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 逼问赫连清
    次日清晨,百里冽醒来。

    如今服侍他的丫鬟叫含茗,随百里冽的日子也不长,是个安分老实的性儿。她虽也被百里冽容貌所摄,却知晓这位冽公子是极冷清的人儿。便是身边贴身侍候他的奴婢,也不见得能被百里冽放在心上,珍爱几句。便是死了,也不见得能被百里冽爱惜几句,记挂几许。

    可含茗为了百里冽梳头时候,面颊却不由得红了红。

    纵然早知晓百里冽是冷情冷心的心儿,可他既有如此容貌,含茗也忍不住心里面跳了跳。

    公子可真好看,好似玉做的人一般,可他也似跟玉做的人一般,冷冷清清的。

    百里冽这样子的人,既让人觉得害怕,可是又让含茗不自觉的升起了一缕迷醉之情。

    她手掌握住百里冽乌黑的头发,慢慢的为了百里冽拢顺了,心中不觉悄悄的想着。

    冽公子这样子的岁数,年纪轻轻的,为何偏生是这样子冰雪一般的性儿。

    她替百里冽梳好了头发,又整好了仪容。

    在百里冽正在喝粥水时候,那鸢王妃身边的于妈妈却也是来了。

    她怪笑两声:“冽公子,王妃说了,今日不必带着这小贱人出去。如今每一次出去,这贱婢必定胡闹,惹人别人倒是议论些个闲言碎语,竟然说王妃性子不慈。陛下不是说了,一杯毒酒赐死这小贱人,如今就有劳冽公子赏赐她这样子的恩典,也免得她零零碎碎的受苦。而这也是王妃一番体恤之意,爱惜之情。”

    百里冽轻轻的嗯了一声:“于妈妈稍等,容我用了早膳,便为祖母做事情。”

    于妈妈瞧着百里冽,却也是不由得老大不自在。

    他对自己既谈不上殷切,也没有什么失礼,小小年纪,就养得跟冰玉一般的性儿。

    也不知道怎么在赫连清手底下熬的,居然是这样子的品性。

    瞧着百里冽,于妈妈倒也是不觉微微有些恍惚,竟不自禁的想到了苏叶萱。要说苏叶萱,那时候鸢王妃也不喜欢,挑了许多法子折腾这个儿媳妇儿。于妈妈是鸢王妃身边心腹,也不喜爱这蛮族之女的粗俗任性。可要说好,总是比赫连清好许多。至少那死去的苏叶萱,实是没什么心眼儿。如今鸢王妃多爱惜百里冽这个孙儿,倒也是说不上,左右不过是用来膈应赫连清罢了。

    她见百里冽沉得住气,慢慢的用过了早膳,心忖这冽公子倒是心计颇深。

    于妈妈心里不相信,百里冽这些年来,对赫连清会没什么怨恨之心。

    如今正好拿着百里纤那小蹄子出气,百里冽倒也瞧着淡然若水。

    百里冽用过了早膳,用茶漱口了,抹了唇瓣。

    他甚至忍不住有些冷冰冰的想,自己这个祖母,是打心眼儿里认为自己是个嗜血的小怪物。

    只不过,这难道不是一桩理所应当之事?

    百里纤软禁的房中,几个婆子正扭住了百里纤。

    而百里纤也似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又是挣扎,又是撕咬。

    谁也想不到,她身子瘦瘦弱弱的,力气还这样子大。

    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竟也压不住她。

    于妈妈见着了,不觉一皱眉头,嗓音略有沙哑:“没用东西,左右不过是个小姑娘,压也压不住,养着你们,却也是不见有什么用处。”

    她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还是让宣王府的嫡长孙处置这死丫头。陛下恩赐,一杯毒酒,便宜她了。好歹是世子血脉,若不是瞧着世子爷面上,只一桩毒害长辈的罪名,就要如她亲娘一般让王妃梳洗梳洗。”

    那几个婆子讪讪然,也是不觉住了手。

    百里纤原本是挣扎不休,此刻也是不知晓怎么了,竟也没怎么如何动弹了。

    她不觉瞪着百里冽,轻轻的抽噎,却瞧得眼珠子也不眨一下。

    那于妈妈更尖声说道:“原本听你那婢女说,你不知羞耻,竟处处对冽公子上心,对自己亲哥哥用情意。老奴还不敢相信,王妃听了更觉得污了耳朵。如今瞧来,竟然是真的。果真是从清夫人肚皮爬出来的,都不知晓廉耻。冽公子,你瞧她这般爱慕,心里可有垂怜爱惜?”

    百里冽不动声色:“自然也是恶心。”

    百里纤脸蛋刹那间,一点儿血色都没有,脸色也是极为苍白。

    于妈妈幸灾乐祸:“是了,但凡知晓廉耻,就不会做出了这样子恶心的事情出来。还劳冽公子赏了陛下恩典。”

    事到如今,百里冽自然也没什么推拒的余地。

    他端起了金杯,给百里纤松了过去。眼见百里纤抿紧了唇瓣,百里冽却不觉分开了百里纤的唇瓣,掐着下颚,将酒水一滴不剩的灌了进去。

    百里纤虽略略有些挣扎,反抗却也是并没有如何强烈,这也是让百里冽的心口忽而微微有些异样。

    那毒药也发作得极快,也没多一会儿,百里纤就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打转,又连连咳嗽。她黑血之中,竟咳嗽出了一块块的碎肉,分明是将内脏给咳出来了。百里纤捂住唇瓣,黑色的血污一点一滴的,从百里纤的手指缝里面渗了出来了。

    她张了张嘴,似是想和百里冽说两句话儿,可那药毒性又是何等的猛烈,百里纤嗓子都让给毒哑了,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百里纤喉咙里面啊啊了两声,竟也不知晓在说些什么,只不过这叫声却格外凄厉。

    那些宣王府的恶奴虽然很凶狠,却不自禁的纷纷的侧过了脸蛋,不太想去瞧。

    唯独于妈妈一张老脸流转了恶狠狠的神气,瞧来也是很解恨。

    百里纤临死之际,蓦然向着百里冽扑了过来,染满了黑血的手掌竟抓住了百里冽衣服角。

    百里冽一时不察,心里面却也是打心眼儿不乐意纠缠。

    他退后一步,拽出了百里纤手里面死捏住了衣襟。

    百里纤再也不能动弹了,身子一晃,也是气绝身亡。

    方才她死死的抓住了百里冽的衣衫,如今那雪白衫儿上有一个纤弱的手掌印,是百里纤手掌染满了黑血后印上去的。

    百里冽手掌轻轻的颤抖,旋即紧紧握成了拳头,悄悄的藏在了袖子里面。百里纤这个既让他很厌恶,又不得不拥有相似血缘的妹妹,到底让他亲手药死了。

    百里冽谈不上伤心,可也没多欢喜,只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浓稠厌恶之情。

    他轻轻拂过衣衫,冷哼了一声,便是离开了房间。

    此刻门外烈日炎炎,暖意浓浓,他竟觉得浑身冰凉,好似没了什么力气了。

    当元月砂再次踏入了宣王府时候,她竟隐隐听到了一声尖叫。

    那叫声也没两下,顿时也是没有了。

    元月砂自然并不知道,这是百里纤被药死时候临死前的惨叫。

    她纤纤的玉足踏入了宣王府,内心却也是盘算自己的主意。

    赫连清狡黠多智,喜欢窥测别人的**,又喜爱以阴谋手段算计别人。

    当年之事,她固然是颗棋子,可必定也窥测出幕后指使究竟是谁。

    如果有机会,元月砂真想知晓当年事情的真相。

    事情却又似比想象中顺利太多了。

    鸢王妃恨透了赫连清,眼见元月砂有意探望,认定是为了羞辱折磨,竟无不允许。

    当元月砂踏入了赫连清的房间,一股子极浓郁的香气却也是铺面而来,惹得元月砂掏出了手帕,掩不住了口鼻。

    赫连清一身衣衫倒也还算整齐,可不过几日不见,竟被折磨得憔悴不成人形。

    饶是如此,赫连清瞪着元月砂时候,眼里却也是顿时不觉流转了浓浓仇恨,好似恨不得将元月砂一口吞到了肚子里面去了。

    元月砂口中却是柔柔叹息:“清夫人,哎,好端端的,你却成了这种样子了,真是令人觉得心寒。”

    赫连清森森冷冷的盯住元月砂,她不知晓,为什么会那样子的恨元月砂。

    却在第一次瞧见,不,在第一次听到元月砂名字时候,她就打心眼儿里面厌恶,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也许就是在那时候,她作为女人的直觉,已然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之处,禁不住要将这祸害除之而后快。

    元月砂仔细的听着,隐隐约约,听着那丫鬟说什么鸢王妃吩咐了,听着什么动静都不必理会。

    她蓦然唇角流转了一缕冷凛的笑容,恶人自有恶人磨,鸢王妃被药傻了这么多年,陷入梦魇之中,又让赫连清弄死了真正的外甥女儿,心中的恨意自是难以形容。

    鸢王妃并没有留下什么人监视,想来笃定了元月砂内心之中对赫连清的恨意了。

    而元月砂却轻轻的福了福:“清夫人,料来你这么多年来汲汲算计,是从来未曾想过自己竟有这样子的一天了。也是命苦,你这样子辛辛苦苦,讨好百里策,为她生儿育女,怎么就落得这样子的一个下场。”

    赫连清眼中里面充满了仇恨,那浓郁之极的仇恨,也似化不开了。

    元月砂反而竟涌起了一缕快意:“不怪你处处跟我为难,想要将我置诸死地,是我处处挑衅,非要和你过不去。清夫人,你必定想着,我也没那样子喜欢你的世子爷,为什么总和你过不出去?你应该不会忘记,四年多前,在宣王府的荒庄之上,你瞧着一个苏家姐姐,生生被你逼害而死。想不到没过几年,哈,你居然也是这样子的下场。让人瞧着,可是既欢喜,又顺意。”

    她手指头轻轻一拢发丝,拢到了耳垂之后:“你怎么这样子眼神瞧着我?不错,我是海陵旧人,是为了苏姐姐报仇来的。我不是什么元月砂,元明华并没有将我冤枉了去。她明明说的是实话,然而别人一个字都不相信,连亲生的爹娘也都不信。如今我这位大姐姐,已经是送去了疯人塔了吧。”

    赫连清大口大口的喘气,何止别的人,就算她这个元明华的同谋,也以为元月砂说的是假话。无非是嫉妒元月砂十分幸运,能得元老夫人的宠信,更成为了未来的北静侯夫人。她不管是真是假,总是乐意帮元明华一把。然而却没想到的是,元月砂当真是个假的,并不是什么南府郡的二小姐。

    “我既不是什么元家二小姐,你必定好奇,我究竟是谁。四年之前,你对宣王世子说项,说什么萱华郡主水性,就算是到了荒庄,也是按捺不住寂寞,想要与人私奔。飞将军青麟,再也按捺不住相思之情,无召便入京城,犯下了欺君之罪,却为了想要接苏叶萱离去。你以这样子的理由,说动了百里策,让百里策同意,处死苏叶萱。这些通通都是污蔑之词。苏姐姐一生雪白清皓,干干净净的,百里策虽然不配,可是苏姐姐却只喜欢他一个人。你当然不知道,不知道飞将军青麟,其实是个女人。”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再轻轻的福了福:“飞将军青麟,其实就是如今你眼前的元二小姐。”

    赫连清眼睛瞪得大大的,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她以为事到如今,自己沦落到了这样子的地步,已经不会让什么事情扰乱自己的心,也不会吃惊了。

    可是如今,却不容赫连清不吃惊。

    她也曾听百里策提及飞将军青麟,百里策每次提及,总是有些不快,言谈之间,只说青麟对苏叶萱颇为迷恋依赖。以后年纪还小,那也还摆了,如今岁数渐长,却不见减少。就算是相隔万里,却总也是殷殷切切的。

    赫连清也知晓百里策的心思,就算苏叶萱是残破之躯,丑得不容百里策多瞧一眼,心里面也是腻味透了。

    可饶是如此,百里策也不容苏叶萱到了另外一个人身边,宁可除掉苏叶萱。一件喜爱的娃娃,就算是坏掉了,也是要坏在自己手里面。

    而自己之所以提出除掉苏叶萱,是因为瞧破了百里策的心思,顺着百里策心意说话,而不是胡乱造次。

    当然,私底下那许多见不得光的屈辱,确实是加诸于苏叶萱身上的。

    这一刻,赫连清真想要告诉元月砂,害死苏叶萱的是百里策,自己纵然是死了,也只盼望元月砂将百里策弄死。然而她张了张口,舌头已断,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来了。

    而眼前的少女,身姿纤弱,面容柔美,眼底却不自禁流转了缕缕妖异光芒。她就好像是话本之中的妖物,剪裁了人的皮囊,披在了人的身上。

    元月砂一双漆黑的眸子,慢慢的染上了回忆的光彩:“十多年前,苏家被灭了门,连带着那些忠心耿耿部属家眷,一块儿死了,活下来的也不多。朝廷派了军队进驻海陵郡,扶持了别人做海陵的官儿,我们日子也不好过。这样子乱糟糟的,也是我糊涂,过了两三年了,我才知晓了苏姐姐的事情。可那时候,我在海陵军中根基不稳当,处处被人觊觎压制。那接下来几年间,我三次入京,其实这都是有违军制的。毕竟按照龙胤的规矩,外地的将领擅自入京是死罪。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乔装打扮,悄然潜入。有一次我还行刺了百里策,可他有墨夷七秀相护,有豫王撑腰,我划破了莫浮南得了脸,斩断了蔺苍的手指头,杀了许许多多的人。可是无论死多少人,那些高高在上的龙胤皇族,最终都是会活着的。”

    “后来,也就是四年前,我安排好了,接苏姐姐离开。可惜人没有救出来,她让你给杀了,死得凄凄惨惨。那时候我已经掌控海陵兵权,起兵谋反,却不是白羽奴的对手,险些死在他的手里面。吃过了几次亏,我也学到一些教训,一个人就算天下无敌,也不能尽如人意。这几年间我费心筹谋,步步为营。想不到区区一个元二小姐,居然能将宣王府搅得天翻地覆。清夫人,其实你还是因为苏姐姐而落到如此地步。她就算是死了,你也不能够得意。”

    赫连清恶狠狠的想,苏叶萱,那个贱妇,那个贱妇!

    明明都死了,还冤魂不散,不依不饶,自己这一辈子的锦绣前程,都是毁在了自己的手里。

    耳边却听到了元月砂的轻笑:“可惜,可惜清夫人什么都知晓了,却没机会整治我这个逆贼。是不是心如火烧,格外的难受?”

    赫连清的手臂轻轻的颤抖,却让元月砂握住。

    她提起了赫连清的手,赫连清的手掌却是软乎乎的垂落下来了,五根手指头也软绵绵的挂着,没见有什么力道。

    “啧啧,在宫里面时候,世子爷割了你的舌头。等你回到了宣王府,手筋脚筋也被挑断了。如今你口不能言,手不能写。到底也是夫妻一场,我都替你心寒,哪里能这样子的狠心呢?”

    她蓦然又扯开了赫连清的衣襟,去瞧赫连清的身子。

    却自然不是什么温香软玉,柔软之躯。

    只见里面一片血红腥臭,便是一根根白骨也是若隐若现。

    难怪房间之中,竟点了如此浓腻的香料,若不是这个样子,也是压不住那股子血腥气味。

    这便是于妈妈说的梳洗之刑了。

    用一把铁刷子,一下下的,在人身上洗刷,将一层层的血肉如肉沫似的层层刷开。

    赫连清这几日,就是受的是这样子的折磨,经受的是如此的苦楚。

    这些日子,赫连清也不过是剩下半条命,没精打采,病恹恹的。

    耳边却也是听着元月砂冷冰冰说道:“你们宣王府的人,果真是心思灵巧,颇会盘算。便算是我,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

    赫连清恨恨的盯着元月砂,恨得好似眼睛里面要滴出血来了。

    纵然她说不出话儿来,可那眼睛里的光彩,却也好似要将人凌迟一样,冷冰冰的,凶狠而锋锐。

    元月砂却并不怎么理睬,手指轻轻的按在了赫连清胸腹间一片血污粘腻之上:“只是这么多年,有许多事情,我的心里面还是不清不楚。苏姐姐招认厌弃,接着海陵苏家横生灾祸。别说你赫连清,就算是百里策也是没这份本事,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幕后主使,精心盘算。这幕后主使,究竟是谁,要是你知道,能不能让我知道?”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眼底一派期翼之色。

    赫连清眼底的凶狠却也是忽而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派幸灾乐祸之色。那双眸子之中,竟不觉隐隐有几许快意流转。

    她必定是因为元月砂的困扰而开心,开心元月砂并不知晓这种种关窍。

    元月砂手指头轻轻的一按,赫连清顿时也是不觉沙哑的尖叫了一声。

    那皮肉昨日才梳洗过,薄薄结了了层痂,如今手指头一按,一股子痛楚又是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了。

    可饶是如此,赫连清眼里喜悦之色竟没有稍减,仍然是那样子的欢喜无限。只因为她心里欢喜,到底是有一件事情,是元月砂无可奈何的。

    不错,自己是知晓许许多多的秘密,可是如今,别说她已经说不出话儿来了,就算是能够说话,也绝对不会告诉元月砂。

    无论元月砂是怎么样子的折磨自己,又是怎么样子的羞辱自己,都是休想知晓。

    元月砂却是静下来了,她慢慢的擦去了自己手指上的血污,又为赫连清轻轻的合上了衣衫,甚至伸手拢顺了赫连清的头发。

    “清夫人,你只剩下半条命了,用参汤吊着命。你这个样儿,只怕什么都不用怕了,你的心里面,必定是这样子想的。”

    “是了,你如今确确实实,是一无所有了。今天早上,京城的百姓还跟昨天和前天一样,想要瞧一瞧,那宣王府的麟公子受刑的场景。可惜,他们注定没有这样子的福分。只因为,这个被凌迟的囚犯已经是死在了牢狱之中了。你的儿子,被一片片割肉,割了整整三天了,血都流不出来了。他连死的福气都没有,让人塞了嘴,话儿也不能叫出口,他不是自尽死的,昨天活活痛死在牢里面了。就跟苏家的一位公子一样,被折磨得活活痛死。”

    赫连清有些浑浊的眸子流转了痛楚,纵然想要忍耐,可到底淌下了浑浊的泪水。

    “我还听说,老王妃好生体恤孙子孙女,百里麟受刑三天,每日都会让百里纤亲眼去瞧。今日据说纤小姐没有出门,方才我又似听到了呼痛的声音,大约也是一杯毒酒送去归西了。她是个不孝女,清夫人也要保重身子,不必为她伤怀。我还听说,你还有个小儿子,叫什么百里洵,洵公子是不是?他是四岁还是五岁?这样子娇滴滴,长不大的奶娃娃,亲娘没有了,亲爹又不如何靠得住,也不知道能不能养活长大。”

    元月砂将赫连清的一块块伤疤揭破,惹得赫连清眼中流转了痛楚恨意,赫连清伤心欲绝之余,也是恨透了元月砂了。

    这个妙龄的女郎,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她,她简直不是人。

    “你一无所有了,可知我会如何?如今我在元家受宠,稍后还会嫁入侯府,成为正正经经的侯夫人。你知晓,如今我有县主投降,这原本是个名不副实的玩意儿。可待我成为了萧家媳妇儿,靠着聪明才智,必定能当真名副其实。清娘,你虽然是很恨我,却应该称赞我的聪明才智,诸般隐忍,善于算计。以后我更是会前程似锦,青云直上,一袭清风,送我上了云霄。荣华富贵,我唾手可得。”

    “不错,你如今不告诉我幕后的黑手是谁,如今我也是很生气,很伤心,很无可奈何。可是日子一久,就算是不甘愿,那也是没法子了。不是我不为苏姐姐报仇,是我断了线索,不知道怎么样才好呀。以后,我照样有大好的日子,美好的生活。当然,无可否认,我的生命会有一缕因为苏姐姐生出来的遗憾,有时候心情不佳时候,还会惆怅的品味一二。可你知道的,我这样子聪明,日子想过不好都很难。”

    “不像你,只不过是一颗棋子,如今还是弃子,随随便便的,就让人给扔了去,谁也是不负在意,谁都不会顾惜。你为了替他们保守秘密,那就将这个秘密带在棺材里面去,一辈子守着。你还以为报复了谁?真是可笑。无论是利用你的幕后黑手,还是算计你的我,以后都是会过得开心又富贵。”

    赫连清胸口轻轻的起伏,眼中流转了浓浓不甘和怨怼之色。

    如今的她,口不能言,手不能写,儿女双亡,被元月砂讥笑讽刺。

    不错,元月砂以后就算不甘心,可是锦衣玉食,享尽了荣华富贵,儿女成双,身份尊贵。那小小的不甘心,又算得了什么?算得了什么呀!

    元月砂却轻柔的跪在了赫连清的一侧,手掌轻轻的拍了赫连清的手臂,一下,两下。

    “所以,你若想要报复我,那就应该告诉我,那幕后黑手究竟是谁。想来,必定是位高权重,身份不俗。我与他斗个你死我活,总归要死一个,让你出气。便算你死了,这龙胤的京城,那也是腥风血雨,尸山血海。你不要给我说一个假的,你知道我很聪明,必定能查出来真的假的。倘若是假的,我可没劲儿跟人家斗。你若想通了,便眨眨眼睛,算是允了我的了。”

    赫连清微微有些恍惚,不觉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夏日。

    那一日,她布下了毒计,要毁去了苏叶萱的清白,要让苏叶萱不能立足。

    可是那一日,从苏叶萱房间里面出来的,却并非自己安排下的无赖,而是那个男人。

    赫连清吓得呆住了,她叫也不敢叫。

    只因为她心里面知晓,一旦叫出声,固然苏叶萱灰飞烟灭,自己也会让百里策灭口。

    之后,赫连清悄悄的潜入了房间之中,苏叶萱仍然是海棠春睡,身子一片狼藉。她面容那样子的甜美,全然不知道在春酒的作用之下发生了一件改变她一生命运的事情,犹自发出了人在美梦之中欢悦的微笑。

    而几个月大的百里冽,就在一边弱弱的哭着,可惜一向爱惜他的母亲,却也是听不到他的动静。

    这样子宛如罂粟般糜烂又美丽的画面,让赫连清不觉泛起了恶毒的微笑。

    苏叶萱意乱情迷,就在自己未满周岁儿子的哭闹之声中,做了一场**的醉梦,失去了自己的清白,让白玉沾染了污垢。

    而她自己也是浑然不觉。

    也许苏叶萱死的时候,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吧。

    她糊涂的,固执想着自己的清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她蠢的到死时候,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那样子凄凉而又悲哀的画面,如今浮起在了赫连清的脑海之中,却一如许多年前开始,每次回忆的同款愉悦和恶毒快意。

    赫连清听着元月砂的言语,却也是不觉轻轻的眨了眨眼睛。

    元月砂轻轻的说道:“好了,清夫人总算是个聪明的人,知晓怎么样子做是最好的了。如今你虽口不能言,手不能写,总归没让鸢王妃挖了眼睛,弄傻脑子。她要你活着零零碎碎的受苦,可你自然也是不能如她的意。你仔细瞧瞧,你这房中,可有什么能提示我一二的物件儿。最好是,将你知晓的早写成册子,然后让我找到这本册子。也不知晓,我有没有福气,找到这样子一本册子。”

    赫连清心里也是一阵子的苦笑,她这房间,早让宣王府抄了好几遍了。

    别说她并没有写什么册子,就算是有这样子的物件儿,只恐也是早就被搜了出来,扔了出去。

    然而她日子也是已经不多了,赫连清甚至隐隐有些感觉,说不准她也活不过今日。

    赫连清心中也是隐隐有了些焦躁之意。

    元月砂慢慢的挪动位置,让赫连清瞧着房间里摆设物件儿。

    她瞧着赫连清盯着某个方向,轻轻的眨眨眼睛,竟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急切之色。

    元月砂顺着赫连清目视方向过去了,手掌轻轻的抚摸瑶琴,眼见赫连清摇摇头,又摸上一旁几张琴谱。

    百里策喜爱音律,故而每年赫连清都亲手弹学时新的琴曲,以讨百里策欢喜。

    只可惜纵然是费尽了百般心思,一旦失宠,还不是弃如敝履。

    当元月砂手掌抚上了这几张琴谱时候,瞧着赫连清又眨了眨眼睛。

    她将这几张曲谱送到了赫连清面前,赫连清一张口,牙齿咬住了其中一张,任由其余纷纷散落在了地上。

    元月砂扯出了赫连清牙齿咬的那一张:“这一曲醉芙蓉,是今年出来的新曲子。是如今的有名琴姬瑶娘所谱写,满京城的姑娘都赶着学着弹奏。就连我也学过,弹了两遍,不是很难。这瑶娘今年芳华十六,年纪轻轻,自然应该跟十多年前的海陵府惨事没什么。”

    “不过,有一些风月传闻,倒是颇令人好奇。据闻这瑶娘虽人在青楼,却冰清玉洁,更有个思慕的相好,十分在意。除了宣平侯周世澜,谁也不能入她的香闺,听她弹琴奏乐。就算别人以势压人,又或者是许下千金,瑶娘也是会瞧都不多瞧一眼。只不过周世澜对她,也是寻常,并不如何上心,只随意逗弄罢了。饶是如此,却挡不住这丫头痴心一片。这美貌痴心的琴姬,所谱写的醉芙蓉,就是为周世澜所做。你言下之意,就指的是周世澜?”

    元月砂倒是微微有些惊讶,周世澜虽然有些风流不羁,然而骨子里却似并非如何残忍,怎么样也不像自己心中所描绘的幕后黑手。

    不过这世上任何人的真面目,也许也不能轻言断之。就好似萧英,看似沉稳端庄,谁又能知晓他背后残忍可怕的一面?更何况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这么多年来,周世澜传闻与苏叶萱有染,才害得苏叶萱被逐出府去。既然是如此,这样子的传闻,也自然不会是无缘无故就有的了。不然为什么不传别人,却传周世澜。

    然而赫连清却并没有眨眼睛。

    元月砂沉吟:“那么这张琴谱并不代表,你想要提及的是周世澜,而是别具含义。”

    赫连清却仍然是瞪大眼睛,并没有眨一眨,一双眼睛里面流转了灼灼急切之色。

    元月砂手指头轻轻的曲起,敲打了几面几下,缓缓说道:“那么这副琴谱,你是想要告诉我周世澜,然而他并非幕后黑手。京城的人都说,是他玷污了苏姐姐的清白,坏了宣王世子妃的名声。苏姐姐正因为这个理由,被逐出了府去。周世澜枉担虚名,然而他并不是无缘无故被人栽赃陷害,而是心甘情愿背负污名。他虽然不是设计一切的真凶,也不是糟蹋了苏姐姐的无赖,然而却清楚真正下手的人究竟是谁。他以身替之,承担种种重责,全了那个人的名声,坏了自己的体面。”

    这一次,赫连清却也是终于轻轻的眨了眨眼睛,元月砂到底还是说对了。

    那一天,她窥测到了苏叶萱被欺辱的秘密,这一切原本是赫连清自己设计的,然而却摆脱了赫连清的计划,向着一个未知的方向,不断的奔涌而去了。

    她才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了一阵子的争执吵闹之声。

    赫连清一颗心砰砰的跳,不自禁的藏在了一边。

    那个欺辱了苏姐姐的人,正在和另外一个人生起了争执。另外一个男子,却十分生气,脸颊之上更是不自禁的升起了浓浓的失望之色,分明也是失魂落魄。

    如今过去记忆之中,那个后来的生气的蓝衫男子,一张面孔却在赫连清的脑海里面不断的放大。这么多年了,赫连清还是记忆犹新。

    那是年轻时候的周世澜,蜜色的肌肤,长长的眉毛,亮晶晶的一双眼睛。

    她听到睡过了苏叶萱的那个男人嗓音沉郁:“你若当当真说出去,谁都不会有好处,就算是苏叶萱,也会是死路一条。”

    赫连清慢慢的合上了眸子,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只有元月砂那张秀美而冷漠的脸颊。眼前少女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流转了浓郁的污黑深邃。

    原本安静的走廊边,却也是传来了一阵子的脚步声,旋即门被推开,却也是于妈妈进了房中。

    眼见一屋子的凌乱,于妈妈的眼底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了然之色,仿若是心知肚明。

    她心中必定是认为,是元月砂欺辱了赫连清,百般羞辱。

    这样子的猜测,既对了一些,也没那么对。

    于妈妈沙哑冷笑:“清夫人这样子百般陷害元二小姐,可人家却是宽宏大度,待你如此的客气,这样子的好。瞧来清夫人也要学一学元二小姐,什么是宽容大度,贤良淑德。”

    赫连清的脸上不觉流转了畏惧和惊恐,饶是她是个硬气的人,可鸢王妃的手段未免太狠了。这三日的梳洗之刑,却也是如此的可怕,折磨得赫连清痛不欲生。若是可以求饶,她早会舍弃自己所有的颜面,苦苦哀求,只盼望能够减轻这样子的痛楚。

    然而十分可惜,她连自尽也是做不到的。

    如今她舌头断掉了,更连话儿都说不出来。

    赫连清面若死灰,一阵子的恐惧害怕,身子被拖曳离开。

    元月砂轻轻一笑,手指一松,那张琴谱轻盈的飘落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