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 误撞白莲花
    周玉淳更娇滴滴的叫嚷:“哥哥,你要为淳儿讨回公道啊。淳儿如今是见不得人了,可是,可是怎么能让个下人欺辱?”

    周幼璧幸灾乐祸,煽风点火:“侯爷,要是人家萧家随便一个下人,都能将你心肝儿肉的妹妹给伤了,这让我们周家的脸面往哪里放?若不是侄儿来得及时,阿淳已然是被人家给弄死了,再毁尸灭迹。”

    说到告这个刁状,周幼璧可是厉害得紧。

    更何况,周幼璧也是看出了周世澜的心意,还不趁机这样子说。

    萧卢却十分恼怒,他自然绝没有要了周玉淳性命的意思。

    若不是周玉淳不依不饶,非得要阻拦自己去抓贞敏公主,那么自己也是不会一时失手。

    不过说到底,他到底也是对周玉淳升起了几许的轻鄙之意,故而方才是这样子的轻忽。

    否则,也是绝不会一推周玉淳。

    哪里想得到,周玉淳这样子的娇弱,却也是险些出了事情。

    周世澜叹了口气,轻轻的腰间一拂。他腰间本来就系了一条明玉般的衣带,如今轻盈扯下,轻轻的一抖,那玉片一块块的咯咯响动,居然是化为了一柄明辉流转的玉刃。

    周世澜却也是不觉朗声说道:“没错,萧英,今日你非得给我们周家一个交代。”

    他拦住了萧英,那也不是因为贞敏公主了,而是萧英得罪了周家。

    萧英瞧着贞敏公主那纤弱的身影又一次消失,心中的恼怒之意却也是愈发浓重。

    是了,这是第二次,让贞敏公主从自己面前消失了。

    他原本气定神闲,笃定那一切事情都是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贞敏公主就算是想要逃走,可那也不过是自己一个有趣无比的游戏。哪里能想得到,今日自己缕缕受阻,竟然好似被人算计好了一般。

    萧英蓦然有一缕错觉,那就是今日倘若是让贞敏公主逃走了,那么也许,自己就再也得不到贞敏公主了。一缕淡淡的恼恨之意,顿时也是涌上了萧英的心头了。

    一瞬间,萧英的眸子之中,却也是顿时泛起了决绝之色。

    他手臂一挥,蓦然手中利刃,却也是砍断了萧卢的手臂。

    那手臂齐根而断,鲜血流满了一地。

    萧英却也是面色微凉,流转森森寒意,在场所有的人都是听到了萧卢十分凄厉的嗓音。

    周玉淳又几时见过这般血腥的场景,只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惧意浓浓。

    那一股子血腥之气熏了过来,竟似要让周玉淳就这样子的晕倒过去。

    可这对于萧英而言,却也是不算什么。就好似那只小貂不能让萧英去寻到刺客,便是立刻化为了模糊的血肉。

    他的属下不能为他带来了贞敏公主,反而招惹了这些事情。既然是如此,萧英当然也是绝对不会客气,甚至因此狠下下手。

    而元月砂那纤弱的身子,却也是轻盈的躲在了周世澜的背后,身影凉凉,柔弱生姿。

    少女精巧的脸蛋之上,一双漆黑的眸子,却也是流转了一缕晶莹透润的光辉。

    好一个萧英,果真是够狠辣。便算是自己的忠奴,一旦没有用了,立刻好似不受宠的猎犬,立刻被主子击毙。

    萧英嗓音却也是凉凉:“这是下人自作主张,一条手臂,周家阿淳可是满意了。”

    周玉淳已经是吓得脸蛋发白,非得要周幼璧将周玉淳轻轻的扶住了,才让周玉淳不至于就这样子的倒了下去。

    萧英的问话儿,周玉淳又哪里答得上来了。

    萧英血淋淋的剑锋,却也是比着自己奴才的咽喉,言语更加森然冷锐:“若是阿淳不满意,可要我杀了他?”

    萧卢痛极了,一张脸狰狞无比。可他毕竟是被萧家给驯养了,被萧英这样子一闹,眼底充满了仇恨,可是那仇恨却也是冲着周玉淳的。

    那双大大的眼睛,就这样子瞪着周玉淳,吓得周玉淳尖叫连连:“不要,不要。你,你饶了他吧。”

    要是萧英杀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个奴才,会不会变成了鬼,来找自己报仇。

    萧英慢慢的将染血的剑合入了剑鞘,冷笑着便走。

    他与周世澜擦肩而过时候,蓦然恶狠狠的盯了元月砂一眼。

    这个少女,简直是满腹心思,精于算计,而且,还格外的诡异。

    想到了这儿,萧英不觉眯起了眼珠子。

    元月砂这一身纤弱的体态,倒是令他觉得眼熟得紧。只不过如今,萧英急着将自己最心爱的贞敏公主捉在手里面,倒也是无暇细思。

    却也是没理会那么多,摆脱了周家纠缠之后,萧英更是冲冲的掠了上去。

    周世澜瞧着地上浑身是血的萧卢,倒也毫无同情之意,有些无奈耸耸肩膀:“月砂,你瞧还能怎么办。”

    也只能这样子了,该做的不该做的,自己都是已经做了。

    周家也有属于自己的立场,其实自己原本就是不应该理睬这档子的闲事。

    然而元月砂却是轻轻的抬起头来了,她轻盈的抬起头,一双漆黑的眸子之中流转了倔强。

    仿若有缕缕的火焰,轻盈的在元月砂眼底闪动。

    “周侯爷,月砂是绝对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放弃的人。”

    眼见元月砂对贞敏公主之事如此留意,这也是让周世澜内心之中充满了疑窦之意。

    然而那些个要询问的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生生的咽了下去。

    周世澜一笑,却也是跟上了元月砂冉冉如云彩一般离去的身影。

    一旁的周玉淳终于也是支持不住了,嘤咛一下晕倒。

    周幼璧赶紧将周玉淳给扶住了,瞧着已然远去的周世澜,也只能人命,和杜鹃一道送周玉淳回去休息。

    周世澜一身淡蓝色的衣衫在风中却也是轻盈的飘散,飘逸得好似一片淡蓝色的云彩了。

    他伸出手,想要拢住了元月砂的手臂。触手之极,元月砂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

    周世澜顿时也是松开了手,若有所思。

    触手所及的感觉,元月砂的手臂分明也是被竹子这样子的固定好了,可见之前手臂已然是骨折。

    她这样子一个娇贵的姑娘,又已经是县主了,怎么会受伤呢?

    元月砂那双黑漆漆的眸光扫了周世澜一眼,周世澜也放弃了自己的好奇,并没有多问。

    周世澜忽而轻轻一笑,在元月砂耳边轻轻的说了句得罪了。

    他伸出了手臂,施展了轻功,带着元月砂在京城街巷之上轻轻的掠动。

    那清风呼呼的吹拂过元月砂的耳边,周围的景物也是一片片的往后面倒了去。

    红阁子的清莺小院之中,百里聂轻轻的品尝了一块糕点,又慢慢的喝了小半杯的桂花酒,舌尖由着桂花糕的甜腻与清酒滋味相糅合,形成了一股别样的滋味。

    他的孝顺儿子姜陵也是亲自奉茶,送上一壶新泡好的瓜片,以供百里聂享受。

    百里聂却禁不住啧啧两声,一副极感慨样儿。

    “咱们长留王府,还用得着阿陵你亲手泡茶,服侍父王?”

    姜陵容色恭顺而认真:“这也是阿陵一番孝顺之意。”

    百里聂微笑说道:“可是父王也是好奇,原本应该侍候父王的婉婉,又到哪里去了。怎么轮得到你来泡茶,这样子的殷殷切切,聊表孝心。”

    他略略有些苍白的手指,有些无聊的刮过了唇边那么一点糕饼屑,又用一块干净的帕儿轻轻擦去了唇角淡淡的酒渍。

    更伸手,亲自倒茶,递过去给姜陵。

    姜陵大咧咧接过:“婉婉总归是风叔叔的人,父亲让她扫地做饭,打扫庭院兼煮茶温酒,想尽了法子折腾人家。陵儿瞧在了眼里,也是不忍心的。”

    他喝了一口自己泡的茶水,蓦然面色一变,有些古怪。

    一股子苦涩之意,顿时也是涌满了姜陵口中,让姜陵一口喷了出来。

    百里聂缓缓伸手揉揉自己的下颚,一副果真如此的模样。

    而百里聂口中却缓缓问道:“当真?”

    姜陵毫无廉耻的抹去了唇角水痕,一脸认真、坦然:“当然是真的,我对父王的孝顺,更没什么可说的。”

    姜陵不觉顺手摸了酒杯,喝了一杯甜甜的桂花酒。

    还是酒好喝,茶水那种东西,喝到嘴里都是苦而无味,他向来都毫无兴趣。

    百里聂那苍白俊美的脸颊之上,一双眸子却透出了若有所思的深邃味道。

    咚的一下,奔跑的贞敏公主却也是栽倒在地。

    她华美的裙摆被乱柴生生的勾住,竟不自禁的摔在了地上,染得周身上下,均是灰尘。

    她扯了几下,除了将柴堆扯得啪啪的响动,竟似无甚用处。

    贞敏公主眼中流转了几许的决绝之色,伸手一撕,竟将那勾破的衣裙生生撕碎一片。

    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只盼望能离萧英远一下。

    刚才贞敏公主撞了一个妇人,那妇人以为她是从青楼里面逃出来的流莺,可谓是颇为同情。

    她指点贞敏公主,从这条巷子走出去,那便是朱雀大街,十分热闹。

    正因为人来人往,瞧见的人也是不少,那么有些人必定也是不能如何的放肆了。

    贞敏公主也这般匆匆的掠了出去。

    她长于皇宫,甚少出门,对于京城并不熟悉。

    什么子丑寅卯,东南西北,贞敏公主甚至并不如何清楚。

    外面的世界,对于贞敏公主而言,甚至是有些可怕的。

    可是如今,再如何可怕,再如何的令人心悸,却也是无法阻止贞敏公主的脚步,让贞敏公主顿时这样儿无比轻盈的掠了出去了。

    她走到了小巷的尽头,已然瞧见了热闹繁华的街道。

    这一刻,她蓦然是顿住了脚步,小停片刻,吞了一口口水,然后便是从这清静的小巷子里面掠了出去。

    而那一道纤弱的身影,却也是悄然无声的跟随在了贞敏公主身后,轻轻的扯下了贞敏公主落下来的那片衣衫,赫然正是婉婉。

    她小心翼翼抹去了贞敏公主痕迹,甚至用一些特殊的药粉隐匿贞敏公主的气味行踪。

    饶是如此,婉婉却也是不觉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就算如此,只怕也是阻不住萧英。

    好在,阿陵说了,可以这样子的。

    她迅速扯下去面具,又换上了另外一张面孔,盯住了贞敏公主,却也是盈盈的这般跟随上去。

    朱雀大街之上,车马流水,人来人往,也可谓是说不出的热闹。

    当贞敏公主轻盈的身姿现身于此时候,她的狼狈和美貌,也是不觉引起了路人的留意。

    好一个绝色佳人,美丽如斯,却面上有伤,衣裙受损,也是不知道受了什么样子的刺激,才会来到了这儿。

    有些个男人,更忍不住在想,莫不是青楼里面逃出来的流莺,才来到了这儿。

    贞敏公主耳边响起了那些个人说话儿的嗓音,嘈嘈杂杂,却又好似什么都没听到。

    她听到了自个儿一颗心砰砰的跳,周围那么多议论之声,还有数不清的打量目光。

    这一切,都是让贞敏公主不觉绷紧了娇柔的身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也是不知道谁,伸出手,将贞敏公主狠狠一推。

    贞敏公主啊的轻叫了一声,一具身躯跌在了一边,竟硬生生的撞着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被撞了,轻柔的叫了一声,仿若是受了说不尽的委屈,道不尽的痛楚。只那么一声,就千般万般,惹人怜爱了。

    “你,你怎么撞着我了呀。”女郎嗓音娇滴滴的。

    不知怎么了,贞敏公主听了,竟然是觉得有些耳熟。

    然而不及细思,贞敏公主就被一把巨力推倒,摔倒了地上。

    石煊一把恶狠狠的推开了贞敏公主,俊秀脸颊之上透出了恼恨之色:“哪里来的青楼女子,怎么敢冲撞雪姐姐。”

    至于那个被撞的女子,自然也是李惠雪了。

    她满脸娇柔,受惊之后的脸蛋儿更是柔弱可怜。

    那么一张秀润脸孔,瞧着更是容色楚楚。

    石煊就好似李惠雪身边的忠犬一样,分明是不容李惠雪受那一丝一毫的委屈。

    他暴躁的惩治每一个带给李惠雪伤害的人。

    就好似如今,石煊对待贞敏公主一样。

    贞敏公主并没有将李惠雪撞倒,可是石煊已然是推倒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