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8 泼回去
    078泼回去范蕊娘等着瞧元月砂生气,元月砂却只抽出了手帕,擦去了脸颊手掌上的水珠子。

    她略整了仪容,又斯斯文文的给自己倒了茶水。

    “蕊娘,何必这样子生气,如今你是双身子的人,动了怒,怕是伤了胎气。”

    范蕊娘堵了堵,倒是当真气得胸口微微一窒了。

    她冷笑:“如此说来,你便是非得要缠着我跟唐郎不放了?”

    阿薄更大声说道:“不知廉耻,这样子不要脸的话,你居然都说得出来。人家两情相悦,这商女养出来的厌物却是不知好歹的来勾搭。唐公子就是念着旧情收了你,那也是养在家里的洗脚婢。”

    范蕊娘反而语调柔和下来:“是了,你定然是不相信,你心爱的男子居然移情别恋了。其实唐郎从来没有爱过你,不过是为势所逼,被你这些个破落户欺压,不得不应承婚事。你们南府郡元家,欺辱人家孤儿寡母罢了。这大半年来,唐郎跟我十分亲好,如胶似漆,孩子都有了。他写信都没有给你只字片语,心里早就没了你了。”

    元月砂幽幽的叹了口气:“是了,这半年来,月砂也是担心不已。我就担心唐大哥被京城狐媚子给迷住了,月砂也不是不能容物的人,可是又怕他贪恋青楼,染了什么脏病,招惹了不正经的女子。幸好,他在京城结识的是范小姐。若是蕊娘,我就放心,你侍候着比沾染那些烟花女子要强。”

    湘染原本恼怒不已,只不过元月砂没暗示她动手,她也不好动。

    如今听到元月砂这么说,她唇瓣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幸灾乐祸。

    范蕊娘却是气炸了,恼恨无比的目光盯住了元月砂,恨不得将元月砂给撕了。

    那一日,她也是见过元月砂,瘦瘦弱弱的,瞧着很是斯文腼腆。

    可是没想到,一张口居然是这么牙尖嘴利。那斯文柔弱的样儿,竟然是装给那些个臭男人看了。

    就连阿薄也是呆住了,回过神来,顿时也是开骂:“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家小姐金尊玉贵。我瞧你才跟窑姐儿一般模样,乡下来的下贱货色,恐怕,还没有窑姐儿念的书多,写的字好。”

    元月砂却对阿薄的话充耳不闻,她露出了贝齿,浅浅一笑,一双眼珠子亮晶晶的:“论才学,我自然是不似蕊娘。蕊娘若去青楼,那定然是头牌。可蕊娘自然不能跟窑姐儿相提并论,那些青楼货色,认钱不认人。嫖一嫖呢,是要花银子的。蕊娘重情义,一分钱不要,还贴了宅子,贴了银子。如今肚子都大了,你这么重情义,我怎么也不能棒打鸳鸯。蕊娘,我自始至终,都是没有想过要拆散你们这么一对有情人,更没想过插足你们中间。”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略顿了顿,然后对上了范蕊娘气得发白的脸:“你就进门当个妾,做对有情有义的有情人。我呢,没福气,做个有名无实的正房太太就是了。你生出个儿子来,也是唐家的香火,我这个嫡母到时候一定爱惜。”

    元月砂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笑,笑起来时候唇角轻轻的扬起,不觉有些个促狭。

    范蕊娘当真气疯了,尖锐的说道:“你又是什么玩意儿,我做妾,可瞧你配不配。”

    她当真动了怒气,也是无法冷静自持。

    元月砂反而气定神闲的微笑:“唐大哥若有心娶蕊娘为正妻,也不至于肚子都这么大了也不给名分。而我与他早有婚约,如今来到京城,他总是与我写信叙旧,蕊娘大概不知道吧。要是唐大哥当真要娶你为正妻,月砂也不是小气的人,也是可以让一让。可惜唐大哥不肯给你名分,让蕊娘向我讨要,又让我怎么办呢?待我进门,总会给蕊娘一个妾室名分,不会让你无名无分好似现在这样子,做我们唐家的外室。那是安置窑姐儿的法子,好歹蕊娘是个官家小姐,月砂也不会如此吝啬。”

    这字字句句,可谓是诛心之言!

    偏生又有几分道理的。

    唐文藻别有异心,居然敢忤逆范家,有意不娶。

    正因为这样子,范蕊娘才来闹元月砂,想不到元月砂也是个泼辣货。

    乡下丫头果然也是狠的,之前那斯斯文文的样儿,想来也是装出来的样子。

    眼前这双漆黑的眸子,宛如深深的潭水,又好似深不见底的古井,让人觉得说不出的深邃。

    而那双眸子,更好似瞧出了范蕊娘跋扈之下悄然遮掩的惶恐与心虚,让范蕊娘竟不觉隐隐有些战栗。

    范蕊娘恼恨的说道:“是你不知进退。”

    她姨母是当今皇后,自己是范家嫡女,自幼被娇宠,人又聪慧。

    是了,唐文藻这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她拿了就拿了,这南府郡来的乡下丫头,简直是不知进退。

    范蕊娘气得身躯轻轻发抖,扶着桌子边沿,蓦然嚷着:“阿薄,阿薄,这丫头欺辱我范家嫡女。”

    阿薄心神领会,顿时跳了起来:“这南府郡来的贱货,居然来这儿放肆。当真不知晓天高地厚,以为是你那乡下地方,容你这样子放肆?也不瞧瞧你什么样儿,不如我家小姐鞋底下的泥。”

    她不止骂,还要动手。阿薄别无长处,能在范家那么多奴婢之中脱颖而出,就靠着这股子能打能骂泼辣劲儿。别的丫鬟就算是下人,也还有几分女子矜持,可阿薄却没有。若眼前是个壮汉,阿薄许是会迟疑。可元月砂和湘染都是女子,阿薄也没什么可顾忌的。

    阿薄那十根手指头指甲留得尖尖的,就扑过去抓人。

    范家让她来陪小姐,就是为了阿薄这份本事。

    范蕊娘还跟阿薄说过,让她不用客气,弄花元月砂的脸。

    弄烂了元月砂的脸又如何,元月砂要闹,就要挟抖出唐文藻的丑事,那么唐文藻一定会阻止元月砂。

    元月砂要嫁给唐文藻,唐文藻的话一定会听。

    阿薄盯着元月砂细瓷似的脸,这样子白嫩嫩的肌肤,一掐就破。她恨不得立刻抓几个印子上去!

    可元月砂却沉得住气,笑了笑,一示意,顿时让湘染扭住了阿薄。

    阿薄那点泼辣,到了会武功的湘染跟前也是不算什么了。

    湘染这样子一扭,阿薄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知怎么了,阿薄顿时就没有力气了。

    湘染唇角噙着一丝冷笑,这等本事居然还敢放泼?

    实则阿薄也不会什么武功,只是不要脸泼辣而已。

    而湘染自然是不会客气了,她手一样,顿时狠狠的一巴掌给抽了过去。

    却不见停歇,啪啪啪的一连串巴掌下去,将阿薄的脸顿时抽打得红肿不堪。

    阿薄最开头含含糊糊的放泼骂了几句,挨了几下重的,话儿也是骂不出来了。

    湘染一用劲,咔擦两声,将阿薄两条手臂关节生生卸下来来。

    阿薄尖叫了一声,竟似要这样子生生晕倒。

    范蕊娘哪里想得到竟瞧见眼前这一幕,竟似呆住了。

    她在范家,见惯了阿薄在周氏的纵容下,羞辱扭打别的女子。

    正因为这样子,范蕊娘认为借来阿薄,必定能羞辱到元月砂。

    想不到,阿薄在元月砂跟前,竟然被打成这个样子。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打狗还要看主人,阿薄是周家的人,元月砂居然敢打?

    果真是个村俗,所以才这样子没轻没重,所以才这样子无法无天。

    她居然敢得罪周家,羞辱周家?

    便算是元老夫人,知晓她范蕊娘的丑事,看着要糟蹋元家名声,还不是忍了下来。

    她姨母可是周皇后!

    只有这南府郡的丫头,才会不知轻重,居然是毫无顾忌。

    可此刻,范蕊娘反而不敢拿乔了。

    美玉珍贵,应该爱惜,更不应该拿来碰瓦片。

    她是个双身子的人,若被这个村姑冲撞,因此落了胎,岂不是很不值当?

    眼瞧着元月砂缓缓站起来,范蕊娘一阵子的紧张,口干舌燥,竟是说不出话儿来。

    元月砂却并没有动粗,她优雅捧起了手中刚刚自己斟的那杯茶,再温温柔柔的将茶水从范蕊娘头上浇上去。

    范蕊娘尖叫了一声,一时又忍住没说话,身躯轻轻的颤抖。

    她淋个通透,瞧着也更是狼狈。

    范蕊娘脸颊苍白,一双眸子却透出了森森恨意。

    那双手,却死死的护住了小腹。

    瞧来这一胎,范蕊娘看得极重。

    元月砂温温柔柔:“蕊娘,你知晓我从南府郡来的,不怎么懂什么京城的礼数。这是方才你教的,你瞧月砂学得还算像样?”

    范蕊娘受此羞辱,顾忌元月砂那个会武功的丫鬟,没有说话。

    可就在这时候,隔壁有人噗嗤笑了一声。

    范蕊娘入坠冰窖。

    她被元月砂羞辱已经是十分难忍,倘若这一幕还被人瞧见了,更是极大的羞辱。

    范蕊娘顿时跳着站起来,一把推开了元月砂,尖声嚷嚷:“是谁,是谁!鬼鬼祟祟的!”

    有人听到了这些,范蕊娘不能容。

    元月砂还要顾忌唐文藻的名声,可别的人呢?

    她盛怒之下,脑子里面却也是不觉转过了好几个念头。

    要以范家之势,皇后的名头,压得那人不可造次,决不能传出闲话。

    周皇后是她的姨母,无论是谁,都是应该给她一些面子的。

    这清河茶楼的茶室,是一扇扇的滑门隔开。

    如此,也方便伙计送茶。

    通常品茗的人都会细声细气,隔门一关,便听不到说话的声音了。

    可是元月砂这厢的动静,却也是确实大了些。

    范蕊娘的眼睛里面,流转了一缕恼怒。

    她推开了门,那滑门背后竟然是个衣衫华贵的娇美少女。

    她约莫十二三岁,比元月砂表面的年纪还小,头发用金环束住,领口下撒一片五彩璎珞。

    只见对方虽年纪不大,五官已然能瞧出秀美绝伦,若是再大一些,可是会出落得更加美丽。

    那少女笑吟吟的,年纪虽小,可眼睛里面却流转了一缕光芒,竟有种说不出的贵气。

    小小年纪,竟有些不怒而威。

    范蕊娘原本羞怒交加,可一见这个小姑娘,脸色顿时变了,竟然有些惶恐。

    她顿时福了福:“蕊娘见过贞敏公主。”

    范蕊娘内心一阵子翻腾,怎么贞敏公主居然在这儿?这可是个极受宠,又精灵古怪的主。

    惠安帝年纪大了,晚年最宠爱的是静贵妃。

    静贵妃没有儿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是眼前的贞敏公主百里敏,是如今惠安帝最宠爱的孩子。

    元月砂也是行礼,心忖贞敏公主这样子漂亮活泼,难怪会受宠爱。

    她寻思,贞敏公主瞧着范蕊娘羞辱自己,自己跟范蕊娘吵架,再羞辱回去。可贞敏公主一直很安静偷听,并没有吱声。只有最后憋不住,逗得笑了一声。

    可见贞敏公主对范蕊娘和元月砂都没有好感和恶感,不过却故意偷听看戏。

    想不到如今被发现了,这就有些尴尬了。

    贞敏公主唇角上扬,似是笑了笑,旋即却板起脸孔。

    “你们真是大胆,吵到本公主也还罢了,还吵到了我皇兄的瞌睡。”

    贞敏公主这样子说,两人才留意到屏风后面还有一道男子的身影。

    那软塌之上,躺着一个人,隔着梅花的屏风,瞧不如何清楚。

    只依稀能瞧出是个男子,身段儿十分修长优美。

    范蕊娘只瞧了一眼,垂下头去,一颗心砰砰的跳。

    而元月砂也垂下头,不好意思多看。

    她们听到了轻轻一声叹息,那叹息的声音很清淡,可又好似有一种惆怅的酸楚。元月砂并不认识他,只觉得好似一根羽毛,忽而捣了心口几下,竟有些酸胀的感觉。

    随即,就听到了男人模糊不清的嗓音:“阿敏,你又在胡闹了。”

    那嗓音有些低沉,又似有说不出的磁性,然而又蕴含了淡淡的疏离。

    如今这样子说话的口气,倒有些无奈。

    贞敏公主装傻,故意说道:“我就说了,她们将你闹醒了。”

    方才她无聊,偷听得津津有味,谁想到居然是闹出了动静,惊到了别人。

    如今贞敏公主十分尴尬,而她不会将这份尴尬自己独享。

    贞敏公主一挥手,下人就撤掉了屏风。

    元月砂并没有抬头,她瞧见那人穿着淡色的衣衫,素绢上滚着一团团银线绣的白昙,衣饰确实十分华贵。

    那男子半躺在了软塌之上,腰间盖着一块雪白的白狐皮。

    伴随他起身,那块白狐皮自自然然的滑落,轻柔的落在了柔软地毯之上。

    而他却并不在意,双足榻上了柔软的地毯。

    房间里虽有焚香,空气中却有那淡淡的薄荷酒味道,元月砂鼻子灵,自然能嗅得到。

    跑在茶楼来饮酒,瞧来他酒瘾很重。

    耳边,却听着范蕊娘颤声嚷道:“蕊娘见过长留王殿下。”

    纵然怀了身孕,范蕊娘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纤弱的身躯顿时伏在了地上。

    好在房间里面铺了柔软的地毯,如此盈盈跪着,也并不如何难受。

    元月砂也如此行礼,心里面却渐渐活泛。

    长留王百里聂,据闻他是宠妃之子,生来就容貌俊俏,聪慧伶俐。又因母妃早死,宣德帝怀念不已,心中始终有个遗憾,谁也还是不能越了百里聂了去。

    只可惜他虽年少聪慧,圣眷在身,却并不贪慕权柄,不太乐意掺和于这些俗务之中。长大后,性子一直十分松散。

    不知怎么,元月砂居然想起百里炎提及这个弟弟时候的口气,说长留王是个纨绔。那口气,却也有些奇怪。

    却不知晓这位豫王殿下已然是权倾朝野了,又怎么会还对这样子的弟弟另眼相待。

    方才百里聂在软塌之上休息时候还不觉得如何,如今他站起来,却瞧得出身材高挑。

    元月砂垂眉顺目,如此姿态,只瞧着他衣襟轻轻的松开,领口前的锁骨若隐若现。

    元月砂估算,若自己走过去,至多挨着人家肩头。

    百里聂却伸出手,指着元月砂:“你过来。”

    他洁白的衣袖上面,以银色的丝线绣了大块大块的白昙花。

    一双手却指骨修长,只不过那手掌没什么血色,白渗渗的。

    元月砂不解其意,向前了两步。

    范蕊娘一身狼狈,趁机哭诉:“这南府郡的丫头,动手打人,欺辱我了。”

    只不过触及贞敏公主似笑非笑的眸光,脸蛋红了红,剩下的话儿也说不出来。

    论礼数,唐文藻本来也是元月砂的未婚夫婿。

    贞敏公主好看得跟画上一样,又是这样子尊贵的出身,范蕊娘放泼的话儿也是说不出口。

    至于长留王,身份更是超凡脱俗,

    他们两个人,往这里一站,就算是不用多说什么,都让人自惭形秽。

    元月砂心尖却不自觉的涌起了一股子的焦躁。

    其实从方才开始,元月砂就有些不痛快。

    与范蕊娘这样子的女人争风吃醋,泼茶打脸,争的还是唐文藻这样子的货色。

    这种难看姿态,却让人尽收眼底。

    人家好似瞧乐子一样。

    这与在百里策跟前撕破柔顺的假面具不一样,那时候自己侃侃而谈,江南局势洞若观火,令人不可小觑。

    其实无论戴哪一张面具,都没关系。

    可飞将军青麟,到底是个极骄傲的人。

    贞敏公主谈不上刁蛮,也没如何为难,更没有向着范蕊娘的意思。

    可这皇族公主什么都没有说,却自然是有了一股子脱俗。

    这般心绪一霎间涌过了心头,却让元月砂又恢复了淡然。

    这世上自然会有贞敏公主一样,又娇贵,又单纯,斯斯文文的女孩子。

    这是别人的福气。

    元月砂心静若水,反而微微好奇,长留王究竟有什么话儿,想要跟自己说。

    她不觉轻轻抬头,入目瞬间却为之一悸。

    自始至终,百里聂脸颊上居然是戴着一片银白色的面具。

    猝不及防,元月砂心口微微一悸,掌心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层汗水。

    一瞬间,她脑海之中居然是有一缕空白。

    小时候的梦魇,却忽而又浮起在了元月砂的脑海之中。

    打小她就是个狼崽子,后来北域的杀手诛杀狼群,将她领了回来。

    那时候元月砂不会说话,总抿着唇瓣,却瞧着那个手中捏着染血宝剑的男人。

    他戴着银色的面具,一双眸子闪动了妖异的光彩,正是北域尊主。

    这个男人喜怒无常,喜爱小女孩侍候,却总是能挑出错处杀人。

    元月砂是跟随她最久的一个。

    直到后来,某一次的任务,对方冷漠无情的将她扔在了雪地里面。

    是苏叶萱救了她,然后让父王海陵王苏决用一些好处赎出元月砂。

    那闪动银色光芒的面具,是北域尊主常年不会取下的物件儿。

    可这惊惧的感觉只存在于片刻,旋即又烟消云散了。

    并不是每一个戴着银质面具的人就一定是北域尊主。

    只不过眸光乍然触及的瞬间,那有几分相似的物件儿,勾动萦绕在心底深处的心魔。于是乎,身躯近乎本能的泛起了恐惧之意。

    一旦回过神来,那股子惧意也是烟消云散。更使得元月砂内心暗暗寻思,今日自己确实也是有几分心浮气躁。

    未及反应,对方略略冰凉的手指,蓦然捏住了元月砂的下颚,迫得元月砂抬头瞧他。

    动作谈不上粗鲁,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贞敏公主和范蕊娘都瞧得呆住了,却不知晓说什么。

    范蕊娘忍不住心忖,既然长留王在一旁听着了,就定然已经知晓元月砂是何等粗鄙的人。

    而这样子村俗无比的女子,又怎么会对她做出如此暧昧举动。

    比起范蕊娘,贞敏公主心中的狐疑之色却也是更浓。

    百里聂一向都是极漠然的性子,似乎天底下没什么事情能当真令他上心。

    这位,这位元二小姐可有什么特别的?

    若说特别,贞敏公主倒是觉得有一点。

    骂人时候倒是眉宇生春,神采奕奕,极有精神。

    元月砂却不觉秀眉轻拢,有些不快。

    早听闻长留王殿下为人淡漠,又似有些怪癖。

    如今这样子,确实也是有些个奇怪。

    她触及百里聂的眸子,却不觉微微一怔。

    元月砂一生之中见过许多明亮锐利的眸子,可是绝没有一双眼睛如眼前这般,沉默而死寂,竟没有一点生气。

    仿佛就算被光照着,一双黑眸也是会将光线溶解掉。

    可就在这个时候,百里聂却也是不动声色,轻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头。

    却并非留下只字片语,转身就走。

    贞敏公主眼珠子一转,也不好留下来,匆匆的跟了上去。

    元月砂眯起了眼珠子,怔了怔,蓦然掏出了手帕,狠狠一擦对方手指头触碰过的地方。

    那双眼睛,可真是奇怪,但凡活着的人,是不会有这样子眼神的。

    范蕊娘极恼恨的目光落在了元月砂身上,可知晓了元月砂的手腕,却也是不敢多言。

    长留王百里聂,不在元月砂计划之中,元月砂也不想招惹。

    对着范蕊娘,元月砂却流转了一缕凉丝丝的笑容,柔柔的说道:“蕊娘,若是不想来唐家做妾,只恐怕这孩子的爹,还要另外挑一个了。”

    范蕊娘抚摸隐隐有些明显的肚腹,一阵子的恼恨之余,却也是莫名有了些个心慌。

    她瞧着元月砂柔柔弱弱的身影离去,又想到了这几日唐文藻总是不见踪影。那心里面,一阵阵的恼恨涌了上来,越发不是滋味。那一双眸子之中,却忍不住透出了森森的恨意。

    等元月砂对仪容稍作打整,回到了元家。

    紫竹脸上堆着浅浅笑容,只说她和画心已经将贺寿的香囊做好了。

    那枚香囊拿过来,做得精致,就是没什么新意,也就绣了如意吉祥的花样。

    元月砂点点头,她倒并不挑。

    说到底,她们这些姑娘做的绣品不过是去应个景,并不见得就用得上。

    她们这些女郎的婚事,是各种博弈的结果,甚至和男女双方的情分无甚相干。

    更不是这区区绣品能够左右。

    更何况元月砂内心深处,从未打算嫁给萧英。

    只要花色样式不撞什么忌讳,元月砂便觉得这香囊做得可以了。

    此刻元老夫人那边,却将元月砂新做的衣裙送来。

    这是去萧家赴宴穿的衣衫,也是元家让秀姑赶着做的。

    湘染将这套衫儿打开瞧了瞧,果真做得很精致。

    元月砂挑的是一件淡绿色的衫儿,衣摆上绣了一朵朵的白兰花,瞧着十分清雅精致。

    元月砂眉头却轻轻的一拢,若有所思。

    她让湘染捧着衣衫,求见元老夫人。

    元老夫人刚才午睡过,精神头还好,瞧见元月砂过来,容色更是和煦。

    元月砂福了福,柔柔说道:“老夫人,秀姑已经将衣衫送来了,果真做得精巧,只不过花样子并不是月砂自己挑的那个。”

    元月砂没有挑白兰花,可如今衫儿上偏生绣的是这个。

    白兰花是元秋娘喜爱的东西,元老夫人爱女情深,未必乐意别人染指。

    扮得像元秋娘,未必能讨得元老夫人的喜欢,说不准反而让元老夫人生出了不喜之意。

    她言语虽未挑明,元老夫人应当明白自己的意思。

    然而元老夫人只微微一笑:“你这孩子,倒是恭顺谨慎,也没什么非分之想。这衫儿上花样,是我让秀姑改的。”

    元月砂愕然抬头,倒是确实有些吃惊了。

    元老夫人如何盘算,元月砂心里也没数。

    她赠自己衣衫首饰,绝不至于是真当自己是闺女了。

    元老夫人叹了口气,要元月砂相陪走一走,元月砂也轻轻伸出手,将她身子扶住。

    元秋娘果真是元家最受宠的女儿,出阁之后,院子还留着,一如往常。

    院落打扫得整洁干净,白兰花开得十分娇艳。

    元老夫人叹了口气:“秋娘是我孩子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四十多岁才生下她。又因她身子弱,不免多留意。这些孩子里面,她竟是我最心爱的一个了。可惜她命薄,去得也早。”

    说到了这儿,元老夫人眼眶微红,掏出了手帕擦擦眼角。

    喜嬷嬷赶紧劝慰:“老夫人也不要过于伤心,忧能伤身,您可要保重身子。”

    元老夫人一时没有言语,却微微苦笑:“又怎么能不伤心。知晓秋娘死的那天,我在这院子里面坐了很久。太阳升起来时候,我才知道一夜都过去了。那时候,我什么都吃不下。”

    她环顾四周:“这里我让下人收拾得很干净,看着像住人的样子。有时候我来这儿,就会觉得秋娘会从那里面走出来,温温柔柔给我行礼。”

    元老夫人微微有些恍惚。

    喜嬷嬷却不觉打了个寒颤,心忖这话可别招了什么脏东西。

    元老夫人却抓住了元月砂的手,越抓越紧,元月砂竟似察觉元老夫人的手掌微微颤抖。

    接下来,整个元家都传遍了,只说元月砂样儿像元秋娘,所以让元老夫人另眼相待,好似心肝儿一样的疼。

    这话儿听来也不似空穴来风,元老夫人将元秋娘的首饰给了元月砂,还让元月砂穿了白兰花刺绣的衣衫。不止如此,这些日子,总是赐些好东西到雪芍院。

    便是雪芍院的丫鬟,却也不觉添了几分喜色。

    尤其是贴身的紫竹、画心两个,都是欢喜无限。

    要是自己服侍的主子身份提了提,她们这些下人也是沾染了些好处。

    元月砂倒是如从前一般,每日学学礼数,练练字,并没有什么焦躁。

    有时候,她也是忍不住看一看元老夫人送来的糕点,心中充满了不屑。

    她根本不相信元老夫人将自个儿当女儿替身了,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算计。

    而究竟有什么算计,只恐自己还是要慢慢盘算寻思。

    无论如何,元老夫人这些有些古怪的举止,并没有扰乱元月砂的心湖,当然也更不会让元月砂感情上有何触动。

    倒是听说,青菊院的那位,发了好几回脾气,还砸了东西。

    元明华一心做填房,如今让元月砂阻住她的路,自也是气愤无比。

    转眼就到了北静侯老夫人的寿辰。

    元月砂换上了那套新做的浅绿色白兰花刺绣的衣衫,戴了元秋娘的发钗。这一身打扮虽雅致好看,给人贺寿略显素了点。

    画心想了想,又给元月砂画了个梅花妆。

    元月砂本来就雪白纤弱,如今额头点了一点鲜红,竟生生添了几许鲜润的妖魅气息。便是画心瞧见了,也是不觉怔了怔。

    平素元月砂纤弱沉稳,如今不知怎的,竟也生生逼出了一缕艳丽。

    梳妆好的元月砂,也和元家女眷出门。

    元明华瞧了一眼,心中厌憎之色更浓了。

    她也觉得今日的元月砂有着和平素不同的韵味,心中恨意却更浓了。

    故意打扮成这样儿,还不是去作妖。

    元家几个姑娘也上了马车。

    二房的元蔷心对元月砂颇有敌意,总不觉透出淡淡倨傲与仇视。

    大房的元幽萍倒还好,对这些南府郡的姑娘客气而温和。

    至于元秀巧,不过是年纪不大的小孩子。

    这几位京城嫡出的元家姑娘虽然态度有异,不过都跟南府郡元家的姑娘不熟悉。

    元幽萍客气的和两人打过招呼了后,一多半时候还是跟另外两位京城元家的姑娘说话。

    而元月砂和元明华,相互之间是不说话的。

    气氛不由得微微有些尴尬,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然是到了北静侯府了。

    元家和萧家既是通家之好,又是儿女亲家,自然是与别的不同。

    元家的女眷顺着侧门,也领入了萧夫人的院子里面。

    元明华心思很多,眼珠子也是四处打量。

    这北静侯府要比元家宽阔得多,毕竟人家是侯爷,官员宅邸规制上是有所限制的。只不过房屋倒没有元家修得精巧,据说北静侯的亲娘萧夫人是个节俭而严苛的妇人。

    这样子的婆婆,一多半难相处。

    可那又怎么样,若能做侯夫人,有了品阶地位,是何等风光。

    她甚至忍不住想,据说萧英足上有疾。

    不过那又怎么样,萧英有爵位有军功,那就是很好了。

    至于模样儿,又算得了什么。最好是京中的姑娘都嫌弃,让自己捡个漏。

    等自己成为继室,就生个儿子,拢了丈夫的心,最好是让自己的儿子承爵。

    想到了这儿,元明华一颗心砰砰的跳。

    到了房中,已经有几位贵妇人陪着萧夫人说话了。

    萧夫人今年五十有二,鬓间略有花白,精神却极好,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寒光凛凛,不怒而威。

    这在女子中间,是极少有的。

    大约也是跟她年轻时候没了夫婿有关。

    一个妇人,独自支持偌大家业,还将儿子教导得沉稳懂事,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平素萧夫人也不好奢华,不过今日好歹是她生辰,也挑了件深蓝色绣了寿纹的衫儿穿。

    元老夫人和萧夫人一块儿说话儿,其实她们这些年轻的姑娘也插不上嘴。

    元月砂乐得清闲,可元明华却不免有些浮躁。

    元老夫人终于提到了府上这些姑娘了:“这次你做寿,这些丫头也做了些绣品,你瞧瞧。”

    萧夫人微笑:“可让你们府上的姑娘费心了。”

    她瞧着这些绣品,一件件的拿起来,都称赞了好。

    最后萧夫人拿起了一块手帕:“这块手帕,不但绣得很精致,似乎也还很别致。帕子上面,似有些白兰花的香气,也不像是用香料熏出来的。”

    元明华一阵子的激动,脸蛋儿慢慢的红了。

    这块手帕,就是元明华的绣品。

    看来自己费尽心思,果真引起了萧夫人的注意。

    元老夫人笑道:“这块手帕,是明华这丫头绣的,她是元家旁支所出,一向聪慧伶俐。明华,这帕子你是怎么做的?”

    元明华起身,福了福:“回老夫人,我将白兰花磨成汁液,又将丝线泡在一面,一根根的染了香味儿,再做的刺绣。”

    萧夫人含笑:“你很好,年纪小,心思却很细腻,为了我这个老婆子费心了。”

    这是元月砂和元明华第一次拜见萧夫人,萧夫人一人给了一个荷包,里面塞了萧家自家打的金裸子。不过元明华的荷包里面,添了一根钗。

    元明华难掩心中的得意,瞧来萧夫人对自个儿印象不错。

    至于元月砂,可就比不上自己了。平时倒是伶牙俐齿,可是见不得大场面,当真到了侯府,应答一点儿也不利落,做的绣品也是平庸无奇。

    这个傻子,根本并不上自己的风流机巧。

    她更有把握,自己能嫁入萧家,做侯府的填房。

    耳边却听着元老夫人对萧夫人说道:“盈儿肃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若,让月砂领着他们过来,我也要见一见。”

    萧夫人点点头:“盈儿前几日生病了,我免了她功课。肃儿今日还要练武,二小姐,你过去时候要让他再练半个时辰,今日有客,便不用再练了。”

    萧盈和萧肃都是元秋娘所生的孩子,萧夫人一向管教得严。

    元明华听了,得意的笑容顿时一僵。

    为什么是元月砂,却不是自己?

    元明华心里不甘愿,明明自己更聪慧伶俐,绣品也将元月砂比了下去。可是在萧家跟前,元老夫人宁可给元月砂抬轿子。

    难道,当真是因为元月砂很像元秋娘?

    元明华顿时内心阵阵发酸,很不是滋味。

    一旁的元蔷心却不觉嗤笑,元明华果真是个蠢物。

    萧夫人素来节俭,虽不至于小气寒酸,却讨厌精致奢靡。元明华连一块帕子都这么用心,萧夫人定然不会喜欢。

    反观元月砂,送的绣品没什么花样,其实萧夫人心里更喜欢这样子的。

    元明华是面上聪明,可是元月砂才是那等真正心计狡诈的女人。

    元蔷心头垂了垂,却掩住了眸中一缕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