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 萧英嫉妒
    一时之间,贞敏公主却也是不觉血液冰凉,只觉得整具身躯一阵子的寒冷。

    便是那动手的暗卫,也是吃了一惊。

    如今这个周玉淳,确实也是声名狼藉,是周家弃子。

    所以动动手,倒也是没有什么。

    然而人家到底是周家的嫡出女儿,名分上如此,周世澜也真心去爱这个妹子的。

    要是周玉淳出了什么事儿,只恐怕不仅仅周家面子上过不如,周世澜更是会不依不饶,绝不肯干休。

    若不是贞敏公主这般闹腾,那也是不会有这档子事儿。

    这暗卫脸上,顿时也添了些个极不好看的神色,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他下意识却也是不觉想要伸手,想要将周玉淳给一把抓住。

    可是却也是来不及了,毕竟这侍卫之前还分心防着贞敏公主跑。

    贞敏公主是萧英的老婆,可是万万不能跑的。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却也是有一道身影,过来将周玉淳给扶住。

    贞敏公主眼见周玉淳没有事,方才也是松了一口气。

    来的少年郎体态清瘦,却也是一身锦绣辉煌,打扮得十分出挑,一身白衣,腰缠宝剑,好生招摇。

    那唇角,却也是泛起了冷怒的笑容。

    贞敏公主也认得他,正是周家那个小郎君周幼璧。

    当时周幼璧、薛采青、莫容声均是贞敏公主夫婿的热门人选,周幼璧一身白衣白袍,十分扎眼,也十分的耀眼。

    可是周幼璧样貌虽好,却是个轻贱人命的性儿,故意纵马伤人,险些将元月砂踩成肉泥。

    那时候他一鞭子抽打在姜陵的脸蛋上,姜陵这长留王府的小狐狸十分记气,善于算计,擂台之上将周幼璧打得骨折了。而且,姜陵还故意不正大光明的赢,还故意算计的周幼璧。姜陵也是故意让周幼璧受伤,让周幼璧动气。

    过了这么些个日子,周幼璧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如今冷面俏容含怒,那可是恼恨得紧。

    论起来,周幼璧还算是周玉淳的侄儿,周玉淳算是周幼璧的小姑姑。

    两个人虽然差着辈分,不过年岁也是差不多,在周家关系也是很好。

    如今整个周家都嫌弃周玉淳,周幼璧反而挺为周玉淳不平的。

    周幼璧原本就跟周世澜交好,所以对周玉淳自然是另眼相看,况且周幼璧打心眼儿里面也不认为周玉淳陷害一下元月砂有什么错。

    周幼璧就是帮亲不帮理的,他甚至觉得是元月砂的错。若不是元月砂这样子卑微的身份,得到了周玉淳得不到的东西,周玉淳也是不会做错事不是?

    在周幼璧心里,那可都是所谓都是别人家孩子的错。

    如今周幼璧更是巨怒!

    毕竟,周玉淳已然是这样子的可怜了,这下贱的奴才,这无耻的下人,居然还胆敢算计周玉淳。

    这可真是蹬鼻子上脸,欺辱周玉淳啊。周幼璧又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混账,堂堂周家嫡女,是你一个下人能动的?你北静侯府的一个下人,胆敢欺辱周家嫡女,胆敢谋害我周幼璧的小姑姑,当真是辱人太甚,不知死活。”

    周幼璧震怒,一脸凶狠。

    那北静侯府的侍卫,却也是一阵子的头疼。

    要知晓周幼璧面美心狠,皮囊好看,里子草包,秉性凶狠,这可是满京城有名的货色。

    周皇后也是打心眼儿里面喜欢这个周家子侄,爱惜得不得了,甚至比周世澜还得周皇后喜欢。

    有皇后娘娘撑腰,这凶狠草包也不好惹的。

    遥想当初,周幼璧可是在皇宫之中,险些将未来的县主元月砂踩踏成肉泥。而且周幼璧还是跟元月砂无冤无仇,只不过是心疼他那匹好马。

    这气魄可是不得了的。

    那侍卫又心里隐隐瞧不上周幼璧,周幼璧心狠,可没本事,被姜陵算计,轻轻松松出丑。这个笑话,满京城的人都知晓,很多的人都议论。

    可是这周幼璧呢,浑然不当一回事,仍然是满脸的骄横,如今一副凶得不得了的样子。

    哼,那日宫中出丑,这周幼璧也是不知晓羞耻,然而是满京城的招摇。

    周幼璧不但说,而且还要动手的。

    他蓦然就拿出了缠在腰间的鞭子,刷的一下子,狠狠的抽打过去。

    啪的一下,那北静侯府侍卫身上,顿时让周幼璧抽打出了一道血色的印痕,触目惊心。

    周幼璧面上冷意不减,冷笑连连:“哼,这周家嫡女,可也是你能欺辱?简直混账!”

    周幼璧不但打了,还要继续动手,还要不依不饶。

    那暗卫却也是熬不住,只能抵御周幼璧的攻击。

    毕竟瞧周幼璧那狂样儿,仿佛是准备活生生的将人给抽死了的。

    被周幼璧这样子的公子哥儿给抽死,他心里会觉得十分冤枉。

    当然,他也只敢抵抗,不敢进攻。

    等周幼璧消了这口气,自然应该知晓,他霸着萧英的老婆,却也是一桩很没道理的事情。

    就算是周家,只恐也是没这个本事胡闹的。

    周幼璧却也是十二万分的凶狠,简直是不依不饶的模样。

    一时之间,两人缠斗在一起,自然也是没办法带贞敏公主走了。

    周玉淳惊魂未定,面颊之上红晕未褪。

    贞敏公主也走过去,轻轻的将周玉淳给扶起来来了。

    周玉淳的手,蓦然也是轻轻的挽住了贞敏公主的手,捏得紧紧的。

    贞敏公主只觉得一阵子的茫然,其实她心里面明白,周幼璧这样子做,是完全没有用的。

    周幼璧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只会像只幼兽一样,横冲直撞。可是实际上,这样子的冲撞,在京城这样子华美的牢笼之中,是绝不会有任何的用处的。

    从前,在那次御前比武时候,贞敏公主就已经是看透了周幼璧的本质,并且并没有因为周幼璧那鲜亮的容貌升起半点旖旎的心思。到了如今,贞敏公主的看法却也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她内心之中也知晓,这些都是没有用的。

    这样子的暴躁与小兽般的凶狠,只不过是少年人毫无理由的任性脾气。

    然而如今,贞敏公主却不知晓如何谋算,甚至禁不住瞠目结舌,一阵子的茫然无措。

    周玉淳倒是挺欢喜的,倒是没想这么多,一张脸上倒是流转出快意之色。

    “不错,阿壁,亏得你来了。若你不来,我倒是让人给欺辱了。一个奴婢,哼,居然是这样子待我。哼,这实在是太可恨了。”

    仿若正因为都拥有周家的血脉,周玉淳那性情居然也是与周幼璧极相似的,难怪两个人,居然是这样子合得来。

    如今周玉淳倒是流转几分悦色。

    大约什么前因,什么后果,于他们两人而言,统统都是不要紧的。最要紧的,是这一刻欢喜还是生气,喜欢还是讨厌。

    那暗卫一时之间,倒是颇为吃力。

    且不必提,他只能抵御,不能还手,却也是吃了好大的亏。周幼璧的武功,还是比传说之中好不少。毕竟那一次御前比武,也是有姜陵诈了他的关系。周幼璧当然也会输,可是若不是姜陵算计,他也是不会输得那样子惨,那么快,乃至于成为了笑柄了。

    那暗卫内心却也是暗暗叫苦,他原本道这位小爷不过出出气,应该也是知晓分寸的。

    这个分寸,那就是是周萧两家的关系。

    说来本也是周玉淳的不对,是她不好,阻止萧英见自己的妻子。

    周家是应当知晓自己理亏的,出完气,他甚至想着给周幼璧一个台阶下。

    可是周幼璧那脑子哪里能想得到这个,这出招也是一下比一下狠。偶尔那一双眸子之中,还流转了几许狠戾凶狠之色,端是能令人心惊肉跳的那种。

    却也是惹得这暗卫一颗心,也是好生不是滋味。

    这时候但凡有那么一个周家稳重的长辈在这儿,顿时能瞧出周幼璧的不妥,知晓周家理亏,赶紧阻止这么一个极没趣儿的冲突。

    可偏偏这里就没一个周家稳重的长辈,周玉淳辈分上算是周幼璧的长辈,可谁都知晓周玉淳那就是个傻的,可没半点稳重。

    只见周玉淳在一边,只差拍手叫好了。这可生生让人想要吐血的!

    难道还要当真将周幼璧给弄死了?自己可是吃不完兜着走。

    别说是将周幼璧给弄死了,就算是将周幼璧弄伤了这么一点点,只恐怕皇后娘娘也是会哭天喊地,叫个不休。

    心神微分时候,只见周幼璧向前,眼中凶光一闪。

    周幼璧原本拿的是鞭子。此刻也是不知晓什么时候了,那手里面顿时多了一把匕首。

    那匕首,那刺向了对手的要害。

    周幼璧分明是心里发狠,想要人的命,动手却也是一点儿都是不知道客气的。

    那暗卫心里面叫了一声苦,只道自个儿终于是要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却见一道剑光掠过,寒芒轻闪。

    咚的一下,却是周幼璧手中匕首落地,并且虎口震出了缕缕的鲜血,却也是一点一点的,滴落在了地面之上。

    周幼璧面上流转了骇怒之色,可是一瞧清楚了眼前这个人,顿时也是凉意顿生,生出了几许的惧意。

    他慢慢的捂住了手上了伤口,瞧着眼前的男子。

    萧英手中执剑,面色阴沉若水,蕴含了无穷无尽的狂怒。

    他面上的神色实在是太可怕了,仿若只瞧一眼,就已然会让人心惊胆颤,说不出的害怕。

    贞敏公主身子摇摇欲坠,只觉得双腿却也是一阵子的发软。

    若不是周玉淳伸手将她挽住,只恐怕贞敏公主已经是怕得软倒在地。

    萧英,萧英他终于还是来了。

    这个男人,宛如魔神一般降临,是这样子的可怕,这般令人心悸,让人觉得万分可怖。

    贞敏公主死死的咬住了唇瓣,仿若品尝到了唇中一缕淡淡的血腥滋味。

    萧英此刻没有拿正眼瞧着贞敏公主,可是已经是让贞敏公主觉得害怕,觉得腿软。

    是了,她可是真被萧英打怕了,瞧见了萧英,也是觉得自己腿肚子在发颤,令她觉得害怕得紧。

    萧英盯着周幼璧,而周幼璧这样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儿,居然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惊惧之意。

    周幼璧可真有些个怕了。

    “阿壁,你是周家儿郎,怎么能这般不知分寸。不错,这个人是北静侯府的一条狗,可是就算犯错了,就算有什么不是,也轮不得你们周家的人宰了他。他就算是有错,也是要我萧英亲自动手的。”

    萧英瞧着周幼璧,却也是不觉森森言语,周幼璧却也是一阵子生惧。

    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

    被萧英这样子的目光这般盯着,已然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更加不必说,回答萧英的问题了。

    平时,萧英是不会流转这般可怕气势,凶狠残忍的。

    萧英冷冷说道:“萧卢,究竟发生什么事儿,居然惹得周家的人出手。”

    那萧卢正是方才暗卫,他是萧家家将,自然是素来对萧英十二分的忠心的。

    如今,萧卢却也是沉声说道:“属下要带公主回去,可是周家的人颇多阻扰,并且还要杀了属下。”

    萧英不觉轻轻眯起了眼睛,盯着眼前周幼璧,言语沉沉:“周家小郎,今日之事,你可是僭越插手了。”

    他盯着周幼璧,周幼璧没有自己的聪明,性子也是十分狠辣,武功也是普普通通的。

    可是,周幼璧却有一样东西比自己强。

    那就是周幼璧比自己年轻,比他生得好看,比萧英容貌俊秀。

    周幼璧是个空有美貌的蠢物,却是那样子的自我感觉良好,仗着是皇后的侄儿,整日就是横冲直撞,好生没有分寸。

    那股子坦然和直接,那自以为是的骄傲,也是萧英从来没有拥有过的。

    如今贞敏公主在周幼璧身后发抖,这也是让萧英不觉生出了一缕错觉。

    仿佛自己最喜爱的公主,却也是躲在了周幼璧的身后,只盼望能得到周幼璧的呵护,能得到周幼璧的怜爱。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周幼璧算个什么东西?

    萧英对这个年轻的少年郎,生出了一缕嫉妒之意。

    却不屑将嫉妒之意流露到了明处。

    萧英却也是不理会了,一双眸子流转了缕缕寒色,落在了贞敏公主身上。

    贞敏公主早就已经怕透了他了。如今萧英这样子一盯,贞敏公主更不由得身躯轻轻一抖。

    萧英冷冷说道:“公主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还不随我回去?”

    那般言语,冷漠而锋锐,森然而锋锐,令人内心生悸,令人不寒而栗。

    贞敏公主不受控制也似,轻轻的踏出了一步,向着萧英走过去。

    逃不掉了,到底还是逃不掉了啊,最后还是落在了这个恶魔的手中。

    周玉淳伸手将贞敏公主手臂拉住,那手掌却也是软软的没有力气。

    贞敏公主轻轻的摇摇头,却也是缓缓的将周玉淳手推开。

    没有用了,如今什么用都没有了。

    这是自个儿注定的命运,死在这恶魔的手中。

    萧英是十分得意的,他蓦然又极得意的,好似炫耀似的对周幼璧说道:“至于周家小郎,今日你的所作所为,自然应该让周家的长辈出来,来做个交代。”

    说到底,周幼璧也不过是个没长大的毛头小子。

    他在自己跟前算什么,看着都是需要滚回去吃奶的。

    周幼璧听了,却也似被狗咬了一口的样子,瞧着也是说不尽脸色难看。

    他蓦然扬了扬腔调:“周侯爷,你这个做叔叔的,还不快些出来,难道就看着侄儿这样子的被人欺负?还有你妹妹,那可是你心尖子肉,也是没人欺辱了。”

    周幼璧冷笑,要是萧英不说这句屁话,可能周幼璧还不会撕破脸的。

    可是现在,周幼璧可是忍不下这口气。这心里面,可是将萧英给恨透了。

    不错,周世澜确实在。今日周世澜就是和周幼璧一块儿来看周玉淳的,不过周世澜知晓,他要是出面,就显得这是两家的冲突。

    周世澜虽然同情贞敏公主这朵娇花,却也是绝不会如侄儿这样子的不知晓分寸。

    所以,倒是干脆放出周幼璧去闹。反正周幼璧不懂事,可是闻名京城的。

    实则周幼璧若没有长辈撑腰,那也是不会这么不客气,周幼璧又不是真的傻的。

    如今周幼璧也不傻,就是逼着周世澜来打萧英的脸。

    就算不关贞敏公主的事,萧英这个大叔,还当真是让周幼璧道尽胃口。

    周幼璧不觉嘿嘿冷笑,干脆将事情给闹大了。

    便是萧英,却也是不觉微微一怔。

    这周世澜居然是会在这儿?

    伴随一声轻叹,却见周世澜一身淡蓝色的衣衫,风姿俊雅,缓缓现身。那蜜色的肌肤之上,一双眸子却也是狭长生辉。

    ------题外话------

    今天照例伪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