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 假的元月砂
    绿柳纤纤,掩着宫墙深深,元蔷心下了马车,到了皇宫,想到了半月前宫里面的御前比武,就好似做梦一样。

    京城的姑娘总是善忘的,那一日元蔷心因为萧英的话,落了面子,掩面而去。可是之后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也是没多少人将当日元蔷心的失态如何的放在心上了。

    那一次比武,贞敏公主本来就是为了挑选一个合心意的驸马,可惜夺了魁首的人,偏偏是长留王的养子姜陵。

    虽无血缘之亲,可是于礼不合,姜陵也没有求娶之意。

    要是轮着名次来,莫容声也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可既然是如此,别的人也不见得没有机会了。

    正因为这样子,不免让人议论纷纷,猜测贞敏公主会垂青于谁,将自己高贵的身子委身于他。许是因为那些个流言蜚语,宫中才举行这簪花宴,说是赏新入宫的几盆芍药,谁都知道是为了将贞敏公主的婚事给定下来。免得宫中尽是那些个流言蜚语,议论不休,说个没完没了,玷污了贞敏公主冰清玉洁的名声。

    元蔷心对这些全不上心,心里面念念切切,只是元月砂要嫁入北静侯府之事。

    想到了萧英英俊的脸蛋,有神的双眸,元蔷心一阵子心驰神摇,又不觉含酸嫉妒。

    她芳心可可,尽数是萧英。

    这样子一个沉稳、英俊,位高权重的男人,可比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更有吸引力。想不到萧英谁也瞧不上,却偏生瞧中了那个南府郡来的臭丫头。

    元蔷心恶狠狠的想,挑中了元月砂,她就是不服气。

    要怪就只怪元月砂出身卑贱,差得太远,自己心里面就不服气。要是换成了元幽萍,或者别的过去的姑娘,自己也不见得瞧不顺眼了。

    然而这些却也不过是元蔷心自欺欺人的心思。实则无非是挑中了元月砂,她才内心这样子的嘀咕。要是换成了别的姑娘,她内心同样不会满意,可是却也是换成了别的理由了。

    那些姑娘见到了元蔷心,眼珠子一亮,也不觉一个个过来,扯着元蔷心说话儿。

    她们眼睛里面充满了好奇,自然是好奇元萧两家那桩奇异的婚事。

    毕竟元月砂出身微贱,不是京城的贵女,之前死了一个未婚夫,本来就很不吉利。她名声也不是很好,满京城的人都说她心思多,心眼儿重。怎么好端端的,萧家却让这样子的一个姑娘做填房。就算是个继室,也断断不必如此委屈自己。

    “蔷心,听说你们府中那个南府郡的丫头,如今当真许给了萧侯爷了。这可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难得萧侯爷竟不嫌弃她小地方出身,还这样子喜爱,肯娶她做妻子。听说上门议亲的时候,人家老侯夫人瞧中的是另外一个姑娘,可是萧侯爷不乐意,当众拍桌子瞪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子一回事。蔷心,你亲眼瞧见的,和我们说一说。”

    “是了,那南府郡的元二小姐我见过一次,也普普通通,和贞敏公主一比,差得老远了去。不过是中上之姿,萧侯爷当真为她神魂颠倒?”

    “她不是说不嫁?原来那个未婚夫婿死了,可是哭得跟泪人儿似的。人前人后,就说要剪了头发去做尼姑。还生怕说自己贪图北静侯府的富贵,嫌贫爱富,去做填房。怎么一转眼,也放下脸皮,允了这档子事情了。”

    “听说这婚事说得急,不过十天半个月,就换了庚帖,过了文定。人女孩子亲爹妈都还没来得及赶来京城,元家已经是操持了这桩婚事了。可是有什么事情,要遮一遮?”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无不是十分好奇。

    她们既知晓元蔷心和元月砂不怎么合得来,自然盼望元蔷心说出些个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充作谈资。

    更何况,这桩婚事来得如此的急,莫不是生米已然做成熟饭,要遮一遮?

    元蔷心脸上带着笑容,笑得脸都酸了。

    她自然是很想说些坏了元月砂名声的话儿,可是元老夫人早就将她一番敲打,让元家女儿外出时候不能说出些个不中听的话。

    元蔷心也只能假假的说道:“这些闲言碎语,可当不得真。婚事都是长辈做主,我哪里清楚,更不敢外边去说。”

    她不觉内心含酸,只觉得元月砂当真是好福气。

    这样子的出身,侥幸来到了京城,让元老夫人当做亲闺女儿一般的看待。一转眼,还能成为侯府正妻,有品阶名分,这可是真的很有运气。

    自己这个真正的嫡出孙女,在元老夫人的跟前一站,也不过如此,什么都算不上。

    正在这时候,元月砂也到了。

    她下了马车,便迎来了若干目光。

    元月砂不是没在这个京城贵女面前出现过,可是从前却也是没有这么多人留意她。那时候,元月砂的传闻虽多,可终究是个不打眼的乡下丫头,之前谁又会真正的留意她呢?

    别人都说她会嫁入侯府,可真正相信的人却没那么多。许多人甚至觉得,这不过是元月砂自己招摇出这样子流言蜚语,只盼望为嫁进去造势。

    却没想到,她当真是有这样子的福气。

    元蔷心酸溜溜的瞧着元月砂,心尖尖流转了浓浓的酸意,很不是滋味了。

    元月砂南府郡爹娘还没到,元老夫人令人快马送去书信,得了允了的回信,便是急匆匆的为元月砂下了小聘,过了文定。这几日,更为元月砂新打了几套首饰,新做了几件衣衫。元月砂就算是一天一件换着穿,也不见得能穿得完。

    如今元月砂一身崭新的丝绸,打扮得比元蔷心还鲜润,生生将元蔷心给比下去了。

    元蔷心忍不住想,要是嫁给萧英的人是她,那也是会有这样子的福气的。

    那些贵女瞧着元月砂娇滴滴的脸颊,不觉心思各异。她们心里对元月砂也充满了好奇,也不觉凑过去,一个个的围绕着元月砂说话儿。

    那言语或酸或甜,或甜或醋,真真假假的,充满了试探之意。

    正这样子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的说话儿时候,却听到一缕尖酸刻薄的嗓音:“萧元两家结亲,这自然也是一桩喜事,只是我却是极好奇,这南府郡的元二小姐,怎么就没了痴心,不肯为你那唐大哥守那贞节牌坊,却是欢欢喜喜嫁人了。元二小姐不是当众哭哭啼啼,说你那个唐大哥死了,你也差不多宁可死了。便是人没有死,头发没有剪,你也要一辈子青灯古佛。想不到唐文藻死了,一个多月,两个月不到,元二小姐又要办喜事了。”

    这样子尖尖说话的姑娘,满龙胤京城也只能挑出薛灵娇一个人。

    别的人至多暗暗的讽刺,说些不阴不阳的酸话。

    可是薛灵娇却将话儿说到了明处,一点也都不避忌人。

    唐文藻那样子的货色,薛灵娇原本也是瞧不上。元月砂扔了唐文藻,另外挑人嫁,嫁给王爷也好,侯爷也罢,薛灵娇都是懒得理会。只不过元月砂偏偏做出一副对唐文藻深情无悔的样儿,闹得薛灵娇都是相信了。这自然是让薛灵娇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元月砂轻轻柔柔的叹了口气:“薛五小姐,这女儿家的婚事,原本也由不得自己做主了。纵然我是存着为唐大哥守节的心思,可是家里面长辈体恤爱惜,我怎么能违逆。”

    薛灵娇冷笑:“既然是如此,那你心里,便是并不想嫁给萧侯爷,心里面不喜欢他了?”

    她分明是故意挑衅,挑元月砂的错处,从元月砂的话儿里面挑出骨头来。

    别的贵女虽然不敢将这些话儿讲到明处,可是却也是乐得瞧个乐子。

    薛五就是个无事生非的货,当众撕破元月砂这张美人皮,瞧着也是有趣。

    谁让她已经是许给了十七皇子,家里面又宠得无法无天,就连陛下皇后也不跟她计较。

    元月砂不动声色:“这长辈许的婚事,不但身子要顺从,这心里面也要顺着,那才是真正的孝道。当初我一心一意想着唐大哥,难道是私相授受?这家里面将我许了过去,无论他是什么样子的人,对我怎么样,待我如何刻薄狠毒,我都自然应当一心一意。如今家里长辈要我这样子待萧侯爷,我自然也是会三从四德,对于从前的唐大哥,想也是不会再想。”

    薛灵霜却是不由得为之气结。

    元月砂这脸皮也是厚得很,人人都知晓她是虚情假意,想不到她居然仍然是如此的坦然,说得细声细气,温温柔柔。

    别人异样的目光,她竟全然不在乎。

    在场的女子,也都是跟薛灵霜做同一种心思。

    只不过这般风轻云淡的脸皮,似也难怪她能得偿所愿,嫁给了侯府做填房。

    以后对方必定极有前途,就算是不乐意结交,也犯不着得罪,客客气气的面子情就好了。

    她们这些个贵女下了马车,说了会儿话,拌了句嘴,便一个个的的入宫。

    这皇宫之中,御花园里面绿草如茵,鲜花如锦,彩蝶翩然飞舞。

    贞敏公主就在这鲜花堆里,富贵锦绣之中,盈盈而立,身姿纤纤。

    她如花朵一般娇艳,好看极了,秀丽之中带着三分贵气,领口戴着一串红珊瑚的珠子,越发衬得脸颊娇艳欲滴。

    这样子轻轻一站,似乎连满院子的花儿都是为之而黯然失色。

    在场的贵女见着她娇艳的容光,都不觉自惭形秽,因为贞敏公主身份尊贵,她们连嫉妒的心思也是不敢有。

    贞敏公主正欲给杨太后请安,听杨太后念经,那些贵女听了,一个个纷纷跟着去。

    元月砂垂眉顺目,轻盈的跟上。

    有了贞敏公主在,别人对元月砂也是没什么兴致了。

    眼前这个如娇花一般美丽的姑娘,是帝国最尊贵的女孩子,她这朵花儿究竟是会落在了哪户人家,人人都很好奇。

    既然是如此,元月砂那门婚事,也是显得没那么引人注意了。

    元月砂也安安分分的,并没有在贞敏公主跟前招摇。

    她和贞敏公主的距离很近,贞敏公主蓦然侧过头来,状似无意的说道:“听说如今,元二小姐已经是和萧家定下了婚事了。想不到,想不到萧侯爷过了几年了,还是娶了个贤惠的妻子。”

    元月砂内心之中,骤然流转了一缕很古怪很好奇的感觉,可是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奇怪在哪里了。

    她温温柔柔的垂头说道:“这是月砂的福气,必定是加意珍惜。”

    贞敏公主眼睛里面流转了奇怪的神色,唇瓣动了动,却也是没说话儿。

    想来一定好奇,元月砂为什么甘愿嫁给萧英。

    毕竟对于元月砂的真实身份,贞敏公主是清楚的知道的。

    不过这些到底是一些不能宣之于口的私隐之事,贞敏公主大约也是知晓言多必失,于是并没有将话儿说出口。

    她话锋一转,又提了另外的话头。

    “如今,宣王府的清夫人连带着纤小姐,也一块儿和杨太后诵经念佛,一派向佛之心了。她们以前虽然对不住元二小姐,只是也是得了教训,还盼二小姐也是不要放在心上。”

    元月砂轻轻的福了福:“公主放心,月砂知晓分寸,从前的事情,月砂也是已经不放在了心上了。”

    一旁的贵女,忍不住挤眉弄眼。

    公主跟前,她们自然也是不能如之前那样子,议论那些个流言蜚语。

    只不过如今贞敏公主亲口所证,原来那些个传言尽数是真的。

    据说宣王府的赫连清母女,遭逢劫难,大彻大悟,性子改了不少。

    赫连清为人纯孝,知晓婆母身子有些病恙,老是神智不清楚。她去了寺庙,为了鸢王妃祈福念经,甚至割肉侍佛,只盼望婆母能够病愈。此举可巧也是被杨太后瞧见了,怜惜她一片纯孝,故而留着母女两个人在身边,一并专研佛法。

    据说若不是顾忌宣王府的面子,只怕赫连清已经是剃了头发做尼姑了。

    赫连清这样子举止,瞧着有些像故意为之的手段,却也是未曾想到,杨太后居然是当真允了这桩事情,还留下了赫连清。

    原本许多人觉得这是谣言,如今听贞敏公主一讲,这居然是真的。

    她们心里面都觉得很荒诞,可是既然这样子的是杨太后,谁也是不好说些个什么。

    反而越发好奇,赫连清有什么盘算。

    如今贞敏公主刻意提及了这件事情,只怕也是为了提点元月砂一二。免得到时候,元月砂闹腾出了什么难看的事情,失了体统礼数。

    杨太后所住的院落,在皇宫一角,是极为僻静清幽,雅致得紧,比之皇宫别处,少了些富贵气,添了些佛韵幽香。

    元月砂踏入了其中时候,其中间偏厅开辟了佛堂,养了几个比丘尼,正在敲着木鱼念经。

    那些京城娇娥,到了这儿,也不自禁的安分了许多,不敢吱吱喳喳了。

    这还是元月砂第一次这么近瞧见杨太后,她头发都化了雪,梳理得整整齐齐,扎了一整套浓绿色翡翠色的首饰。近些看,却也是慈眉善目,看着性儿极好。

    饶是如此,她们也是不敢怠慢,客客气气的见过礼。

    元月砂再见了了赫连清,简直有些认不出来了。只见赫连清也未再涂抹那些个胭脂水粉,头发简单挽在了脑后,穿着一件极素的衣衫,不但颜色素,料子也只是棉布,连丝绸都不算,上面自然更没有用丝线绣一朵花儿云纹什么的了。

    乍然一见,当真像个庙里面吃斋念佛长住的居士,连岁数瞧着也是大了几岁。

    见着元月砂,赫连清也是没有躲,更不觉凄然迎上前去,柔声说道:“元二小姐,从前是我妄动执念,对你多有得罪。便是我的女儿,也是因为我执念所误,做出了种种的错事。如今我们母女两个人,到了庙中,随着太后,吃些素斋,念着佛经,过了清清静静的日子,方才知道自己从前的事情尽数错了。才知道放下种种妄念,是我的不是。如今,我更要向你诚心诚意的赔罪了。”

    赫连清说到了这儿,却也是不觉轻轻一福,显得说不出的客气。

    元月砂慌忙向前一步,将赫连清轻轻的扶住了:“清夫人,你说哪里的话,从前的事情,我都是已经不记得了。反而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有着许多不对之处,让你这样子一说,我的心里面也是说不出的惭愧。你可真是,折煞我了。”

    赫连清站直了身子,温言和气:“听闻你如今已然是许了亲事,以后便是要嫁到了萧家。那自然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以后诵经念佛,也只盼望你能一生如意,万事顺遂。”

    元月砂脸蛋儿顿时红了红:“清夫人客气了,你越这样子说,我越是不好意思。”

    众人来时,内心自然是充满了疑窦的。然而如今,眼见赫连清这个样儿,心中竟然不觉有一个念头,也许赫连清当真沉溺于佛法之中,那也是不一定。

    仔细想想,这也是无不可能。

    毕竟如今赫连清什么都没有,名声被毁,又被夫君所弃,没了封号,夺走私产。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子,赫连清方才将所有的期待都给了佛门之地,从中得到了心灵的清明。

    乍然一看,竟然是一派和乐融融之态,仿佛已经是一笑泯恩仇了。

    赫连清微微一笑:“纤儿也还赔罪,还不赶紧斟茶认错,让二小姐饶了你了。”

    百里纤也一身素素打扮,她这样子花样年华,头发上花儿也不戴一朵,看着也是可怜。和元月砂一身崭新衣衫,一头鲜润的首饰,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如今捧着一盏茶,又是一副赔罪的样儿,越发显得无比的潦倒,更忍不住让人想起那日她对元月砂种种羞辱。

    如今元月砂这个南府郡的姑娘,也都快要做侯夫人,可百里纤却门口罗雀,嫁出去也不大容易。对比起来,这实在是很大的讽刺。

    何止别的人这样子想,百里纤的一颗心里面,却也是不觉生生滴血,说不出的难受。偏生就算是刀子扎心,百里纤也不得不做出一副恭顺的姿态。

    那茶水颜色深绿,气味浓郁,瞧着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元月砂却知道里面并没有下毒,只不过是采的武夷岩茶,颜色浓郁比别的淡茶要浓郁些个罢了。百里纤故意奉上了这样子的茶水,自己稍有迟疑,便是显得计较。

    她轻轻端起了茶,假意轻品,却沾也没沾。

    就算里面没有毒,赫连清母女沾手过的东西,元月砂也是碰都不会碰。

    “纤小姐,从今往后,可再别说饶了你的话儿,我当真是要折了福气的。”

    元月砂轻言细语,浅浅微笑。

    她精致细腻的脸颊之上,一双眸子深处,却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浓郁的深邃,竟似有着一股子的淡淡冰凉之意。

    赫连清脸上也是一派温软柔善,她心底,却慢慢的浮起了缕缕阴冷。

    元月砂,元月砂,此时此刻,她必定是得意极了。这狐媚子虽没本事让宣王将她娶进门,可是却也是到底嫁给了一位侯爷做填房。她必定觉得,荣华富贵,锦绣一般的日子,如今已经拢在了手里,是当真属于她了。可是这样子的好梦,做到了现在,也再也都做不下去。时至今日,元月砂必定是会粉身碎骨,一无所有。而今日她赫连清更可以瞧见一场又一场的好戏,恣意欣赏,以解自己心头之恨。

    她也知晓自己面上的神色,是如何的温柔,如何的恭顺,真诚得令人安心。就好似当年,自己对上了苏叶萱,也是这样子的表情。就算自己是百里策的女人,可是仍然让苏叶萱可怜她、同情她。

    若不然,在最初情分最浓,而百里策又已然对自己不屑一顾时候,苏叶萱当真将自己逐出府,那可是根本没有以后翻盘之机了。

    面对敌人,柔顺示弱,这也是一种手段。这是十多年前,赫连清就已经使上了战术,如今又再使了一次,以化去了元月砂内心之中的警惕之意,提防之心。使得元月砂在最顺意时候,狠狠的跌落下来。

    然而这一刻,赫连清盯着元月砂娇嫩的脸颊,竟不自觉有些后悔。

    她拈酸吃醋,觉得百里策对元月砂很是不一样,心里面未免不快。又因为元月砂总帮衬着百里冽,更是让赫连清颇为忌惮。如果早知道,元月砂想法子得了北静侯填房的位置,跟自己争的并不是同一件东西,她可会冒险挑衅,闹得如今什么都没有了?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元月砂是出身于南府郡,身份卑微,赫连清打心眼里面瞧不上。

    觉得就算元月砂不见得当真碍着自己,算计元月砂,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要早知晓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的难惹,赫连清自忖也是会更谨慎小心一些,不至于如此轻易的挑衅。

    又因为那一缕后悔之情,让赫连清不觉衍生了另外一种想法。那便是如今之计,可是要继续为之?若是如前几次一般反噬,也是不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可是这样子的念头,不过一瞬,却也是飞快的从赫连清脑海里面掠过了,很快轻轻的抛开。

    怎么可能?元月砂如此算计自己,这样子的仇恨,若是不回报一二,怎么能消这心头之恨?更不必提了,这种种计划是如此的周详,一定能将元月砂万劫不复。

    赫连清虽因过往的经历稍有迟疑,却也是不以为意,顿时轻轻的抛弃在了脑后了。

    赫连清轻轻的说道:“纤儿,你仍然是去照顾祖母。唉,太后仁慈,让着王妃入宫。只可惜,她多年宿疾缠身,如今也是不见好。”

    杨太后也是万分感慨:“阿鸢这小姑娘,我瞧着长大的,如今我这老婆子身子还算硬朗,她的身子却是这样子。总养在宣王府,也不见得能好,倒不如让她随我一起住在寺庙,清清静静的,听着师父们念经。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子也是会好起来了。”

    赫连清轻柔的说道:“太后仁慈,只盼望王妃的身子,如今早日好起来。”

    她眼中悄然一缕冷光掠过。

    这世上哪里能有什么大慈悲,杨太后也不是因为慈悲收留她们母女的。

    这其中,自然是和昏迷的鸢王妃有些关系。

    赫连清让百里纤看着鸢王妃,这表面上,却也自然就是温柔体贴,一派孝顺的心意。

    可是实则只要有百里纤服侍,亲手喂下去药汤,这鸢王妃一辈子都是不能醒过来。

    这个老厌物,自打自己来到了宣王府,刻薄的手段便是层出不穷,还是一辈子都是不能醒过来才好。

    杨太后却微笑:“时间也是差不多了,瞧你们陪着我这个老婆子,也是觉得烦腻了。”

    赫连清赶紧过来,伸手去扶杨太后,杨太后也不觉轻轻的搭上了手。

    短短日子,倒是显得赫连清格外得杨太后的喜爱。

    元月砂笑了笑,眼底深处同样蕴含了一缕浅浅冷意。

    离了杨太后院子,也没走几步路,元月砂隐约只觉一道有些灼热的目光轻轻的扫了过来。

    她不觉抬起头,一张熟悉而冷漠的面孔竟不觉映入了脸颊。

    那日萧英来元家说亲之后,元月砂也是再没见到他了。

    想不到如今,又在宫中撞见了。

    萧英的眼底有着一缕淡淡的玩味,似乎也是极为好奇。那瞳孔的深处,却也好似蕴藏了浓浓的兽性,似是择人而噬,要将人生生吞了去。

    他这样子盯着元月砂,别人只以为萧英情致缠绵,定了婚事,心里甜甜的,就忍不住瞧着元月砂。

    而元月砂似也是极为害羞,面颊染上了两片娇红,轻轻的垂下了头去了。

    男女授受不亲,就算两人已经定了婚事,当众说几句话,总是有些个不合时宜。

    因杨太后的关系,萧英退到了一边,以示恭敬,却也似乎总瞧着元月砂。

    元蔷心瞧见了,心里不好受,越发酸酸的,很不是滋味的样子。

    萧英这样子缠缠绵绵的看着元月砂,元月砂又有什么好的?

    就在这时候,一旁却也是有些个小小的动静。

    贞敏公主原本颈项间戴着那么一串儿红珊瑚的珠子,颗颗饱满浑圆,娇艳欲滴。

    可是不知道怎么了,那线突然就散了,珠子滴溜溜的散了一地了,可谓是捡都捡不回来。

    百里敏向来性儿淡淡的,如今不知怎么了,竟然是有些不自在,嗓音里面也是有着一股子淡淡的生气:“罢了,这些珠子不要捡了。今日这么多京中贵眷来了宫里面,不能失了礼数。我回去再挑一副首饰,重新打扮,稍稍等一会儿就来了。”

    大约是因为这些红珊瑚珠子是贞敏公主的心爱之物,所以才不免让贞敏公主不快。况且好端端的,这珠串儿居然便是散了,说来也是并不如何的吉利。

    元月砂这样子瞧着,眼见宫娥扶着贞敏公主回去。她慢慢的垂下头,收敛了自己的目光,方才内心之中的异样,如今似乎反而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其实自己早就应该瞧出来了,只不过有些东西,一叶障目,总是很难让自己相信了。

    贞敏公主向来不问世事,又对自个儿有着一种抗拒和敌意。元月砂也是很想知道,为什么贞敏公主忽而会想要关心自己的婚事。

    不是为了自己,那就是为了萧英了。

    如今,更为了一副首饰,流露出生气的样子。

    其实那些个红珊瑚珠子虽然是珍贵好看,也是不至于让贞敏公主如此失态。

    只不过,是百里敏心里面不痛快,不舒坦。

    她这样子娇艳无双,美丽可人,身份尊贵,天底下的少年英豪都任由她挑选,比做皇后都还要风光幸福。以后所嫁的夫婿,前途甚至可以更胜萧英。抛弃萧英隐匿的凶残狠辣不谈,他也大贞敏公主十多岁,微微有些残疾,而且还有一双儿女,以前死过老婆。放元月砂跟前,自然是高攀,扔在贞敏公主跟前却一点儿都不值钱。

    可是贞敏公主偏生对那些年岁相若,也许稍显青涩的少年俊秀儿郎冷冷淡淡。

    却因为萧英,神色不觉微微有些异样。

    可能对于贞敏公主而言,萧英也是比较成熟,更添几许魅力吧。

    却仍然不妨碍元月砂认定她是瞎了眼珠子。

    她故意落后了几步,悄悄的打量。

    只见萧英忽而轻轻的弯下身,将一枚嫣红的珊瑚珠子捡起来,狠狠的捏在了手中之中。

    旋即,萧英手掌轻轻的抚摸地上的泥土。

    萧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他本不该做这样子奇怪的事情的。

    元月砂忽而明白,萧英在做什么。刚才贞敏公主莲步轻移,曾有那么一刻,影子投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许多之前自己没想到的事情,一下子又涌上了元月砂的脑海了。

    上一次入宫,元蔷心讽刺自己和贞敏公主衣衫相似,撞了衣服样子。是了,那一天,自己和贞敏公主一样,都穿着淡绿色衣裙,用淡白色的丝线做了一朵朵刺绣,绣了一朵朵的花朵。据说贞敏公主喜欢白昙,让人做了这样子的刺绣,总是这样子穿戴。可是元月砂的那件衣衫呢,是元老夫人特意安排,照着元秋娘的喜好做的一套。

    元秋娘身子骨弱,性子又柔弱,原本并不是最适合的侯夫人人选,可是萧英就是挑中了她,非娶不可。她的容貌,也许没有贞敏公主的美丽,胜在身子纤弱,也爱穿淡绿色绸子白色刺绣的衣衫。之后,元老夫人又将差不多样式的衣衫,给自己穿。只不过一个绣的是白昙,一个绣的是白兰。

    元蔷心言语挑拨之极,比较自己和贞敏公主如何,当时萧英那句米粒之光岂可与皓月争辉,想来必定是出自肺腑,源于真心。

    可惜萧英位高权重,可那又如何?对别的女子而言,萧英自然是有那个自个儿了。可是对于贞敏公主,以贞敏公主高贵的身份,萧英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及,一辈子都得不到手的。

    元月砂想到了这儿,非但没有什么触动,反而更加有些恶心。

    她实在不敢置信,天底下居然会有萧英这样子的人,他的恶毒,剥开了一层,还有另外一层更为恶毒的。

    贞敏公主今年才十二岁,可萧英是几年前娶的元秋娘,算了贞敏公主只有六七岁时候,萧英已经是垂青不已。甚至于他挑的妻子,也挑那身子纤弱的姑娘。

    那股子恶心的感觉涌上,甚至让元月砂难得有些想吐了。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目光,悄无声息的离去。

    萧英手掌仍然是死死的捏着那颗红珊瑚珠子,慢慢的将自己的拳头贴在了唇瓣之上,一双眸子流转了一股子十分异样的光彩。

    此刻宫中饮宴的大厅,已经是来了许多客人。宫婢过去,悄然对宣德帝说了几句,提及贞敏公主因珊瑚珠子去换首饰的事情,宣德帝也轻轻的嗯了一声,并不如何放在心上。

    元月砂位置安排在元明华的身上,她唇角噙着一缕轻轻的笑容,扫过了元明华有些苍白冷漠的面容,淡淡的说道:“大姐姐第一次进宫,难免有些拘束了。瞧来大姐姐看我如今得了好姻缘,心里面却一点儿都不高兴。只不过这是命数,谁也是算计不过来的。就好似,好似大姐姐对我下的曼陀罗花粉,只盼望我能够傻过去。”

    元明华面颊之上顿时流转了无比厌憎之色:“你少胡言乱语。”

    却蓦然身子一僵。

    只因为元月砂居然是将当初元明华的那个瓶子,轻轻的在元明华眼前晃了晃。

    元月砂微笑:“怎么大姐姐进宫如此拘禁,茶也不肯喝,也不肯品尝面前糕点。难道,是因为今天早晨,吃了碧玉粥和几般精致点心,如今肚里吃不下了。”

    元明华为之气结,更不觉油然而生一缕惧意。

    元月砂居然是知道自己饮食如何,既然是如此,她要是对自己下什么东西,岂不是很是容易?

    这个假冒的货色,居然是如此张扬。她眼中的怒意一点点的攒了,最后化为浓浓恼怒之意,却也是不觉一下子的起身。

    她当着众人的面走出来,惹得人人侧目,谁也是不知晓元明华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旋即元明华却也是顿时盈盈的伏在了地上,颤声说道:“陛下,陛下,还求你为我做主。”

    元月砂幽幽叹了口气:“大姐姐,事到如今,你还为了那门婚事,心里面生我的气?若真是爹娘允许,我宁可让了这门亲事给你,你还不快快起来,莫要在宫中失态。”

    一番话,却将元明华的举止说成了争风吃醋,闹得有些魔怔了。众人恍然大悟,也是纷纷流露出了了然之色了。

    而元明华却也是越发恼怒了,不是这样子的,根本不是如此。

    “事到如今,你这个妖孽还要在我身上泼一盆盆脏水。陛下,陛下,这个人根本不是我们元家女儿,也不是我的妹妹元月砂。她,她是个假冒货色。也不知是海陵探子,还是西昊奸细,总之不是什么好人。她混入龙胤,必定是另有居心。”

    元明华这样子一说,周围的人都是惊呆了。

    ------题外话------

    今天晚了一点,抱歉,水灵努力,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