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 巧取豪夺(二更)
    贞敏公主那婚礼之后,整个龙胤京城接连下了好几场的雨。

    过了几日,等那雨水停歇之后,天气也好似凉了一些。

    夏日的暑热已然是消散了不少,风中也是平添了几许凉爽的味道。

    马车行驶过了积雨洼洼的道路,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待那马车停了下来,却见一名妙龄女儿盈盈的下了马车。

    元月砂雪润的双足之上套着木屐,踏在了一滩滩水上,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她目光扫过了妙玉坊的门口,瞧着另一辆马车,不觉眉头轻轻一挑。

    那辆马车样式倒也是朴素,并无十分招摇之处,只不过却是制式不俗,若非王府命妇,定然也是不能乘坐这样子的马车。

    元月砂心中不觉寻思,这京城又有哪一个王爷家眷,居然是这样子的低调。这辆马车往着大街上一方,也是并不如何的起眼。那些不懂规制的百姓瞧来,可能也瞧不出这辆马车的主人会是极为富贵。

    这一瞬间,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皱起了眉头,眼中蕴含了一缕清光,竟似流转了几许了然之色。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不觉轻盈的踏入了妙玉坊。

    而当元月砂轻盈的踏入妙玉坊时候,那辆马车之中传来了一声轻柔的叹息,却似隐隐有些忧愁。那辆马车车帘子轻轻的拉开了,露出了一双美丽的眼睛。

    一道柔和的女子嗓音却也是不觉响起:“这小姑娘也不知晓是哪家姑娘,竟似,竟似生得——”

    那女郎一时之间,也是不知晓如何形容元月砂。想了想,方才轻轻的说道:“居然是生得这样子的锐气逼人,好似一柄出鞘的剑。这女孩子之中,当真还是极为少见的。”

    这妙玉坊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首饰铺子,里面首饰样样都很精美,寻常妇人,也不大能踏足其中。

    这坊中服侍的奴婢皆为女子,个个容貌俏丽,言语讨喜。

    湘染向前一步,轻轻说道:“我家县主前日里定制了一枚白玉钗,送来后略略有些瑕疵,故而也是送回去,让师傅修整一二。如今大约,已经是弄好了。”

    招待元月砂的女郎名叫红姬,是个利落的姑娘。

    她眉宇含笑,让元月砂稍等,又送来清茶、糕点,服侍得很周到。

    也不多时,一名俏婢匆匆回禀,却也是让红姬流转了几许错愕之色。

    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容色却也是阴晴不定。

    元月砂却眯着眼睛,盯住了此刻店中另外一个客人。

    那黑沉沉若寒水一般眸子之中,流转了几许冷锐光彩。

    红姬不自禁的望了过去,那是个二十多岁的素衫少妇,她容貌温柔似水,好似柔和到了骨子里面去。人家说温柔的姑娘柔情似水,可柔情似水当真是什么样儿,那也是说不上来了。唯独眼前素衣少妇,只要人一瞧,便是不自禁的让脑海里面浮起来这样子的一个词。

    红姬这些年来招待客人,眼珠子也是很尖,这少妇虽然是衣衫素净,别无装饰的东西,可是衣衫料子却也是上好。再者瞧她通身的气派,也是绝不会是寻常贵妇出身,那一举一动,无不是什么优雅柔和。

    这世上的男子,见着了温柔的女郎,总是会生出了怜惜之心。

    眼前少妇就是那等我见犹怜,一见就容易让男子心生怜惜的模样。

    而那少妇身边,则可巧有一个和姜陵岁数差不多的少年郎,也是容貌俊美,只不过眉宇间平添了几许凌厉之气。那少年衣衫可是不似眼前少妇这样子素净,反而是极为华丽。

    他盯着少妇秀雅的脸庞,眼底深处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痴迷之色,却也是不觉笑笑说道:“雪姐姐,这偌大的店铺,唯独这枚发钗,才当真是与你十分相配。其他那些首饰,件件都是庸俗之物,戴在了你头上,也是嫌让你显得俗气了。”

    那少妇似乎是说不出的腼腆,被这少年郎一夸赞,脸颊也是不觉红了红。她轻啐一口:“就你话儿多,胡言乱语,整日就是这样子,顾着讨别人的欢心。”

    而那少妇的发间,可巧就有一枚通体莹润雪白的发钗,样式简单。这妙玉坊的首饰,玉做的也是不少,可若是用美玉做了,总是要镶嵌金丝银线,弄个花纹,又或者做个宝石流苏。偏生这两个客人,别样的挑来挑去,都是嫌俗气,只挑中了这个简单样式,一点花纹都没有的。

    李惠雪轻轻的垂下头去,抿唇轻柔的笑了笑,那枚玉钗就在李惠雪发间,散发柔润的玉质光彩,好似让李惠雪的乌发,也是染上了盈盈的光润。

    阳光轻轻的从窗户这样子的透了过来,落在了李惠雪的身上。她已然是成婚了,头发都是已经盘了起来了,露出了雪白的颈项,后颈还有一层细细的绒毛。

    许多年没有回京城了,李惠雪一阵子的感慨。

    记得那时候,自己离开之际,还是妙龄少女。如今几年过去了,她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死了丈夫,也没有儿女。短短几年光景,她竟似觉得日子过了许久了。如今重新回到了龙胤京城,李惠雪却也是觉得宛如隔世。

    那些个街道,那些店铺,都是隐隐有些让李惠雪并不觉得真实。

    想到这一次,养母和自个儿一块儿回来,想到朝廷那并不和顺的心思,李惠雪不觉心思重重了。

    这京城之中,也就养了一堆饿狼,是无比的凶狠。

    对于李惠雪这样子柔弱的女人而言,那些饿狼,自然是无比的可怕,无比的让人厌恶的。

    尤其是,京城之中居然还有那个混账。

    这些年来,还对自个儿痴缠不休。

    她陷入了属于自己的沉思,内心之中微微有些酸苦。

    那身边的少年名叫石煊,算起来是义父的侄儿,该叫自己一声姐姐。

    石煊从小就是个泼皮的性子,唯独在自己跟前,还算是乖乖顺顺的。

    平时李惠雪也嫌石煊顽劣,如今倒是觉得,他仿佛带来了一股子别样的可依靠的味道。

    就在这时候,李惠雪耳边却也是听闻了一道宛如冰雪一般脆玉般的清冽嗓音:“你头上发钗,是我的东西。”

    李惠雪啊了一声,顿时从自个儿的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却一脸无辜之色。

    元月砂轻轻的皱眉,心里面很不欢喜。

    从小到大,元月砂感兴趣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可是一旦真正想要了,元月砂也是会死死的抓住在了手里,不乐意让别人碰一碰。除了苏叶萱,元月砂绝对不会将自己的东西让给别的什么人。

    然而如今,这女人居然戴着自己的发钗,简直是岂有此理。

    苏叶萱的生辰就要到了,每年这个时候,无论元月砂在做什么事情,都是会想法子弄一枚绝好的发钗,送去给苏叶萱做礼物。

    以前就算是分隔两地,元月砂也是会千方百计的让人送过来。

    等到苏叶萱死了,元月砂仍然是会为苏姐姐准备这么样子的一件礼物。

    苏姐姐喜欢素净的样式,元月砂也是费尽心思。

    她胃里面一阵子的不舒服,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碰不属于她的东西,当真令人厌恶。

    湘染向前一步,不觉将话儿给挑明白说了:“这枚发钗,原本是我们家主子订做的,已然是送到府上了。只不过微微有些瑕疵,所以又送来店里面修一修。”

    旋即,湘染也呵斥红姬:“你们店里,又是怎么回事情,我家主子的东西,为什么又拿给别人来瞧。”

    红姬脸蛋红了红,一时也是呐呐不语。

    元月砂原本就不待见这个李惠雪,如今瞧着就更是讨厌了。

    她觉得湘染已经是将一切都是说得这样子的清楚了,为什么李惠雪却好似听不懂的傻子一样,目光呆滞,一片茫然。李惠雪那一双眸子之中,更是增加了一缕淡淡的水雾之气。

    元月砂瞧这个女人,对方年岁自然也不大,可瞧着也有二十多,也是个妇人装束了。

    可那眉宇之间,那股子天真无邪,懵懂柔弱的样儿,却仍然像个养在深闺,并没有什么见识,也没有经历过风雨的未出阁女孩子。

    “我,我——”

    李惠雪唇瓣轻轻的动了动,竟似有些被吓着了,柔柔弱弱,泫然欲泣。

    一旁的石煊,瞧在了眼里,那少年眼底却也是顿时流转了浓浓怒色,竟似恼恨得紧。

    不错,这枚发钗是他拿了给雪姐姐的。当时一瞧,石煊就觉得很衬李惠雪,这样子干净朴素,好似李惠雪一样,宛如一片雪花,点尘不染。他觉得衬,那就拿了,那就该属于李惠雪。

    果然自己是了解雪姐姐的,雪姐姐一见,也是很喜欢。

    他也不是傻子,当然记得自个儿伸手去拿这枚发钗时候,那店铺里面女婢阻止之色。只不过自个人狠狠一瞪,那小婢女也不好说什么了。

    可那又如何?不就是一枚发钗吗?眼前这个女人闹什么闹?

    这个女人,绝不该对李惠雪这样子大声,将李惠雪给吓坏了。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看,是有人仗势欺人,巧取豪夺!”

    石煊挡在了李惠雪面前,嗓音也是高了几分。

    李惠雪瞧着挡在自个儿跟前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少年,也是不觉略略安心。

    石煊虽然比他小几岁,李惠雪竟不自禁的有几分依赖。

    她向来不怎么会处理这档子事儿的,对方的婢女一大声,李惠雪脑子都乱了。

    ------题外话------

    本章不是随随便便凑字数拉副本斗jp啦,拉了拉拉,新出来的人物,他们的存在对故事也有很重要的推动作用

    风流的周侯爷初恋情人上线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