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6 赫连清失宠
    赫连清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她自己也不能够相信。

    赫连清飞快琢磨寻思,这必定是有别的什么理由。

    也不知道哪个小妖精给百里策上的药,拿那个野种做文章。

    毕竟百里冽这个野种,名义上是嫡长子。

    可是不行,无论怎么样,赫连清也是决不能让别的人分去自己儿子的福泽。

    她不觉咚的跪下来,泪水盈盈,极是凄然。

    “世子,世子爷,咱们宣王府的爵位,岂能给一个血脉不详的孩子。我担心,他记恨着,毕竟那贱妇虽然死得活该,可他到底是从那贱妇肚子里面爬出来的。”

    赫连清手指抓住了百里策的衣摆,手指头更轻轻颤抖:“相反,妾身所出,麟儿、洵儿、纤儿几个,个个对世子可谓是仰慕有加,打心眼里亲近敬重。”

    百里策必定是吓吓她的,绝不会当真。宣王世子极恨苏叶萱,又怎么会将爵位给百里冽那小蹄子。

    赫连清却是哭得极是凄然:“若我这个做娘的有什么不是,世子打我骂我,怎么都可以的。妾身决计不敢有那半点怨言。”

    百里策却嗤笑:“我堂堂宣王世子,身边女人若是不喜欢,可以打发走了,便是正妻也可休妻,为什么要动手。当年阿萱那个样儿,我不喜欢,可是,你瞧我有没有自己动她一根手指头。清娘,我上次警告过你了,可是你却丝毫不曾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我说过了,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珍惜。”

    赫连清瞪大了眼睛,胸中不觉翻江倒海。她确实也并未真正决意顺从,就算自己算计了元月砂又如何,这些男人是不会知道的。可是偏偏,如今百里策却如此冷漠决绝姿态。

    还要剥夺自己儿子的爵位,决意扶持那个贱种。

    百里策拿这个吓自己,可当真是让赫连清吓坏了。

    赫连清顿时尖声说道:“世子说什么?是了,是了。一定是元二小姐侯府被人冲撞,受了些个委屈。可是,这跟妾身没什么关系啊。今天我连句话儿都没跟她说呀。是哪个贱婢在世子爷跟前胡说,中伤妾身?她们都是胡说,嫉妒我得世子爷的喜爱。别人不相信我也还罢了,可是世子爷你定然要相信妾身啊。除了你,妾身可一点依靠都没有。”

    百里策任由赫连清的泪水打湿了自己衣摆,却并不怎么理睬理会。

    他慢慢的擦过了手指上的扳指,淡淡说道:“清娘,你这话儿就说得错了。这世间女人最大依靠不是夫君,而是儿子。这夫君宠爱,总有一日会没有的,可是儿子若是有出息,母凭子贵,怎么样都是有一份尊荣在。”

    百里策这样子言语,赫连清不敢搭话。

    百里策慢慢的用冷冰冰的戒指搁着自己下颚:“我母妃原本性儿就不是多好,极小气记仇,又不怎么喜爱我亲近女子。这做娘的,性儿可谓是极让人讨厌。如今,她更染了病,疯疯癫癫的。可无论如何,我都打心眼里敬重于她,便算当年,我知道是阿萱受了委屈,可是我自然是帮母妃的。你可知晓为什么?是因为我母妃知晓母凭子贵的道理,为了让我做这个世子,费尽心思,用尽算计。”

    “清娘,你却不懂这个道理。你这个做娘的,非但没有为儿子前程谋算,反而为了自己争风吃醋之事,毁了亲儿子的前程。也不知道麟儿以后,会不会怪你这个亲娘不懂事。”

    百里策句句诛心。

    赫连清越听越是心惊,情不自禁的哭诉:“世子爷,我和孩子,都是要依仗于你,没了你,可什么都是不是。”

    她嗓音娇媚,更似腻到了极点,软绵绵水汪汪的。

    如今这样子娇滴滴的恳求,更似一滩软泥,一滩春水。

    赫连清容貌不算绝美,可偏生有这样子的本事,媚骨天生。纵然是人到中年,这本事却也是没有落下。

    可纵然赫连清使出那浑身解数,却没让百里策眼皮抬一下。

    “洵儿年纪还小,纤儿只是个姑娘。麟儿和冽儿差不多岁数,却没有冽儿一半省心。我已然与豫王一道,只盼豫王登基为帝,可偏生麟儿却与十七皇子百里璃结交。你可知朝堂之事,最忌讳便是首鼠两端。洵儿不懂事,我让你管束,你却素来不上心。如今周家心思活泛,周皇后也使了些个手段,我怕豫王觉得我也是有了些个什么心思。”

    赫连清一时语塞,她也与百里麟谈及此事,却不由得觉得,其实结交十七皇子也并无什么不好。

    她也暗暗默许,甚至为了亲儿子加以遮掩。却也是未曾当真上心。

    只不过此刻,赫连清自然是决不能认的:“我有放在心上,世子讲过的话,我句句都上心。妾身也只是个女流之辈,家里也还罢了,麟儿外边招惹些个什么人,我却也是管不着。他,他向来都不肯跟我说。麟儿心里有盘算,有自己主意,我哪里有什么法子。”

    一番话说得软中带怯,哀婉动人。

    “所谓妇德,便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妾身便是个最没用的女子,只盼望世子垂怜。”

    赫连清泪水滴滴,将自己摘得干净。而这心中更增恨意,到底是哪个狐媚子透出的风声。自己若是知晓了,定然是生生扒了那狐狸皮。

    百里策却淡淡说道:“上一次,我已然和你说了,清娘,那是最后一次机会。我因为喜欢你,所以宠爱你,并不是你用些手腕争来的。可是你却将我叮嘱抛诸脑后,又做一些暗中算计的事情。是了,你算计的事情,我未必每一件都知晓。正因为如此,你自鸣得意,以为可以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我虽然不见得件件事情都知晓,可正因为喜爱你,所以倘若知晓了什么,也是愿意原谅你。如今你不知珍惜,便再没什么机会了。”

    赫连清急了:“妾身没有,妾身没有!”

    却哭得脂粉乱了,姿容难看。

    百里策自顾自说道:“如今我不喜欢麟儿,打算让冽儿承爵。他日不喜欢冽儿,自然会挑别的孩子。可是,就算不是冽儿,也不是麟儿。”

    说到了这儿,百里策言语顿了顿。

    “雪娘,进来吧。”

    一名妖媚的女子进来,赫然正是府中的姨娘慕容雪。

    方才她一直在门外边,自然是什么都听到了。如今似笑非笑,扫了赫连清一眼。

    赫连清身为世子妃,平素高贵端庄,没想到今日丑态居然是被慕容姨娘瞧见了,一时心里极恨。

    “你也是官宦人家出身,自然是知晓礼数,一向也是聪慧能干。夫人如今身子乏了,这家中上下,理家之权,便是让你负责。至于夫人,就在院子里面,好生将息。”

    慕容姨娘顿时欢喜:“我定然听从世子的话儿,好生料理府中上下的事,更让世子妃好生歇息,养养身子。”

    赫连清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不敢想象这居然是真的。

    她可是正妻!竟随随便便被夺了权柄,由着个妾室作践?

    更何况,百里策根本都拿不出什么证据。

    慕容姨娘从前在赫连清假意乖巧,温顺可人,可是如今却露出了狐媚子的真面目。

    让着赫连清恨不得将慕容姨娘扒皮拆骨。

    而在姨娘跟前,赫连清也是绝不好再做卑微之状,不然平白成了那狐媚子的笑柄。

    慕容姨娘向前,将赫连清扶住,假惺惺的说道:“夫人,这地上凉,你可别跪久了,仔细身子。”

    赫连清漠然的盯着慕容姨娘一眼,缓缓起身。

    慕容姨娘对着赫连清眼中冷意,却也是恍然未觉,脸蛋上犹自带着甜甜的笑容。

    赫连清知百里策心意已决,也只能柔顺服从,轻柔说道:“王爷心疼妾身,那妾身就好生将息身子,将自个儿调养好些。”

    百里策略点点头,便大步走出去。

    慕容姨娘似笑非笑,又酸了赫连清几句,见赫连清也回不了嘴,一时也觉得无趣,那也走了。

    赫连清手指狠狠的掐着掌心,生生的掐出了血。

    她忍不住想到了苏叶萱,是百里策让自己拿了男人的衣物陷害苏叶萱,又唆使白芙背叛并且写了家书。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妾,可怀孕的苏叶萱被软禁了,便由着赫连清主持中馈,夺了治家之权。

    如今这一切,是何等的熟悉。

    赫连清一直以为自己跟苏叶萱是不同的,苏叶萱不够聪明,也不会放低身段,为人也太重情义,更没什么手腕,而且生的孩子也血脉也说不清。可如今,两个人处境是如此的相似。

    至于最大的不同,则在于百里策舍弃苏叶萱还需小心翼翼栽赃陷害谋算布局,可对付她赫连清只需一声吩咐,便能夺走所有的一切。

    这实在是太讽刺了。

    想到了这儿,赫连清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自己的未来,是绝不会和苏叶萱一样子的。

    那个慕容姨娘,什么东西,是绝不能如自己当初那样子上位。

    只不过如今落得如此地步,全都要怪元月砂。

    元月砂这个灾星,自打她入京,自己便是没得什么好处。

    赫连清又忍不住想,自己还是有一桩东西,比苏叶萱要强的。

    苏叶萱生下那一个贱种,冷血凉薄。

    而自个儿生下的儿女,可是跟自己一颗心。

    赫连清气得在几面狠狠抓了几下,那上等檀木也是生生抓了几道痕迹。

    她面色冷了冷,旋即让贴身丫鬟将百里麟给唤过来。

    也不多时,百里麟悄悄来了赫连清的院子。

    他岁数和百里冽相若,其实当年苏叶萱有身孕时候,百里策已然流连于赫连清的温柔乡。

    这男人,离不得荤腥,夫人怀孕了,总是要挑人侍候的。

    而这个儿子,更是赫连清心肝儿肉。

    百里麟样子清俊,容色沉稳,年纪轻轻,便是容色不俗,神采飞扬。

    正因为这个样儿,赫连清寄予厚望,并且顺理成章觉得百里麟会继承爵位。

    这么些年来,赫连清和百里策夫妻相处融洽,百里策又对百里麟赞许有加。纵然赫连清对百里冽有所忌惮,却笃定百里策不会喜欢苏叶萱的儿子。

    料不着如今,百里策居然是说出了这么些个绝情的话。

    赫连清用手帕轻轻的擦过了脸颊,将今日之事给百里麟说了。

    她禁不住咬牙切齿:“本来咱们一家人好好的,父慈子孝,夫妻和顺。自打那元二小姐来了,便什么都跟从前不同了。”

    百里麟却不这么想:“父亲素来不喜我跟十七皇子结交。其实如今豫王虽是得势,可未必便一定会赢。否则这么多年了,父皇为何迟迟未立豫王做太子?我结交十七皇子,亲近周家,豫王就算是输了,咱们宣王府的荣宠也是不变。可他却总对我诸多挑剔。”

    “总有些贱人暗中挑拨,离间你们父子之情,那些贱人,个个都不得好死。”

    赫连清说得咬牙切齿,清秀的脸蛋竟不觉微微有些扭曲。

    百里麟倒是微微有些惊讶了,他印象之中,赫连清总是神色温婉。便是家里那些个妖艳的小妾作妖,赫连清也是游刃有余的。

    可是如今,却让个小丫头闹得失宠。

    百里麟也不觉眉头轻皱,母亲得宠,于他而言也是颇多好处。

    “区区一个南府郡丫头,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豫王故意捧出来,恶心周家的。母亲放心,这丫头我自有法子,让她死在京城。”

    百里麟唇瓣溢出了一缕不屑的笑容,竟似极轻蔑的。

    赫连清听罢,虽欣慰儿子孝顺,肯为自己斗那么些个妖精,却不免心下有些迟疑。

    “我儿是做大事的。你是美玉,她是瓦片。你一个男子,掺和后宅之事,总是不好。那丫头有些妖气,倘若碰坏你了,有了什么伤损。为娘可是心疼不已啊!那些个后宅手段,你也未必尽数知晓。”

    赫连清捏着手帕,轻轻的擦过了百里麟俊秀的脸颊。

    而百里麟脸蛋之上却不觉浮起了淡淡的戾色,不动声色:“母亲放心,区区一个南府郡乡下丫头,能有什么手腕?你几次不如意,还不是父亲偏心,偏袒于她。周家不喜欢这丫头,便是皇后娘娘也是容不得。”

    其实十七皇子也算不得什么,要紧的是背后的周皇后。

    若毁了这丫头能讨周皇后欢心,将这女子当做踏脚石又如何?踩着这丫头尸骨,还能让自个儿往上爬得更稳当些个。

    赫连清听了,心里既是欢喜,又不觉有些个酸楚委屈。

    无凭无据的,百里策就是偏了心。就算自己算计了元月砂又如何,百里策拿不住把柄,就不该偏帮那死丫头。

    如今让个妾作践自个儿,简直是岂有此理。

    那慕容姨娘算什么,左右也不过是个做妾的货色。

    到了次日,周氏大闹元家的事情却传得沸沸扬扬的。

    只说周氏怜惜女儿,居然逼嫁元月砂,要将元月砂嫁给周家染了花柳病的纨绔子弟。周氏在元家打人,元家阻不住,幸亏豫王府上的莫公子到了,才保住了元月砂。

    这说辞,倒尽说元月砂的委屈了。

    没过几日,便是传来唐文藻狱中自尽之事。他到底是读书人,遇到这档子事,名声尽毁,又落了人命官司。一时间抵不住苦楚,就这样子死了,也并不让人觉得如何奇怪。

    至于元家,倒是一如既往的安安静静的。

    元月砂去了北静侯府一遭,据说因为范蕊娘之事受了惊吓,便在院子里面休养身子。

    后来唐文藻死了,元月砂据说颇为伤心,更是足不出户了。

    又因元家别的人吃不透元月砂的深浅,一时之间,倒也安安静静的。

    过了几日,大房的元幽萍寻上门来,温柔客气。

    婢女一边迎了元幽萍进来,一边盘算这元家大房的姑娘倒是素来沉稳,不招事儿的。

    元幽萍踏入房中时候,却只见元月砂正自安安静静的练字。

    少女头发整齐的挽住在脑后,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亦越发显得清瘦,尖尖的下巴倒是流转几许坚毅之色。

    元幽萍禁不住盘算,元月砂倒是很沉得住气,耐得住性子。

    便是教养嬷嬷没有在

    “月砂妹妹身子好些了?”元幽萍向前问好,又让丫鬟将带来的上等燕窝给了一旁的丫鬟。

    元月砂也没写字了,柔声说道:“多些幽萍姐姐关心,养了几日,好了许多。”

    元幽萍捏着手帕说道:“我瞧你还是瘦了,忧能伤身,还是要好生将息自己的身子。这补汤也要多吃一些,脸颊养得肥肥的,才好看。我们大房院子里有小厨房,若担心打搅别人,不如让大房每日多准备一份补汤就是。”

    说到了这儿,元幽萍也是觉得自己态度太急了些,急得有些失态。

    她垂下头,不觉局促:“那一日,母亲也是被周氏吓着了,才,才一时失言。”

    毕竟云氏那一日也松了口,想推元月砂入火坑。

    便是元幽萍,也有些个不好意思。

    毕竟嫁错人,便是毁了女子一辈子的幸福。若换做自己,元幽萍想了想,竟不觉打了个寒颤。

    元月砂笑了笑,却是眉宇柔和:“幽萍姐姐放心,我从来没有怪过大伯母。她将我从南府郡带出来,让我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无论做出了什么事情,都是值得原谅的。至于补汤,倒也不必了。唐大哥年纪轻轻就没了,我近来都茹素,不沾荤腥,更不好吃补品。”

    元幽萍这才留意到,元月砂方才写的,是一叠叠的佛经。

    这也让元幽萍一阵子的迷茫,眼前女子当真是如此的纯善?

    倘若是装的,这份心计可是极为了得。

    元幽萍一抬头,却瞧见元月砂眉宇间一缕淡淡的清愁,一时间也不觉有些茫然。

    略怔了怔,元幽萍方才说道:“周皇后每年这个时候,必会去静安寺上香,不但领着宫中嫔妃,还挑了京中贵族女眷跟随。今年却点明了祖母,要带着你一道去。皇后娘娘身份尊贵,行事自然不会失了分寸,可堂妹一块儿去,还是要小心一二。”

    元月砂点头,柔声说道:“多些幽萍姐姐提点,月砂自会放在心上。”

    姐妹两又说了一会儿话,元幽萍也就告辞了。

    湘染送上茶水和点心,忍不住开口:“二小姐,你瞧连大房的人都这样子说。周皇后可是有心算计?不得不防。”

    元月砂夹起了一块糕点,轻轻咬了一口,一双眸子涟涟生辉。

    那有些稚嫩的嗓音蓦然添了几许的暗哑:“湘染,我自然是会小心的。”

    区区南府郡的元家女儿,就算是得罪了周家,也不必让高高在上的周皇后垂怜一顾。能招惹皇后娘娘留意,一多半便是因为这位豫王殿下。

    周皇后膝下无子,十多年前,百里炎锋芒初露,是得了皇后一脉的支持,方才得以水涨船高,步步高升。

    也许是因为如今豫王权柄太大,大得足以独霸朝纲,甚至掩去了周家的风采。别人都说,百里炎如今对周皇后,也并不如以前恭顺了。

    十多年的时光,可以改变许多事情。

    实则百里炎的母族不是周家,这始终让周家和豫王隔了一层。

    糕点甜腻的滋味在元月砂唇齿间轻轻的泛开,却似又涌起了一阵子的苦味。

    那一年,周家和豫王府联盟,海陵郡覆灭,苏叶萱失宠。

    若这一切是巧合,却还有一桩不容忽视的关键之处。

    那就是,传闻之中苏叶萱的奸夫,就是当年尚是少年的宣平侯周世澜。

    彼时周世澜不过十四岁,正是十分轻狂又不知轻重的岁数,名声也差得很。偷香窃玉也还罢了,据说还招惹了有夫之妇。

    苏叶萱名声尽毁,周世澜也被传得不好听,可周世澜到底没什么事,甚至还得了侯爷的爵位。

    又因周世澜声名狼藉,如今也没个正正经经的妻子。

    如果,百里炎拿住了周世澜侮辱苏叶萱的把柄,却秘而不宣,并借此要挟周皇后,得以和周家结盟。进而徐徐图之,乃至于大权独揽,成为如今权倾朝野的豫王。

    周家为了护住周世澜,因此灭了海陵苏家,斩草除根。

    这样子的猜测,是元月砂做出来最可能的。

    宣王百里策极厌恶周世澜,极少和周世澜现身同一处。

    再来便是,也就是十三年前,周世澜一改轻狂,竟似变为了另外一个人。纵然仍然风流不羁,却不似从前那样子声名恶劣了。

    一边这样子想着,元月砂不觉曲起了手指,轻轻敲了茶几两下。

    这一切似乎是合情合理,却只是猜测,并无实质证据。

    更何况四年前苏叶萱未死之前,元月砂也与苏叶萱有书信来往,并未提及周世澜。

    可若一切都是巧合,元月砂却并不肯相信。

    她耳边听着自己手指敲出的咚咚声音,却不觉心思如潮。

    无论百里炎和周家遮掩的是什么样子的秘密,只要豫王和周家撕破脸,这个秘密元月砂就有机会查个清楚。

    她唇瓣甚至不觉浮起了柔和的笑容,合作十多年了,当年的同盟也隐隐有了裂痕。倘若撕破脸了,要撕得响亮一些,那才是真的好看。

    转眼到了上香的日子,因人前自己是为唐文藻伤心的,元月砂特意挑了一身素白的衣衫,只在不起眼的地方绣了几朵白琼花,免得让人说自己丧素冲撞了宫中的贵人。

    百里炎送的那碧珠镯子,元月砂也没有戴。她挑了一双银丝镯子,发钗换做白玉的。

    今日一身素净,却衬得元月砂清丽俊俏。

    这一日元月砂起得大早,元家的马车急匆匆的赶到了宫门口,再和宫中的贵人一并去静安寺。

    待马车缓缓前行了,元幽萍方才让嬷嬷取出早准备好的早点,在路上吃。

    元月砂没什么胃口,撩开了车帘子透气。

    蓦然却眸色微凝,盯住了眼前一道淡蓝色的身影。

    周世澜身为周皇后的内侄,也一路跟随。

    他骑在了骏马之上,一身淡蓝色的衣衫,衫儿上用银线勾勒了朵朵白菊。他衣衫翩飞,风姿潇洒。早晨的阳光轻轻的洒在了周世澜脸蛋儿上,勾勒出暖融融的摄人魅力。他蜜色的肌肤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性感,双眉轻挑,一双狭长的眸子流转了亮晶晶的光彩。

    元月砂瞧着他,还有许多别的女孩子悄悄的打量他。

    周世澜风流无度,声名狼藉又如何?那些女孩子明着不敢沾染周世澜,却总忍不住被周世澜俊俏的容貌和潇洒的姿态说吸引。甚至于周世澜那狼藉的名声,也让周世澜平添了一缕近乎禁忌的诱惑。

    毕竟对于这些衣食无忧的龙胤贵女,人生中最缺少的就是刺激。

    元幽萍也留意到了元月砂向外打量的目光,她顺着这样子的望出去,恰巧看到了周世澜。元幽萍是个正经的姑娘,吓得赶紧收回了眸光,一颗心却也是不觉砰砰的跳。

    元幽萍忍不住想,如今元月砂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周世澜,难道是对宣平侯动心?

    可这不应该的啊,元月砂无论是为唐文藻守身,又或者是嫁给萧英,都不应该对周世澜动心。只不过元幽萍和元月砂相交甚浅,劝说的话儿到了唇边,却到底还是生生咽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周世澜却好似察觉到了有人盯着自己一样。

    他不觉回头,朝着元月砂冉冉一笑。

    那笑容充满了男人懒洋洋的慵懒魅力,很富有感染力。

    若换做别的姑娘,不是吓得缩回马车,就是被迷得面红耳赤,痴痴傻傻的。

    然而元月砂却是眸光涟涟,一双漆黑的眸子宛如深邃的古井,竟不见有半点波动。

    她定定的瞧着周世澜,蓦然也是浅浅一笑。

    却宛如月破残云,水融寒冰,流转了一缕异样的美丽。

    就连周世澜也是怔了怔,眼神之中流转了几许的玩味。

    自打那日在北静侯府见到了元月砂,周世澜就忍不住经常想着这个过分聪明的女孩子。无论如何,元月砂总是令人十分难忘的。

    元月砂收敛了自己的眸光,缓缓的放下了帘子,遮挡住自己幽润探寻的眸光。

    周世澜看似放浪不羁却颇富心计,更令人猜测不透他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可是自己,会将周世澜一层层的画皮扒开,瞧瞧这复杂让人捉摸不透的宣平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

    而在另外一辆马车上,周家的嫡女周玉淳却一脸郁郁之色,分明是极不欢喜。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的帘子被撩开,有人轻轻的抛了一个小包裹进来。

    “阿淳,这是大哥给你买的糕点。”

    周世澜言笑晏晏。

    周玉淳却强颜欢笑:“多些大哥了。”

    她慢慢的打开了纸包,里面八宝斋的玫瑰糕做得十分精致,也是周玉淳爱吃的。可今时今日,周玉淳却一点儿都吃不下。

    是呀,她的婚事已然是定下来了,自然是没精神得紧。

    周家决意让周玉淳跟豫王世子百里昕结亲,百里炎也并没有如何反对。

    百里昕身份尊贵,年纪和周玉淳相当,样儿也不错。就算百里昕性子比较古怪,可也并没有做出什么逾越伦常的出格之事。

    怎么样,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周玉淳却根本不喜欢百里昕,便是香甜的玫瑰糕吃到了嘴里面,似也没什么滋味。

    自己喜欢的是百里冽,这天下没一个男子能比得上百里冽。

    她蓦然抓住了丫鬟葵花的手:“葵花,你打听过了,今日冽公子要来的,是不是?”

    眼见自己丫鬟柔顺的点头,周玉淳方才颤抖松开了手掌。

    可那一颗心儿,却仍然禁不住砰砰乱跳。

    周玉淳那双单纯清澈的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浅浅异样之色。

    一时之间,周玉淳那张清纯敦厚的脸蛋儿竟隐隐有些陌生。

    而元家的马车之上,元老夫人体恤元月砂,特意挑了元幽萍跟元月砂一个马车。

    元幽萍性子沉着,纵然不见得能跟元月砂说到一处,却也是绝不会拌嘴吵架。换而言之,这旅途顿时变得沉闷起来了。

    元月砂胡乱吃了几块糕点垫了垫肚子。

    不知不觉间,竟在马车上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及元幽萍唤了她,元月砂才醒了过来。

    一阵光亮透了过来,让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冽有些戏谑的嗓音:“元二小姐,可是醒了?”

    元月砂先是眯了眯眼睛,随即适应了光亮。

    百里冽如今身为皇城的六品龙骑禁军,这些龙骑禁军一多半都是贵胄子弟,年少时候历练之处。

    少年的身子修长而挺拔,穿上了禁军的服侍则更平添几分英武。也让百里冽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玉色容颜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烟火气。

    几日不见,百里冽那玉色的肌肤也似晒黑了一些。

    少年那几乎男女莫辨的俊美,也会随着年纪渐长而消失,眼前这张容貌必定也会日渐变得锋锐逼人的。

    元月砂不动声色的盯着百里冽,忽而内心又有淡淡惆怅。

    她知晓伴随时光的流逝,百里冽这张脸上蕴含几许苏姐姐的风韵,也会渐渐消失不见。

    也对,百里冽是个少年,不是女子。

    元月砂眸子之中神色动了动,又恢复了漆黑深邃。

    元幽萍下了马车,元月砂跟随其后。

    百里冽向前了几步,忽而又回头,盯着元月砂纤弱的身影。她一身素色的衣衫,衣袖宽大,行动之间却也是婀娜多姿。

    轻风轻轻的拂过,他瞧着元月砂伸手一拢耳边的发丝。

    元月砂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举止从容,带着几分镇定味道的。如今也是如此,她仍然是那样子温和从容,镇定非常。

    可因为方才马车之上睡了一阵,元月砂脸蛋上还有一片淡淡的嫣红。浅睡之后的人,总是会有几分淡淡的慵懒。而这一点,元月砂如今自己却也是浑然不觉。

    百里冽却也是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目光,移开了面容。他素来就是极冷静克制的性儿,就算是喜欢什么,也是不会表现得很明显。越是在意,却也是越是遮掩。就好似如今,百里冽面对自己对元月砂异样的情愫,就是遮掩得极好。

    他的那些小小动作,是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就算是元幽萍,虽然刚刚好奇百里冽的殷切,可如今见百里冽淡淡的样儿,却也是并不如何放在心上了。在元幽萍看来,只因为百里冽因为元月砂的救命之恩,因此来尽尽礼数。

    可元幽萍这样子想,只不过因为元幽萍对百里冽没什么异样之思。百里冽那张容貌固然也是令元幽萍惊艳,可也不是每一个女子都会对百里冽神魂颠倒的。

    而百里冽这样子的情态,却并没有瞒过真正留意百里冽的人。

    周玉淳盯住了百里冽,方才百里冽种种异样,她尽收眼底,却也是一点儿都是没放过。

    一股子异样的酸楚却也是顿时涌上了周玉淳的心头。百里冽那样子的神色,是如此的稀奇,是周玉淳从来没有见过的。百里冽几时又以这样子的眸光,瞧过别的女人呢?

    周玉淳忍不住去想在北静侯府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彼时百里冽伸手拉住了元月砂的手,自己内心酸楚不已。可没想到,那一日百里冽却又折回来,跟自己温温柔柔的说话儿。他从来没那般温柔过,言谈之间,更说只是感激元月砂的救命之恩,却无男女之情。周玉淳都记不得那时候百里冽是怎么说的,她只记得自己那时候脸蛋红红的,又欢喜又高兴,好似在天上轻飘飘的飞舞。并且,还那么笃定相信,百里纤是挑拨,嫉妒自己的幸福。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原本很不喜欢元月砂,可是那种不喜欢没有了,反而有些可怜元月砂。

    甚至后来自己为元月砂作证,得罪了姨母,周玉淳也是没有后悔过。毕竟,这些麻烦是因为百里冽而招惹的。那么这就不是一种麻烦,而是一种甜蜜。

    后来百里纤还来找过周玉淳,周玉淳不想理睬百里纤了。百里纤信誓旦旦,说百里冽那时候只是为了让元月砂脱罪,哄得周玉淳去做这个证人。

    周玉淳根本不信!

    只要百里冽说一句话,她都义无反顾,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

    豫王世子何等尊贵,并且还有可能做太子,周玉淳也是一点儿都是不稀罕。

    可是后来,北静侯府寿宴之后,百里冽似又恢复了从前疏离而淡漠的姿态。仿若那日温柔与主动,都是假的。周玉淳想法子见他,都被百里冽推拒了。

    如今,百里冽对元月砂还那般神色。

    周玉淳内心蓦然流转了一缕凉意。

    难道当真如百里纤说说,那日百里冽的温存,只为了哄自己护住元月砂?

    她蓦然狠狠的搅着手帕,下意识摇摇头。不会的,绝对不会的。百里冽定然是不会如此待自己。

    她是周家嫡女,打小就尊贵,是周家掌上明珠,娇宠哄着长大的。那些个污秽之事,她没机会沾染半点。百里冽又怎么会为了个南府郡来的元家旁支女,将自己利用算计呢?

    周玉淳打心眼里不肯相信。

    她慢慢的垂下头。

    百里冽是因为喜爱她的天真可爱,温婉善良,才会对她好。

    而不是,不是因为那种父子都勾搭的不知礼数的乡下丫头。

    周玉淳不觉笑了笑,笑容有些模糊。

    她当然应该相信百里冽。

    百里冽是一轮明月,又怎么会随意算计人呢。

    周玉淳想到了自己的婚事,心中那个念头渐渐凝聚成了真实,让周玉淳不觉死死的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