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 妖神再临
    64

    山洞之外的张须眉却如临大敌。

    他自然是知晓冲入火窟的并非什么鬼魅,而是一个武功极高的人。

    想来是朝廷走狗!

    张须眉心尖儿顿时涌动了一缕恨意!

    他一挥手,那些上百弓箭手搭弓上弦,对准了那洞口。

    只要有人掠出来,稍稍有些异动,定然能将这个人射成了刺猬。

    然而就在这时候,气浪滚滚,一股子锋锐的剑气纵横,竟然生生将火焰分成了两片。

    一道纤弱的身影,背负着昏迷过去的百里冽出来。

    火浪掠得这些匪徒一惊。

    回过神来之极,却也是不觉纷纷拉弓上弦,快箭射出。

    然而这暗暗夜色之中,却也是忽而掠过了缕缕银光,伴随一连串细细的嗤嗤声音,那些羽箭电光火石间纷纷被搅开成了两截,叮叮咚咚的落在了地上。

    蓦然,半空之中一缕极长的银芒,宛如夜色之中一条长长的银色镰刀。

    这道浅浅的银芒,却也是流转了说不尽的嗜血之意。

    先是一连串细碎的咔擦之声,是那些弓箭手手中强弓实木的弓身被生生切割成了两截。

    随即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夜色之中,人的躯体生生被银色丝线搅开,成为了一截截的血块儿。

    不远处让元月砂借力的一棵大树却也是轰然而倒落,落在了地上,扑起了阵阵的灰尘。

    伴随冷锐的嗖嗖嗖声音,那些银线轻盈的收回了元月砂的指间。

    纵然张须眉的手下个个都是悍匪,此刻却也是为这般可怕的一幕心悸不已!

    他们耳边听到了一声冷锐的轻笑,那轻笑却恍若是恶魔般的声音。

    张须眉不觉眯起了眼睛,如临大敌。

    对方身影纤弱,纵然是背后背着一个人,可仍然是轻盈的仿若是一片羽毛。

    少女穿着湖水色的衣衫,长发在月色下轻盈的飞扬,仿若尘世间的一切都是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足尖轻点,轻盈的掠了过去,极快的掠动了自己的身子。

    一时之间,元月砂竟然好似在人前消失了一样。

    实则也不过是因为她移动的速度太过于迅速,在月色之下只留下了一片淡淡的影子。

    那手中无色的丝线,在月色的映照之下化为了浅浅的银芒。

    这索命的银芒纵横间,化为了嗜血的武器,是如此的可怖和狠戾。

    终于这些水匪之中有人失去了斗志,不顾寒山水寨森森刑法,弃战而逃。

    而这样子恐慌的情绪,却也是能将人一个个的感染的。

    张须眉恼恨之极,可他心里面却也是很清楚的。

    若是他自己有离开的机会,说不住也会吓得走掉。

    元月砂蓦然又轻笑了一声,向着张须眉走了一步。

    此刻张须眉身边,只有十数个死士心腹。

    他一名心腹恐惧极了,蓦然大喝一声,扑上了那道纤弱的身影。

    咔擦一声,那执刀手臂却生生被切断,落在了地上。

    失去手臂的瞬间是极快速的,那人甚至还没感觉到疼痛,便让一枚银丝穿透了心脏。

    月色下,那湖水色衣衫的少女,却宛如什么鬼魅,带来了浓浓的死神气息。

    张须眉的手掌凝集了一股子汗水,他死死的捏紧了刀柄。

    这如妖孽魔鬼一样子的人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他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不过他这样子纵横多年的大盗,却也是绝不会束手就擒。

    张须眉暗暗发出了指令,剩余的人齐齐向着少女攻击。

    可他只却偏偏稍退一步,却并不是有意逃亡。

    那要命的银丝掠来时候,他死死的盯住,不顾自己死了多少下属,蓦然狠狠斩下去。

    咚的一下,一股子巨力震得张须眉手臂生生骨折。

    他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意,那纤弱的少女蓦然已经靠近了他的身前。

    四周也再无活人。

    那片雪白的手掌轻轻的往张须眉胸口一拂,仿若轻轻拂过了一片羽毛。

    然而接着,张须眉胸口的肋骨居然是齐齐断了。

    他身体好像破布袋一样摔在了地上。

    汗水一滴滴的滴落了下来,湿润了张须眉的面颊。

    少女面颊之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黑纱,从下往上望过去,能瞧见了雪白的下颚。

    还有那一抹惊心动魄的青色。

    “是你,你,你是青麟?你,果真没有死。”

    元月砂手指头轻轻一拂,面颊黑纱轻盈的落下来,露出了秀润而苍白的脸颊。

    一双青色的眸子,在月色下光彩盈盈,闪动间蕴含了淡淡的冷意。

    却宛如一朵绚丽的曼珠沙华,在这尸山血海之中冉冉的绽放。

    张须眉惧意浓浓,却也是困惑不解:“你,你不是要跟我合作,为什么要救朝廷的人。”

    元月砂轻轻的抿着唇瓣,不准备解释。

    她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这个张须眉还不配让她解释。

    可是张须眉不知缘由,居然自己找到了理由:“你,你知道了,白羽奴找上了我。不错,当初是我一时错意,才被白羽奴蛊惑,没有与你遥想呼应——”

    元月砂一怔,青色的眸子深处凝结了一缕冰冷的锐意。

    张须眉提及了白羽奴,这是她的逆鳞。

    只是提一提,都能触动她杀伐之意!

    那心底愚蠢的动心,令人厌恶的唇齿纠缠,还有被出卖的愤怒,种种情愫都涌上了心头。

    元月砂嗤笑了一声,手指轻轻一弹,细丝缠着一柄刀,轻巧的落入了她的手中。

    也对,只有白羽奴这样子心机深沉的人,才能说动张须眉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

    雪亮的刀锋,映着张须眉面颊之上的浓浓惧意。

    “他,他是个小人,我知道。这次也是他为我出谋划策,追杀,追杀世子,引开守军,攻打宣州。说,说暗中扶持我称霸一方。而他,也多些资本。青麟,这些话,我在朝廷的人跟前也会这么说。我助你除了他!”

    张须眉只盼望能说动元月砂。

    元月砂俏丽的眉宇间,却蓦然浮起了淡淡的冷锐。

    一句废话也没有,却也是一挥刀,血花飞舞。

    张须眉的头颅也是滚到一边。

    回忆张须眉的言语,元月砂心中却也是浮起了浓浓的讽刺。

    是了,没有了狐狸,还要猎犬做什么。

    四年前,白羽奴大胜,却销声匿迹。想来也是因为盛名太浓,担心遭了皇族忌惮。

    如今居然想借着张须眉这个蠢物来要挟朝廷?只可惜这次纵然诸多算计,仍然没如白羽奴的意。

    心口却似有什么东西,生生被撕了一道。

    说什么百姓无辜,口口声声说复仇不可累及无辜,其实这不过是些好听的漂亮话,谁信谁傻。

    鲜血一滴滴的顺着雪亮的刀锋滴落,月下的少女却也是冷锐如刀。

    她的五官却好似变成石刻了,一时没有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