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4 绿薄屈服
    元月砂想到了这儿,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限的惆怅之色。

    “月砂确实心中狐疑不定,实在是很想在王爷跟前告上绿薄姑娘一状,可亦不免心中不忍。”

    绿薄侧头轻笑:“元二小姐何须不忍,去王爷跟前告我就是。”

    那言语,极轻蔑,也是极不屑。

    区区南府郡破落户的女儿,其实也不过如此。

    到头来,还不是靠的是在男人面前献媚柔弱的种种手腕。元月砂除掉唐文藻,不就是靠着装装柔弱?

    王爷怎么就看中了这样子粗陋的货色?绿薄心中渐渐恨透,自然也是不由得觉得格外的不平。

    她甚至忍不住想,纵然是豫王,也是会瞧错眼了。

    误将瓦片当美玉,这般爱护珍惜,其实却不过是错眼挑中了个下贱货色。

    绿薄甚至忍不住寻思,若非莫浮南举荐,豫王也不见得会错眼。

    元月砂低低一笑:“今日蔺统领犯错,同为墨夷七秀,莫公子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绿薄姑娘却赶着上着去求情。这可真是同门情深啊。”

    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却让绿薄蓦然绷紧了身躯,却下意识的掩住了眸中神光。

    元月砂却轻轻巧巧上前一步,和绿薄离得很近,一伸手,却摘去了绿薄腰间那条帕子。

    “这女子贴身之物,通常都是自个儿做的刺绣。怎么蔺苍腰间香囊,上头刺绣风格、手法,竟与绿薄姑娘这条手帕一模一样。也是绣了这么一枝缠枝白梅花,绿色花蕊?”

    龙胤风俗如此,无论是贫家女还是富家女,都会些刺绣功夫。这贫家女,那家里面的鞋子衣衫,都是家里女眷自己做的。至于富贵人家的女郎,衣衫鞋袜,统统有人帮衬着做。饶是如此,她们也会动动手指头,绣个手帕香囊什么的,自己使用,又或者赠予心上人。

    当然,元月砂自己除外,她自己的帕儿,也让别人绣。

    绿薄却将那手帕夺回来,面色微沉:“这些都是府中绣娘所做,元月砂,你想说什么,想说我不知检点,和男人有私情?”

    元月砂嗤笑:“绿薄姐姐好眼光,瞧中的自然是豫王这样子的盖世人物。蔺苍这种人物,你也瞧不上,不过他倒是对你情深一片,任你驱使。今日在房中,他知晓豫王殿下聪明敏锐,他连看都不敢看你一眼。只恐怕自己眼睛里面流露出什么不该有的情愫,让豫王察觉些许端倪。只可惜,他虽然不敢看你,可看我时候却露出了破绽。他若喜欢范蕊娘,喜欢到假借豫王名头亲近这个女人,甚至让之有了身孕,哄骗范蕊娘生下孩子。那么,他必定深爱这个女人。豫王府谁不知晓是我害死了范蕊娘,他应该恨我入骨才是。”

    元月砂娓娓道来,细细分析,竟似合情合理。在场几个丫鬟都是听得呆住了,想不要听,却也不敢走。

    而元月砂的嗓音却也是越发柔和:“可是在进门之际,他明明看到我了,认出我了,却没有任何痛恨恼恨。他瞧了我一眼,却根本没将我这个元二小姐如何放在心上。直到王爷让我断他手指,他才极痛恨的死死盯着我,恨不得将我给吃了。既然如此,说他十分喜爱范蕊娘,鬼才相信。”

    “可若是不喜,为什么要冒着豫王名号,这般风险,去图一个女子的肌肤之亲,居然还如此曲折。这不免让我想到了,哈,范蕊娘和绿薄姐姐你一样,是如此的有眼光,居然是看中了豫王殿下。范家嫡女,年轻貌美,身份尊贵,她甚至还说服得到周皇后的支持。谁都知晓豫王殿下生人勿进,等闲女子是近不了身,可偏偏这范蕊娘是个极之大胆,极为放肆,很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娇娇女。绿薄姐姐,其实我也讨厌她。这样子的姑娘,谁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攀附上豫王,可是她却一定能得罪你靳绿薄。她那张嘴啊,可真是讨厌得没话说。”

    绿薄一颗心砰砰狂跳,元月砂这样子几句话,无疑是说到了她的心里面去了。

    却尽力让自己容色平和,缓缓退后一步:“元二小姐,可当真会想象。”

    元月砂唇瓣却也是不觉流转了浅浅的笑容,纤足往前踏了一步,又和绿薄靠得近些,竟似有些个咄咄逼人之势。

    “蕊娘跟你说了些个什么?她若想要得到一个男人,什么话儿都说得出来。说到高贵,说到本事,她自然连绿薄姐姐一根手指头都不如。可作为女人,总是知晓说什么话儿,能让另一个女子心中刺痛的。譬如,你的年纪,你的名分,这是最容易刺伤一个女人的。”

    绿薄微微有些晕眩,她不想理睬元月砂,可内心之中,却不觉酸意冲天。

    范蕊娘说的那些话,不可遏制的浮起在绿薄的脑海。

    “这满京城的,谁不知晓绿薄姐姐哭着喊着,跪着求着,想要跟了豫王。先想做妻,后甘为妾,最后不过捞到一个奴婢。还是王爷瞧你可怜,赏赐和你的玩意儿。这倒贴男人的功夫,绿薄姐姐也许不是最好的,可却最没用处的。如今姐姐一把年纪,粉褪妆残,怎么还好意思教我规矩,自己便是个不知廉耻的货色。却端起架子,用种种借口,阻扰我与豫王,那又是为何?”

    那时候,范蕊娘一句句话,就好像是一记记的耳光,狠狠的打在了绿薄那已然并不鲜润的脸颊之上。

    她看着范蕊娘,自己不能如范蕊娘一般放泼去闹,只因为这是绿薄最后的尊样和依仗。

    而阳光下,这样子说话的小姑娘,脸蛋水嫩嫩的,就算是刁蛮,也有着少女特有的鲜活气息。而这样子的东西,却也是绿薄曾经拥有,如今却也是随着时光流逝的。

    她蓦然升起了一股子强烈的恨意,内心流转了一缕残酷。

    稍稍回过神来,眼前便是元月砂那双好似能看透人心的眸子,令绿薄心悸。

    绿薄作色:“胡说八道,元二小姐你不必用这些个莫名其妙的证据攀诬于我。”

    元月砂却自顾自的说道:“所以,用这样子的法子作践了范蕊娘,将她玩弄得这样子惨,这内心必定是极舒坦的吧。范蕊娘再高傲又如何,想要攀附上豫王,却让个不相干的男人睡了,真是可怜得紧。可是王爷要是知晓,你为了争风吃醋,不但辱及他的名声,还引得忠心的下属为你做损及豫王的事情,那又如何?”

    元月砂咄咄逼人,更不觉让绿薄想起旧日那些关于范蕊娘的回忆。

    纵然不过是回想范蕊娘,绿薄内心顿时升起了一股子恶狠狠的凶狠之气。

    喜欢豫王不自量力的女人实在很多,可是好似范蕊娘这样子的却是第一个。

    什么玩意儿,敢在自己面前叫嚣。

    她知晓自己为百里炎杀过多少人做过多少事?范蕊娘那么点心机在自己跟前,却原本是什么都不如,什么都不是。

    这样子不懂事的小姑娘,绿薄当然是要用些个极恶毒的法子折磨,她甚至恼恨元月砂让范蕊娘死得太早了。她甚至想到,自己对付范蕊娘时候,要在范蕊娘临死之前,在范蕊娘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你那身子不是给了豫王,你那孩子也不是豫王的。

    可是如今,这些恶毒的污秽的算计,那些个隐匿于内心深处的脏污,如今居然是让元月砂一点点的,轻轻巧巧的翻腾出来。

    那些个心腹下人,原本应该看元月砂笑话的,可是如今却个个面色苍白,惴惴不安。

    绿薄狠狠的咬牙,一片冷漠冰润之色:“瞧来元二小姐算计人的手腕,果真是极为了得的。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但凡有所得罪,便绘声绘色,似模似样构陷人入罪。你道豫王是不明是非,糊涂透顶的人?我跟随豫王多年,你以为凭借这三两言语,就能动摇我靳绿薄的地位?”

    元月砂却也是笑容浅浅:“绿薄姑娘是在称赞于我吗?你不就是知晓,豫王殿下挑中了我,看中的就是那份构人入罪的本事?豫王殿下自然是聪明绝顶,蔺统领何尝不是觉得,那骗奸之事定然不会被知晓。可是豫王何等手腕,还是令人给查出来。月砂忍不住在想,若得我提点,豫王还有没有这份英明呢?不过,绿薄姐姐也是不必着急,毕竟从今日的事情来看,豫王殿下却也还是个十分念及旧情的人。你只要忠心耿耿,最多断你一根手指头,那也不会死。月砂切的时候,会小心一些,免得让血污了衣衫。”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手指头轻轻拂过了自己新换的这一套新衣。

    这句句狠毒跋扈的言语,顿时也是让绿薄一阵子的头晕目眩。

    这一瞬间,绿薄甚至不觉下意识的抚上了腰间的锦囊。

    这锦囊之中,藏着那一双银丝鞭,细若灵蛇,却也是极凶狠的武器。

    绿薄身为墨夷七秀之一,那武技也可谓是极为了得的。

    她不觉有那一缕冲动,将元月砂趁机诛杀,甚至将这听到这些话儿的丫鬟婢女统统杀死。

    可纵然是杀意凛然,绿薄那纤纤素手却也是不觉为之一僵。

    她爱煞了百里炎,却也是怕煞了百里炎。

    倘若在豫王府弄死了百里炎喜爱的姑娘,百里炎一定会知道的,这样子的事情瞒不过百里炎。自己不但要受到重责,而且还会让百里炎深深的恨透了自个儿。

    既然是如此,绿薄心中再多的恨意,竟似只能如此僵持,动也不能动。

    耳边却听到了元月砂柔软的嗓音:“想不到绿薄姑娘居然是这般废物,有杀人的心,却也是没杀人的胆子。”

    绿薄再次抬头,对上了元月砂那一双沉润的眸子,心中不觉恼意浓浓,却又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缕惧意。

    明明是个秀气斯文,纤弱不堪的小姑娘,可那双漆黑的眸子,却又好似蕴含浓浓的剧毒,似能瞧透人的心底。似乎你心底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都是能让她一双透润的眸子生生瞧个通透的。

    元月砂却笑着说:“若要月砂不去胡言乱语,那也是极简单。”

    她轻盈的走到了荷花池边,摘了手腕上的镯子,扔到了水池里面去。

    “以后总是有机会与墨夷宗的人见面,月砂也不能得罪太过,更何况,莫公子还有举荐之恩。只要,绿薄姐姐亲自去这荷花池,将这只镯子给我捞起来。这件事情,我谁都不会说。”

    绿薄咬牙切齿:“元月砂,可是不能太过分了。”

    元月砂却不觉眼波流转,一双眸子透出了森森漠然之气:“京城里的人,都说元家二小姐为人虚伪,故作柔弱。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位南府郡的二小姐是个疯子。豫王身边许多得力的人都是出自于墨夷宗,可那又怎么样,月砂可以什么都不管就得罪墨夷宗,更不怕今日让绿薄姐姐给杀了。”

    绿薄容色几番变幻,倒也沉定下来。

    她什么都没有说,只一步步的下了荷花池。这豫王府的荷花池其实并没有多深,只不过下边都是些污泥淤泥,绿薄这样子走了一遭,裙摆之上已然是沾染了斑斑污泥。那样儿,瞧着已然是有些个说出的狼狈。

    元月砂笑容不减,她心忖绿薄果真还是下水去捞了。

    倘若是蔺苍,元月砂自然不会这样子说话。可是绿薄不一样,她当初做不了妻,就甘愿为妾,做不了妾,就甘愿为婢。这样子一个女人,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自己的尊严,甘愿隐忍的。

    所以,她一定会服这个软。

    绿薄那温雅清秀面颊之上流转了浓浓隐忍之色,嗓音却是也是努力的平静下来:“元二小姐,这是你的镯子。”

    她甚至用水洗去了元月砂镯子上的污泥,又用手帕儿轻轻的擦拭过的。

    这枚落入荷花池的镯子,却也是打整得十分干净。

    元月砂轻轻的借过了这枚镯子,道了一声谢,再轻轻巧巧的戴在了自个儿的手腕间。

    她轻轻的晃了晃,旋即笑着说道:“洗了洗,还真是好看。”

    绿薄脸上的肌肉轻轻的颤动,想要离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元月砂娇柔的嗓音却也是不觉在绿薄耳边响起:“绿薄姐姐,好似你这样子有本事,又聪明的女子。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偏生又瞧见那些狐媚觊觎豫王身边的位置。我想了想,换做我是你,也一定会忍不住出手的。这范家蕊娘,必定不是唯一一个。不过我呀,和那些姑娘不一样,你可以试一试,就瞧出我和那些个姑娘不同之处了。”

    少女的嗓音娇柔之中竟不觉有一些甜蜜的味道。

    绿薄与元月砂略略对视,旋即却又轻轻的低下了头,分明也是一派隐忍之色。

    那手指却也是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掌心,不自禁流转了一缕淡淡的锐痛。指甲分明也是掐入了肉中了,可绿薄却仍然是死死隐忍,竟然没有什么感觉。

    她听到自己口中轻轻低语:“元二小姐说笑了,好似你这样子聪慧无比的女郎,我又怎么会成为你的敌人。”

    她心中却也是泛起了一股子狠毒,她以为范蕊娘已经是极令人厌恶,可想不到这世上竟然有那么一个女子,比范蕊娘还要令人厌恶千倍万倍。

    而既然是那等比范蕊娘还要厌憎千倍万倍的存在,自然是应该比范蕊娘经受宛若千倍万倍的责罚。

    仗着年少无知,仗着狡诈多智,仗着豫王宠爱,居然便一脚狠狠的踩到了自个儿的脸上。如此,到是好得很啊!

    小瞧了她靳绿薄,觉得她年华不再,又失了娇嫩容颜,又要卑躬屈膝,对这小妮子如此顺从。想来必定也是沾沾自喜,极为得意。既是如此,她终究会让对方知晓,自己隐忍顺从之下种种手腕。百里炎能驾驭她这条毒蛇,却并不是每个人都以为她好欺辱的。

    元月砂却微微冷笑,垂头盯着自个儿手腕间那镯子。

    那笑容之间,却也是透出了凉丝丝的味道。

    好似周玉淳那样子的女子,许是会因为几许的教训,受到了惊吓,学会了安分。可是这样子的人里面,却并不包括靳绿薄。

    可饶是如此,元月砂却也是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彰显自己的能耐,让眼前女郎更是十分清楚的知晓,自己是不可轻易欺辱的。至少,言语羞辱这样子浅薄的手段,不会可笑的在自己跟前使唤出来。至少对付自己的手腕,可也是需要上得台面一些。

    然而元月砂却好似相信了一般,竟也是朝着绿薄轻盈的福了福:“绿薄姐姐这样子说,可当真是令月砂受宠若惊。既然是如此,月砂以后便和和气气的和绿薄姐姐相处。”

    除了绿薄衣衫狼狈了一些,放眼望去居然是一派和乐融融。

    元月砂眼波流转间,一片盈盈光彩流转,竟似有那勾魂夺魄之能。

    转眼间,便到了御前比武之期。

    京城街头巷尾更早便传遍了,这是宣德帝爱惜女儿,费劲心思,为贞敏公主挑选夫婿。

    正因如此,今日入宫的贵族少女们,一个个无不是涂脂抹粉,剪裁衣衫,尽力打扮。

    毕竟有着那么多的俊俏少年郎,而那贞敏公主只需要一个夫婿。既然是如此,倘若有什么俊俏又有前程的好儿郎入眼,却也未必不是一桩好姻缘。

    元月砂和元幽萍同在一辆马车上,一块儿入宫。

    元幽萍是元家大房的女儿,性子沉静,也不怎么喜爱争执。这样子的姑娘,大约也是不爱跟人交心。不过这样子的性儿,却也是不容易将人得罪。元月砂跟她相处得久了些,总会磨出一些个不深不浅的面子情。

    彼此之间说话,也是顿时显得亲近一些了。

    元月砂今日换了崭新的衣衫,衣裙是淡绿色的绸子剪裁而成的,那衣摆之下,绣了一朵朵的白色牡丹刺绣。她双耳带着一双米粒大小的白玉切成的白玉兰样式耳环,手腕上戴着羊脂玉镯子,发间一枚流苏梅花钗。一身素净,唯独发间流苏钗上镶嵌了一枚红宝石。这样子一瞧,倒是分明有了些素里胭脂的明艳味道。

    元幽萍不动声色暗中打量,心里不觉啧啧称赞。元月砂这样子一打扮,果真是个美人胚子。如今她年岁尚幼,尚未长开,也是不知晓当真长大,会是何等美貌的人物。

    这京中数一数二的美人儿,自然是要属苏大小姐和贞敏公主。

    然而元月砂比之,虽姿色逊色一筹,却也是个极美的人物。只不过前头有两个这样子美人,反而没那么出风头。元幽萍甚至觉得,加之元月砂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风韵,便是那两位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也不见得比元月砂强。

    想到了这儿,元幽萍内心难免也是微微有些酸意。

    她不似元蔷心,不怎么爱争奇斗艳,可饶是如此,却也毕竟是个打小就尊贵的元家长房嫡女。元幽萍心中略叹了口气,瞧来自己资质,确实也是逊色一筹。只不过元幽萍向来也没什么特别喜爱的东西,就算是那北静侯萧英,元幽萍也只觉得淡淡的,并不能如何的上心。正因如此,她也不似元蔷心那样子嫉妒恼恨。

    故而这些日子,她虽然终不可能当真和元月砂心里亲近,面上却也是过得去。

    可是如今,元幽萍却分明添了一桩心事。

    她垂头,心思起伏,轻轻的抚摸手腕间的镯子。

    耳边却也是听到了元月砂说道:“幽萍姐姐,你这一双镯子,倒是切得极好。”

    元幽萍今日也是费心打扮,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却是手腕间那一双镯子,雪白玉料里面透出了浅浅的翠色,宛如翠华撒入了白雪里面。

    元幽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你若喜欢,我送你一枚,换了你的镯子,我们姐妹两个,一个戴一枚,交换着戴。”

    元月砂抿唇一笑:“君子不掠人说好,我瞧还是让两枚镯子都安安稳稳的戴在了姐姐的手腕上。我若戴了,心里也不安。”

    元幽萍也很是喜爱这双玉镯子,方才她不过是说一说,并不是真心的。

    元月砂不肯要,她也松了口气。

    元幽萍又恐元月砂觉得自个儿小气,旋即说道:“妹妹这一身打扮虽然很好,就是素净了些。”

    她摘下了自己脖子上的珊瑚链子,替元月砂戴上:“今日我饰物戴得多了,瞧着有些花哨,就劳妹妹替我戴戴这项链,那就感激不尽。”

    元幽萍很会说话儿,明明也是赠物给元月砂,可是偏生却也是说得好似元月砂帮了她好大的忙一样。

    元月砂也并没有退却,那珊瑚项链戴在元幽萍脖子之上时候只是寻常,可是如今元月砂戴了,却仿佛将些个艳光映衬在元月砂的脸蛋之上,平白增加了几许的幽艳。

    不知不觉,也是到了皇宫,下了马车,这些娇女被宫人领入专门安排的休憩之所。

    那年长一些的女子,都去了周皇后的未央宫,陪着皇后娘娘叙话。

    年轻些的姑娘们,都送去了碧玉殿,稍作歇息。

    元月砂还是第一次踏入这龙胤的皇宫,只觉得除了大了些,似乎也是没有特别的感觉。

    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豫王百里炎的府邸。

    百里炎的豫王府自然不能与皇宫比高大宽阔,可其中奢靡的布置,似连这龙胤宫殿也是远远不如的。如此肆无忌惮,足见百里炎野心勃勃,在龙胤权势极大。

    而元月砂所认识的百里炎,更是个狡诈多智,心计狠辣的人物。

    和这样子一头猛虎周旋,自然是需要劳心劳力,费尽心思。

    元幽萍不动声色的打量元月砂,这位南府郡的二小姐应该还是第一次踏入皇宫吧,却居然如此泰然自若,竟然没什么紧张之情,担心之意。

    难道这世上当真有人,能够天赋异禀,生来就如此聪慧沉稳。

    正在这时候,一道略略含酸的嗓音却也是响起来:“大姐姐,如今你有了别的好妹妹,便将我这个堂妹不做理会了。”

    说话的女郎正是元蔷心,她面容娇嫩,脸颊之上却流转了一缕含酸之情,不喜之意。

    那双眸子落在了元月砂身上时候,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嫉妒。

    元幽萍瞧在了眼里,心里叹了口气,却不觉一阵子的心烦意乱。怎么今日,元蔷心也是入宫来闹腾了?

    原先元蔷心刁蛮,处处跟元月砂过不去。

    元老夫人干脆做了主,不允元蔷心出去,只拘在家里面。

    这些日子,元蔷心倒是极会卖好,显得是贤淑乖巧,又在元老夫人跟前说好听的话儿,又给元老夫人抄经。加之二房的陈氏,总在元老夫人使力。元老夫人终于还是解了元蔷心的禁足,让元蔷心出来交际。

    元幽萍也理解祖母这样子做法,总不能拘着元蔷心一辈子,那样子元家二房也是会有一些个想法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元蔷心最后还是得到了元老夫人的宽恕,得以现身人前。只可惜元蔷心的乖巧,无疑是假装出来的。

    如今只要元老夫人不在身边,她分明也是故态复萌,做出了尖酸刻薄的样儿。

    那脸上嫉妒的表情,分明是藏都藏不住。

    “二妹妹说哪里话,咱们打小就交好,这情分也是不会变的。”

    一边这样子说着,元幽萍却也是不觉伸手,轻轻的拢住了元蔷心的手掌。

    元蔷心却轻轻的抽回了手,冷笑:“叫我二妹妹,南府郡也还有个二小姐。如今满京城都呼她叫元二小姐,生生将我给比下去了。元家有两个二小姐,那可怎么算?”

    元月砂轻柔的福了福:“蔷心,是我的不是,我向你赔个不是。”

    元蔷心原本想着要跟元月砂吵,可元月砂偏偏不跟她吵。

    如此一来,反而显得元月砂好似一团棉花,硬生生的一拳锤过去,反而是使不上什么力气。

    元蔷心有些急,她好不容易出来,如此心心念念,就是为了斗元月砂这个狐媚子。如今这狐媚子连范夫人都斗倒了,谁都知晓祖母偏心,而北静侯府对元月砂的印象也是极不错。虽元月砂还假意清贵,可瞧这样儿,或迟或早,都是会嫁入那北静侯府,嫁给萧英。

    这也是元蔷心断断不能容忍的。

    这一次出来,她就是要毁了元月砂这段好姻缘。

    她花了重金,买通了北静侯府的下人,知晓过一会儿萧英会过来。

    所以如今,元蔷心干脆如此尖酸刻薄,刺激元月砂。

    只盼望能激怒元月砂动气,跟自己闹,跟自己吵。

    然后,自己再趁机跟元月砂动手,元月砂必定是会还手。这样子一来,元月砂的丑态,萧英也是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到时候,自己再委委屈屈的哭诉,说是元月砂先挑衅先动手,一切都是推到元月砂的跋扈上面。如此一来,元月砂也是什么都不能说。更不必说,她还找挑到了个帮衬的。而这个帮衬自己的,必定能替她证明,是元月砂欺辱自己。

    皇宫之中,竟然让元月砂动了手,如此这般,传遍了整个京城,元月砂的名声定然是会被毁了去。到时候,北静侯府再怎么样,也不能娶个声名狼藉的女子。

    这元月砂,绝对不要想着,顺顺当当的嫁入北静侯府。

    元蔷心狠狠的咬着牙关,竟似咬得牙都快要碎了。

    可偏偏,怎么也是没想到,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软绵绵的,逆来顺受的样儿。

    瞧来,竟似不敢与自己相争,料来是第一次踏入皇宫,居然是被吓破了胆子,故而也是不敢如何言语。

    总不能元月砂瞧着温温柔柔的,自己上去扭打,如此一来,声名尽毁的可是自己。

    元蔷心却也是不依不饶,非得要从鸡蛋里面挑出骨头出来。

    她就不信,元月砂当真是个泥捏的菩萨,怎么都不会生气。

    纵然是个泥菩萨,她便是不信,自己不能挑出三分火气。

    “大姐姐,你只恐没见过这般虚伪的人。这面子上,做出这么伪善的样儿,可是实则呢,这心里弯弯道道也是不知晓有多少。你来咱们元家,不就是为了抢东西。你一个南府郡的丫头,什么都没有,所以绞尽脑汁,尽是想要抢别人的。你若不想别人叫你元二小姐,大可跟别人说清楚,却偏生在我面前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儿。这样子楚楚可怜的姿态,却也是拿来给谁瞧呢?我却也是瞧不上。”

    元月砂仍然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儿,并没有因为元蔷心这样子的话而动怒:“若蔷心妹妹想要,我如今自可以去跟这里每一个人说,让她们为了让你欢喜,不称呼我做元二小姐。”

    仿佛元蔷心让她做什么,她都甘之若饴,甘愿如此。

    可饶是如此,却也是让元蔷心为之气结。

    倘若当真让元月砂如此,那么便是会让所有的人知晓,元蔷心是何等跋扈。

    元蔷心顿时气恼:“元月砂,你的心计可谓是狠辣,如今你便是想着,让那所有的人知晓我是跋扈无礼,竟然是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元月砂也是委屈无限:“我只是想让妹妹欢喜,却也是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让你生气。”

    她脑袋轻轻的垂着,眼底却也是不由自主的流转了那一缕清润幽光。

    竟似隐隐有些嘲讽的味道。

    正这样子说着时候,御花园中稍稍有些了动静,却也是一堆妙龄女郎簇拥着贞敏公主盈盈而来。

    贞敏公主身为宣德帝最宠爱的公主,自幼便是受尽了宠爱,千百爱惜,万般疼护。而她不但容貌美丽,而且在这样子的娇宠之下,竟没有养出什么骄纵的性子,亦越发显得难得。如今御前比武,专门挑的是少年的儿郎,有品阶的武将,谁都知晓这是给贞敏公主御前选婿。而这样子的恩宠,历来的公主也是极少有的。

    一时之间,贞敏公主可谓是风头无二,极为耀眼。

    而今日她身着淡绿色宫装,裙摆上绣的是贞敏公主最喜爱的白昙花,领口一串明珠,更衬得脸颊粉嫩,娇艳欲滴,美艳不可方物。任谁是瞧见了,也是忍不住浮起了一个念头,眼前少女无愧为龙胤最尊贵的女郎。

    可谁也是没留意到,这年幼的少女眉宇之间却仍然有那几许淡淡的青涩。她掩饰得极好,举止也是极为恬淡,可贞敏公主未必便是十分快活。

    然而元蔷心眼珠子一亮,竟似看到了让她极为欢喜的事情。

    元蔷心更忍不住娇滴滴的说道:“月砂姐姐,你瞧今日,贞敏公主这一身衣衫,可是与你的十分相似?”

    她嗓音不大,可也不小,周围的人都是听到了,无不纷纷望过来,目光在元月砂和贞敏公主之上逡巡。

    要说相似,那也是并不如何完全相同。

    那刺绣的花样儿,乃至于刺绣的位置,都是不一样的。一个是牡丹,一个是白昙。

    只不过都是淡绿色料子,白色花朵,乍然一看,是有几分相同的。

    贞敏公主也是认出了元月砂,不觉微微有些尴尬。

    这撞衫不撞衫儿的事情,贞敏公主并不如何计较,也不如何在意。

    她只是不喜欢看到元月砂,想要离得元月砂远一些。

    就算是看到元月砂,贞敏公主也是会很不舒服。也许母妃很喜欢元月砂,乐于跟元月砂如此的合作。可是贞敏公主却是并没有这样子的热情,甚至觉得这些事情很是无趣。

    想到了这儿,贞敏公主却也是不觉眉宇间流转了几许淡淡的不悦之色。

    而元蔷心却也是分明错认了这样子的不悦之色,她顿时显得有些兴奋,咄咄逼人:“元二小姐,你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贞敏公主何等尊贵,金枝玉叶,最尊贵不过的人物。试问整个龙胤,又有哪个姑娘能将贞敏公主给逾越了去?可是偏生你却也是不知晓好歹,居然故意如此无礼,这一身衣衫,居然是故意撞上了贞敏公主的。你自然是知晓,今日的御前比武对贞敏公主是极为重要。可是你偏生,故意招惹这么些个晦气。”

    她这样子一说,周围留意的人却也是更多了,周围的人不觉窃窃私语。

    无论元月砂是不是故意的,可是这样子衣衫忽而就撞了,多少有些兆头不好。

    平时贞敏公主虽然是并不爱计较,可是如今,说不准这心里面也是会有一些看法的。

    贞敏公主如今回过神来了,她是个冰雪心肝的人,自然也是瞧得出来,这元蔷心是拿自己这个公主当枪,拿捏元月砂。

    贞敏公主秀眉轻拢:“区区小事罢了,也没什么了不起。”

    元月砂更福了福:“容月砂换了这一身衣衫。”

    元幽萍脸色变了变,元蔷心更是咄咄逼人:“可笑,你如今这副委曲求全的样儿给谁看,这故意为之,去换衣衫,是要别人觉得贞敏公主欺辱了你,委屈了你,逼迫了你不成?你故意做出这么一副楚楚可人小白花的脸儿,却给最高贵的公主脸色看,元月砂,你果真是有心计。”

    她就是要在人前,撕破元月砂那故作可怜的嘴脸。

    这么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最可怜了,元蔷心非得狠狠撕碎了不可。

    就在这时,元蔷心眼波余光轻扫,瞧到了一道令她魂牵梦萦的男子身影。她的那些个银子,花得也是值得,萧英果然是来了这儿。元蔷心眸光一亮,盈盈向前:“北静侯,你瞧元月砂和公主一身穿戴相似,可是能及得上公主十分之一?”

    萧英眉头轻拢,有些不悦。

    别人目光凝聚在萧英身上,谁都知晓,元家想要将元月砂嫁入北静侯府。虽然元月砂人前口口声声的不嫁,却也总是难以令人信服。

    如今萧英在这儿,他对元月砂的看法,却也是无比的要紧。只瞧萧英对元月砂是否维护,就能看得出来,萧英乐意不乐意元月砂嫁过去。

    贞敏公主瞧见了萧英,却忽而轻轻的垂下头去,下意识的捏紧了手帕。

    萧英淡淡说道:“蔷心小姐说笑了,米粒之光岂可与皓月争辉,相信她也并不是故意的。”

    旋即,又补了一句:“你又何必咄咄逼人。”

    他虽不见得对元月砂有什么恶感,可是自热而然,有些个高傲姿态的。

    正因为他对元月砂并无恶意,那种瞧不起却反而是货真价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