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2 变身
    62

    阿木离开元家大船没多久,却再支持不住,栽倒在路边。

    蔺苍是个心狠手辣,颇有心计的人。

    他虽没有让阿木立刻去死,却故意在伤口注入剑气。

    纵然阿木离去,也走不了多远的。

    阿木大口大口的喘气,心中无奈。他知晓自己走不动的,可是就算能走到百里冽的身边,也救不了公子。

    不过是,为了百里冽打了豫王的脸罢了。

    就在这时候,阿木瞧见了朦胧的灯光,看着一道纤弱的身影过来。

    元月砂穿着湖水色的衣衫,容色漠然,秀美而俏丽。

    她停住了脚步,取出了几枚金针,扎在了阿木的伤口上面。

    元月砂封住了墨夷宗的剑气,阿木也稍缓痛楚。

    他认出了元月砂,忽而有些不好意思。

    “二小姐,公子,公子他不是故意的。”

    元月砂轻轻的抿着唇瓣,没有说话,一双清润的眸子也是染上一缕浅浅月华。

    阿木自嘲笑笑:“他,他很可怜的,打小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人真心对他好。留在宣王府那种地方,什么都要自己苦苦挣扎。幸好,他人很聪明,知道保护自己,可有时候又太会保护自己了。”

    阿木是个粗人,可此刻他说的话儿,忽而显得细腻而动人了。

    元月砂悄无声息顺了那块玉佩,却又不动声色的拿出来:“你的玉佩掉了,这块玉佩从哪里来的,瞧着倒是很名贵。”

    阿木沙哑说道:“刚刚和冽公子分开,他似有些察觉到什么,却忽而将这块玉佩给我。说,说若是见不着他,便将这块玉佩埋在京城郊外荒庄的一处坟墓里面。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

    元月砂心尖儿微微一颤,宣王府的荒庄,苏姐姐就被埋葬在那里的。

    她不知道心里面是什么滋味,百里冽心里到底怎么看待他的亲娘呢?

    阿木却从元月砂手里将那块如意玉拿走,胡乱踹到自己怀中。

    他感觉自己有了力气,挣扎着要起身。元月砂忽而取针扎入了他脑后某个穴道,阿木顿时咚的栽倒在地。

    她从阿木怀中拿走了那块玉,手指头轻轻的抚摸上面的纹理。

    元月砂身躯轻轻的颤抖,百里冽,你心里可有记挂你的娘?

    百里策不会喜欢这个儿子,赫连清更是将百里冽恨之入骨。

    元月砂痴痴的想,也许,这个孩子将仇恨隐藏在心里,等着有一天为母亲报仇呢?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知道百里冽心里是怎么想的。

    百里冽绝不可以这样子就死了。

    这枚如意玉,给予元月砂某种希望。

    她微微迟疑,低低的唤了一声:“冽儿!”

    冰冷的玉石自然不会回答她。

    为了配合计划,元月砂已经将几乎全部的人手迁入京城。

    随行的老鬼、猴子,也被墨夷宗所伤。

    纵然没有受伤,用处也不会是很大的。

    为今之计,也只有一个法子了。

    为了掩饰身份,更为了让身躯不长大,她自封武功。

    短短时间,她要迅速恢复自己的绝世武功,这自然是会对身体有所伤损的。

    可是如今,却也是没有别的法子了。

    元月砂手指上捻起了一枚淡淡的金针,在月色下流转了几许的华彩。

    当她针刺入了胸口封印武功的穴道,一股子强烈的痛楚都是传来。

    她听到自己每一块骨头都是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与此同时,一股子强悍无比的力道迅速的冲击了身躯的每一处。那种熟悉的强大,一下子又回流在元月砂的身躯之中。

    少女死死的咬紧了唇瓣,不肯呼痛,抬头之际,那一双眸子竟在月下泛起了淡淡的青色。

    白玉般的脸颊之上,五官纤弱而美丽,而那一双青色的异色瞳孔,却也是说不经的妖异逼人!

    她手指头轻轻一弹,腕间金丝芙蓉花手镯里面一枚淡淡的银色细丝轻盈的弹出。

    而元月砂却也是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了一枚枚金属指环,套在了十根手指头上。晶莹的冰蚕丝更轻盈的缠在了元月砂的手指间,化作了一件趁手无比的杀人武器。

    此时此刻,在宣州城外的黑山头上,一场惨烈无比的战争如今竟似到了尾声。寒山水寨的大寨主张须眉居然在这儿,却一脸阴冷恼恨之色,显然并不如何的满意。

    原本他想极快速的捉住这豫王世子,再以此人为人质,要挟攻城,事半功倍。想不到这枭月营的士兵,居然是出人意料的勇悍。

    最初探子回禀韩笑曾跟随白羽奴时候,张须眉还不以为然。

    在他心中,白羽奴不过是虚有其名。甚至连海陵青麟,也未必真给杀死了。更何况,白羽奴的丑事,张须眉还知道不少。

    想不到,这韩笑区区两千人马,居然是十分难啃的骨头,和平时交战的宣州士兵决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如今韩笑的人马已然是被击败逼退,剩下的负隅顽抗,却也是不成气候。

    这些残兵躲入了山洞之中,张须眉命人堆了枯枝,干脆纵火焚山,要将人生生烧死。

    他凶狠的性子一上来,已然不想活捉,只想让这豫王世子去死。

    此时此刻,山洞之中热浪滚滚,百里冽已然是万分狼狈了。

    他一身素色的衣衫已然是染满了鲜血,旧伤未愈,新伤又生。

    方才战斗之极,他左腿被砍了一刀,伤得极重。

    若非被人拖曳搀扶,他甚至不能到这山洞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百里冽感觉肩头微痛,是被韩笑死死的扣住了肩膀。

    韩笑的眼神很奇怪,有着一些恼恨,一些凶狠。

    方才有几个士兵冲出去,被贼匪射成了刺猬。这山洞里面,除了几个受伤不能动弹的人,只剩下韩笑和百里冽两个人。

    也对,两千人马的家底毁得差不多了,如今性命也不见得能保得住。

    此刻命在旦夕,韩笑也有一些想法。

    比如,拿百里冽出去做交易活命之类。

    百里冽是个敏锐的人,就算是在这般环境之下,也没有减弱他的敏锐。

    他心里已经绷紧,面上却透出了温和而感激的笑容:“韩统领,是我连累你了,父王一定会善待你的家人的。”

    韩笑听闻百里冽提及家人,心神微分。

    若附逆,则会诛九族。

    就在这个时候,百里冽一枚染毒袖箭刷的射出来,正好射中了韩笑的胸口。

    这种算计人的暗器,在混战之中用处不大,百里冽也就没怎么用。可如今两个人靠得近,效果却很好。

    韩笑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百里冽如此干脆的算计了他。

    他的身子咚的栽倒下来。

    那几个山洞里面的伤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百里冽已经迅速抓了一把刀甩出去,将一名伤者狠狠刺了个通透。

    另外一人反应过来,要攻击百里冽,却被袖箭射死。

    剩下几个动弹力气都没有了,可百里冽还是拖着伤残的身躯,仔细的一个个结果性命。

    这一番动作,他没憋住气,顿时连连咳嗽。

    百里冽宛如白玉般的脸颊仍然是高贵俊美,眼里却不觉流转坚决,他不会死的,决不能死在这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