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8 焦躁
    068

    百里炎不动声色的盯着眼前少年。

    百里冽懂得察言观色,又知晓分寸。也许正因为这样子,这少年身上散发着他自己都不懂收敛的危险气息。

    可他纵然有意试探,原本也没欲图对百里冽如何。

    无论怎么样,百里冽对世子的尽心,是很有功劳的人。

    赏罚分明,才能让属下忠心。

    若百里昕以后当真能成为太子,他必除了百里冽,只因为百里昕是驾驭不了的。

    不过如今,百里炎并无此意。

    至少,他还是能压得住眼前这个秀丽狠毒的少年,而不必如此没气魄,连百里冽也是容不得。

    “来人,给冽公子换药。”

    百里炎如此嘱咐。

    阿木的尸首被带下去,随行的医官赶过来,诚惶诚恐为百里冽瞧伤。

    这宣王府的长公子,也未免太容易受伤了。

    却也不敢多问,急匆匆的替百里冽将手掌缠着的纱布小心翼翼解开。

    百里炎沉沉说道:“就不打搅你休息了。”

    他足步顿了顿,似又想起了什么,不觉侧头对绿薄说道:“绿薄,带上这小姑娘,给她瞧一瞧。”

    绿薄绢秀的脸颊有些愕然,却也是并没有如何质疑百里炎的话儿,只轻轻的嗯了一声。

    百里昕倒是有些惊讶,自己的父王,他是知晓的。

    以百里炎那淡漠如冰又狠辣似火的性儿,今日怎么转性了,留意起了这小小的元家二小姐?

    不过他向来谈不上聪慧,如今想不通透,也是懒得去想。

    如今百里昕,更将一颗心放在了百里冽身上,没心思去理会别的。

    然而百里冽这一刻,眼底也流转了一缕异样。

    他盯着百里炎的背影,看着绿薄抱着元月砂离去,忽而很有些抗拒。

    却到底只是抿紧了唇瓣,一句话都没有说。

    百里冽方才确实也是故意冷待元月砂的,他知晓百里昕的性子,故而如此行径。百里昕并不是断袖之癖,却讨厌百里冽接近别的人。说到底,这不过是一种小孩子的自私,所谓的占有欲并不仅仅在男女情事之上。有些孩子打小被骄纵,就讨厌父母对别的小孩子有一点喜欢和称赞。而百里昕没有疼爱他的父王,就将相似的感情投射在百里冽身上。

    两个人岁数差不多,可从小到大,百里昕有什么麻烦,一多半都是百里冽为他解决的。

    更何况不单单是百里昕,别的人也会窥测自己对元月砂的态度。

    百里冽是个很谨慎的人,一向都不会贸然而行事。

    却没想到,百里炎居然带走了元月砂,这是为什么?

    难道这又是一种试探?

    百里冽心思一阵子的纷乱,却不能确定。

    自己似乎也没那种资格,让百里炎接二连三的关怀试探。

    既是如此,百里炎为何要带走元月砂。

    百里冽不觉想起了那时候的清醒,自己在火焰之中,是那样子的害怕,又是那样子的孤独。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给予他宛如新生的鼓舞。

    他眼睛被活熏得厉害,朦朦胧胧的,那时候也没瞧清楚自己眼前的是谁,只依稀见到一片湖水色的衣衫。

    后来的事情,百里冽也不记得的。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元家的大船之上,醒来时候只听闻是元二小姐将他从水里面拉出来。

    百里冽也不知道,元月砂和救了自己的女子有无关系。

    随行的医官已然小心翼翼的将百里冽手上的纱布都拆了下来。

    一团团带血的纱布被扔到了一边。

    那医官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方才止住血,又抹上药膏的伤口再次裂开了。

    百里冽这双手,又变得血肉模糊。

    医官不觉嘱咐:“冽公子,可不能再弄伤手了,要好生将息。否则这一双手指骨废了,以后提笔作画,抚琴之类,也是多有不便。”

    百里昕顿时红了眼眶,不免恶狠狠的说道:“你胡说什么,若你不能医好阿凛,我便让父王杀了你这个庸医。”

    医官顿时吓了一跳:“老朽尽力而为,只是公子可是要好生将息啊。”

    百里冽温和的说道:“世子,你别吓人家了,其实也是我不好,弄伤了手。大夫,我也不会胡闹了。”

    那医官渐渐安神,也不好说什么,开始将药抹在百里冽的手上。

    这自然是有些痛的。

    百里冽瞧着血肉模糊的手掌,却顿时又想起那一刻的奇异感觉。

    这样子奇怪的事情,真的很像是做了一个梦。

    百里冽扪心自问,也不排除这是自己的幻觉。

    可那一刻,这一双血肉模糊的手掌,抓住那人的感觉,偏生是如此的真实。

    那个究竟是谁呢?究竟存在不存在呢?

    百里冽脑子里一头雾水。

    他素来是个极冷静聪慧的人,正因为这样儿,这想不通透的感觉,越发让百里冽焦躁。

    百里冽忍不住想起了元月砂,想到了此刻元月砂居然被百里炎带走了,焦躁之意更浓。

    他忽而又想起,就在方才,百里炎居然伸手揽住了元月砂坠落的身躯。

    一股子和方才截然不同的焦躁又涌起了。

    百里炎这些年来,醉心权柄,甚至可以说得上不近女色。

    若不是如此,百里冽也不会连个庶出的兄弟也没有。

    百里冽慢慢的压下了胸中的不悦,让自己平静几许。

    房中,一顶极精致屏风,轻轻隔开床榻。

    软床之上,元月砂犹自昏迷。

    而绿薄则为她号脉。

    良久,绿薄方才轻轻的松开了手指。

    她轻盈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向着百里炎回禀。

    “元二小姐的经脉格外的孱弱,似久病之人才有的脉象,身子也是不好。不过,也没什么要紧的毛病。大约是最近受了惊吓,损耗过重,故而晕厥。开些补气益血的药汤,补补身子也好了。”

    百里炎点点头:“就有劳你了。”

    绿薄福了福,盈盈的退下去。

    百里炎却略顿了顿,并没有立刻离去。

    那薄薄的屏风之上,描绘着朵朵牡丹花,艳色流转了一缕妖娆。

    而屏风后面,软塌之上一道纤弱的身影裹在了被子里面,却也是若隐若现。

    百里炎凝视着那牡丹花屏风,瞧得竟有些眸光深邃。

    他并没有绕过屏风走到床榻边上,而是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