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 初入宣王府
    范蕊娘听到了小玉的尖叫,也瞧见了外头的场景,却也是心尖尖顿时涌起了寒气。

    她不至于不通透,也是瞧出小玉是被算计了。

    小玉虽然是范蕊娘的心腹之人,可到底是个奴婢。

    范蕊娘当然不会以自己这个娇贵之躯,去救个下奴。

    外头,那泼皮已经扯开了小玉的衣衫,露出了葱绿色的肚兜,丑态毕露。

    巡城的兵丁来到,那泼皮也是不敢留在这儿,匆匆离去。

    小玉披头散发,也不堪羞辱,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她顿时含羞离去。

    “这等奴婢,水性样儿,瞧着就是不干不净的。”

    “瞧来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纠缠。”

    也有人好奇:“到底是官家婢女,何至于瞧中那等泼皮。”

    一名文士轻轻的展开了扇子,摇了摇头,却也是嗤笑:“瞧你们就是不懂这么些个门道。这些大户人家的俏丽婢女,若有轻浮水性的,家里男主人要她侍候,一多半就沾染过。可也不见得每个都能做通房妾室,许多都配给家里的下人。而那些没指望的,自然也会跟这等泼皮无赖厮混。瞧如今这婢女又要断了相好,说不定也拢住了个不懂事的愣头青,找着人接手了。金珠子居然都拿出来给人。”

    唐文藻听到了同窗议论,面颊微微涨红。

    昨个儿,他还睡了小玉。

    无论这些议论真还是不真,小玉也可谓是当众出乖露丑。

    这等令人丢脸的婢女,他是不会要的。

    一旁倒是有人讽刺说道:“听说是范家的婢女,若是范家,倒也并不如何奇怪了。”

    唐文藻更是一愕。

    范家如今的主母周氏,是当今周皇后的娘家侄女,性子又极泼辣。

    正因为如此,周氏强硬无比的态度,方才是宠出了个范蕊娘这样子性情的女儿。

    周氏也不同一般主母,手底颇为丰厚。

    如今唐文藻所住的那个宅子,都是周氏花钱置办下来的。

    而周家身为外戚,朝中为官的人也是不少。

    这些唐文藻都是知晓的。

    可是听别人口气,范家竟似还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暗昧之事。这却是无甚人脉的唐文藻不知道的人。

    他不觉盯着自己那同年,只盼望对方继续说下去。

    然而对方似知晓失言,自然也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议论周家。

    唐文藻虽未打听到什么,却觉得似有一根尖刺扎入心口,竟隐隐觉得扎心。

    此刻他忽而方才想起了范蕊娘,范蕊娘还在一边偷窥。

    方才自己对元月砂的一缕痴迷之态,范蕊娘可谓是尽收眼底了。

    想到了此处,唐文藻竟不觉心生几许的惶恐。

    范蕊娘虽总是斯斯文文,客客气气的,可不知怎的,唐文藻对范蕊娘却有一种畏惧之情。

    唐文藻眼角余光轻扫,瞧出那厢房里的娇客已经离开了,更平添了几许的茫然。

    旋即,却又有几分不甘。

    还不知道范家内里有什么不堪谣言呢,塞给自己的丫鬟也是不干净的。

    唐文藻已经存了心思,要将范家的事情探一探。

    从前自己是人傻,所以糊糊涂涂的。

    若探出什么内情,他可得给范蕊娘这个小娘些颜色瞧瞧。

    整日倨傲个什么劲儿。

    不过话分两头,虽如今元月砂出落得如花似玉,他还是舍不得范蕊娘的。

    元月砂不过是旁支,京城元家不会真心待她,所谓的县主也只是虚衔。

    可范蕊娘在周皇后面前能递话,在家也受宠,开口几句话就为唐文藻讨了官职。唐文藻做了京官,不必外放去贫苦的地方。就连如今的宅子,也是范蕊娘置办的。

    元月砂虽然也塞了点银子给何氏,可也不多,应个景。

    而且如今范蕊娘已经是双身子的人,能给他唐家留种。而元月砂,身子一向很虚。

    男人现实起来才是真现实。

    唐文藻不觉心忖,还是想法子哄了元月砂的身子。

    虽不能做妻,妾还是可以的。

    自己委屈了元月砂,自然会在别的地方补偿一二。

    他日自己飞黄腾达,元月砂还不是有福气的。

    唐文藻已经想得很长远了。

    他及得陇,又望蜀,谁也不想舍了去。

    而小巷之中,迟迟未走的元月砂却已然瞧见了范蕊娘。

    范蕊娘以轻纱覆面,自然也并不想别人认出来。

    可那怀孕的身子,已经是能瞧出了几分的端倪了。

    果真是怀上了,难怪人那么急,心那么狠。

    元月砂心忖,好好的小姑娘,为什么要为了唐文藻这样子的男人来招惹自己呢?

    她不觉对湘染低语几句,湘染也是心神领会。

    元月砂身边的婢女悄悄的下了马车,此刻范蕊娘马车正欲离开。

    湘染指间多了一枚铁珠子,咚的一下子弹了出去。

    那马儿受惊,马车之中的女郎惊叫涟涟。

    马车帘子荡开,露出了范蕊娘受惊惶恐的面容。

    车夫好不容易平复了马儿的暴躁,不自觉停下来。

    范蕊娘在马车里面已经摘掉了面纱了,面色十分不好看。

    有了这么个动静,围观群众也是不少。

    湘染就混在了人群之中,蓦然扬声说道:“这不是范小姐吗,方才被调戏的是范家的丫鬟吧。”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得范蕊娘,不过方才小玉被地痞调戏的事情见到的人可是不少。也是不禁让人好奇,丫鬟受了委屈,怎么主子不出来?

    且那婢女既然如此伤风败俗,这当主子的品行也是未必怎么样的好。

    更何况范蕊娘还是做姑娘的打扮,肚子却有些明显了。

    湘染冷笑,不要脸的货色。

    不要脸也还罢了,反正不关她的事。

    却偏生,算计在自家主子身上。

    湘染不觉再在人堆里面,大声说道:“怎么还是姑娘,肚子都大了。”

    范蕊娘脸颊一阵子的苍白,蓦然狠狠放下了车帘子。

    她死死的抓住了自己衣衫,手指骨隐隐有些苍白,如今有些痉挛的颤动。

    怎么突然就惊了马了?

    自己露了脸,让人瞧见了身孕。

    露了脸也还罢了,京城的寻常百姓,也不见得认得每一个官家小姐。

    可是偏生,瞧见这一幕的,还有那些和唐文藻一同的同榜进士。

    这些初涉官场的男人,一个个的都是上跳下窜,打探属于京城官场的奥秘。

    他们许多,未来会是一些京中官员的女婿,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范家蕊娘未婚先孕的丑事,就会这样子悄无声息的透入整个京城贵族的圈子。

    而自己一直隐藏的秘密,不得不离家的小心,如今都是会遮掩不住。

    更让范蕊娘心中酸苦的是,这些人,还是自己安排的。

    原本应当借着这些读书人的嘴,议论元月砂的不堪。

    却没想到,居然是自己露了脸。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

    还不是觉得日子无聊,想看看元月砂丑态解闷儿。

    范蕊娘觉得嘴里苦,比吃了黄连还要苦。

    偏生,这黄连一大半还是自己准备的。

    却没有喂到元月砂的嘴里,反而是自己吞了。

    而人群之中的湘染,却不觉冷冷的哼了一声,面颊之上一缕煞意顿时也是一闪而没。

    若非元月砂叮嘱只让范蕊娘出丑就好,她能惊了马,让范蕊娘摔得个一尸两命。

    而茶楼之上的唐文藻见到范蕊娘露相,一时之间也是冷汗津津。

    范蕊娘不想要别人知晓这桩丑事,唐文藻也不想。

    他若明媒正娶范蕊娘,那别人定然是羡慕不已。

    可还未成婚,就弄大了别人的肚子,可是一桩丑闻。

    唐文藻心乱如麻。

    今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范蕊娘已经怀上了,以后别人见自己娶了,在座之人都是会心里笑话的。

    当然如今,这些人还并不知道唐文藻和范蕊娘有首尾。

    却免不得议论几句。

    “我说呢,范家小姐如此轻狂,难怪下人不知检点。”

    “都已经怀着了,还不能成婚,必定是这孩子爹见不得人。”

    “瞧来,会寻个不知情,或者图范家家势的,将这大人孩子都接过去。”

    唐文藻听得可谓是面红耳赤。

    这世上女子最恨夺人姻缘抢人夫婿的,议论起这等女子必定是愤愤不平。

    而这世上男子最恨的却是女人不检点,带绿巾帽儿,孩子血缘不明的。

    纵然是读书人,这档子事跟前,却也是尽显男人的刻薄。

    “说不定,已经挑好了,范家的人多厉害,哄个傻子跟喝口水似的。许了前程,再买个宅子,那男人还以为天降好运。”

    “据说,范小姐有个风流表哥,各位应当知晓的。”

    这些话儿,句句扎心,听得唐文藻很不是滋味。

    从前这些个事情,唐文藻并未细细去想。

    如今思之,他竟不觉油然而生几许惊悸恼怒。

    别人说的范蕊娘那个表哥,是如今皇后亲侄子宣平侯周世澜。

    他是第一等风流,第一等纨绔,第一等阴损狠辣的人物。

    就连唐文藻也颇多耳闻。

    从前唐文藻认定范蕊娘肚子里面就是自己的种,所以也并没有细细思量这件事情。

    如今听了几句阴损话,他虽是不太好受,却又觉得脑子里好似通透了许多。

    范蕊娘一向很有主意,就算肚子大了,可那也是进退有度,沉得住气。

    唐文藻虽不愿意承认,范蕊娘绝非那等不知轻重的花痴。

    可那一日,为何会全无分寸,跟自己意乱情迷?

    他不觉念及那日自己醒来,范蕊娘娇羞的表情。

    以及,床单上的一滩落红——

    从前每次想起,唐文藻都有些沾沾自喜。

    如今唐文藻不知晓想到了什么了,面上竟不觉添了几许的恼怒。

    他慢慢的回过神来,不觉若有所思。

    湘染闹完了范蕊娘,回到了元月砂身边。

    “二小姐,何不干脆弄死那个范蕊娘?”

    想到范蕊娘的居心,湘染就恶心想吐。

    雇了泼皮,要扯开元月砂的衣衫,毁了元月砂的名声。

    她自己大了肚子要遮掩,就要毁了别人的性命。

    既然范蕊娘不是心慈手软的人,自家主子又何必这样子的客气?

    元月砂微笑:“湘染,打打杀杀的,其实并不怎么好的。我说过了,一个人再会打仗,武功再高,可那也不过是一枚棋子。”

    她不觉盯着自个儿雪白水润的手掌:“在龙胤京城这种地方,杀人是不必见血的。”

    湘染似懂非懂的,却顺从了元月砂的话儿。

    今日,原本便是要去宣王府拜会,范蕊娘的事情不过是小小的插曲。

    马车前行,元月砂却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

    这天气渐渐燥热了,灼热的天气似也让人有几许烦闷。

    元月砂眯眼休息时候,却不觉恍恍惚惚的,想起了曾经的一些事情。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英俊的百里策搂住了苏叶萱,甜蜜蜜的私会。

    她躲在树上,有些阴郁的盯着两个人。

    “阿萱,青麟这小孩子总是腻着你,又不怎么喜欢我,可是人小鬼大,喜欢上你了?”

    百里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苏叶萱却抿唇一笑,并不如何的当真。

    青麟,是个小姑娘啊。

    她原本想将这件事情告知百里策,可青麟却是不允。这个小姑娘,似乎很讨厌做个女孩子。

    纵然是对小孩子,苏叶萱也是守信用的。

    “青麟还是个小孩子,自然是不懂事。也许,也许是因为她觉得,世子爷对我不是真心的。小孩子的感觉,有时候反而是更敏锐。”

    苏叶萱脸颊透出了红晕,宛若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

    可那羞怯之中,却无不好奇。

    初见时候,苏叶萱自然也是对百里策颇有好感,可那不过是淡淡的情愫,谈不上如何的刻骨铭心。

    如果不是百里策为了苏叶萱,特意冒着风险回到海陵郡,说服海陵郡归于龙胤朝廷,那么两人是不可能在一起。

    既然是如此,苏叶萱自然是好奇,为什么百里策竟为那几面之缘,竟似做了这许多。

    “我的小郡主,初见你的时候,我已然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龙胤的京城那么多姑娘,可是只要我见着她们,就知晓她们想什么,想要什么。可当我在海陵郡遇到你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子的女子。阿萱,我觉得,你很神秘。”

    百里策伸手,握住了苏叶萱的柔软手掌。

    那时候,天气也跟如今一样炎热,躲在树上的青麟,指甲在树皮上划了一道道的痕迹。

    谈情说爱那样子的事情,对于她而言还是一件十分难懂的事情。

    如今元月砂却缓缓的睁开了黑色的眸子。

    这么多年了,她仍然记得百里策说的话。

    这就是属于百里策的喜好,到如今也没有变过。

    百里策喜欢神秘而危险的东西,彼时海陵郡还未被朝廷设置宣慰府,更不属于龙胤麾下。被称之为海陵王苏家的女儿,是美丽而禁忌的存在。这自然是让百里策迷得神魂颠倒。

    可那,只是男人寻觅的一种刺激,根本不是爱。

    当激情退去之后,只余下现实无与伦比的丑陋。

    元月砂慢慢的拂过了衣角,微微冷笑。

    马车已经到了宣王府,湘染已经为元月砂撩开了车帘子。

    元月砂纤弱如一根羽毛一样,柔弱的下了马车。

    一抬头,就瞧见了百里策。

    岁月流转,并没有带走百里策的俊美,反而是让百里策更加好看了。

    那张俊朗的面容,褪去了少年时候的青涩,增添了成熟男人的韵味,显得更加吸引人。

    寻常的小姑娘,只恐怕在初见百里策时候,就是会被摄走魂魄。

    百里策对于那些妙龄女子,一向是极淡定的。

    可是如今,百里策一双眸子却顿时流转了灼热之色。

    赫连清站在一边,只觉得酸倒牙了,心尖尖很是不快。

    她是个有手腕的女子,就算百里策好色,总是会给赫连清一份体面。

    无论外面有多少个女子,赫连清总是跟别的女子有那么一份区别。

    她已然阻止不了百里策去寻觅美色,不过得到与众不同的正妻荣耀,赫连清也稍有安慰。

    可是今日的百里策,却不如往常了。以往的百里策纵然瞧上了个女子,在赫连清跟前也会刻意忍耐。

    然而如今,百里策并没有掩饰他脸上的热切之情。

    这小妮子会些手腕,宣王世子等她来京,却避而不见。

    如今隔了大半个月才到,更让百里策极想见之。

    赫连清心中却不觉冷嘲热讽,不过是些个寻常手腕,偏生那些个男子,却总是瞧不如何的通透。

    她目光落在了元月砂身上,阳光轻轻的落在了这道纤弱的身躯之上,不觉添了几许的幽幽之意。

    赫连清原本极好奇元月砂是怎么样子的一个人,如今一双眸子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不过是个未长开的少女,身子还有些单薄,明明阳光炽热,却掩不住她身上一缕幽凉。

    百里策的眼底流转了几许玩味:“元二小姐可总算肯踏足宣王府了。”

    “世子妃相邀,月砂岂能不来。”

    元月砂抿唇轻轻一笑。

    那笑容隐于面纱后,极清淡,却蕴含一缕小小狡黠。

    赫连清秀眉轻拢,旋即松开。

    元月砂是故意挑衅,讽刺她身为正妻居然是为夫君邀了其他女子进府,当真是颜面无存。

    可那又如何。

    赫连清素来是极能忍的,就算是刀尖磨着胸口,她也是能忍将下来。

    那些个莺莺燕燕,庸脂俗粉,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自己却是能笑到最后的。

    这么一个小姑娘,以为这样子的小小挑衅,都能这样子糟了自己的心?

    可谓是天真得紧。

    想到了这儿,赫连清唇角顿时展露了温婉笑容:“若非元二小姐相救,冽儿如何能够回府?我这个当娘的,若不好生酬谢元二小姐,我这心里面可是过意不去。别人知晓了,还道宣王府不知晓感恩呢。”

    赫连清不过是嫡母,并不是生母,却是将百里冽叫得极为亲热。

    却暗示元月砂来此是为了百里冽,而自己邀约可不是让元月砂勾搭百里策的。

    这般不动声色回击,于赫连清而言原本是极熟的套路。然而赫连清心里面,却忽而有些酸味。

    元月砂年纪瞧上去,只比百里冽大一岁的样儿。

    赫连清已经为他生了两子一女,府中庶出的子女也是有一些了。

    饶是如此,百里策仍然是对这样子年纪的妙龄少女动心。

    无论赫连清如何精于打扮,善于谋心,这岁数总是饶不了人。

    百里策盯住元月砂,微笑:“瞧来我的面子,还不如清娘了。若非清娘相邀,本世子心心念念,还见不着元二小姐了。”

    却生生让赫连清给咽住了。

    赫连清暗里挤兑,想不到百里策一句话儿,就损了赫连清的颜面。

    宣王府的风流世子,就是对元月砂心心念念的。

    跟随其后的妾室之中,却也是有名俏丽的美妾忽而唇角勾起,讽刺一笑。

    那美妾年逾三十,肌肤雪白,姿容秀丽。

    虽无十分姿色,可也是有几分可人模样。

    只不过对方一身素色衣衫,眉宇间却有些个森森味道。

    元月砂透过了薄薄的面纱,凝视那个女子。

    那美妾蓦然有些不自在,却朝着元月砂笑笑。

    这张脸,于元月砂而言,是极为熟悉的。

    她当然认得,对方也认得她。

    遥想当初,苏叶萱远远的嫁入了京城,她身边陪嫁的两名婢女紫苏、白芙。

    紫苏后来被折磨得极惨,苏叶萱想尽法子,也没有护住紫苏。

    至于白芙,便是眼前这位美妾,如今宣王世子的白姨娘。

    元月砂瞧着白芙,眼睛眨也不眨。

    她当然认得白芙,而且很熟悉。

    记得那一年,自己被苏叶萱救了下来。她宛如一只小兽,死死的拿捏着苏叶萱的衣服角,怎么都不肯放开。

    苏叶萱彻夜未眠,却十分温柔,仍任由自己死死的捏着她衣衫,安慰于她。

    白芙端着煮好的粥进来,瞧着她醒了,也很高兴。

    苏叶萱、白芙、紫苏差不多一块儿长大,年纪相若,说是主仆,其实宛如姐妹一样。

    苏叶萱救了她,白芙也很照顾元月砂。

    那时候,是白芙帮她洗澡,才发觉她是女儿身,还笑话过她。

    白芙给她煮过东西吃,帮她剪过头发,上过药。

    后来苏叶萱要嫁人了,两个婢女姐妹情深,舍不得苏叶萱,所以也一并去处了。

    元月砂熟悉白芙,不会忘记白芙。

    白芙也是熟悉元月砂,不会忘记元月砂。

    就算元月砂戴着面纱,白芙也是能够认得出来。

    不过白芙除了略略有些紧张,却并没有叫嚷出声。

    赫连清隐秘的笑了笑,若有所思。

    至于百里策,他连赫连清都抛诸脑后,也更不理会白芙。

    这位白姨娘,在百里策跟前失宠了好几年了。

    纵然瞧见了白芙,赫连清也是视若无物,当做空气一样。

    白芙忽而似想到了什么,身子轻轻的痉挛,竟似受了极大的刺激。

    她垂下头,面上却流转了一缕郁色。

    元月砂妙目流转,不动声色的打量宣王府。

    宣王府的布置,探子也有描绘过,元月砂瞧过图纸,却并没有亲自来过。

    这就是苏姐姐曾经住过的地方,和百里策一起甜蜜,可又被百里策折磨,最后又被逐去了荒庄。

    这个地方和海陵一点儿都不像,没有连绵的森林,也没有一望无际的草原。

    房子里的窗户打开,还是层层叠叠的房子。

    苏叶萱放弃了自由,来到了这个地方,就是因为百里策。

    最后却死在了这儿。

    她抬头,看着百里策。

    百里策瞧着她,眼睛里好似有蜜糖。

    元月砂冲着百里策微微一笑。

    她一步步的踏入这一团糜烂奢华的锦绣之中。

    这是自己主动扑入这华丽的陷阱,无论里面有多少蜜糖和毒药,元月砂都不觉有什么可畏惧的。

    正在此刻,一名小奴慌慌张张的冲撞过来,药洒在了元月砂的衣襟之上。

    百里策不悦,有些薄怒:“你是哪里来的下人,怎会如此无礼,冲撞贵客?”

    “奴婢阿桐,是侍候鸢王妃的。鸢王妃这病又是发作,急着吃药。”

    百里策闻言,眉头一皱。

    自打两年前,鸢王妃就患上恶疾,总是头痛欲裂。

    每次发病,鸢王妃的脾气就会变得极坏,骂骂咧咧不休。

    日子一久,百里策也并不想见这个母妃。

    如此一来,这小奴举止急促,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鸢王妃发病起来时候,性子会变得十分暴虐,如果没有及时送药止头痛,她就会狠狠鞭笞下人。

    难怪这个小奴急得好似没长眼睛一眼。

    元月砂垂头,轻拂衣衫:“不过是件小事,不必苛责这儿奴婢。寻个地方,换了这身湿衣就好。”

    元月砂显得大方,百里策也是不好说什么。

    而赫连清更趁机说道:“王妃有恙,不如我与世子探望王妃,再招呼贵客。”

    这话更没有可反驳余地了。

    百善孝为先,百里策总不能当着客人的面,置生病的母亲不顾。

    白芙上前:“此处与妾身所住院子很近,不若请元二小姐去我那里换身衣衫。”

    不待百里策同意,元月砂也已然盈盈一福:“那就叨扰麻烦了。”

    百里策总算因元月砂多看了白芙两眼。

    他当然记得白姨娘,这个女人当初跟他,也好了一段日子。

    那时候白芙还生了一个女儿,只不过打小身体弱,没正经名字,只有个乳名叫药儿。

    百里策那时候跟白芙说了,等药儿身体好了,再取正式名字。

    可惜那女儿福薄,不到两岁,就养死了。

    过后,百里策也很少去白姨娘院子里坐。

    当然他更记得,白芙曾经侍候过苏叶萱,是苏叶萱的婢女。

    那些跟苏叶萱相关的一切,百里策都是有些厌恶的。

    可他连对白姨娘的厌恶都是淡淡的,只余下疏离的凉薄。

    这个女人,在百里策的心里面,没有什么分量的。

    百里策随意的嗯了一声,就去了鸢王妃的住所。

    白芙内心却一阵子的翻腾。

    她还记得那时候,百里策留宿在苏叶萱的院子里。

    他让自己磨墨,然后又轻轻的握住了白芙的手。

    白芙吓得动都不敢动,她明明应该拒绝的,可是一颗心却忍不住砰砰的跳得很快。

    百里策慢慢的拉着她,让她跌入自己的怀抱。

    两个人的身躯,就这样子渐渐的靠在了一起。

    白芙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叶萱来了。

    白芙好似受惊的兔子,猛然从百里策的怀中跳了出来。

    她耳边听到了百里策的轻笑声,那轻笑宛如有着一股子奇异的魔力,令白芙面红耳赤,心晃神摇,令她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而此刻让白芙清醒的并不是当年苏叶萱的脚步声,而是元月砂沉润的嗓音了:“还劳白姨娘带路。”

    白芙点点头,客客气气的领路。

    她假装不认识元月砂,元月砂也假装不认识她。

    可饶是如此,当年的记忆却仍然宛如潮水一样涌了过来。

    百里策那样子的挑逗,并不止一次。

    当年小萱郡主受宠,百里策时常来苏叶萱的院子,和妻子描眉谈情。

    作为苏叶萱贴身的丫鬟,总有机会和百里策独处。

    每一次,她都被逗得心驰神摇,并且总是不能拒绝。

    那时候,白芙晚上睡在床上,身子也在被窝里面轻轻的颤抖。

    白芙忍不住胡思乱想,世子爷瞧中她了?

    这可怎么办啊,世子爷可是小姐的夫婿,她又怎么能做对不起小姐的事情。

    而苏叶萱呢,单纯得近乎痴傻,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察觉。

    当然如今,百里策面对失宠多年,久未滋润的白芙,却已然是熟视无睹了。

    毕竟她岁数大了,也没个孩子,说到乖巧通透,也不如别的女人。

    如果有一个孩子,也许会好一些。

    想到了死去的药儿,白芙忽而好似喘不过气来了。

    地上的鹅卵石有些膈脚。

    白姨娘住的院子虽尽力收拾得整齐,却掩不住一股子荒凉之气。

    如今侍候白姨娘的统共只有两个丫鬟,大些的叫阿娟,很是木讷,笨手笨脚。小些的叫阿惠,倒也伶俐,三等丫鬟提上来的,样子寻常,而且也没调教得懂礼。

    正因为白姨娘不受宠,她身边连个周正些的侍候的都没有。

    白芙打发阿惠去烹茶待客,却不觉狠狠的捏紧了自个儿手中的帕子。

    元月砂换了衣衫,她并没有让湘染跟随,而是自己独自见白姨娘。

    当门扇合上,两个人独处时候,元月砂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她不觉讽刺似的说道:“白姨娘没有当众告发我,是当真害怕别人知晓,你在海陵原有未婚夫婿,却贪图富贵,给人做姨娘的。”

    白芙的身子摇摇欲坠,蓦然泪水盈盈。

    原本她在海陵,确实有过一个情人,并且已经是谈婚论嫁了。

    可当白芙被百里策引诱时候,她却忘记了旧日的盟约,并且选择委身于百里策。

    如今她已经在宣王府里面失宠,如果再传出这样子的丑闻,那么她这个无儿无女的白姨娘一定是会被逐出府去。

    元月砂还未踏入府中,已经让人如此威胁过白芙。

    白芙颤声说道:“青麟,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跟芙姐说话。”

    多年未见,青麟的女装让她分外不适,更难以忍受的是,百里策还十分痴迷的盯着青麟。

    白芙嗓音十分凄然,可是元月砂却并无十分动容。

    “论起旧日的情分,月砂还是觉得旧日的把柄更令人放心的。”

    白芙掏出了帕子,轻轻的擦去了面颊上的泪水:“你当真觉得,我因为你的要挟,方才为你守住秘密。”

    元月砂微笑:“也不尽然,也许,是因为白姨娘恨着世子和清夫人,不肯让他们好过。前些日子,白姨娘才从薛氏女口中得知,你的女儿药儿并不是病死的。”

    白芙颤抖着,终于骂出声:“赫连清那个贱妇。”

    一瞬间的怨毒,竟让白芙清秀的面颊流露几许的狰狞之态!

    元月砂微笑着说道:“白芙姐,你也很贱啊,现在你可是白姨娘。”

    纤秀柔弱的眉宇间,竟似有几分的邪气。

    白芙凄苦的说道:“青麟,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宣王世子贪花好色,他有了郡主,可是还是有别的女人。这也还罢了,可他连郡主身边的侍候丫鬟,他居然都不不肯放过。郡主视我为姐妹,可我终究只是个下人。他这样子逼迫,我也是扭不过他。”

    她说自己迫不得已,说得好似真的一样,然而房间里的燥热却似在提醒当年所发生的真实一切。

    那天,天气也很闷热。

    更热的是百里策的身子,他的亲吻。

    他随手扫去了桌子上的东西,将白芙的身躯生生的按在了檀木桌上。

    那灼热的亲吻,那强势的霸道,逼得白芙都喘不过气来。

    白芙捶打着百里策的后背,还想要抵抗。

    是呀,百里策是属于郡主的东西,自己只是个下人,怎么能够觊觎呢。

    可百里策吻得很深,唇舌纠缠,让她不自觉的回应。

    那闷热的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背德气息。

    这个霸道的男人,吻得白芙丢盔弃甲。

    那捶打的双手终于还是软了,软绵绵的攀附上了百里策宽阔的后背。

    “我要你!”百里策在她耳边霸道的说。

    这让白芙身子软了,整个人也为百里策软了。

    那样子的火热刺激,足以融化白芙的心房。

    她也开始回吻百里策。

    如今,这位不受宠的小妾,手掌死死的捏住了帕子。

    白芙慢慢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颤声说道:“是他强要了我,我一个下人,能有什么法子。没了贞操,还让人说不检点。”

    她甚至有几分理直气壮:“连郡主都不觉得是我的错,青麟,为什么你不能体谅我,非得要怪我呢?难道一个女人失去贞洁,被人糟蹋,反而要怪这个女人不肯自杀吗?你自然一向心性偏激,可你的苏姐姐,我的主子,至少比你宽容多了。”

    元月砂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沉稳无波:“苏姐姐是个好人。”

    这话白芙也是打心眼里赞同的。

    她心里面有个声音也在默默赞同元月砂的话儿,是了,苏叶萱是个好人。

    她还记得那一天,苏叶萱知晓了自己和百里策私通之事。

    苏叶萱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芙,眼睛里面充满了浓浓震惊。

    仿若有什么东西,碎掉在苏叶萱温柔漆黑的眼眸里面。

    苏叶萱是那样子的痛心疾首,连说话嗓音都颤抖了。

    “白芙,白芙,你是我的妹妹啊,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

    白芙也永远记得自己如何回答苏叶萱的。

    “郡主,京城的男人,个个都是三妻四妾。那些主母,若信任了谁,就会将分宠之事让给自己的心腹。郡主你也知道,陪嫁丫鬟本来就是用来做妾分宠的。我做错了什么,我还不是帮世子妃你留住男人,免得他在外面沾染那些狐媚子。”

    她说得这样子的大胆,是因为她知道苏叶萱是个好人,是不会真正报复和伤害她的。

    她甚至十分贪婪,觉得若苏叶萱真当她做姐妹,呵护爱惜于她,应当主动分百里策一点给自己。否则,所谓的情意都是虚伪。

    白芙如此忤逆,苏叶萱非但没有发怒,反而哭了。

    “你怎么能这样子,你怎么能这样子!在海陵,男人只有一个妻子,我爹也只有我娘。如今我的夫君骗了我,连你,连你也骗我!骗了我呀!”

    白芙唇瓣轻轻的颤抖。

    这些事情,可不能让眼前这个小妖物知道。

    这个小怪物,打小就极度护着她那个苏姐姐。

    当然这些事情,元月砂也不可能知道。

    元月砂沉沉的黑眸里面,流转了一缕微微湿润的情愫。

    “她很好很好,白芙,我知道的,就算你做错了事情,她也是会原谅你的。”

    元月砂默了默,方才慢悠悠的认真说道:“无论你做错什么事情,她都是会原谅你。这世上有很多女人很大度,可一旦碰了她们的男人,就会立刻翻脸无情。可是苏姐姐,不会这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