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 逃跑的猎物
    那样子浓郁而化不开的污黑,又蕴含了说不出的森森凉意。

    贞敏公主听到了这样子一句话儿,竟不觉打了个寒颤,她只觉得整个世界的亮光,如今不由得一下子轻轻的消散了,只余下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惧意。

    真可笑,就在不久之前,她还以为自己下了马车,沐浴到了阳光,见着了龙胤皇宫巍峨的宫门,还道这样子可怕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男人的手轻轻的贴上了贞敏公主的脸颊,不轻不重的抚摸两下。

    那粗糙的手掌,竟似刺得贞敏公主肌肤微微有些细碎的疼意。

    “敏儿,你知道的,我是真心实意的爱着你的,这世上原本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我不是想要打你,我只是有病,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我原本跟你说了,我对你爱意浓浓,以后更是会对你极好,不会对你动粗,我会你对你极好,极好——”

    萧英却也是那等一脸悲切之色,竟似有些伤心似的动容。

    他甚至伸出了手,轻轻的擦拭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你现在这样子瞪着我,为什么不好生跟我做戏,叫我夫君,继续对我温柔体贴细致。你可知道,若是太喜欢一个人了,明明是知晓她是做戏的,却也是仍然是忍不住对这个女子好,也实在是不忍心责怪于她。你甚至,是不乐意拆穿她那些小女孩一般的谎话。”

    他的五根手指,插入了贞敏公主乌黑的发丝之中,蓦然狠狠一扯贞敏公主那少妇的发髻。

    贞敏公主好似小动物一样悲鸣的惨叫了一声,头发也是被扯得散开了半片,那发钗更是不觉被扯散滚落。这发丝被重重一扯,贞敏公主也是觉得头皮竟似被扯得生生发疼。

    她唇瓣轻轻的颤抖,却竟似说不出话来。

    那公主的骄傲,那打小就有的沉稳聪慧,如今就好似烟云水汽一般在萧英跟前消失了。

    此刻在萧英跟前的贞敏公主,就好似一只待宰的羔羊,就等着屠夫下刀。羊儿瑟瑟发抖,可是却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萧英隔着头发,不觉再狠狠的揉了贞敏公主脸颊几下,极为粗鲁。

    而他嗓音顿时也是变得说不出的粗糙,竟似隐隐有些个沙哑之意:“来之前,我给过你机会了。我跟你赔罪,和你道歉,都已经许诺以后不会打你了。我还跟你讲述了我悲惨的童年,我不堪的过去,可你根本不同情我,怜悯我。你根本没心思知晓这些,也不想知道你夫君迫不得已备受委屈的过去,你对我只是虚以委蛇。你当真是铁石心肠,瞧着我如此深爱你,将自己性命前程尽数放在你手中,肯放手让你回皇宫,你怎么就没一点感动。我亲着你唇儿,拉着你的手,抱着你的身躯,对你轻怜密爱。你这个女人,都是我的人了,可却一心一意,置我于死地。你说你是不是铁石心肠,连你同床共枕的夫君都要害。你真是无情无义,心狠手辣!”

    “阿敏,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为什么这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子啊!”

    萧英说得哽咽动情,英挺苍白的脸颊之上,竟似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烟云水汽,竟似伤心到了极处。

    “我都跟你说了,我小时候挨了打,快要死了,硬挺着才活过来。我得了病,晚上睡觉得有灯,不然必定是会十分惊惧,害怕得不得了。我告诉过你,我自打见了你,害怕时候眼里心里,就是浮起你甜甜的倩影,然后才能够熬下去,不至于因此失常。”

    他慢慢的,凑过去吻贞敏公主的唇瓣,脸颊上的泪水也是沾染到了贞敏公主的脸蛋上。

    贞敏公主也是不敢反抗,任由这头野兽施展。

    她自然是怕极了,整具身躯却也好似僵硬住了,唇齿间也是冷冰冰的。

    可是萧英却是不介意,凑过去吻得极是缠绵。那唇品尝了贞敏公主的唇舌,又亲了亲贞敏公主的下巴,最后又落在了贞敏公主的颈项之间。

    他似是要将自个儿的整张脸,都埋在了贞敏公主那香喷喷的脖子里面。

    蓦然,贞敏公主啊的尖叫了一声,声音之中却也是不觉蕴含了痛楚。

    萧英慢慢的抬起头,白森森牙齿间却也是不觉沾染上几许血迹。

    方才萧英这样子恶狠狠的一咬,那也是在贞敏公主那雪白娇嫩的脖子之上留下了齿痕。

    倘若用力一些,说不定还会将贞敏公主的一块肉生生的给咬下来。

    贞敏公主容色一派呆滞和冰凉,蕴含了浓浓的惧意。

    萧英慢慢的抬起头,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抖动,面上的神色也是渐渐由着悲伤化作了愤怒暴戾。

    “我这样子爱着你,这心里面也是无时无刻的为你找理由。就算你做错了事情,背叛了我,我也是想着,用什么理由来原谅你。不是你值得我原谅,而是我爱着你,为了原谅你,总是要找些理由的。我想着,终究是我不对,要是你只是跟你母妃抱怨几句,我这个做丈夫的,总是不能够如此小气,甚至因此而怪罪你。我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听静贵妃的话儿,他敲打拿捏我几句,我便将那些不是统统改了,以后不会再如何虐打你。甚至你要回宫住几日,我纵然是心如刀割,可是还是会容你回去陪陪亲娘。可是你呢,跟你母亲告完状,眼见静贵妃通情达理,不能如你所愿,送我去死。你甚至跑到了陛下跟前,告我这个驸马将你虐打。换做个没本事男人,只恐不但自己被流放责打,前途尽毁,还会累及家人。张淑妃那里那么多京城贵妇,你是我妻子,居然也不嫌丢脸,恨不得坏了我名声,让我不能被京城相容,你好狠毒的心肠!”

    萧英声声控诉,却也是不觉让贞敏公主越发心惊。

    碧华宫中,原本合该是静贵妃拿捏之处。

    然而萧英巧妙算计,居然也是悄悄安插耳目,连自己对静贵妃的哭诉,也是尽数听到了耳里。

    亏自己无比天真,今日有那么一刻,还真以为萧英虽然暴虐,却痴情真心,任由自己揭破此事却不加阻止。而那时候呢,贞敏公主内心之中虽然是有些异样的滋味,可是她却断断不能继续留在了北静侯府。

    萧英无疑是个十分可怕的猎人,他明明知晓这一切,却好似猫儿戏弄老鼠一样。给予了机会之后,再狠狠的弄得个粉碎。一个人坠入了深渊,没有了获救的希望,这固然是令人十二分的绝望。可倘若给予了些许希望之后,再狠狠弄碎,那样子绝望的滋味,却也是越发的浓烈。

    他故意的,眼睁睁的瞧着自个儿提起了裙摆,轻盈的掠去皇宫。以为当明润的阳光照在了身上,纤弱的足步踏入了宫门,那么自己就好似自由的鸟儿,能摆脱那冷冰冰的束缚。结果得到的,却是令人心悸的可怕,更加深邃的寒冷,令人浑身上下不觉不寒而栗。

    萧英脸上的暴戾之气渐渐消散了,他甚至不觉轻轻的伸出了手指头,为贞敏公主轻轻的一拢耳边发丝。

    他脸上浮起了得意之色,心情不觉甚佳。

    今日的惊涛骇浪,萧英也是惴惴不安,可当萧英成功之下,心中却也是不觉说不出的舒坦。

    一时之间,萧英甚至不觉有些个轻飘飘的。他仿佛觉得自个儿身子变得有些轻盈了,能掠得很高,飞得很远。

    这样子的自负自满,竟是萧英生平未曾感受过的奇妙滋味。

    “这世上的庸人,总是喜爱说那么一句话,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其实这样子的话,寻常百姓家的女郎,听听也还罢了。这越是身份尊贵娇贵的女子,不但要有本事打理后宅,娇艳争宠,讨夫君喜爱。她们更需要懂得那天下大事,朝堂局势,权力斗争。敏儿,这样子一来,她们才会知晓自己的处境,以及,她们的未来。你是公主,身份比别的人尊贵,懂的也更应该比别的人要多些。毕竟,你的婚姻,你的未来,也是与这个帝国的命运可谓是息息相关的。你到底年纪还轻,却也是不如你的母妃懂事。你性子淡漠,向来也不爱理睬这些个朝中大事。其实,你要是懂得多一些,就不会如此鲁莽,做出这么一些糊糊涂涂的事情。”

    萧英手掌一下下的,细细的磨蹭贞敏公主的脸蛋,显得既温柔,又和顺。

    就好似伺主在安抚乖顺的宠物,又好似冲动的少年郎在情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能耐。

    “当年陛下借着东海之势,除掉了摄政王石修。石诫诛杀了这位逆王,可不是为了百姓,更不是为了君主。不过是为了自己手中权柄,不肯屈于人下。石诫占据了东海之富,他有一位贤惠的王妃,不但以商船开拓航线,更炼制海盐。海盐虽粗,却代替了江南的盐田。短短时间,便是拢得了世间巨富。不过,睿王爷石诫并未想到的是,他的下属李玄真却背叛了他,并且带走了许多东海人马,聚于并州。朝廷明着赐给了李玄真并州大将军的职位,可是实际上已经将东南并州、袁州、燕州都送作李玄真的私地。属地官员,李玄真可以随意任命,加以插手。朝廷官员,也是备受欺辱,被纷纷排挤。”

    “李玄真当然也是有那不臣之心,不轨之意。然而朝廷所许下的好处,却无疑是十分巨大的。他的势力,宛如在东海沿海形成了一副巨大的屏障,甚至阻碍了东海从内地掠夺财富。况且东海天气沉闷,湿热交替,瘴气很大,粮食产量并不高。倘若睿王爷举事,他只能在短时间之内支持粮草兵马,时间一长,那就并非的朝廷对手,更重要的是,一旦石诫有意进攻内陆,就必须打下李玄真的地盘。李玄真对朝廷虽然并无如何忠心,可是却更加不相信自己的老主子睿王爷石诫。若要李玄真对睿王爷让道,他是绝不肯应允的。如此一来,两只老虎形成了僵持之势,一时倒是风平浪静,整个天下也是没有什么战事发生。”

    “可今年年初的时候,李玄真府中一个养女有了一个情郎,那个情郎居然是睿王爷的侄儿石玄之。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两人的婚事也是无疾而终。可是此事却是触动了陛下的心弦,让陛下说不出的担心。万一有一日,李玄真和石诫联手,一块儿起兵谋反,岂不是会酿成滔天巨祸?陛下广撒探子,又下旨训斥,目的是加以试探。李玄真倒也干脆,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将她养女的一颗脑袋砍下去,送来京城给陛下观阅。同时李玄真也是请旨,说东海睿王,狼子野心,行为不顺,只恐怕有谋逆的心思。他恳求朝廷派兵,一路加以征伐,合兵除掉东海睿王。”

    “正因为这样儿,陛下也是略略放心了些。只不过你父皇性子,你也知晓,善于算计却又优柔寡断,心计有余而又决断不足。李玄真的建议虽然是让他砰然而心动,可他终究不会出兵的。这样子的消息,传入了东海睿王耳中,石诫直言并无谋逆之心。他没好意思学李玄真斩了侄儿,不过却让东海王妃龙轻梅,带着睿王世子石煊,养女李惠雪一并来到京城。他送入了家眷,以示自己并无不臣之心。”

    “无论如何,只要李玄真与石诫不合,那么龙胤江山也是会安然无恙。李玄真当年之所以投诚朝廷,是因为我的关系,名义上也是我的义兄。私底下,他与我更颇多交涉,利益纠葛。每年他都会送些金珠宝贝,送来我府邸之上,只盼望我能透些消息,让他知晓自己处境可是安全。他是叛臣,行事又十分跋扈,表面上很张扬,其实内心总是惴惴不安。当然,此事我也告知陛下,陛下暗中允了,让我放出消息,安抚李玄真。”

    “他虽然是汉人名字,却有胡人血统,一只眼睛也是碧绿的颜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玄真对朝廷并没有什么忠心,有奶就是娘。如果我这位北静侯此刻被陛下所诛,那么李玄真就会成为惊弓之鸟,惶恐不安,会觉得朝廷也对他动手,置人于死地。那么无论是借道给睿王爷,还是与石诫一起谋反,这都会让天下大乱,更不是你父皇所见到的。”

    “更何况,我麾下有四万精锐,虽然不如豫王手下十数万江南财帛养出来的长林军,却也是朝廷十分看重的精锐人马。睿王妃虽然入了京城,又是睿王爷心爱的人,然而陛下却也是并不如何放心。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男人若是狠下来,为了皇图霸业,抛妻弃子又算得了什么。陛下日日思虑,夜夜算计。便是本侯新婚燕尔,也要去军营熬个通宵。如此时刻,你以为陛下会为了敏儿之事擅杀大将,逼反李玄真,让东海谋反,天下大乱?”

    这些天下大事,萧英侃侃而谈,宛如一切都在萧英的掌握之中。

    他甚至忍不住神采飞扬,眉宇间浮起了异样的灵动神采,竟似不尽动人。

    权力的光辉,让萧英脸颊之上焕发了一层奇异的神采。

    贞敏公主从前对这些政事并不如何关心,她只知晓后宫不可干政,而龙胤的女人没一个能影响龙鹰的政局。

    纵然是她身为公主,也没有这个资格。

    以前东海种种,贞敏公主根本是一窍不通,所知晓的无非是龙轻梅这位睿王妃的爱情故事。

    她内心浮起了淡淡的苦涩,忍不住想,萧英口口声声,只说纵然身为女子,也应该知晓天下大事。可是如今自己知晓了又有什么用,是懂了自个儿不能违逆萧英,要对萧英温软顺从,千依百顺吗?

    一时之间,权力的魔力在萧英脸颊之上绽放了异样的光华,让他的笑容也焕发出一股子极动人的味道。

    他伸手,轻轻的抚着贞敏公主的头顶,轻叹:“你父皇不要你了,敏儿委屈了。”

    好似贞敏公主是别扭的小孩子。

    萧英却又缓缓的将贞敏公主的手,轻轻的拢在了自己温暖而干燥的手中。

    贞敏公主如今这一双手,又已然凉透了,并且掌心满是冷汗。

    萧英这番举动,也是不自禁的透出了几分熨帖的味道。

    他缓缓的说道:“好了,你不是小孩子,不要闹性儿了。杀一者为罪,屠万者为雄。窃勾者诛,窃国者侯。牺牲一个人,拯救一万人,这永远是正确的。你父皇虽然多疑凉薄,将你推给我萧英享受,却一点儿都没有做错。就好似龙胤的士兵,他们也有父母妻儿,还不是要上战场,牺牲自己的性命。只因为他们要保家卫国,牺牲自己的性命,能让许多别的人活下来。这样子的事情,天底下又有谁会说不对,谁会说不公平?公主,你难道会说,打仗牺牲士兵,就是主帅冷酷无情?怎么轮到公主自己牺牲一二,换取天下太平,你就心不甘情不愿,诸多怨怼,只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不住你。不过你呀,一向都是如此自私无比的性子,不然也不能为了和我相好,落到了如此地步。”

    他侧过头,在贞敏公主的唇瓣轻轻的吻了一下,极为笃定的说道:“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贞敏公主一阵子头晕目眩,这一切真的是她自找的?

    她从前沉醉于萧英的魅力,觉得他成熟,很沉稳,这些东西是那些年纪轻轻少年郎绝不会有的。可是现在,萧英如海浪滔滔的理论和雄辩,却如海浪潮水,一**的涌了过来,险些将贞敏公主生生溺毙。

    明明是极没有道理的事情,明明是萧英变态、可恨,虐打娇柔的妻子。明明是自己被人背叛,让父皇将自己出卖。可是这些很没道理的事情,让着萧英说了,迷迷糊糊间,这一切仿佛是顺理成章,理所应当的。

    因为自己自私,所以才不能接受这样子的命运?

    因为自己自私,所以才会怨怪别的人?

    贞敏公主好似溺水的人,却不觉轻轻摇摇头,颤声低语:“不是这样子的,绝对不是这样子的。”

    萧英双手扣住了贞敏公主肩头,在她耳边低语:“怎么不是这样子的,好似以前送去和亲的公主。她们难道远离家乡,饱尝风霜,与那些一身腥膻的蛮子为伍,嫁了父亲,又要嫁儿子,嫁给了哥哥又得让兄弟玩弄。可是没法子,谁让她们出身娇贵,享尽了荣华富贵,既然是得了皇族好处,自然也是要有所担当。公主,我是在好好的教导你呀。”

    他就是要贞敏公主沦为自己的猎物,从头到脚,彻彻底底的属于自己。

    萧英要的不仅仅是**上的屈服,还有精神上的沦陷。

    贞敏公主十分娇贵,又格外的骄傲。她自然是骨子有着傲气,无时无刻,就想要反抗自己。可他萧英不允,他是不会让贞敏公主继续这样子的骄傲的。

    趁着今日贞敏公主郁郁寡欢,沉醉于低谷,那么自个儿正可趁机一举攻破贞敏公主的心房,让贞敏公主彻彻底底,沦落入自己手中。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贞敏公主美丽的脸蛋,妄图瞧出贞敏公主的脆弱。

    然而贞敏公主眼中,最初流转了一缕浅浅的迷茫,旋即却也是流转了极锋锐的不屈。

    她轻轻的咬住了唇瓣,分明是心尖尖给恨透了,却并没有再与萧英争辩。

    一时之间,萧英内心之中不觉流转了一缕狂怒。

    贞敏公主毁掉了他的喜悦,今日萧英是这样子的得意,可是贞敏公主却让他的得意有了瑕疵。

    方才他容貌温和,充满了魅力,侃侃而谈,显得富有谋略,才智出色。可是如今,萧英面容又渐渐浮起了暴戾之色。

    他松开了自己的手,手掌又慢慢的按住了贞敏公主的脸颊,五根手指头插入了贞敏公主乌黑的发丝,随即慢慢的抓紧。

    “阿敏,我原本是想好生待你,不打你,不欺辱你,和你好好的做夫妻。为了你,我也是乐意将我这个病养好的。可惜,你却如此狠心待我,所以,我也不想改了。这世上也无一个人肯真心待我,我便是改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贞敏公主已然感受到了自个儿发根传来的一缕锐痛,旋即一股子巨力,抓着她狠狠的撞向了马车的车壁,却也是砰的好大一声。

    那北静侯府赶车的车夫分明也是听见了,却甚至不敢回头,也不敢细语相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主子这样子的变态,好似他们这些贴身服侍的奴仆,自然也是暗暗知晓了一二,不免是心知肚明的。

    可饶是如此,他们又怎敢违逆,又怎么敢去质疑呢?

    故而里面的动静再怎么大,那车夫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

    贞敏公主被这样子一撞,也只觉得脑子被撞得晕了。

    她眼前泛起了五光十色,一时之间,竟似瞧不清楚眼前的东西。渐渐的,她眼前一切方才是慢慢的恢复了,萧英冷冰冰的暴戾的样儿,却也是再一次的映入了贞敏公主的眼帘。

    旋即,贞敏公主感觉到了些许温热,就这样子轻轻的淌过了脸蛋。

    那额头被磕出了血,那温热的血迹,就是这样子的,轻轻的滑过了贞敏公主面颊,就这样子的一滴滴的滴落在了衣衫之上,显得是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萧英却那么一副痛心疾首之态:“我原本是要待你好的,原本也想变得好好的。可是你不允,你嫌弃我。我待你一片真心,你却对我弃如敝履。公主,你好生凉薄,想来便算我没这个病,倘若我有事,你也绝不肯陪着我,定然也是会弃了我。”

    他显得是极伤心:“阿敏,为什么不能好好的。我原也想做个好好的人,这都怪你,都让你给毁了去了!你但凡对我好些,便绝不至于如此。”

    贞敏公主只觉得额头一片痛楚,眼前却是萧英那悲痛欲绝的表演。

    她只觉得害怕,可更多的却是讽刺。

    贞敏公主唇瓣动动,忽而艰涩的言语:“不是的。”

    她嗓音也不大,萧英也没未曾料到她居然会忽而开口说话,一时也未曾听清楚。

    萧英不觉凑过去,急切说道:“公主,你在说什么,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你说呀。”

    贞敏公主盯着近在咫尺的面容,蓦然流转了一缕极为浓烈的恨意,她缓缓的沙哑说道:“你这样儿,和我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找个理由,想要打人而已。”

    她瞧住了萧英僵住的脸蛋,冷冷笑了两下,颤声低语:“无论怎么样,你都是会找到理由的。我没有错,你这么样儿,和我没什么关系。”

    贞敏公主嗓音极轻柔,可是却又是说不出的坚定。

    那张漂亮的脸蛋之上,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泛起了淡淡的冷润光泽。

    萧英的面色几般变幻不定,到最后竟似盯着贞敏公主淡淡的笑了笑。

    不过片刻,萧英也又换了一副面孔了。

    他不再是那因为爱情而极端暴虐的痴男儿,如今一张微微冷笑的面孔,却蕴含了浓浓心计,沉沉算计。

    萧英的唇瓣,却也是不自禁的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忍不住想起元秋娘,他的第一任妻子。虽然这个妻子,是因为对方身子纤弱,很像贞敏公主,自个儿方才娶了的。可是对于元秋娘,萧英也不是没有感情。

    元秋娘多可爱啊,当自己跪下来哭诉,喊着叫着,说起童年时候的不幸,说到了元秋娘对他的重要,说到了自己黑暗之中的寂寞,倾述着万古长夜的孤独。这个温婉善良的妻子,纵然是被揍得鼻青脸肿,可是也还是会被萧英感动了,会扑过去搂住了跪着的萧英,悲悲切切的哭成了一团。

    有那么一刻,萧英也以为自己是真的,也以为自己是真心实意答应了元秋娘,以后会好好待她。

    可这一次又一次的忍不住上手,让萧英彻彻底底的瞧明白了自己。

    他说的那些,根本就是连自己都骗过了的屁话。

    然而如今,当自己抱住了百里敏,颤声哭泣,万般无奈时候。

    这位妙龄的小美人,京城最美丽的女郎,龙胤的贞敏公主,却并没有继续上当。

    眼前这张添了淤伤的面容,染上了一层娇艳鲜红。

    可那脸颊之上的一双眸子,如今透出了灼灼的光辉,那双眸子之中有着浓浓的憎恶,仿若是瞧透了萧英所有的表演,却无半点眷念。

    曾经贞敏公主眼睛里面透着喜欢,蕴含着喜悦,带着少女娇羞,双颊染着绯红,就那样子俏生生的等待着自个儿。

    他们两个人在皇宫之中偷情密会,每一刻都沾染了蜜糖,显得是甜蜜蜜的,是那样子的鲜甜可口。

    可是如今呢,曾经的少女娇羞,鲜甜喜悦,欢喜无限,懵懂憧憬。这一切的一切,都好似那个逝去的夏日,所有的灼热情意都已然消失殆尽。浮现在萧英面前的,是贞敏公主布满了伤痕的面孔,是她那眼中蕴含的无与伦比的冰冷。

    这甚至让萧英也微微有些恍惚,竟不觉有几许后悔。曾经这位美丽的公主,将少女的真情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中,可是却也是让萧英就这样子随随便便的毁了去,并没有如何真正的珍惜。倘若自己对贞敏公主爱惜有加,呵护备至。那么贞敏公主眼睛里面的甜蜜,大约也是不会消失,也会犹自光彩灼灼,荡人心魄吧。

    然而这样子的一缕后悔,纵然在萧英的心里浮起来,可仍然也是没有用处的东西,更不会有那丝毫的价值。

    那样子的情愫,一闪即逝,就如萧英那复杂多变的心思,很快废弃无用了。

    萧英伸手,手指头沾了一点贞敏公主脸边的鲜血。他手指头凑到了舌尖,轻轻品尝漱玉贞敏公主的鲜血。

    萧英低低发笑:“敏儿,你果真不愧是龙胤的公主,是这样子的聪慧可人,这般的与众不同。你果真是没有让我觉得失望,你与其他的女子,都是不一样的。”

    这样子美妙的称赞之中,却蕴含了一缕浓浓的兴致勃勃,更不知象征着多少变态的**。

    贞敏公主心里面充满了愤怒,她想要扬起了高傲的头颅,表达自己的愤怒,展露自己的骄傲。

    然而饶是如此,她这一刻内心泛起的更多的却是浓浓惧意,缕缕惶恐。

    眼前这个男人,是虎豹,是豺狼,而自己却是野兽盯上的鲜肉。对方垂涎欲滴,恨不得将自个儿一口口的吞到了肚子里面去了,

    那样子的恐惧,都已然是透到了贞敏公主的骨子里面了,让贞敏公主不由得刻骨铭心,避无可避。

    她美丽的眸子之中,浮起的是浓浓阴郁,缕缕恐惧,似也再也都骄傲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马车忽而轻轻一震,竟停了下来。

    萧英动作顿了顿,听着侯府下属前去交涉,竟生出了一阵子的吵闹。

    原来有位初入京城做生意的富商,毫无见识,又不懂礼数,活脱脱一个乡下土包子。

    他雇了马车,却不认得侯府的马车,居然不知晓避让。

    车夫没想到他如此轻重,两相摩擦相撞,居然是撞在了一道,挡住了对方。

    而对方与北静侯府发生争执,甚至在侯府下人亮出了身份之后,却也仍然是似懂非懂,不依不饶的。

    若非京城路人出口帮腔,讽刺了一番,只怕这乡下土包子还会没完没了,不依不饶的。

    而当他们知晓了萧英的身份,更是惊惧不已,伏低做小,又叫着嚷着要赔罪道歉。

    一时之间,也是夹缠不休,闹了好大一会儿。

    萧英原本不欲理会,只不过对方不依不饶,搅了萧英把玩贞敏公主的兴致,却也是顿时让萧英不觉皱起了眉头。

    他轻轻的撩开了车帘子,踏出了马车了。

    那富商一副惶恐的样儿,担心得紧。

    萧英眉头轻拢,随意轻语几句,让这马车让开道路,不必继续惊扰。

    人前他性子沉稳,极有气度。

    任谁也想不到,这样子一位贵气非凡的侯爷,居然是这样子的人。

    然而贞敏公主却不觉拉起了马车帘子,她痴迷的瞧着马车外边的世界。

    打小,她便是养在了深宫之中,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要端庄贤淑。

    身为公主,贞敏公主不会也不想私自出宫。

    偶尔会到宫外玩乐,可也不过是马车载着她,去另外极奢华的院落。她的身边,总有下人跟随,也不会走远了去。

    等到她成婚那一日,她也是被这样子很直接的抬入了侯府,都没有细细去瞧周围的景致。

    然而如今,马车停在了这儿,贞敏公主面前有那么一条小小的巷子,十分僻静,也未曾有别的什么人。她知晓宫外的一切,都绝不会说是十分安全的。饶是如此,贞敏公主却也是一颗心砰砰的狂跳,一双明润的眸子却也是顿时不觉沾染上了潋滟的水色光辉。

    一想到自己会被载入北静侯府,落入萧英手中,会被时时折磨,生不如死。

    贞敏公主都是恨不得自个儿立刻就死了。

    她娇柔的身躯瑟瑟发抖,内心之中忽而有一个极为疯狂的主意。

    萧英听着咚的一声轻响,那响声虽然很轻柔,可是萧英却也是耳目清明,又怎么会没察觉到。

    他一转头,居然是瞧见了贞敏公主那敏捷而轻快的身影。贞敏公主居然是跳出了马车,向着这京城小巷子掠了去。

    一阵子惊讶之后,萧英的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流露了一缕近乎玩味的笑容。

    是了,贞敏公主总是会给他带来一些说不出的惊喜的。

    她居然还会跳马车!

    萧英却也是顿时不觉,冷笑连连。

    可这年少的公主,却也是未免天真无邪。她以为当真能跑得掉?

    且不必提萧英自己是军中出身,追踪之术本来就是十分了得。

    平日里贞敏公主周围,萧英更早安排了许多耳目。而这些耳目,是军中最精锐的暗探。

    贞敏公主纤纤弱女,从未经受过训练,又哪里能够逃得掉呢。

    正因为逃不掉,这才有些意思。

    贞敏公主这样子的猎物桀骜不驯,那么萧英自然是应该松紧有道,懂得如何拿捏,更要清楚如何死死的拢在了手中。

    萧英那一双眸子流转了说不尽的森森寒意,唇角却也是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

    快些逃吧逃吧,我美丽可爱的小公主,我也要来找寻你了。

    萧英轻轻的笑着,瞧着贞敏公主的那片华美的衣衫消失在了巷子之中,他才正欲动身。

    蓦然,却见寒气扑面,只见一枚袖箭,竟似冲着萧英这样子射了过来。

    萧英容色一变,他沉稳住了心神,长袖一挥,却也是咚的一声,竟一鞭子生生抽下来了那枚飞快掠来的袖箭。

    那箭咚的一下射在了地上,竟将这青色石板生生染黑,可见分明是沾染了剧毒之物的。

    萧英面色变了变,周围的行人也是为之而失色。

    而奔跑的贞敏公主却是什么都不知晓,她跑得很快很快,风轻轻的拂过了贞敏公主的耳边。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要奔跑,而且还要跑得更快一些。

    她蓦然伸手,擦拭掉面颊垂落的一颗颗泪水珠子,酸意浓浓,煞是难受。

    贞敏公主身子一折,也是穿入了另外一条巷子了。

    萧英也面色变了变,忽而隐隐有些不安之意。他无暇去理会谁暗算自己,却赶着去追贞敏公主。

    ------题外话------

    终于恢复早上9点更了,我都为自己感动了一把,好感动,嘤嘤嘤

    无极电影里无欢那句台词,是你毁了我做好人的机会,也很适合文里面的萧变态哭诉嘛

    变态要变态,一个馒头都是会变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