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 是我弃他
    元月砂心中不觉冷了冷,自个儿倒是轻瞧了这元老夫人。原来事到如今,居然还有此举动,居然还想推了自己去做妾。

    居然是不依不饶了。

    萧夫人也回过神来,听明白了元老夫人的话,自是极为不乐意的。

    元月砂那性儿,就不是本本分分的。瞧她今日,掐尖要强,什么话儿都是让元月砂给说完了,却也是一点体面都是没有给元家留。这样子心性,如何能往自己家里面抬?

    倘若要了这样子一个姑娘进门,还不知晓招惹个什么事情。

    贞敏公主可谓是金枝玉叶,娇嫩如一朵鲜花,鲜润如一颗露珠。且不必提萧英那不知晓好没有好的暗疾,就是贞敏公主本分霸占了元月砂的正妻之位,只怕元月砂也是会不依不饶。而且,陛下嫁了公主已经是十二万分的委屈,还要给公主添妾?

    不成,决计不成!

    萧夫人这样子想着,张口就是想要回绝。

    然而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不觉生生咽下去。

    元老夫人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如今,萧家无故退亲,便是再将元月砂说得如何不堪,这前脚刚刚拒了元家的婚事,后脚就抬个尊贵美貌的公主殿下。这满京城的人都不是傻子,都瞧得出来为什么拒了元家这门亲事。

    这样子一来,萧家在京城的名声可是就臭了。

    倘若将元月砂纳了进门,不是娶,是纳,让元月砂做个妾。

    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便是为了元月砂不平,人家元月砂自个儿乐意进门,这外人还好意思说什么。

    关上门,大大小小的,都是萧家家事。那么萧家的名声,也不算是毁到底。

    至于陛下,萧夫人也是有想法的。

    宣德帝本来就好名声,想来心里面也是有些苦恼。这打算,也算是全了皇家脸面不是。

    再说这宣德帝再疼女儿,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坐拥后宫三千的男人。

    这男人,也不会觉得,女儿多一个人分享,是多么了不得的委屈。

    而且元家,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想要维护这门姻亲,担心侯府两个孩子。有个元家女做妾,也是让元家的人心里面得了几分安稳。

    萧夫人仔细想想,倒是觉得元老夫人的话有些道理。

    要是纳一个元月砂,能少了这许多烦扰,便是忍着鼻子,将这恶女纳了进门,也有的是法子拿捏。

    说到底,元月砂在元家这样子张狂,还不是仗着元老夫人的宠爱。

    这样子闹腾,倒是越发让这小妮子无法无天了去。

    到了萧家,萧家有的是规矩,还怕拢不住元家这个乡下丫头?

    萧夫人这心里面,却也是挺会盘算的。

    饶是如此,萧夫人却也是不好自个儿松口,她不觉望向了萧英。

    萧英小时候,任由她这个亲娘鞭笞,可是长大之后,却让她这个娘,都是不知晓萧英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了。

    尤其那婚事之上,萧英分明也是有着难以言喻的倔强,绝不会轻易便顺了别的人意思。

    萧英既然是心心念念喜爱贞敏公主,只怕也是不容公主受这样子的委屈吧。

    毕竟当初有元秋娘时候,萧英也只要了元秋娘一个,根本没有添别的女子。

    萧夫人也谈不上是个柔顺的性子,只不过如今萧英的婚事,可正是在那风口浪尖儿上,处处也是十分微妙。就算萧夫人这个做娘的,也不得不小心翼翼,不敢说一不二。

    那些元家的人也听明白了元老夫人的意思了,各自心中滋味莫名。

    这由妻变为妾,固然是受辱。只是这萧家,如今已经是对元月砂百般嫌弃了,只恐怕就算是元月砂肯委身做妾,萧家也是不见得乐意。

    萧夫人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手里面捏着帕儿,轻轻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唉,如今这些小儿女的亲事,可都将我弄得糊涂了。英儿,你心里怎么打算?”

    所有的人都盯住了萧英,而元蔷心人在屏风后,一颗心也是砰砰的跳。

    元蔷心想,萧英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元月砂那样子粗鄙的俗物,不就是南府郡的乡下丫头,来到了京城,攀龙附凤。萧侯爷身边,怎么能沾染这样子恶心的玩意儿。

    一想到元月砂会侍候萧英,元蔷心就打心眼儿里不欢喜,说不出的犯恶心。

    不错,元月砂由妻变为妾,是有几分凄惨了。可是以这个俗物的身份,就算是做个妾,也是抬举了她。

    她一个南府郡来的乡下丫头,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能侍候萧英?

    元蔷心恶狠狠的想着,又不觉竟自有些个幸灾乐祸。

    萧英如今,瞧来分明是对元月砂处处厌憎,分明也是瞧不上她。

    元蔷心不无含酸,人家都有了个心尖尖肉贞敏公主了,又怎么会想要元月砂这个厌物在跟前添堵。

    不过话儿又说回来,贞敏公主虽然是金尊玉贵,可她居然不肯自持身份,如此与萧英私通。可见这贞敏公主,实则也是没表面上那么高贵就是。

    萧英听了,眸光之中光彩涟涟,却也是顿时不觉若有所思。

    原本他对元月砂的兴致已经是淡了,那因淡绿色罗裙引起了一缕绮丽的心思,伴随真正的那个垂青,元月砂已经是没有任何的价值。

    若是今日,元月砂当真如云氏所言那般,居然是跪下来苦苦哀求。那么萧英必定是不屑一顾,绝不会如何的放在了心上。

    然而今日,元月砂倒是出乎萧英的意料,一改平时的温顺柔和,居然是牙尖嘴利,咄咄逼人。

    这倒并不如何让萧英觉得如何奇怪,他早就觉得,南府郡的元二小姐,可是绝不如表面上的那般恭顺乖巧。

    这面上温温和和的,骨子里面却也是颇多尖酸狠辣。

    只不过如今,元月砂将那骨子里的性子,摆在了脸上,倒是颇有些别的与众不同的风情。

    他轻轻的眯起了眼珠,不觉盯住了元月砂雪白的耳垂,上面嫣红的流苏耳环轻轻的荡漾,好似流动了一缕浅浅的绯红。

    那样子一缕淡淡的嫣红,娇艳欲滴,仿若一颗相思的红豆。

    听说元月砂自打和自己定了婚事,便是十分张狂,傲得不行。一双耳环打得不好,她便挑着不肯用,硬要再打一双好看的。这样子的消息,甚至早就伴随有心人的传诵,落在了萧英的耳朵里。

    倘若是贞敏公主,她清淡的仿佛是水面之上一朵幽润的冰莲花,冷冷清清的,她是绝不会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的。

    旋即萧英又想到,那一天在皇宫,元月砂拒绝自己的样子。

    少女怯弱秀丽的一张面孔,因为蕴含了愤怒,竟好似焕发了一股子说不出的艳丽。

    他听到了自己内心低低的冷笑,这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心里面,竟似对自己没有半点爱意。如若许了正妻之位,她千依百顺,可区区妾室,却不入这想攀龙附凤女孩子的眼。

    那日宫中元月砂反抗的样儿,似乎又回荡在萧英的面前,并且和眼前元月砂的这张脸相融合。

    而自己呢,自从那一日之后,便居然越发心热,甚至松了口风,非得要娶这个元二小姐。

    也许自己对这女子的兴致倒并不是全因为容貌身形的相似,而是有几分喜爱她透出来的恬不知耻的野性。

    萧英原本是要拒绝的,可是这样子的念头转过了脑海,倒是不觉松了口:“元二小姐做个妾,倒也不是不成。”

    萧英居然是允了。

    元老夫人也是松了口气,老脸堆欢:“如此,倒也不伤和气。”

    那屏风后面窥听的元蔷心却是呆住了,一时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不觉喃喃道:“侯爷,侯爷怎么就应了。”

    都已然有了京城最美丽的贞敏公主,怎可还对这个南府郡丫头有兴致。

    元幽萍在一边凉凉低语:“左右不过是个妾,又算得了什么?”

    元蔷心慢慢的低下头,手指却也是缓缓的捏紧,心中一派说不出的酸楚,却有个嗓音低低在心里叫着,侯爷还是喜欢元月砂的。

    元家的几个夫人倒是不觉容色各异,各自有些心思盘算。

    唯独元老夫人泰然自若,竟好似当真拢成了什么天大的好事,捏着元月砂的手说话儿:“月砂,你可是好福气,以后总不至于一个依靠也没有。侯爷对你,也算是尽心了。”

    湘染在一边,可谓是早就变了脸色了。

    什么退亲,湘染原本也是并没有如何的在意。所谓萧英,她家主子也瞧不上。

    然而元家这些个混账,所作所为,可当真是太令人无比的生气了。

    萧家原本许了婚事,如今毁去了婚约,却又十分可恨,竟然将元月砂做妾也是说成了天大的福分。

    偏偏元家那些个媳妇儿,却睁着眼,说瞎话。她们一听到了元老夫人这样子说了,个个顺着元老夫人的意思,将这桩事情说成了元家的喜事,萧家的恩惠。

    说到底,元月砂并不是京城元家正经嫡女,便是作践了些,也无损元家贵女的体面。

    湘染面色铁青,很有些不是滋味,若非元月砂始终静静,并无什么指示,只恐湘染也是忍耐不住内心之中滔天怒火。

    元月砂却蓦然一声轻笑,笑声清脆,如翠玉相击,却也是煞是好听,格外动人。

    少女眼波眼波,水色柔柔,晶莹剔透,却是斩钉截铁:“老夫人一番好意,月砂心领,只不过萧家这份照顾,月砂却也是经受不起,只怕是不能去萧家做妾了。”

    一番话,倒是并无任何委婉,将自己的心思说得可谓是清清楚楚了。

    元老夫人的面色却也是沉了沉,这小妮子,倒是当真不留脸,说话好生唐突。

    真当是自个儿女儿了?瞧来自己这些日子,倒是将元月砂宠得厉害了些,将原本一个还算懂事的姑娘,如今居然是闹得是这般轻狂。

    也是,元月砂心气儿高,原本以为可以做妻,如今却是做妾,自然咽不下这一口气。

    只不过自始至终,元月砂都是她一枚棋子,生生拿捏在她元老夫人的手里面,不容这棋子有另外心思,别样打算。

    元月砂那亲生的爹,赶着去奉承京城元家,可谓是费尽心思,用尽了手腕。如今就算是有几分失望,也巴望女儿抬去侯府做妾。

    一个弱女子,闹什么闹?难道还真以为身边添个会武功的丫鬟有什么大不了?

    这做妾也不必娶妻,容易得紧。只要萧元两家的长辈允了,这桩事情也便是成了。到时候给元月砂换了新衣,身子捆住,嘴里面塞住了,轿子里面一塞。一抬软轿子,从侧边角门塞了去侯府,灌了药破了身子,不跟也要跟了。

    到时候,哭破天,也是没有人理会。

    这辈子若要脱身,只恐怕要闹得萧家家破人亡才有机会。

    只不过这些个手段,自然也是不好挑到了明面儿上来言语。

    元老夫人面色寒了寒,笑意好似描绘在面具上一般,这样子的挂在了自个儿的脸上。

    “月砂,可不要胡闹。这家里面的长辈,可是个个都是为了你好,没一个是有意来害你的。”

    萧英也似笑了笑,仿佛根本没听到元月砂的那些话儿,一派淡然之色。

    说到底,元月砂再怎么傲,那也不过是个鲜亮的玩意儿。元家送过来,无论是什么心思,他也就接在了手里面了。

    元蔷心更含嫉想着,这元月砂当真不知晓好歹。萧家能瞧中她做妾,已经是给了元月砂天大的福气,却也是如此贪心,被之前填房的名号养大了胃口。

    旋即,元蔷心又忍不住开心,是了,左右不过是个妾,只怕没几日,萧英也是会心里面厌了,不喜欢了。

    元月砂却也是淡然,并没有恼怒。

    “回老夫人的话儿,月砂并不是胡闹,而是打定了主意如此。这萧英虽然是侯爷,却是不守信义,寡廉鲜耻,薄情寡义,无耻下流的一个男人。他既已有婚约,却也是不准备遵守,自然是言而不信,约而不遵。他年岁已大,还有两个孩子,以前也是死过妻子,却刻意引诱年岁尚轻,待字闺中的贞敏公主。稍稍知晓廉耻的男子,都不会如此哄骗一个无知少女,这自然是寡廉鲜耻,不知道要脸。他既有婚约,却不体恤公主名声,硬要相会。等到公主垂青,又将月砂弃如敝履。既毁去了贞敏公主清白名声,又让月砂被京城之人耻笑,所作所为只为了自己的舒坦,所谓薄情寡义也不过如此。如今既然已经得了公主芳心,居然还要月砂做妾,这脸皮真是厚比城墙,说一句无耻下流,那也是说得轻了。”

    饶是萧英是极沉得住气的人,也是被元月砂这一番言语弄得心中怒火浓浓,不觉忿怒无比的盯住了元月砂,一双眸子好似要将元月砂盯个洞穿。

    不错他是对元月砂有几分兴致,却也好似跟逗猫儿狗儿一样,只是觉得宠物偶尔的反抗有些好玩。这并不代表,他能容忍元月砂能如此不知晓分寸,说出这样子不知轻重的言语!

    倘若此刻元月砂已经是她的小妾,而这儿又是北静侯府,萧英一定是会拿出了鞭子,将元月砂狠狠的鞭笞,打得遍体鳞伤。

    此刻萧英却也是生生忍耐下来,眼中一抹狠戾的赤红也是一闪而没。

    萧夫人也是气得浑身发抖:“简直是混账!这等胡言乱语,也是不知晓打哪里听来的,居然是说得和真的也似。元月砂,你辱及侯府,更辱及公主名声,辱及陛下!”

    那尖锐无比的嗓音,昭示着萧夫人的恼怒,可当真是将萧夫人给气坏了。

    这萧家的人越生气,元月砂言语越是和顺,她脸蛋一扬,可当真是色如春花,娇艳欲滴,言语柔柔:“萧夫人,刚才月砂给你们萧家留面子呢。如今萧侯爷和贞敏公主的丑事,可是传得满大街都是。若要治罪,月砂不怕,只求陛下一视同仁,将京城一大半的人都送去牢里面,那这才堵得住悠悠众口。月砂也不惧,当真被治罪了,这真的自然更显得是真的。我原本想着,萧侯爷虽然不要脸,总是我们元家姻亲,月砂厚道,实在也是不想将话儿就这样子说透了。怎么样,也得给亲戚留点颜面。哪里能想得到,有的人,那叫给脸不要脸。”

    萧夫人可真是被元月砂这伶牙俐齿的话儿给气坏了,竟似被元月砂逼的说不出话儿来,连反驳的话儿,都是说不出一句半句。

    她指着元月砂,叫了两声你,你——

    一时之间,萧夫人竟然也是憋不出别的话儿出来。

    元老夫人也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元月砂这些个言语,可是句句打脸啊。这个南府郡的小姑娘,还真是不知晓天高地厚。

    元老夫人亦不觉厉声呵斥:“好了月砂,还不给我住口。”

    然而元月砂自然是并不理会,充耳不闻。

    只见元月砂在自己袖子里掏了掏,顿时也是掏出了一封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退婚书。

    “这等下贱品格的男子,月砂早就心里厌憎,便是今日萧家不来退亲,月砂也是写了这份退婚书,决不能跟如此男子共度一生。这门婚事,我也不要。什么北静侯,我也不稀罕。”

    元月砂冷笑,随意一掷,却也是顿时就扔在了地上,滑落在了萧英足边。

    一番举动,更似令所有的人瞪大了眼珠子。

    元月砂自个儿写的这退婚书,有没有用,有没有这个资格写,官府认还是不不认,这都是不重要。

    要紧的是,这封退婚书,是元月砂早就已经准备好的。

    在今日萧家开口之前,元月砂已经是准备好了的。

    她竟如此硬气,竟舍得不要萧英?

    在场的女眷都是有些不可置信,要知晓攀附上了萧英,可是属于元月砂的莫大福气。就算萧英不要她了,元月砂也应该苦苦哀求,她怎么会不要萧英?更不要提,这还是萧家没有正式提出退婚前,就已经写好的。

    元蔷心心里充满了愤怒,这自然是对元月砂,恨元月砂不知晓好歹,拿腔作势,很是令人无比的厌恶。这元月砂,必定也是故意的,或者另外有什么心思。

    饶是如此,元蔷心的心里面,却也是怎么都不能解释,为什么元月砂居然是早就将这封退婚书给写好了?

    她的心里面,还当真是有些不是滋味。

    萧英瞧着离自己足尖不远的退婚书,内心之中充满了熊熊的怒火。

    不错,他是没多喜欢元月砂,只是略略有些兴致,随意玩一玩儿。比起贞敏公主,元月砂可是差得太远了。待那份兴致消失了,萧英也不介意让元月砂死在了北静侯府。

    然而饶是如此,就算是一件并不算太喜欢的东西,萧英也不容元月砂拒绝。

    只有自己嫌弃元月砂的,元月砂怎么敢拒绝自己。

    事到如今,萧英反而还被逼出了脾气了。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元月砂这个妾,自己还要定了。

    自个儿也是必然要纳了元月砂,让元月砂属于自己,为自己所拥有。到时候,这个妾自己如何折辱欺负,谁也是不能干涉。

    瞧这招摇的小妮子,还能如此倨傲,盛气凌人?

    不过是南府郡旁支,家里已经是破落户了,这档子身份,凭什么这样子的情况。

    萧英心尖尖一缕恨意一闪而没,眼中反而是流转了一缕志在必得的光彩:“月砂如此性子,瞧来到了萧家,可是要好生教一教了。这萧家诸多规矩,到时候,可是要好生学一学。”

    萧夫人一怔,事到如今,萧英还要这个泼辣货?元月砂方才那样儿,简直就是做反。

    元老夫人原本也是被元月砂的种种举止给惊住了,如今回过了神来,不觉略略喘了口气,倒也讶然萧英居然如此言语。

    元老夫人顿时也是一副恍若无事的样儿,沉沉说道:“月砂,你这样子的言语,可是当真是失了礼数,没了分寸了。你如此模样,别人瞧见了,还只当我们元家,便是这样子教养。我虽然是宠你,可那些个分寸,到底还是要教导的。比如这女儿家的婚事,便向来就是长辈决断,容不得你自己恣意妄为。便是你父母,大约也不会不允。今日你种种举动,可都是胆大妄为,不合规矩。”

    说到了这儿,元老夫人眼底顿时流转了一缕森森寒意。

    纵然元老夫人是有些个其他的打算,然而元月砂此举,确实也是触及了逆鳞,令元老夫人不悦之极。

    简直是没大没小,好生不知晓分寸。

    她如今在这里胡言乱语,不知所谓,可笑得紧。

    任这小丫头说破了天,到时候,一顶软轿抬过去,糊糊涂涂做了北静侯府房里面的。

    如今惹恼了萧英,以后无宠,还不是一辈子都是苦日子,难捱得紧。

    元老夫人眼中流转了锋锐的狠意,面上却生生挤出了慈和之色:“侯夫人也是不必担心,这小孩子不听话,老身细细的劝服,她必定是会懂了礼数。毕竟如今,她心里面一时气恼,可是有些想不开。”

    而萧夫人一时也觉得颇为古怪,可究竟有什么古怪之处,却也是偏生说不上来。

    元月砂却脆生生说道:“不错,父亲母亲必然是觉得,我若是去侯府做个妾,那也算是攀上了高枝儿了。可是月砂自己不允,我若自己不允,便也没什么法子,若家里面逼迫,月砂自尽就是。区区一条贱命,不懂礼数,又是南府郡出生。就算是死了,那也是自个儿活该得紧,怪不得别的人。只不过,却恐怕又来一条人命,惹得满京城非议,坏了元家名声,更坏了侯爷和贞敏公主的姻缘。”

    这样子说话,不但元家的女眷脸色不好看,便是萧英也是不觉面色一变。

    于萧英而言,娶贞敏公主自然也是多年来的心愿。

    倘若因为要纳元月砂,因此坏了娶公主的大计,对于萧英而言,也是未必划算。

    不错,元月砂的闹腾也是未必真的有效。然而这必定是会增加一些变数和意外,而对于萧英而言,得到了贞敏公主,则必须是那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外的。

    区区元月砂,还不值得萧英冒这个险。

    萧英是个将领,面对抉择时候,他绝不会犹犹豫豫。这一瞬间,他已然是做了抉择。正因为做了抉择,萧英越发恼恨。这一时之间,竟不能将元月砂纳入自己的手中,萧英那心里头,更是说不出的不痛快。

    那眼底,更是不觉流转了森森的恼恨之意。

    他心中甚至不觉低语,总是还有机会的。

    而萧英口中却也是沉沉:“既然如此,萧家也是不好勉强。元二小姐寻死觅活,可是无福消受。”

    萧夫人闻言,也是松了口气。

    她总觉得元月砂心思颇多,很会算计,要是家里面添了这个,未必是什么值得如何欢喜的事情。

    就算权衡利弊,觉得可纳,那心里面总是有些不痛快。

    元老夫人也是一愕,口中却也是说道:“此事,此事还有可议之处。”

    她终究也还是不甘心。

    元老夫人也郁闷,自己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拿捏不住这个小妮子。这心里头,还真是好生不痛快。

    这混迹于后宅多年,元老夫人可是个人精,极会算计的那种。

    别人瞧她是慈眉善目,实则元老夫人却是个极为狠辣的性儿。

    想不到元月砂不但狡猾,还挺狠。

    这死丫头,鬼才会相信她会自尽。

    可怕就怕她寻死觅活,做出种种闹腾姿态,一个没看住,就跑出去毁了元家的脸面。

    想到了这儿,元老夫人也是颇为头疼。

    犹豫之间,却也是听到了元月砂怯生生故意撒娇的嗓音:“老夫人,自打我来到了京城,你最疼爱我了,可是将我当成了自个儿的亲生女儿一样。而月砂的心里面,也是真正将你当做自己的娘亲,可谓是敬畏有加。只盼望,你再疼惜我一次。”

    她柔柔细语,更是伸出了自个儿的手,轻轻的拢住了元老夫人的手掌。

    那少女的手掌,应该是柔软而温暖的,可是元月砂的手却总是冰凉凉的一片,竟似无甚温度。

    元月砂却轻语,将嗓音压得极低极低:“毕竟,月砂知晓元秋娘是如何没的。”

    那言语果真是极低极低,宛若恶魔喃喃低语,细得好似清风拂过。然而便是在这一瞬间,元老夫人的面色却也是变得极为恐惧,极为难看。

    那心尖尖只回荡一个声音,她,她居然是知晓了。

    这小蹄子,她如何知晓的?

    元老夫人目瞪口呆,竟不自禁的一阵子的口干舌燥。

    近在咫尺的面孔,却也是精致而秀丽。

    少女皮肤雪润,盈盈秀目漆黑,淡色红唇若花。这样子秀丽娇颜,乍然一瞧,竟好似瞧见了那恍惚间元秋娘的影子。许是正因为这样儿,如今轻巧偎依在自个儿身边的少女,竟似蕴含了几许淡淡的鬼魅之气。

    一时之间,元老夫人竟不知晓说些个什么,顿时瞠目结舌。

    耳边却也是听到了元月砂慢吞吞的说道:“多些老夫人,我就知晓,老夫人还是疼惜爱护我的,还是顺了我意思。倒也是未曾,逼着我嫁给个不相干的人。”

    元老夫人回过神来,眉头一皱,倒似若有所悟。

    这元月砂初来京城时候,百般乖顺,处处也是如人的意,便是自个儿也是挑不出什么错。

    可是忽而转眼间,便是换了一个人,性子招摇,又爱挑挑拣拣的,变得轻狂可恶起来。

    如今瞧来,竟似得知了什么风声,知晓了萧英的性子,故而百般施展本事,不肯嫁了人。

    元老夫人心中喜怒不定,实在是吃不透元月砂打哪里知晓这些的。

    这些个事情,便是在元家,也几乎没什么人知晓。元家几房媳妇儿,养的那么些个嫡出的孙子孙女儿,一个个的,都是并不知晓这其中内在关窍。个个倒是看中了萧英的身份,争得个乌眼鸡一样,难看得紧。

    元老夫人却又不得不佩服元月砂,这可真是满身都是心眼子,什么都是会盘算。

    这一刻,元老夫人内心忽而流转了一缕怨毒,一丝不甘。

    为何一个南府郡的丫头,最终可以逃过这样子的劫数,偏生自己放在心尖尖的秋娘,却偏生没有逃过,最后居然是那样子的下场?想到了这儿,元老夫人内心之中的酸意也是更浓了几分。

    而屏风之后的元蔷心更是忍不住跺足,心里恨得不得了。

    不错,就在刚刚,元蔷心是盼望萧英拒绝了元月砂,让元月砂做不成这个妾的。而如今呢,好似元月砂也是如了她的意,当真没有做成妾。可是这是元月砂自己拒绝的,而且还真拒绝掉了。

    闹得好似元月砂嫌弃了萧英一样,这可真是——

    这死丫头,当真也配?

    她算是什么货色,哪里来这样子大的脸子。

    元蔷心就是不悦,不悦萧英居然答应,不悦元月砂居然又拒绝了萧英。

    她根本没这个资格。

    元蔷心一张脸,顿时也是涨德通红。

    元幽萍反而淡然了不少,缓缓说道:“蔷心,你何必生气?她不嫁就不嫁,岂不是正好?”

    说到了这儿,元幽萍的唇角,却也是蓦然挂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甚是舒坦:“你瞧祖母,如今也是厌弃她了。当初接着这个乡下丫头来这儿,可不就是为了让她嫁给萧侯爷?如今留着她也没什么用处,她自然想继续留在了京城嫁一个好的。可是咱们家,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个村俗的货色,你说是不是?”

    元蔷心却也是顿时眼前一亮,这一点,自个儿倒是并没有想到。

    不错,事到如今,元月砂还有什么资格留下来?

    自己那个祖母,可没那么好心肠,也断断不会当真为了元月砂,给她筹谋一桩京城的好亲事。

    明天就可让元月砂,滚回南府郡去。

    便是祖母没想到,那也应该有人提点。就瞧今日元月砂这样子轻狂的样儿,只怕元家上下,盼着她快些滚的人,也是不知晓多少。

    元月砂这死丫头虽然是很聪明,这亲生的爹娘却是个乡下的土鳖,只要随便吓一吓,必定是能让南府郡元家,将元月砂许个极不堪的。

    想到了这儿,元蔷心的脸颊之上,顿时也是不觉绽放了甜美的笑容,是打心眼儿里面欢喜。

    是了,送走了元月砂,元家可是就安宁了。

    从今以后,元家还是跟以前一样子的清静。

    这元月砂再聪明又如何,那到底还是落了一场空。费尽心思,来到了京城,颇多算计,只盼望能攀上了高枝。

    可到了最后,到底也只能嫁给一个乡下人。

    这想要飞上天空,攀上高枝儿的念想,可是到底落了个空,没个成算。

    怕就是怕,祖母心软,念着元月砂样儿有些像死去的小姑姑,那就是不肯送。

    元蔷心又有些不痛快,狠狠的搅紧了自己的手帕。

    她却也是不知,此刻元老夫人心思和她这个孙女儿想的也是差不多。

    这元老夫人心里面,到底也是生出了惧意,竟无端端的生出了一个念头——

    怎生将元月砂送走了才好。

    偎依在她身边的小姑娘,明明有着姣好的容貌,纤弱的身姿,可是却分明已然是个嗜血的恶魔,聪慧得不可思议。

    那一双漆黑的眸子里面,流转了浅浅的冰冷,并且蕴含了一缕说不出的寒意。

    仿若能窥测人心,瞧见别人心里面的想法。

    元老夫人感慨,这可生生是个吃人血肉的妖孽啊!

    尤其是那一双小手,蕴含了淡淡的凉意。明明已经是抓住了自个儿的手掌老大一阵子了,却仿佛并没有从中汲取到丝毫的温暖,仍然是说不出的冰冷,寒冷得令人心尖打颤!

    这寻常的小姑娘,又怎么会有这样子手。

    可元老夫人心里面却是苦笑,怪只怪自个儿居然是利用在这妖孽身上,一时不察,居然是这样子的糊涂。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自己以为可以拿捏元月砂,只怕这件事情没那么便宜。且不说元月砂是如何窥见了那么些个私隐可怕之事,就说豫王殿下对这小女子莫名的看重,便是说明,她绝非殿下的一时兴起。

    就算是想送,那也是送不走。

    萧夫人瞧见了元老夫人面上的神色,正觉得有些怪异。

    正在此刻,却偏生有宫中的内侍前来,在场的女眷也是无不纷纷起身。

    萧夫人内心扑扑一跳,顿时也是流转了几许关切之色。

    她只以为,是因为萧英的事。毕竟如今,萧英要娶公主,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元老夫人更回过神来,整顿容色,心里却也是不觉盘算,莫非宣德帝要为了贞敏公主除掉元月砂?

    倘若是这样子,那倒是好了,总是省下了许多心。

    那徐公公到来,和元老夫人熟识,满脸堆欢:“老夫人身子倒还如从前一般硬朗。”

    元老夫人含笑:“托公公吉言,这身子倒还好。今日徐公公前来,又有什么事儿?可是陛下,有什么旨意?”

    那徐公公微笑:“却为南府郡的元二小姐而来,毕竟元二小姐乃是县主,那府邸属官封地一直迟迟未曾落实。当初还是陛下下了旨意,封了她县主之尊。只不过陛下日理万机,一时疏忽,总是未曾想起来。如今豫王殿下,提醒了陛下这桩事情,陛下方才命咱家理会此事。”

    这是要给元月砂修建府邸,让她做个有名有实的县主了!

    这可真是出乎元家女眷意料之外。

    便是元老夫人也是一怔,怎么会有这般殊荣?

    毕竟元月砂虽有县主的名头,一开始也是不值钱,便是百里纤也是嘲讽她没有上宗谱。

    如今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屏风后面的元蔷心和元幽萍,都是嫉妒得快要晕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