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 甘愿为奴
    69

    绿薄端药回到房中时候,已然空荡荡只余下昏睡的元月砂。

    她叹了口气,将犹自滚热的铜壶放在几上。

    百里炎虽让她照顾元月砂,却并没有让绿薄亲自操持。

    绿薄手下,自是有人使唤。

    可饶是如此,绿薄仍然是自己操持,不肯假手于人。

    只要是百里炎在意的,她都是万分上心。

    绿薄将铜壶里面的药汁逼入了白色的瓷碗里面,一不小心,手指却亦是被热汤轻轻的烫了一下。

    她慢慢的吮吸受伤手指上苦涩的药汁,一如她翻腾不已的心绪。

    这些年,她跟随在百里炎的身边,百里炎对她从无任何逾越。

    绿薄是墨夷七秀里面唯一的女郎。

    遥想当年,她出身尊贵,样貌秀美,也有不少贵族公子喜欢她的。

    可那些人,绿薄一个都瞧不中,只盯上那时尚未得宠的豫王殿下。

    别人都道是百里炎的福分,可百里炎不要,娶了别的女人,鹣鲽情深。

    做不成妻,她宁可做妾,不要名分。

    然而百里炎却仍不允,只说一旦纳妾也会平添后宅烦恼,他无心与此。

    别人都道百里炎不知好歹。

    都以为绿薄受到了这样子的羞辱,一定会加以退却。

    可绿薄反而更痴迷于百里炎,只觉得这般男子才是难得。

    那时候,家里面逼婚逼得紧,可求亲对象,绿薄一个都瞧不中。

    她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那就是甘愿为奴,侍候百里炎。

    不做百里炎的女人,只在他身边为他做事情,能瞧瞧百里炎就好了。

    百里炎告诉她,主仆身份一世都不会改变,而绿薄也点头应允。

    时间过的真快啊,当初那些笑话绿薄痴傻的人,如今却羡慕绿薄的眼光。

    百里炎势力如日中天,最有机会成为帝国下一任的君王。

    到时候,他就会是所有的人主子。

    而绿薄,却占了情分资历在那里。

    甚至一度与绿薄断了关系的家族,如今也是走动得很热络。

    绿薄慢慢的品尝唇齿间苦涩,这些年来,百里炎内宅一直空虚,她也是有了一缕虚妄的期待。

    如今却让绿薄微微有些恍惚。

    这个元二小姐,究竟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靠着女人的直觉,绿薄是隐隐有些奇异的感觉的。

    旋即,绿薄却也是摇头失笑,也许自己当真想得多了。

    百里炎的心思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十分难以猜测。

    也许百里炎这样子做,也有什么别的目的。

    而自己呢,到底是个女子,却也是不觉患得患失,想得太多。

    正在这时候,元月砂低低呻吟了一声。

    绿薄赶紧端着药,绕了屏风,到了元月砂跟前。

    陌生的环境让元月砂不动声色轻皱一下眉头,旋即眼神平静无波。

    “我叫绿薄,二小姐当着豫王殿下跟前晕倒,豫王殿下让我照顾你一二。”

    绿薄扶着元月砂坐起来。

    元月砂柔柔说道:“多些了。”

    绿薄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跟元月砂说,只轻轻说道:“喝药吧。”

    元月砂鼻子灵敏,嗅出了那药味儿,倒是对症的药材。

    她这身子,其实也没什么可医的,也就喝点药汤补补。

    虽然豫王的人喂药让元月砂很不自在,可元月砂到底强自忍耐下来。

    绿薄倒是很周到,每勺药晃凉了,才让元月砂喝下去。

    她喂元月砂喝药的时候,也是不动声色,打量这位传闻之中的元家二小姐。

    样子倒也生得不错,是个小美人儿,可也是谈不上极美。

    说到绝色美人儿,以豫王的身份,也是见识过好几个的。

    元月砂咽下了苦涩的药汁,心里却也是不觉微微翻腾。

    百里炎管自己这档子闲事做什么?

    怎么看,百里炎都并非是仁善温暖的人。

    却也是恍惚记得,自己昏迷之前,似乎是百里炎揽了自己一下。

    元月砂皱皱眉头,对于自己想不通的事情,她亦然是很不喜欢。

    “绿薄姑娘,我想,还是回自己房间,让我丫鬟照顾着我好了。”

    绿薄却也是不觉拢眉:“豫王殿下让我对你好生照顾,元二小姐安心休息就是。”

    元月砂摇摇头:“我身份卑微,实在不能承受这份厚爱。倘若留在这儿,也只会胡思乱想,不能安然养病。况且,其实我只是身子孱弱,并无重病。”

    话说到了这份儿上,绿薄也是不好强留。

    她怕元月砂受了风,生病更重,取了一件淡绿色披风让元月砂穿上。

    那宽大的披风越发衬出元月砂脸蛋苍白而娇小。

    绿薄是个周到的女子,还特意请了湘染过来,扶着元月砂回去。

    待元月砂被湘染扶着离开了房间,一直挂在了绿薄唇角的浅浅笑容却也是终于淡了。

    她忍不住瞧着自己手指,不觉回想起自己还是豆蔻少女时候是何等骄傲的性儿。

    然而那些微薄的心思,拢上了心头,却不觉阵阵的苦闷和遥远。

    绿薄瞧着自个儿手指头上的方才小小一块烫伤的痕迹,心中一股子的苦闷却也是顿时不觉阵阵加深!

    正在这时候,绿薄却也是听闻到足步声,不觉一愕。

    当她抬头,可巧正见到踏入房中的百里炎。

    绿薄赶紧匆匆起身,向着百里炎行礼:“见过王爷。”

    百里炎一摆手,缓缓说道:“不必多礼。”

    他轻轻扫过了已经空荡荡的床榻,略一皱眉:“元二小姐已然是走了?”

    绿薄飞快的说道:“妾身不知道王爷还要见她,妾身,妾身也不知道需要将元月砂留下来。”

    百里炎言语平淡,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这其中甚至并没有多少怪罪的味道。

    可是呢,绿薄那语调又急又快,甚至不由自主的透出了几许的委屈的味道。

    百里炎微微一愕,目光扫向了绿薄。

    绿薄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如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

    她轻轻的一咬唇瓣,却也是飞快的回避了百里炎的目光,只是沉闷的说道:“王爷,你刚才并没有嘱咐,要将元月砂留在这儿。”

    绿薄知晓自己失态了,百里炎何等睿智的人,自然也是能窥破自己的心思。

    她下意识的搅紧了手中的帕子,可是这也未尝不是试探百里炎的机会。

    由着此事,也能窥测出多年相伴,自己究竟有多少分量。

    可耳边,却也是听到了百里炎平静的嗓音:“不错,我没有嘱咐你留下元月砂。绿薄,本王并无怪罪之意。”

    那嗓音,平静得近乎无情。

    绿薄身子微微一僵,她甚至没勇气抬起头来,只不觉垂头盯着百里炎衣衫之上一团团的精致金绣。

    ------题外话------

    明天正式上架,感觉好像考试一样等待成绩,心里好忐忑

    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