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4 元家拒婚
    云氏唇角轻轻的抖动,讽刺笑了笑。

    这样子的话,周氏却也是说得出口。

    范蕊娘是何等性儿,谁不知道她掐尖要强,厉害得很。说到手腕,没谁能轻轻算计了范蕊娘去。

    若不是为了遮掩肚子,那唐文藻什么东西,范蕊娘只怕不会多瞧一眼。

    唐文藻嚷着范蕊娘肚子里货色是别人的,知晓范蕊娘的人,一多半都是信了。

    那乡下来的唐文藻,哪里能算计得了范蕊娘这样子的人物。

    元月砂轻柔的说道:“周夫人,我并不是这样子的人,若早知道蕊娘会这样子,我宁可自己不要这正妻的位置,甘愿为妾。”

    她句句柔弱,好似当真是出自肺腑。

    可是这样子的话,如此说来,却好似一点用都没有。毕竟如今,范蕊娘已经死了,受不得元月砂这样子的谦让了。更何况如今唐文藻,根本没谁稀罕了。

    所以这样子的话,只会惹周氏生气,更会让周氏伤心。

    周氏却瞧也没瞧元月砂一眼,好似根本没听到元月砂说话儿一样。

    她只顾着对元老夫人说道:“方才倒是妾身不是,因为女儿没有了,不由得心疼,故而一时恍惚,茶盏子也拿不稳。”

    元老夫人和声说道:“区区小事,范夫人何必在意呢?蕊娘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死了,我这心里面也是很难受。来人,快些和范夫人再送一杯茶。”

    周氏眉宇冷冷的,淡淡的说道:“可是总是我失了礼数,前些日子,皇后娘娘赐了一批长白山的老参,我改日送上来,只当来做赔礼。”

    此等贡物,周皇后也是给了周氏,足见对周氏情分不浅。

    元老夫人也是谢了,心知周氏所言并不仅仅是炫耀。周皇后因为没有儿子女儿,是很念及娘家人的人,更和周氏姐妹情分极好。平日里,贡品之中有些个好的,都会赏赐给周家。

    周氏眉宇间却也是流转了一股子尖酸之意,又有几分凄然。

    “蕊娘那孩子性子活泼,又会说话,所以十分得皇后娘娘喜欢。若是皇后娘娘不欢喜,让蕊娘凑上前去,说那么几句话儿,皇后娘娘也是会十分开心。可惜蕊娘年纪轻轻就没了,皇后娘娘若是知晓,也是一定难受得紧。”

    说到了动情处,周氏又不觉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一番话却也是说得元老夫人面色微微有些不好看。

    不就是说,范蕊娘的死,会惊动周皇后。

    若是元家加以包庇,那么周皇后也是记恨上了,为了区区旁支庶女,可还值得?

    周氏当然也知晓,元家是准备将这个旁支女儿送去做北静侯府的填房。如今瞧来,萧家对这个元二小姐还是满意的。

    如今要元家换一个人,甚至会招惹萧家不欢喜,元家自然不怎么如何欢喜。

    不过在周氏看来,这世间无论什么东西都有价码。

    怎样子谈这个价码,周氏却有这个心思和手腕。元月砂在她眼里面,并不是什么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件待价而沽的货物。

    下人送来了茶水,周氏轻品一口,润了润嗓子。

    周氏忽而又向着云氏望去:“大夫人,我听说你那嫡子元致朗也到了说亲的时候,这个孩子我也听过,很懂事的人。”

    云氏听着,面上努力沉稳,心尖尖却也不是滋味。

    儿子自然是云氏的心肝肉,疼惜到了骨子里。周氏如今看似和顺,问及了阿朗,也不知晓是什么意思。

    她自然不觉得周氏没了女儿,还有心思去记挂别人的儿子。故而周氏如今这般言语,也分明存了些个不良心思,要挟之意。

    云氏作为亲娘,顿时觉得十分恼恨。这周氏也未免太可恶,居然是提及自个儿心肝肉,当真将元家视若无物。

    “阿朗年纪还小,读书倒也还行,就是岁数不大,沉不下性儿,喜爱屋刀弄剑。这小孩子,跟皮猴儿一样。好在,还算得薛指挥使喜爱。”

    云氏不动声色,暗暗夸了自己儿子两句。

    周氏却不觉笑了起来:“这薛指挥使有两个女儿,不过都是武将之女,教养也不怎么样——”

    云氏暗暗生忿。

    周氏却是话锋一转:“说到尊贵,这满京城的姑娘,可都没有人能及得上贞敏公主一根手指头。如今她也到了说亲的年龄,陛下更是满世界为她挑夫婿。可是说到相貌相当,人品敦厚,又讨人喜爱的,我瞧还是元家的嫡长孙元致朗是最合适的。”

    云氏也是呆住了,不觉吃吃说道:“阿朗哪里,哪里及得上呢。”

    贞敏公主,那可是尊贵得如天上云朵般的人物。

    宣德帝十分喜爱这个女儿,可谓是疼到了骨子里去了。若谁娶了公主,自然是会被陛下爱屋及乌,宠爱有加。

    更何况本朝的公主不似前朝,地位尊贵,身份不俗。前朝的公主所嫁驸马必定不能为官,故而自然也挑不到什么好的。

    可如今尚主的青年才俊,仕途并不会受到影响。先帝的琼花公主,驸马何延年出身寒门,却靠琼花公主之力得了先帝欢心,官拜大将军。这些都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如今贞敏公主这样子的年岁,如花朵般娇艳,平素也常在京中女眷之中走动。她性子活泼,却又温柔可人,虽然年纪尚幼,却有十足皇族公主的高贵。而她平素行事,又是极有分寸的。便是不提出身,贞敏公主性情容貌也无可挑剔。

    京中不知晓多少少年郎爱慕于百里敏,元氏虽然心里面也涌过这个念头,却不敢说出来。

    周氏口口声声,说自己儿子配得上,云氏也是不知晓周氏是何用意。

    然而云氏心中如何想的,周氏内心却是通透。

    周氏不觉微笑:“大夫人这样子说,那可就是妄自菲薄了。其实少年儿女的婚事,靠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轮不到她一个小孩子,挑挑拣拣的。贞敏公主虽然是静贵妃的女儿,可论礼数,皇后才是她的嫡母。娘娘手握凤印,掌管六宫,何等尊贵,令人望尘莫及。贞敏公主是陛下心尖尖爱惜的女儿,皇后得陛下敬重,又岂能不闻不问。无论如何,贞敏公主的婚事,问到意见,是越不过皇后娘娘去了。若皇后娘娘开口说一句话,比别的人说十句八句都有效。而皇后娘娘也还算给我这个姐姐几分薄面,只需我开口,定然也是会觉得阿朗极好。”

    云氏听得怦然心动,却也是不知晓周氏这样子说是什么意思,一时也是不好接口。

    她脸蛋红一阵白一阵,容色更流转了几许的迟疑。

    周氏一向跟元家也没什么交情,如今更因为范蕊娘的事情,对元家有迁怒之意。既然是如此,周氏又怎么会为自己心尖尖的儿子说句话。云氏虽然是听得怦然心动,却实在不好开口。

    周氏手指头不轻不重的轻抚茶盏子,唇角却也是浮起了浅浅的笑容,也不理睬云氏了,而是盯上了元老夫人。

    “元家何等清贵,咱们周家也是不敢怠慢,一向都是打心眼里敬重的。虽然周家出了个皇后,也算不得什么。”

    周氏虽口口声声说算不得什么,可一张口却是将周皇后给抬出来,这其中心思,可想而知。

    饶是如此,却绝没有人胆敢嘲笑周氏这宛如暴发户一般的粗鄙。毕竟纵然周皇后无子,却仍然是对宣德帝有那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元老夫人更是沉声说道:“周皇后贤良淑德,行事端庄大方,更是六宫之主。我等官家女眷,也是对皇后娘娘仰慕有加。”

    周氏微微一笑:“元老夫人说的话儿,可当真不敢当。元尚书书香门第,少年得意,中了探花,入主翰林。彼时入宫,还给皇子讲学。如今更是正二品大员,国之栋梁。以元尚书如今品阶地位,再加个三公封号,也并不为过。”

    一时之前,元家女眷个个呼吸为之一窒。

    要知那一品的三公封号虽然只是虚职,却亦是无比的荣耀,更能让元家的地位更上一层楼。

    周氏抛出来这样子一个诱饵,也无怪元家的人动心。

    如今周氏更是将众人反应尽收眼底,心里一阵子讽刺不屑,却轻柔的说道:“这朝中会说话不做事情的官儿实在是有些多了。好似元尚书如此本分,并且还低调不争的人实在难得。而陛下未免有些疏忽,一时没有留意。如果有人去提点那么一句,相信元尚书更进一步,可谓是指日可待。”

    事到如今,周氏已然是将话头挑明。

    而她眸光所及,那些元家的女眷却也是个个容色各异。

    就连反而隐怒的陈氏,如今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思索之色。

    周氏幽润的目光盯住了元月砂,泛起了一缕淡淡的冷狠之意。

    这个南府郡旁支之女,乡下出身,只恐怕都不太听得动自己说的话儿。

    这朝堂之上,各种弯弯道道,权力碾压,区区村俗之女如何能懂。

    所以也只能站在一边,做出了一副怯弱弱的样儿。

    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蕊娘,周氏不觉心痛如绞。

    范蕊娘虽然性子跋扈了一些,可是十分聪慧,和母亲议论起朝堂之事,见解可是不输给男儿。

    好好一个女儿,却因为元月砂这样子柔弱的小白花生生的给害死了,周氏恨极。

    耳边却听到了元老夫人沉沉的嗓音:“范夫人说这些话,元家可真不敢当。”

    周氏有些佩服如今元老夫人沉得住气,不似一旁元家的大房二房媳妇儿,眼睛里都热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不过料来,元老夫人也必定困惑不已。

    吃不准自己卖的是什么药。

    周氏放下了茶盏,缓缓起身:“妾身所言,可谓都是些个肺腑之言。如今蕊娘死了,其实妾身虽然是心痛,却也是知晓此事不干南府郡的元二小姐的事情。”

    她竟走到了元月砂的跟前,轻轻的握住了元月砂的手:“果真是楚楚可人,容貌娇美,江南的姑娘,一向都是以美貌见长。”

    好个以美貌见长!周氏可是知晓江南调教出来的瘦马,最容易讨京城那些个当官的男人欢心了。瘦马身体也是轻柔,就跟这元二小姐似的,就是个狐媚子。

    都是一样子的狐媚子下贱。

    她知晓范侍郎曾得下属孝敬,也收过两个瘦马。

    周氏面上不说,使了些个手段,如今那两个瘦马被划破脸送去了黑窑子。

    元月砂只觉得周氏力气使得不小,竟似让自个儿的手被捏得生疼,却隐忍不语。

    “唐文藻哪里配得上你,伯母为你挑个好的。”

    周氏尖着嗓子说道。

    “我周家有个侄儿,叫周柏青,如今岁数也不小了,还未成婚。他家里也有些薄财,还有举人的功名,论起来,也不至于委屈了元二小姐。”

    她竟似要为元月砂说亲。

    可元家的人却听得呆住了。

    周氏这个侄儿,确实也是有名气。

    周柏青举止放浪,行为不羁,那举人的功名也不过靠着财帛和周家面子捐了来的。其人整日也不学好,眠花宿柳,流连于勾栏坊,沾染了一身的烂病。那脸,也因为脏病因此坑坑洼洼的,瞧着极丑。

    更要紧的是,此人不但好色,而且好赌。

    这家中虽无正妻,原本也蓄了几个美妾。

    只因周柏青好赌,输了银钱,竟然将妾也给典当了。

    如此人物,若非是周家族人,只恐怕早便生生打死。

    别说京城里的体面人家,就算是寻常百姓,也是绝没有人肯将女儿嫁给这个周柏青。

    然而如今,周氏一张口,却是要元月砂嫁过去。

    并且还说是极好的姻缘。

    这可真是将元月砂恨到了骨子里面去了,方才是说出这样子的话。

    看来周氏因为范蕊娘的死,恨透了元月砂,非得害死元月砂。

    一时元家的人心思各异。

    若周氏一开始便这样子说,便是二房陈氏,也是会觉得周家太跋扈了。

    可偏生,周氏之前还说了那么些个话。

    不错,如今元家是需要一个族女,嫁入北静侯府,笼络这份殷切,而且萧家也满意元月砂。

    可是也不一定非要元月砂不可。

    护住元月砂,就是得罪周家,更何况周氏还许了若干好处。

    就连原本对元月砂有些好感的云氏,一时也是心思不定,眸光游离。

    云氏是对元月砂有些薄薄的同情,可这点微弱的怜悯,在自己亲儿子的前程面前,什么都不是。

    而且,元老夫人也必定希望夫婿更上一层楼,有一品大员的名头。

    这些元家女眷也不好开口,一个个的不觉望向了元老夫人。

    元老夫人眸光沉沉的,不知在想什么。

    却忽而朝着元月砂说道:“月砂,你是怎么想的。”

    元月砂似未察觉这一片暗潮汹涌,却不觉泪水盈盈,流露出了悲切之色:“唐大哥虽对我无情,我不能对他无义。无论如何,他都是未婚夫婿。只瞧朝廷如何断罪,我定然是不离不弃。便是他死了,我也素服戴巾儿,为他披麻戴孝,守孝三年。”

    一张口,又是一副对唐文藻极忠贞样儿。

    然而元月砂内心之中却冷笑不已。

    她就是故意的,周氏疼爱范蕊娘,可偏生范蕊娘却是被唐文藻给弄死的。

    周氏果然面露冷怒:“这婚姻大事,是要听长辈的话儿,哪里轮得了一个女孩子自己做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你不听不从。”

    元月砂垂泪不语。

    而周氏的手指头,却也是一根根的松开了。

    她面色恢复了和缓样子,盯着元老夫人:“所以,是元老夫人糊涂了,一开始便不该让元二小姐自己做主。我知道,这姑娘是南府郡旁支出身,并不是元老夫人嫡亲的孙女儿。故而老夫人大可书信一封,让元月砂父母做主。这天底下但凡爱惜女儿的,都绝不会让人给唐文藻这等人守节。”

    周氏当然知晓元月砂的来历,因范蕊娘的事,她早将元月砂的底子摸了个透。

    南府郡破落户的女儿,家里底子早就空了,继母不慈,亲爹又惦记女儿嫁妆。

    这南府郡元家,是绝不会体恤女儿,只需京城元家一封书信,必定是会跪着让元月砂嫁人。

    只要能讨好住京城元家,哪里会理会许多呢?

    周氏内心之中恨意滴成了毒汁。

    她当然知晓自己这个远房侄儿的德性,不但身子脏,而且对女人的手腕也挺狠。那些个青楼要脸粉头都不肯玩的东西,周柏青能用在身边女人身上。

    况且这混账虽极可恨,却偏生对周氏的话儿,可谓是言听计从。

    这嫁过去了,明着是嫁给纨绔子的正妻,暗地里是下人都能玩的娼妓。周氏怎么弄元月砂,周柏青都绝不会理。

    弄死元月砂也不能消周氏内心之中的恨意,非得要将元月砂践踏成了泥,这心尖尖方才能稍稍解恨。

    想到了如何折磨元月砂,周氏那不悦的心尖方才又添了些许喜气。

    元老夫人迟迟不答,周氏也是步步逼迫:“元老夫人,这可是一桩极好的婚事。”

    周氏已经是许下了种种好处,逼着元家将元月砂给卖了。

    湘染生恼,要嚷嚷几句,却让元月砂伸手拉住,示意湘染不必说话儿。

    而湘染也对元月砂的本事很是佩服了解,故而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咽下去,顺了元月砂的意思。

    元月砂气定神闲,也是安抚了湘染的焦躁。

    元老夫人却仍没回到,神色变幻不定。

    周氏心中轻啐,瞧不上。

    不就是觉得,那面子过不出吗?这实惠已经拿出来,只要元家应了,便是有天大的好处。可是若是元家不肯应,那便是得罪周家,元家得罪得起吗?

    周氏却冷笑:“这小辈的婚事,是应当好生思量,就算不是嫡出的孙女儿,也是要添些心思。大夫人,老夫人一时没主意,你怎么瞧?”

    云氏也是忐忑,其实娶不娶贞敏公主并不是最要紧的,若是开罪了周家,只恐阻了这儿子前程。

    “这周公子以前名声是差了些,可人谁无过,毕竟那时候岁数也没多大。许是如今,都改了吧。咱们为月砂说亲,自然也要查清楚些。”

    云氏这样子开口。

    周氏也不是来强要人,只说来说亲,总是给了元家台阶下,面子上也过得去。

    饶是如此,云氏脸蛋还是忍不住红了红,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

    这元家的大房许是还有几分的含蓄,可二房便是露骨得多了。

    元蔷心已经忍不住浅浅含笑:“是了,月砂姐姐,你瞧范夫人多疼你,才没了一个唐文藻,就开始为你张罗婚事。年纪轻轻的,为个唐文藻守贞,那可不好熬。”

    于元蔷心而言,自是极开心顺意的。

    原道此事已经是了定局,元月砂也被挑中了做填房。

    可是这狐媚子果真是个没福气的。

    无论怎么样,元家并没有当真将这桩婚事说透,便算让元月砂嫁给别的人,也挑不出什么礼数上的错处。

    是了,以元月砂身份,也只配嫁给这样子的人。

    这娼妓也不如的日子,才配这位元二小姐。

    陈氏扫了自己女儿一眼,觉得女儿也是不会讲话。

    这般喜事,也不该用这等丧气的话儿来说。

    陈氏顿时一副欢喜的样儿:“月砂也是我元家的血脉,虽然是旁支出身,可那也是好人家的姑娘。既然是如此,也应当有那么一门好亲事。这周家公子,也算是周氏血亲,外戚宗室,而且家有薄产,又得范夫人垂青看顾。这样子一个好夫婿,若非月砂有元家旁支血脉,也没这样子的福气。月砂,你果真是个有福气的。”

    这样子说着,陈氏神色自若,脸蛋上甚至浮起了和煦的笑容,一派和乐融融。

    元月砂忽而开口:“二夫人,如此说来,这居然是一桩极好的婚事了?”

    元月砂开了口,陈氏知她心里面一定不乐意,却不在意。

    事到如今,元月砂性命前程尽数在别人手里面,这样子一个小姑娘也决计抵不过这森森礼数。

    陈氏脸皮厚,也并没有什么羞惭之色,反而微笑:“是呀,月砂,只因你打小就在南府郡,见识的人少,所以才将唐文藻那样子的人当做宝贝一般。如今能嫁入周家,这般福泽,别人羡慕不来。我瞧你这个小姑娘,果真是个有福气的人。以后,也不知道多少女孩子羡慕你有个好姻缘。”

    元蔷心也笑了:“是了,月砂姐姐,你可别不知道好歹,不肯要这大好的姻缘。”

    陈氏更是和声说道:“月砂,莫不是觉得我这个长辈,居然会欺骗你吧。”

    元蔷心更是嗤笑:“好端端的,可不要误了自个儿的前程。”

    元明华今日受了惊,本来有些病恹恹的,可是如今眼见元月砂倒霉,顿时也是有了精神。

    她不觉开口:“二妹妹,想不到,你居然又这样子的福气。父亲母亲要是知晓了,一定会极欢喜的。”

    这样子说着,元明华苍白的脸蛋之上,生生挤出了一缕笑容。那双眸子里面,怨恨之中带着几缕欢喜。

    元月砂柔柔说道:“长辈所言,月砂又怎么会不信。只不过月砂是旁支女郎,怎么也不能越过元家正房嫡女去。古有孔融让梨,如今我就将这样子一个好郎君让给蔷心妹妹。反正,二夫人这丈母娘早将这女婿看得极顺眼,我又怎么能夺二房的心头好。”

    一番话只听得这几个人目瞪口呆。

    元幽萍想要笑,却知晓此时此刻若是笑出声,可并不如何妥当,故而生生将那笑意掩下。她举起了手帕,轻轻的遮住了脸蛋。

    元蔷心顿时大怒,脸色都变了。

    周柏青什么玩意儿,居然胆敢和自己相提并论。

    那等下贱货色,便是提一提,也是脏了自己的口。

    “住口,周家那个下流胚子,我瞧只塞给你才十分合适。”

    元蔷心这话儿一出口,却也是不觉微微怔了怔。

    一时之间,倒也不觉微微尴尬。

    元家的人都不合此刻说话儿,元蔷心面颊涨红,忿忿然坐下来。陈氏不觉有些恼恨的盯了自己女儿一眼,好端端的,却说这么些个胡话,平白招惹是非。这锦绣的画皮虽然众人都知晓是假的,可是也是不必说破了。

    元蔷心狠狠的扯着衣服角,一时也是不好言语。

    元月砂微笑:“原来如此,元家京城一脉的嫡出女儿,和南府郡出生的可谓有天渊之别。这元家嫡出女儿嫌弃的货色,对于我等南府郡出生的破落户女儿,已经是难得的机缘。其实蔷心妹妹也无需说得如此明白,你我身份的差别,月砂也是心知肚明,了然于心。”

    她却轻轻的抬头:“好在大姐姐如我一般,都是南府郡的元家之女。既然是如此,这门婚事于大姐姐而言,那也是绝好。既然是如此,做妹妹的如何不能对姐姐谦让呢?再者哪里有姐姐没说亲,就轮到妹妹的。这门好婚事,还是让大姐姐消受。”

    元明华愕然抬头,她不过趁机多说一嘴,落井下石,想不到居然让元月砂给扯下水。

    她明明知晓这是周氏冲着元月砂的算计,决计连瞧都不会多瞧自个一眼,却仍然忍不住心尖一阵子惶恐。一时之间,竟觉得后背冷汗津津,生出了一层汗水。

    元明华欲待反驳,一时也是挑不出合适的话儿。

    略想了想,方才有些急促说道:“我哪里有二妹妹你这样子的福气。”

    陈氏不动声色说道:“月砂,你真是个伶俐的姑娘,可惜,周家的人瞧中的就是你。别的姑娘,人家可是不怎么瞧得上。”

    周氏听着元月砂巧舌,眉宇之间却浮起了淡淡的讽刺之色。

    在她瞧来,元月砂这样子的口舌不过是跳梁小丑的伎俩,根本算不上什么本事。

    区区弱女,破落户一般的女儿,元家要卖了她,可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元蔷心也是已经缓过神来,冷笑:“是了,长辈的恩德,你区区小辈,难道还想要反驳不成。果真是南府郡出身的乡下丫头,连长者赐,不能辞的道理居然都不懂。不是学了礼数,怎么还不知道客气。”

    陈氏森森说道:“元家待你,可谓仁至义尽。将你从南府郡带出来,教导你礼数,又舍不得你守寡。可是有些人呢,还埋怨元家对她不好。这为人,却无半点感恩戴德之意。”

    元月砂轻柔的说道:“月砂只是觉得——”

    话语未完,便是听到了周氏厉声呵斥:“你住口,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当真半点规矩都没有。这京中姑娘,又有哪个,如你这般,巧言令色,居然敢自己议论婚事。这婚事,都是长辈所赐,不能推辞。自个儿议论,挑三拣四,简直是不知羞耻。”

    周氏一双眸子流转了森森的怨毒之色:“我看有些人,便是不知晓好歹。素来便是水性惯了,如今竟不知道怎么守规矩。据说你在南府郡,便贪恋男色,和寄居于元家的唐文藻勾勾搭搭。为了遮羞,才定下这门亲事。正因为如此,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唐文藻,才有机会坏了元家清誉。”

    周氏可谓说得咬牙切齿。

    若无元月砂的银钱支持,只怕唐文藻也没机会来京城,更没机会来害自己的女儿。

    这一切,都是元月砂的错!

    阿薄更趁机帮腔:“水性杨花的下贱货色,南府郡养的娼门胚子,如今到了京城还继续害人。”

    这几句话可谓是骂得极难听的。

    可周氏生生听得痛快!没这么骂也不能纾解自己胸中那一股子郁闷之意。

    周氏更恶狠狠说道:“这样子不知礼的轻薄女子就是该打!来人,掌嘴二十,让她知道礼数!”

    这一次周氏来,身边是带着几个恶奴的。

    如今听着周氏这样子恶狠狠的吩咐,顿时领命,要去捉元月砂。

    云氏目瞪口呆,她自然知晓保不住元月砂,也不会好心去保。

    可是周氏这样子闹,好似也有些损及元家脸面。

    只不过在周家滔天权势,咄咄逼人的压迫之下,云氏这温吞的性儿一时也不知该如何的言语。

    恶奴上前,宛如老鹰抓小鸡一般,要将元月砂给抓住。

    湘染自是不许。

    她一把扣住那仆妇的手掌,一用力,顿时生生将人家关节给卸下来了。

    杀猪般的惨叫,却也还是顿时回荡在房间之中。

    那几个恶妇,纵然会一些粗使的功夫,又如何是湘染对手?

    不过片刻,顿时哀嚎连天,七荤八素的倒了一地了。

    元月砂也没有阻止之意,任由湘染施为。

    可周氏却是目瞪口呆,顿时怔住了!

    好大的胆子。

    她正欲呵斥,却听到元老夫人厉声呵斥:“好大的胆子。”

    只见元老夫人已然是颤抖站起来了,苍老的面容之上凝结着冷怒之意。

    就算是周氏,也是瞧得一怔。

    看来元老夫人也是怒了。

    周氏冷笑,也是,如此刁钻尖酸的货色,不肯嫁人却指元家无情,还让个丫鬟动手,可当真是将元家的脸都丢干净了。

    “老二媳妇,蔷心,你给我跪下!”元老夫人厉声言语。

    原本在一边看戏的元家二房女眷顿时呆住了。

    让她们跪坐什么?

    周家寻的又不是她们,至于打人的事情,更与她们没关系了。

    元老夫人唇角噙着一缕冷笑,冷怒道:“方才是谁说的,长者赐,不敢辞。如今我这老太婆一声吩咐,有人居然胆敢不听了?”

    陈氏、元蔷心冷汗津津,虽不甘愿,顿时也是跪下了。

    “我们元家,何时这样子没有礼数了。范夫人是贵客,来跟我议论月砂的婚事。我还没有说应不应,怎么你们便会越过长辈,自作主张,逼着月砂嫁人了?这眼里,显然是不将我这个老婆子放在了眼里了。”

    元老夫人如此呵斥,不但跪着的陈氏和元蔷心大惊,便是在场元家其他的人都是一片惊愕。

    更不必提周氏了,她自然是没想到元老夫人会拒绝。

    周、元两家久在京城,周氏也是知晓元老夫人的性子,知晓对方素来沉稳,谨慎行事,绝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旁支血脉就得罪周家。

    周氏许以重利,她知晓大房的嫡长孙是元老夫人最心爱的孙子,而夫君前程更是元老夫人十分着紧的。更不必提自己是周皇后的亲妹妹,得罪自个儿,便是得罪了周皇后,乃至于整个周家。

    元老夫人应该不可能想京中两支贵族间生出嫌隙。

    故而自始至终,周氏都是没设想过,元老夫人会加以拒绝。

    甚至到了这一刻,周氏还是忍不住想,也许元老夫人是一时愤怒,所以才这样子说的。

    毕竟自己实在是太心疼女儿的死,在元家不免有些放肆,而这些放肆,就伤了元老夫人的脸面。人家一生气,觉得不护元月砂,面子都挂不住。

    元老夫人却不觉面沉若水,淡淡说道:“蔷心忤逆长辈,不知团结姐妹,言语更是粗鄙。掌嘴二十,让她学学礼数。”

    元蔷心抬头,一脸愕然,面色发白,自然是万般不愿。

    这众目睽睽,自个儿却挨耳光,连下人都瞧见了,以后必定是家中笑柄。

    欲待求饶,话儿到了唇边,触及元老夫人冷面神色,竟似什么话儿都说不出来。

    打小长于元家,元蔷心也熟悉这个祖母,可从来没有瞧见元老夫人脸上显露如今这般可怖神色。

    可见是真怒了。

    喜嬷嬷上前,说了句得罪,便开始抽元蔷心耳光。

    清脆巴掌声响起,众人可谓是神色各异。

    待二十下抽完,元蔷心可谓双颊红肿,一双眸子更是泪光盈盈,泫然欲泣。

    只不过今日这教训有些狠,元蔷心竟不敢大声给哭出来。

    而周氏面色已经是难看到了极点。

    方才周氏让人抽元月砂二十记耳光,口中嚷嚷的是让元月砂学学规矩。

    岂料元月砂发狠,居然是让身边的丫鬟打人,打的还是周家的人。

    这是极大的冲撞,是极不敬极失礼的。

    元老夫人应该不等周氏说什么,就处置那打人的丫头,立刻打一顿发卖出去。

    岂料元老夫人竟好似什么都没瞧见一般,居然对打人的丫鬟视若无睹。

    相反,方才帮腔的元蔷心却挨打了,也是二十记嘴巴。

    这哪里是教训晚辈,这分明是落自己的脸面!

    方才啪啪啪打耳光的声音,周氏听得格外的扎耳,只觉得这样子的耳光,其实是打在自己脸上的。

    好个元老夫人,自己也是瞧走了眼了!

    可内心除了震怒还是有几许不解,她都是不知道元月砂给元老夫人究竟是吃了什么样子的**药,居然是让元老夫人这样子的护住她。

    尤其,如今自己带来的几个粗壮仆妇,还瘫软在了地上。

    元月砂垂下头,其实她也是有几分好奇的,却蓦然笑了笑,不动声色。

    元老夫人有些好奇,好奇湘染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一下子将这么多恶奴打了,而且还让对方到现在还起不来。

    却故意视若无睹,对陈氏说道:“老二媳妇儿,小孩子不懂事也还罢了,怎么你也不懂事。”

    陈氏也被吓坏了,赶紧说道:“是,是媳妇儿一时糊涂,会错意了。我,我也是一心一意为了元家打算的啊。”

    元老夫人冷淡说道:“你是失了分寸,可你是长辈,总不能让你如小孩子般受教训。回去罚抄家训五十遍,好好收心养性。”

    陈氏也是认了罚,赶紧认了错,心里倒也松了口气。

    元老夫人今日和平时大不一样了,若是也罚她如罚元蔷心一样,她可是丢不起这个脸。

    周氏却忽而笑起来,她怒极反笑,这样子的笑声听来却也是不免有些吓人了。

    她蓦然收敛了神色,恶狠狠的说道:“元老夫人,你这是在辱我周娇娥,落范家的面子,辱我整个周家,更辱及宫中的皇后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