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 瞬间出卖(二更)
    而此时此刻,皇宫的另外一个角落。

    碧华宫外,一道身影却分明是那迟疑和踌躇的。

    他足尖轻轻的擦着落叶,一下一下的,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少年有俊秀的容貌,沉稳的气质,炯炯有神的一双眸子。

    他便是这一次也参加御前比武的薛家公子薛采青。

    这一次百里炎,原本就最瞧得上薛采青,想不到之后种种变故,风云诡谲,薛采青也是显得并不那么起眼了。

    这原本是薛采青十分庆幸的结局,纵然有些恼怒姜陵的无耻,却也不得不佩服这位长留王义子的本事。

    姜陵虽然使的是奸诈的手段,不过真实的武功也胜过自己,输给这样子的少年,其实也并不算如何的冤枉。

    况且最后没有赢,也未必是一桩坏事。

    然而薛家上下,却也是有些不乐意了。

    更何况,姜陵不行,薛采青自然也有机会,那桩婚事也并不是定给了莫容声。同样是输在了姜陵手里面,既然莫容声有机会,薛采青自然是有。

    薛采青打小就是个乖顺的孩子,从来没有让父母两人失望过。

    家里人希望自己争到贞敏公主,这一次入宫,更让自个儿来碧华宫拜会,和贞敏公主说说话。

    这样子的要求,薛采青自然是觉得很是为难。

    他性子向来木讷无趣,对着女孩子也是没那么多话儿要说,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除了在表妹跟前似有说不出的话,薛采青也几乎没有跟年轻女孩子说话的经验。

    就算是要挑个话头,也谈不上如何的容易。

    又怎么奢望这一次私底下的拜会,就夺得了贞敏公主的欢心?他哪里有这样子的本事?

    想到了这儿,薛采青忽而不觉松了口气,就连表妹的倩影也是不至于让他如何的烦恼了。

    见过贞敏公主,贞敏公主也是不会如何的喜欢他。贞敏公主不但如花朵儿一般的娇艳,而且身份也是很尊贵。

    如果贞敏公主不喜欢自己,薛家也是无可奈何。

    想到了这儿,薛采青的烦恼一下子就没有了。

    是了,贞敏公主又怎么会瞧得上自己呢。

    这个时节,宫中其他的人已然是去赴宴,这碧华宫也是冷冷清清许多。

    宫婢领着薛采青见贞敏公主时候,雀儿也是吱吱喳喳的叫着。

    贞敏公主正自坐在了石几边,一身淡淡的翠绿色的衫儿,上面绣了一朵朵的白花。那湖水色的衫子轻轻的颤抖,好似碧绿的湖水,绿绿的柳枝。

    那领路的婢女福了福,便是盈盈的离去了。薛采青忽而发觉周围没什么服侍的人,蓦然觉得有些别扭。

    他原本并不是这样子心细如尘的人,只是本来就不知道如何跟贞敏公主相处,如今那一颗心儿,更不觉砰砰的跳,很有些不自在。

    薛采青却并不敢在贞敏公主跟前坐下来,只是轻轻的唤道:“公主,公主——”

    百里敏轻轻的抬起头,细瓷般的脸颊染上了一缕淡淡的嫣红,原本绝美的面容更是好看得出奇。一双眸子水汪汪的,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烟雾。她虽然是个绝色美女,可是到底年岁还小,不免还有几分稚气。可是如今,贞敏公主脸上却是浮起了一层妖娆妩媚,说不尽的好看,道不尽的动人。那样子的妩媚之色,可是和平时大相径庭。

    贞敏公主一双眸子水雾朦胧的,也好似瞧不清眼前男子的身影了,含含糊糊的说道:“你,你是谁?”

    她应该认识薛采青的,可是如今却好似已经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了。

    这样子的绝美之色,应该是所有帝国少年的春梦,可是薛采青却瞧着头皮发麻,一阵子的冰凉。

    忽而竟然好似明白了什么似的,说不出的害怕。

    薛家之人如何不知晓自己的性子,又怎么会觉得单单靠着自己和贞敏公主相处,就能博得贞敏公主的欢心,赢得这门亲事。

    除非用了一些另外的手段,才能够让这桩婚事顺水推舟,顺理成章。

    这一刻,薛采青竟不觉隐隐有些心疼。父亲名义上是纯臣,可是这些年来,也许这颗心也是并不如何单纯了。就好似家里的薛五许了十七皇子,已经是和皇族结亲。而如今,又为了撮合自己和贞敏公主的婚事,设计了这档子的事情。

    可是如此乘人之危,他决计不会做。

    再者靠玷污公主,获得娶贞敏公主的资格,却会让薛家失去了陛下全部信任。

    故而面对贞敏公主如此娇艳的春色,他并没有男人的冲动,反而是不觉出了一身冷汗,说不出的难受。

    薛采青不觉狠狠咬了自己手背一下,扭头就走。

    却又不觉为贞敏公主担心,今日算计,可是会损及她清清白白的名声。

    正微微有些犹豫时候,一旁的花丛之中忽而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薛采青。

    薛采青正准备拔出剑,瞧见那人的脸蛋儿,却也是一怔,随即嘴唇被捂住了。

    姜陵抬起头,似笑非笑,用手指头比着嘴唇嘘了好几声,才松开了手。

    薛采青脸色虽然是并不如何好看,可是倒也是没有说什么。

    却蓦然见到地上倒着一个软绵绵的宫娥,又吓了一跳。

    耳边却听着姜陵低低笑着说着:“若不是敲晕她,只怕薛公子这么一走,她立刻就会叫,你就只能做薛驸马了。你跟着我来,今日这儿埋伏的人可是不少。”

    他笑着时候,脸颊之上不觉浮起了浅浅的小酒窝。

    薛采青虽然并不乐意相信姜陵,可是眼前的少年似乎有着一缕奇异的魔力,总是令人不自禁的听从他的吩咐。

    今日这些事情,是这样子的诡异,好像一个巨大的阴谋,如今好似渔网一样,层层叠叠的铺天盖地而来。

    薛采青到底还是个老实人,一时心里面想不通透,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不觉随着姜陵离开。

    果然,一路行来,树丛花丛轻轻的被抛在了身后,却也是并没有什么人阻扰。

    快要越过围墙之极,却忽而有一道侍卫身影一闪。

    那侍卫见到了薛采青和姜陵时候,脸上流露出了震惊之色,正要开叫。

    却将姜陵蓦然软剑一弹,一道软绵绵的绯红顿时轻轻的弥漫开来了。

    薛采青虽然也武功不俗,可是反应却并没有姜陵那样子的快。

    更何况他就算是反应过来,以薛采青端方的性子,也是绝不敢在宫中动手。

    这可是犯了忌讳的事情。

    姜陵武功极高,剑光绵绵,一剑好似快过了一剑。

    那剑光滔滔,好似海浪一样,滔滔不绝。

    那侍卫嘴唇张了张,竟然是一句话儿都是说不出口。

    他每一次想要张口说话,只是被逼着气劲压着胸口,连想要叫嚷的力气都是没有。

    不知道怎么了,姜陵的软剑如今也好似绸子,一缠一点,竟然是没什么声音。

    阳光之下,姜陵影子也是淡淡的,淡得好似鬼魅一样。

    而那侍卫分明好像是被鬼缠住了一样子,根本也是脱不了身。

    可是薛采青却并没有什么欢喜之色,私底下在宫中动手,这根本是犯了忌讳的。

    他见那侍卫已经是逼得没法子了,而姜陵下一剑要取走对方的性命,顿时也是按捺不住,向前一阻,挡了档。

    姜陵无法无天,可是决不能由着姜陵如此行事。

    这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保全姜陵。

    那侍卫略略透了一口气,顿时禁不住大声嚷嚷:“来人,快来人啊!”

    这宫里面他只需要叫出了一声,周围的侍卫也是会纷纷的赶了过来。

    姜陵不屑:“真是迂腐。”

    他手指轻轻一弹,那软剑顿时轻轻巧巧的收回了袖子里面。在姜陵看来,这龙胤后宫所发生种种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虽然不会伤及无辜,可是今日这些特意埋伏的侍卫早就有了立场。

    既然已经让人家叫了,姜陵也是干脆没有攻击,他甚至颇有些闲情逸致的整理衣衫,拢拢头发。

    碧华宫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很快也是传到了贵女云集的大厅之中了。

    她们眼睁睁瞧着内侍神色匆匆的过来,在高高在上的贵人耳边轻轻低语了几句,顿时惹得那些高贵的主子脸色大变。

    而静贵妃更是面色惶恐,匆匆离开了席间。

    而这自然是让这些贵女纷纷猜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从宫娥内侍口中打听到的消息,也是在这些贵客之间悄悄的流传,并且还绘声绘色。

    今日的皇宫之中,居然是发生了这样子的丑事,这可真是出人意料之外啊。

    贞敏公主是帝国的公主,最尊贵不过的人。她待在皇宫之中,平时身边跟着守着的下人,也有十多二十个。别说什么风月之事,便是什么举止不端正,这在宫中也是绝不可能。

    可是偏偏,如今这绝不可能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公主身边,居然是没有什么侍候的人,而她居然被人灌了春酒,神智模糊。

    而两个少年却是在碧华宫之中被侍卫捉住,一个是长留王的样子姜陵,另外一个是薛家的公子薛采青。

    许多不好的,却极香艳无比的联想,顿时也是由此滋生,幻化而成丑陋而下流的联想。

    也难怪静贵妃的脸色,居然是这样子的不好看了。

    而元月砂乖顺无比的待在了元老夫人的身边,方才为自家姐姐所流露的悲伤之色早就是荡然无存了,反而流露出一副看好戏的光芒。当然如今,别人的注意力也是并没有在元月砂的身上了。

    也不多时,传闻之中的两个少年却也是生生被押了上来。

    若是没有薛采青,所有的女人和男人都能脑补出事实的真相。

    那就是姜陵爱慕贞敏公主的高贵和美丽,又赢得了御前比武的头衔,却偏偏因为长留王养子的身份而不能得到贞敏公主。

    故而因此心有不忿,居然在皇宫之中做出这档子的事情。

    身份卑微又惊才绝艳的少年,以及和高贵美丽的公主,糅合成了皇宫之中艳丽的丑闻。

    这才是符合所有的人幻想和猜测。

    可是这个故事障碍物却偏生就这样子出现了,为什么却有一个薛采青?

    薛采青这样子一个端方无趣的东西,实在不太应该出现在宫廷丑闻之中。

    更出乎众人意料,姜陵却抢先一步跪下:“皇祖父,求你饶恕陵儿的罪过。陵儿虽然和采青兄肝胆相照,是知心好友,却也是不应该为了他一时糊涂,色迷心窍加以隐瞒。陵儿见他神色鬼祟,离开碧华宫,却不忍他身败名裂,想为他逐走侍卫。饶是如此,却也是为了朋友私情,坏了这这宫中的规矩。”

    薛采青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信口雌黄的小子,顿时觉得一阵子的堵心。他几时又成为姜陵什么知心好友,扪心自问,自己和姜陵说过的话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眼见他眼睛都不眨,就将一切罪过推诿自己,靠着踩自己入泥脱身,薛采青实在也是无言以对。

    姜陵反而并不觉得愧疚,若不是薛采青,他早就已经跳过了围墙了。

    他侧过身,瞧着薛采青,温声切切:“采青兄,你平时也是老老实实的,想不到你内心充满了非分之想。如今你也该知晓错了,好生招认你对贞敏公主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