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8 毁去名声
    百里纤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更忍不住恶狠狠的叫着,踩死她!踩死她!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也是可巧有那一道身影,轻轻巧巧的掠了出来。

    一双手,拉住了元月砂的手,将她从地上飞快的拉起来。

    而元月砂的身子,也是被轻轻的带开。

    随即后背咚的一下,居然靠着了厚实的墙壁,她已然是顺顺当当的靠在了道边壁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幼璧的白马双蹄才咚的一下落下来,尘土飞扬。

    便是那结实的青石板上,也是生生落了两个淡淡的白印,倘若是落在人身上,非得将人踩得血肉模糊不可。

    少年的手掌温和而干燥,生了些茧子。他原本骑在了马儿上,如今轻轻的纵身,来到了元月砂的身边。他的那匹马儿没有主子,自顾自的哒哒跑了老远距离,才温顺的停留下来。这一下子的轻功,却也是十分了得。他虽戴着斗笠,不过个头比如今元月砂还稍微矮一些,可见岁数也不大。

    元月砂和他无亲无故的,对方居然会冒险救他,也是很大的人情。可是如今元月砂却是也是始终将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也是没有松开的意思。

    元月砂的手掌之中,捏着几枚银针。

    方才她欲图悄悄射出银针,射死这匹骏马。只不过如今,刚刚有别的人插手,元月砂自然是不需要这样子做了。

    至始至终,她都是容色淡漠,却也是不觉对眼前少年升起了一缕好奇之意。

    而那少年在元月砂站稳了足根之后,却也是轻轻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掌。

    周幼璧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却也是不觉大怒。

    原来自己的白马左腿之上,也是不知晓什么时候,被一个物件儿打了血窟窿,如今还流血不止。

    难怪方才照夜狮子受惊,居然差些将自个儿生生的摔下来。

    周幼璧对这匹马儿十分爱惜,当做心肝宝贝。下人打理这匹骏马,就算是弄断一根鬃毛,都是十分了不得的罪过。他也便是会狠下杀手,将那下人打得遍体鳞伤。

    想不到如今,自己的爱驹居然是受了这样子的伤损。他自然是十二万分的生气。

    而他自然而然,觉得便是那戴着斗笠,救下了元月砂的少年所为。

    也是不知晓用了什么暗器,居然伤了自个儿的马。

    周幼璧面颊之上蕴含了浓浓怒色,极为气恼:“我的照夜狮子,如今居然是被你给打坏了。好大的胆子!”

    他顿时抽出了鞭子,狠狠的向着那少年抽打过去。

    刷的一下,那少年斗笠分作两片,露出了脸蛋。

    却顿时令人眼前一亮。

    他约莫十二三岁的年纪,穿着浅灰色的衣衫,打扮并不怎么样。更何况刚才还戴着斗笠,谁也是不会留意。

    可是如今,对方脸蛋露出来,却是俊雅轻逸,一双眸子明润,十分有神采。

    而他脸蛋之上,如今添了一道周幼璧抽出来了浅浅红痕,更增加了几许无辜之色。

    这宣巷之中,因为这少年的容貌,顿时添了几许光亮。

    便算是周幼璧,盛怒之极,见到眼前少年的容貌,也是不觉怔了怔。

    可是随即,周幼璧也是怒火滔天。

    无论是这灰衣少年,还是元月砂,周幼璧都是不认得。周幼璧自然并非单纯嚣狂,他不认得这两个人,料来必定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出身。

    更何况,瞧两人衣衫打扮,也没什么富贵气派。

    既然是如此,自己鞭打出气又如何?位卑命贱,就合该受此折辱。

    今日皇宫来的都是些个富贵出身,可是这富贵也要分高底。就好似他周幼璧,出自周家,以后还会得了叔父爵位,自然跟寻常那些个庸俗之物全然不同。

    元月砂见这鞭子要抽来,蓦然眸光一闪,居然向前一步,挡在这少年跟前。

    她虽然狡诈多智,而且冷漠无情,可是同样却也是恩怨分明。

    既然受惠,自然也是要回报一二。

    眼瞧着那鞭子就要抽打在元月砂身上,却见一道淡蓝色的身影掠过,一伸手,居然将那鞭子死死的捏住。

    元月砂却也是不觉眉头轻拢。

    如今挡在她跟前的,一身淡淡的蓝色衣衫,蜜色的肌肤,样貌英俊,眸子狭长,透出了淡淡的不羁魅力。

    赫然正是宣平侯周世澜。

    周世澜武功不错,否则也不会将那飞速抽来的鞭子生生捏住。可是如今,纵然是如此,那手掌抓住了长满倒钩的鞭子,此刻却也是已然鲜血淋漓。

    可是周世澜一张脸孔却也是平静无波,竟似并没有觉得丝毫的痛楚。

    只任由那鲜血一点一滴的从周世澜的手掌间轻轻的渗透出来,一滴滴的滴落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之上。

    周幼璧的鞭子又被捉住了,原本极怒,可瞧清楚来人是谁之后,顿时也是不觉软了声气儿。

    “叔父,你怎么来了。”

    周幼璧一时不觉讪讪然。

    他打小就畏惧周世澜,而且一向在周世澜跟前学得很乖巧。以后他要承爵,自然是要讨好周世澜。否则周家几房也少不得少年儿郎,若失了周世澜的欢心,周世澜会挑别的人过继,爵位也是会给别的人。

    更何况抛开爵位不谈,周世澜很有本事,也有许多古怪的手腕。周幼璧打小跟他学武,是又是佩服,又是畏惧。

    一时之间,周幼璧心中转过许多念头,周世澜不会喜欢自己张扬跋扈,视人命如无物的。

    方才的种种,周幼璧在别人跟前,自然是会说,那是因为躲避不及。可是周世澜眸光锐利,周幼璧想要说些好听的假话,却也是未必能瞒骗过去。

    故而周幼璧倒是不知晓说什么好了。

    然而周世澜倒是并没有立刻呵斥什么,他缓缓松开了手掌,将受伤的手藏于衣袖之中。

    反而侧过头,盯着方才救了元月砂的灰衣少年:“这位少年郎好生英勇,以前没见过,不知道怎么样子称呼呢?”

    周世澜微微一笑,那笑容流转了一股子诱人的魅力。

    他这样子性感的魅力仿若是天生就有,自己也是无意。纵然并不是对着那些娇娇女笑的,可是不少女郎脸蛋都是忍不住红了。

    那灰衣少年却也是笑了笑,倒也落落大方:“宁州永宁县永宁卫所正七品百户宁九郎,见过宣平侯。”

    他这样子偏僻地方任职,又是这样子芝麻绿豆的小官,刚刚好够着参加御前比武的标准。在场众人听了,不少脸上都是流露出了轻蔑之色。

    墨夷七秀之一的莫容声,那双孤僻忧郁的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自觉的流转了几许的思索之色。其实这个宁小九,武功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暗算周幼璧的,可不是他。他向来也不沾染闲事,也并不想如何理睬。

    宁小九穿的是一双旧皮鞋,踩在了青石板地上,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薛灵娇忍不住讽刺:“这种寒酸货色,怎么也来比武,可不是给公主添堵的?”

    周世澜却轻轻的拍拍他肩膀:“小小年纪,武功不俗,而且还有侠义心肠,以后前途一定很好。”

    不知怎么,周世澜看到宁小九时候,眼底一缕异色却也是一闪而没。

    周幼璧心里面却不是滋味。

    他慢慢的垂下头,有些漠然的说道:“叔父,我知道错了。这匹照夜狮子是你送给我的,情意不同,我也很喜欢。谁伤了它,我都是会很生气的。我重视叔侄的情分,难道也还有错吗?”

    周幼璧打小便是这样子的性子,从来不认错。便算是认错了,也是故意这样子说话儿,怪里怪气,显得并不是真心。

    这是宣平侯府的家事,别的人都是不好插口。

    周世澜却是微微一笑:“阿壁,我什么时候说你做错了,你爱惜我送给你的马儿,这是多么重情重义的表现,我的心里面,不知道多欢喜。这呀,可是你对我的情分。千金难求,我自然很感动。”

    周世澜这样子一说,周幼璧也是微微一怔。

    叔父吃错药了?今天怎么就说出这样子顺耳的话。

    平时周世澜假仁假义的,口口声声,就是要自己懂得珍惜人命,也不能做些欺辱人的事情。他就不懂了,周世澜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这先人争气,赚下了爵位地位,不就是为了让后世子孙享福?

    至多自己努力上进,加官进爵,让这份福气延续下去。

    难道先人努力,就是为了让这些贱人泥腿子跟自个儿一样子身价地位?

    那些假模假样,正义凛然的话儿,周幼璧一向都听不进去。

    一时之间,周幼璧反而不知晓怎么搭话。

    周世澜继续说道:“不过,你却挑错了人了。这位宁小九,不过是拉了地上的元二小姐一把,让她免受践踏。他只救了人了,照夜狮子的伤,可跟他没关系。”

    旋即,周世澜弯下身,将那一枚刚玉扳指轻轻的捡起来:“方才,便是这枚扳指,伤及了照夜狮子,让你的马儿给停下来,略顿了顿,小九才好将人给救出来。”

    说到了这儿,周世澜望向了一边:“长留王马车在此,何不现身一见。”

    一句话,却也是让在场的人一惊。

    那些京中贵女,个个心里扑扑一跳。

    长留王虽然是住在了京城,可是行踪难觅,并不是很容易见到。

    想不到如今,他居然是来到了此处?

    伴随周世澜的话语,暗处一辆马车却也是缓缓行驶过来。

    拉着这辆马车的是宫中矮马,马车也是缓缓的,走得并不怎么快。

    那些女郎听到了一声轻柔的叹息声,男子郁郁柔和的嗓音却是响起:“宣平侯,你知晓,我并不愿意见人的。”

    如今艳阳高照,可是听到了百里聂说话的嗓音,那些女郎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升起了一股子说不尽的幽幽异样。

    甚至不约而同心里面浮起了一个念头,若能凑到了长留王跟前,和他说几句话儿,那可是不知道多好。

    马车车帘卷开,里面情景也是一览无遗。

    那些京中贵女只瞧一眼,竟不觉想要尖叫出声。

    马车里面除了百里聂,想不到风徽征也是在。

    两人并排坐在了马车里面,风徽征容色一如既往的冷肃,那张容颜有着凌厉锋锐的俊美,那样子咄咄逼人的艳色,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味道。

    谁都知晓风徽征这位铁血的御史,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偏生他的狠辣无情也跟容貌一样有名。而他更兼有出挑的武功与骇人的心计,那份俊美锋锐也是令人高不可攀。

    龙胤不知晓多少达官显贵在风徽征跟前战战兢兢,更不必提那些娇贵女郎了。她们自然是在风徽征面前毫无勇气,可与此同时,那样子禁忌和高不可攀,又形成了了一道近乎致命的吸引力。

    而在风徽征身旁的百里聂,却也是雪衣碧箫,风华绝代。那淡淡的郁色糅合了与生俱来的高贵,使得百里聂宛如点尘不染的神仙中人。仿若这红尘滚滚俗事,根本不能沾染上他的衣服角。

    任谁看到百里聂,却也是近乎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宛如谪仙四个字。

    若说风徽征是红尘之中最严厉最锋锐的一柄锋刃,血腥狠辣,锋锐无双。那么百里聂似又是另外一种极致,点尘不染,红尘不沾。

    两人并肩而坐,看似说不出的矛盾,却也是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和谐之气。

    如此形成的画面,更让那些京中贵女难以抵御,一颗心扑扑狂跳。

    那撩开车帘的一瞬间,竟仿佛是世间最美好的一副画卷,一瞬间已经是万千星辉,瞬眼芳华。

    薛灵娇之前并没有见过百里聂,甚至也没怎么这么近瞧风徽征。

    她之前口齿刻薄,说了许多不中听的话儿。

    可便算是如此,这个性子有些乖戾的少女此刻却也是瞧得呆了呆。

    以薛灵娇的骄傲,她自然决不允自己居然能有这样子的心绪,故而也是勉力让自己想起一些有关长留王的种种不堪传言。可就算是想到什么断袖之癖,也许是因为风徽征和百里聂样子太好了,总难以让人有什么猥琐的联想,反而让人觉得,好似这两个如此绝顶风华的男人,就应该相交相识,才配跟对方站在一道。

    甚至想到百里聂私下养了一个儿子的传言,薛灵娇不自禁的否认。

    百里聂那样子脱俗无尘的男子,又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女人这样子庸俗呢?

    他应该一辈子无妻无子,超然物外,不沾染半点红尘。

    那些贵女瞧得如痴如醉,别说她们,就是眼前这些个少年郎,也蓦然生出了几许自惭形秽的感觉。

    周世澜也算是认识两人多年了,倒也淡然,将那枚扳指送过去。

    百里聂瞧了风徽征一眼:“这是风大人手指上做暗器的刚玉扳指。”

    而风徽征却有些漠然:“脏了,扔了吧。”

    他素来有洁癖,那扳指这样子闹了一遭,风徽征是绝不会再将之戴在自己的手上。

    周世澜也是知晓风徽征的性子,也是不以为意,轻轻晃动这扳指,对着周幼璧说道:“阿壁,你方才说得很对,这照夜狮子是我所赠,象征着叔侄情意,自然是不能轻易被辱。如今,是风大人将照夜狮子弄伤,你鞭子还在手里,还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不快些上来,教训一下风大人。”

    众人顿时一愕,饶是知晓周世澜一向放浪不羁,却也是没想到他居然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出来。

    周幼璧也是一怔,却也是顿时满脸通红。

    他只瞧了风徽征一眼,顿时满身寒意,一时不觉打了个寒颤。

    周幼璧有个族叔,仗着是皇亲国戚,糟蹋了一个黄花闺女儿,事后还杀人灭口。原本纵然事发,也不过几年牢狱之灾,还能送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在当地行动自由,好吃好喝。可是偏偏,却是落在了风徽征手里。风徽征剥了那族叔皮囊,塞了稻草进去。事后周家去收尸的人,都是受尽惊吓。那时候周幼璧年纪还小,见到了剥了皮尸首的样儿,这辈子都是不会忘记的。

    别说教训风徽征,他连抬头去看对方勇气都没有。

    更何况长留王百里聂素来跟风徽征交好,而宣德帝又极宠这个儿子,人家都说只因为百里聂不喜欢做太子,所以太子之位才会轮到别人坐。如今百里聂虽然不是太子,可仍然是极具权柄,他轻轻说一句话,宣德帝也没有不顺从答应的。

    这样子一个超然有权的王爷跟前,周幼璧哪里敢造次。

    风徽征扫了周世澜一眼,流转了极不屑的神色,懒得搭理。

    周世澜瞧着面红耳赤的侄儿,唇角蕴含了浅浅的笑容,眼神却也是渐渐的冰冷了:“阿壁,你若性子始终如一,倒也令人佩服。怎么如今,你的叔侄情意,竟然是一点都没见到了。你不是很喜爱这匹照夜狮子,爱惜得紧,伤了一下,如伤心肝?”

    那字字句句,却宛如一下下的鞭子,当众打在了周幼璧的身上,也是让周幼璧说不出反驳的话。

    眼瞧着周幼璧不说话,周世澜才继续说道:“既然别人伤你爱驹,算不得错,那么你打人就是有错了。既然是有错了,就应当赔罪道歉。”

    周幼璧手指狠狠的扣住了掌心,蓦然内心之中流转了一缕恨意。

    是了,周世澜这次又让自己无可反驳。

    可是为什么要让自己当众丢脸呢?

    今日御武场上,和他比武的对手就都在这里了,他们都在看自己的笑话。还有那些京城贵女,却也是将自己的丑态尽收眼底。

    周幼璧根本不觉得强横霸道会让人看低自己,要知道,京城每一个人都贪慕强权的。一个人就算心性狠辣,手段霸道,只要有权有势,也是会有人心之向往。相反,如今自己赔罪,绝对没有人觉得自己知错能改,很有气度,反而会嘲讽他无能。

    可偏偏,周世澜就是要让别人觉得自己很无能。

    然而如今,周幼璧实在是没有法子了,闷闷的说了句对不起,便也不乐意多说一个字了。

    周世澜微笑补充:“汤药费周家定不会少。”

    宁小九轻轻抚摸脸颊上浅浅鞭痕,蓦然浮起了迷死的笑容:“周侯爷放心,我一向都不小气的。”

    他笑的时候,却也是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流露出了一缕小小狡黠。

    而此刻人群之中,却也是不觉有那一道娇柔的身躯轻轻颤抖。

    百里纤有那么一刻,也被百里聂与风徽征美色所惑。可她到底心有所属,并且更恨极了元月砂。稍稍失神,她那满腔的心思却也是顿时不觉又落在了元月砂身上。

    元月砂不过是身上添了些尘土,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也是让百里纤气得浑身发抖!

    为什么元月砂总是不死!总是不死!

    刚才她那样子兴奋,笃定无比的觉得,周幼璧的马蹄一定是会狠狠的践踏上元月砂那贱婢身躯。那一刻,她快要欢喜死了,甚至想象出元月砂身子如破碎的娃娃被撞出去的样子。

    也许正因为希望越大,自然也是失望越大。

    正因为方才百里纤欢喜到了极致,如今自然也是说不出的失落。她心尖觉得好恼恨,一颗心好似泡了毒汁,而自己的身躯也是不可遏制的轻轻的颤抖。

    元月砂那个贱婢,也是不知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周世澜这个风流浪子的。

    周幼璧鞭笞元月砂,让那贱婢受辱,本来正合百里纤的心意。

    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料不着周世澜连这桩事情居然也是阻了,还让周幼璧这少年郎赔罪道歉,可当真给足了元月砂这贱婢脸面。

    更不必说那救下元月砂的宁小九,虽然是出身卑贱,却居然是有那么一副极好的俊俏容貌。纵然是百里纤痴迷于百里冽,却也是不得不承认,这宁小九竟有不输于百里冽的好姿容。当然在百里纤看来,也只是皮相罢了,这等野小子自然决不能与胸藏锦绣的百里冽相提并论。

    想到了这种种不公之处,这许多恶心自个儿的事情,百里纤竟似难以压抑胸中怒火,蠢蠢欲动。

    “元二小姐,今时今日,想不到你居然是用出了这样子的手段,却也是未免让人瞧不上,更是对不住贞敏公主的名声。”

    百里纤这般突兀的开口,自然是惹得众人一愕,纷纷关注。

    更不必提,百里纤的语气调子里面还蕴含了说不尽的尖酸刻薄。

    有人也是不觉心忖,这位宣王府的纤小姐,瞧来便是已经盯上了这位元二小姐,定然要为难到底了。

    就如同方才那牡丹花样,明明是芍药,相似罢了,可是百里纤仍然是辱骂不休。

    百里纤自打赫连清出事,就性子大变,竟似受了刺激,性情失常一样。

    这样子的放泼,自然让人轻鄙不喜。

    当然,她们也不会喜欢元月砂。元月砂到底是南府郡来的,并不是京城土生土长的姑娘,自然难以让她们接纳。

    如此一来,百里纤咬住元月砂撕,那不过是一场众人都乐见其成的绝好戏码。

    瞧一瞧,那也是无妨的。

    元月砂没有理会百里纤,可是百里纤却是不依不饶。

    既然已经是开了口了,百里纤却也是没那么多顾忌,居然是踏步而出,冷笑森森。

    “今日御前比武,有这么多英俊的少年儿郎。元二小姐没有了未婚夫婿,北静侯也是瞧不上她。这做侯府填房的梦碎了,想不到你居然也是有这么多别的主意。今日这么多英俊儿郎,御前比武。你便想方设法,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惜既然有这么多贵女在此,你姿容寻常,身份卑微,哪个会留意多看你一眼呢。所以,你居然是出此奇招——”

    说到了这儿,百里纤嗓音略顿,带着十二万的恶毒刻薄:“你居然假意摔出来,当众倒地,如今别人不多瞧你一眼,那也是不成了。你那三分姿色,别人也是尽数都是瞧见了。可你那浅薄心计,庸俗的主意,我也是要当众说清楚。”

    一言既出,那些少年郎都有些面色古怪。

    这个元二小姐,听也没听过,当真是为了博别人留意用这样子的手段?

    无论如何,他们也忍不住多看元月砂一眼。

    这女郎身子纤弱,面容娇美,倒是确实有几分楚楚之姿,是个标致的小美人儿。

    若然平时撞见,面对这样子的可人儿,却也是总是应该有几分好感的。

    不过若是主动摔出来,自然是另外一回事,自然也是不免让人有些个倒胃口了。

    而那些京城贵女听了,也是似信非信。

    不过仔细想想,元月砂虽有几分姿色,虽然得元老夫人的喜爱,可是究竟不是正经的嫡出女儿。以后说婚事,说到家世,总是有很大的限制。

    既然是这个样子,她费心筹谋,眼前这几个家世极好的少年武将自然是很好的人选。那么用一些手段人,让这些少年郎留意到她,也无不可能。

    南府郡的丫头,做出这样子的事情,也并不奇怪。

    元月砂不轻不重的拂去了身上的尘土,淡淡的说道:“纤小姐说得很对,这自然是很好的计策。就是有一些不好,一不小心,容易让别人的马儿将你给踩死了,有那性命之危,否则下一次,这样子的好计策,纤小姐也可以使一使。”

    她言语之间,蕴含了淡淡的讽刺之色,不过倒也并不令人觉得奇怪。

    元月砂这样子说,也是有些个道理的。毕竟方才众目睽睽之下,元月砂的处境确实也是极为危险。一不小心,也就这样子便死了。

    百里纤言语这样子的羞辱,元月砂生气也是应该的。若不动怒,反而显得心虚了。

    而百里纤却冷笑不已,顿时反驳:“你自是富贵险中求,又或者是你紧张时候,算得差了,以为人家可以停下来,却偏生来不及。也是你贪图富贵,命都不要了。”

    百里纤这样子讲,也是有几分可能,直让人心中疑虑不已。

    百里纤心里一阵子的快意,她就是要这份说不清楚。

    她自然没证据说元月砂是故意为之,可元月砂也没证据说清楚不是。

    谁让元月砂出身卑微,未婚夫又是那样子的不堪呢。

    既然如此,别人都会觉得,元月砂为了图谋一个好婚事,什么事情都是能够做得出来的。

    百里纤言语越发慢悠悠的:“这京中贵女,自然做不出这样子荒唐无耻的事情。可若是南府郡的乡下丫头,为了博些个名声,嫁个好人家,什么轻浮孟浪的事情做不出来。这便是本性下贱,所以如此姿态。”

    那些少年郎听百里纤说话儿,心里都有些不自在。

    百里纤外表也是个娇美少女,可是说出来的话儿,却也是如此泼辣尖酸,可真是令人反感。谁都不喜欢,自己未来的妻子,会是这样子的泼妇。

    当然,谁也不希望,未来的妻子心计太深。

    周世澜却忽而插口:“元二小姐摔出来,确实不是意外,确实是刻意为之。”

    这样子说话,周世澜一双眸子掠动了涟涟精光。

    百里纤有些愕然,想不到周世澜居然忽而改口,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

    她以为周世澜被元月砂美色蛊惑,偏帮这狐媚子。可如今,瞧着居然是要改口了。仔细想想,元月砂似也与周家结怨。周世澜不乐意自己侄子染血,却未必喜欢元月砂。

    想到了,百里昕竟不觉有些意外之喜。

    马车之中,百里聂淡色的唇瓣浮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

    他心里在想,百里纤实在是太天真了。周世澜无疑是只老狐狸,而百里纤在他跟前实在也是生涩蠢笨。

    百里聂不动声色,手指轻轻拂过了腰间碧绿色的玉箫。

    而自始至终,苏颖没说话,那双会说话的眸子却始终盯着百里聂。

    百里纤嗓音扬了扬:“周侯爷也知晓这狐媚说谎了?瞧来,有的人总是会被拆穿画皮!”

    周世澜慢悠悠的说道:“元二小姐自然不是意外,而是刻意。她是被人推出来,才摔倒在地的。有人自是想要她死,所以方才忽而将她硬生生的推出来,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这龙胤皇宫之中,竟有人欲图谋杀,犯下此等恶毒之事。”

    百里纤方才沉浸在报复元月砂的喜悦之中,如今却也是如遭雷击,不可思议。

    她这才意识到,今日自己还做了一些可称之为把柄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难道周世澜忘记了,是元月砂将他妹子害得凄凄惨惨的。

    一时之间,百里纤居然是不觉冷汗津津,死死的扯住了手帕。

    她沙哑说道:“宣平侯,你胡说什么,你,你如此替元月砂说话,究竟是为什么?”

    却也是妄图让人疑上周世澜与元月砂有些个说不出的私情。

    毕竟周世澜名声不好,轻浮孟浪之名整个京城都闻名。他一把岁数了,却不肯正正经经的成婚,整日就流连于秦楼楚馆,也不知晓有多少风流韵事。

    和周世澜扯上关系,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并不是什么幸事。

    百里纤心里头慌了,却也是不觉更加咄咄逼人。

    竟似要生生将污水泼出去,好让周世澜住口。

    可一颗心却亦仍是突突难安,这宣平侯周世澜,原本就是京城极桀骜不驯的人物。

    “我自是亲眼所见,正是这个婢女,将元二小姐生生推了出去。”

    说到了这儿,周世澜目光示意,随行侍从如狼似虎,却也是生生将阿采给抓出来。

    阿采以为自己做得隐秘,别人不会知晓的,如今更不觉容色惶恐,脸色苍白,流转了几许心虚之态。她不过是个婢女,自然是没有百里纤那等不依不饶的心性。

    百里纤暗暗觉得不好,只恐怕阿采一时不慎,心虚气浮,竟自会吓破胆。她故而尖声说道:“宣平侯,为什么居然是拉住了我的婢女。她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莫非你竟要当众威喝,勾陷入罪?”

    百里纤话儿说得有些急,却也是一阵子的口干舌燥。她勉力自持,纵然是阿采说了些个不该说的话,那也是被生生吓坏的,当不得真。

    阿采哪里见过这样子大的阵仗,如今好似一团软泥一般瘫软在了地上,只不觉哭诉:“奴婢没有害人啊,奴婢没有对元二小姐动手啊。”

    周世澜却也是伸手握住了阿采那只手,他那张俊朗面容近在咫尺,本来是极为惑人。

    可阿采却只觉得心生惧意,并无心动。

    “我方才分明亲眼瞧见,更何况你手指上染了凤仙花汁,若是推了元二小姐,必定会在元二小姐身上留下痕迹。而这等廉价的货色,在场娇女也是不屑会用的。”

    宁小九却趁机瞧了元月砂背后衣衫,虽未曾瞧见什么,却故意惊讶叫了一声。

    周世澜言语森森:“事到如今,证据确凿,你这个奴婢,宫中行凶,好大的胆子!”

    阿采更已然吓得无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撞着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却不觉吓得泪水涟涟,全无方才推人送死的胆气。

    只不过此言一出,却也是一阵子的喧哗之声,惹得众人异色涟涟。

    这争风吃醋,群芳斗艳的事情,她们也是见得多了,不足为怪。

    可是这却是大庭广众之下,取人的性命。

    一个贱婢,也敢行凶。

    有些心思多的,顿时不免在想,难怪是清夫人竟被宣王厌弃。

    那宫里头处置赫连清时候,宣王竟无只字片语。

    到底也是百里策正妻,百里策竟无丝毫的顾惜之意。

    百里纤心中一紧,却也是不觉心里恶狠狠的暗骂,不懂事的奴才。

    这面上,却忽而流转了缕缕爱惜之情:“阿采,你怎么这样子傻,为了我,居然是做出这样子当众害人的事。”

    百里纤面上一派惋惜之色,主仆情深,可实则言下之意,竟将这一切罪责推到了阿采的身上。

    周世澜英俊脸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流转了缕缕的不屑:“纤小姐如今,竟然是要说是这奴婢私自行事,你竟丝毫不知不成?”

    言语之间,颇含讽刺。

    这样子区区伎俩,但凡心里稍稍有些通透的,都不免心中有数。

    出了些事,就将一切推到了下人的身上,护住主子的名声。

    这京中贵女,哪个不清楚这么些个手腕,谁也不会相信百里纤的无辜。

    而百里纤却也是不觉冷着一张脸,竟似将周世澜的话儿充耳不闻。

    实则她心中也是翻江倒海,难受之极。

    她自然是知晓,就算让阿采将这样子的罪承担了,别人也是不会相信。自己的名声,可也算是毁了个彻底了。

    一个姑娘家,说话刁蛮些,举止泼辣些,也还罢了。许多人都觉得,女孩子做姑娘时候性子刁蛮并不要紧,等到成婚后自然也是知晓收敛性情了。

    可是如今,她却染上唆使婢女杀人的恶名。

    百里纤心里就跟吃黄莲一样的苦,好生不是滋味。

    今天见着这场恶行的,都是京城贵眷,很快自己就会成为京中圈子里面的恶毒女子。

    这是已然洗不清的。

    她恨元月砂,为什么居然有这么多人维护元月砂,又让元月砂逃过一劫。

    可如今已然并不是憎恨谁的时候了,她要自保。

    就算是声名尽毁,首先便是要保住自己。

    阿采认了,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又如何,那也是没证据证明自己在宫中杀人。

    要知晓,要是落实了自己在宫中杀人,必定是会受重责!

    事到如今,她考虑的是自保!

    百里纤垂死挣扎,她要算计得当,使得自个儿顺利脱身。

    她强自镇定,竟不露半点心虚之色,反而隐隐有些个泼辣:“我是不喜欢元月砂,谁都知晓。私底下,我也是这样子跟阿采说。阿采忠心,眼见我这个主子生气,就擅自为我出气,就算是国法不容,我也是喜欢她的。阿采是个忠奴,宣平侯却如此狠心,处置这么个忠心耿耿的人。”

    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