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 年龄之嫉(二更)
    周世澜扫了周幼璧一眼,却也是顿时不由得冷笑了两三岁:“阿壁,我往常叫你要懂得些个道理,可不要随意欺辱人。你倒是挺好,却也是素来都不如何放在心上。你可知道,你欺辱别人,可是也有能欺辱你的。你瞧瞧你,被人欺辱了,可是多可怜的样儿。以你这张狂的性子,也有被人欺辱的一点。”

    训完了周幼璧,周世澜再训斥周玉淳:“阿淳,如今你可知晓错了。你瞧别人不讲道理,你又无可奈何,那是什么滋味。你看看,要没我这个哥哥护着你,也就一小会儿,你就被人欺辱了去。我这个当哥哥的,可是心口疼。”

    周世澜可不似周家两个晚辈,周世澜可是要难缠得多,一张口,就是诉苦。

    就是说,他们周家的人被欺负了,就将那帽子扣在了萧英身上。

    是萧英欺辱了周家的晚辈。

    萧卢在一旁,可也是听得呆住了。

    还以为周家长辈来了,就至少来一个懂事的。

    想不到啊,周世澜居然张口就护短,明着是说周家的晚辈不懂事,可是却也是讽刺萧家随意欺辱人。

    只不过萧英没张口说话,萧家的下人也不敢开口。

    至少,在萧家是有这个规矩的。

    周玉淳是个迂的,不过打小是在亲哥哥的呵护下养大的,却也是明白周世澜的意思。

    她赶紧扯会了贞敏公主,甚至还哭起来:“哥哥,淳儿被欺辱了,淳儿好命苦。如今这京城里面,谁都可以来欺辱淳儿。”

    周玉淳顿时泪水盈盈,叫了几声,还真是觉得有些委屈了,忍不住悲从中来,万分难受。

    听得倒是让周世澜一挑眉头,周玉淳这分明就是假戏真做了。

    这丫头!

    萧英目光流转,落在了周世澜那风流英俊的脸蛋之上,瞧着周世澜长长的挑起了眉头,流转了那么一缕缕风流入骨的韵味。

    萧英的眼底,却也是顿时不觉流转了一缕浓浓的恶意。

    萧英甚至不觉冷笑:“周侯爷那风流名声在外,无论是妙龄少女,还是已婚妇人,甚至是青楼里面的粉头,都是来者不拒。可是我却是想不到,想不到周世澜居然是这样子一个轻狂的人,连我的妻子,龙胤的公主百里敏都胆敢勾引。”

    这一言既出,周家几个人脸色都是变了。

    周幼璧更是厉声说道:“萧英,你在胡说什么?”

    周幼璧可是不傻,这样子的传言要是传出去,周世澜必定是会名声尽毁。

    贞敏公主更是气得瑟瑟发抖:“萧英,你,你简直是无药可救。明明是你将我虐打,周家的人瞧不过去,那方才插几句嘴,说几句话儿。可是落在了你口中,居然就成了这样子极不堪的事情了。你,你简直是颠倒是非黑白。”

    她以前深爱萧英,却也是并不会爱第二个男人。等到萧英让自己失望了,贞敏公主却也是心如死灰,只恐怕从今以后,对男女之事也是会有异样厌憎。

    贞敏公主也没想到,萧英一张口,居然是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出来了。

    这可是气煞了贞敏公主,让贞敏公主气得瑟瑟发抖,恼恨不休。

    她怎么会是如此水性的人。

    然而贞敏公主越生气,萧英却也是越发要这样子说。

    他面颊之上流转了浓郁的哀伤:“怎么,敏儿你才嫁进来没有多久,就,就勾搭上了周侯爷了。如今,你真要留在周世澜的身边,不肯随我这个丈夫回去。”

    贞敏公主当然是不想要回去,可是这和什么男女之间的私情并无任何关系。

    就连那萧卢,也是流露出了恍若之色,难怪贞敏公主要跑。

    周玉淳更是气炸了:“明明是你虐打公主,你如此可恨!”

    萧英冷笑:“她外面勾搭男人,打了又怎么样。我宽容大度,未曾想过休妻,仍然是待她极好,她还想要怎么样儿?难道,还要将我心肝儿挖出来吃了不成。”

    今日周家阻止之事,原本是在萧英意料之外。

    可是一转眼,萧英就将这件事情变成了对自己有利地方。

    他这么一张嘴,顿时有了一个顺顺当当的,欺辱贞敏公主的理由。

    那就是,公主不忠,所以他才动的手!

    萧英可是理直气壮了。

    以后他萧英,便是个受尽委屈,被妻子羞辱的丈夫。

    周世澜胆敢插手这件事情,那就让周世澜成为满京城的人鄙夷的对象。

    周世澜心里却冷笑不已,萧英以为自己会在乎?

    他的名声,早就在了烂泥之中,也是脏污不堪,而周世澜也是已经懒得解释。毕竟但凡京城有个妻子偷情,少女有孕,必定是会算到他周世澜的身上了。

    周世澜一张口,就想要嘲讽萧英,他能气坏萧英。

    只不过一瞧见贞敏公主娇弱怯美,泪水盈盈,又气又恼的样儿。

    那些话儿到了周世澜的唇边,周世澜也是说不出口。

    毕竟他不要脸,贞敏公主还要脸不是。

    贞敏公主已经是被夫君虐打,想来更加不想让人说是她偷情在先。

    想到了这儿,周世澜却也是忍不住冷哼了两三声:“想不到,北静侯居然是有这样子特别的癖好。我听说有些男子,寻常夫妻之情难以满足,非得要妻子出去偷人,给他戴戴绿帽子,他就兴奋得不得了。萧侯爷有此等奇妙的癖好,也不要找个正正经经的公主来成婚。”

    周世澜的话儿,让萧英的脸上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冷怒。

    旋即萧英一张脸,又是恢复了淡淡的漠然。

    “正因为你周世澜轻浮孟浪,口齿轻薄,故而方才是招惹了这些个不中听的言语。既然周侯爷是个心若朗月,正直守礼的君子。那就将我的妻子还给我。这可是,陛下赐婚,好大的恩赐。”

    萧英一挑眉头,咄咄逼人。

    正在这时候,一道妙龄少女嗓音插口:“北静侯怎可污蔑阿澜的清白,实则阿澜是何等风光霁月之人,胸怀朗朗,令人敬佩。倘若传出这些个流言蜚语,让月砂又如何自处。月砂更可证明,阿澜并不会对贞敏公主有什么心思。”

    少女的言语,分明也是添了几分说不出的暧昧,带着些个说不出的味道,听得这京城有风流公子名声的周世澜也是一阵子的目瞪口呆,闹得周世澜说不出话儿来。

    那嗓音对周世澜而言还真是有些耳熟,只不过平时元月砂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打死周世澜也是绝对想不到元月砂却也是会说出这样子话儿来。

    那清脆的嗓音摒弃了平素的故作柔弱,却竟似硬生生添了几许冰雪之意。

    周世澜原本也想说什么话儿,可被元月砂一打岔,他可也是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口了,只目瞪口呆的听着。

    伴随这样子的轻柔细语,只见一道身影,轻盈掠来。

    元月砂一路带伤而来,如今已经努力平复了呼吸,让自个儿呼吸平顺。

    她更整顿仪容,让自己瞧不出半点匆匆之色。

    只不过一路之上,走得急了,原本轻雪一般的脸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添了一层淡淡的红潮,竟平添了几缕风致。

    而元月砂那一双眸子,却也是光彩灼灼,幽润而生辉。

    周世澜瞧得怔了怔,随即唇角浮起了一缕轻佻的笑容。

    他就喜欢元月砂这样子不要脸的姑娘,让周世澜少了几分顾忌。

    周世澜轻轻的垂下头,柔声言语,一派关切:“月砂,我不是不让你现身吗?毕竟,见到了萧英,我也是怕你尴尬得紧。”

    周幼璧也略略糊涂,毕竟方才,可没什么元月砂在一道。

    不过周幼璧也不蠢,他所有的智慧仿佛都用在跟人掐尖要强,争强好胜上头了。

    周幼璧顿时也是清声言语:“不错,叔父最近的相好可是这个。”

    周世澜冷哼:“什么相好,说得这般粗鄙,阿壁,你就不能时候得好听些。”

    周玉淳可也是听得蒙住了。

    她忽而有些委屈,怎么大哥还是喜欢元月砂了,她对元月砂还是有些疙瘩的。

    不过,周玉淳倒是没有怀疑。她总觉得大哥对元月砂有那么点意思,还酸溜溜的闹过的。

    元月砂唇角噙着一缕轻笑,一步步的靠近了周世澜。

    她忍不住想起了赫连清的话儿,赫连清临死之前,告诉过元月砂。至少周世澜知晓,害了苏叶萱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所以,她本来就要接近周世澜的。

    无论用什么样子的手段,用什么样子法子,她都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一定一定,要从周世澜口中知晓,当年那样子隐秘的真相。

    元月砂那双漆黑的眸子深处,却也是不觉掠过了一缕贪婪,一缕迫切。而这样子的情绪,很容易让人误会,那是绵绵情意,是爱慕上了周世澜了。

    一瞬间,萧英脸色也是微微有些扭曲。

    元月砂刚刚才跟自己解除了婚事,可是一转眼,元月砂就勾搭上了别的男子了,这可简直是岂有此理!

    萧英内心充满了浓浓酸楚,狠狠嫉妒,恨不得将元月砂一口口的生吞活剥。

    这只能说明,元月砂还跟自己有婚约时候,就跟周世澜好上了。

    他也早听闻,周世澜和元月砂是有那么些个不清楚。

    然而元月砂已然是跟萧英没有婚约了,萧英甚至是不好说些个什么。

    而元月砂那纤弱的身影,却也是顿时轻盈的来到了周世澜的身边。

    周世澜是个多情的人,他瞧着元月砂腰若执流素,轻柔的黑发轻轻拂过了白玉般的精巧脸颊。而元月砂那双漆黑的眸子,时而是明若霞辉,时而又流转了诡谲狡诈。

    如今那双眸子极为清润的盯着自个儿的时候,周世澜纵然是知晓元月砂这双沉润的眸子之下也许隐匿了些个极复杂的东西,却也是莫名竟生出了几许怦然心动之感。

    周世澜少年时候却也是极多情的,可是如今,虽然会对美丽的女子怜香惜玉,却也是极少会有心动之情了。

    周世澜的心里面,却也是忍不住默默在想,元月砂这小妮子也是不知晓在盘算些个什么。

    他想要轻轻的凑过去,元月砂却蓦然扭头,盯住了萧英的脸孔,冷笑不已:“阿澜,我自然是不乐意见这萧侯爷,可惜,却也是不能任由他污蔑你的清誉。”

    周幼璧悄然翘起了唇瓣,心里面有些不屑一顾。

    说来说去,元月砂还不是为了讨好周世澜。

    周世澜承了爵位,又是皇亲,就算是名声差些,也是轮不到元月砂。周幼璧心里就是对元月砂有那么一个疙瘩,也是咽不下这口气。不过,他倒是不介意元月砂来解围,毕竟,坏的可是元月砂的名声

    元月砂却轻笑:“更何况,萧侯爷也打心眼儿里面,不相信公主居然会喜欢周世澜。萧侯爷酸气冲天,吃的醋不是冲着周侯爷,而是冲着周小郎君,周家阿壁吧。”

    周幼璧哪里能想到这个,在他不屑想元月砂时候,却想不到元月砂嘴一张,就是将祸水泼在了自己身上。

    周幼璧都是要跳起来:“元月砂,你不要乱说。”

    元月砂却低低冷笑,萧英将自己心思隐匿得很好,可是元月砂一下子就看透了。她不但看透了,还张口就去戳萧英的痛处:“毕竟,萧侯爷岁数有两个贞敏公主那么大,恐怕还要大些。这样子岁数,面对娇嫩水润的小娇妻,却也是难免疑神疑鬼。这男人要是失去了信心,当然是看全天下的男人都是奸夫。尤其,是周家阿壁你这样子青春美貌的。”

    元月砂内心补充,虽然周幼璧又蠢又狠。

    周幼璧一时之间,心思复杂,又悄悄扫了贞敏公主一眼。

    也对,自己长得也是不差。莫非公主,居然是瞧中了自己不成。

    贞敏公主脸都红了,她对周幼璧哪里有什么心思。不过萧英方才眼里,确实也是有些吃醋的意思。贞敏公主有些恼恨,是了,也许正因为萧英总是自惭形秽,所以总是折腾自个儿。

    萧英终于怒了,一张脸涨得通红。

    他最爱的女子若是贞敏公主,那么最恨的就是元月砂了。

    元月砂这个女人,当初萧英不过是随意玩玩儿,眼见元月砂居然没有对自己趋之若鹜,禁不住升起了征服的心思。在萧英瞧来,原本好似元月砂这般出身的女子,自然也是伸伸手指头都能勾引到了手里面。想不到,元月砂却也是几次让自己受尽屈辱,出语讽刺,更不必提那句句讽刺都是戳中了萧英的痛处。

    他都恨不得将元月砂一片片的撕碎了,狠狠蹂躏。

    这样子想着,萧英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流转了缕缕凶光。

    元月砂却身子轻盈,轻轻一折,便是轻巧的躲在了周世澜背后。

    分明一副撩拨了萧英,却让周世澜出面挡灾的样儿。

    元月砂口中却也是一副无比依赖周世澜的样儿:“阿澜,你瞧他对我好凶狠,月砂真是害怕呀。”

    周世澜笑了笑,他倒是不怕跟萧英动手,就怕占不住理。

    而元月砂轻盈的躲在了周世澜背后时候,却对贞敏公主手势示意。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贞敏公主一怔,忽而回过神来。

    元月砂为什么这样子做,贞敏公主心里面并不如何明白。

    这位海陵郡的青麟将军,她身上也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迷雾,显得是让人难以猜测。

    萧英却也是慢慢的收敛了自己心神,隐忍自个儿的愤怒。

    这个时候,却不能让元月砂这个水性的贱货将这一池子水搅浑。

    萧英手掌捏成了拳头,捏得咯咯的响动,却努力平缓嗓音:“无论如何,这周家的人,怎么也不能扣住我的妻子不放。贞敏公主,可是我的妻子!”

    既然是他的妻子,那么就是萧英的人,那么就任由萧英捉,也任由萧英动手。

    周家凭什么管这档子闲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贞敏公主却也是提着裙子,便是又扭头就跑。

    萧英也是一怔,旋即大怒,这百里敏还没完没了。

    元月砂嗓音又急又快:“萧英你不准走,你得罪了周家,难道还想要这样子随随便便就走了。你们北静侯府,差点弄死阿淳,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周世澜也将萧英路堵住,慢吞吞的说道:“月砂所言,那也是有几分道理。”

    元月砂倒是微微有些出乎意料了,毕竟周玉淳和周幼璧也不必提了,周世澜并不傻,却还是乐得糊涂,真管这档子闲事。

    从礼数上来讲,萧英还真是理直气壮。

    可是元月砂才不理会这所谓的礼数,她偏要搅浑这趟浑水。其实今日,元月砂并没有什么计划,毕竟这一切太突然了。元月砂心念数转,无论如何,自己今日必定要绞尽脑汁,用尽所有的法子,不能让萧英捉了贞敏公主回去。

    贞敏公主是萧英的软肋,一旦逃走了,那便是能引诱萧英犯错。

    就好像是战场上,有时候你会有备而战,可战场上变幻诡谲,有时候又要随机应变。

    飞将军青麟,在战场上一直都是让人头疼的角色。

    周玉淳更娇滴滴的叫嚷:“哥哥,你要为淳儿讨回公道啊。淳儿如今是见不得人了,可是,可是怎么能让个下人欺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