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 赫连清挨打
    罗嬷嬷是赫连清身边得力的人,这是谁都知晓之事。

    百里策忽而瞧了赫连清一眼,让赫连清顿时打了个寒颤。

    赫连清向前,呵斥:“胡说什么。”

    这贱婢胡说什么,不是给了她金银,许了前程?

    阿惠原本不该这样子说,她应该咬死元月砂在茶水里面动了手脚。

    不错,元月砂初来宣王府,不可能与白芙结仇。可白芙是海陵郡出来的丫头,也许元月砂和那些海陵的逆贼有些关系,所以动手除掉白芙呢?

    赫连清知晓百里策憎恶什么,只要让元月砂和曾经的海陵苏家沾染那么一点半点的关系,那么百里策必定不能冷静自持。

    事后,再除了阿惠灭口。

    原本应该是这样子的,算计得极好的。

    可如今这小丫头张口就提是罗嬷嬷动的手。

    “世子妃,可是月砂做错了什么,得罪你了。”

    元月砂柔柔低语,宛如火上浇油。

    百里冽盯住了元月砂,这个女人果然是厉害的。

    看来今天,吃亏的会是清夫人。

    百里冽素来乖顺,可是今日他很想顺水推舟。

    “是啊,母亲,元二小姐救过我的,你为什么这样子生他的气呢。”

    言下之意,也许正因为元月砂救下了百里冽,所以赫连清才生元月砂的气。

    虽没多少填房会怜惜原配留下来的嫡子,赫连清惯于做戏,京城倒也还有那贤惠的名声。

    百里冽这样子的言语,倒是让赫连清温顺贤惠的面具之上生生添了一道裂痕。

    她蓦然侧身,朝着百里策跪下,字字凄润,透出了无与伦比的委屈和伤情:“世子爷,妾身服侍你多年,一直尽心尽力,循规蹈矩。又怎么会枉顾你的心思,做出这样子的事情?这白姨娘既不受宠,也没有孩子,妾身绝不可能害了她。至于罗嬷嬷,她在我身边,恭顺多年,又怎么会做出这样子大逆不道的事情。”

    赫连清手指狠狠的掐着掌心,掐得手掌都是出血了。

    很久没有这般屈辱的感觉。

    自打做了世子妃,她身份高贵,无时无刻都是拥有雍容华贵的气派。

    可是偏偏却想不到,今日自己不知怎么的居然是被算计了。

    她打猎多年,却偏偏被雁儿捉瞎了眼珠子。

    如今赫连清字字锋锐,十分委屈的样子。

    她不由得心忖,无论如何,百里策也应当念及这么些年来,自己是如何的小心顺意,小心翼翼的服侍她。

    “至于这个阿惠,妾身并不知晓她为什么这样子说。不过,妾身倒是听说,她虽然在白姨娘身边服侍,却并不如何的安分。这丫头服侍白姨娘,嫌弃白姨娘不受宠,所以总是想去别处做活。究竟是何居心,妾身却是不知。”

    赫连清不但将自己摘了个干净,还反咬了阿惠一口。

    阿惠,阿惠,不错这桩事情要紧之处则是阿惠。

    这小丫头不成样子,必定是被元月砂用什么拢住了,以为咬住自己这个世子妃有些好处。

    可这等货色,怎能沉得住气。

    只需稍稍逼迫,必定能让阿惠反口。

    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反咬元月砂一把。

    毕竟如今,阿惠也不敢提及赫连清唆使她下药之事。

    罗嬷嬷跟随赫连清多年,是赫连清身边的老人了。

    闻言,她顿时也是明白赫连清的心意。

    最初一时错愕,待罗嬷嬷回过神来,便是恢复了剽悍之姿。

    她一把拧住了阿惠,狠狠一巴掌抽过去,疾言厉色:“贱婢,究竟是谁让你张口污蔑。若不说实话,我瞧你主子的死,和你脱不得干系。”

    阿惠没有躲,脸颊高高的肿起来一块儿。

    罗嬷嬷一时心里恨极了,竟拔下了头上的发钗,可劲儿望着阿惠嘴上戳。

    阿惠蓦然一推,力气竟似有些大,让罗嬷嬷也是拿她不住。

    她凄然说道:“夫人,夫人,你饶了我把。”

    却作势欲跑。

    百里策面沉若水,瞧着这场闹剧。他不觉一挥手,身边的侍卫向前,就欲图将阿惠拿下。

    无论如何,这个阿惠是极重要的人证。

    然而阿惠似吓坏了,蓦然身子一动,竟生生跌落如池水之中。

    便是狂怒的罗嬷嬷也是不觉为之一怔,只瞧见那宣王府的池子生生激起了一蓬水花。

    罗嬷嬷一时也是吓得呆住。

    她还未曾想让着贱婢去死,她还想让这贱婢改口。

    然而如今,别人瞧来竟是自己生生逼死这贱婢的。

    耳边,却听到元月砂冷淡的说道:“阿惠虽然只是个婢女,并不如何值钱。可是也不必这样子狠辣,生生逼死人家吧。”

    罗嬷嬷惊惧之余也是涌起了一股子的恼恨之意,难怪自家小姐还未等元月砂进门,就如此憎恶这个妖精。

    这个小妖精,居然是这么一个可恶的人物。

    可如今元月砂是个娇客,她是下人,而且还沾上嫌疑。

    罗嬷嬷生生压下了胸中一口气,咚的跪下来

    “世子爷,老奴只是一时不慎,听不过这贱婢随口侮辱,并不是想要逼死她啊。”

    百里策没有理睬,只召唤来赵霖,安排几个精通水性的侍卫,去将阿惠捞上来。

    不过水中摸索了一阵子,却并没有什么收获。

    宣王府引入的是活水,水中颇多淤泥和水草,阿惠被什么缠住了,一时寻不着,这也并不奇怪。

    而赫连清和罗嬷嬷,百里策也是任由她们跪着。

    跪久了些,赫连清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生生流转了委屈之意。

    她做势跪一跪,原本也不过是故作姿态。

    料着百里策念着她正妻的地位,多年的名分,一定是会立刻扶着自己起来。

    想不到,百里策居然便是让她这样子跪着。

    这些年来,赫连清也算是养尊处优,跪得久了些,膝头也是生生添了酸痛之意。

    百里策眸光轻轻的闪动,有几分异样的目光顿时也还是落在了赫连清的身上。

    也不多时,一名侍卫向前,恭顺行礼。

    百里策却向他垂询:“我让你跟着元二小姐,你自然在白姨娘院子左右。既是如此,罗嬷嬷可是有来此处。”

    罗嬷嬷脸色大变。

    赫连清也不是滋味,心中好似打翻了五味瓶。百里策蓄养了暗卫,赫连清是知晓的。想不到元月砂第一次上门,百里策居然让人就近保护,悄然跟随。

    这些暗卫是百里策亲手调教,个个忠心,说出来的话儿自然更为可信。

    赫连清狠狠的扯住了手中帕儿。

    她当然知道,罗嬷嬷有偷偷来过这儿。

    那包哑药,是罗嬷嬷塞给了阿惠。

    让阿惠去下毒,罗嬷嬷当然要再瞧一瞧阿惠,免得这死丫头神色有异,担不起事,出了什么岔子。

    那时候赫连清正在跟鸢王妃请安,罗嬷嬷瞧过了阿惠,跟赫连清回禀一切皆好。

    也许会被人瞧见了。

    赫连清冷汗津津。

    可纵然是心里不乐意,那侍卫还是说出了赫连清并不想听到的话:“方才罗嬷嬷确实有来白姨娘的院子。”

    罗嬷嬷尖声道:“不是那样,不是那样子的。小姐担心白姨娘照顾不周,特意让老奴前去,提点一二。”

    她跟随赫连清多年,是赫连清的左膀右臂,不但忠心耿耿,也是为了赫连清做了许多事情。赫连清也不觉犹豫,可要顺着罗嬷嬷的言语,将罗嬷嬷给保下来。

    反正那阿惠已经是没了,谁也说不清楚。

    百里策却一步步的走过去,蓦然眉头一条,拔出了腰间长剑,狠狠的刺入了罗嬷嬷的胸口。

    罗嬷嬷那尖锐的叫声顿时戛然而止,眼睛里的神色既恐惧又不可思议。

    咕咕的鲜血从伤口冒出来,却不见百里策有半点动容。

    赫连清却吓得身子一软,瘫软在地上。

    百里冽瞪着那玉色的眸子瞧着,蓦然掌心添了一缕温热。

    一侧头,入目却是百里纤楚楚可人的面容。

    平时刁蛮尖酸一扫而空,唯独那脸颊却也是盈盈流转了泫然欲泣神色。

    可谓是我见犹怜。

    百里纤更低声唤道:“哥哥——”

    却见百里冽不动声色缩回了手掌,移开了一步。

    百里纤手掌一空,脸色顿时一变。

    目光落及,却看着百里冽盯着元月砂。

    那幽幽眸中,不觉恨意顿生。

    百里冽有些深邃盯着元月砂巴掌大的精巧脸颊。

    明明是个纤弱的姑娘,可纵然流露出怯弱之态,眼里却总有一股子沉润的冰雪之意。

    甚至见着罗嬷嬷死了,也无半点动容。

    百里冽当然知晓赫连清的手腕,可今日元月砂一来,不但逃过了赫连清的算计,还洗清了自己嫌疑,更顺手断了赫连清一条臂膀。

    罗嬷嬷可是赫连清极要紧的帮手。

    不但如此,还在百里策心中种下了对赫连清不满。

    不过在宣王府略走了走,居然就能让赫连清吃了这么大亏。

    眼前的女郎宛如一个极深邃的谜团,让人捉摸不透,却又想继续探寻。

    百里策冷锐的嗓音却也是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区区奴婢,居然谋害府中姨娘,吓坏了来宣王府的娇客,还拿捏世子妃为她脱罪,岂不是该死?”

    赫连清伸手按住了胸口,身躯更是不觉轻轻的颤抖。

    罗嬷嬷可是她心腹啊,打小奶大赫连清,当年来京城更陪着赫连清一介孤女熬日子。

    想到了这儿,赫连清竟有些心痛。

    百里策将长剑轻轻的拔出来,用一块丝帕抹去血迹,随即将那丝帕弃之不用。

    旋即,才将那柄长剑缓缓回鞘。

    他伸手揽住了赫连清,嗓音微柔:“清娘,这奴婢说的话,我不会当真的。白姨娘的死,又怎么会和你有关系。”

    赫连清不自觉瞧着罗嬷嬷的身躯,罗嬷嬷身子一抽一抽的,伤口咕咕的冒出了鲜血。触及赫连清的目光,罗嬷嬷也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赫连清蓦然侧过头,泪水盈盈。

    “这奴才罪有应得,到底跟了我这么多年。”

    事到如今,赫连清也只能压下了心中酸楚,这般说道。

    百里策却放开了她,缓缓来到了元月砂身边:“让元二小姐受惊了。”

    实则他并不觉得元月砂受惊,眼前的少女浑身透出了沉稳和通透。

    元月砂轻轻垂头,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世子爷,今日月砂倦了,想要回元家歇息。”

    百里策没有多留,湘染则过来轻轻的扶住了元月砂。

    元月砂垂头,手指轻轻拂过了裙摆,却蓦然极清淡的一笑。

    赫连清惯于作伪,可方才罗嬷嬷死的时候,那一缕心痛姿态倒也不假。

    而这样子的心痛,是取悦了元月砂的。

    可这不够,根本不够。

    赫连清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对百里策是真爱。

    元月砂柔弱如一片轻云,和百里冽擦肩而过。

    当年苏姐姐在亲儿子面前被活活溺死,清夫人在折磨人方面,真是个很有想法的女子。

    自己也要学一学。

    百里冽却转身,瞧着元月砂那纤细的腰身,那如烟云般的裙摆。

    他不动声色,慢慢的退出了这个房间。

    白姨娘喉头受损,眼神呆滞,宣王府为了遮丑,没几日必定是要让白姨娘悄无声息死了。

    可是这些事情,和他百里冽有什么关系呢。

    百里纤留下来,轻轻的扶住了赫连清。

    可心中不平之意,却渐渐浓了,不断加深。

    她还是个小女孩儿,可长于京城王府,这个年纪的她其实也是懂许多事情了。

    有些东西,自己注定得不到也还罢了,可为什么能让元月砂摘了去。

    那女郎不过是南府郡出身的乡下丫头,元家旁支之女。自己金尊玉贵,世子妃肚子里托生的尊贵嫡女,元月砂凭什么跟自己去争。

    她连自己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赫连清身子轻轻的靠在女儿的身上,也没什么力气了,显露出没精打采的样儿。

    宣王府外,元月砂欲从侧门出去。

    只见头顶一片阴凉,却是一柄细竹绸布的伞打在她头上。

    百里冽的容貌俊秀而柔和,宛如一块精致的美玉雕琢而成,一双眸子却也是泛起了浅浅的玉色。

    “元二小姐不等我道谢,就匆匆离去,父亲会怪我不知道礼数,我也不知道二小姐可还是生我的气。”

    湘染乖觉,悄悄的退开,留着元月砂和百里冽说话儿。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阳光被这精致的纸伞一遮,光线顿时变得模糊而柔和。

    这把伞做得十分精巧,匠人在伞面上勾勒了朵朵梅花,让透出的光线也稀稀疏疏的。

    这个时候的百里冽,个头也不过稍稍比元月砂高一点。

    瞧上去,两个人都好似精致的玉器。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元二小姐却对我不理不睬的。难道当真为了一个死去的下人,元二小姐就不喜欢阿冽了。”

    百里冽温润的嗓音之中透出了一股子的淡淡委屈,纵然是刻意为之,仍似有蛊惑人心的魔力。让人觉得,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事情,也都是值得原谅的。

    元月砂却微微笑了笑:“阿木对冽公子忠心耿耿,其实无论冽公子做错了什么,他都会原谅你的,不会真正见怪你的。我也不知道冽公子做没做错,可就算做错了又能怎么样,好似你这样子的人犯错,当然是只能选择原谅你了。”

    她想起苏叶萱,苏姐姐怎么会生自己儿子的气。

    就好像她对白芙说的那样子,记得好好道歉,苏叶萱是会原谅她的。

    那么,这个孩子再怎么刻薄,怎么凉薄,都没关系。

    元月砂深深的望着百里冽,你娘会原谅你的。

    百里冽深深的盯着元月砂,微微沉默片刻,却温温柔柔的笑起来:“可是元家小姐姐,我一点都不在乎原谅还是不原谅。做过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对还是错,只瞧最后的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只有具有能力的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那少年玉色的眸子之中,竟似透出了一缕无与伦比的煞意。

    隐匿于这具精致皮囊之下的剧毒,如今更似若隐若现。

    说到了这儿,百里冽却伸出手,将手中精致的竹伞塞入了元月砂的手中。

    他收敛了自己的锋锐,又变得温良无害了。

    百里冽退后一步,轻轻的欠身,眯着眼珠子瞧着元月砂打着伞,上了马车。

    然后,那马车缓缓行驶,车轮在青石板路上咯出了吱吱的声音。

    他自然是有许多话儿想问元月砂,可元月砂狡诈,是绝不会应答她的。

    此刻,赫连清在房中,面色苍白,神思不属。

    百里纤让人送了定惊茶来,赫连清也只浅浅的品了一口。

    却又泪若雨下,酸楚不已。

    百里纤走过去,轻轻的为赫连清揉揉肩头,细声细语的安慰:“母亲也仔细身子,虽罗嬷嬷服侍你多年,可终究是个奴婢。你是主子,没道理一个主子为奴婢劳神的。”

    赫连清摇摇头,却没说话。

    罗嬷嬷服侍她多年,情分自是不浅。况且这老奴素来能干,又很忠心,能替赫连清做许多事情。如今突然折了,赫连清有些事情也很不方便,也挑不出适合的人选。

    这些也还罢了。

    要紧是百里策的姿态,令赫连清心慌。

    她是正妻,身份体面,罗嬷嬷又是她身边得力的人,这是谁都知道事情。

    百里策随随便便就杀了,也是没给她留脸。

    赫连清着紧的是她在百里策心目之中的位置。

    表面瞧来,赫连清如今是正妻,儿女傍身,地位稳固。

    可偏生还有个百里冽。

    京城的人都知晓苏叶萱水性,宣王府说她染病,然后让赫连清代替主持中馈。可那又如何?当年含糊了尊卑之分,因牵扯到苏叶萱和亲郡主的身份,并没有正式褫夺苏叶萱郡主头衔,世子妃的身份。那个所谓的由妻贬妾,其实做不得数。

    照着礼数,百里冽才是嫡出长子。

    这么些年,赫连清也用了些手腕,也没见得能挑出百里冽的错处。

    也是,十岁时候能眼睁睁看着亲娘溺死眼前而无动于衷的小怪物,这心性自然了得。

    自然也是沉得住气的。

    可赫连清心里也渐渐焦急了,百里冽岁数大了,老王爷身子一天比一天差。等百里策承了王爵,便会挑一个儿子立为世子。

    赫连清原也不着急,她知晓百里策如何厌恶苏叶萱。既然是如此,又怎会给那贱种如此荣耀?

    可如今,百里策减了她正妻的体面,容不得赫连清胡思乱想。

    赫连清叹了口气,扶着镜子微微苦笑。

    就算保养得宜,到底也是上了岁数。

    样子虽还好看,究竟比不上那些一掐能掐出水来的年轻小姑娘。

    想到了这儿,赫连清眼神微微有些深邃。

    抛开百里冽,她也不乐意让后来进府的小姑娘摘了自己的桃子。

    就在这时候,百里策却踏入了房中。

    赫连清赶紧收拾心情,盈盈行礼。

    百里纤乖觉,挑了个理由走了,并支开了下人。

    房间里面没有人,赫连清顿时泪水盈盈,轻轻跪在了百里策的腿边。

    “世子,我知道错了。都是清娘不好,是清娘让你不省心。以后,我定然做得更好,不让府里出这样子的纰漏。”

    她是高贵无比的世子妃,原本不必如此纡尊降贵,说跪就跪。

    可赫连清就是这样子,她能在百里策跟前放下所有的尊严,微若尘埃,俯首帖耳。

    她能让百里策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宛如她心中神祇。

    而百里策轻轻的抚摸她温顺的发丝,言语温和:“这么些年来,有劳清娘为我操持后院,打理家事,抚育儿女,孝顺父母。这种种情分,温柔体贴,我是有记在心头的。”

    可他蓦然抓紧了头发,让赫连清头皮生疼。

    “正因为记挂你的好处,我只当众问侍卫可瞧见罗嬷嬷去白姨娘的院子,没去问他可有瞧见罗嬷嬷做什么。不过就算不问,我也知晓怎么一回事情。正因为知晓怎么一回事情,才当众留了你脸面,全了你名声。”

    “你可要我现在唤他进来,让他跟你说,瞧见你身边老奴塞了包药粉给阿惠?”

    “正因为念着你这么多年侍候我的情分,我杀了罗嬷嬷,含糊了这桩事。方才的侍卫阿罗跟了我六年,一向很忠心,可他很快就会没了。我便是待你狠心,总要瞧着纤儿、麟儿、洵儿的面子上,全了他们亲娘的体面。”

    他手指一根根的松开,赫连清顿时移动膝盖,搂着他腿,枕着他膝:“表哥,表哥。清儿对你一心一意,那个元二小姐,其实妖得很,不是什么好人——”

    话语未落,却听得清脆一声,赫连清脸颊之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她头发散了,脸颊也被打得高高肿起。

    百里策眼睛里流转一缕恼怒:“她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你买通阿惠,要指认元二小姐下毒。可她也厉害,三言两语吓得阿惠咬住罗嬷嬷。若她乖巧安顺,此刻已经是死了。你道她没瞧出,我包庇于你?”

    赫连清头晕目眩,心中阵阵酸楚。

    自打她与百里策相识,百里策怜她孤弱,一直小心呵护。

    待做了夫妻,这么多年来也没红过脸,更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头。

    想不到如今,百里策居然为了元月砂,结结实实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她恨透了元月砂了。

    那贱人年纪虽小,却分明是个妖孽,是容不得的。

    然则如今最要紧的,则是拢住夫君的心。

    “世子,我知晓错了,知晓错了。”

    赫连清泪水盈盈,散着头发,声声哭诉。

    她哭诉的嗓音柔婉,别有一番荡人心魄的韵味。

    百里策蓦然重重一脚踹出去,竟不见半点怜香惜玉。

    那沉沉面颊之上,却也是蕴含了一缕冷怒。

    赫连清那莺声软语,竟然并没有让百里策气消心软。

    赫连清胸口重重挨了一脚,喉头也泛起了腥甜。

    她帕子一抹唇瓣,才知晓方才竟是被踢得呕血来。

    “清娘,你心狠手辣也还罢了。可是要紧的是,你不够聪明。我并不喜欢冽儿,可你不该在我跟前提冽儿也喜爱元二小姐。你觉得我应当为如今的岁数,嫉妒自己的儿子了。这些个手段,你道我当真瞧不出来。”

    百里策字字句句,诛心言语,让赫连清一阵子的心悸发慌。

    她想要否认,可那话儿到了唇边,一阵子心虚,却也是说不出口的。

    赫连清挣扎起身,轻轻的偎依过去,只簌簌垂泪,却不敢开口提及只言片语。

    “你以为当年是你将我从苏叶萱身边算计过来,因此得到了我?其实却是我自己厌了苏叶萱,剩下那么多女人里面,我最喜欢你,自然挑中你了。表妹,你面柔心狠,楚楚可人。你可知晓我最喜欢你什么?那便是你将我放在心尖尖,将我这个夫郎瞧得最重要。我喜欢你温柔体贴,什么事情都顺了我心意。这些年来,你不是一直做得很好?无论外面多少女人,我始终待你还是不同的。可是现在,夫人难道就不能如从前那样子,贤良淑德?”

    百里策这样子说着话儿,手指捻着赫连清乱了的发丝,轻轻巧巧的为赫连清拢上去。

    他用发钗挑好赫连清的头发,再轻轻搂了一下赫连清瑟瑟发抖的身躯:“清娘,下一次,可不要让我失望了。”

    百里策走了后,赫连清抚摸自己肿起了脸颊,不觉酸楚难当。

    更让赫连清心惊的是,苏叶萱死去了那么久,因为元月砂,百里策第一次提及那个女人。

    她第一次品尝到了担心失宠的惶恐不安。

    赫连清捂住受伤脸颊,眼睛里却透出了狠意。

    不会的,她绝不会如苏叶萱那样子的失宠,绝对不会。

    元月砂定然是不能留了,只不过待这小妮子,要用些心思,算计要精细。

    今日大意,才折了罗嬷嬷。

    赫连清慢慢的扣紧了自己的手指,她到底还是急了些。

    如此又过了几日,元月砂得了消息,那被弄哑痴傻的白芙忽而发了疾病就没了。

    不过这么个姨娘的死,也没多少人在意,更没闹腾出什么水花。

    元月砂向着言娘告了半天假,言娘也允了了。

    元月砂上了马车,只带着湘染,一路到了城郊的庄子上面。

    天蓝若洗,水墨色的土壤上,如今开着大片大片的嫩黄色油菜花。

    这个时候了,庄里的农户也下地干活,庄上冷冷清清的,也没什么人。

    元月砂到了一处小小的院落。

    一名灰衣汉子给元月砂开了门,让马车驶进来。

    这院子也不大,添了辆马车,顿时也是显得有些拥挤了。

    那小小的院子里面,如今正有个纤瘦少年正在干活。

    他穿不打眼的蓝衫,正用镰刀割去院子里的荒草,背后一摞摞干柴块儿是他刚劈好的,叠得整整齐齐。

    听到了动静,那少年抬头。

    “他”一张脸蛋蜡黄,样子谈不上多好看,可是那一双眸子却是出奇的灵动。

    见到元月砂,“他”顿时也是极为欣喜。

    “见过将军。”

    这少年打扮的女郎,正是服侍白芙的阿惠。

    而这个阿惠,自然是元月砂的人。

    两年前,阿惠奉命潜入宣王府。白姨娘并不受宠,谁也不会跟人去争白姨娘身边丫鬟的位置。

    阿惠落到白芙身边做事情,倒也容易。

    她照着元月砂的吩咐,一边当白姨娘的粗使婢女,一边向着清夫人院子里示好。

    赫连清身边的人,自然不会瞧得上阿惠,一多半不会理睬。

    要混进赫连清身边并不容易,可是算计赫连清就容易多了。

    让白姨娘知晓自己女儿是被人害死的,并不是指望白姨娘有那个血性反了宣王府。

    可是当赫连清知道白芙知道了,必定会生出除掉白姨娘的心思。

    阿惠在白姨娘身边侍候,又显得有异心。赫连清要除掉白姨娘,自然会挑中阿惠这个丫头。

    同样的,白姨娘要做什么,身边伶俐人只有阿惠,也只能依靠阿惠。

    白姨娘让阿惠弄些毒药,赫连清让阿惠茶中下药。不过阿惠却将两人的计划,都告诉给了元月砂。

    之后阿惠在罗嬷嬷的逼迫下假意跌水,她打小水性就很好,趁机游走逃走。

    宣王府的人以为阿惠已经死了,并不知道阿惠还活着。

    元月砂感慨:“这两年苦了你了,你年纪小,原本不该让你做这么些个危险的事情的。”

    她留下百名死士,阿惠是其中之一,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

    元月砂原本并不想用她,可是阿惠却是甘愿冒险。

    事实证明,这丫头确实也很精灵。

    阿惠不觉泪水盈盈:“将军,这些都是阿惠心甘情愿的。我也是想要知晓,哥哥究竟是怎么没的。”

    阿惠的哥哥韩旭,原本是白芙的情郎。

    苏叶萱、白芙、紫苏主仆三人算一起长大。

    紫苏年纪最小,白芙比苏叶萱小一岁。

    离开海陵郡的时候,以白芙的年纪,自然也是有了一个情郎了。

    原本韩旭和白芙也该成婚,白芙念着苏叶萱去京城不放心,要一块儿去。

    紫苏年纪小,如果另外挑个年纪大些的丫鬟,也不知道忠心不忠心。

    她跟韩旭相约,去京城呆上一年,就回来和韩旭成婚。

    可一等快两年,白芙没有回来,书信也写得少了。

    韩旭去了龙胤京城寻她,却也是再也都没回来。

    阳光下,阿惠想起了哥哥,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元月砂伸出手,轻轻的按住了阿惠的肩头。

    她知道的,这孩子的可悲远不止于此。

    那一年,阿惠只有五岁,她的父亲韩轩是海陵宣慰府的侍卫统领。

    一群流寇杀入苏家,阿惠全家人都没有了。

    这丫头被亲娘尸体掩住了,留了一条命。她那时候年纪小,没有人依靠,乞食为生做了乞丐。因为打小缺了滋养,才这样子又黄又瘦。

    青麟在她八岁时候找到她,也将阿惠养起来。

    如今事实证明,阿惠确实很能干。

    略一犹豫,元月砂轻声问道:“她还好吗?”

    阿惠面颊流转不忍之色:“昨天喂了粥吃,大半吐出来了。今天打早上开始,什么都吃不下。大夫来瞧我,只让我们熬些参汤吊着命。”

    元月砂难掩心中酸楚,略一犹豫,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虽然是京城郊外的地方,这房间却收拾得很干净。

    阿惠是个勤劳刻苦的人,也很会照顾人。

    可饶是如此,房间里点了熏香,也掩不住一股子的恶臭。

    而这恶臭的来源,则是如今床上躺着的这个女子。

    那女子双腿曾经被人打折过,又没有接好,接骨处未免也是显得极扭曲难看。

    如今她浑身上下,都是布满了恶疮,散发阵阵的恶臭。

    元月砂却并不嫌弃她身上的污秽,轻轻的在她身边坐下来。

    一年多前,她的人才找到紫苏,将紫苏救了出来。

    苏叶萱身边两个丫鬟,白芙做了姨娘,紫苏却被人打断双腿卖去了黑窑子。

    一闭眼,似乎便能记得当年紫苏姐姐的样子。

    年纪轻轻,大大的眼睛,脸蛋粉嘟嘟,蕴含了几许淡淡的稚气。

    阳光洒在了被褥,滑过了紫苏的脸颊。

    元月砂掐着手指头算,紫苏今年才二十七岁。

    可她头发花白了大半,脸蛋也很憔悴,瞧着好似年近半百的老妪。

    要找出紫苏并不容易,那日她被拖曳出宣王府,被不止一个人糟蹋。她在京城黑窑子呆了几个月,后来又听到说,要将她卖得远些。

    如此转手了几次,备受蹂躏和屈辱。

    后来,也不知晓哪个客人让她染了恶疾,脸蛋也毁了。彼时紫苏年纪也大了,连不挑剔的客人也不要她。她便倒夜香,做粗活,做些个下贱的活计。

    薛氏女说了,只因她染的花柳疾恶毒太深,医不好。

    吃了些药,左右也不过延命罢了。

    似察觉有人来了,紫苏睁开眼睛,瞧见是元月砂,眼睛里面透出了欢喜的神气。

    元月砂拿过药,小心翼翼的将药敷在了紫苏的烂疮上面。

    那药其实也没什么用,只不过抹着凉丝丝的,能稍缓痛楚罢了。

    “青麟,你又来看我了。”

    紫苏朝着元月砂笑了笑,她的笑容其实有些吓人,可元月砂却觉得很温暖。

    “这些日子以来,我东西吃不下了,有时候睡着,有时候醒着,迷迷糊糊的。我想,自己的日子也许是差不多了。”

    元月砂手指顿了顿,开口:“别说丧气的话,再吃几帖药,也是会好的。这大半年,我让飞云和问羽去办事,那些卖了你,欺辱你的人,日子久了寻出来不容易。他们得慢慢来,一个个的,将他们杀了。如今这活儿,做得差不多了,我让他们做得细致一些,最好不要漏了什么。”

    她语气说不出的平淡,可言语之间却也是透出了森森杀伐之意。

    可是那些人,难道不该死吗?

    用女子贞操和血泪赚取银两,怎么死都不足惜。

    紫苏点点头:“谢谢你了。”

    她想要起身,却也是起不来。元月砂扯了枕头,让紫苏靠着。

    紫苏痴痴的瞧着窗台,神色微微有些恍惚了:“这些日子迷迷糊糊的,这些年过得好辛苦。可不知道怎么,那些辛苦的事情也都不怎么记得了。青麟,我总是想起一些从前的事情,海陵郡的事情。郡主对我真好,从来没有将我当小丫鬟。你却不好,喜欢吃甜食,老是偷了我的。白芙姐姐手艺最好,会做点心,还会绣花,心思很细。别人都说,谁娶了她一定极好。”

    “当然最好的还是小萱郡主,我爹得了瘤子,不能下床,是她给我爹医好的。我们家赶着送我去报恩做奴婢,娘悄悄跟我说,小萱郡主人好,我能跟着她是天大的福气呢。我也觉得是福气,郡主很护着我的。来到宣王府,罗嬷嬷拿老长的鞭子打我,郡主一向好脾气,却没饶罗嬷嬷。她对白芙姐姐也好,白芙姐姐要认字,是她一笔笔教的。后来来到了京城,白芙姐姐的脚要被那个御医医坏弄成残疾了,是她不顾世子爷的反对,硬生生为白芙姐姐瞧腿伤。小时候我娇气,只要哭一哭,郡主,她就会哄着我的。后来我眼泪流干了,谁也没有来。青麟,你说要是一切跟海陵郡时候一样,那可多好啊。”

    紫苏慢慢的说着,嗓音渐渐的小了起来。

    却又好似打了个激灵,忽而又回过神来。:“你们谁都没有和我说,可我总觉得,白芙姐姐她也已经死了,好似有谁告诉我了一样。青麟,我们三个一块儿长大,做了姐妹。那时候我说了,我偷偷看那些男人结拜,说什么同生共死。我们好姐妹,也应当这样子啊。青麟,青麟,我瞧着苏姐姐来接我了。”

    说到了这儿,紫苏脸颊冉冉绽放了一缕笑容。

    她这样子甜甜笑着,一下子又不显得老丑了,依稀有了过去天真甜美的风韵。

    那笑容绚丽如花朵,却忽而在最绚丽时候凋谢掉。

    紫苏脑袋一歪,已经是没有了气息。

    元月砂轻轻的合上了眸子,她不由得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她栽倒在雪地里,一双温暖的手将她生生拉出来。

    “郡主,这小孩子还有气息,真是可怜啊。”白芙嗓音在她耳边感慨、

    苏叶萱让白芙煎药,紫苏准备些个热食。

    紫苏悄悄的捏了下她硬邦邦的手:“你要是醒了,我将自己的糕儿分给你吃。”

    那时候,车上的三个女子,无论是好是坏,如今都是已经死了啊。

    元月砂没有哭出声,却也已然是泪流满面。

    外头阳光正好,黄澄澄的油菜花开得十分灿烂,一块一块的,宛如黄色的毯子,好似要延展到天边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