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 萧家说亲
    那个死去的女子仿佛瞧着自己,冷冷笑着,这让赫连清忽而升起了熊熊怒火,强烈不甘。

    这个贱妇,水性杨花,满京城都厌弃的货色。她死都死了,还闹什么,凭什么来分薄自己的福气?

    她不过是出身好一些,运气好一些,投胎投得好,所以有一个绝好的出身和美丽的皮囊。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可以不在乎,轻轻一站,什么东西都是轻轻巧巧的落在苏叶萱手里了。

    很多年前,当一身红衣,娇美可人,蕴含了浓浓幸福的苏叶萱踏入了宣王府的时候。那时候,赫连清被震得头晕目眩,眼前发黑,生出了一缕绝望心思。那时候她努力的站立着,看着苏叶萱,不让自个儿晕倒,难得竟不肯流露出怯弱姿态博同情。可当百里策和赫连清一对儿从自己面前走过,只能瞧着恩爱的背影时候,赫连清所有的力气都是被抽去干净了。

    她甚至两天没吃饭,食水未沾。

    百里策只顾着他新娶的妻子,已经是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了。

    当赫连清喝下了第一口汤水时候,那温热的汤汁暖了胃,也让赫连清那毒蛇的性儿暖融融的复苏了。

    无论多艰难,她一定要赢!

    而当她赢得一切,苏叶萱死得凄惨,一晃又过去了这么多年以后。她以为当年那样子感觉已随风去,再也不会有了。

    可是如今,苏叶萱初入府时候的绝望之感又涌上来了,使得赫连清喉头低吼了一声。

    眼前少年精致的脸庞,仿若化作了苏叶萱秀丽的容颜,似在冷冷讽刺,句句嘲笑。

    是了,那些当年自己从苏叶萱手里面的东西,如今又要被一件件的夺回来了。

    赫连清死死攥在了手里面的东西,又要一件件的让人给掠了去。

    这么多年的辛辛苦苦,那样子一团的锦绣荣华,又将化作烟云水汽,什么都不剩。

    汲汲营营,苦心筹谋,结果什么都没有。

    赫连清面颊蓦然流转恨色,不会的,她绝不允如此。

    她捡起了一旁的玉石镇纸,狠狠朝着眼前那幻化的虚影投掷而去。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纤的尖叫连连,苏叶萱一时也消失了,眼前秀然而立的正是百里冽。

    谁也想不到,赫连清居然是会做出了这样子举动。

    百里冽侧了侧,却未曾全躲开,额头微微一热,冉冉鲜血也是一滴滴的滑过了脸颊。

    百里冽手指轻轻一擦,最初的惊讶过后,面颊又恢复了那淡淡的样儿,只用帕儿擦去了手指上血迹。那面颊之上的血迹,百里冽却一时未曾理会。

    赫连清大口大口的喘气,一时面颊不觉染上了一层绯红,更汗水津津。

    百里策眼中厌憎之色愈浓了,他曾经也对赫连清有过情分,否则也没这十多年的恩爱。可这往日的恩爱,却好似海上的浮沫,海水轻轻一冲,顿时也就散得没有影子。

    事到如今,百里策对赫连清也是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情意了。

    赫连清这个样子,他实在不乐意多看一眼,张腿便走。

    赫连清不自禁扑过去,想要拢住百里策的衣服角,手指却落了个空,什么都没有捉住。

    一抬头,便瞧着百里策离开了房间,百里冽不紧不慢的跟随着百里策。

    想着这么多年痴情缠绵,苦苦经营,染了数不清的恶毒事情,才能成为百里策的正妻,成为了世子妃,攒下了若干私房,儿女更是乖顺懂事。

    可是忽然之间,什么都是没了。她瞧着百里策远去的背影,恍恍惚惚间,眼前似也是渐渐模糊了。就好似许多年前,百里策领回了苏叶萱,一步步的从自个儿面前离去。

    那两道身影,穿越了时空,如今轻轻的叠在了一起了,就是这样子轻轻的走开了。

    赫连清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就这样子喷了出来,顿时心力交瘁。

    离开了房间,到了走廊,百里策瞧了百里冽一眼,淡淡的说道:“冽儿,你受了伤,就将额头上伤料理一二。”

    百里冽轻轻的嗯了一声,他额头被擦破了,可是却好似并不觉得痛一样。

    就因为百里冽这种样子,百里策总是忍不住有些疏远于他。

    若百里冽满怀怨恨,百里策也许会不喜欢,可总是会知道百里冽在想什么。然而从小到大,百里冽都是这样子沉沉静静的样儿,好似玉做的人,便算是受了什么委屈,也是什么抱怨都没有的。

    如今百里冽那张秀丽的脸颊染了些血迹,更有些说不出的诡异和艳丽。

    他柔顺的垂着头,眼底流转了一缕光华。

    百里冽忍不住想到,当初自己娶了苏叶萱的时候,最初也是有过一段日子的幸福和甜蜜,那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当真能弃了天底下其他的女人,只和苏叶萱一个人好。可那样子的感觉,是如此的虚妄,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那时候,苏叶萱怀了百里冽,等百里冽生下来时候,两个人情分已经是淡了许多。他有了生平第一个嫡子,就算情分淡了,多少也是有些欢喜的。

    可是等苏叶萱染上了恶名,又被逐出了府,他就并不想见到百里冽了。这孩子打小也聪明,学会讨好杨太后,又跟豫王世子混在一起,风徽征不知道怎么瞧中了他,挑他做了学生。等百里冽岁数大一些,就没有留在府中,反而到处游历。说到天才本事,其实百里冽要比百里麟出色许多,可他总不经意偏爱百里麟一些,想不到如今闹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他也对百里麟失望透了。

    如今麟儿没有用了,可百里策看着自己这个阴沉沉的儿子,却仍然喜欢不起来。以后他承了爵位,也并不想让百里冽做世子。

    正在这时候,陈娘子却不觉抱着四公子百里洵过来。

    百里洵今年不过五岁,粉团儿一样子的人,样子俊俏,也憨态可掬。

    百里纤和百里麟是龙凤胎,赫连清头一胎生下来,情分自是不同。那时候赫连清儿女双全,在宣王府的地位也是巩固了许多。这儿子女儿,赫连清也是养得尽心一些。

    及赫连清怀了第二胎,她已然是世子妃了,年少时候如何情浓,伴随时间的流逝总是会变淡许多。有了第二个儿子固然是让赫连清觉得欢喜,毕竟锦上添花。可是对于这一胎,到底没有之前两个让赫连清上心。更不必提赫连清身为世子妃了,事情多,操劳的事情也是很多。赫连清出了月子,百里洵还是让乳母下人带得多一些。

    如今百里洵睡眼惺忪,揉揉眼睛,瞧见了百里策,便伸手让百里策伸手抱抱他。

    百里洵面色泛起了淡淡的温和,伸手将儿子给搂住了。

    百里洵是赫连清所出,皇后有令,如今赫连清所生的孩子可都算是庶出。

    以后百里洵,只怕前程也没多好,想到了这儿百里策却颇多怜意。

    到底是自己骨血,也是讨喜,想着也是有些可惜。

    虽然以后百里洵绝不可能承爵,却抵不住百里策柔情一动。

    百里冽怔怔的瞧着眼前一幕,其实很小很小时候,他就已然知晓,自己的父亲待他如地上的污泥,什么感情都没有。百里策虽然是刻意掩饰,可眼睛里面的那份憎恶却总是很难真正的遮住。而他很小很小时候,就已经懂得这份憎恨,也早就没有了任何的期待。别人都说他是玉做的样子,其实他是冰做的人。

    明明许久以前就已然懂了的东西,这么些年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为何自己心口,竟不觉有什么东西微微翻腾。仿佛是沉淀在心底的污泥,如今被生生的,一块块的翻起来了。搅得心境竟是一片浑浊。

    百里策是个凉薄心性的人,可多多少少,对自己血脉也会有一些眷顾。他会关注百里麟的前程,百里纤若有什么女红刺绣做得好,百里策也会称赞几句。就算如今百里洵是庶子了,赫连清又惹了百里策厌憎,百里策也是会抱着百里洵稍加怜惜。这些不过是些虚伪的温存,如泡沫一般轻柔,可轻轻吹去。纵然是亲生子女,若不顺百里策的心意,那也是会被弃如敝履,就好似如今的百里纤和百里麟一眼。然而就算是这样子些许虚伪,百里冽从小到大,也是从来没有得到过。

    百里洵脸颊染了些许血污,怔怔的瞧着,眼神有着一股子奇异的冷漠。

    明知那些软弱脆弱,不过徒劳惹人笑话,他竟不能自抑。

    百里洵很可爱,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他的脑袋埋在了百里策的肩窝,又瞧见了站在一旁的百里冽,许是百里冽的面色太奇怪了,他瞧得怔怔发呆。

    忽而百里洵唇瓣一撇,竟然是哇哇的哭了起来。

    百里策拢眉,他忽而向着百里冽望去。

    小时候,百里策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掩饰极好的厌憎。伴随时光的流转,那样子的厌憎并没有消失。如今这双眸子之中,反而多了一缕警惕和惊惶。

    百里策虽然正值盛年,可是如今他膝下还瞧得过去的儿子只有百里冽一个。赫连清为了给百里麟铺路,处处算计,不知道废了多少的心计。想不到如今百里麟坏了名声,成了庶子,反而便宜了百里冽。如今百里策更不可遏制的想,百里冽已经长大了。

    百里策忍不住想了,是了,打小百里冽就心思颇多,自然绝不会有什么兄弟之情,只怕父子之情也是奢想。百里冽满腹心计,面似锦绣,却是虎狼之性。

    百里洵是小孩子,自然是不会说谎的。一定是百里冽脸上流露什么,才让百里洵这个样子。

    想到了这儿,百里策轻轻皱眉:“阿冽,还不下去处理自己伤口。”

    百里冽轻轻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百里洵这样子哭着,也惹得百里洵一阵子不耐烦。

    他放下了百里洵,让陈娘子抱着,面色沉了沉:“是清娘要见洵儿?”

    陈娘子面色添了几许惶恐:“是,奴婢只是,只是听着清夫人吩咐。”

    百里洵冷冷说道:“打今日起,清娘不能见洵儿,免得将孩子教坏了。”

    百里纤、百里麟都因为赫连清教导不好,所以性子不好,如今还剩下一个洵儿,不能容赫连清教坏了去。

    陈娘子又是一阵子诚惶诚恐,连连应了,让一旁的小婢搂着百里洵回去。

    旋即,陈娘子方才到赫连清被幽静的院落。

    百里纤和百里麟劝慰了一阵子,各自满腹心事,也都走了。赫连清也是病恹恹的,没精打采。瞧来赫连清在王府的日子,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见到陈娘子,赫连清眼神一亮,左顾右盼却没见到百里洵,顿时面沉了沉:“洵儿呢?怎么没带过来。”

    陈娘子叹了口气:“夫人恕罪,刚才路上撞见世子爷,他让洵公子回去了,不让来见你。”

    赫连清生恨:“夫人二字还提什么,我却配不上了。世子爷当真是狠心得紧,夫妻一场,却偏偏这样子待我,一点情分也是不留。洵儿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母子情分可属天意,他凭什么给断了?”

    说到了这儿,赫连清竟不觉一阵子的心灰意冷:“如今我也没什么法子,后半辈子也就这样子挨日子好了。我花残粉褪,只怕一辈子也不能让世子回心转意。”

    想到自己入府时候,一无所有,如今一样子的光景,可惜已然是没了青春美貌,表哥怜惜了。

    陈娘子温言抚慰:“主子不可心灰意冷,你两子一女,还指望你过活呢。主子到底为世子爷生儿育女过,他能断了夫妻情意,却决不能断了和子女亲缘血脉。如今主子虽不是二八少女,可是却比年轻时候多了几许沉稳,多了许多数年间经营的人脉。假日时日,你必定是重新获宠,必定能再见到洵公子。”

    赫连清这样子听着,眼睛渐渐亮了。

    她倒是不觉得百里策会顾念自己为他生过孩子,这有儿有女锦上添花容易,真厌弃你时候就没多大用处了。当年的苏叶萱,何尝不是为百里洵生过,也没见百里洵留情分。污蔑苏叶萱和人私通的男人衣衫,其实还是百里策找来,自己要挟白芙放的。

    可陈娘子后面半截话说得不假,这么些年,自己这个世子妃苦苦经营,手里面也是有那么一些人脉。说是人脉,不如说是一些**和秘密。

    自个儿受着苦时候,别的人也别想安生。

    她斜斜的扫了陈娘子一眼:“想不到啊,如今我这般处境了,你倒是忠心。”

    陈娘子也陪着苏叶萱叹了口气:“我是主子一手提拔上来的,又不是家生子,在这宣王府可谓无根无基。以后若是有了新主子,就算是我极力奉承,人家也不会将我当做一回事情。倒不如,盼着主子如今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赫连清微笑:“你倒是素来是个聪明的,从前我就这样子说,知道你很是懂事。你向来就是很有主意,比别的人强,如今你替我想一想,瞧瞧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陈娘子略作沉吟姿态,想了想,倒是开口:“我倒是确实有一个主意。”

    她将这样子的主意,和赫连清说了,赫连清也听得目光一亮,称赞了陈娘子几句。

    当陈娘子离去的时候,赫连清已经不似方才那般颓然了。

    陈娘子瞧着她,对方眼里闪动着期许的光芒,这让陈娘子面色凝成了一副有些古怪的模样。

    却一如既往的恭顺,轻轻的掩上了房门。

    这么些年,陈娘子这个外乡逃难到京城的少女,一直在宣王府恭顺而温和。

    可是如今她唇角却也是浮起了一缕浅浅的冷笑。

    蜘蛛勤劳的结了网子,就等着虫儿这样子的撞进去,再慢慢的吸干净精血。

    她回屋写了一些东西,揉成了一团,用黄蜡封住了,命人偷偷的带出去。

    此时此刻,元家的雪芍院中,浓绿的芭蕉叶轻掩住了窗户,让那夏日灼热的阳光不能直照房中,免得晒坏了屋子里面的娇客。

    那些元家的婢女服侍元月砂久一些,就已然知晓元月砂抄经时候很不喜欢别人打搅。

    一片雪白的宣纸轻轻的铺在了几面之上,砚台研出的浓墨却不觉焕发淡淡的墨香。染墨的毛笔轻搁在砚台之上,元月砂却无动笔之意。

    一旁的湘染轻轻回禀:“果真如二小姐所料,咱们送了五万两银子替元幽萍还债,可是鸣玉坊却言利息尚未计较,不肯消了这笔赌债。”

    元月砂宛如葱根的手指轻抚宣纸,唇瓣却也是冉冉浮起了淡淡的冷笑。

    这两人,她做了两件事情,一就是好心为元幽萍还债,只不过对方不能领受自己好意罢了。第二桩事情,便是将赫连清多年来私下贪墨的那些个私产名录,送去给百里策知晓。

    这份名录,元月砂早就为赫连清准备好了,只不过一件武器,总是要在最适合时候送出去。

    倘若赫连清仍是与百里策夫妻情好,儿女又备受宠爱,就算这件事情让百里策动怒,也并不足以致命。念着体面,念着儿女,说不定百里策还会替赫连清遮掩,就好似百里策为赫连清杀了罗嬷嬷遮羞一样。

    可那样子的情分,是经不起蹉跎消磨。

    一次两次,百里策会原谅这个女人,次数多了,那也就没有用了。

    这时候再送去赫连清多年来挖宣王府攒私房的证据,足以让百里策对赫连清彻底厌弃,再无余情。

    元月砂缓缓的提起笔,瞧着芭蕉叶下透出了光影,不自禁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

    说来这一次自己到了京城,运气实在是不错。

    从赫连清被废去了夫人之位,到如今一双儿女俱失宠,又赔掉了所有的银子,仿若冥冥之中有着无形力量安排牵引,让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可是,她并不觉得有任何值得欢喜的。

    元月砂笔锋轻轻的一落,落在了宣纸之上,一团墨韵却却也是轻轻的散开。

    她不会欢喜的,有些事情要自个儿亲手来做,才会有着更美妙愉悦的快感。再来赫连清不过是没了正室位置,儿女失宠,又被幽静罢了。她又没死,又没烂,儿子女儿整整齐齐的,更重要的是苏叶萱已经死了,赫连清还活着。

    所以这又怎么能够让元月砂满意呢?

    对于赫连清,她早就布下了层层陷阱,诸般算计,等着回馈于她。

    不单单是赫连清,整个宣王府也如是。

    元月砂低低的喘了一口气,笔锋重新沾染了浓墨。

    这宣纸之上,已然被元月砂污了一团了,而元月砂却在干净的地方写字。

    她先写了静贵妃,后写了贞敏公主,就在这时候,烟沉却悄然进来。

    “二小姐,这是宣王府暗探送上来的蜡丸。”

    元月砂轻轻的点点头,目光示意,让烟沉放在几上。

    她再在宣纸之上添了第三个名字。

    陈娘子!

    是了,陈娘子也是海陵潜伏于京城的暗探之意。

    既然宣王府是元月砂的目标,那自然也是要费些心思,安插眼线,用些手段。

    只不过宣王府外松内紧,苏叶萱死了好几年了,然而百里策心中有鬼,惴惴不安,仍然是担心那些个海陵逆贼、边塞刺客。

    百里策虽然贪色,并非庸才,而赫连清同样是心计颇深,要安插进去眼线并不容易。

    饶是如此,陈娘子也以那逃难女的身份,博得了一线机会。赫连清那些个私产,也是陈娘子想尽办法挖出来的。

    只不过陈娘子到底不是家生子,从前又不是很清楚,她终究不是赫连清身边真正得力之人。

    罗嬷嬷陪伴赫连清多年,将赫连清当做亲女儿似的,爱惜得紧,不离不弃。她不知为赫连清做过多少腌臜下作的事情,膝下又无儿无女,心里面只有赫连清一个。多年以来,罗嬷嬷这赫连清身边第一心腹的位置,是怎么都不能动摇的。

    等元月砂来了京城,弄死了白芙,就算不能真正伤及赫连清,罗嬷嬷却必然殒命。赫连清身边缺了个合心意的臂助,未免开始束手束脚。而这也给予陈娘子更进一步,成为了赫连清真正心腹的机会。

    彼时陈娘子和许娘子一块儿在赫连清跟前争宠,只盼得赫连清垂顾。

    说到聪明伶俐,陈娘子自然是远远胜过许娘子。只可惜她毕竟不是宣王府的家生子,比起聪明,这贴身心腹最要紧的是忠心,赫连清到底也是没有挑中陈娘子。

    然而在静安寺,赫连清想要一石二鸟,既污了元月砂,又除掉她不喜欢的百里冽,这桩计划便是许娘子经手下手的。

    其后赫连清声名扫地,又被褫夺了世子妃位置,她便迁怒于办事的许娘子,将之处置。

    待如今赫连清没有了世子妃的位置,又被百里策厌弃。

    恰逢此时,陈娘子抓住机会嘘寒问暖,出谋划策。

    她终于成为了赫连清的真正心腹,得力之人。

    如今整个宣王府已然是轻轻巧巧,尽数落在了元月砂的手中了。

    元月砂唇角泛起了淡淡的冷笑,将那宣纸之上的名字,一条条的尽数污了去。

    她再揉成了一团,扔在了一边的废纸篓之中。

    元月砂拆开了那团蜡丸,瞧了纸条上的字,再将这纸条用药化掉。

    旋即,她用手帕轻轻的擦拭了手指。

    “再来就是元秋娘嫁入北静侯府之事,阿染,这些日子,可是有查出些个什么?”

    湘染亦然回禀:“北静侯府府中严密,里面服侍的下人婢女,均是当初跟过老北静侯府的下属后代,平时管得也和军营里面一样,规矩多得很,话也不能说错一句。便是买菜的仆人,也不敢在外多说什么。短短几日,实在是很难查到些个什么。不过当年元秋娘陪嫁的婢女婆子,自然都是元家的家生子,让元老夫人捏着卖身契的。如今这些人的家眷,也还在元家服侍主子,倒也能瞧出几许端倪。”

    说到了这儿,湘染脸上忽而流露出了一股子厌恶之色,又似有些惧意。

    而这一点,元月砂自然也是察觉到了,不觉一挑眉头,微微有些好奇。

    湘染在海陵是一名女武者,手臂上还刺了狼头刺青。她杀过人,经历过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情。

    既然是如此,湘染又查出了什么,让她居然不自禁的流露出了这样子的神色了。

    “当年陪嫁的丫鬟统共有三个,分别是春燕、淑妮、莺哥。其中最大的春燕十七岁,最小的莺哥才九岁,只能算个孩子。还有一个,是元老夫人身边的秦嬷嬷。秦嬷嬷和喜嬷嬷,原本都是在老夫人身边侍候的得力人,身份地位差不多。因为元老夫人心疼女儿,才将自己心腹得力的给了元秋娘。不但如此,这几个卖身契都在元家手里面拿捏着,也是恐这些下人服侍元秋娘不精心。”

    “元秋娘嫁进入第二年,小姐大着肚子时候,春燕却忽而染了病。大夫一瞧,顿时说是恶疾。春燕送去庄子里,没到一个月就没了。照着大夫嘱咐,将她身子用火给烧化了,骨头烧成灰。便是平时身上用的,头上戴的,贴身沾过的物件儿都是烧了,怕沾了什么让人害病的东西。据说元秋娘知道了,还哭了一场,险险动了胎气。如今提及,春燕家里人还抹眼泪,说春燕脾气躁,性子急,眼睛里揉不得砂子。可她对元秋娘忠心,将小姐放在心尖尖。元老夫人正是瞧中这么一点,才挑中春燕,想着自家闺女身边得有一个泼辣的。这样子一个泼辣的姑娘,她自然应当是身体极好,才能有这样子的火气。听说她在元家,还敢拿着门栓打男人。可惜没福,说害病就害病,之前都瞧不出来。”

    “然后就是淑妮,她死得蹊跷,据说是春天时候去摘桃花,一不小心踩上了水池边的青苔,就这样子栽去了池子里面。这北静侯府的池子,是用暗渠从江里面引进来的活水。里面淤泥多,又有许多乱石水草,人潜下去什么都瞧不见。淑妮栽进去了,侯府的人去摸了几次,据说也是没有将她的尸骨给摸出来。约莫是被什么水草给缠住了,大约也是找不回来。”

    “因淑妮死得很蹊跷,她兄嫂还闹过,说淑妮死前哭着回过家,求着家里人将她赎出去,不然一多半就没命。她兄嫂心中见疑,觉得元秋娘吃醋,担心他妹子花儿一般的美貌将夫君勾走,所以弄得淑妮没命。淑妮大哥是个泼皮,还在元府闹过。不过后来元家说,淑妮生着杏波眼,桃花腮,妖妖娆娆,不是安安分分的样子。她心存勾引,侯爷不受,反而羞愧投水,是萧英不要,否则元秋娘也不至于容不下一个妾。而后又扯出来闹的淑妮大哥欠下了赌债之事,淑妮家里人叫冤屈也没人相信了。听着的,也不过觉得他们家里人想要讹上元家。元家后来又为了打发,贴了几百两银子,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再来就是莺哥儿,这一个倒是自己寻死的,瞧着的人可多了。莺哥儿去北静侯府时候才九岁,不过是个孩子。原本陪嫁的只有春燕和淑妮两个,元老夫人没准备添莺哥儿。因她打小腻在了元秋娘身边,实在舍不得元秋娘,故而元秋娘嫁人也是带着她。这也是因为,元老夫人过分疼女儿的关系。只因为元秋娘秉性柔弱,从小在家里都是娇滴滴的呆着。一想到要嫁到陌生的地方去,做别人的妻子,她便怕得哭不休。她说带着莺哥儿,自己瞧着也欢喜一些。元老夫人实在疼爱,也是允了,将莺哥儿当做元秋娘喜爱的物件给送过去,让元秋娘不高兴的事情瞧着解闷。”

    “元秋娘嫁过去几年,先生了肃哥儿,身子染了血亏,后来几胎都没存住。隔了几年,才有了盈姐儿。可是生了盈姐儿,她气血耗空,便这样子死了。灵堂之前,莺哥儿居然自己触棺而亡,这样子为主子殉了。这件事情,瞧着的人不少,都看得呆住了。想不到这样子一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娘,居然有这般狠劲儿,居然狠得将自己一下子给撞死。便是北静侯府的萧夫人,也称赞这孩子有英烈之性,收了死去的莺哥儿做义女,又北静侯府经手,让莺哥儿一身华贵珠翠,楠木棺材厚葬。”

    “偏生提及莺哥,她父亲容色异样,似是心虚。咱们步步逼问,又许了些好处,那莺哥亲爹才招了实情。原本莺哥下葬,是北静侯府经手了,别人也碰不得。可偏偏那一日,莺哥儿老爹一旁瞧着,瞧着女儿一身的珠翠,身上戴的头上盘的,样样都是好物件。当初女儿是他卖的,莺哥儿闹着和元秋娘一道,也是不想对着这个烂赌鬼的爹。如今这人更心生贪婪,觉得女儿死了,那些好东西盘在女儿身上也是浪费。不如偷偷摘下来,也能换不少钱。这主子棺材,他绝不敢碰,生怕被发现了被人生生弄死。可是自己女儿的东西,不拿白不那。所以他干脆趁着天黑,喝了些酒,去挖女儿的棺材,将那一件件的首饰摘了,又扒了女儿的绸缎衣衫。正因为这样子,他却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原来他女儿身上,层层叠叠,都是伤痕,有新有旧。这女孩子生前,也是不知道受了多少折磨羞辱。莺哥老爹虽然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说到这儿时候,也是颇有些唏嘘。还有,还有——”

    湘染脸颊红了,可是一双眼睛里除了难以启齿的羞涩,还有一股子滔天怒火:“莺哥死的时候岁数也很小,可下面全烂了,她亲爹既然好赌,自然也对窑子十分熟悉。他,他说不但前面烂了,还有裂谷之状。”

    烟沉忍不住恶狠狠的说道:“禽兽!当真是禽兽不如!”

    元月砂静静的听着,眼底深处却渐渐流转了一缕冷怒。

    什么春燕淑妮莺歌,她一个都不认识。

    可那些名字,却和紫苏姐姐临死时候样子重叠在一起。

    那日在皇宫之中,她已然是察觉到了萧英的禽兽之态。

    可是一旦解开了真实,这些不过事实一角,却比自己所设想的更加触目惊心,令人不自禁觉得心惊动魄。

    她比烟沉沉稳一些:“当时陪嫁了三个丫鬟,还有一个,是元老夫人身边贴身的秦嬷嬷。那这个秦嬷嬷,如今又是如何了?”

    “当时元秋娘死的时候,这秦嬷嬷也只说自己心哀如灰,愿意看破红尘,去尼姑庵里面为秋娘诵经念佛。如此一来,也为秋娘攒些来世的福分。元家也是允了,顺了她的意。别人提及,都说主仆情深,说这秦嬷嬷是个忠仆。只不过如今去她落发的庵堂打听,却也是没见着这位秦嬷嬷。问她去了哪儿,居然谁都不清楚。”

    湘染缓缓言语,如此样子,事情越发显得有些诡异。

    “这人年岁大一些,混的日子多一些,难免比那些个小丫头聪明一些,更能活得久一些。如此一来,这个秦嬷嬷也是未必就死了。她既已经失踪,说不定就是北静侯府的关窍所在。湘染,你吩咐下去,让着老鬼去找人,务必要找出秦嬷嬷的下落。这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算秦嬷嬷死了,也是要知晓她是如何死的。

    湘染轻轻的点点头。

    而元月砂眼前却也是不觉浮起了萧英那野兽般的目光。

    不错,那日在皇宫之中萧英是没有得逞,可是萧英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浓浓的恨意。

    那样子的目光,是充满了志在必得的光彩。

    就好似丛林里面的野兽,见到了猎物,必定是会死死的咬着,怎么也不肯松开了口。

    所以元月砂要手里拿捏住什么,才能对付这觊觎的目光。

    元月砂盯住了烟沉,那张微微发黄的脸颊流转了几许愤怒,她微微有些怜惜,又忍不住想要摇摇头。

    就算经历了惨事,这个面容蜡黄并不美丽的小姑娘,其实骨子里还是有着热血和义愤的。

    可是元月砂的血早就已经凉了。

    萧英就算做出了种种兽行又如何?死了许多无辜的姑娘又如何?

    元月砂是因为紫苏之事有所触动,却根本没有什么讨回公道的心思,那和自己没什么相干,也会浪费掉元月砂极为宝贵的时间。

    若不是萧英这个混账,居然盯上了自己,元月砂也不会费尽心力去挖人家痛处和伤疤。

    萧英糟蹋了多少无辜的姑娘,元月砂视若无睹。

    当她被人欺辱,拼命想要活下去时候,这京城里面的姑娘会救她吗?这个世上,只有苏姐姐才会将她从雪地里面拉出来的。别人对她好,她自然会对这个人好。别人对她不好,她也会狠狠回击。

    元月砂并不乐意节外生枝,可是萧英若是不依不饶,可也是怪不着她了。

    就在这时候,却听着咚咚两下,有人轻扣门扇。

    元月砂让人进啦,她的婢女画心盈盈而入,轻轻一福:“二小姐,如今北静侯府的萧夫人来咱们府上了,老夫人让你过去。”

    画心心忖,萧夫人来此,自然是为了元月砂嫁入侯府的婚事,她们这些丫鬟也是沾了些贵气。若是成了,这倒是极好。只不过近日里元月砂缕缕闯祸,惹得家里面长辈不快,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