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 送她落水
    宣王府的惨事被京中市井之徒议论了几日,嘲了几句百里策的风流,便也是抛去脑后。

    转眼到了杨太后的生辰,宣德帝也下了旨意,满城都是扎了花灯,与民同乐。

    夜凉若水,这京中夜色也是不觉染上了几许胭脂粉痕,浮腻而柔润。

    元月砂轻盈的走到了街道之上,瞧着一盏盏的扎得精致的花灯。

    那些龙胤的夫人小姐,无不是费心打扮,涂膜胭脂水粉,一身华衣绣彩,轻轻戴着面纱,来这街上瞧着花灯热闹,全没有平日里的拘束。

    至于如今京城,更是悄然调动兵马,龙骑禁军齐出,护住城里城外的安宁。那些平时在京城里面张狂的泼皮无赖,亦然不敢如何的张狂,生恐侍卫手中锋锐的刀刃,生生斩下来自个儿的头颅。

    元月砂面纱轻掩,轻薄雪纱之下却也是掩住了一张秀美俊美的容貌。

    那如雪手指轻轻的翻过了一盏盏的花灯。这样子的热闹,却也是海陵边塞也绝不会有的。

    她也知晓,洛家为了取悦宣德帝,也是不知晓花费了多少银子。

    所以方才能让全城这一派浮光溢彩,光辉流转。这一切,自然是为了弥补那一日御前比武,洛家所犯下的错处。洛家操纵赌局,意图卷走大笔的财帛。然而没想到却被长留王所点破,不但赔了许多银钱,还要另外花钱平复宣德帝的怒意。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却也是忍不住想到了百里聂那个无赖。

    百里聂体弱秀美,容貌虽然出尘,却是个极富有心计的男人。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捏着花灯的手指竟不觉慢慢收紧,流转了说不出的愤怒,咔擦一下,竟然将竹枝生生捏碎。

    湘染吓了一跳,赶紧也为了元月砂付了银子。

    正在这时候,元月砂听到了喧闹的声音,抬头一瞧,却可巧见到了姜陵。

    原本杂耍的艺人,支起了高高的秋千,表演杂耍技艺。可姜陵却也是凑了过来,嘻嘻一笑,他将秋千荡漾得很好,高得好似荡过来屋檐,仿佛能摘到星辰。他的样儿,看上去这样子的欢喜,这样子的高兴。别人瞧见了,都朝着他拍手掌。那一旁阁楼里面的妙龄少女,瞧他生得十分俊俏,都笑嘻嘻的将自个儿手里面的花朵扔到了姜陵的身上。

    而姜陵也笑吟吟的,来者不拒,插得自己头上满是花朵。

    元月砂这样子瞧着,不知怎么,觉得姜陵瞧了自己一眼。

    旋即姜陵一荡,却也是没影子。

    一朵大红的花儿,却轻轻巧巧的落在了元月砂的手中。

    颜色鲜艳,娇艳欲滴。

    那些看客都是有些怅然若失,元月砂手指却不觉摇摇指尖这朵娇艳欲滴的红花儿。

    长留王的这个养子,好似一袭清风,一卷朗月,来得快,可是又走得快,总是让人难以捉摸的。也不知道,究竟是百里聂生的,还是百里聂养的。

    这京城的花灯会瞧着很有趣,可元月砂走了一会儿,又觉得没意思,到处都是吵吵闹闹的,都是有许许多多的人。

    她秀丽的眉头轻轻的一皱,不觉退后了几步。

    侧身之际,瞧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不觉微微一怔。

    那些来看花灯的夫人小姐蒙着脸蛋,也还摆了,眼前之人分明是个男子,却也是一身素衣,带着纱帽,淡青色的纱帐轻垂,柔和的落在了胸口。

    瞧那身影,却也是有些眼熟。

    此刻男子正在一个没什么人气儿的小铺面挑花灯,这个老板的花灯扎的是动物样子,有白兔,还有蝴蝶。

    男人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先挑了一个猫头鹰的花灯,瞧了一阵子,又挑了一个兔子的。

    他手指头轻轻的将这个兔子花灯提起来,近些来瞧。

    男人面上的轻纱本来是极为轻薄的,若是在那明亮的阳光之下,足以将对方轻掩面容一览无遗。只不过在如今昏暗的夜色以及迷离的灯光之下,对方的面容才隐匿于一片朦胧晦暗之中。

    如今当他提起了兔子花灯,近些来瞧时候,一片明润的光彩轻轻的撒在了脸前面撒之上,轻纱也遮挡不住他的容颜,恍如掩在污泥里的美玉被拂去了一小片泥土,露出了精致的玉色。男人极动人的侧头,轻轻透出了一小片,朦朦胧胧的,却更具美好的风韵。

    他似留意到了元月砂目光,轻轻的侧过脸蛋,那张俊美苍白的脸颊被兔子灯照亮了一片,在一片朦胧纱色之中,有着一股子若隐若现的美感。

    赫然正是长留王百里聂。

    这清风下,月色中,一盏兔子灯提在脸前,他却风姿绰约。

    便是元月砂,也不觉瞧得怔了怔。

    百里聂身娇肉贵,身份说不出的尊贵,既然是如何,他又缘何会一个奴仆也不在,居然会在这儿。看来还当真是纡尊降贵,与民同乐啊。

    正在这时候,一辆马车飞行驶过,并不怎么快。

    行人纷纷,马车也快不了。

    元月砂也和其他的游人退后了几步,加以躲避。

    湘染被人流一挤,不觉退后了几步。

    马车过去,百里聂仍然是在那铺子前,他手中仍然是提着那盏兔子花灯,却没提在面前。那淡青色纱布后的面容,又似再次变得晦暗不明了。

    正在这时候,却听到有人闹腾,说什么京城第一美人儿在琉璃阁弹琴了。

    琉璃阁离这儿也是不远,那些百姓欲图去瞧京城第一美人儿的风采,却也是不觉一个个的争先推挤,想要凑过去瞧一瞧。

    湘染原本想回到了元月砂的身边,被人流一推,却也是不能如愿。她原本武功高强,然而这样子被挤一挤,那也是没有法子。

    就在这时候,几名龙骑禁军见到这里乱糟糟的,恐有差池,顿时也是掠过来,维护持续。

    几番呵斥,那些百姓也是不敢拥挤。

    一片乱糟糟之中,元月砂只觉得自己手臂被人给拉住。

    她瞧着那人一副禁军打扮,忍不住吃了一惊。

    若不是认出对方是百里冽,元月砂定也仍是推拒。

    如今倒是由着百里冽,将自己一步步的拉扯出来。

    元月砂樱唇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伸手抹平了衣衫,瞧着手里面的那朵娇艳的花朵,也是被压坏了些,不觉有些可惜。

    百里冽玉色的容貌,在朦胧的夜色之中,更似流转了几许奇异的魅力。

    一双漆黑的眸子目光灼灼,忽而盯着元月砂手里面的红花。

    方才他捏住了元月砂的手腕,这样子的轻轻捏着,带着元月砂离开拥挤的人群。而就在那一刻,百里冽的内心不觉涌起了难以言喻的满足。

    他只盼望,这样子捏着元月砂的手,永远不要松开才好。

    可是等走出了拥挤的人群,百里冽也是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手掌。

    他是个心思很细腻的孩子,自然会在别人拒绝之前,就先顺了别人的意思。

    可饶是如此,百里冽盯着元月砂手中那道娇艳的红花,心中却也是升起了难以言喻的厌憎之情。

    他的父亲将元月砂当做猎物,萧英要娶元月砂,甚至那高贵无比的豫王殿下,也似对元月砂不同。这些自然也让百里冽心里不痛快,谈不上如何高兴,可是这些男人,没有一个好似姜陵一样,让百里冽产生无与伦比的厌恶和愤恨。

    长于宣王府,从小如履薄冰,他从来觉得追逐权势是人骨子里面的本能,是血肉里面的一部分,这是不可割裂的。

    元月砂为了权势,向着这些男人柔顺献媚,甚至为了享受到荣华富贵,乐意嫁给萧英。这些又有什么错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向往着富贵荣华,锦绣前程。自己如今既然不能给予元月砂想要的,凭什么阻止元月砂从别的男人身上得到这些呢?

    等到自己拥有了权势了,到时候,自然可以夺回元月砂,让元月砂快快乐乐的做自己的女人。

    可是这个姜陵,这个姜陵!

    他凭什么让元月砂另眼相看,加意不同?

    说什么是长留王的私生子,然而姜陵身份尴尬,身份地位也不过如此,也未曾可见有什么前程。

    长留王倘若真心栽培,如今姜陵早就应该是前途似锦,哪里好似如今,还流落在外,一个野孩子的样儿。以后前途,只怕也是有限。

    元月砂是那样子的聪慧,那么样子的聪明。自己所欣赏的女人,自然也是有那非凡心思,敏锐的触觉。她自然应该瞧出来,姜陵的前程是不值得投资与看重,也更不能成为元月砂的踏脚石,扶持她上升一丝一毫。

    饶是如此,以百里冽的敏锐,也隐隐察觉到了一缕元月砂对姜陵的不同。

    刚刚元月砂没瞧见自己,可是百里冽却瞧见了元月砂。

    元月砂看着姜陵时候,有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轻松与喜爱。

    姜陵瞧见了元月砂,还将手里面最娇艳的花朵扔到了元月砂的身上。

    而元月砂呢,也摇着那枝花儿,居然没有扔了。

    嫉妒的情愫,却也好似毒蛇一样,狠狠的咬着百里冽的心口,让百里冽的心里面很有些个不是滋味。

    他也知晓了那日皇宫发生的事情,说什么英雄救美,姜陵从马蹄之下救下了元月砂。而元二小姐呢,也对姜陵说不出的信任,在姜陵身上压下了重注。这可真是一桩佳话。

    凭什么自己什么都没有时候,元月砂对他总是一片疏离,冷冷淡淡的,反而对姜陵流露出温和的神气。

    “这花儿坏了,元二小姐若是心疼,以后便让着我送一朵更好的。”

    百里冽不动声色,从元月砂手里面夺了那枝花,扔在了地上。

    他足尖儿轻轻摩擦,非得将一朵大红的娇花踩碎了和泥土一道,方才罢休。

    元月砂原本微微出神,瞧着方才提着兔子灯的百里聂也不知晓往哪里去了。

    如今回过神来,不觉有些吃惊,好奇百里冽一向淡淡的性儿,也不知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区区一朵花,那也是算不得什么。

    她盯着百里冽,忽而轻柔的说道:“阿冽,你耳上伤口,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百里冽原本耳朵也是好端端的,可是如今却偏生有了一道猩红色的伤口,是新添上了的,好似被谁咬了一口。

    百里冽目光变了变,手指轻轻的抚摸上了耳垂的伤口,容色却也是变幻不定。

    百里洵打从瞧见了赫连清死的样子,脑子就糊糊涂涂的,人也疯疯癫癫的。

    那样儿本来瞧着也还算乖顺,虽然脑子不清楚,也总算是不闹腾。

    百里策这个慈父耐心总是有限的,在赫连清死了之后,他并不想再见百里洵了。每次见到了百里洵,他自然是无可遏制的想到了赫连清,并且心里面升起了难以言喻的忿怒之意。故而在百里洵疯癫之后,就以此名义,将百里洵送出府了去,并且再也不想见到百里洵了。

    百里冽作为哥哥,做出宽容厚道的样儿,虚情假意的送了送。

    他假意抱了抱百里洵时候,原本乖顺的孩子却忽而好似变了一个样子,显得是格外的凶狠。他居然好似猛兽一样抓住了百里冽,并且尖锐的牙齿狠狠的咬住了百里冽的耳朵,恨不得将百里冽的血肉给狠狠的咬下来,撕咬到了肚子里面去。

    若不是他年纪小,力气不够,只恐怕已经将百里冽的一片耳朵狠狠的咬下来了。

    饶是如此,将百里洵扯开时候,百里冽的耳朵却也是鲜血淋漓。

    可百里冽并没有什么怪罪,只用手帕擦去了耳朵上的血珠子。

    百里冽一改温顺,含糊不清的骂着,好似暴躁的小兽,仇恨的盯着百里冽。

    瞧这种样子,也是不知晓究竟是真的疯了,还是假的。

    然而百里冽的心里面,其实也是并不如何的在乎。

    斩草除根,聪明的人都会这样子做,而不会糊糊涂涂的放开自己的敌人。就算百里洵如今当真疯癫了,并且脑子也是不清楚。可是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并且将所有的仇恨,都是尽数加诸于自己的身上。

    正因为这样儿,百里冽早就已经下了重贿。

    不到一个月,就会传来百里洵生了疾病,并且神志不清的消息。

    他很快就会夭折,就好似其他养不大的小孩子一样,会让别人觉得是他没有足够的福分和滋养,故而在小小年纪就因此殒命。

    而做了这样子斩草除根的事情,百里冽内心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波澜,甚至也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他对这个弟弟所有微薄的亲情,以及些许的愧疚,早在赫连清死的那一天,挥霍得干干净净了。当元月砂伸出了手指头,轻轻的抹去了自己面颊之上的泪水时候,他已经是坚强得不能再坚强,此生此世已然是心如磐石,再不会有丝毫动摇。

    而如今在如梦的灯会之上,面对着元月砂的盈盈娇颜,百里冽觉得这一切都是无足轻重之事,根本没有丝毫提起的价值。何必为了这样子的事情,搅坏了元月砂今日的雅兴呢?

    甚至那一日的软弱哭泣,百里冽如今想来也是唾弃不已。

    他慢慢的放下了轻轻抚摸自己耳垂的手指,微笑说道:“没什么,只是一时不小心,所以受的伤。元二小姐,灯会之上,你自己还是要小心一些。”

    就在这时候,幽凉的夜风之中传来了淙淙的琴声,百里冽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淡淡的不屑之色:“至于那个京城第一美人,那也是不过如此。”

    别人都说苏颖有着举世无双的容颜,美貌非凡,才艺俱佳。饶是如此,百里冽也觉得不过如此。他在京城不止一次的瞧见过苏颖,可是内心之中,却也是毫无波动。

    百里冽的同僚也在等着他了,他今日自然也是无法缠着元月砂一道,瞧着一盏盏精致的花灯儿。

    他恋恋不舍的盯了元月砂几眼,最后还是离开了。

    此时此刻,百里冽脑海里面又浮起了姜陵的影子,又不自觉的涌起了强烈的厌憎之情。

    其实百里冽知晓,除了元月砂,自己还为了什么厌恶姜陵。

    这个岁数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总是笑啊笑,笑得没心没肺,整日那样子的开心。让百里冽恨不得,将姜陵的舌头给生生的拔了下来,血淋淋的瞧着才好。他也不过是百里聂的养子罢了,打小别人也是会议论他是个野种,前途也是不怎么样,更应该自卑而小心,就好像是自己这样子。可是姜陵却好似没有真正的痛苦,整天就那样子的开心,欢欢喜喜的。他可以仗着自己绝妙的轻功,站在了秋千之上,轻轻巧巧的荡来荡去,显得那样子的高兴和快活。那笑声回荡在了风中,穿在了百里冽的耳朵里,一下下的,刺得百里冽的心口阵阵的发疼。

    湘染来到了元月砂身上,却也是不觉欲言又止。

    百里冽浑身带着血腥和冰凉的气息,这使得湘染无比担心元月砂。其实更危险的人也曾出现在元月砂的身边,可是湘染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子的担心过。她自是明白,自己心中深刻的担心究竟是因此而产生。百里冽年纪轻轻,已然是拥有了寻常小孩子难以想象的冷漠和狠辣。这样子的人,其实元月砂应该一下子都瞧出来,并且深深的明白对方的为人。可是这个孩子,是元月砂自己瞧不清楚的。就算元月砂极力想要避开他,故意冷落他,可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元月砂就会原谅他,宽容他。这对于处境危险的元月砂而言,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的。

    湘染想,元月砂虽然身躯稚嫩,可是心境成熟,她也许将百里冽当做自己的孩子了。只有母亲对孩子,才能够这样子的宽容,并且对他的种种行为,带上了美好的滤镜。有些轻易可察觉的东西,偏生一向睿智的元月砂,却也是浑然不觉了。

    这让湘染内心之中,不觉油然而生一缕淡淡的心疼,也不知为了元月砂,还是为了死去的苏叶萱。

    元月砂却也是浑然不觉,她绽放了甜甜的笑容:“湘染,咱们也是瞧一瞧苏大美人儿。琴声幽幽,真是好听。”

    那京城的七层琉璃塔是洛家为了杨太后所建的,如今在月色之下,不觉泛起了琉璃色的光辉。

    平素七层塔身被封住了,不容人进入。不过今日正好是杨太后的寿辰,这七层琉璃塔也是对百姓开放,与民同乐。只不过如今塔顶最高一层,仍然是被封住了,只供苏颖弹琴奏乐。

    这足见苏颖颇有手腕,身份非凡,所以才能够独占一层。

    琉璃瓦片片生辉,映照着一派璀璨的灯火,织成了一片绵绵不绝的光晕。

    苏颖一身淡淡的雪色衣衫,竟似素面朝天,不施脂粉。第七层琉璃也黑漆漆的,除了苏颖身边一盏荷花小灯,再没有别的光亮了。

    她纤细雪白的素手轻轻的按在了琴弦之上,轻轻抚动琴弦,琴声淙淙。

    其实也是不必听她琴音如何,只如此美妙的风姿,已然是宛如雪衣的仙子,令人不觉心醉神迷。

    那琉璃塔前一条河流,河水染上了一层浮粉流脂,映衬着琉璃塔身,塔上美人,还有那天空一轮明月。

    清风轻轻吹拂过苏颖乌黑的发丝,雪白的衣衫,好似也将苏颖的琴音吹得很远很远。

    苏颖目光轻轻的扫过了塔下那些个熙熙攘攘的百姓,仙子般的面容也是有些淡漠和轻蔑的味道。她觉得自己好似当真成了月宫下的仙子,轻轻柔柔的飘荡在了这儿。如雪的白衣却轻轻包裹了一颗野心勃勃的心脏,让她亦是越发孤傲而自负了。

    元月砂到来时候,可巧也是瞧见了这一幕。

    她不得不承认,苏颖这个所谓的京城第一美人,也是极会营造绝妙的气氛。这样子的灯火,这样子的月色,总是让人升起了一种很浪漫的情愫,也不自禁会将苏颖烘托得越加美好。虽然百里冽是不屑一顾,可是更多的人却也是沉醉于苏颖的美色之中,情不自禁的流连忘返。

    元月砂也是来得有些晚了,苏颖弹奏了最后一段曲子,便抱着琴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她想着苏颖应当也是不会再回来了,可是别的人却并不这么想,他们无比热络的等待这,等待苏颖再现身弹奏一曲。故而也是久久不散,并且堵住了道路。元月砂就算是想要转身离去,那也是做不到。元月砂在江边站了一会儿,也是觉得无聊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小小的船儿轻轻的浪荡在了元月砂身边。

    这些小船之上有弹琴的花娘,包来游河也是不错。

    帘子轻轻拉开了,却露出了姜陵俊俏的脸蛋。姜陵不觉笑吟吟的说道:“元二小姐,上船我载你一程吧。”

    元月砂想了想,也是没有拒绝。

    姜陵在窗上小几上准备了干果糕点,还有玫瑰糖炒的瓜子。

    他磕瓜子磕得津津有味的,将一片片瓜子片,轻轻巧巧的弹在了小碟子里面。

    弹琴的船娘居然是婉婉,她整个没精打采的,弹的曲子也是叮叮咚咚,有一下没一下的,仿佛颇有些心思。

    也难得姜陵也不怎么嫌弃,笑吟吟的听着,将小瓜子磕得清清脆脆的。

    姜陵也是第一次来京城,缠着元月砂给他讲讲京城的景致,指着问东问西的。

    元月砂虽然谈不上对京城多熟悉,可以前也将龙胤京城的资料背得很是熟悉,也说和姜陵听。这样子一来,江上看这些花灯,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元月砂眼波流转间,却也是不觉平添了几许潋滟的水色。

    不知不觉,这小船也是轻轻的靠着临江的一处小楼。

    婉婉松了手,念叨:“弹得手指头都酸了,陵公子,咱们上岸去歇一歇。”

    姜陵嗯嗯的两声,算是同意了。

    婉婉手指轻轻的抓住了临水小门的门环,轻轻的拉了两下,又转动了两声。

    咔擦两下,那门都已经打开。

    四个人也上了岸,踏入了楼中。

    房间里布置虽然是谈不上如何华贵,可是却也是十分的精致。

    楼上隐隐约约的,也是有人说话儿的声音。

    姜陵手指头比在了唇边,轻轻的嘘了两声,悄悄的一步步的上去。

    二楼一部屏风,上面描绘了大朵大朵的白兰,可谓是十分精致。屏风另外一头,点了灯,将说话的两个人影子投得长长的。元月砂和姜陵从走道上上来,那边瞧过来也是漆黑一片,也是不大容易瞧得清楚。

    元月砂眼尖,瞧着墙上插着一盏兔子花灯。

    那兔子花灯摆在了一堆花灯的铺面上时候,看着也还算是喜庆。如今在房里面一摆,却也是略略显得有些粗糙了。

    样式瞧来,倒也可谓是憨态可掬。

    元月砂一颗心扑扑一跳,隐约知晓房间里面的人究竟是谁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柔婉的女子嗓音却也是响起:“我痴心于殿下多年,难道殿下总是对我无动于衷。”

    那嗓音说不出的好听,更不必说这其中所蕴含的淡淡的凄楚味道。只怕是石头人儿,听到了也是会动心的。

    百里聂嗓音却是沙哑而平静的:“是呀。”

    也许正因为干脆的不能再如何干脆,苏颖反而一时不觉语塞。

    可她这位京城第一美人儿,却也是绝不会如此轻易的认输的。

    她想要得到的东西,总是要千方百计的得到,绝不会轻轻巧巧的,就让给别的人。

    今日她如仙女之姿,弹奏一曲,高贵宛如仙子,大半京城的贵公子都因为她而倾倒。而她造足了声势,却也好似女奴一样卑微的伏在了百里聂面前,苦苦哀求百里聂一点垂青。她相信这份虚荣感,是任何男子都不能够推拒的。

    苏颖嗓音之中,也是不觉蕴含了淡淡的哭泣之声:“殿下,殿下,你高高在上,雪白清皓,不沾半点尘埃。在你的心里面,我实在也是个微不足道的女子。满京城的人都说我生得十分好看,可是在你眼里面,什么都不算。你,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候的情景?也许你自然是不记得了,我只是那许多人里面的一个,也不打眼,也不出众。喜欢你的人那么多,我又算得了什么呢?可是我却也是一见钟情,刻骨铭心。那是五年前,你那一天,穿着的是淡蓝色的衣衫,我记得你衣衫上的刺绣是雪菊。你头发生的发钗是玉做的,雪白的颜色,干干净净。那一天,你轻轻的吹奏了一首曲子,是临江仙。你那时候,心情很不好,你和豫王殿下说了几句话,别的时候都安安静静的。你到底有什么忧愁呢?我当真是想要知晓。我听了你的曲子,就已然是忍不住哭了。我忍不住在想,你到底有什么烦恼,只要你跟我说一说,我可以为你做任何的事情。”

    “这些年来,我的心里面只有你。就算爹娘说我如此,会坏了自己的名声,打搅自己寻觅一门好姻缘,我也是一点儿都不在乎。若是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那么嫁人又能有什么意思呢?这么多年了,我记得你第一次见面时候穿的衣衫,吹的曲子,做的事情。可是你呢,眼睛轻轻的划过我,却一点儿都没瞧上我。每次和你见面,我的心里面就多了一点甜蜜,多了一颗明珠,多了一点宝贵的记忆。在你不能回应我的时候,我也只靠着这些记忆,让自己心里面平添了几许甜美。那种苦涩与甜蜜的滋味纠结在我心里面,让我时时夜不能寐。”

    苏颖泪水缓缓的从绝美的脸颊之上滴落,然后轻轻的滴落在了自个儿的手背之上,一滴、两滴。

    那种样儿,却也是蕴含了一缕难以形容的绝美风采。

    “我为了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心甘情愿。赴汤蹈火,水里火里,都是在所不辞。殿下,颖儿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在你跟前,也是什么都不值。你是我心里面,心里面的美梦,颖儿除了你,谁也是都不要。”

    苏颖慢慢的擦拭面颊之上的泪水,凝视着百里聂的容貌,充满了期待之意,期许之色。

    百里聂总是对她冷冷淡淡的,这也是让苏颖格外的不甘心。

    她自认容貌底蕴,哪一样都不差,这天底下的男儿,都应该对自己动心的。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苏颖也是要越得到。

    别的男子的心思,想要什么,苏颖一下子都能看透,也能轻而易举投其所好。可是百里聂呢,他总是那样子的神秘,让苏颖无处下手。

    可饶是如此,百里聂无论是什么样子的性情,自己如今一副柔顺姿态,千依百顺,款款痴情,也绝不应当无动于衷。

    “殿下不喜欢我也是不要紧,回拒了我也是不要紧。我乐意等的,十年,二十年,我都是不在乎。你不爱我,可是也永永远远的等着你的。殿下,殿下,你不喜欢颖儿也罢了,可你也不喜欢任何一个女人,这其中,其中必定有一个原因,求求你告诉我,告诉我呀。”

    苏颖不自觉,轻轻的抓紧了百里聂的衣袖。

    她一定要知道,一定要得到。

    百里聂言语不觉微软:“你,你当真要知道?”

    苏颖心中一喜,眼中含泪:“是,求你告诉颖儿,颖儿想要知道。”

    就连元月砂也好奇得紧,甚至于婉婉、湘染都个个好奇。

    百里聂惆怅的叹了口气,和声说道:“这是我的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只盼望你不要告诉别的人。”

    苏颖只觉得百里聂心里面也有些在意自己了,不觉微微有些得意和欢喜,面积之上更是一派深情无悔:“颖儿,颖儿一定不会说的。”

    百里聂郑重其事,认认真真:“只因为,只因为我喜欢男人。”

    苏颖如遭雷击,若非百里聂一脸凝重之色,认真得不得了的样子,苏颖还以为他有意消遣。

    百里聂风轻云淡的抽回了自己衣袖:“故而,阿颖你的一片深情,我实在也是不知道如何接受。”

    苏颖仔细的,小心翼翼的盯着百里聂,百里聂容色是如此的真诚,蕴含了淡淡的痛楚和惆怅,仿若最坦白的君子。

    她心如刀绞,可又怎么都不能接受,更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也并不是这个样子。

    苏颖唇瓣不觉轻轻颤动,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晓说什么才好。一时不择言语:“殿下所垂青的,可是风大人?”

    百里聂也好似抖了一下,却仿若是苏颖错觉,他手指轻轻的比在了唇边,轻轻嘘了一声,柔声细语:“好了阿颖,就不要说糊涂话儿了。”

    苏颖垂下头,心中却不甘之意更浓。

    纵然百里聂是如此的真诚,纵然这谪仙一般的人物,应当也不会说谎。饶是如此,苏颖却也是仍然是不肯相信。更何况纵然是真的,她也要嫁给百里聂。这些年来,京城之人都知晓自己是痴恋百里聂,倘若自己嫁了,那就是佳话。否则,那便是弃妇。一个女人一旦成为没人要的弃妇,纵然是百里聂这样子高贵的人不屑,那么她在别人眼里也是不值得什么了。

    这个长留王妃的名分,她一定要拿到手。

    就算私养面首,也要这个名分。

    苏颖却轻轻哭泣:“纵然是如此,也无损我对长留王的爱意的。”

    她眼中却也是流转了一缕深邃的算计,杨太后今日微服出巡,她知道必定会来这处小楼。

    这儿是从前废太子居住的地方,彼时杨皇后侄女所出的龙胤第一任太子,被废为临江王之后,就幽居于此。所以,自己才来此纠缠,一番算计。

    只要杨太后瞧见了自己和百里聂独处,到时候自己再一番言语暧昧暗示。

    百里聂纵然不喜欢自己,可若是自己哭着求他救自己一命,只要名分,不求真爱。

    到时候,百里聂也是会必定会心软的。

    等自己顺利嫁给了长留王,剩下的事情再慢慢的算计。她余光轻扫,从窗户望出去,已然瞧见了微服出巡的杨太后。

    想到了这儿,苏颖唇角却也是忽而悄然冷笑。

    百里聂也是目光轻轻闪动:“我知道,阿颖所言,自然句句都是真话。你说肯为了我,水里来水你去,火来来火里去,这必定是掏心窝子的话儿。这一句句,都是真的。”

    苏颖微微一怔,故作悲切:“这是自然。”

    百里聂淡然吩咐:“阿陵,好了,不要偷听了。将苏三小姐送到江里面去,她自然是乐意的——”

    苏颖听到此处,听到还有别的人,顿时也是一惊。

    姜陵只得干笑一声,从屏风后出来,将苏颖嘴唇一捂,就将苏颖抗起来。

    他轻巧的抓住了苏颖,从窗户翻了出去。

    这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自然不是姜陵的对手。

    旋即,江上却也是掠动了一蓬水花。

    百里聂不动声色瞧着这般光景,无不惆怅:“想来也是乐意到水里去,以全我清白皓雪的名声。”

    姜陵那故意捏住的,杀鸡一般嗓音却也是响起来:“来人啊,来人啊,苏家那位大美人,落在了江水里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