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 仇人相见
    那床榻之上,如今扑了一层又一层的丝绸。

    元月砂就这样子的轻盈的躺在了上面,就好似要将自个儿柔弱的身躯陷入了这一堆堆柔软的丝绸当中了。

    她黑漆漆的眸子,就这样子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那张脸蛋清秀动人,而元月砂却也是清清楚楚的记得,自个儿是极厌恶他的。

    方才的事情,元月砂也记得清清楚楚的。

    姜陵将自己带来这儿,掩在了床上。

    她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莫名的乐意相信姜陵。也许因为这个少年郎身上蕴含了阳光的味道,这总是让元月砂不自禁的放下了警惕。

    百里聂也如记忆之中一样,仍然是狡诈多智,精于算计。

    他淡然而又轻易的打发走了萧英,看似轻描淡写,不过是以那身份地位压人,然而实则却仿佛细致入微的考虑周全。比如,用那一蓬香料让那貂儿失去了灵性。

    元月砂死死的搂住了手臂,却也是禁不住身躯瑟瑟发抖。

    她面颊失去了血色,汗水一颗颗的渗透下来,当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纵然并未以金针解封,然而与之如此激烈战斗,元月砂的身子也似勾勒出浓浓的痛楚。这更不觉让元月砂的身子瑟瑟发抖,冷汗直流。

    百里聂却也是不觉轻柔的叹息,摇摇头:“怎么伤得这样子的重?”

    他嗓音温润而柔和,透出了几许让人无比迷醉的味道,然而那好似春风一般温暖的情愫,却也是并未真正的透入了百里聂那么一双无比淡漠的眸子之中,并未将这一双眸子沾染上真正的暧昧。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额头之上渗透出了一层汗水,却也是不觉平添了几许湿漉漉的味道。她嗓音也是微微发哑,给平素清越的少女嗓音之中增加了那么一缕说不出的味道:“多谢殿下相救,月砂感激不尽。”

    而百里聂却将手指头比在了唇角,不觉轻轻的嘘了两声,柔柔的笑着:“你是阿陵捡回来的,不是我。阿陵怎么拥有这样子的嗜好,不爱捡那猫儿狗儿,却偏生,爱捡元二小姐这么样子的美貌少女。这年轻轻轻的,倒也是,有风流公子的风度。”

    姜陵干脆将双手抱在了胸口,气鼓鼓的。

    他还不是见百里聂面目含春,骚得不得了,自己这个儿子,是如此的体贴,接二连三的将元月砂送到了百里聂跟前。百里聂没有那么一句两句感激的言语也还罢了,还这么骚骚的怪罪自己,却也是没心没肺,无耻得紧。

    这般心里编排百里聂,姜陵的心里面的却也是不由得顿时叹了一口气。

    百里聂这些年来,可是越发淡漠若雪,性子也那也是淡淡的,似乎也越来越少,有什么东西,能撩拨百里聂的心湖了。

    可是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却也有了一个元月砂。这个元二小姐看着娇美而怯弱,看似冷漠,而那眼底深处,其实却也是有着浓烈得不得了的火焰。而那样子的灼热,也好似给百里聂冷漠如冰雕的容色,沾染了一缕淡淡的炽热。

    而这样子的炽热,也许元月砂自个儿也是未曾察觉到的。

    他认为,百里聂是有些喜爱元月砂的,否则也不会亲手做羹汤,弄那难喝得要死的玩意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百里聂又似淡了许多了,死里活气,整日懒洋洋塞太阳。

    姜陵心里忍不住呵呵了两声,正所谓手快有,手慢无。

    他瞪着百里聂,鼻子里面又禁不住发出了轻哼了一声。

    不长进的东西。

    不屑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一缕淡淡的关切。

    元月砂也不屑冷笑,也许是因为发烧的关系,她眼前的视线也是微微有些模糊了。

    饶是如此,百里聂那张脸孔,却也仍然是如此的倾国倾城。然而元月砂内心之中,却也是分明早就明白,百里聂锦绣皮囊之下的浓浓冷漠。

    元月砂咬牙切齿,狠狠言语:“要是长留王嫌弃,捡回了自然可以扔回去。”

    那脸颊娇嫩如鲜润的细瓷,却又好似在细瓷之上,渲染上了一层朦胧的绯红。宛如娇艳的石榴花,明润的海棠花,细细的十分醉人。

    百里聂不觉眯起了眼珠子,不错,他是恍惚间将元月砂与另外一道身影混淆了,所以不自禁有些奇异的举动。他甚至,哄得元月砂为自个人解下了面具。

    那个人,早就已经是没有在这个世界上了,永永远远,都是不会回来了。

    正因为如此,百里聂忍不住想象,幻想这位突然闯入到自己生命之中的元二小姐,就是那个早就已经逝去的身影。然而当百里聂清醒过来时候,却对自己唾弃鄙夷不已。他也许是寂寞太久了,所以甚至想着,用一个人来代替自己内心的空洞。其实元月砂和那个人并不如何相似,却不知为什么,让百里聂的心里面升起了近乎相似的奇妙感觉。

    可是现在,瞧着元月砂如此发狠娇艳,艳润似火的样儿,百里聂寒冷如冰的一颗心竟似动了动。元月砂明明平时假装乖巧,生气时候却是格外的漂亮,说不出的好看。

    百里聂笑了笑:“这么漂亮的一只猫儿,捡回来了就捡回来了,倘若扔了出去,岂不是十分可惜。”

    元月砂听着百里聂的言语,一阵子的恼恨不喜。

    可能别的人,会倾慕百里聂如仙人一般的风姿,得到百里聂稍加垂顾,也是会喜不自胜。

    然而元月砂却也是讨厌,讨厌百里聂那轻佻的言语,令人不悦的挑逗,还将自己形容为猫儿。

    她也并不是什么别的人的爱宠,就算将之比喻成动物,她也是凶猛无比的野兽,绝不是什么家养的温顺宠物,会让人安安稳稳的系上铃铛。

    而元月砂的一双眸子,更流转了凌厉无比的光彩,死死的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当然是知晓元月砂的所思所想,在他瞧来,元月砂就是一只受伤的猎豹,受伤时候浑身焕发出了一缕令人惊艳的炽热火焰,娇艳的双颊流转了缕缕寒芒。

    若以欣赏的角度,刺激这受伤的兽类,倒也是更加赏心悦目。

    旋即百里聂眉头不动声色的轻轻的皱了一下,元月砂这通身炽热滚烫,也似是十分不寻常。倒也好似有别的毛病,故而方才是这般的通体滚热。

    他的手指头,轻轻的摸索,按住了元月砂的身子。

    平时元月砂的身体也是微微冰凉的,一双手更是凉冰冰,可是如今因为受伤的关系,元月砂的身躯却也是顿时散发出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炽热之意。

    故而当百里聂那散发出凉丝丝气息的手指头轻轻的按上了自个儿的身躯时候,元月砂竟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百里聂那手指头轻轻触碰过的地方,所到之处,却也是蕴含了一缕奇异的酥麻魔力。这样子的冲击着元月砂的身躯,让元月砂竟不由得有些个不舒服。那样子的不舒服,却并不是什么痛楚,而是一股子说不出的别扭。百里聂手指头轻轻碰过的地方,也更是让元月砂浑身染上了一缕说不出的不自在。好似心口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涨涨了,若用那锥子轻轻一扎,顿时也是会刺破自己的皮囊。又好似有一根羽毛轻轻的撩拨心口,弄得酸酸楚楚。

    耳边却听着百里聂漫不经心的嗓音:“元二小姐放心,本王绝不是有意轻薄,不过是为了将你好生检查一番,看你何处受伤。”

    元月砂冷冰冰的说道:“和你没关系的——”

    话语未完,元月砂却也是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手臂被鞭子震断了骨头了,虽然百里聂只是细细的触碰一下,却也是顿时带来了那等撕心裂肺的痛楚。

    这一瞬间,却也是惹得元月砂痛楚连连。若不是她善于隐忍,那已经是被呼叫出声了。饶是如此,百里聂却也是知晓了元月砂的伤势了。

    一瞬间,百里聂那死寂般的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怜爱。

    纵然他淡漠如斯,眼见元月砂如此倔强,隐忍痛楚的样儿,却也是不自禁的掠过了一缕自己也惊讶的怜意。

    这天底下居然是有这样子要强的姑娘,明明是打折了手,却隐忍着痛楚,一句话都没有说。

    百里聂生平见过的女子,大都是娇柔而温软的,就算狡诈多智,可也是绝不会对自己这样子的狠。这也是使得百里聂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眼底流转了缕缕的复杂之色。

    可是,这些事情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这就好似天边的流云,身旁的清风,如此吹拂,如云飘渺。

    他早就知道这位元二小姐格外怪异,身上颇多不寻常,可是自己却也是视若不见,充耳不闻。

    就好似现在,倘若自己去问元月砂,为什么要对萧英动手,这位小姑娘也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的。

    这终究是别人家的事情,一个人最最重要的,当然是珍惜现在。

    想到了这儿,百里聂眼底那股子复杂之色消失了,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戏谑之意。

    “看来月砂内伤外伤,都是如此严重,那可要好生医一医啊。”

    百里聂笑眯眯的,却也是瞧得元月砂打了个寒颤,内心顿时添了一梭子激灵。

    这个男人,如此笑眯眯说话儿时候,总是让人觉得不妙。

    百里聂摘下了腰间那枚小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枚药丸,柔声说道:“这枚雪莲丹,是专门用来调息内息不顺,内力混乱的。本王所用,自然是样样皆好,如今这颗药丸,更是良医所调制,别处没有。既然月砂如此受伤,我也亲自服侍。”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将药丸送入了他自己的唇中,牙齿轻轻的咬着,不知廉耻的轻轻的凑过去。

    元月砂顿时觉得背脊一寒,只觉得自个儿全身的毛都是要生生的炸起来来了。

    百里聂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这么一副心心念念,要嘴对嘴喂药的德性。

    “殿下自重,你,你不要过来——”

    眼前不断放大的俊容,越是近些来瞧,却也是越发焕发了惊心动魄的魅力。

    唬得姜陵在一边身躯一抖,吓得扭过脸去,心中却也是一阵子的嘀咕。

    老聂是不是憋太久了,如今是如此不知廉耻,热情似火。

    一股子对元月砂的愧疚油然而生,不行,自己也应该为元二小姐阻止这个流氓。

    元月砂美眸之中除了恼怒却也是顿时不觉流转了森森寒意,倘若百里聂如此的不知羞耻,非得要亲自己的唇,用舌尖顶了那枚药丸过来。她不会客气,更绝不会轻轻巧巧的饶了这登徒浪子,无耻小人。

    她会张口就咬断了百里聂的舌头,必要时候,便是重伤这长留王也再所不惜。

    自己不是可以随意调戏的宠物,纵然百里聂是中辰殿下,又姿容绝美,那这轻薄也是无甚分别。

    那漂亮的脸蛋越靠越近了,元月砂因那杀意和恼意交织,已然是绷紧了身躯。眼瞧着只差一点,百里聂就要香到了元月砂的唇瓣了,蓦然元月砂却惨叫了一声。

    咔擦一声清脆的声响,却是百里聂按住了元月砂的手骨,为元月砂接好了手臂。也因如此,惹得原本要拧百里聂衣衫领子的姜陵赶紧住手。

    百里聂将唇中那颗“药丸”轻轻的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面去,笑眯眯的:“这是桂花糖,如此一来,也引开了元二小姐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将断了的手臂给接好了,你本殿下是不是既温柔,又体贴。这个游戏,是不是既禽兽,又香艳,还十分有趣。”

    姜陵和元月砂都在内心之中,不约而同的对百里聂唾弃。

    百里聂却无视元月砂因为被戏弄而想要杀人的脸色,很不要脸的轻轻柔柔说道:“元二小姐,那也是不必因此太感动。”

    他嗓音清润而柔和,仿佛薄薄的酒,微微有些个凉丝丝的味道,却不自禁有些醉人了。

    “阿陵,快将桂花糕拿过来,给月砂姐姐压惊。”

    元月砂心中忍不住冷笑,更似有说不出的恼恨。

    百里聂用筷子夹了一块桂花糕,送到了元月砂的唇边,轻轻的晃了晃。

    这儿的桂花糕虽然是十分的香甜,可是元月砂竟似毫无胃口。

    她是喜爱甜食,可是百里聂亲自喂上来的东西,元月砂却也是毫无胃口。

    然而百里聂却分明是极为执着的性儿,虽被元月砂拒绝,却也好似不会瞧人脸色,温温柔柔的笑着,这样子喂食。

    元月砂迫不得已,只能咬了一口。

    这蒲红英院子里面的桂花糕,果真是又香又软,十分的美味。

    元月砂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

    她嚼了嚼,蓦然一股子苦味传来,吃到了桂花糕里面别的东西。

    百里聂一根手指头轻轻的比上了元月砂的唇瓣,阻止她吐出来:“刚刚本王吃的是桂花糖,这雪莲丹是放在桂花糕儿里面的。这对元二小姐的伤势,可是大有好处的。”

    元月砂瞪大了眼睛,无比恼恨的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无视自己的恶劣,一番温柔体贴,万分和顺的模样。

    “哄小孩子吃药,大人总是要费尽心思。这苦苦的药,和着香甜的糕点一块儿吃,那便也是没那般苦涩了。”

    元月砂慢慢的咽下到了肚子里,百里聂就算很恶劣,可是终究还是救了自己一回。

    那雪莲丹果真是具有着极为神奇的妙用,入了肚子,顿时化为一团暖洋洋的滋味。

    甚至连四处冲撞的真气,渐渐也是温顺安抚下来了。

    元月砂的面色,也是和缓了许多了。

    她这生长之痛的冲击,连元月砂自己也是不知晓怎么办才好。如今百里聂的药丹,虽然是不能根治,却也是有几分缓解的用处。

    元月砂心里面却不赞同百里聂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苦涩的药丹,被甜蜜的糕点包着,合着吃就不会觉得苦了。可是苦药包在了蜜糖里面,难道不会更加苦?

    就好似有些人,你以为他很温暖很好,对你也很真,忍不住将一颗心交给他。

    可是那个人呢,欺骗了你的感情,浪费了你的真心,羞辱你的信任。

    他告诉你,他对你毫无情意,只将你当做棋子,以及需要舍弃的对象。

    那样子的苦涩,比起一开始就将你当做敌人,是更加的伤人的心,令人难受。

    元月砂轻轻的抿着唇瓣,任由自个儿内心之中缕缕的苦涩,这般的弥漫上了心头。

    她恨那个人,就如她对苏姐姐的爱,是生生世世不会变。而自己对那个人的恨,同样也是生生世世不会改。

    蒲红英是青楼花魁,京城达官贵人,也是趋之若鹜。

    既然是如此,蒲红英的院子里面布置,却也是极为风雅,并不带一丝一毫的庸俗之情。

    至于那些大堂迎客,红袖招招,娇滴滴的招揽客人上面粉头的艳俗,那更是绝不会有的。

    说到院落雅致,房间干净,便算是一些官员府邸那也是不如。

    为增那清雅之意,蒲红英这房中也是布置了几株翠竹,养得可谓是笔直精神。

    可是如今,这好端端长着的竹中君子,却也是让姜陵给生生拔了。

    姜陵给元月砂的手臂上涂好了药膏,又用竹片固定住,轻轻的缠了起来。这样子一来,也没几日,元月砂的手臂就是会因此痊愈了。

    百里聂已经是洗过了双手,用帕儿轻轻的擦拭了手掌,旋即又举起了酒杯,轻轻的喝着那一杯清酒。一股子熏人的醉意也是缓缓的涌上来,惹得百里聂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珠子了。

    房间之中,一面光润可鉴的铜镜,照着床榻之上的元月砂。

    而百里聂只需轻轻的侧过头,就能轻轻巧巧的将元月砂如今的样子瞧入眼中。

    这个妙龄少女,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容易对自己生气。

    百里聂承认自己是故意了一些,刻意了一些。要是元月砂本来脾气不好,容易生气,那也还罢了。可是元月砂年纪虽轻,却分明是个心计深层,善于谋算的女孩子。就算别人得罪她了,元月砂总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她讨厌一个人,喜欢一个人,都不会写在了自己的脸蛋上。

    然而偏偏就是这样子的奇怪,元月砂瞧着自个儿,却也总是很生气的。那双漂亮的眸子,蕴含了怒火,恼恨也似的盯着自己。百里聂虽然承认,这样子的元月砂是格外的漂亮,说不出的好看。可是百里聂的心里面,也有些奇怪,有些委屈的。

    故而,反而又忍不住,刻意逗逗元月砂。

    就好似如今,姜陵为元月砂裹伤时候,元月砂也伸出了她高傲的兽爪,显得格外的配合和温顺,那眼底还充满了几许微妙的,却也是同样暖融融的感激。

    这些,都是百里聂统统没有,想也不要想的东西。

    百里聂慢慢的笑了笑,唇角不觉沾染了一缕幽幽的笑容。

    他每次饮酒,只会饮醉三分,将醉未醉,享受那份熏熏然的极为舒服的醉意。

    纵然人生之中,那淡淡的冷意,好似从四面八方,一缕缕的浸透入百里聂的骨子之中。有时候那淡淡的说不出的寂寞,也险些生生将百里聂逼疯掉。

    饶是如此,百里聂喝酒,却也是从来不会喝醉的。

    他无时无刻,便是需要近乎绝对的清醒和冷静。

    待包扎完毕,元月砂轻盈的放下了衣袖,掩住了受伤的手臂。

    她目光流转,缕缕生辉,却不觉缓缓低语:“长留王殿下,难道不好奇,月砂会什么会受伤。”

    一边说着,元月砂也是不觉举起了受伤的手臂。

    落在了百里聂眼里,却是有着别样的味道。

    元月砂性子极骄傲,纵然是受伤,也是勉力忍了下来,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袒露一丝一毫的脆弱。可是如今,却好似凶残的野兽,故意摇晃着受伤的爪子,等待着主人的爱怜。

    这一切的一切,落在了百里聂的眼里,分明不觉透出了缕缕的不真实。

    他心里冷冷的笑了笑,捏着酒杯,轻轻的走了过去。

    元月砂嗅到了百里聂身上所散发的淡淡的清酒气息。

    那清酒里面添了些个桂花,更不免沾染上了淡淡的桂花香。

    这更使得元月砂不觉轻轻的一拢眉头,沾染了淡淡桂花酒香的百里聂更沾染了几许甜美的诱惑。百里聂的嗓音,也顿时不觉添了几许的软和沙哑:“元二小姐,又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而元月砂另外一条完好的手膀子,却也是不觉伸手,捏住了百里聂那雪白干净的衣衫,轻轻的扯动了百里聂的衣衫。

    她一派楚楚,温婉可怜:“月砂还不是为了殿下,殿下可知,萧英在欺辱贞敏公主。月砂只是为了阻止北静侯,才被北静侯一派不依不饶的姿势,硬说我是什么海陵刺客。仿若,给月砂扣上了这样子的罪名之后,月砂就是会万劫不复,再也是不能够翻身。如此种种,这都是因为,萧英要掩饰他虐待妻子,也就是殿下的心头肉,你最心爱的妹妹贞敏公主啊。”

    元月砂一副泫然欲泣,为之伤怀的模样。

    她忍不住想,萧英对贞敏公主也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纵然是心怀无比变态的**,可萧英却也是想得极为周到了,生生将贞敏公主困于此地,不容贞敏公主就此脱身。

    她慢慢的收紧了自己手掌,不觉轻柔的狠狠的捏紧了百里聂雪白的衣袖,又慢慢的收紧了自个儿的手指头,仿佛要将百里聂这雪白衣袖给生生扯破。

    房间之中浓郁的淡淡酒香,以及檀木香气糅为一道,配合上了百里聂俊美无比的脸蛋,化为了令人心醉神驰的潋滟神光。这是世间女子都无法抵御的蕴含了甜美毒素的诱人氛围,然而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却透出了缕缕的锐光,却仍然是坚定如斯,竟不带半点动摇之情。

    那一双眼中锋锐,宛如出鞘的宝剑,这世间任何绝色的浮华,都决不能将元月砂眼底那森如秋寒的剑意磨损几分。

    她禁不住再扯了百里聂两下,垂头掩住了眼底的光润,娇声细语:“还求长留王殿下,去救救贞敏公主。”

    要快一些,否则,也就来不及了。

    萧英这头野兽,也是凶悍而变态,如今他更是受了偌大的刺激。那么萧英回到了自己府邸之中,更是会将诸般手腕,用在了贞敏公主身上。

    而且,却也是会更加的狠辣惨烈。

    贞敏公主此刻,却也是跑得有有些气喘,更让自个儿双颊不觉泛起了缕缕的娇艳红晕,显得也是越发动人。

    她只觉得口干舌燥,周围一切,却也似有些陌生而可怖。

    贞敏公主并不糊涂,她知晓自己貌美,又柔弱,就算逃了出来,那也是会被觊觎,甚至被人瞧中。

    这龙胤的京城并不乏拐子,将人一捉,布袋一套,都是不知晓会送到哪里去。

    退一步讲,她纵然是没有被拐子捉住,既不能证明自己是公主,脸上又有伤痕,只怕也会被谁当做哪家的逃妾,不清白的女子。

    这样子想着,贞敏公主内心之中,更是不觉涌动了缕缕的悲凉。

    是了,原来自己的一切,都源于公主的身份。一旦没有了这个身份,那么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

    她略停了停,大口大口的喘气。方才跑得急了,贞敏公主也是一阵子的晕眩。

    是了,自己是不该随意跑出来,可是那又有什么法子呢。

    一想到萧英,想到他的可怕,种种可怖,那都是令贞敏公主不寒而栗,只觉得说不出的生惧。

    再可怕的事情,也是敌不了待在萧英身边,受这个变态的折辱。

    泪水一点点,一滴滴的,顺着贞敏公主娇嫩的脸颊,轻轻的滑落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用来,男人毛茸茸的大手,却也是狠狠的捏住了贞敏公主手臂,对方粗声粗气嚷嚷道:“公主,还是随我见侯爷吧。”

    那暗卫一阵子恼怒,今日就是因为贞敏公主的出逃,他们已经折损了几个弟兄,而且还有受伤的。

    真是不知道是谁,居然胆敢跟萧英抢人。

    萧英赏罚分明,今日回去,就算是寻回了公主,只怕也是免不得一顿责罚。

    对方盯住了贞敏公主,一阵子恼怒,这般美貌姿容,果真是红颜祸水,是专门来坑杀这北静侯府的。

    贞敏公主被突如其来的男人吓得怔住了,等她反应过来,巨大的恐惧顿时卷满了贞敏公主全身,让她吓得尖叫连连。

    她努力的拼命挣扎,又踢又叫,恐惧之极。

    所谓皇族女子的尊贵和矜持,贞敏公主却也是不觉统统的抛到了九霄云外之后,再也都寻不回来了。

    那暗卫一阵子的恼怒,若是换做了别的猎物,他早就将对方敲晕带走,不会如此烦恼了。

    可是对方可是贞敏公主,萧英喜欢这个人,爱到了骨子里面去了。

    萧英虽然自个儿对贞敏公主十分的粗暴,狠下杀手,绝不留情。可是这样子的男子,却也是未必会喜欢,别的人伤及萧英的心肝儿宝贝肉。就算打,大约萧英也是只想自己打,而不想贞敏公主留下别的男人伤痕。

    贞敏公主不肯走,那暗卫狠狠一拉,她如此娇柔的身躯又如何是男人的对手。

    只见她身子一动,顿时被拖曳出了一道拉痕。

    贞敏公主一只手抠入了墙壁,阻止自己被拉走。她被那暗卫一拉,指甲深深给磨坏了,五根手指头却也是不觉鲜血淋漓。

    她的泪水却也是不觉一滴滴的垂落,显得是说不出的难受。

    北静侯府的一切,仿佛是极为可怕的梦魇,就算是死了,贞敏公主也是不肯回去的。

    便是那拉人的暗卫,瞧见了眼前这一幕,却也是不觉微微一怔,倒也是有些瞧得呆住了。

    贞敏公主看来确确实实的怕极了萧英,所以才会这种样儿。

    她原本就生得好看,如今脸蛋流转了这般极恐惧的神色,也不免流转了几许惹人怜爱的味道。

    然而那暗卫却也是萧英一手调教出来的,他自然是一心一意,效忠于萧英,心肠也是比别的人要狠辣些。

    那样子细微的脸面,一下子涌起了他的心口,却宛如碎掉的泡沫,就这样子轻盈的消散,转瞬之间也是不留痕迹。

    他面色冷了冷,却也是伸手向着自己怀中摸了过去。

    北静侯府的暗卫,执行任务时候,都是随身带着一些药物。

    他是不好对贞敏公主动手,将之打晕,可是若是用些药,将贞敏公主弄晕,那也是不算什么。到时候,大可以说是为了避免贞敏公主自残身体,方才对贞敏公主用了药。

    萧英既然是爱惜贞敏公主的,想来也是绝对不会计较些个什么。

    然而还未及等这暗卫将药给拿出来,他的耳边却也是听着刷的一声风响。

    那北静侯府侍卫虽然耳聪目明,堪堪躲过了要害,可是那肩头却也是被刺中了一下,顿时也是不觉鲜血淋漓。

    袭击他的人面覆白绢,遮挡住了容貌。这些人也是不知晓受谁指使,阻止这北静侯府将逃走的公主给抓回去。

    那暗卫也不觉放开了贞敏公主,与之缠斗。贞敏公主一旦脱身,便也是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转身就要逃。

    刚才贞敏公主已经觉得自个儿没有力气了,可是如今,忽而好大的力气又涌了上来。

    当那个男人的手抓住自己时候,当想到自己要回到北静侯府时候,自己内心之中涌动的浓浓惧意,可谓也是难以形容。

    那实在是太可怕了,惹得贞敏公主全身颤抖,害怕得不得了。

    如今贞敏公主更是不觉死死的咬紧了自个儿的唇瓣,内心之中流转了几许的酸涩苦楚之情。

    她内心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要逃走,逃得越远越好。

    就算是死在了外边,自己也绝对绝对,不要回去。

    她的泪水,一滴滴的顺着脸颊滴落。

    这错综复杂的京城小巷,贞敏公主也是分不清楚东南西北。

    慌乱间她瞧着一户人家门扇开着,她顿住了脚步,轻轻的提起了裙摆,轻盈的踏入了这个小院儿。

    主人家没有在,门是因为粗心大意,所以开着着。

    小院儿里面布置精巧,居然是颇有些富贵气象。

    贞敏公主慌乱间踏入了屋子里面,眼见里面房间更是雅致,便是比起京城贵族小姐闺房,也是不遑多让。要知晓这些地方一多半住的是商女,也不知道哪个女子,居住在这儿,布置得这般整齐。莫非,是哪个厉害官员的外宅?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贞敏公主盯着铜镜子前那一盒胭脂,这是宝芳斋新出来的东西,便是宫里面也会去那里采办的。寻常人家女眷,也不会合用这般精贵的玩意儿。

    就在这个时候,庭院外面有了动静,贞敏公主听了,却也是不觉轻盈的退到了屏风后面。

    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埋怨小丫头:“杜鹃,你怎么又忘记带门,若是遭了贼人,瞧你怎么办。你可是瞧我如今,这般处境,连你也如此怠慢了。”

    那嗓音幽幽,可是曾经却也是无比活泼的。

    贞敏公主当然是记得她是谁,曾经两个人无比交好,谁都知晓,她们两个是手帕交。

    这住在这小院子里面的姑娘,正是周家阿淳。

    从前周玉淳是周家嫡女,十分尊贵,而且性儿温顺敦厚,谁都夸赞她纯善大方。

    岂料那一日在静安寺,周玉淳指证元月砂,目的就是为了百里冽,因此争风吃醋。这件事情真相大白之后,周玉淳也是声名扫地,成为了周家的弃子。

    既然是如此,周玉淳居住在这里,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周玉淳如今这般处境,料来若是留在了周家,也是不知晓会招惹多少些个闲言碎语,不是之处。

    既然是这个样儿,却也不如干脆搬出来住,清清静静的。

    而周玉淳无疑是有个好哥哥,对周玉淳体贴入微。

    然而如此处境,周玉淳分明是不高兴,也不可能高兴。

    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点儿都是不欢喜,对小丫鬟也十分埋怨。

    杜鹃也是十分委屈,不觉说道:“小姐,我是一心一意跟随你的,你从前对我的好,我又怎么会不记在心上。”

    周玉淳听了,也是叹了口气。

    想来周玉淳也是知晓,不过是自己将恼恨的怒气,都是发泄在了杜鹃身上罢了。

    而贞敏公主却是全身僵硬,一时之间,她无比的羞愧,无比的难受,只觉得说不出的羞耻。

    是了,那天指证周玉淳,让周玉淳身败名裂的人,正是她百里敏。

    周玉淳和她是相交多年,也算是要好。可是贞敏公主还是指证了周玉淳,说出了周玉淳当时并不光彩的所作所为。那就是,周玉淳陷害了王珠。

    也正因为这样子,周玉淳才会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