如今心里却也是有些不自在。

    李惠雪却又有些自怜自伤,自己到底死了夫君的,岁数又大了,哪里还能跟那些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比。这非得要去比,不是让人笑话,让人觉得自个儿是爱作妖的寡妇。

    这么一想,李惠雪这伤心之意,却也是不觉又涌上了心头了,酸溜溜的。

    毕竟,这姑娘瞧着应该不是正经人家姑娘,却到底年轻美貌不是。

    李惠雪轻轻说道:“煊儿,你还不将人家这样子的扶起来,难道你竟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这话却也是有些酸意。

    可这酸话,却打消了石煊心中那一缕惊艳。

    他无不鄙夷的扫了贞敏公主一眼,眼前这个女郎虽然是美貌,可是哪里比得上雪姐姐呢?

    这天底下,虽然是有许多女子,可能是更加美貌年轻,可是这些庸俗的女人,却也是没有一个,能有李惠雪的温柔善良。她们都是无比俗气的女人,根本不能和李惠雪相比。就更不必提,眼前这个美貌少女应该是个流莺。

    石煊冷漠的瞧着贞敏公主,随即便是一扭身,来到了李惠雪的身上,轻轻的扶住了李惠雪。

    “雪姐姐,你就是这样子性儿好,也不知晓这样子下贱的女人,有没有将你弄脏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可是有些伤人。”李惠雪有些嗔怪的说道。

    这孩子就是这样子,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竟然是一点儿都容不得别的人呢。

    就在刚刚,李惠雪还以为,石煊会对这么美丽的小姑娘动心呢。

    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自己是有些吃醋,可要是这样子,那倒是好了。

    李惠雪却也是流露出了嗔怪之色,一副不允石煊再说什么的样儿。

    她却也是轻轻的伸出了手,扶起了贞敏公主:“是煊儿粗鲁了些,怎么这般待你这个娇滴滴的美貌姑娘?你瞧,也不知晓有没有受伤。”

    石煊在一边也是好生不满,雪姐姐就是太善良了。

    明明是被这女子冲撞了,这女人不知死活,还没有道歉呢,李惠雪就对这个姑娘关怀备至。

    贞敏公主眸光动动,忽而有些恍然大悟之色。

    李惠雪更不觉娇柔说道:“你,你是公主,你是百里敏?唉,好几年没有见了,我离开京城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呢。想不到如今,你居然是已然出落得这样子的美貌非凡了。惹得我呀,一时之间竟似未曾将你给认出来了。”

    贞敏公主轻柔的说道:“不错,你是雪姐姐。”

    她慢慢的捏紧了手掌,也是不自禁的忽而有了些个期待。

    是了,小时候,自己是见过李惠雪几次,交情倒也谈不上很深。不过贞敏公主依稀记得,李惠雪是个很善良的性儿。记忆之中,李惠雪就是嫁了东海了。

    既然是如此,能不能让善良的李惠雪帮衬自己呢?

    贞敏公主唇瓣轻轻的动了动,话儿到了唇边,一时却也是说不出口。

    石煊反而略略有些好奇,想不到这面颊之上有淤伤的姑娘,居然还是个公主。

    他来到了京城,也是听到满京城的人到处在议论这位贞敏公主。

    这其中固然是有许多的诋毁言语,可这些京城人氏更多的议论的是贞敏公主无双的美貌和宏大的婚礼。这个京城最受宠的公主成婚时候,那可是十里红妆!这般招摇,那可真是扎眼得紧。

    李惠雪和石煊虽然是初来京城,可也是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李惠雪却也是忍不住一脸好奇之色:“公主,这好端端的,怎么你却如此狼狈。”

    当时李惠雪听到了贞敏公主的婚事,也是很羡慕的。

    她福气薄,可是没有这样子的运气,能拥有这般备受瞩目的幸福。

    想不到如今,贞敏公主却是这种样子,这可真是有点儿出乎李惠雪的意料之外了。

    贞敏公主不是很幸福吗?

    李惠雪却不觉趁机嘘寒问暖:“我才来京城,都是听说你好有福气。你夫君位高权重,得陛下欢心,而且成熟稳重,对你千依百顺。而你出嫁时候,那可是十里红妆,风光得紧。怎么,如今却这般模样,瞧着很令人不解。”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也掩不住心中好奇,更是要对贞敏公主关怀一二。

    贞敏公主听了李惠雪的这般殷切言语,关怀嗓音,一时之间百般滋味涌上了心头。

    她嘴里面含了一片黄莲,只觉得苦得紧,可是偏偏却也是堵住在了嗓子里面,吐也都吐不出来了。

    李惠雪这样子的话,可不就是戳中了贞敏公主的伤心之处?

    她也是骄傲的性儿,若不是萧英这般可恶,几许折腾,也许,也许她绝不想得到别人的议论和讽刺。

    饶是如此,贞敏公主脸也红了。

    石煊最初对贞敏公主的身份有所震惊之后,如今石煊回过神来,却也是不觉若有所思。

    石煊觉得,这个贞敏公主既然是身份尊贵,可是如今闹成了这个样儿,足见对方是有些不对劲儿的。

    也是雪姐姐老实,如今只念着关心别的人,想得也不多。

    在石煊瞧来,这个贞敏公主,就是有些不对劲。

    石煊眼底流转了一缕锋锐的光彩,贞敏公主虽然是极为美丽,可是若是会给李惠雪带来了什么麻烦,石煊可是断断不能相容的。

    想到了这儿,石煊眼底竟也不觉流转了几许的狠意。

    然而瞧着李惠雪温顺柔和,充满了关怀之意的面容,石煊的那些个狠话儿,却也是怎么都是说不出口了。

    毕竟让李惠雪开心,对石煊而言,原本就是十分重要的事情的。

    贞敏公主虽然内心颇觉得受辱,可是如今,她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李惠雪不帮,贞敏公主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也是没有什么交情。

    可是倘若李惠雪肯帮衬一二呢?

    说不定,自己的命运也是会有所改变了。

    贞敏公主不由得想起了那些个萧英说的话儿,萧英跟她谈及了天下局势,当然这并非是因为萧英当真想要教导贞敏公主什么。

    萧英之所以这样子言语,是因为想要跟贞敏公主炫耀,说他拥有权势,炫耀他对天下局势莫大的影响力。可是贞敏公主也听进去了一些,懂得一些。就好似如今,她已然是懂得,东海与龙胤的微妙。

    而李惠雪,是嫁去了东海之地,身份也是十分尊贵。她虽然是个寡妇,可是却也是龙轻梅的养女。如今父皇舍弃了自己,不就是因为,担心东海之事。若然透过了李惠雪,说动了东海的睿王妃保住自己,那说不定还有一丝转机。

    想到了这儿,贞敏公主纵然是含羞忍辱,却也是忍不住张口低语:“雪姐姐,其实我成婚之后,并不幸福,也不欢喜,这许是因为,我自己太糊涂了。”

    说到了这儿,贞敏公主忍不住泪水盈眶。

    李惠雪忍不住想,自己早就猜中了,贞敏公主那也是成婚之后不幸福,得不到了老公的疼爱。

    她更忍不住想,自己虽然命苦,夫君早就已经死掉了。可是那几年少年夫妻的日子,李惠雪却也是过得说不出的幸福,更是被自己的夫君疼宠到了骨子里面。

    唉,这样子的命,原本是许多女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东西。

    毕竟这天底下,能得丈夫疼爱的女人,毕竟也是少数。

    如此想来,虽然自己的夫君死得早,又没有让自己留下一子半女。

    可就算是这样子,自己毕竟还是有些个福气的。

    至少,比贞敏公主有福气得多。

    好似贞敏公主,表面上风风光光的,可惜没夫君疼,弄得自己是这般凄然。

    只怕那风光也是给别人看的,里子并不如何的实惠。

    而李惠雪也是忍不住再感慨了一番,同情一回。

    不知怎么了,在李惠雪这般温柔的目光注视之下,对方虽然是很亲切,可是贞敏公主却是觉得说不出的狼狈,竟也是有些不知晓怎么办才好。

    那诉苦的勇气,竟似烟消云散。

    然而旋即,贞敏公主却也是禁不住鼓足了勇气了:“雪姐姐,我——”

    她还未曾来得及说出口,却也是被一道冰冷的女子嗓音打断:“阿雪,你怎么又去理会人家北静侯府的家事。听人如此评论自己的夫君,那可是有些忤逆。这可并非贤淑妇人该为之事。”

    说话的,正是龙轻梅。

    龙轻梅言语带着冰冷,呵斥了李惠雪,而且话儿还说得十分之重。

    李惠雪眼眶一酸,那泪水珠子险些又要垂落下来了。

    她就是不知道,也不明白,龙轻梅为什么要这样子说话。自己是处于一派关心,几许好奇,想要顺手帮人。这帮人难道还有什么错不成?

    李惠雪自然是觉得委屈。

    “义母,雪儿只是觉得,贞敏公主也是好生可怜,令人同情。想着,还是知晓贞敏公主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好。若有什么需要帮衬的,说不定,还能帮衬一二。”

    龙轻梅向来甚少对下属发怒,更不要提对着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养女。

    如今这样子一说话,李惠雪顿时忍不住泪水盈盈,都是快要哭出来了。

    而龙轻梅平日里也是能做到对李惠雪这样子的怯弱样儿视而不见,如今就更加不放在心上了。

    龙轻梅的眼底,却也是顿时不觉浮起了一缕凛然。

    他们如今,说是龙胤的贵宾,备受尊崇,可是实则,处境却也是十分微妙。

    说是上宾,其实也不过是个人质罢了。

    别人不知晓贞敏公主的事情,龙轻梅的却是清楚知晓其中原委。

    如今这京城一滩浑水,危险重重,稍有不慎,必定是会粉身碎骨。

    既然是如此,贞敏公主这样子的闲事,别说管了,根本就不应该听。

    便是石煊,那心底也是松了口气,更忍不住说道:“是呀雪姐姐,这是别人人家的家事,你何必掺和?”

    李惠雪可是委屈极了,一双眸子忍不住含住了泪水。

    在李惠雪瞧来,龙轻梅根本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可能觉得自己本来就是柔柔性子,怎么被人针对,也是不会发脾气。

    也许正因为这个样子,义母总是这样子霸道,针对自己而已,连个正正经经的理由也没有,也是随便呵斥。

    是瞧着自己性儿好,就算随意挑个错,那也是不会说些什么。

    还有就是煊儿,平时不是一颗心都是向着自己吗?其实说到底,煊儿还是会更听龙轻梅的话。如今自己被欺负了,煊儿还不是帮着龙轻梅来说自个儿。一时之间,李惠雪却也是越发的自怜自伤。

    她方才受了惊吓,下意识的哭了哭,如今也闷闷的,话也是不说了,却也是不觉闷闷的生气。

    自己不就是宽容大度的原谅了贞敏公主,而又对贞敏公主十分同情吗?

    怎么就,一丁点的善良都是容不下了?

    李惠雪就是有点儿不甘心,都这么多年了,自己仍然是一片纯善,可是饶是如此,有些人却也是瞧自己很不顺眼的。

    李惠雪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贞敏公主,那眼睛里面的神色,仿佛在这样子说。说自个儿原本是同情贞敏公主,想要帮忙的。之所以居然是帮不上,其中原因是龙轻梅的阻止,可不是自个儿没有这份仁慈自己。

    她呀,一向都是最善良的。

    然而这时候,那宛如恶魔一般的冷冰冰的嗓音,却也是传到了贞敏公主的耳中:“公主,怎么还不跟我回去?”

    萧英如此沉沉言语,眉宇之间,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愠怒之色。

    其实他内心深处,何尝不知晓,只恐怕贞敏公主是没有这个心思去风花雪月。都到了这个人份儿上,只怕贞敏公主也是无心勾引男人。

    然而饶是如此,却也是无法抵抗内心之中一缕嫉恨莫名。

    毕竟,贞敏公主居然一直在逃跑,这可真是令萧英十分气愤了。

    又有哪个京城贵妇,这样子的不要脸,居然是这样子的到处去跑。

    更不必提,这儿也是有一名俊秀的少年郎。

    这个石煊,也生得可谓是有几分姿色。

    若是旁人在这儿,萧英早就已然造次了。可是如今,萧英却也是瞧见了龙轻梅了。

    龙轻梅在目光扫过了萧英时候,眼底深处却也是流转了一缕难以言喻的厌恶。

    可是饶是如此,龙轻梅也是颇能隐忍的,甚至明明瞧出了贞敏公主似乎也是有些问题,也问都不允李惠雪问。

    贞敏公主惧意浓浓,想要抓住什么,维护自己的情绪。可是此时此刻,李惠雪却也是轻轻的松开了贞敏公主的手。

    李惠雪也是有些尴尬,有些不自在,毕竟这可是两夫妻的事儿。自己若是帮着贞敏公主说了萧英,以后夫妻两个和好了,自己才是落得两头都不是。

    李惠雪不愿意承认,自己松开手,是因为方才那一刻萧英那凶狠冰冷的眸子。

    正因为怕了,李惠雪方才松开手了。

    如今李惠雪给自己找了许多的理由,可是却全然忘记了,就在刚刚,李惠雪的心里面还在埋怨龙轻梅不近人情。

    只要有需要,李惠雪总是能给自己找上许许多多,真真切切的理由。

    而那些理由,李惠雪自己也是相信的。

    萧英对着龙轻梅恭顺行礼:“见过睿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