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 依赖
    63

    虽然快没什么力气了,腿断骨处也丝丝生疼,百里冽却生生忍下了这样子的身体痛楚。

    从他出生以来的记忆,隐忍二字仿若如影随形。

    甚至每一口呼吸,都不觉充满了谨慎的味道。

    他的人生,仿若被无形的铁链束缚,总是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百里冽将这一具具的尸体,好像一叠叠的沙包一样,堆积起来,挡在了自己跟前。

    山洞之中也没多少可燃烧的东西,那些火也烧不进来。

    然后百里冽就用帕子捂住了脸,静悄悄的趴在了地上。

    那些毒烟向着上方飘聚,地面也稍稍安全几许。

    可是那滚滚的热浪,灼热的空气,仍然是极难忍受的。

    百里冽忍耐的这样子趴着,他汗水一颗颗的渗透出来,脸颊嫣红,打湿了衣衫。

    他觉得自己好似放入了一个巨大的烤炉里面,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生生烤熟了。

    趴在了地上,过高的温度,甚至让百里冽嗅到了自己头发烤焦的气息。

    那些尸体被大火灼烧,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散发出人体油脂焚烧的特有味道。

    百里冽静悄悄的想,自己也会慢慢的被烤死的。

    这样子慢慢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他是个心性坚毅的人,方才没有被吓得当场崩溃。

    可那一双手掌,却也是死死的扣着地上的泥土石板,十根手指头均抓得鲜血淋漓。

    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是这样子新奇的死法,让百里冽忍不住笑了笑。

    心中一缕不甘,却任由之在心尖儿上弥漫。

    而山洞外的张须眉,却也是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若有所思。

    还道那韩笑会冲出来负隅顽抗,岂料豫王世子和韩笑居然当真胆怯得宁可被活活烧死。

    他最初的愤怒过去之后,还是知晓抓住一个龙胤皇孙分量的。

    这不但能让他张须眉成为举国闻名的悍匪,更能打击官府的士气。

    想不到豫王世子这样子奇货可居的玩意儿,居然是生生烧死了。

    这不免有些令人觉得极为可惜。

    他手下的斥候传来了消息,说宣州城的兵马果然被引诱出城。

    张须眉唇瓣浮起了一缕狞笑,眼见枭月营的人马被剿灭得差不多了,便让大部队赶回宣州城。

    趁着这些宣州士兵被引诱出城,趁机攻城掠地。

    他身边上万匪军悄然潜行,张须眉只留下区区几百人在身边。

    要绊住宣州主力,当然要留下诱饵。张须眉是个极自负的人,他居然亲自留下来,准备玩弄宣州官府。

    他轻轻的眯起了眼睛,一双眸子流转了涟涟的狠意。

    山洞前的大火,还烧得噼里啪啦。

    就在这个时候,张须眉居然瞧见一道浅浅身影,极快的扑入了火中。

    那人的身法实在是太快了,快得张须眉以为自己眼花。

    他环顾左右,发觉自己下属也都是瞠目结舌。

    那样子的身影,快得跟鬼魅一样。

    山洞之中的百里冽,却已然阵阵晕眩。

    这些日子,他风餐露宿,躲避追杀,不知晓吃了多少苦头。

    他连连受伤,已经是十分疲惫了。

    纵然很想要活下去,可是他已然是想要休息一下。

    从小到大,他都活得好辛苦,好累。

    没有人可以相信,也没有谁可以依靠。

    他打小就在骗人,在虚伪的做戏,嘴里没一句真话。

    如今他要死了,有没有人会伤心难过呢?

    赫连清只是虚以为蛇,亲生父亲对他厌恶疏离。

    而他的老师,他的老师根本没有人类的感情。

    百里昕只有找人依赖,并非真是心意。

    不会的,自己死了,是没有人会难受的。

    他从来不怨天尤人,只因为这样子脆弱的情绪对人生毫无帮助。可是如今,百里冽忽而发觉自己孤零零的,他眼珠子被火一熏,泪水哗啦啦的流下来。

    洞里的空气已经是焚烧得差不多了,外边的新鲜空气也无法灌入。

    他每一口呼吸都是越来越艰难。

    百里冽手指头死死的掐着咽喉,面颊也是憋得微微发红。

    他脑子里蓦然滑过了一个念头,自己当真是要死了吧。

    他的人生如此多灾多难,毫无乐趣,充满了痛苦。可到了这一刻,他非但不觉得欢喜解脱,反而涌起了浓浓的恐惧。

    他不想死,不想孤零零的死。

    谁来救救他,不要将他留在这可怕的环境里面。

    百里冽伸手徒劳的抓捞,却知晓绝不会有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片微微冰冷的手掌,蓦然轻轻的握住了百里冽鲜血淋漓被火灼伤的手掌。

    百里冽一怔,任由泪水滑落了脸颊。

    莫非,竟然是生出幻觉了。

    他努力抬头,似想要将对方瞧清楚。

    可烟火熏坏的眼睛,如今眼前竟然是一片朦胧。

    一片模模糊糊的,什么都瞧不清楚。

    只依稀可见,一片清凉的湖水色衣衫,在自己眼前摇曳。

    百里冽唇瓣动动,说不出的狼狈,却近乎贪婪的捏住了手中活人的手掌。

    他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可是此时此刻,他定要死死抓住,绝不放手!

    百里冽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他嗓子也干哑了,啊啊的叫了两声,什么话儿都说不出来。

    百里冽干裂出缕缕血痕的唇瓣轻轻颤抖。

    无论是妖怪还是神仙,他绝不放手。

    百里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奋力想要拥住这道身影。

    可半途栽倒,却落在了一个柔软的怀抱之中。

    最后昏迷的时候,百里冽唇瓣却也是不觉冉冉绽放了一缕笑容。

    元月砂屏住了呼吸,容色一片淡漠。

    略一犹豫,却亲手抚上了少年沾满尘土的脸颊。

    “百里冽,你还好吗?”

    对方并无回应,似已经耗尽了全部了的力气,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饶是如此,昏迷之中,那手掌仍然是贪婪似的紧紧握住,绝没有放手之意。

    元月砂咬紧了唇瓣,蓦然艰涩的说道:“原来,你就是冽儿。”

    百里冽眉头轻拢,手指死死的捏紧了胸口衣衫,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