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9 乳娘心狠
    元月砂领命离开房间,元明华元蔷心觉得这是天大的殊荣,嫉妒成乌眼鸡。

    可实则,元月砂却一点儿都不稀罕。

    嫁入北静侯做什么,这跟元月砂的计划一点关系都没有。

    甚至于元月砂都有些糊涂了,有些不明白元老夫人推波助澜的用意。

    她以百里炎为借口,做了挡箭牌了,元老夫人应该不会再想要将自己嫁入萧家才是。

    就算不肯扶持自己投资百里炎,总归知道百里炎对自己有些兴致。

    如今元老夫人却给元月砂搭路子,让元月砂搭上周家,难道就不怕百里炎不欢喜?

    总不会真当自己是元秋娘了,故而居然是一心一意的让自己和萧英凑成对儿?

    元月砂打心眼儿都不相信。

    她来元家是为了有所利用,可是元家何尝不是想要利用自己?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练武场。

    一名六岁的孩童,正用力拉弓,练习了一次又一次,娇嫩的手掌也是磨得红痕累累。

    只不过那孩子年纪虽然还小,受到这样子的磨砺和痛楚,却吭也不吭一声,颇为隐忍。

    这个小孩子,就是北静侯的嫡长子萧肃了,也是北静侯唯一的儿子。

    若是放在了别人家里面,这么小的孩子,娘亲也是死了,一定是会娇惯一些。

    可是在萧家,却并没有这种规矩。

    这般年纪,练武习文,一个都少不了。

    丫鬟水晗不觉向前:“郑教头,今日是老夫人的寿辰,侯夫人说了,让肃哥儿再练半个时辰,就早些休息。”

    若是别的人家,逢长辈做寿,大约这一日的功课也都免了。肃哥儿还要半个时辰才休息,已经是很苛待。

    岂料那郑教头面颊之上却不觉浮起一层苦恼之色。

    “老夫人虽然有命,侯爷也不见得能通融。侯爷性子端方,我等也不好违逆。”

    水晗听了,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迟疑之色,拿眼瞧元月砂,想来是让元月砂拿个主意。

    元月砂扫了萧肃一眼,萧肃很是懂事,咬着唇瓣没喊苦,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几许的期盼之色。

    这个样儿,在京城贵族子弟之中,实则也算很是懂事了。

    也不知晓是否刻意安排,元月砂如今竟似处于一个极尴尬的处境。

    一旁丫鬟让她拿个主意,她若让肃哥儿继续练下去,不免会让小孩子记恨,更拂了萧夫人的面子。肃哥儿是元秋娘的孩子,元老夫人也会觉得她对原配的子女不慈,心地不够纯善。

    可若张口要肃哥儿休息,别说人家不见得会听一个娇客的话。只恐怕北静侯萧英也会对她不满,觉得她不懂礼数,心也没在男人身上。

    这女人嫁过来,恩宠全靠丈夫,若被夫君嫌隙,日子并不会好过。

    这也并不是靠着讨好婆婆,就能弥补的。

    可要是元月砂口也不张,加以推脱,又显得性子柔软,没有当家主母的气魄。

    好在元月砂并不怎么在乎北静侯府对自己的看法。

    元老夫人虽然为元月砂铺路子,然而元月砂却对嫁入侯府并无兴致。

    即是如此,元月砂言谈之间也是没什么顾忌:“既然侯爷已经说了练足时辰,也并不好朝令夕改,不然孩子以后总会觉得父亲的命令有商量的余地。老夫人若是知晓,一定也会赞同侯爷之意。”

    眼见元月砂不假思索这样子说了,水晗有些惊讶,可也是说不出话儿来。

    她虽然是元老夫人贴身的丫鬟,却也是不知道元月砂这样子说,萧夫人究竟欢喜还是不欢喜。

    元月砂倒是问心无愧。

    在她瞧来,其实萧肃的训练,根本谈不上辛苦。

    高床软枕,锦衣玉食,安全无虞,日子不知道多舒服。

    不像她小时候,为了活下去,连睡觉都不敢。

    萧英不过逼着儿子练武,又不是真正的面对什么危险,又有什么可辛苦的呢?

    当然,对于这些龙胤的贵族而言,却是足够的艰辛和操劳了。

    真奇怪,为什么北域的海陵郡,最后却对着龙胤归顺了。

    萧肃盯着元月砂,一脸的失落之色,那眸子深处竟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深深的埋怨。

    小小年纪,他也似懂许多。

    他觉得元月砂之所以顺从自己父亲的命令,是为了讨好萧英,而自己不过是个说不上的孩子,所以元月砂根本瞧不上他。

    故而萧肃很厌恶元月砂,甚至有些鄙视元月砂。

    偏生一道娇滴滴的嗓音却也是响起来:“我说月砂,你这南府郡的二小姐,可也未免太狠心了。肃儿这样子一个小孩子,可怜得紧,你却不知晓心痛,居然这样子待他。果真不是自个儿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样都不打紧。”

    说话的正是元蔷心,她借口身子不适,离开了房间,却到了元月砂这边来。

    元月砂不理睬她,她跟这位元家嫡女并不熟悉,话儿也不多。

    元蔷心总挑元月砂的不是,元月砂也并不如何理睬。

    瞧着元月砂沉沉静静的样儿,元蔷心却不依不饶:“这以后啊,要是做了填房,那也只顾着奉承夫婿,儿子什么的也不用在意了。毕竟是前面那个生的,怎么都不亲。”

    其实如今元秋娘也没了几年了,北静侯府没有当家主母,始终也是不成样子。

    府中的下人也是听闻了风声,只说会挑一个元家的小姐做填房。

    如今瞧来,一多半就是这元月砂。

    元蔷心含酸,想来也是不乐意元月砂有这种福气。

    元蔷心说的这些话儿,他们心里面也转过相似的念头,可是到底不敢说出口。

    如今听到了,未免有些尴尬。

    元月砂却不动声色:“蔷心,你是未出阁的姑娘,这些话儿,实在是不该宣之于口。说出来,怕是有损你的闺名。”

    略顿了顿,她方才柔柔说道:“况且我与唐家有婚约在身,轮不到我做这个填房。这一点,妹妹怕是忘记了。”

    元蔷心冷笑了两声,心里却并不如何相信。

    元月砂倒是沉得住气,反而让元蔷心有些好奇起来。这死丫头将话说死了,以后又挑什么手段来狐媚侯爷?

    可元月砂一副沉沉的样子,元蔷心一时之间也是挑不出别话来讥讽。

    一时之间,容色未免有些个难看。

    正自此刻,一道玄色的身影却沉步而来。

    元蔷心眼睛一亮,双颊忽而浮起了两片红晕,盈盈一福:“蔷心见过侯爷。”

    北静侯萧英盯着眼前的两个姑娘,容色无波。

    方才他来这儿,也是听到了这两个姑娘言语,却恍若未闻。

    无论是元月砂和元蔷心,他似都没有什么兴致。

    元月砂不肯顺了萧夫人的意领走萧肃,似乎也并没有讨好到萧英。

    元蔷心瞧着萧英挺直的背影,忽而鼻头微微发酸。

    萧英是靠打仗积功,站稳脚跟,他身为武将,身材高挑,俩个小丫头至多也就够得上萧英的肩膀。

    他面色微微苍白,五官英朗,眉宇间却似有一缕郁郁的冷辣之色。

    那薄薄的唇瓣轻抿,更流转了几许锋锐狠戾。

    见惯了京中风姿秀雅的俊秀儿郎,元蔷心却自然忍不住对这等英武男儿动心。

    明明每次见面,萧英待她都是冷若冰霜,素来没有什么温柔暧昧,元蔷心却按捺不住一缕心中的情动。

    元月砂也留意到,萧英每走一下,步伐稍稍有些奇怪。

    他左边的腿似乎有些不灵活,每次小拖一下步子。

    这自然是因为萧英左足有伤,所以走路并不如何的灵活。

    配上萧英冷肃的容貌,高挑的身材,这样子的残疾竟似让他平添了几分异样的残缺魅力。

    使人第一眼瞧着时候,就忍不住觉得可惜。

    这左足的残疾,若放在寻常的人身上,那只不过是一种缺陷。

    可萧英明明如此出色,偏生却让他美中不足,为人又是沉默坚毅,如此强烈的对比,使得元月砂也不觉向着萧英英俊的脸颊望过去。

    萧英的脸蛋,似乎比别的人要苍白一些,可一双眸子却是沉稳若寒水,沉浸着一股子不容动摇的坚毅。

    下意识间,元月砂眉头轻轻一挑。

    许是一种直觉,她觉得萧英骨子里蕴含了一股子极浓烈的血腥杀伐之气。而这样子的杀伐狠性,唯独上过战场的人,方才会真正拥有。

    元月砂曾经也是征战沙场的将军,故而方才隐隐察觉出萧英英朗沉默外表之下的杀伐之气。

    旋即,元月砂却也是不觉轻轻垂下头,唇角反而噙着一缕淡淡的冷笑。

    阳光灼热,元月砂的眸子却是幽幽清凉。

    对于北静侯府,元月砂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她与元蔷心一道,移到了淡黄色的罗伞之下,一旁自有人在几上奉上茶水、鲜果。

    可萧英却顶着日头,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着练武场上那有几分瘦弱的身影。

    夏日炽热的阳光不觉撒在了萧英的身上,而萧英却是冷漠无波,脸颊似乎有融融冰雪,纵然是无比炽热的阳光也是无法将寒意散去。

    然而萧肃这个小孩子,挨不住这苦,他瘦弱的身躯摇摇欲坠,蓦然咚的一下栽倒在地。

    萧英只是眉头一挑,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几许淡淡的惊讶之色,却板起面孔没有说话。

    底下的人却是慌乱起来,快手快脚的扶着肃哥儿下去,替他擦汗,又准备好清凉的饮汤。

    元蔷心也赶着上着去帮衬,一脸急切之色。

    她用湿润的帕子轻轻的为肃哥儿擦拭额头,一脸的急切关爱之色。

    仿佛,这孩子就是她生的一样,当真是说不出的担心急切。

    元月砂却不动声色退后了几步,其实这里服侍肃哥儿的人手已经够多了,根本不必再让元家的小姐插一手。

    元蔷心这样子插手,反而显得有些碍事。

    元月砂眼波余光流转,却是瞧着北静侯萧英也慢吞吞的走到了帐子这儿。

    大夫已经替肃哥儿瞧过了,孩子身子骨差些,又在太阳下晒着,故而染了些暑气。歇息一阵子,再喝些清凉的汤水,也不会有事了。

    元蔷心眼中却含着盈盈泪水,忽而抬头,一脸怨怼之色。

    她死死的盯着元月砂,愤恨的说道:“元月砂,都是你不好。老侯夫人都已经说了,要肃哥儿休息。可是你呢,却不肯听从她的吩咐,自作主张。人家为肃哥儿找个娘,就是这些方面加以照顾。可是有些人,这心里面也是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生生瞧着一个小孩子受苦。这可是小姑姑的孩子,你一个旁支女不心疼,我还心疼着呢。”

    一番话却暗含心计,饱含算计。

    元老夫人不是瞧中了元月砂,千方百计的为元月砂铺路子?她偏要掐住元月砂的错处,让别人都知晓,肃哥儿之所以会晕倒,都是元月砂的错。

    元老夫人最疼爱的孩子就是元秋娘了,要是知道元月砂如此对待元秋娘留下的骨血,肯定是悔青了肠子。

    萧夫人不过几面之缘,不见得就能将元月砂给瞧中了。

    只要元老夫人不再给元月砂机会,元月砂就休想踏进萧家的大门。

    元蔷心的眸子里面泪水盈盈,却也是饱含了算计。

    有些东西,她自己得不到,也是不会让给别的人。

    这些女人的争吵,萧英向来是不耐的。他家里人口很简单,母亲萧夫人有着后宅说一不二的权力,自然也是没有女眷的斗口闹在他跟前来。

    在萧英瞧来,无论是元月砂还是元蔷心,都不过是聒噪的女郎。

    元月砂却反而抬起头,不见有丝毫慌乱之色:“蔷心,这当然不是我的错。而是,侯爷的错。”

    元蔷心想过元月砂许多推托的说辞,却万万没想到,元月砂居然是会说出来这样子的一句话。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贱人怎么敢,怎么能这样子说?

    元月砂怎么敢说是萧英的错?

    便是萧英,也终于忍不住深深的看了元月砂一眼。

    而元月砂不但这样子说了,还继续说下去:“是侯爷调教自己的孩子,让小孩子受不了炎热的阳光,在训练的时候就此晕倒。是侯爷并不打算听从母亲的吩咐,也不乐意肃哥儿早些歇息。缘何蔷心妹妹居然只指责于我,却对侯爷只字不提呢?我又是肃哥儿的什么人?元家旁支,连表中之亲也勉强得很。为什么侯府的嫡子有了事情,就和我有关系。”

    一时之间,元蔷心也是哑口无言。

    当然,元月砂这样子说,自然是会得罪萧英的,就算是老侯夫人,听了也是不满意。

    可是被元月砂这样子拿话给当众逼住了,元蔷心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她不觉吃吃说道:“你,你怎可与侯爷相提并论。”

    萧英蓦然开了口:“肃哥儿打小是辛苦了些,不如京城那些公子哥儿舒服。可这样子的训练,放在军中,又算得了什么?学习一些花拳绣腿,那也不用上战场了,不如留在侯府,好生享福,还能留一条命。”

    萧英平时沉默寡言的,话也不多,元蔷心总是来北静侯府凑,也没见萧英有刻意跟她讲过话。

    至于元月砂,也还是第一次听到萧英说话。

    沉沉的,有些隐忍的味道。

    肃哥儿被凉帕子擦了额头,其实已经清醒了,闻言不觉将手悄悄的捏成了拳头,唇角浮起了一缕浅浅的苦笑。

    “练兵之道在于张弛有度,量力而行。肃哥儿是要学会服从自己的父亲,可也得这个人值得他信任。这个人要知晓训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锻炼,什么时候休息。否则将顺从给了一个不值得相信的人,那就是他命不好了。”

    元月砂淡淡说道。

    小时候她也命不好,要做杀手,不肯用功不肯听话那就去死。受不了折磨受不了训练,那也要去死。

    这样子训练出来的孩子,自然会是顶尖的杀手。

    可那又如何?

    终究不过是杀人的机器罢了。

    若不是遇到苏叶萱,得到苏叶萱温柔的教导,又从军之后,在那个人身上学到许多东西。只会绷紧的弓弦,是最后生生将自己毁掉,成不了真正的将军。

    就算萧肃在这样子折磨下长大,也只会变成怪物的。

    既然不必讨好萧英的欢心,元月砂言语当然不会客气。

    萧英却冷笑:“这便算是受委屈了?本侯小时候,担心配不上父侯用命留下来的爵位,担心抗不下家业。不但自己从来不敢松懈,就连母亲也是对我格外严厉。我稍有松懈,她便用鞭子将我打得鲜血淋漓。如今母亲年纪大了,隔了一辈,对孩子也是宽容了许多。这萧家有我在这儿,肃哥儿也还算轻松。这区区辛苦,那又算得了什么。”

    他原本不必跟个小丫头斗口,可不知道怎么了,元月砂那双眸子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魔力,竟生生挑动了他心口的火气。

    只记得自己小时候,稍稍不顺意,便是被萧夫人狠狠鞭笞。

    一边挨着鞭打,一边听着母亲的训示。

    这样子的记忆,很久没有回忆了,如今却在心口翻腾不已。

    元月砂却轻轻的抬抬头,一双眸子清润如许,偏生又沉沉的不见底:“如此说来,侯爷原来对自己儿子不是期许,而是嫉妒。嫉妒他不必如你这样子的辛苦。”

    那精致的上扬的小脸上,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一双黑气的眸子却深邃不已。

    一时之间,周围顿时一静!

    北静侯府,可是许久没有人敢如此顶撞萧英了。

    萧英因为元月砂的一句话儿,浑身散发出了冷怒之意,暗沉沉的竟似有些迫人。

    元蔷心也是吓坏了,就算萧英不是冲着自己生气,她仍然是不觉吓得心脏砰砰的跳动。

    然而风暴中间的元月砂,却竟似有些漫不经心,她甚至忍不住在想,瞧来自己和萧家的婚事是彻底了结了。

    这女人刻意顶撞,以图引起男人的注意,这固然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可是这样子的策略,却是需要一些手腕的。

    好似她这样子,生生挖了萧英的伤疤,这世上也不会有男人会对她有任何好感。

    自己是做客的娇客,元月砂料想萧英如何动怒也不会动手。

    更何况当真要动粗,自己还是可以逃走。

    萧英唇瓣轻轻的抿着,狠狠的看着眼前这个元家旁支的小姑娘。

    就在刚才,他还对元月砂毫不留意,甚至不太清楚她的模样。

    他瞧着元月砂穿着淡绿色的衣衫,上面朵朵的白兰花刺绣,是他死去的小妻子喜爱的服饰。一身衣衫绿白相间,更显得俏生生的。而发间的发钗,更是元秋娘常用的样式。

    可她脸上流露出的满不在乎的神采,却一点不像元秋娘,而是像另外一道身影。

    而那个姑娘,小时候一向都是十分精灵聪慧,很会说话的。

    可那个女子,长大了后,反而没小时候那样子放肆了。

    萧英浑身散发的怒焰却也是渐渐消失了,盯着元月砂俏丽的容貌,蓦然评了一句:“伶牙俐齿。”

    却从元月砂身上移开了目光,对萧肃说道:“你休息一阵,今日是你祖母寿辰,便不必练习了。”

    说罢,萧英居然就这样子拂袖而去了。

    留在在场的一圈人,都很是惊讶。

    明明方才是极生气的,怎么就这样子饶了元月砂了。

    而元蔷心瞧在了眼里,心里可谓是酸透了。

    身为女子,总是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的。

    萧英这种样子,并不像十分厌憎元月砂。

    元月砂也微微怔了怔,她也是没想到会如此。

    却不动声色:“水晗,如今肃哥儿在这儿休息,咱们去看看盈姐儿吧。”

    水晗回过神,压下了复杂的心绪,却也是领着元月砂去见萧盈。

    元蔷心眼波流转,心里面也是有了自己的主意。

    待会儿自己和萧肃一块儿过去,趁机告元月砂的状。

    两个老人瞧着生病的孙子,必定是会很心痛,那么自己说的那些个不中听的话也是更能听进去一些。

    她故意在萧肃面前说:“肃哥儿,你也瞧见那女人手腕了。明着是为你好,其实是挑拨你们父子关系。待她嫁过来,一定样子纯善,却打着将你养废了的主意。”

    肃哥儿眼睛睁着,却没有说话。

    他固然对元月砂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这故意献殷勤的元蔷心,他也是腻味透了。

    另外一头,婢女已经是领着元月砂到了盈姐儿住的院子里面。

    盈姐儿今年四岁,会说话儿,也懂人事了。

    萧夫人管教得十分严厉,这个岁数的孩子,她已然是让人教导盈姐儿认字。再大一点,便要学习礼数,琴棋书画,女红刺绣。

    又因为元秋娘去得早,照顾盈姐儿便由乳母风娘负责。

    风娘今年不满二十,有过孩子,自打做了盈姐儿乳母,便是极少回家了。

    她身材丰盈,养尊处优,肌肤也水润白腻。

    可见在周家做盈小姐的乳娘,日子过得不错,就算身上一套衣衫,却也是崭新的。

    反观盈姐儿,样子怯怯的,有些怕人的模样。

    四岁的盈姐儿,出落得眉目清秀,看得出来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可惜双颊深深的凹下去,显得有些瘦弱。一瞧就是滋养不足,才成这个样儿。

    照理说,这孩子养在侯府,怎么也不会缺了吃喝。

    不过元月砂也是听说,盈姐儿胎里带病的。

    这孩子年纪还小,性子又弱,又不怎么吃得东西,忌口的也多。

    有时候吃了饭,不知道怎么了,又一口口的吐出来。

    便是萧夫人,也是头疼不已,让乳母风娘好生将孩子看着。

    如今见到了外人,盈姐儿更是身子微微一缩,流露出几许的惊惧之意,显得是颇为害怕。

    风娘轻柔的安抚萧盈,眼底深处却也是流转了几许得意。

    她就知晓,盈姐儿不会轻易跟别人亲。

    这孩子打小就是风娘照料,一手奶大的,甚至连亲生儿女都是放了一边。

    既然是如此,风娘就不大想萧盈跟别的女子亲近。

    她知晓元月砂为什么来萧家,不就是为了做填房,将盈儿从自个儿身边夺走吗?

    这孩子风娘费了许多心血,一点儿都不想让给别人,更不觉得别的人有这个资格。

    更何况有时候萧英会过来,看一看女儿,和风娘说几句话。

    萧英身为侯爷,话儿也不多,可风娘却不禁想入非非。

    有时候风娘甚至忍不住在想,如果不是自己有丈夫,就算为了照顾孩子方便,萧英也会纳自己为妾吧。

    这个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

    风娘又不是什么绝色之姿,萧英也绝不会为了她做出什么巧取豪夺的事情。每次回家,风娘看到自己粗鄙的丈夫,都是越发厌恶。故而她宁可整日腻在侯府,照顾盈姐儿。

    正因为这样子,风娘对元月砂不觉颇具敌意。

    盈姐儿今年四岁了,最难照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这元家的小姑娘就想着过来,摘现成的桃子了。

    果真是来占便宜的!

    不就是因为出身好,沾了点元家的血脉,就有这样子的福气。

    其实她也并不是正经的元家嫡女,也不过是南府郡来的丫头。

    看到盈姐儿躲着元月砂的样子,风娘内心一阵子的快意。

    却故意假惺惺的说道:“盈姐儿性子是有些柔弱,而且怕生。二小姐可要来哄一哄,抱一抱,显得亲近?”

    其实盈姐儿哪里离得开她。

    只要风娘一撒手,包管哭个不休,谁哄都没有用。

    她是故意算计元月砂,让元月砂受窘。

    元月砂不是想要嫁入侯府,摘现成的桃子吗?她这个未来的填房,自要显得温良贤淑,才能讨得元周两家的欢心。

    瞧元月砂这样儿,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看着还有几分娇柔之气,一瞧就不会哄孩子。

    元月砂容色淡淡的:“你是侯府的乳娘,盈姐儿一向是你带的,我身为客人,便不插手了。待会儿肃哥儿休息好了,你便领着盈姐儿随我去见侯夫人。”

    若是元明华,一定会故作亲近,去哄哄这小姑娘。

    元月砂可没这份兴致。

    风娘却是呆了呆。

    忽而有些恼恨,这二小姐好大的架子。

    只怕做了填房,也会不理睬盈姐儿,将这些推做是下人的事情。

    这孩子辛苦,尤其萧盈还是个柔弱娇气的孩子。风娘不敢怠慢,生恐受责。可偏偏,人家元家这小姑娘命好,打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意。

    若不来哄孩子,如何让元月砂出丑?

    风娘心念盘算,总要让府里的人知晓元月砂和萧盈八字不合。

    自己带大的小姐是讨厌元月砂,不肯亲近的!

    她忽而手一伸,悄悄一掐萧盈的腿,还故意掐得很重,可劲儿往死里掐。

    萧盈吃痛,顿时哭起来。

    风娘内心之中一阵快意一闪而没,却抬头,故作迟疑姿态:“怎么好端端的,见着二小姐,忽而就哭了?”

    她不觉一咬唇瓣,流露出了为难不安之色。

    言下之意,却暗示元月砂和萧盈有些犯克,才见面居然就让小孩子闹腾。

    风娘一副不安的样子:“元二小姐,你瞧着是怎么了,往日盈姐儿我一抱就不哭了的。你快来瞧一瞧。”

    元月砂想要不沾手,不招事,她可是不允。

    她就是要元月砂露这个丑,要让别人知晓,元月砂哄不来盈姐儿。

    连孩子都料理不好,哪里有这个资格做萧家的填房?痴想妄想!

    元月砂却眉毛一挑,盈盈上前。

    风娘一脸为难、着急之色。

    元月砂却一把抓住了风娘的手臂,沉沉说道:“方才,你为什么故意掐盈姐儿腿一下。”

    风娘面色一僵,顿时一惊!

    自然是未曾料到,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说。

    其实方才她的动作既隐蔽,又小心,元月砂应当瞧不见的。

    风娘面上一派懵懂,不可置信:“二小姐你说什么?”

    仿若元月砂说了一个天大的谎话,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别人瞧了,一定是会觉得元月砂在欺辱自己。

    “方才你掐得用力,盈姐儿腿上一定有痕迹,瞧瞧也就知道了。”

    元月砂也不跟风娘啰嗦,作势要去看盈姐儿的腿。

    风娘冷汗津津,退后一步,心中乱糟糟的。

    她哪里想得到元月砂眼珠子居然是这样子尖,人居然是这样子的聪明。

    随元月砂来的丫鬟水晗瞧着闷不吭声,实则是萧夫人身边得力的人。

    这一次让心腹的丫鬟跟着元月砂,不就是想要看看这元家小娘可有资格做萧家的填房。

    所以风娘才起意,故意演这个戏。

    要是让水晗看到了萧盈腿上新掐的伤,回去告诉萧夫人,萧夫人何等厉害,自己可如何是好。

    风娘眼角余光扫了水晗一眼,瞧着这丫鬟脸上渐渐有些怀疑之色。

    风娘抱着盈姐儿身子一侧,尖声道:“你要对盈姐儿怎么样?你要对盈姐儿怎么样!”

    风娘一阵子的心慌意乱,好似自己被元月砂欺辱,元月砂要对萧盈不利一样。

    加之萧盈有些凄厉的哭声,更是一片嘈杂。

    元月砂容色不动,也不理睬这些闹腾,只伸出手,一定要抱萧盈,并且定要验伤。

    风娘心中一乱,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一道义愤填膺的嗓音却是响起:“你是谁,怎么这么欺辱盈姐儿,你没见盈姐儿哭成这样子了,怎么还在逼人家奶娘。”

    元月砂动作微顿,不觉抬头头来。

    只见三名妙龄贵族少女,联袂而来。

    萧夫人贺寿,自然是有不少达官贵人恭贺。

    这三名贵族女子里面,贞敏公主、百里纤自然是认识的。

    那替风娘抱不平的女郎,元月砂却并不认得。

    对方皮肤稍黑了些,样儿却很俊俏,是个黑美人。

    瞧她样子,天真无邪间却透出了一股子正义凛然,一双眸子灼灼生辉。

    如今她更轻皱眉头,不悦的瞧着眼前一幕。

    那双眸子盯住元月砂,闪动了缕缕不悦。

    分明觉得元月砂咄咄逼人,欺辱了人家。

    风娘在侯府做了许多时日的乳母,倒比元月砂认得人。

    “周二小姐,求你为奴婢做主。奴婢照顾盈姐儿,可谓是尽心尽力。我家里也有孩子,可我将奶给了盈姐儿吃,家里的孩子只能吃别人的。我待盈姐儿,当真跟心肝宝贝一样,却哪里想得到,元二小姐居然是说我照顾不周。她一来,盈姐儿就吓得哭闹,却说是我故意使坏,掐坏了孩子。如今更要将盈姐儿衣衫剥了,要来看看我将盈姐儿磕坏了一点没有。可怜见,盈姐儿身子有病,才刚刚吃了药,又柔又弱,又哪里经受得起呢。”

    一番话却颠倒黑白,说得万分的委屈,更将元月砂形容得十二分的恶毒凶狠。

    风娘声泪俱下,眼泪都说出来了。

    听得那黑皮肤的俏姑娘恼极了,脸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阵子气恼的红晕。

    她蓦然冷冷的盯住了元月砂,竟有些不怒自威:“元二小姐,你不应当这样子啊。”

    显然是为了风娘打抱不平。

    元月砂目光轻轻的闪动,盯住了眼前姑娘,反而不觉若有所思。

    能跟贞敏公主、百里纤联袂同行,玩在一块儿,并且还姓周的,整个京城只有一个姑娘是这样子。

    皇后周家的嫡出女儿周玉淳。

    而这个周玉淳,正是宣平侯周世澜的胞妹。

    十多年前,苏叶萱就是传闻和周世澜有染,因此被宣王世子厌弃。

    周玉淳样子俊俏,料来周世澜的容貌必定也是不差。

    如今周玉淳恼恨的看着自己,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元月砂若有所思,是真瞧不惯自己欺辱人?

    若是假的也罢了,倘若是真的,那可是个傻姑娘啊。

    百里纤眼波流转,却也是不觉娇声说道:“阿淳,我方才跟你说了,你还要信不信。如今你亲眼所见,可相信这是真的了吧?元二小姐呢,表面上好似对未婚的夫婿不离不弃,其实心里赶着上着,就是要给人当填房。人家乳娘这么些年来,将盈姐儿养得好好的,可是她一来就来挑错。这可是要给个下马威啊,要让别人知晓她的厉害威风。以后嫁到萧家,也没人不服她。”

    百里纤一张口,更是将元月砂贬得一文不值。

    风娘在一边听了喜不自胜,想不到自己居然是绝处逢生。这些贵族小姐若是这样子说辞,那么水晗也不敢在萧夫人跟前乱说话,至少不能跟贵族小姐们的说法相差太多。这做奴婢的,当然也是会有一些自保的法子。

    风娘更是哭诉:“元二小姐若是要立威,婢子身体粗壮,可供折腾。可盈姐儿打小就身子骨,实在是受不得。元二小姐要罚,就罚在我这个乳娘的身上,求元二小姐饶了可怜的盈姐儿。”

    看似一副委曲求全的姿态,实则却是咄咄逼人,暗指元月砂越俎代庖。

    一个娇客,倒是在北静侯府罚起了奴婢了。

    贞敏公主蓦然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她当然记得元月砂与范蕊娘争吵之事,彼时元月砂的尖酸泼辣,贞敏公主尽收眼底。

    即使如此,她当然也不会相信元月砂如表面那般温柔纤弱。

    可那又怎么样,元月砂不好,不代表范蕊娘很好,更不代表眼前这个乳母风娘很好。

    说到底,这些事儿,和她们没关系。

    好似她们这样子高贵的女郎,也不必招惹这些事情。

    想到了这儿,贞敏公主不觉轻轻的去扯周玉淳的袖口:“淳儿,这些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干系,毕竟是做客的人,还是让萧夫人处置这些事情。”

    周玉淳不悦,面颊上怒意未消,着恼说道:“公主,见着有人欺辱人,咱们怎么可以不理会呢?风娘虽然只是下人,可也一向恭顺,未曾犯错。更何况,还事涉盈姐儿,难道当真任由她欺辱盈姐儿?”

    百里纤冷笑:“不错,正是这个样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却来欺辱侯府的小姐。还没有进门,当上填房呢,就会欺负孩子。以后盈姐儿落在了她的手里,我都怕长不大了。”

    贞敏公主瞧了百里纤一眼,没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