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7 只是下人(二更)
    一番话可是大大出乎姜陵意料之外,让姜陵干笑两声:“儿子见过许多英雄豪杰,男人之中能有老聂你这样子气魄胸襟泰然自若的,那,那真是绝无仅有,独一无二。”

    百里聂嗯哼了一声,一张苍白俊美的脸蛋上,一双漆黑的眸子里面却也是掠动了淡淡的光辉。

    姜陵蓦然扭过头,肩膀一抽一抽。

    百里聂轻轻含笑:“阿陵,想要笑,那就笑出声。”

    姜陵顿时噗噗嗤嗤的笑出声,又拍拍胸口,连连咳嗽。

    百里聂这种小气兮兮的家伙,要是记在了心口,还不会怀恨在心,这般算计自个儿。

    百里聂手掌轻轻的托着下颚,轻柔言语:“阿陵,可要父王帮你断情绝欲。以后前途无量,更有许多好处,美妙得紧。”

    姜陵顿时抖了抖,顿时不觉却也是拼命摇摇头。

    笑话,他才不理会百里聂那些个莫名其妙的理论。

    以后还是可爱又漂亮的小妹妹等着自己,他才不要跟这种没趣儿的死男人一样注定一辈子孤生。

    姜陵自怜自爱的揉了自个儿脸蛋几下,他年少青春,又十分可爱,风趣幽默,善于死缠烂打。以后还有自己未来的心上人等着自个儿磨到手,好生呵护爱惜,

    旋即,姜陵却也是眼珠子一眯,恨铁不成钢盯住百里聂。

    绝不会好似百里聂那样儿,这样子不争气,亏自己这个儿子,是如此的为了他煞费苦心,却也是不堪其用!

    元月砂娇柔的身躯,轻盈的掠在了风中,一张雪白俏丽的却若幽花一般流转那种种情愫,不觉下意识间,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

    她对百里聂生恼,并不是因为百里聂无情,这世上无情的人多了去了,总也不差百里聂这一个。

    而是这位长留王殿下,那一双淡漠没有活气儿的眸子,却也好似这世间最锋锐的宝剑,能生生劈开了自己的心脏,瞧出了自个儿内心之中的所思所想。

    这样子的滋味,固然没有任何美妙之处,还能令人升起警惕之心,不悦之情。

    最初的算计,是让贞敏公主成为了萧英的破绽。因为虐待公主,萧英必定是会被治罪的。然而事情发展,总是显得人心冷酷。宣德帝对这个所谓最宠爱的女儿也不过如此,静贵妃是个懂得分寸的亲娘,就连百里聂也没心思理会。她知道百里聂的意思,既然是如此,贞敏公主就是一颗废子。虽然布局者也是在废子之上花费了苦功,用尽了苦心。可是一旦这颗棋子没有用处了,那也应该弃如敝履,当做废物一样的扔掉。

    然而元月砂却忍不住狠狠一咬唇瓣,她偏不信,就算是颗废子,自己也是要将之给盘活了。

    就算这是天意,元月砂也是要逆天而行。

    一道熟悉而婀娜的身影,却也是这样子轻盈的出现在了元月砂的跟前,正是湘染。

    元月砂却不觉言若冰雪:“贞敏公主现在在哪儿呢?”

    此刻百里敏被周玉淳推入了衣柜之中,她身躯瑟瑟发抖,显得也是说不出的害怕,道不出的恐惧。

    黑暗之中,她在衣柜里面一阵子惊惧惶恐,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她忍不住黯然而泪下,说不尽的难受。

    这些日子,贞敏公主身上所经历的一切,就好似一团团可怕的幻影,笼罩在周身,令人不寒而栗。而贞敏公主只觉得这一切宛如一个冷冰冰的噩梦,分明是极为的不真实的。

    她几乎都不敢相信,那些事情是当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一切是如此的真真切切。

    贞敏公主不知不觉间,又是泪流满面。

    她听到了有人进来,那个人应当也是北静侯府的侍卫,如今却也是不觉粗声粗气的言语:“这儿刚才可有个姑娘来过。”

    周玉淳略略默了默,不答反问:“你又是什么样子的人,你,你要做些什么。我的院子里面,却也是,随随便便进来了。”

    那杜鹃却也是不觉言语尖锐:“不错,你这样子鲁莽,可是知晓会坏了我们小姐的名声。”

    那暗卫冷笑:“那名妇人身份特殊,事涉权贵,若不想要引火烧身,自然是应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玉淳略顿了顿,方才涩声说道:“这儿方才是来了一个面颊之上沾染了淤伤的女郎。我也不认得,自然是大喊大叫。她也不敢久留,便是这样子,也就离开了。”

    周玉淳如此言语,外头沉默了一阵子。旋即那男子的足步声却也是远去了,周玉淳却也是不觉重重喘了一口气。

    贞敏公主将受伤的手指头塞入了自个儿的唇中,让自己不要叫出声,只觉得一阵子**的泪水顺着脸颊轻轻的滴落。

    阿淳,阿淳,她最后还是开了这个口。

    其实周玉淳那字字句句,那些言语,也并没有什么错。

    纵然因为和静贵妃闹别扭,也因为告发周玉淳的事情,惹得贞敏公主心里面是有几分别扭,有几分伤感。可无论什么样子的情愫,都淡得风一吹便是这样子轻盈的消散。那些许的惆怅是如此的微薄,让贞敏公主甚至没有写去一封书信加以宽慰。

    偶尔想一想,贞敏公主总会告诉自己,本来就是周玉淳做错了,是周玉淳自己去陷害元月砂,而她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她本来就是冷冷淡淡的性儿,和周玉淳截然不同。

    就好像周玉淳看到萧英的女儿盈姐儿被欺辱了,这和周玉淳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周玉淳却会是去管一管。她看着周玉淳闹笑话,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这样子态度有什么不对。在贞敏公主瞧来,一个人好管闲事,也许并不是因为她多有正义感,也许不过是因为她自命不凡,又或者是喜爱那样子对别人赠惠的优越感。

    后来等到周玉淳因为百里冽露出了丑态,成为了京城的笑柄,这就好像是印证了贞敏公主对周玉淳全部的猜测。就算片刻之前,当自己被关入柜中时候,其实心中还是有许多十分阴郁的猜想,心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忐忑。她甚至会怀疑,周玉淳将自己关起来,是会出卖自个儿的。如今这个时候,贞敏公主心尖儿也是不觉不觉涌动了一缕羞惭的滋味。她受伤的手指头含在了唇中,却也是品尝到了舌尖涌来的一缕血腥滋味。

    她为了静贵妃揭发周玉淳,又为了萧英,忤逆了静贵妃。如果她运气好,嫁给了一个很好的夫君,一辈子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那么她就绝不会觉得,

    周玉淳如今的举止,和平时也是差不多的蠢笨,只需说几句软话,让她觉得你非依赖她不可。那么她就会糊糊涂涂的,为了满足自己拯救一切的满足感,忘记了过去的恩怨,而加以付出。是了,周玉淳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从前贞敏公主就是这样子看的,也认定自个儿是已经将周玉淳给看透了。

    可是聪明的人,是不会救她的,无论是以国事为重的父皇,还是点到为止的母妃。聪明的人,权衡利弊之下,都不会如周玉淳这样子的蠢人这般的糊涂。

    到底,还是有个蠢人,肯伸出手,拉拉自己。

    贞敏公主纵然从萧英身边逃开了,可是一颗心却好似干涸了一般,已然是被皇宫所发生的一切,冷了心肠,枯萎了心房。

    饶是如此,此刻贞敏公主那冷冰冰的心田,却也好似注入了一缕暖流,轻盈的抚摸了心口的皱褶,让贞敏公主一颗心好似得了几许的润泽。

    周玉淳脸蛋发白,伸手轻轻按住了自个儿的心口。

    其实方才有那么一刻,周玉淳的心里面,还当真是有那么点极想报复的心思。

    只不过元月砂那事儿,确实是折腾得周玉淳怕了,她心有余悸,也真切感受到做恶毒的事情会受到惩罚的。

    再者这么多年的性子,总还是有些不忍心。

    她慢慢的捂住了唇瓣,心中默默的想,只当不为了贞敏公主,只当是为了自己吧。

    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变成魔鬼一般。

    她如今已经足够难看,足够卑微,总要做点事儿,让自己看上去有那么点光彩。刚才周玉淳脑海里面掠过了许多个念头,最后周玉淳还是选择让贞敏公主避祸。

    总要让贞敏公主瞧着,自己可不似她那般无情无义。

    周玉淳有些倔强的想。

    她回过神来,才觉得后背一片湿润。

    事情过去了,周玉淳方才觉得身躯微微发软。

    周玉淳正欲起身,将贞敏公主放出来,却见方才离去的侍卫居然是去而复返。

    对方面颊之上,流转了缕缕的锋锐之色:“方才便觉得小姐眼熟,只不过此处是寻常商户聚集之处,在下眼拙,居然是错看了那宣平侯府的周家阿淳。在下身份卑微,只是北静侯府的一个下人,故而倒是未曾将周家阿淳给认出来,这倒是我的不是了。周家阿淳从前和贞敏公主甚是要好,如今却一副不认识公主模样。故而在下猜测,这贞敏公主,必定是隐藏在了周家阿淳的院落之中。”

    说到了这儿,那侍卫的眼底,顿时也是不觉涌动了森森的寒意。

    周玉淳年纪还轻,素来也是不会说谎话,如今也是不由得结结巴巴的:“你,你胡说什么,贞敏公主怎么会在我这儿?我,我恨死她了,眼见她被夫君殴打,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然而她越说,却也是错漏越多。

    那侍卫一双眸子,寒意越浓。

    毕竟这萧英虐妻,知晓的人也是并不多。

    可是周玉淳却是知道了,这必定是贞敏公主故意告诉给周玉淳的,所以周玉淳还会知晓这样子的事情。

    他们这些下属,都是萧家的家臣,故而都是一颗心向着萧英的。

    萧英虽然是有虐打妻子的恶习,可是又很有本事,而且对家将也很大方,故而他们这些暗卫,那也是一心跟随萧英。再者他们这些当兵的,粗鲁了一些,也不觉得有什么。家里的婆娘不听话了,样子妖娆了风骚了,随手打一耳光,动几拳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萧英手段厉害了些,可是那也是轮不到贞敏公主到处说,不但告状,还逃走。这么看来,贞敏公主还是该打的。如今周玉淳居然是知晓了萧英的秘密,也不知道会不会到处去和别的人说,会不会损及萧英的名声。这自然是让这位暗卫心里面很是不悦,甚至是有些凶光。

    既然是如此,那暗卫也是不和周玉淳客气了。

    周玉淳这院子里面房间也是并没有多大,小小的一间,能藏入的地方并不多。

    那暗卫一向前,就极粗暴的拉开了衣柜门,就看着里面藏着的贞敏公主。

    “公主,你怎么可以这般胡闹,好歹也是萧家媳妇儿,却如此辜负侯爷对你的喜爱,甚至还动不动就跑。这萧家的名声,你自个儿的清誉,侯爷的脸面也是都让你糟蹋了。”

    那暗卫也是颇为恼火。

    好好的,都是侯夫人了,便是夫妻两个吵架,生了矛盾,动了动手,可是这终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怎么贞敏公主就闹腾得这么厉害,居然还跑。

    可见也是做公主时候,将性子养坏了,这种萧家媳妇儿,不打不行。

    打了几顿,那也就是老实了,安安分分的,会在家里面闭嘴了。

    这有些女人,就是天生欠揍。

    “再来就是周家阿淳,这毕竟是萧家私事,哪里轮得到你来插手?如今你来管,难道不怕萧家和周家交恶?”

    那暗卫也是通透,觉得为了避免周玉淳到处去乱说,还是先用一些厉害些的话儿,先将周玉淳生生吓唬住。

    周玉淳这些日子也不好过,被这么一说,也是胸口发闷。

    此刻,却偏生也是有一道清脆嗓音呵斥:“你住口,你不过是萧家的奴才,不过是萧英身边一条狗,你凭什么对我这个当朝公主,萧家主母,这样子不客气的训斥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叫什么叫?”

    贞敏公主眼底蕴含了一缕狠色,却好似添了几分如水的镇定,就这样子跨出了衣柜,便是走出衣柜,也是极为优雅的风仪。

    那暗卫也是目瞪口呆,也想不到贞敏公主怎么如今,忽而又强势淡然起来了。

    贞敏公主今日本来在宫中受尽委屈,备受打击,最后一缕勇气也不过逃走罢了。

    倘若没发生别的事情,等她被捉了回去,只恐怕当真是就会失去最后的抵御能力。

    然而如今,周玉淳虽然没有救下贞敏公主,却让贞敏公主忽而恢复了某种说不清楚的东西。

    她已然又变得坚强起来,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轻易被打垮。

    就算是会害怕,会恐惧,会发抖。

    可那又怎么样儿呢,她一定会坚强,努力支持下去。无论怎么样,就算前途是一派荆棘,也未必不会有变数。

    就算要死,她身子可以使得狼狈,可心仍然要是高贵的龙胤公主。

    也因为这样子,那暗卫被贞敏公主气势所摄,一时居然是呆了呆。

    旋即,他方才说道:“小人是个卑贱之人,公主自然是不必放在心上,可是,侯爷可是公主夫君,难道公主能视他如无物,不肯听从夫君言语差遣。”

    贞敏公主冷冷道:“那是我们夫妻之事,轮得你下人插嘴?夫君让你来找我,没让你说别的多余的话,做别的多余的事情。今日我就算自己逃离马车,就算要受惩罚,可这惩罚轮不到你这个下人来张罗,也轮不到你来评论我所作所为。萧英可以打我,不代表随便一个萧家的下人可以打我的。你是忠仆,不如去问问侯爷,他可容你打我?”

    一番话却让在场这位暗卫哑口无言。

    萧英对贞敏公主十分迷恋,将贞敏公主视为禁脔,也是决计不容别的人动贞敏公主一下。

    这个漂亮的公主,完全是萧英的私人猎物,是绝不容别的人亲一亲,碰一碰,瞧一瞧的。

    如此一来,他言语也短了气势:“侯爷命小人前来,是特意来迎贞敏公主回府的。”

    贞敏公主眼珠子轻斜,流转了几许不屑:“我可以自己走,回到侯府里面去,你们这些下人,却也是休想沾染我一根手指头。”

    说到了这儿,贞敏公主轻轻的抬起头,好像是一只十分骄傲的白天鹅。

    然而她的手掌,捏成拳头,藏在了袖子里面,却也是忍不住轻轻的颤抖。她当然是清清楚楚,当自个儿回去之后,在北静侯府之中,面对的自己,是何等可怕的白色冰冷。

    贞敏公主却也是不乐意哭了,一伸手,却也是擦去了面颊之上的盈盈泪水。

    走了几步路,快到了门口了,贞敏公主却也是蓦然回头,含笑对着周玉淳说道:“阿淳,谢谢你,你对我的好,我是会记得的。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今日你的决定。”

    她眼睛里面蕴含了淡淡的晶莹,却并没有让泪水珠子落下来。

    周玉淳瞧着眼睛发直,瞧着贞敏公主踏入了门口,阳光的映衬之下,贞敏公主的身影却也是不由得有些幽润。

    她不是傻子,瞧得出来贞敏公主那强撑骄傲下的恐惧。

    周玉淳一下子就是被触动感情了,她原本就绝对谈不上理智,什么事儿都冲着一个情字横冲直撞。遇着事情,周玉淳本也不会冷静自持,观察入微,总是凭着感觉驱使自己的身躯。

    如今,周玉淳也是忽而就被触动了心神,一阵子的激动。

    她方才虽然犹豫万分,可是如今却都忘了对贞敏公主不满了。

    说到底,贞敏公主如今如此的落魄,甚至比周玉淳更难受,早没了仇恨存在的基础,反而却有许多年的姐妹情谊的。

    周玉淳蓦然冲入了院子里面,贞敏公主虽然是已经踏出了房门,却也还在周玉淳的小院子里面。

    周玉淳一伸手,顿时拉住了贞敏公主的手:“你,你不能带着公主走。公主金枝玉叶,却是被萧英虐待,你们北静侯府,一定是不想让别的人知晓这件事情。故而,你们将敏儿给捉住了,不容她见人。我要带着她,让她去见陛下,让陛下给她做主。”

    她全然忘了,贞敏公主方才粗略提及,宣德帝不理会。

    方才,周玉淳甚至都没听清楚贞敏公主的话儿。

    而如今这些话儿,却也是触及了贞敏公主心中酸楚。毕竟,在周玉淳这样子的女子瞧来,宣德帝应当也是会给自个儿做主的。可是,实际上这世上的许多事情,却也是绝对没有周玉淳所想的这样子的美好。

    那暗卫却不耐:“陛下早就知晓了,让公主和侯爷好生过日子。周家阿淳,如今你已经是待罪之身,你在皇后跟前污蔑别人,只不过是皇后娘娘大度,没有如何追究。否则,你就是欺瞒皇后之罪,这罪名可是不轻。”

    周玉淳却理直气壮:“这是我们周家家事,用得着你这个下人说。瞧你这个下人,就是这样子不知晓分寸,也不知道公主嫁入周家,是受了多少你们的委屈。瞧瞧你们,将贞敏公主吓唬成什么样子了。再说,陛下怎么会不理会贞敏公主?瞧你这般待我,可见你就是个刁奴,你根本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你说陛下不理会,一定是你说谎儿,所以方才说出这样子的言语。”

    自打周玉淳静安寺声名尽毁之后,就一直大受打击,从前那些嫡女的骄傲做派,却也是统统都不见了。可是如今,周玉淳是真生气了,那咄咄逼人的样儿,倒是有几分从前的韵味。

    她更仗着自己是个小姐的身子,抓住了那暗卫的手臂,对他又抓又撕,要这人快些滚开。

    那暗卫原本就是心里面有些瞧不上她,如今更是忍不住一推,那力气却也是有些大了。

    周玉淳身子往后面一栽,贞敏公主更是惊呼了一声。

    毕竟这院子里面有许多尖锐石头,其中几块,可是正对着周玉淳的后脑。

    那可是要人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