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 亲眼观刑
    元月砂慢慢的眯起了眼珠子,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赫连清已经挣扎得没影子了,她却是仍沉浸于自己心绪之中,却也是不由得心思起伏。

    周世澜已然是身份尊贵的人,而且性子也是桀骜不驯,瞧来更是自诩清贵的性儿。他十分宠爱的侄儿犯下了错事,周世澜也是秉公处置。好似她这样子的元家旁支女儿,周世澜也肯跟她赔不是。

    元月砂虽然很不喜欢周世澜的性情,却也是不得不承认,周世澜为人还是自诩骄傲的。

    而这样子的人,却肯背负如此一个污秽无比,甚至影响终身仕途的名声,究竟是谁会有这样子的魔力?

    她脑海里甚至浮起了宣德帝的名字,可宣德帝绝不会悄无声息的,特意来王府做这样子的事情。苏叶萱虽然很美丽,却并不具备有倾城祸国的魅力。更不必提,宣德帝后宫三千,满是娇艳欲滴的花朵。

    豫王醉心权柄,不好女色,又分外自负。长留王深居简出,古古怪怪的。

    抛开这些龙胤位高权重的男人,也许周世澜是为了周家的利益,遮掩隐忍此事。若是这样子,有可能的对象就更多了。

    萧英屠杀苏家,和苏叶萱被玷污之事有无干系,元月砂更是不知晓。

    她只觉得脑袋一阵子的疼痛,手指不觉敲打几面,一下、两下。

    赫连清只不过是颗小卒子,如今虽然是凄凄惨惨的,却也是难掩心头之恨。若不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元月砂掩不住心中恨怒。

    一旁婢女不觉小心翼翼说道:“元二小姐,不是来瞧冽公子的?”

    她见元月砂容色有些怔怔,不觉如此小心翼翼的垂询。

    元月砂回过神来,不觉微笑低语:“一时糊涂了,瞧着清夫人这个样子,吓得不知晓怎么样才好。”

    那婢女却不敢应这样子的话,想到了清夫人如今的惨样,她一颗心也是不觉吓得砰砰的乱跳。

    老王妃如今清醒过来了,手腕却是骇人得紧,吓得人心里面很是不自在。

    这元二小姐被吓着了,倒也不奇怪。

    可这话儿到底也是不敢多提,那婢女也不觉赶紧道:“料想冽公子也是等得急了。”

    元月砂轻轻的点点头,也是踏步离开了这房间。

    她眼波流转,若有所思,眼底却也是不觉涌起了缕缕的水色光华。

    到了百里冽所居住的院落,百里冽并没有在。留下的丫鬟回禀,只说鸢王妃唤了百里冽前去。

    如今这位宣王府的当家主母清醒过来了,可是府中下来但凡提及之时,却也都是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竟不觉颇有些畏惧之意。

    元月砂倒也体贴:“那我随意在花园子里走一走,过一会儿,再来和冽公子说话。”

    其实见不见百里冽,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于元月砂而言,不过是挑个机会,见见赫连清罢了。只不过如今,却也是不好就这样子走了。

    宣王府的花园子里面,花朵开得娇艳。

    元月砂却沿着幽深而安静的走廊走过去,似生怕被灼热的阳光晒伤了娇嫩的肌肤。

    耳边却听到了淙淙的琴声,那抚琴的人原本弹奏的是一首欢愉的曲子,可似乎是因为主人的心烦意乱,故而怎么都是弹不得多好。

    待元月砂走过了走廊,瞧见了假山堆里面的亭子,也就瞧见了正在亭子里面抚琴的百里策了。

    百里策心绪不宁,当元月砂瞧见了百里策时候,他已然是按住了琴弦,不乐意抚琴了。

    他精通音律,正因为这样儿,所以赫连清才千方百计的讨百里策欢喜。

    可是如今,百里策心中不悦,连一手简简单单的绿蕉也是谈不好。

    夏日的光线透过了斑驳的树影,就这样子轻轻的落下了明暗不定的光影。

    有一抹淡淡的光华,可巧落在了百里策的身上。他今天穿着一件淡墨色的衣衫,容色阴晴不定,鬓发轻轻的一照,竟有几缕银华轻盈的流转。仔细一瞧,他鬓发间也是隐隐添了几缕华发。

    瞧来这些日子宣王府变故,百里策也是多费了心血,心里面也不太好受。

    等他瞧见了元月砂,俊朗的面颊流转了淡淡的讽刺之色,却也是不觉冷冷的哼了一声:“好端端的,元二小姐怎么就纡尊降贵,又来了豫王府了。”

    元月砂不动声色:“宣王府多有变故,月砂心里面,也是好生过意不去。更担心冽儿无从适应,故而来瞧瞧他。”

    这样子说辞,她也知晓百里策绝不会信,却是说得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的。

    仿若她的心里面,当真是这样子想的一样。

    “冽儿何德何能,怎么能配得上元二小姐你的垂青。恐怕是清娘得罪了你,你来瞧瞧清娘的下场。好了,杏儿,你先退下,我和元二小姐说说话儿。”

    那婢女如蒙大赦,匆匆退去。她退后了几步,又忍不住想,自己身份卑微,也不过中上之姿,想不到百里策居然是知晓自己叫什么。想到了这个,杏儿脸颊蓦然流转了几许红晕,却不敢多想,匆匆离去。

    “世子心里是见怪我了?其实月砂今日前来,还想跟世子赔罪,只不过却有些不敢见你。自打我来到了京城,清娘就步步相逼,是她不能容人。月砂性子倔强,却没有忍下来。难道对于世子爷,这不是一桩好事?赫连清她害你双亲,对世子爷身边一个个心爱的女人狠下毒手,又将子女都教坏了。从前宣王府看着很好,然而这一切不是没有发生,只不过是被遮掩起来了而已。区区赫连清,这么多年富贵荣华,都是白得来的。世子爷何必因为这样子的女子心中伤怀,流连不已。”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世子爷,你若怪罪我,我实在也是不知晓如何的自处。”

    百里策亦不觉冷笑:“莫非在你心中,还会顾忌我生气不生气。”

    元月砂柔柔说道:“一来月砂身份卑微,好似一颗微砂。就算能嫁入姜家,一切仍然是仰人鼻息,至少在世子跟前应当如此。二来世子爷对我颇多恩泽,又怜香惜玉。无论怎么样,月砂也并不想让世子爷厌憎于我。”

    百里策原本脸颊之上蕴含了浓浓的怨怒之色,此刻却也是容色稍缓。

    “你实也不必担心我这个宣王世子,豫王殿下对你颇多垂青怜惜,你难道不知,何必又这样子惺惺作态。殿下既然那样子说了,但凡追寻殿下之人,便不能对你无礼。再怎么样,我也是不能将你如何。”

    这话说得句句诛心,却已然添了几许负气味道。

    元月砂倒不意百里炎居然是这样子说过,在百里策目光注视之下,却没有流露半点骄矜之色。

    “当年在南府郡,世子爷对我的恩德,月砂永远都不会忘记。若不是您出手帮衬,只怕那时候我已经是死在元家了。月砂是个乡下丫头,被欺辱时候,也是没有福气跟你撒娇。当初在南府郡,我若有所求,能求着世子爷。可是等到了京城,当您的清夫人和我为难时候,难道要我求你为我主持公道?她是你三个孩子的母亲,而我连世子爷的情人都算不上。难道只要我死了,世子爷才会觉得我乖巧柔顺,中了你的意?纵然我得罪你了,那也是迫不得已。”

    元月砂泪水盈盈,掏出了手帕,轻轻擦过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我第一次来宣王府,清夫人又是怎么样子待我的?世子爷您维护于她,杀了罗嬷嬷,为了她遮掩。而我呢,那时候是险些死掉了。到了京城,世子爷再也不会跟南府郡一样,谁欺辱我,你便打折他们的手手脚脚的。我来了京城,日子也是不知道多难熬。如今,世子爷还要怪罪月砂有意得罪你,我实在不知晓怎么样才好。”

    百里策对赫连清早就没有什么旧情了,内心之中只有怨憎和恼怒。

    他所郁闷的,是因为自己到底还是折了这一双儿女。就算这一双儿女,早就让百里策觉得厌倦。毕竟自己曾经给予两个人机会,并且不止一次的警告,可是这两个人却好似鬼迷心窍一般,冥顽不灵。然而说到底,百里策到底也不过是个薄情的人。

    如今那样子的薄薄的惆怅与感慨,却早已然化消在娇美少女的眼泪之中。毕竟百里策是个凉薄的人,他既然好色,子女也是不少,只不过那些是庶出罢了。当年他对苏叶萱的感情是那样子的炽热,好似能将一颗心烫化过,他那时候甚至真心实意的肯为苏叶萱舍掉自己的性命。可是一转眼,他便能弃如敝履,和赫连清恩恩爱爱。他的伤怀之情,实不必指望有多深。

    他隔着手帕,慢慢的抓住了元月砂的手。元月砂缓缓的抽出了自己手掌,那手帕就留在了百里策的手掌心了。

    百里策用这块手帕擦去了元月砂脸颊之上的泪水,随即轻轻的扔在了一边。

    “可惜,你到底是已经许给了萧家了,否则如今,我倒是属意你做这个世子妃。那你也不必嫁给区区侯爷,以后却能做皇族贵妇。”

    元月砂攀附上萧英,固然算是寻觅到一桩好姻缘,可纵然百里策如今声名有些瑕疵,却也远非萧英可比的。说到底,萧英不过侯爵之位,差了百里策一截。

    当初任由元月砂入京,百里策不过当她是妾妇之流,虽有兴致,却并没有准备正正经经的安顿。只不过那时候元月砂又聪慧,又伶俐,让百里策琢磨不透,兴致颇浓而已。

    元月砂雪白的脸颊蓦然浮起了一缕娇红,有几分羞涩腼腆之意:“世子说笑了,如今我已然是萧家未过门的妻子,不敢失了礼数。”

    百里策盯着元月砂娇美的脸蛋,心里面有些不甘愿,更有些不悦。

    这样子一朵娇美的鲜花,是自己第一个发现的,她娇艳欲滴,长于南府郡,散发出与众不同的魅力。而其他的男人,却是之后才见到这个姑娘。那时候,他本来就想要摘采,却被元月砂柔婉的手段所推拒。

    如今眼见元月砂对自己毫不留恋的样子,更是让百里策的内心不是滋味。

    这个南府郡出来的美貌女郎,看似怯弱不堪,可是却工于心计,贪图权柄。她知晓自己绝不大可能娶她做正妻,如今一时调戏之词也当不得真,倒是一副正正经经,不给自己留余地的样儿。

    “元二小姐何必如此守贞自持,你欲图嫁给萧英,那也是权衡利弊,精心算计,贪图富贵。只不过,这世上的女子,尽数都是这样子。别人都说我负心薄情,可那些被本世子引诱的女郎,难道不是被权势皮相所诱?这贪图富贵,原本也是算不得什么错处。”

    元月砂并没有生气或者动怒,反而轻轻的眨了眨眼睛:“月砂自然是不敢自命清高,只是世子爷这样子的俊雅人品,抛开如月砂一般的俗物。这世上总有一个女子,是真心实意的爱你,不是贪图富贵的吧。”

    百里策微微怔了怔,他举起了酒杯,慢慢的饮了一杯酒,眼睛里面也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醉意了:“若说有,倒也当真有一个。如今她被人骂水性杨花,当初倒是对我真心真意。我只以为若遇到一个对你极好,无论怎么样都会不离不弃的女子,是人生福气。故而那时候,我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可是当真得到了手了,那也不过如此,索然无味得很。当你清醒过来时候,你就会觉得,当初遇到她所作出的种种的痴态,实在好像是滑稽的小丑。”

    他发觉元月砂怔怔的瞧自己,竟有几分呆滞。

    这南府郡来的二小姐一向满身都是心眼子,倒是极少流露出这样子神色。

    也许到底年纪小,不免有些绮丽的心思吧。

    百里策心里微微一动,正想要调笑几句。他素来精于风月之事,如今瞧着元月砂心神恍惚,却也是难得的可趁之机,说几句暧昧**的言语,说不定就会让这贞静自持的姑娘乱了方寸。

    正在这时候,一道清越的嗓音却也是打断了百里策的心绪:“父亲,祖母让你去见他。”

    百里冽不知晓什么时候来了,也是打断了百里策的一番举动。

    百里策也微微有些不悦,只不过百里冽礼数之上绝无可挑剔之处,也只能轻拢眉头,压住了怒气。

    他扫了百里冽一眼,忽而也是微微吃惊。

    百里冽今日穿着一套素净的衣衫,衫儿上用绿色的绣线绣了一根根的竹子。却也是越发衬托出百里冽面若美玉,一双眸子焕发墨玉般柔和的光泽。

    可是如今这片素净的衣衫上面,却也是沾染了一片片的血污。

    “一身污秽,还来见客,当真是有失体统。”百里策沉声呵斥。

    他心念流转,而那心里面,自然是隐隐猜得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

    饶是如此,那心尖尖却也是顿时流转了不愉快。

    百里冽却并没有抗辩:“祖母急着见父亲,我一时情急,故而也是乱了分寸了。父亲,我立刻下去,换了这一身衣衫。”

    他逆来顺受,而他所犯下的,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错。百里策心里面虽然是有些不甚欢喜,却也是不好如何言语。那心尖尖,却也是顿时透出了几许的恼怒之意,顿时也是拂袖而去。

    元月砂垂下头,一双眸子流转了浓浓怨恨之色,这却是已然离去的百里策丝毫也是不知的。

    那一年,百里策这个风流浪子,用着甜言蜜语,骗走了海陵郡的苏叶萱,骗走了自己心中最珍贵的珍宝。可是百里策却也是一点都不爱惜,美玉轻轻的放在他的手掌中,却偏偏让百里策摔碎了。就算过了这么都年,百里策却没有一点愧疚。明明知晓苏叶萱是真心实意的待她,却极淡然的说苏叶萱索然无味。

    他若不肯好好爱惜,为什么要夺走别人心爱的东西。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鼻子竟不觉微微发酸,可眼底却一派冰冷狠戾之色,不肯让自己泪水掉下来。

    耳边却听着元月砂百里冽冷冰冰的声音:“听说,元二小姐是来寻我的。”

    元月砂听着自己嗓音仍是温和柔顺:“月砂眼见宣王府这样子多的变故,心里面实在是担切无比。所以,来瞧瞧冽公子。”

    百里冽似笑了笑:“这些天,我给你写了许多帖子,想要见一见你,可你总是对我不理不睬的。听说你要嫁入北静侯府了,难怪对我也没什么兴致。我瞧,我瞧你对我的父亲,倒是总是柔顺而和气。”

    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冽公子,你实在是误会于我了,既是如此,请容月砂先行告辞。”

    “好了,我要是说话得罪你了,跟二小姐赔个不是。月砂,你既然来了,就陪我说说话儿。”

    百里冽放软了语调,让元月砂自也是不好如何的推拒。

    花园里面花儿开得娇艳,青草翠绿欲滴,百里冽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泛起了淡淡的玉色,轻盈的流转,光辉逼人。可那双眸子里面,所流转的并不是柔情的眼波,而是一股子极为深邃的污黑寒意。花香染上了百里冽的衣襟,却也是掩不住百里冽身上淡淡的血腥之气。

    百里冽唇角不觉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嗓音清润而柔和:“祖母身子有恙,床上躺了那么久了,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她说自己喜欢清清静静的,不喜欢被打搅。所以如今,祖母住的院子是紫竹苑。那里略略有些偏僻,布置得很雅致,更奇妙的是周围种了一大片的竹子,清脆欲滴。那院子里面发生了什么时候,有什么动静,都被沙沙的竹叶声轻轻的掩了去。无论做什么,都是没有人知晓的。”

    元月砂察觉到了百里冽手掌轻轻的颤抖,面色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异样。而百里冽这样子的模样,却也是让元月砂的内心之中流转了不可遏制的好奇。不错,百里冽岁数还小,可是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可以面不改色的杀掉对他十分忠心的奴仆阿木,只为了博得豫王殿下对他的些许放心。这样子的少年,又有什么事情,能够将他变得如此心神不宁呢。

    “祖母,是个聪明的女人。深谐对付一个女人,就要利用另外一个女人的道理。如果那个女人已经死了,那就用上死去女人的,的儿子。只因为祖母知道,他的这个孙子,很,很不快活。这些年来,他如履薄冰,日子也是十分难熬。就在刚刚,他用陛下赐下的药酒,药死了自己的亲妹妹。饶是如此,这个人的心已经死了,竟既不觉得快活,也不觉得难受。他真的很害怕,又很不舒服,决意做一些,一些让自己快活的事情。”

    百里冽牙齿轻轻的打颤,一双眸子却也是浮起了异样的光辉,似乎是十分的亢奋。

    不知不觉,他已经停住了脚步,不自觉的搅紧了自己的手指。

    “他有一个弟弟,叫百里洵,今年才五岁。那孩子是那个毒妇生的,打小就会骗人,会在父亲面前装可怜。我什么都没有做,他已经做出了一副被欺辱的样子。不就是为了让世子爷对我越发忌惮,越发厌恶,他根本都是故意的。故意的!”

    百里冽双颊染上了病态的赤红,他想着自己确实对百里策疏离,又不怎么真心。可是他一生之中还没来得及做一桩对不起亲爹的事情,就已然享受到防贼一样的待遇。只因为百里策不喜欢他那张总是温和漂亮如玉,总是恭顺得没有裂痕的面容。

    “我找到了他,他见着我,可不似在世子爷面前那样子可怜兮兮。这小崽子又凶又狠,对我一脸提防,说我要害他,还要告我的状。我任由他胡闹,卑躬屈膝,一副柔顺的样子。我温温和和的,说我是哥哥,又怎么会害他。如今,如今我要带他去见他的母亲。这些天,这小崽子天天闹着要见赫连清,世子也不怎么耐烦他。他勉勉强强不肯闹了,然后拉着我的手,让我领着他去见赫连清。这些日子,他也不好过,下人怠慢,吃穿也差了许多。他只知晓,自己不快活了,要去求赫连清,然后什么都能得到。”

    元月砂这样子看着他,当然也是明白他的用意。

    百里冽唇角裂开了一丝笑容:“到了祖母院子你,于妈妈见到了,也又惊奇又佩服。那小崽子听到了惨叫声,还没见到里面场景,就已经吓坏了,扭着身子要跑。于妈妈却也是一把抓住他,狞笑说让他见见自己的亲娘。你瞧他,真是不懂事,若再大几岁,就该知道跑也跑不掉。要是他懂事,知道扑去祖母怀里面撒娇,总是父亲血脉,说不定祖母就会软下心肠。我站了站,就听到了里面小孩儿的尖叫,快要将我耳朵震聋了。”

    他喘了几口气:“我一定要看,一定要瞧一瞧。赫连清浑身都是血,好似一个血人。她脸上的神色,可真是精彩,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子的脸色。她明明被绑着,身子也还是不住挣扎,染得到处都是血。她瞪着我,恨不得杀了我,可是一点儿法子都没有。就算再生气又怎么样,一张口也只会啊啊啊的叫,嗓子都哑巴了。我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子高兴过。那行刑的人一不小心,肚子被划破了,里面东西哗啦啦的流出来。洵儿最初叫着,然后见到了这样子场景,却也是没有叫了,他身子一抽一抽的,好似喘不过气来。”

    “当然,他没有死,只是被吓得厉害了,骇得说不出话来,眼珠子神色也是模模糊糊的。赫连清倒也命硬,还没有断气。我拿起了匕首,一步步的走道了她跟前,然后,一刀扎在了她的喉咙里面。她顿时气绝身亡!”

    “我转过身,看着洵儿,他傻呆呆的瞧着我,似也不知晓害怕了,就笑着瞧着我,瞧得不知道多开心。”

    “我瞧着他,就好似瞧见了自己的脸。”

    百里冽的唇瓣轻轻的颤动,似乎自己也是不知晓自个儿应该露出什么样子的神色。

    最后,却生生挤出了一缕笑容。

    这个刚刚经历了那么多血腥恶毒之事的少年,如今笑得却有几分甜蜜。然而那样子的甜蜜之中,蕴含了浓浓的毒素,毒得宛如夕阳下的罂粟花。

    元月砂静静的瞧着少年的脸蛋,她是知晓,苏叶萱是怎么样子死的。

    这一刻,她仿若沉溺于浓浓的悲伤之中,也对眼前的少年生出了一缕前所未有的情意。

    她真想要问一问,百里冽是不是为了母亲报仇呢?

    这么多年,百里冽可有思念过自己的母亲。

    “他被吓疯了。这疯病也不知道会不会好,不过以后纵然好了,又能有什么关系?但凡龙胤皇族,自来手足相残的事情,难道还会少了去?就算他要对我报复,也要瞧一瞧,是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连这样子的机会我都不会给予他。父亲不会留下一个赫连清的疯儿子在府中的,他将作为宣王府的耻辱,就这样子送出去。纵然我什么都不做,祖母也不会让他长大的。”

    百里冽笑容甜得好似蜜糖一样,泪水却也是一颗颗的,缓缓的渗出了眼睛,轻轻的染满了百里冽的脸颊。

    而当百里策赶到了鸢王妃所住紫竹苑,这么一场血腥凄然的盛宴,却也是已然到了尾声了。

    院中赫连清残破血污的身体,让百里策也为之触目惊心。纵然他当真去过战场,几番出生入死,更加惨烈的场景都已然见过。然而那些毕竟是寻常士兵,不相干的百姓。如今所见的毕竟是十数载枕边亲热的枕边人。

    纵然情分已然不再,自己之中的赫连清却也到底是个清秀佳人,楚楚可人,秀雅翩翩。

    如今却在宣王府死得不成人样儿。

    百里策虽不闻不问,心里却自然有些不痛快。

    那院子里婢女甚有难色,不觉轻语:“世子爷,洵公子似有些不如何对劲儿。”

    百里策方才被赫连清残破的身躯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到如今方才留意到了自己的儿子。

    百里洵整具身躯掩藏在了竹根枯叶泥土里面,将大把大把的竹叶掩在了自己的身躯之上,也是不嫌弃污秽。

    百里策走过去,轻轻一碰,他便大喊大叫,只说有血淋淋的恶鬼。

    百里洵手里面抓了泥巴,一块块的扔在了百里策身上,眼中满是恐惧。百里策一时不慎,也被污了衣衫,心中不觉更加恼怒。

    “好端端的,洵公子怎么会在这儿。”

    那奴婢颤声说道:“原本是没有在这儿的,是冽公子牵着弟弟过来,而王妃也是允了。老王妃忽而身子不适,又猛然栽倒,一病不起。故而,故而我们这些下人,也是不知晓如何是好。”

    百里冽,居然又是百里冽!

    百里策的心里面,却也是不觉染上了浓浓的怒气了,显得是格外的生气动怒。

    年纪轻轻,便是蛇蝎心肠,睚眦必报。如今不相干的弟弟,都让他如此折磨,他日对着自己这个父亲,那也是必定不依不饶。只不过如今这小畜生羽翼未丰,不敢造次罢了。

    眼见百里洵如此疯癫,全无平时乖巧可爱,百里策心中怜爱之意也是淡了不少,让人先扯着百里洵回院子里面看守。

    至于赫连清的尸首,也让宫中之人验过后,用火化掉不留痕迹,瞧着也是污秽不堪。

    赫连清的一切,在百里冽的脑海之中,已然是化为种种不堪之物,想要扔出去的东西。

    一旦舍弃了,便是再也不会想起提及。

    他大步流星的踏入了鸢王妃所在房中。

    鸢王妃打小对百里策关怀备至,又十分爱惜,扶持他成为了宣王世子。如今就算鸢王妃手腕狠辣一些,却并不影响百里策内心之中的地位。

    原本清醒之后,鸢王妃已然是身子好了许多了,脑子渐渐也是流利起来。

    可是如今,鸢王妃的身子又一下子坏掉了,她好似之前那样子那般,又重新躺在了床上了。甚至那双眼睛,也是显得更加的浑浊不堪。

    百里策踏步进来时候,听着里面下人哭诉,说是赫连清的冤魂化作了厉鬼,又将鸢王妃给魇住了。这虽然被百里策厉声呵斥,然而百里策的心里面何尝不是心神不定,难以安宁。

    毕竟赫连清死状是如此的可怖,令人觉得十分的可怕。

    一边哭得伤怀的陈娘子,那一双眸子却也是有些深邃。

    她给鸢王妃喂的药,自然也是好药,只不过这样子病人醒了过来,也应该戒嗔戒怒,好好的清静养着。如此这般,可能还能多活几年。毕竟多年来这样子的摧残,已然是鸢王妃身子变得十分脆弱了。

    然而清醒过的鸢王妃,却也是全身心的透入了这样子的怨恨和报复之中了。她这些日子,种种狠毒的报复,仿若透支了所有的生命力。如此说来,鸢王妃是因为赫连清而死的,倒也似不能说不对。

    陈娘子假惺惺的用手帕轻轻的擦去了面颊之上泪水,只觉得这个房间阴沉沉的,也让人有些闷得透不过气来。

    那花园里的清风,带着花香与炽热的暑气,敲打着窗户,却被糊了纸的格子窗生生的拒之在外,吹不进这暮气沉沉的房中。

    而那少年低低的嗓音,却也是一句句的透入了这风中。

    “洵儿,他本来是活该。他本不是什么好货色,年纪轻轻,已经会装模作样。院子里的下人,也吃尽了他的苦头。我说带他去见他娘,他忽而又装得乖巧起来,叫我好哥哥,叫得跟蜜糖一样的甜。”

    “他大模大样,扯着我的手,让我带他去瞧赫连清。好似我是他奴婢,是可供他驱使的下人。他真的好可恶,太让人厌恶了。小孩子那种骗人讨人喜欢的伎俩,他都懂的。故作天真,假意乖巧。当真是,不愧是赫连清的儿子。”

    百里冽的手,曾经受过重创,后来抹了药,又套了了连着指甲套的手链子,每日慢慢的锻炼。

    百里冽轻轻的举起了自己的手,缓缓的,缓缓的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唇角流转了甜蜜的笑容,可是眼泪落到了嘴里面,却也是又苦又涩。

    他盯着元月砂那双眼睛,只觉得心脏腐烂而痛楚:“但其实,其实——”

    “其实这是第一次,我让一个小孩子,这样子捏着我的手,轻轻的牵着他。他要是安安分分,乖乖顺顺的,就算是假装的,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小孩子的手,总是软乎乎的,好似没有骨头。好似你稍稍用那么一点力气,就会将他的手捏碎,让你不自禁的就小心翼翼的。他一声声叫你哥哥,叫得甜腻腻的,好似在提醒你,你到底是他的兄长,他是你的弟弟。”

    百里冽宛如梦呓:“有那么一刻,我就算,就这样子算了。我的心里面,也改变了主意。我忍不住走得慢一下,不肯走了。他扯了我两下,先是装乖,扮鬼脸说了几句好话。然后见我不理睬,就恶狠狠的踢我,叫嚷骂我是个野种,说娘跟他说的。”

    他说到了这儿,轻轻的抬起了脸,笑容越深,流转了几许的恶毒。

    “我当然跟他赔罪,跟他说,一定一定,会让他见到自己亲娘。”

    元月砂怔怔的听着,任由清风拂过衣摆,瞧着天边白云流转。

    她一直知晓自己如今身子纤弱,可是却并非真正的妙龄少女,也许她如今人生所经历的,比大多数的人都要要多。可是如今,她好似又成为了当年被苏姐姐救下来的小女孩,对整个世界认知变得茫然。

    她记得自己打小,就被北域的杀手养大,整个世界就是杀戮。

    然而正常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那时候的小姑娘却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直到那一天,她被组织所遗弃了,苏叶萱一双温暖的手,将她从雪地里面拉了出来。仿若在告诉她,即将踏入了一个温暖而拥有关爱的世界。她的苏姐姐,告诉她世界是这样子温暖的。苏叶萱是个善良的人,自然将世界的美好当做真谛一样,认真的告诉给了自己所救下来的小女孩。

    所以元月砂可以对世上每一个人,都理直气壮的昭示着规则的残忍,却在苏姐姐的儿子面前,难以启齿。

    苏叶萱可以给绝望的孩子带来温暖,可是自己呢,面对这样子一个绝望的少年,却根本不能给予丝毫的温暖。只因为她自己本身,也没有丝毫的温度,自己都没有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将温暖给予别的人呢?

    她听着百里冽嗓音打颤,带着异样讽刺,又十二分的自我嫌弃说道:“毕竟,所有的人都,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孩子是没有罪的。”

    从前元月砂对百里冽有过失望,可此刻她已经完全原谅他了。她希望百里冽像苏叶萱,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她的内心蓦然浮起了讽刺,又有几分酸痛。只因为所谓的爱和正义,仁慈和善良,根本不是如今百里冽所需要的东西。那些东西,无非是增加百里冽的痛楚,不会给他如今心情和未来的人生有任何的裨益。

    元月砂轻轻的伸出手,抚摸上了百里冽的脸颊,缓缓说道:“小孩子又怎么样?如今虽还没有罪,孩子长大了,那就有罪了。”

    她的手指头,认真的看着擦去了百里冽脸颊之上的泪水。

    ------题外话------

    月砂小姐姐最后一句话,是电视剧版七剑楚昭南说过的类似一句话,虽然是很古早又很冷门的电视剧,但是一直印象深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