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7 晕倒
    67

    也不多时,百里炎也踏入了房中。

    百里冽要挣扎起来,百里炎却阻止了百里冽:“冽儿,不必起来,还是好生休息。本王是来探望于你,并不想打搅你养病。”

    他嗓音沉稳、醇厚,惑人间又蕴含了一股子不容人拒绝的味道。

    元月砂稍稍抬头。

    百里炎曾为武将身材高挑,元月砂抬头轻瞧亦只能瞧见人家肩头,很有压迫力。

    昨日她已然窥见了百里炎的容貌,可如今近些来瞧,却也是另外一种感觉的。

    那张英俊面颊之上,一双好似闪动金属光泽的眸子灼灼生辉,

    而在百里炎的身后,居然跟着伤势未愈的阿木。

    百里昕瞧见了阿木,蓦然有些不自在。

    虽一路行来,阿木帮衬了许多,可是在百里昕眼里,阿木只是个奴才。

    这般尽心尽力的服侍,不过是理所当然,全然不必有所感怀。

    更要紧的是,昨日阿木居然怪罪自己没救百里冽。

    不过是区区下奴,哪里有这个资格议论?

    可百里昕到底有些心虚,小心翼翼的扫了百里冽一眼。

    百里冽倒是浑然不觉,只说道:“多些殿下上心,我所受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他十根手指头都裂了,如今每根手指头都用雪白的纱布细细的包扎起来了。现在那伤口,还**辣的疼得紧。

    十指连心,这份痛楚自是可想而知。

    然则百里冽却仿若未觉,容色一片柔和。

    打小,他都是善于隐忍痛楚的人。

    如今这区区手指上的伤,百里冽也能隐忍处之,并不觉得如何难挨。

    比起火窟之中,眼睁睁的等死,等着自己从外到内慢慢的被烤熟,那份孤独又恐怖的惧意。如今,这些个伤痛,也不算什么。

    百里炎轻轻的嗯了一声,旋即说道:“阿木是你下人,倒也忠心。这次多亏他一路跟随,护着你和阿昕。也算是,有些功劳。你遇到危险时候,他更不知如何心焦。阿木,如今你主子无事,我瞧你忧心忡忡,不必拘束。”

    阿木向前,一脸担切:“公子,你能无事,当真是,是太好了。”

    百里冽唇瓣少了几分血色,淡色干裂的唇瓣无声笑了笑,面上透出了薄薄的温和之色:“阿木,你放心,我没有事。”

    阿木心里一阵子的激动,不觉点点头。

    百里冽微笑:“你向前来,我有话儿跟你说。”

    阿木点点头,又向前一些。

    一柄匕首从百里冽袖中探出来,准确而决绝的刺入了阿木的心脏。

    人胸口这个位置被捅中了,立刻就会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并且分明也是活不成了。

    阿木脸上的表情凝聚在脸上,一双眸子顿时流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他唇瓣开合,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儿都是说不出来。

    却分明是在问,为什么?

    百里冽脸颊之上流转了悲悯之色:“你实在不该说那些话儿,说殿下凉薄,辱及豫王的名声。阿木,你忠心耿耿,我也很是舍不得。可是,你当真不应该如此的不分尊卑。”

    阿木脸颊之上流转了悲愤、狐疑,也似有许多困惑不解。

    可是百里冽却没再解释别的话儿。

    他再一用力,匕首再刺进去心脏一些,手指头上的伤口也纷纷裂开,渗出了鲜血,染红了洁白的纱布。

    咚的一下,阿木身子栽倒在了地上,已然是气绝身亡。

    百里昕吓得尖叫了一声,也是被吓坏了。

    至始至终,元月砂脸上却也是没什么表情。

    她看着百里冽不动声色,取出了匕首,精确无误毫无迟疑的杀了阿木,再说些对豫王忠心的话。

    阿木武功还算不错,若非极信任百里冽,丝毫不加以以提防,受重伤的百里冽又怎么会这样子轻易就得了手。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很出人意料。

    而元月砂的眼前,蓦然也是染了一层晕黑。

    她觉得自己残破的身躯仿若到了极限,周围一切都是旋转起来,而她意识仿若被抽离了身躯。

    元月砂一双眸子失去了焦距,身子更轻盈的栽倒。

    眼瞧着元月砂将要栽倒在地上时候,一条手臂伸出来,揽住了元月砂的身躯。

    这个忽而出手的人,居然是百里炎。

    自打百里炎进入房中,他似也没多瞧元月砂一眼。

    可是如今,却是刚刚好伸出手,揽住了元月砂的身躯。

    怀中温热纤弱的少女身躯,比百里炎所想象的要轻一些。

    百里炎盯着元月砂精致而秀美的面容,一双闪动金属光泽的眸子流转了盈盈幽光,却是一闪即逝。

    他蓦然开口:“绿薄!”

    一道秀美的身影悄然而来,赫然是个秀丽温婉的美人儿。

    绿薄接下了元月砂,扶住了元月砂。

    一旁的百里冽也胸口微微起伏,稍稍喘了几口气,方才缓缓松开了手中匕首。

    他瞧着染满鲜血的掌心纱布,不动声色将血淋淋的手藏入了衣袖之中。

    百里炎已然是盯上了他,忽而叹息:“阿冽,也许不必如此。他确实是无礼,可是却是为了你,若不是担心你的生死,此人也不会如此鲁莽。”

    不错,百里炎是故意带阿木来的。

    而阿木也知晓,他迟早要死,不过临死前想看看自家主子。

    百里炎虽无不试探之意,不过百里冽居然能狠到如此地步,这甚至有些出乎百里炎的意料之外。

    耳边却听到百里冽毫不犹豫的说道:“若有人将我生死放置于殿下威仪之上,这个人就已经该死了。”

    百里炎瞧着百里冽,这个少年果真不是一般的聪明。

    阿木该死,他知道得太多。

    豫王以儿子作为诱饵,引匪入彀。

    世子无能,居然让百里冽假冒,引开追杀。

    还有就是,豫王府欲图放弃百里冽,这更会让宣王世子心生裂痕。

    更要紧的是,知道这么多的阿木,居然对豫王府心生怨怼。

    一旦这些事情传出去,豫王会沾染凉薄刻毒的名声,而百里昕更会沦为笑柄。

    百里冽知道,所以下杀手杀了,证明自己会守住所有的秘密,会是豫王府最忠诚的奴仆。

    ------题外话------

    得到小编的通知,本月8号上架哦,喜欢的亲们支持一下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